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第七章 錦繡前程  
   
第七章 錦繡前程



夏金逸連連苦求,跟師兄把事情說個清楚明白,張錦雄冷靜下來,道:‘也罷,看來得先擺平關中聯才行,可是我雖然是太子的侍衛總管,但是想要擺平關中聯還不行,除非太子出面,可是怎麼可能讓太子管這件小事呢?‘

夏金逸眼巴巴的看著師兄,張錦雄看了看他,又是生氣,又是發怒,終于歎了口氣道:‘你原本也是一個人才,就是不能出類拔萃,也不會比別人差的太多,就為了一個女人,自暴自棄,唉。‘夏金逸神色變得越發蒼白,坐在房間角落不再出聲,神情木然。

這時一個侍衛突然道:‘總管,你也別擔心,剛才夏兄弟說得事情咱們不妨仔細查一查,如果真的有問題,咱們稟告太子,夏兄弟若是立下這樣的大功,總管跟太子殿下求個情,這件事情很容易解決,雍王府那邊其實問題不大,只要夏兄弟跟關中聯和解,難不成他們還會管閑事麼?到時候夏兄弟再去請個罪也就成了。‘

張錦雄神色一動,道:‘我幾乎忘記了,好,金逸,看看你有沒有這個運氣了。‘

夏金逸神色茫然地道:‘怎麼了,大師兄,小弟立下了什麼功勞?‘

張錦雄笑道:‘走,說來話長,到時候你就明白了。‘

太子殿下對長安內外的控制還是很有力的,不過一夜的時間,李安面前就得到了詳細的情報,看看自己的心腹智囊,少傅魯敬忠,李安問道:‘魯大人,你看孤應該如何處理這件事情。‘

魯敬忠撚了撚胡須,慢條斯理地道:‘殿下,情況很清楚,錦繡盟是蜀國的余孽,從前他們活動范圍主要在蜀中和南楚,所以咱們大雍對他們的事情也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如今南楚局勢一片混亂,他們趁機加速了在大雍的活動,依屬下看來,他們其實成不了什麼大氣候,只知道暗殺謀刺,逼迫貧民,而且還販賣人口,本來麼,太子也不用急于處理他們,說不定還能用的上他們,畢竟滅了蜀國的是雍王,可是既然現在他們不滿足在南楚折騰,那麼遲早也會在大雍發難,依臣的意思,馬上就是元旦祭天了,太子不是正在爭取替皇上告祭太廟麼,皇上還沒有決定,不如太子安排一下,把他們一網打盡,然後上表向皇上請功,再讓紀貴妃在皇上耳邊多說幾句好話,那麼太子心願必然能夠實現。‘

李安聽了大喜,道:‘少傅果然是孤的智囊,這件事情一定要辦的利索,不能讓雍王知道,占了便宜,若是孤可以替父皇告祭太廟,那麼誰還敢說孤的儲位不穩。‘

魯敬忠笑道:‘那麼臣就先恭喜殿下了。‘

李安大笑道:‘李贄啊李贄,你平了南楚,進位天策元帥又怎麼樣,孤只要坐穩儲位,你終究只是一個臣子。‘說得最後,李安已經是咬牙切齒了。

魯敬忠看看失態的太子殿下,眼中閃過一絲輕蔑。

在魯敬忠的精心布置下,三天之後錦繡盟在長安的分舵被掃平了,全部人員幾乎一網成擒,一些下級官員被牽連,這是一次成功的圍剿。經過審問,得知錦繡盟為了從混亂的南楚進一步得到利益,實現複國的目的,短期倒沒有對付大雍的計劃,但是魯敬忠授意重刑逼供,很快就得到了錦繡盟想要在新年之際發動,謀刺大雍皇室子弟和文武重臣的供詞,當然為了達到目的,魯敬忠精心的替錦繡盟准備了一份詳細的行刺計劃,一時之間,鏟除錦繡盟,挫敗蜀國余孽的謀反的事情沸沸揚揚,為新年之前的盛況增加了一些血色的光彩,先不論各家勢力的反應,我趁機讓寒無計吧曾經威逼過他的那個舊識和另外一個錦繡盟總盟派來的一個使者收留了起來,據我所知,這個使者是錦繡盟主霍紀城的心腹,通過他,我可以和錦繡盟搭上關系,根據我收集到的情報,霍紀城本是蜀國重臣之子,生性冷酷無情,頗富智謀,只是性子有些傲慢,心胸狹窄,缺少軍略才能,要不然錦繡盟不會在大雍欣欣向榮,在南楚卻舉步唯艱。本來錦繡盟的事情我並不想過問,可是柔藍已經是我的女兒,我可不想將來要她去拼命報仇,還是我來吧。

接到太子的表章,李援十分高興,雖然堅持立長子為儲君,但是李安的平庸還是讓他有些不滿,這次李安行動迅速果決,鏟除了一個毒瘤,李援放下表章,對丞相韋觀說道:‘韋愛卿,看來太子還是有才干的,只是以前沒有什麼表現的機會罷了。‘

韋觀躬身道:‘陛下說得是。‘

李援笑道:‘愛卿,有很多朝臣上表請求讓太子這次跟著朕一起告祭太廟,卿認為如何?‘

韋觀正容道:‘太子立為儲君已經有多年,上承天命,為社稷宗祀所系,理應隨天子同祭天地,臣意也應該如此,如今雍王受封天策元帥,恩寵已極,陛下也應該穩固太子的地位,免得發生變亂。‘

李援點點頭道:‘卿的意見很中肯,這樣吧,這次就讓太子替朕到太廟告祭,然後在文華殿接受百官朝拜,這就替朕擬旨。‘

雍王李贄得知這道旨意之後,面沉如水,徑自走向王府西側的寒園,江哲嫌棲鳳軒太華麗,在王府外府轉了一圈,挑中了這處最偏遠的園子,打理了一番住了進去,走近園子,李贄看到隱在暗處的侍衛,滿意的點點頭,他特意吩咐加強了這里的守衛。走進園門,李贄看到原本荒草離離,花木雜亂的園子已經整理的頗為雅致,滿意的點點頭。這處園子原本也是客院,可是因為位置偏遠,除了照顧園子的兩三個仆人侍女和巡夜的護衛之外沒有人注意這里,所以漸漸的園林荒廢了,這次江哲轉了一圈,看到這里之後,常總管原本十分羞愧,還要重責照看這里的仆人,卻被江哲婉言勸止了,江哲喜歡這里的清淨,便住了下來。他性子和順,只要沒有過多的人來回走動就很滿足了。李贄很細心,特意讓總管詢問李順江哲的喜好,好讓江哲住的舒舒服服。所以李贄雖然心里焦急,但是看到雅致的環境和訓練有素的仆人還是微微的笑了。

走進江哲的起居之處,李贄看到江哲正在棋台前看著棋局,江哲性子閑散,這間頗為寬敞的起居室是前廳後臥的格局,中間隔著一扇屏風,隱隱約約可以看見後面雅潔的床榻和帳幕,前面的小廳不算太大,但是棋台、琴台、軟榻、書架、書案無一不全,十分舒適清雅,帶著濃厚的書卷氣。

看到李贄進來,和我對弈的小順子站了起來躬身行禮,我卻在那里絞盡腦汁的想著下一步棋應該怎麼走,唉,當初是我教他下棋,可是我現在和他下棋是輸多贏少了。這時我聽到小順子說道:‘公子,殿下來了。‘

我抬起頭,看到李贄愁容滿面,驚訝地道:‘殿下,發生了什麼事情?‘

李贄坐在我對面,苦澀地道:‘父皇下詔,今年讓太子替他告祭太廟,這樣一來,太子儲位穩固,先生,你說本王該怎麼辦呢,唉,先生,錦繡盟在長安的勢力被太子鏟除,我們若是早些行動就好了。‘

我笑道:‘殿下怎麼忘了,我們原本不就是要示弱麼,如今太子儲位穩固,正好讓他得意,欲取之,先與之,這不正好麼,殿下不必憂慮,新年之後,就派石先生護著世子到幽州去,這樣皇上和其他人都會以為殿下為後路打算,這樣太子就會放手逼迫殿下了,而皇上就會體念殿下的功勞,對殿下開始回護,這樣一來,殿下安全無虞,而太子的忍耐力就會下降,甚至對皇上生出怨恨。‘

李贄也是聰明人,立刻明白過來,道:‘原來這些早在先生掌握之中,本王倒是過于焦急了,先生,你說的人已經安排妥當了麼?‘

我淡淡道:‘殿下請記得,我們從沒有安排過什麼人?殿下是臣,太子是君,臣子怎麼會在太子身邊安插密探呢?‘

李贄會意的笑了,道:‘先生,新年父皇必然大宴群臣,先生已經是天策帥府的司馬,四品官員,已經可以面君,而且父皇提過想見見你,不知道先生意下如何?‘

我原本不感興趣,但是想到趁機見見太子和群臣,對于我來說十分有用,便點頭道:‘臣也想見見朝中的文武俊傑。‘

在城中一處民宅的密室之內,兩個面色陰沉的中年人一坐一臥,神情悒郁,坐著的中年人看著昏暗的油燈,突然道:‘弓老大,你那個朋友真的靠得住?‘

躺著的中年人笑道:‘劉頭兒,你放心,姓寒的以前是軍中的密諜,殺人如麻的刺客,雖然不知道他怎麼發了財,可是你看,沒有他通風報信,沒有這件密室,我們早就進了大雍的天牢了。‘

坐著的中年人歎了口氣道:‘話雖如此,可是你看,咱們現在朝不保夕,他卻是富家翁,他這樣熱心,我總是放心不下。‘

弓老大正要反駁,密室的門開了,一個清朗的聲音傳來道:‘劉統領,你的疑心還是真不小,寒某如今富甲一方,若不是念在同是蜀國的臣民,誰還會管你們的閑事,你們可知道,若是給主上知道,寒某就是性命無虞,只怕也要脫一層皮啊。‘

劉統領連忙站起身道:‘是小弟失言,抱歉,不知道寒兄弟的長上是哪一位?‘

寒無計笑道:‘這也不是什麼秘密,寒某如今是天機閣總管,我們閣主沒有別的愛好,就是喜歡金銀財寶,所以不管什麼地方,不管什麼人,只要有錢可賺,就有我們的影子。‘

劉統領眼睛一亮道:‘原來是天機閣,誰不知道天機閣在南楚的潛勢力,只怕南楚的大商人十有三四都是天機行會的成員,想不到寒兄在天機閣地位如此尊貴,真是佩服、佩服。‘

寒無計淡淡道:‘也沒有什麼,說句實話,這天機閣里面迷霧重重,我雖是總管,其實只是一個出面辦事的人,真正的大權並不在我手里,不管金錢上面的事情,小弟倒是可以做幾分主,其實小弟有心和貴盟做筆生意。‘

劉統領神色一動,道:‘寒兄請講,只要對我們錦繡盟有好處,小弟回去一定極力促成。‘

寒無計神色有些詭秘,道:‘貴盟想要造反,恐怕急需武器糧餉,若是小弟可以幫忙,你們怎麼說?‘

劉統領大驚道:‘什麼,你真的可以幫忙,若是如此,我們盟主必然重重相謝,若是我們成就大事,將來必有寒兄的好處。‘

寒無計笑道:‘你也知道,我們天機閣在南楚的勢力,最近南楚那些大臣已經立王三子趙隴為國主,明年年初就要即位,現在南楚百廢待興,而雍軍肆虐將近半年,又劫掠建業,說句不好聽的話,國庫都要被搬空了,軍械物資更是損失慘重,無力補充,可是南楚畢竟是魚米之鄉,糧食今年產量還是很不錯的,現在是南楚缺錢、而大雍雖然戰勝,戰利品也豐富,可是大雍今年有些干旱,所以缺糧,你們若有膽量,走通了門路,從大雍盜賣軍械馬匹,然後到南楚換取糧食棉布,賣回大雍,不僅可以滿足你們自己的需要,還可以大賺一筆。‘

劉統領皺眉道:‘這恐怕不大容易,現在我們剛剛在大雍受了損失,只怕沒有這個能力。‘

寒武紀笑道:‘誰不知道太子的作為是給雍王看的,這筆交易是十倍、二十倍的利潤,你們只要派人去向太子輸誠,就說情願效忠太子,求太子網開一面放過你們,只要太子不追究,誰還會盯著你們不放,現在戶部是太子的天下,大雍軍方的後勤可以說被太子控制,只要太子首肯,這樁生意容易得很,等到過些時日,太子在戶部動動手腳,不是就補上了麼,到時候上百萬兩的雪花花的銀子進了太子自己的口袋,他有什麼不滿意的。‘

劉統領皺眉道:‘大雍都是他的,他還會重視這點兒銀子。‘

寒無計嗤笑道:‘誰不知道,現在太子上有皇上看著,下有雍王虎視眈眈,你別看他身份尊貴,這享受恐怕還不比我們這些商人,而且,難道他就不想自己畜養一些死士謀士,他用錢的地方多著呢,說句實話,在南楚,我們有的是法子,但是在大雍,就得看你們得了,別瞞我,這次雖然牽連了一些官員,可是太子沒有下狠手,你們真正的靠山安然無恙。‘

劉統領狠狠的點點頭道:‘你等著,我回去和盟主商量,雖然劉某地位不高,可是盟主對我很信任,不過,我怎麼找你。‘

寒無計道:‘聯絡方式我會給你,我們主上只要發財,不管什麼國家大事,你們謀逆也好,複國也好,只要不傷害我們的利益,什麼都好說。‘

劉統領道:‘寒兄放心,我們也不是蠢人,金銀財寶哪個不愛,更何況這條路子走通,對我們的好處更大。‘

兩人相視而笑,笑聲壓抑而詭秘。

在雍王府的寒園之內,我倚在軟榻之上,看著手里的文卷,因為覺得王府的機密書房太拘束,所以近來我每天只到那里待上半天,然後就在寒園之內籌劃計策,小順子看我想得出神,突然道:‘公子,你讓天機閣介入,這樣好麼?‘

我聽到他的問話,淡淡道:‘沒法子,這件事情將來是肯定要出問題的,若是雍王的人去做,不說瞞不過太子的耳目,惹禍上身,你說雍王能夠允許盜賣軍械物資麼?‘

小順子憂慮地道:‘公子安排天機閣聯絡南楚商人,錦繡盟聯絡大雍的太子,然後走私糧食軍械,這樣將來天機閣只怕就不能出面了。而且公子和天機閣之間的關系怕也瞞不過雍王,表少爺會不會受到牽連。‘

我輕笑道:‘你怕什麼,名義上,天機閣會在出事之前將自己所占的股份全部轉賣,這一點我已經讓他們安排,將這些股份分別讓秘營的人接收,在他們和我的約定期滿之前,收益仍然歸我,期滿之後,這些產業就是他們自己的了,這樣也實現了當初我對他們的諾言。反正天機閣本來就是賺錢的工具罷了,這次之後,我所有的產業,扣去分配給秘營弟子的部分,也能有百萬身家,天機閣也就不用存在了。‘

小順子笑道:‘還是公子高明,只是走私糧食軍械,只怕瞞不過雍王。‘

我淡淡道:‘等到雍王發現,我會讓他隱忍,若沒有這個把柄,我們憑什麼廢掉太子呢?‘

坐起身來,我推開窗子,看向漆黑的天空,冷冷道:‘我江哲用計,憑的就是人心險惡,太子若是沒有私心,一心為國,我這個計謀自然行不通的,小順子,你記著,人若覆頂,不是水不能載身,而是自己心術不正,若是太子真的賢德,有一國之君的氣度,我的計策根本沒有用,若是他因此失去寶座,不是我心狠,是他沒有做天子的福氣和雅量。‘

上篇:第六章 金牌間諜     下篇:第八章 新春華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