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第五章 玲瓏棋子  
   
第五章 玲瓏棋子

拿著供詞,我向棲鳳軒走去,因為我很想去看看我的義女柔藍,不知怎麼,我總覺得她是飄香泉下有靈,送來給我的女兒,匆匆忙忙的回到棲鳳軒,我一眼就看到雍王殿下坐在那里,逗弄著小柔藍。

我上前行禮道:‘殿下久等了,臣剛才忙于盤問口供,不知道殿下在這里。‘

李贄笑道:‘我聽說先生收了一個義女,特來看望,情況怎麼樣?‘

我笑道:‘殿下,臣發覺了錦繡盟在大雍的勢力,已經盤問清楚,雖然過了一夜,不免有些變化,但是想要一網打盡也很容易。‘

李贄有些猶豫的看了看我,我心知肚明地道:‘殿下的意思,臣明白,錦繡盟現在主要在蜀中和南楚肆虐,大雍對他們來說目前還是一個可以休養生息的地方,所以殿下希望暫時保留錦繡盟。‘

李贄苦笑道:‘先生,實不相瞞,錦繡盟的存在本王早就知道,只是暫時沒有過問,不過他們現在這樣囂張肆虐,將來若是傳出去大雍曾經支持過他們,只怕大雍在東川、蜀中的民心就全完了。‘

我躬身道:‘殿下放心,臣已經有了計策,可以放過錦繡盟部分力量,但是要先把他們在長安的勢力全部鏟除,這樣一來,就是將來他想把大雍卷進去也不可能了。‘

雍王道:‘這樣也好,免得長安局勢混亂之時被他們借機生事,畢竟他們和大雍也是仇敵,我手上有些情報,再加上你得到的供詞,應該足夠了,本王這就下令圍剿。‘

我搖頭道:‘一個小小的錦繡盟,殿下就是鏟除了它又有什麼功勞,若是殿下放心,請讓臣來策劃,既可以除去錦繡盟在長安的勢力,又可以實現臣的剜心之策。‘

雍王目光一閃,道:‘本王既然已經授予全權,就請先生主持,需要本王支持之處,盡管明言。‘

我微笑致謝,這時雍王看看柔藍,道:‘先生孤身一人,令嬡年紀幼小,沒有母親照顧總是不妥,王妃這段時間一直傷心世子就要去幽州,膝下空虛,若是先生不嫌棄,不如就讓王妃照顧柔藍,免得先生掛心。‘

我想了一想,說道:‘只是這樣臣就不方便去看小女了。‘

雍王笑道:‘沒有關系,先生若是想念女兒,就讓小順子到王妃那里接她回來。‘

我想,小順子出入內宅沒有顧忌,這倒是一個好主意,便道:‘那麼臣就多謝殿下了,王妃必然能將小女教養成名門淑女,請殿下代臣叩謝王妃。‘

雍王看了我片刻,道:‘先生今年已經二十六歲,為何還是孤家寡人,也應該成家了。‘

雍王的話引起了我心中苦痛,我默然良久才道:‘臣本來已經有了未婚妻室,只是還沒有完婚,她就去世了。‘

雍王一愣,道:‘這本王倒不知道,只是娶妻生子乃是孝道大倫,先生也不能總是這樣孤苦,若是有心,本王當請王妃為先生找一個賢淑女子,不知先生意下如何。‘

我釋然一笑道:‘臣性子本來隨意,只是沒有披發入山罷了,也不願辜負了人家好女子,還請殿下不必費心了。‘

雍王搖搖頭,歎了口氣道:‘這些事情以後再說吧,先生去忙吧,本王相信先生定會給本王一個滿意的結果。‘

我施禮道:‘殿下放心,不日殿下就可以在太子身邊插入自己的心腹。‘

夏金逸覺得自己從來沒有這麼害怕過,他性情輕浮,偏偏有時又太沖動,因此得罪了師門長老,被趕出了門牆,想通過關中聯進身,卻又得罪了江小姐,無奈之下只得向一個師兄求救,他這個師兄性情方正,但是和他關系倒不錯,現在在太子府上當侍衛總管,他無奈之下只有求師兄引薦,否則,他既沒本事考科舉,又沒本事上陣殺敵,靠什麼求個出身呢。可惜還沒來的及和師兄見面,自己就被關中聯堵上了,無奈之下自己只得施計逃離,誰知道自己栽贓嫁禍的竟是雍王府的司馬,這原本讓他十分氣餒,但是師兄告訴自己,太子殿下若是知道此事,必然會留下自己,好掃掃雍王府的臉面,自己欣喜若狂之余,不免多喝了幾杯,回到客棧卻樂極生悲,被人偷襲制伏,那些人不知什麼來曆,將自己捆得結結實實,又用精鋼鐵拷鎖死自己的雙手,堵住自己的嘴巴,放在箱子里抬走了,等到自己覺察不到顛簸的時候,卻沒有人來放出自己,被捆了這麼長時間,夏金逸只覺得四肢麻木,血脈不通,而且最大的痛苦在于他只能彎曲著身子,想伸直一下也辦不到,這使他感到無比的痛苦,若是能夠伸直身子,他甚至願意付出任何代價,換句話說,他已經意志崩潰了。

終于耳邊傳來腳步聲,有人打開箱子,那人手里拿著一盞油燈,燈光落到夏金逸的臉上,夏金逸下意識的閉上眼睛,免得因為久處黑暗而被光線傷了眼睛。片刻之後,夏金逸睜開眼睛,看到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一個相貌清秀俊朗的一個少年,看上去不過十五六歲的年紀,他似乎好奇的看著自己。夏金逸目光中透出懇求和詢問的意思。這個少年淡淡道:‘小人赤驥,奉命前來處置夏公子,若是夏公子不能得到小人的認可,便要葬身此地,若是僥幸通過,就可以見到我家主人,夏公子,你若大聲喊叫,小人只得立刻殺了你,所以還請公子自重小心。‘說罷這個少年將油燈放在房內的一張桌子上,上前掏出夏金逸口中的絲巾。夏金逸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道:‘求小哥先把我放出來吧,再不伸一伸身子,夏某只怕就要殘廢了。‘看到了敵人,夏金逸的神智漸漸回複,他已經准備開始和敵人斗智了,雖然對自己的敵人竟然是一個少年而奇怪,但是夏金逸很清楚,江湖上最可怕的就是和尚、女人和小孩,所以他心中全沒有輕視的心理。

少年微微一笑,將夏金逸從箱子里提了出來,將他放到地上,這樣一來,夏金逸雖然還被牢牢捆住,卻已經可以伸展身軀,他口中發出舒服的呻吟,閉上了眼睛,似乎想要好好睡上一覺。

少年一笑,踢了夏金逸一腳,道:‘老兄,你是不是忘了什麼事情?你的生死可還在我掌握當中呢?‘

夏金逸睜開眼睛,滿臉舒服的表情,道:‘小哥,夏某不過一個江湖浪子,如果貴上不是有用我之處,何必那麼費力把我綁來呢?我想小哥若是隨便殺了我,說不定還要遭到責罰呢?‘

少年忽然坐在了地上,對這夏金逸說道:‘你說得也不錯,可惜我的主人性子高傲,若是廢物點心,他是絕不用的,所以你得說服我帶你去見主子,若是不讓我心服口服,我就是殺了你也沒什麼,反正你也不是唯一的人選。‘

夏金逸心中一凜,他看這少年雖然年少,但是說起話來十分老道,而且說到殺人似乎沒有一點動容,便試探道:‘小哥年紀輕輕,可是殺了很多人麼?‘

赤驥笑道:‘不敢相瞞,當初小子為了保住性命,也殺了八九個人,後來給主人效力,男女老少都殺過,最可憐的是有一次我們不得已殺了很多無辜的人,其中還有幾個婦孺,說句實話,當初真是不想殺的,可是誰讓他們偏偏待在不該呆的地方,只有一次,小子一個人也沒殺,可是他們卻也沒有活命。‘赤驥說的含糊,卻是沒有一句假話,當初秘營訓練的時候,他們常常需要互相對決,若是戰敗次數過多的,就要被消去記憶送走,他們後來便說這些人都已經死了,失去秘營的記憶,在他們來說,真是生不如死的,至于為天機閣辦事,殺人更是難免,只有最後梁婉的那一次,他可是沒有殺人,不過既然只有長樂公主和癡傻的梁婉逃過一劫,也算不上仁慈了。

夏金逸聽得出赤驥語氣中的認真以及絲毫沒有炫耀的意味,便知道自己真的遇上了殺人不眨眼的小魔星了,他勉強笑道:‘原來如此,那麼夏某遠遠不如小哥了,夏某雖然在江湖上有個浪子的名號,但是殺人倒是不多的,畢竟武功不高,殺人比較麻煩,不知小哥怎樣才肯放過夏某呢?‘

赤驥想了一想道:‘這可難了,我雖然沒有錢財,但是想要花用的時候不缺銀子,我的武功雖然不高,但是已經足夠了,若說榮華富貴麼,雖然人人都愛,但是我年紀還小,十年以後再去爭奪也不遲麼?‘ 說到後來,語氣漸漸冷淡,赤驥從懷里掏出一把小匕首,比劃比劃夏金逸的咽喉,笑道:‘好了,你說吧,你能給我什麼好處?‘

夏金逸連忙道:‘小哥不要著急,夏某有主意了,看小哥已經十五六歲了,大戶人家的子弟都該成婚了,看小哥氣度不凡,就是不是大家出身,也得娶個千嬌百媚的大家淑女,要不然豈不是明珠投暗,夏某沒有別的本事,說到追求女孩子那是沒說的,再說這大江南北的出色美女絕對沒有人比我知道的多,小哥若是有意,不妨讓夏某為你出謀劃策,娶個漂亮的娘子如何。‘

赤驥看了夏金逸半天,噗哧一聲笑了,道:‘看你被江大小姐追殺的四處逃命,看不出來你還有這樣的本事,好吧,就讓我聽聽你的主意。‘

夏金逸松了一口氣,他看的出來赤驥的殺氣已經消散了,便笑道:‘小哥,你可不能瞧貶我,要說呢,江大小姐是不錯,可是千萬不能娶做老婆?我也不過偷了她的肚兜,就到處追殺我。‘

赤驥聽得張大了嘴,看著夏金逸道:‘你偷了她的,她的那個。‘

夏金逸笑道:‘那有什麼奇怪,老子,不,本公子就是看不順眼,一個小姑娘,惹得關中聯上下的青年男子都跟在屁股後來追求也就罷了,老子這麼風流瀟灑,這小妞整天聽我胡說八道倒是很開心,你要是稍越雷池,她就扳起個晚娘面孔,不就是仗著她是鳳儀門弟子麼,所以老子索性用了迷香把她弄暈,親自到她閨房偷了她的肚兜,哈哈,讓她追殺老子都不敢說明理由。小兄弟,老子告訴你,鳳儀門的女孩子娶不得,平常一個個冰清玉潔,全靠著姿色勾引男人,我就不信,一個女孩子沒有一點暗示,那麼多男人就死死追求你,欲擒故縱比誰都拿手,老子追求美女的功夫比起她們勾引男人的本事可是差的遠呢。最可恨的是,你要是真的得了手,平時對你百依百順,你若不順了她的心意,跟你翻臉也是轉眼的事情,告訴你,就是娶一個不識字的村姑,也比娶那些鳳儀門的女弟子強。‘

赤驥愣愣的看著儻儻而談的夏金逸,道:‘聽你說得這麼可怕,你遇到過這樣的事情。‘

夏金逸愣了一下,神色突然大變,半晌才道:‘沒有,沒有,我不過一個江湖浪子,人家鳳儀門的女弟子不是嫁給官宦人家,就是嫁給武林世家,哪里可能跟我有什麼牽扯。‘

赤驥看向夏金逸尷尬的面色,問道:‘你就不怕我和鳳儀門有什麼關聯麼?‘

夏金逸的冷汗立刻流了下來,轉眼就恢複正常,笑道:‘哪能呢,鳳儀門雖然可能會驅使一些男子,不過小哥這樣風度氣質,應該不會是迷戀美色的人吧。‘他心里嘀咕,鳳儀門怎麼也不會把手伸到半大小子的身上吧?

赤驥淡淡一笑道:‘既然你不喜歡鳳儀門,干什麼要投靠太子,誰不知道太子和鳳儀門是一條船上的人,雍王和鳳儀門可不合呢?‘

夏金逸苦著臉道:‘小兄弟,俗話說穿衣吃飯,可是人生大事,你說我又不能耕田種地,又不能上陣殺敵,想要做保鏢護院偏偏我這性子相貌,人家見了就看不上,若是作強盜飛賊,說句不好聽的話,大雍的捕頭不大好對付,我的武功又不是很強,只怕過幾年就到大牢里面吃閑飯了。至于說投靠雍王麼,夏某恐怕是沒這個福氣的,雍王要得是有本事的人,這個,我恐怕混不進去,太子那里就輕松的多了,其實我本來很想投靠齊王的,聽說齊王最喜歡風月場所,說不定我還能得到齊王的賞識呢,可是來了長安才聽說齊王雖然喜歡走馬章台,可是身邊用的人都是經過沙場血戰的勇士,我這樣的人可不行呢。‘

赤驥想了一想道:‘你說得也沒錯,武林中人練武喜歡小巧的武技,你們崆峒更是奇門武學為主的門派,你若上了戰場只怕成不了普通的將領,再說不是任何人都喜歡軍旅的,你性子如此玩世不恭,只怕在軍中沒幾天就被軍法從事了。‘

夏金逸贊同地道:‘是啊,我雖然什麼本事都沒有,但是自知其明還是有的,要是能夠在太子府上呆個幾年,應該總比流浪江湖的好吧。‘

赤驥看著他,終于輕松的笑了,說道:‘雖然覺得放過你沒有什麼好處,不過真是不想殺你啊,好了,我想你可以去見我的主人了,提醒你一句,我的主人平日倒是仁慈和氣的,可是一旦認真起來,你最好希望死的痛快一些。‘

夏金逸突然笑了,說道:‘多謝小哥提醒,夏某從來都是很識時務的。‘

這時在另一個房間里面的我,終于忍不住笑了出來,透過銅管聽到夏金逸的一番話,讓我心情很愉快,這時小順子突然也笑了,我問他道:‘怎麼,你也覺得他很有趣。‘

小順子忍住笑說道:‘公子,奴才說句放肆的話,他很像你,如果不是公子才華橫溢,我覺得他實在很像你。‘

我本來有些氣惱,可是仔細想想,又忍俊不住的笑了,想一想真是如此,我對夏金逸更加有興趣,而且更加相信我的計劃會成功的。

片刻之後,夏金逸被赤驥押了進來,赤驥解開了他身上的束縛,所以他可以自己走進來,不過他也聰明的沒敢反抗,否則只怕他就走不到我的面前了。經過十幾個時辰的折磨,他如今不僅饑腸轆轆,而且衣衫凌亂,俊秀的面容也都是灰塵汙跡。艱難的走了進來,赤驥輕輕推了他一下,他抬頭看見坐在書案後面的青衣人以及站在他身後的俊秀仆人,然後很順從的跪了下來,低聲道:‘草民叩見司馬大人。‘

我有些以外的看著他,雖然他曾經遠遠的見過我一面,不過還能記得我倒讓我有些驚喜,我笑道:‘夏公子,你出身崆峒,看你也不會犯什麼大錯,為什麼會被逐出師門呢?‘

夏金逸抬頭看看我,很直接地問道:‘大人,不知道小人有什麼可以效勞的地方,若是小人可以勝任,大人再盤問不遲,若是不能,小人也不願隨便對什麼人都談及往事。‘

我再度認真的看看他,淡淡道:‘我需要一枚棋子,最好這枚棋子有自己的思想,換句話說,我要的是一顆聰明玲瓏的棋子,你,很適合。‘

夏金逸露出燦爛的笑容道:‘那麼我可以不用死了嗎?‘

我也笑了,道:‘你若足夠聰明,不僅不用死,事成之後,我會給你一個退路。‘

我們兩個人相視而笑,這時一個幽幽的聲音飄進我的耳朵,是小順子的聲音在說道:‘你們兩個還真像。‘

我忍不住白了小順子一眼,雖然傳音入秘很好用,但是也不用老是用來欺負我啊。

上篇:第四章 故人重逢     下篇:第六章 金牌間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