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第二十九章 千鈞一發  
   
第二十九章 千鈞一發

我看著小順子收拾東西,心里一陣茫然,明天就要恢複自由了,可是我卻高興不起來,良久,我狠下心來,對于一個明天絕對會鴆殺我的人,我何必還要費心。這時雍王府的仆人來通報,說是管休、董志、苟廉前來求見。他們是來盡最後的努力吧,心里一陣溫暖,無論如何,他們都是不錯的人,既然從今以後,再也沒有同桌共飲的機會,不妨秉燭夜游一次吧。我笑著讓仆人請他們進來。

管休他們都是聰明人,聊聊數語,就知道我的心意已決,便都不在多言,我們盡情的談論著,一夜無眠。到了天明之時,我看看窗外的曙光,笑道:“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今日一別,他年相見,恐怕已成陌路了。”

苟廉淒然道:“隨云既然知道如此,為什麼還要投靠齊王。”

我微微一笑,道:“齊王殿下魯莽直率,我不過在他麾下消磨幾日,過一段時間,我就會離開長安,到時候,我們是友非敵,諸位就不必過慮了。”

董志低聲道:“只怕齊王殿下也不願放先生離去呢?”

我只是淡淡道:“幾位請回吧,江某今日離開雍王府,殿下已經說過要為江某送行,隨云總不能這樣去見殿下,總要沐浴更衣,才好和殿下告別。”

管休起身道:“既然如此,我們也不打擾隨云了,一會兒送行,我們就不去了,免得臨別傷心,黯然銷魂者,唯別而已。”

送走了三位謀士,我走進後面的廂房,這間廂房是專門的浴室,在房間中間是一個寬約五丈的浴池,整個池子是由青石鋪成,進水口在浴池中央,上面是一朵出水荷花,在池底青石之下鋪著銅管,將從園中引過來的清泉水加熱之後,按動進水機關,溫熱的清泉水便從蓮花噴頭四散噴出。我進去的時候小順子正在往池子里面放水,水霧四起,飛珠走玉,我微微一笑,皇家的享受果然不凡,每次我進來的時候都會這麼想。

寬衣解帶,走進浴池,享受著熱水沐浴的舒暢,我笑道:“小順子,你說,我以後也建一座這樣的浴池好不好?”

小順子沒有回答我的話,我有些奇怪,回頭看去,小順子似乎在神游天外,我奇怪的搖搖頭,不過我沒有驚醒他,他在我面前是不會隱瞞心事的,我想很快他就有話對我說了。

沐浴之後,我穿上小順子准備的衣服,這是我特意吩咐的,從最里面的內衣到最外面的儒衫,都是雪白的顏色,當我認真的穿上一件件衣服的時候,小順子突然跪倒在地,悲聲道:“公子,求你不要這樣為難自己了。”

我微微一愣,正要接過他遞過來的外袍的手停住了,問道:“小順子,你在說什麼?”

小順子道:“公子一心要為夫人報仇,小順子是知道的,請問公子,若要為夫人報仇,都有哪些計策。”

我看看他,淡淡道:“你我休戚相關,我不瞞你,早在知道罪魁禍首之後,我心里就有了上中下三策。”

小順子道:“請問公子下策?”

我接過他手中的儒衫,緩緩道:“下策最為艱難,待我從雍都脫身之後,就要隱身市井,等待時機,所謂智者千慮,必有一疏,精心等待,終有機會刺殺李安,就是刺殺不成,千里之堤,潰于蟻穴,我游走天下,培植不滿李安的勢力,現在東川還未衷心順服,南楚不日就會重新立國,借天下之力,再有雍王在側虎視眈眈,我終有報仇雪恨的一天。只是殺害一國儲君,不是一件小事,事成之後,我需要盡散部下家財,從此浪跡天涯,而且稍有不慎,就是敗亡的命運。”

小順子低聲問道:“請問公子中策?”

我披上儒衫,淡淡道:“中策好一些,太子李安的左膀右臂是齊王,齊王雖然魯莽,但是外粗內細,實在是當世俊傑,若無雍王,齊王為君也不錯,我投靠齊王,替他出謀劃策,挑撥他兄弟不合,到了適當時機,讓他內亂蕭牆,不管是便宜了雍王,還是便宜了齊王,我終究讓太子折翼隕身,就算達不到目的,也可以讓大雍內亂,一報國仇,二雪私恨。”

小順子膝行向前,道:“請問公子上策?”

我系上衣帶,笑道:“這上策最是光明正大,我歸順雍王,借刀殺人,令雍王殿下弑兄殺弟、逼父退位,不但我大仇得報,天下也得到一個明君聖主,一統曙光近在眼前,我江哲亦可留名青史,事成之後,或者歸隱田園,或者安享富貴,這不是上策嗎?”

小順子嚴肅地道:“公子,這些年來,小順子始終在你身邊伺候,公子的心思小順子怎麼會不明白,公子明明知道投靠雍王是最好的選擇,為何如此固執,公子的仇人也是雍王的敵人,只要公子歸順雍王,雍王登上大寶之時,就是公子大仇得報的時候,公子始終不肯歸順雍王,並且蓄意挑釁,迫得雍王定要殺公子而後快,其實只要公子順從了雍王,等到報仇之後,公子便歸隱山林,也能夠博得一個安享余年,何必要這樣冒險,公子雖然醫術不凡,但是大雍皇族密藏的毒藥未必就能解救,萬一公子若是不幸,小順子就是殺了雍王又有什麼用呢?”

我淡淡道:“這些事情,我如何不明白,可是我平生行事,對敵人可以不擇手段,卻從來不會對親近之人擅用心機,雍王殿下,曠代明君,對隨云推心置腹,為了隨云一人,用了多少心思,千里路遙,殿下解衣推食,隨云並非鐵石心腸,焉能不動心,可是我受南楚恩澤在前,與大雍結怨在後,已有隔閡在心。何況若是真心相從,便要盡心竭力為殿下設想,若無我籌劃,殿下未必沒有勝算,雖然慘烈,但是聲名無瑕,若是我歸順殿下,隨云乃是凡人,不免借機了卻私怨,為我私心,傷害君臣大義,我若秉公,又如何對得起飄香泉下香魂,想來想去,既不願害殿下青史上留下汙名,也不願愧對飄香吾妻,唯有舍易就難。至于中策,雖然無傷我心志,但是不免令雍王大受損傷,這樣的明君,我不能為之效力已經愧疚于心,又怎忍傷害于他,所以只得采用下策。”

小順子道:“公子不肯侍奉雍王,卻是為了雍王著想,但又何必逼得雍王殺害公子呢,若是假意答應,過一段時間,逃出長安又有什麼難處。”

我笑道:“我平生行事,小事上面或者不大謹慎,但是這等之事,卻是絕不肯謊言欺騙的,當初我不肯為德親王效力,也不曾謊言騙他,今日我既然不肯替雍王效力,也絕不會騙他,何況若不迫雍王殺我,我如何能夠斷絕歸順雍王的心思。小順子,你記著,我今日詐死,確實有幾分危險,所以我若是不幸,你記得,不可替我報仇傷害雍王,雍王殿下沒有錯,一個霸主,是絕對不能心軟的。我只要你記著,有朝一日替我殺了李安,然後帶著我的骨灰回南楚,將我和飄香合葬,你可答應麼?”

小順子俯首在地,良久才帶著哭音道:“公子之命,奴才怎麼會不聽,若是公子不幸,待我殺了那李安之後,就回南楚,為公子守墓終生。”

我淡淡道:“多謝你了,其實我勝算很大,你也不必難過,過了這一關,天下就沒有什麼可以羈絆江某的了,就是報仇,我也不會犧牲自己余生的,你可以放心。”

小順子默然不語,我知道他不信我,其實我說的是真的,我從來不會為了報仇而瘋狂的。

在雍王的書房,李贄默默的看著書案上的一把銀壺,石彧站在案前,憂心忡忡地道:“殿下為何不使用大雍密藏的鴛鴦壺,而使用這把這把藏鋒壺呢?”

李贄淡淡道:“前朝秘制的鴛鴦壺雖然可靠,但是江哲熟讀經典,精于鑒識,未必不認得鴛鴦壺,這把藏鋒壺乃是本王在南楚的屬下送來的,機關精巧,絕無破綻,還是使用這把壺吧,銷魂丹不會讓銀壺變色,江哲不會察覺的。”

石彧多年跟隨李贄,他能夠感覺到李贄心里的悲傷,不由道:“殿下,剛才管休他們前來稟報,說江隨云聲稱不會久事齊王。若是殿下不忍,不妨放過他。”

李贄漠然道:“你真的是這麼想的麼?”

石彧欲言又止,終于道:“都是屬下之過,鼓勵殿下求索賢才,可是如今殿下一不能平定南楚,二不能得到賢才,都是屬下的罪責,但是這人,若是不殺,只怕屬下日夜不安。”

李贄微微冷笑道:“沒有你的事情,是本王太自信了,以為天下賢士都會效命于孤,罷了,就在前廳為江哲餞行吧,可憐絕世才子,從此黃土深埋,這是本王的罪孽,也是他的不幸。”

離雍王府不遠處,一輛華麗的馬車靜靜的等候,車內,齊王李顯喜形于色,在他對面坐的是王妃秦錚,如今的秦錚不再是女扮男裝,一身月白宮裝,淡掃娥眉,天香國色,她淡淡道:“不就是那個翰林學士江哲麼,怎麼殿下這樣看重他呢?”

李顯眼中閃過一絲嘲諷,語氣誠摯地道:“當年錚兒你舌厲如刀,也沒有說服德親王,可是此人三言兩語就說服了趙玨,據說此人隨同趙玨平蜀,我曾細細研究趙玨平蜀的方略,見其風格不同平常,可見江哲此人果然是有才華的,更何況我愛此人風采,已非一日,就連二哥都對他十分愛重,我折節下交又有什麼不妥,不是我說你,錚兒你當世才女,家世容貌才華無一不是上上之選,可你唯一的缺陷就是少了謙遜容忍的性情,也難怪,你是天之驕女,本王有話在前,你若得罪了江先生,休怪本王無情。”

秦錚眼中閃過一絲怒色,當年自己奉命接近齊王,這齊王翩翩年少,又是一個風流倜儻的人物,不久便令秦錚傾心,在南楚自己因為嫉妒而中了齊王的圈套,一夕風流,自己成了齊王的未婚妻,可是從此之後,齊王故態複萌,不是走馬章台,就是呼鷹逐獸,對自己若即若離,時而親愛如蜜,時而冷淡如冰,自己還沒有嫁入王府,就有了三四個庶出子女。可恨自己神魂顛倒,不能自拔,一直到最近才奉皇命成婚,可是李顯雖然表面上對自己尊重非常,但是卻在王府內院劃下禁地,在里面聲色犬馬,自己也曾向師父和父親哭訴,可是他們都說這是齊王風流本色,自己只能恪守婦道,用柔情羈絆,無奈之下,自己只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罷了,可是今日齊王變本加厲,竟讓自己對一個南楚俘虜低頭,但是她想來想去,終是不願和齊王鬧翻,只得隱忍道:“臣妾遵命。”

李顯淡淡一笑,他很了解這個聰慧的女子,心高氣傲,卻是少了幾分溫柔,沒有過多的勸導,他知道秦錚不會明里違背自己的命令。看著已經接近約定的時間,李顯道:“好了,這就去雍王府吧。”

雍王府的大廳卻是與眾不同,不像一般王府一樣富麗堂皇,只是寬闊深遠、肅穆莊嚴,今日李贄也是一身素服,他原是心里存了哀悼之心,見到江哲,他就是一愣,江哲也是一身素服,趁著他清秀儒雅,略帶憔悴的容貌,更是顯得氣度雍容。

他心中一陣惋惜,目光落到石彧身上。因為今日是要鴆殺江哲,所以李顯只帶了石彧相送。石彧目光冰冷,微微搖頭。李贄不再猶豫,微笑道:“今日為先生送行,知道先生品性高潔,故而只能一杯美酒送行。先生不要推辭。”說罷,石彧端來一個黑木托盤,上面放著藏鋒壺和兩個銀杯。

我的目光掠過藏鋒壺,不由莞爾失笑,這藏鋒壺是我親自設計,通過天機閣出售,為了得到高價,只做了三把,每壺千金,想不到今日重逢在大雍,此壺壺底有一夾層,可以容納一杯毒液,若是用此壺害人,只要將毒液注入壺底,倒酒之時只要按住壺把上面的蓮花雕刻,那麼壺底的毒液就通過壺壁流到壺口,從壺口旁邊雕刻的蓮花心倒入酒杯,這樣用毒,神不知鬼不覺,就是殺了千人百人也不露形色,當然這毒藥必須不讓銀壺變色,這樣既可以免得什麼人都可以使用藏鋒壺害人,也是為了讓喝酒之人不起疑心。想不到今日這藏鋒壺用到了我自己身上,不知道這算不算是自作自受呢?

李贄拿起藏鋒壺,先倒了一杯毒酒,又移開拇指給自己倒了一杯淨酒,放下酒壺,他端起自己的酒杯,勉強笑道:“先生請滿飲此杯,從此飛黃騰達,青云直上。”

我接過那杯毒酒,心想,若是我為此人嘔心瀝血,最後得到的也恐怕只是這杯毒酒罷了,看向雍王,見他強顏歡笑,淡淡一笑,想到此人從前恩寵,不由開口道:“殿下龍日天表,貴不可言,從今之後,只要外修兵甲,內修德政,太子縱然忌憚,也不敢輕易挑釁,至于其他事情,自有賢士為殿下謀劃,哲今日辭別殿下,今日恐相見無期,願殿下早日一統天下,令四海升平,百姓安樂,隨云雖在江湖之遠,也將為殿下日夜祈福。”我這一番話全是發自肺腑,我真的不怪他,他要殺我都是因為我逼他太狠,真龍自有逆鱗,想到今日之後不會再見,不免說了幾句心里話,端起酒杯,我能夠分辨出酒里面的毒藥,我所配制的萬毒降也是劇毒之藥,但卻能夠護住心脈保住我的性命,今夜就是我詐死的良機。舉起銀杯,我就要喝下這一杯毒酒。

李贄從江哲接過酒杯,心中就是十分不安,他從未作過這種殺害賢才的事情,未免有些愧意,此刻聽到江哲這一番肺腑之言,那有千鈞之力的右手竟然顫抖起來,此時眼見江哲就要喝下毒酒,胸中血氣翻湧,突然伸手按住了酒杯。

我疑惑的望著李贄按在酒杯上的手,看著他蒼白的臉色,心中一片混亂,李贄雖然開始只是一時沖動,但是他很快就冷靜下來,他拿走酒杯,淡淡道道:“先生雖是文士,可是胸襟氣魄,不遜沙場壯士,當用大杯,不應該用此銀杯,來人,拿我的金盔來。”

不多時,侍奉的仆人捧來了李贄上陣殺敵所穿的禦賜金甲的頭盔,李贄沒有使用藏鋒壺的機關,打開了壺蓋,將壺中美酒全部傾倒在金盔之中,雙手舉起,道:“江哲,你雖是南楚繁華之地的才子,但你的心志品性卻勝過我大雍的邊關勇士,本王用金盔賜酒,望你一路順風。”這一刻,李贄心中再也沒有憤恨怨責,而是一片平和,他心想,不能讓江哲為我所用,是我缺少德才,我若擅殺無罪賢士,就是帝位在我面前,我又有什麼資格坐上去呢。

上篇:第二十八章 失望至極     下篇:第三十章 風虎云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