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第二十三章 歸為臣虜  
   
第二十三章 歸為臣虜

至化元年十月,李贄突襲建業,借奸細之力,當夜破建業,盡拘百官。當日,長樂公主回宮,隨行護衛者均死,至夜,李贄微服往藏云莊,許哲以高官厚祿,哲不從,第二日,國主擄歸,李贄以軍令掠劫建業,數日,勤王師將臨建業,李贄已退,隨行軍中,盡擄南楚王族、文武百官,哲亦在其中,其時,哲已致仕。

--《南朝楚史·江隨云傳》

安頓好了長樂公主,李贄帶著滿腹的疑問,微服到了建業北郊的藏云莊,這次行軍匆忙,他一個謀士也沒有帶,無人可以商議的痛苦讓他更急于和心目中的子房相見。到了藏云莊,李贄的心情平靜下來,他仔細的想著如何能夠將江哲收歸帳下,一路上他都在想這個問題,只是想來想去,無論什麼法子都沒有穩妥的把握,江哲此人,是罕見的沒有可乘之機的人物,最後李贄下了決心,無論如何,一定要把江哲帶走,否則自己不是白白來了建業。

平靜下來之後,李贄走進了藏云莊,按照他的吩咐,雍軍沒有打擾藏云莊的主人,但是已經控制了莊中上下,在司馬雄的引領下,李贄向後園的挽香苑走去,那里是江哲日常流連的地方,李贄可以看到隱在園中各處的雍軍勇士。李贄有些擔憂的看了司馬雄一眼,問道:“江先生沒有不滿麼?”司馬雄低聲道:“江先生仿佛對我們視而不見,莊子里面的下人很少,除了一個李順,只有四個小仆人,不過名字奇怪的很,叫什麼赤驥、盜驪、驊騮、綠耳的,這些仆人都很聽話,沒有惹什麼麻煩,不過那個李順末將怎麼也覺得奇怪,他是個宦官。”

李贄的腳步頓了一下,道:“赤驥什麼的,是穆王八駿的名字,看來江先生果然文采斐然至于那個李順,本王隱隱約約知道這個人,我們在南楚軍中的密探曾經說過有一個監軍手下的太監和江哲此人關系十分密切,我原本以為只是一種私人情誼,現在看來這人和江先生的關系非同尋常呢,不過算了,一個內宦,我們也不必去為難他,免得得罪了先生。”

司馬雄低聲道:“那個李順,末將總覺得不平常,見了他,就覺得心里發寒。”李贄看了他一眼,淡淡道:“噢,既然如此,你多留心一下就是了。”說著,兩人已經到了挽香苑,在苑門外,赤驥和盜驪坐在門前的回廊上,正在低聲談笑,見李贄他們過來,兩人站起身來,肅手而立。

李贄笑著問道:“江先生在里面麼?”赤驥恭恭敬敬地道:“公子今日身子不爽,用過晚膳就休息了。”

司馬雄一聽,火氣上湧,低聲道:“殿下,末將已經告知今晚殿下會來拜訪,此人真是太無禮了。”

李贄擺手阻止他繼續說話,微笑道:“原來先生休息了,怎麼先生身體一直不大好麼?”

赤驥恭敬地答道:“公子從蜀中回來就一直臥病在床,前些日子本來已經好轉,可是德親王猝逝,公子上表又遭到貶斥,所以公子舊病複發,如果殿下有什麼吩咐,小的就請李總管過來,請殿下訓示。”

司馬雄手按佩劍,怒氣沖沖的看著赤驥,赤驥卻是恭謹有禮,面帶微笑,毫無畏懼。

李贄想了一想,道:“也好,本王就見見李總管吧。”說罷,李贄就在軒外不遠處的小亭子里面坐下來,看著滿園翠竹,怡然自得,盜驪和赤驥送上茶點,適逢十分周到,不多時,一身青衣的小順子走了過來,恭謹的行了覲見皇子的大禮,道:“奴才李順,叩見殿下,家主人因病失禮,不能前來侍奉,請殿下恕罪。”

李贄抬頭看去,只見這個李順相貌風度果然不凡,李贄在大雍沒少見過內宦,但是不論他們地位高低,不論他們是囂張馴服,他們都有相同的特點,就是他們眼中的自卑,而這個李順的眼睛卻是清冷而冷漠的,他的舉止雖然謙卑,但是李贄可以感覺到他的驕傲,那是一種主宰生死的驕傲,李贄記得很清楚,他曾經見過這樣的眼神,那是他第一次見到鳳儀門主,當年他隨父皇南征北戰,一次行軍途中,鳳儀門主飄然而至,和李援一夕相談,十分投機,不久之後,大雍就得到了白道武林的支持,而父皇身邊也多了一個紀貴妃,李贄永遠記得鳳儀門主的眼睛,那是一雙溫柔慈悲、悲憫眾生的眼睛,但是李贄也永遠記得,當他率軍攻打楊老生的時候,出手相助自己刺殺楊老生身邊的大將之後,鳳儀門主在一瞬間散發出來的惟我獨尊的滔天氣勢,也就在那一刻,李贄生出了對鳳儀門提防的心意。見到李順的氣質,李贄突然明白,這人一定是一個絕頂高手,而且是有望成為鳳儀門主的對手的那種人物。

想到這里,李贄溫和地道:“本王曾聽說過關于李總管的一些事情,若是本王沒有猜錯,李總管也曾經參與過蜀中大戰吧?”

李順驚訝的看了李贄一眼道:“殿下居然知道小人一個奴才的事情,奴才和公子多年相識,承蒙公子經常照顧,如今建業混亂,索性就棄了那虛假的榮華,在公子身邊吃碗閑飯,若是殿下要加罪奴才這個宮里面的人,奴才自然不敢反抗的。”

李贄擺手笑道:“兩國交兵,干你們這些苦命人什麼事情,何況如今李總管在江先生身邊,日後本王還要李總管多多美言幾句,看來江先生怒氣很盛呢?”

李順眼中閃過一絲好感,道:“公子雖然被迫致仕,可是畢竟為南楚效命多年,如今眼看江山社稷危亡,若是公子反而心喜,就是到了哪里也是說不過去的,而且殿下今次作戰,意圖不明,我家公子百思不得其解,若是殿下肯跟小人說說,小人轉告公子,或許能搏公子一笑。”

李贄心里一動,莫非江哲對自己並非十分排斥,便坦然道:“這次攻打建業,若在江先生看來,可能覺得李贄胡鬧,可是實在是禍起蕭牆,李贄日日如履薄冰,如果不能得到江先生輔佐,只怕李贄性命不久,還請李總管代李贄轉承心意,這次無論如何,都要請江先生隨在下回大雍,若是江先生不肯眷顧,只怕李贄無福,再也不能恭聆教益了。”

李順施禮道:“殿下如此器重公子,奴才代公子拜謝,請問殿下,我家公子只愛山川之美,既無濟世救民之心,也沒有建功立業之念,不知殿下憑什麼要我家公子嘔心瀝血,卻恐怕只能落得一個將來鳥盡弓藏、兔死狗烹的結局。”

李贄站起身來,誠摯地道:“我不敢說一定能夠君臣相安,但是李贄絕不是妒賢忌能之人,也不是只能共患難不能共富貴的越王,本王知道江先生不愛富貴榮華,也不愛建功立業,但是若是天下紛亂,只怕江先生也不能平安度日,如今我大雍內患就在眼前,南楚群龍無首只怕很快就要陷入混亂,北漢雖然還算穩定,可是那里重武力,卻不尊重士子,蜀中之人若是聽了江先生之名,只怕報複之心勝過敬重之意,不是本王言辭威脅,若是我大雍不能一統天下,只怕滔滔亂世,再無淨土。若是江先生肯助本王一臂之力,本王可以保證,將來先生可以在大雍安居樂業,贄與先生共享榮華。”

李順想了一想,道:“殿下情真意切,奴才自會一字不差的稟報公子。”說罷,李順躬身行禮,然後退了下去。李贄坐在亭子里,他心里充滿了期望,從李順的話里,李贄可以察覺到江哲並非完全拒絕,只是顧慮頗多罷了。

過了片刻,李順回來了,道:“公子請奴才轉告殿下,效命之事關乎公子一生榮辱,不能隨意決定,如今殿下軍務繁忙,還請殿下速回營中,公子說,殿下俘虜了尚維鈞尚相爺,尚相爺是尚妃生父,不可慢待。如今太子和尚妃還在逃,若是殿下希望將來平南楚容易一些,還是不要過分追捕的好,國主出奔,若是殿下已經抓住了他們,那是最好。”

說到這里,李順看了雍王一眼,李贄點頭道:“明天趙嘉就會被送到建業。”

李順繼續道:“國主庸碌,昧于讒言,如今身陷囹圄,社稷不保,天下輕之,就是留在南楚也沒有什麼用處,若是帶回大雍,性命不過數年,恐怕難以生還,只怕南楚臣民會因此深恨大雍,昔日楚懷王客死秦國,楚人大恨,曾有‘楚雖三戶,亡秦必楚‘之言,日後大秦果然亡于楚人。”

李贄憂慮地道:“可是我這次興兵建業,若不能將趙嘉和百官擄回,如何向父皇複命呢?”

李順淡淡道:“公子也知殿下為難,所以又說,如果萬不得已,必須將國主帶回大雍,不可輕易傷害其身,應該立刻撤兵休戰,和南楚談和,讓新君割地輸誠,贖回被掠君臣,則一可以消減南楚國力,二可以免得和南楚結下不解深仇。”

李贄深思良久,才道:“多謝江先生良言,不論先生是否答應為李贄效命,李贄都對先生感激不盡。”

看著李贄的背影,李順露出了一絲笑意,這是我特意讓他代為接待雍王,讓他用自己的眼光看看李贄是否值得跟隨,他的答案是,值得。

聽著小順子詳細的回稟,我放下手上的書卷,淡淡道:“看來,李贄對我是勢在必得了。”

小順子道:“公子,你的意見呢?”

我淡淡道:“雍王殿下有一句話倒是很讓我動心,若是天下紛亂,我又哪里有可以安身之處呢?”

小順子道:“何況還有太子李安,若是那人真是李安,公子要報仇不免要借助雍王的勢力。”

我歎息道:“是啊,殺死李安未必困難,可是善後就麻煩了,可是我也不想就這麼容易跟了李贄,當初我曾想為德親王盡力,可是容淵卻讓我放棄了,李贄是明君,我還要看看他身邊是否有賢臣。這樣吧,我不會答應向他效力,就暫時這麼拖著,我想我們就作為俘虜到大雍去吧。”

小順子苦著臉道:“這也太屈辱了,公子居然要去作俘虜,座上客不做,要做階下囚。”

我微笑道:“只怕現在做了座上客,將來就連階下囚也做不成了呢?”

第二天,趙嘉被雍軍帶回了建業,一見到雍王,趙嘉連連苦求道:“孤對大雍從無反叛之心,望殿下看在王後之面,放孤一條生路。”

李贄只是溫言相勸,只說父皇想念女兒女婿,想要接他們到雍都一家團聚。趙嘉苦苦相求,最後只得垂淚應允,最後要求見王後長樂公主,卻被李贄說長樂公主受了驚嚇,所以不便相見。

又過了幾日,李贄將建業上下搜刮了一遍,載著國主、王族、妃嬪、百官離開了建業,當日南楚君臣痛哭失聲,相送的百姓也是相顧流淚,可是在雍軍的鐵騎面前只能忍淚吞聲。李贄坐在馬上,看著兩旁冰冷的眼神,苦笑道:“看來南楚民心還沒有失去啊。”

隨侍在側的司馬雄道:“是啊,不過他們可沒有反抗的勇氣,不然咱們只有兩萬人,他們就是一人來砍一刀,我們也完蛋了。”

李贄淡淡道:“南人陰柔,但是也不可小看他們的力量,如果我們威逼的太狠,只怕他們會拼了命和我們為難,他們擅長陰謀,到時候我們可是會處處荊棘呢。”

司馬雄聽到“南人陰柔”四個字,不由冷哼道:“南人真是心思深沉,殿下對那個狀元江哲如此禮賢下士,可是他至今不肯答應歸降,殿下如今將他作為俘虜帶回去,看他還神氣什麼?”

李贄不由苦笑連連,他也沒想到,從那日之後,他幾次去求見江哲,江哲不是托病,就是匆匆一見就告退,始終不肯和自己深談,自己屢次向李順打聽江哲的心意,李順也是含糊其詞,只是隱隱約約說,江哲不願到大雍為官。最後迫不得已,李贄只得將江哲強行列入俘虜名冊,帶回大雍,他親自去向江哲告罪,江哲卻也只是淡淡一笑,似乎並不惱怒,等到上路的時候,江哲只帶了李順一個人,其他幾個小厮都被他贈銀遣散了,徑自到了俘虜營中,他和很多官員都相熟,交情雖然不深,但是還算可以談得來,他從容自若,倒是讓不少憂心忡忡的官員心情好了很多。李贄很是擔心徹底得罪了江哲,這幾日真是寢食不安,可是南楚四方的勤王軍隊拼命向建業進攻,雍軍已然有些抵擋不住,他必須盡快離開建業了。

長樂公主也隨軍北返,雖然收到了驚嚇,但是長樂公主一想到可以回大雍,心情就開朗許多,只是這幾日即將離開大雍,李贄便覺得長樂公主總是欲言又止,神色間有些怔忡,李贄幾次相問,卻被都長樂公主敷衍過去,但是李贄見長樂公主並非是關心趙嘉,也就沒有過分關心,反正回去之後,自有長孫貴妃勸解。至于瘋癲的梁婉,仿佛成了幼兒一般,每日不是哭鬧,就是嬉戲,李贄軍中沒有鳳儀門高手,只得讓人嚴加看管,再派了一些宮女去照顧她。

李贄想著自己遇到的這些事情,真是苦澀難言,自己這趟攻打建業,是否走了一步歪棋呢,至少自己看到的眼前這些收獲,將來可能都會變成自己親自服下的無解毒藥啊。

就在里邊看著雍軍離開建業的人群中,陳稹和寒無計冷冷的看著雍軍鐵騎,寒無計低聲道:“其實,若是救出公子不是什麼難事,可是公子卻偏偏不肯。”

陳稹淡淡道:“你不知道,公子和雍王一直是有聯系的,雖然是為了南楚居多,但我看公子對雍王還是很看重的,這次雍王求賢若渴,聽赤驥傳來的消息,根本是擺明了沖著公子來得,公子怎能不感激他的器重呢,只是公子還記掛著德親王,對南楚還有幾分情誼罷了,才甯願作為俘虜隨軍。”

寒無計冷冷道:“其實公子就是心腸太軟,當初公子為了南楚盡心竭力,若沒有公子,我們蜀國不會敗得那麼容易,那個德親王對公子也不是全心全意的倚重,偏偏公子就是放不下,當日還親自到襄陽去救德親王,可惜南楚國主庸碌無能,逼死了德親王,令公子傷心失望。”

陳稹歎息道:“是啊,從襄陽回來,公子幾乎舊病複發,還是李爺百般勸慰,公子才不再傷心。”

寒無計苦澀地道:“公子在南楚,和我們在蜀國,都是一樣痛心啊,你平日雖然總是自詡冷漠無情,我不信你對蜀國就沒有眷戀。”

陳稹沉默半晌,道:“蜀國待我刻薄寡恩,我如今想起來,也覺得有幾分懷念,南楚待公子還算優容,也難怪公子始終不忍舍棄啊。”

上篇:第二十二章 建業淪陷     下篇:第二十四章 千里路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