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第二十六章 余波未歇  
   
第二十六章 余波未歇

大雍武威二十三年(南楚至化元年)十一月三日,聖上下旨,加殊恩于齊王,人皆知其意在雍王也。

--《雍史·太宗本紀》

離開翠鸞殿,紀貴妃深吸了一口氣,抒發一下心中郁悶,梁婉是門主梵惠瑤的愛徒,也是鳳儀門重要的棋子,她在江南立功卓著,又和太子李安達成協議,不料這次竟然毀在了江南,怎不令人心痛,門主傳來密信,要自己查清梁婉變瘋的所有細節,自己知道,門主懷疑是雍王動了手腳,畢竟雍王對梁婉已經有了不滿,要不然也不會派人另外建立情報網。可是從唯一親身經曆過那件事情的長樂公主口中,並沒有得到一絲有用的情報。

紀貴妃微微冷笑,除了雍王,還會有誰呢,若是南楚人,一定不會平白放過長樂公主,除非是雍王的屬下,才會對長樂公主這樣禮待,可是沒有證據啊,自己總不能平白無故的指責雍王李贄啊。想起皇帝的封賞,紀貴妃更是心冷如冰,今天的慶典上李援宣布因為雍王多年來戰功卓著,近年來又先後滅蜀破楚,功高蓋世,現有官職不能夠表彰他的功勞,因此下詔封雍王為天策元帥,領大司徒,位在諸王公之上,賞食邑二萬戶,並賜袞冕一套、金輅轎一乘、玉璧一雙、黃金六千斤、前後鼓吹九部之樂、班劍四十人,這是何等的榮耀,就是太子儀仗也不過稍勝一籌罷了。

更讓紀貴妃心寒的是,皇上又下詔特許天策帥府自置官屬,按照李贄上報的折子,計有長史、司馬各一人,從事中郎二人,軍咨祭酒二人,典簽四人,主簿二人,錄事二人,記室參軍事二人,功、倉、兵、騎、鎧、士六曹參軍各二人,參軍事六人。這樣一來,李贄的天策帥府就成了一個麻雀雖小,五髒俱全的小朝廷。皇上會不會改變主意,立李贄為皇儲呢?想了半天,紀貴妃搖頭,雖然雍王功高,但是太子沒有明顯的失德,而且按照她對皇帝的了解,只怕今夜皇帝就會後悔給雍王的賞賜太厚了,估計過不了幾天,皇上就會想方設法的消減雍王的勢力。自古以來,功高震主,有幾個會有好下場,想到這里,紀貴妃露出得意的笑容。

這時,一個緋衣宦官急匆匆的趕來,稟報道:“娘娘,皇上傳了旨意,今夜要在娘娘那里歇息,請娘娘速速回宮,估摸著,再過小半個時辰,皇上就會到了。”紀貴妃心里大喜,她知道得很清楚,自己雖然容貌不錯,但是論起感情和寵愛,在皇上面前並不突出,更何況自己一向都是淡薄恩寵的表現,更讓自己很少得到愛寵,但是相對的,自己身為鳳儀門和皇上的聯系人的身份就更加突出,所以皇上經常讓自己參與國事,今夜皇上要在自己這里留宿,看來是要討論一下雍王的事情了,看來自己的想法沒有錯,皇上,已經對雍王十分忌憚了。想到這里,紀貴妃俏臉上露出了綻放如春花般的笑容。

有人歡喜有人憂,在盛大的慶功宴後也是如此,在金碧輝煌的太子府,李安憤怒的將書案上的文書全部拂到地上,狂叫道:“李贄,孤不殺你,誓不為人。”喊罷,他跌坐在椅子上,惡狠狠的看著書房門,仿佛雍王就要從那里出來一般。良久,他疲憊地道:“來人,請少傅來見孤。”

不過片刻,一個相貌平平的黑髯文士走了進來,他穿著太子少傅的官服,見了太子並不行禮,徑自坐在太子左手的一張椅子上,笑道:“殿下怎麼這樣氣惱?”

李安怒氣沖沖地道:“李贄如今已經是天策元帥,老頭子就差沒有把我這個太子的位子給了他,你叫我如何不氣惱。”

那個文士笑道:“殿下過慮了,皇上對殿下愛護備至,若是想立雍王為儲早就立了,何必要等到今日。”

李安喪氣地道:“少傅不知道,當初他的母親是父皇的元配,我雖是長子,卻是庶出,後來他母親命短,早早歸天,我的母後才立了正室,父皇稱帝之後,追封他的母親為孝賢皇後,所以若論嫡庶,我是不如他的,只是我占了長子的名份,母後又是當今皇後,才讓我做了儲君,如今,如今,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若是父皇改了主意,我真是一點法子都沒有了。”

文士目光一閃,道:“殿下是當局者迷,臣卻認為太子的位子表面上危如累卵,實際上卻穩如泰山。殿下想皇上對雍王寵愛,臣卻以為皇上對雍王猜忌,想一想,雍王這些年來南征北戰,我大雍的天下倒大半是他打下來的,皇上不免會覺得受了兒子的恩惠,如今雍王功高莫賞,若是皇上立他做儲君,這是順理成章的事情,可是皇上甯可特例加賞,也不肯更動太子的儲位,這分明是偏心太子。臣以為皇上不是愛殿下,而是殿下的即位象征著皇上無上的權威,所以皇上無論如何不肯改變決定,只要殿下多在皇上面前表示孝順皇上皇後,禮敬妃嬪,尊重雍王,兄友弟恭,皇上絕不會更換儲君,更何況還有鳳儀門的支持,殿下不會以為梁婉的倒戈就是因為她自己的決定吧。過些日子,皇上就會想到他百年之後,太子若是不能壓服雍王,又該如何是好,他就會想法子打壓雍王,只要殿下即了位,外有齊王輔佐,內有鳳儀門助力,想要雍王的性命不過是易如反掌罷了。”

李安聽了,良久,終于喜笑顏開,道:“少傅,多謝你開導孤王,依你之見,我們目前該作些什麼?”

文士嘿嘿一笑,道:“多做多錯,少做少錯,殿下不妨合光同塵,倒是齊王那里,殿下要多多籠絡,前些日子齊王戰敗,殿下給齊王不少臉色,這是太不應該了,若沒有齊王襄助,殿下就沒有日後擎天保駕的大將。”

李安站了起來,深施一禮道:“謹受教。”臉上露出曖昧的神色道:“六弟喜歡美女,我新近選了兩個絕色的女子,原本是想送給父皇的,就先選一個送給他吧。”

那個文士臉上也露出曖昧的笑容,但又立刻扳起了臉。李安看了他一眼,笑道:“少傅在孤王這里還裝什麼正經,那個絕色不能給你,不過本王還有幾個美人,送你兩個如何。”

文士低下眼瞼道:“那就多謝殿下賞賜了。”

李安大笑,笑聲傳出了書房,很遠,很遠。

帶著醉意回到府邸的李贄服下解酒的藥物,用冷水匆匆忙忙的洗了一個澡,然後一身清爽的來到了議事廳,大廳里面已經坐了一些人,正是石彧石子攸、管休、董志、苟廉幾個謀士,武將們今日都大醉而歸,李贄就沒有讓他們過來,李贄見他們正在低聲討論,吩咐司馬雄到外面警戒,他走了進去,笑道:“讓幾位先生久等了,本王來晚了。”

幾個謀士站起行禮,各自坐下,李贄看向石彧,問道:“你見過江哲了,覺得怎麼樣?”

石彧苦笑道:“江哲到了王府,一派泰然自若,好像就是自己的家一樣,屬下安排了最好的院子給他,他只是淡淡一笑,住進去之後,他對殿下安排的侍女仆人也沒有任何異議,如果不是知道此人始終不肯歸順殿下,我倒要以為他已經效忠殿下了呢。我看若是殿下給他安排一個官職,他也不會拒絕,我看他似乎十分喜愛舒適的生活,至少不會以死相抗。”

李贄苦笑道:“這一點本王也清楚,若非如此,只怕本王還有些法子,他若是一心求死,以全名節,本王只要好好對待,細心照料,終有讓他回心轉意的一日,可是他這般隨遇而安,本王就是給了他一個官職,只怕他也會尸位素餐,每天寫寫詩文,談談琴棋書畫,只是本王真正需要的,他卻吝于賜予,如今本王恨不得化身德親王趙玨,趙玨雖然不幸,但是也曾經得他衷心相待。唉。本王最擔心的就是齊王,齊王雖然魯莽,但是卻不是沒有心機,他對孤說要待江哲以師禮。”

管休等人相視一笑,都道:“殿下過慮了,若是此人這麼容易就被齊王感動,我們也就不用這麼費心了。”

李贄轉念一想,也覺得自己未免有些過慮,正要嘲諷幾句,卻見石彧若有所思,他有些擔憂地道:“子攸,莫非你認為齊王有可能招攬到江隨云麼?”

石彧回過神來,笑道:“殿下,齊王這個主意倒也不錯,不過未免有點諂媚,不過我們倒是可以借鑒,世子聰明穎悟,雖然年僅五歲,但是已經粗通文字,如果讓世子拜他為師,那麼他不就成了殿下的臂助,我想他總不會見了英才而甯願失之交臂吧。”

李贄大喜道:“子攸真是好計謀,好,明日設宴洗塵,就讓世子出來拜師,動作一定要快,我為了掩人耳目,已經將他的事情稟報了父皇,父皇要召見他呢,等到父皇召見之後,我們就不能軟禁他了。”

雖然未必能夠達到目的,但是總算有了法子,李贄頓覺渾身輕松,笑道:“對了,子攸,你說長樂公主遇劫的事情是怎麼一回事,我派人查過,但是時間太短,查不出什麼端倪,我派人去他們遇襲的地方勘察過,有些像是小型軍隊的手筆,但是在那個時候什麼人趕去劫持公主呢?而且,本王不明白的是,那些返回來的密探為什麼要自盡,公主安然無恙,無論如何,他們功大于過,就是畏罪自裁,也該跟本王詳細說明事情經過啊?”

這些事情管休他們已經討論過多次,李贄此刻提出只是想看看石彧的意見,石彧答道:“屬下也想過這個問題,唯一的結論就是,首先,他們不是針對公主殿下去的,他們的目標就是梁婉,否則不會只有梁婉收到傷害,而那些密探自殺,屬下覺得並非是因為畏罪,恐怕是一種協議,他們見到了劫持者,可能也知道了很多事情,可是他們能夠安然帶著公主回來,這一點除了說明他們對公主沒有惡意,也說明他們確信不會泄露自己的秘密,公主始終什麼都不知道,那麼這些密探必然是許下了自裁的承諾。”

李贄道:“雖然如此,說句不好聽的話,這些密探雖然是我大雍勇士,理應忠誠守信,可是已經回到本王身邊,告訴本王真相應該勝過守諾的信義吧?”

石彧歎息道:“這就是最可怕的一點,除非他們認為自裁而死比告訴殿下真相更加對殿下有利。”

李贄神色一凜,道:“你是說那些人有足夠的力量威脅本王。”

石彧點頭道:“是的,聽永泉說,殿下事後查驗那些密探的尸身,發覺他們雖然受了一些刑罰,但是基本上都不嚴重,也就是說,對方並非濫施刑罰的人,而從梁婉來看,她的記憶全部毀去,這種手段十分詭秘,也就是說,對方的手段陰毒狠辣,我想那些密探心上所受的壓力一定很大,最後甚至超過他們可以忍受的界限,才讓他們遵守承諾自裁。”

李贄苦惱地道:“想不到暗中還有這些人在活動,子攸,你說這些人會是什麼來曆。”

石彧答道:“屬下認為唯一可以猜測的是,那些人對我大雍並無敵意,否則公主殿下就不會平安歸來,不過那些人針對梁婉,屬下倒是認為,如果不是和鳳儀門有關,就是和梁婉本人在南楚的所作所為有關,殿下不妨從這兩方面著手。”

李贄連連點頭,道:“子攸是本王的肝膽啊,若沒有子攸,本王哪里還有斗志。”

石彧笑道:“江哲卻是殿下的雙翼,若是殿下有了此人,才是如虎添翼。”

眾人相視而笑。

在這個不眠之夜,我也沒有休息,站在窗前,看著滿園的雪後美景,小順子走過來,埋怨道:“公子,你身體剛剛好一些,又在這里吹風,也不知道愛惜身體,這里冷得很,我已經讓他們准備了手爐。”說完,把一個手爐塞到我懷里,又把狐皮披風批到我肩上。

我笑道:“你放心,我的身子沒有這麼弱,怎麼樣,你有沒有看過雍王府的防衛。”

小順子笑道:“他們監視得很嚴密,我只是隨便看了看,如果是我一個人倒沒有什麼,若是帶著公子,就恐怕逃不出去了。”

我搖手道:“不妨事,我也沒有打算讓你救我出去,無論如何,我總是能保住性命的,只是不想為人賣命罷了,那些人殺來殺去,總有人能夠一統天下,無論是誰都沒有什麼關系,何況雍王得勝算還是很大的。小順子,看,又下雪了。”

小順子順著我的目光看向窗外,紛紛揚揚的瑞雪悄無聲息的落下,寒冷的朔風撲面而來,不由笑道:“在南楚偶然下場小雪,公子便要賞雪飲酒,如今這里的雪這樣好,公子可是又來了興致。”

我點點頭道:“是啊,明天你去跟他們要些上好的木炭,要些好酒,我看這雪明天也不會停,我要飲酒作詩呢?”

小順子道:“這我可就只能替你溫酒了,那些詩文我可不懂。”

我歎息道:“是啊,你啊,唯一令我不滿的就是不能陪我寫詩論文,不過若是沒了你,我喝酒也不免少了興致,良朋,美酒,飛雪,可是不能或缺啊,可惜,若是飄香尚在,唉。”

小順子勸慰道:“公子,逝者已矣,莫要傷悲。”

我看向窗外的飛雪,再無言語。

第二天,果然飛雪連綿,李贄得到了一個消息,李援下旨,因齊王兩次進攻南楚,苦戰有功,又令南楚德親王重傷而死,所以拜為大司空,也賜一套袞冕、金輅轎、雙璧、黃金二千斤,前後鼓吹二部、班劍二十人。

得知這個消息,李贄並沒有氣憤,而是徹底的心寒,自己作戰勝利,卻是得到父皇猜忌的下場,賞賜齊王,不就是為了制衡自己麼,他漠然的對石彧說道:“子攸,父皇待我何其薄也。”

石彧也是歎息不已,正要勸慰李贄,這時苟廉匆匆忙忙走進來道:“殿下,殿下,江隨云的仆人去要了木炭美酒,要去賞雪,我已經讓人引他到臨波亭去了。”

李贄頓時轉怒為喜道:“好,你辦的好,走,咱們這就去湊個熱鬧,子攸,你安排一下,過半個時辰帶世子去臨波亭。”

此時的我,已經坐在臨波亭里了,雍王府的後花園有一個兩畝左右的小湖泊,據說是原本園中有一眼清泉,水量豐富,索性便挖了這個小湖泊,再通過長安的排水系統彙入永安渠,永安渠接通城北的渭河,供應長安一半的用水,又是水運交通要道,所以這個湖泊雖在皇城之內,卻是活水。

小順子一邊溫酒一邊道:“公子,怎麼這個亭子里一點都不冷呢?”

我笑道:“我也只在書上看過,你看這個亭子的頂上雖然只看得見厚厚一層苕草,其實這層草下面可是大有文章的呢,草的下面是一層油氈,再一層苕草再一層油氈,共有三層,然後再在最後一層油氈下搭了瓦片,這瓦片也是特制的,是空心的,所以蓋在頭頂上不怕跑了熱氣,再看這亭子的石料地板和邊上圍著的凳子,還有那幾根銅鑄的柱子,其實在柱子和亭子地下都點著火龍,就像老百姓家里的炕一樣,再說這水,水最是冬暖夏涼的東西,水在流動,會把地里的熱氣都一起帶進來,離水越近越暖和,所以這亭子里面怎麼會冷,這是北方富豪人家為了賞雪專門建造的亭子,只要穿上輕裘,再抱上一個手爐,就不會凍著了。好了,你看外面飛雪連綿,亂舞梨花,遍地瓊瑤,真是好地方啊。”

上篇:第二十五章 初至雍都     下篇:第二十七章 賞雪賦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