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第九章 演武較技  
   
第九章 演武較技

南楚同泰元年甲戌元月,哲以雍王屬臣,列身大雍朝堂,雍帝召宴群臣,初二,帝令青年才俊較藝于朱雀門外,帝擇其優者封賞,實為長樂公主擇婿也,其中雖多英傑,公主唯沉默以對,賽終,帝問公主心屬,公主泣曰,兒夫健在,焉能再嫁。帝初時大怒,繼而黯然。長孫貴妃憂慮,多方撫慰,公主默然,後貴主暗問宮婢,宮婢稟告,公主觀戰于樓上,對他人皆不留意,唯見雍王司馬而喜,貴妃乃悟。

--《南朝楚史·江隨云傳》

一雙黑溜溜的大眼睛小心翼翼的盯著那個‘高大‘的身影,沒有動,應該是睡著了吧,趴在地上,兩只白嫩的小手交叉向前,借助膝蓋的力量,飛快的向前移動,近了,更近了,小手一把抓向目標,絕對是快如閃電,誰知道有人動作更快,眼前一晃,自己的目標被人奪走了,‘啊‘小小嬰兒哭得驚天動地,接著一雙手手忙腳亂地把小女娃兒抱了起來,又是威脅又是勸哄,小女娃兒卻一點面子也不給,直到另外一只手把那個軟木雕刻而成的,外用錦緞蓄棉包裹的大頭娃娃放到小女娃兒面前,小女娃兒才破涕而笑,一把抱向幾乎和自己一樣大的娃娃,咿咿呀呀的表示歡喜。

擦了一把頭上的冷汗,小順子道:‘公子,你也不用總是欺負小姐吧,若是王妃知道了,一定要責怪你不夠穩重。‘

我下意識的縮了縮腦袋,昨天我不過是故意拿著玩具引柔藍追我,好鍛煉她的反應能力,就被王妃叫去,隔著簾子訓了一頓,今天若是讓王妃知道我弄哭了柔藍,豈不是更慘,連忙看看,那個小耳報神在不在,不在,我滿意的點點頭,世子李駿因為馬上就要代雍王鎮守幽州,所以今天被雍王叫去了,這可是我提醒雍王的結果,要不然,這小子總站在旁邊監視我,昨天就是他向王妃告狀。

不過還有一個障礙,我看看小順子道:‘小順子,你還是去看看演武較技吧,看看他們武功怎麼樣,誰最可能獲勝,這件事情可是關系很大。‘

小順子淡淡道:‘殿下不是已經派人去了麼?‘

我被他噎住了,連忙道:‘我不是信任你麼?‘

小順子意味深長地道:‘公子不是想著欺負柔藍小姐吧?‘

我連忙搖頭道:‘沒有,沒有,柔藍是我的心肝寶貝,我怎麼會欺負她呢?‘

小順子一笑,道:‘那奴才就去看看,公子,你可得記住,若是王妃生了氣,恐怕你又有好日子過了。‘

看著小順子的背影,我一臉的獰笑,走向玩的不亦樂乎的柔藍,口中說道:‘小藍兒,爹爹來陪你玩兒了。‘

小女娃還不知道自己身處險境,抬起頭,扔下娃娃,張開雙手要我抱抱,我一愣,一股暖流從心底湧起,不由把她抱了起來,親親蘋果一樣的小臉蛋,她咿咿呀呀了半天,叫道:‘爹爹。‘我忍不住滿心喜悅,抱起她轉了幾個圈子,銀鈴般的笑聲想起,這可是柔藍最喜歡的游戲啊。

偷得平生半日閑,我心情舒暢地走進了雍王的書房,雍王果然還在那里看公文,神情雖然平淡,但是隱隱帶著不悅。

我上前行禮道:‘殿下,不知道現在外面情況如何?‘

李贄抬起頭,看到我,神情松弛下來,道:‘隨云,你說誰做長樂的駙馬會好一些呢?‘

我想了一想道:‘據臣所知,韋膺、秦青、夏侯沅峰為其中翹楚,臣來長安不久,不知道他們誰更合適一些。‘

那日回到雍王府之後,李贄告訴我這次演武較技是有目的的,原來李援一心想彌補長樂公主,所以想為她擇婿,可是現在南楚國主趙嘉還在長安,李援不便公開擇婿,所以便借演武之名,讓長孫貴妃和長樂公主看看大雍的少年俊傑,好在其中為其挑一個相貌人品都說得過去的女婿,這個消息現在十分隱秘,除了後宮幾位娘娘之外無人知道真相,李贄卻是從他的王妃高氏那里得知的,這幾年長孫貴妃膝下空虛,高氏素來賢孝,李贄又因為提出離間之計,使得長樂遠嫁,故而常常讓高氏進宮去探望貴妃,這些年兩人早就情同母女,所以長孫貴妃才問高氏的意見。

我沒有對雍王提及,從我知道這次演武的目的開始,就十分的惱怒,不是因為大雍毫不顧忌國主趙嘉的存在,因為自始至終,長樂公主就沒有對國主動過真情,甚至我懷疑當初長樂公主流產也是有原因的,可是雖然我同情長樂公主的遭遇,但是並不贊同她這樣的行徑,無論如何,國主仍然在世,她就是想改嫁,也不能這樣著急啊,至少得等到和國主之間沒有了名份之後,再去改嫁。事實上,我一直十分氣惱,若非是柔藍的存在,撫慰了我的心靈,恐怕我早已勃然大怒。平靜下來之後,我又覺得,算了,長樂公主是天之驕女,我又何必把她想得太美好呢,或許是當初她大婚之時盛妝之下的珠淚,和行宮覲見時她的溫婉可人讓我對她產生了同情和好感吧。

現在雍王問及,我盡量用客觀的語氣來評述這件事情的影響。

看了一眼雍王的神色,我道:‘皇上對公主的寵愛,在有心人眼里就是一道橋梁,若是公主所適非人,不僅現在對殿下不利,而且將來也不免傷了公主之心,這樣一來,只怕殿下永遠難以得到皇上和貴妃娘娘的諒解,最好的可能當然是公主嫁給殿下屬意的人,其次就是嫁給中立一方的人,臣雖然不大清楚這些人實際上的傾向,但是秦彝大將軍中立是肯定的,如果公主嫁給秦青,恐怕是最好的選擇。‘

李贄面露喜色,但是轉而又道:‘你不計較秦青對你的折辱,秉公而論,本王很是欽佩,可是秦青怕是沒有可能,當初他和長樂青梅竹馬,若非長樂遠嫁,只怕他早就成了駙馬了,可是我讓王妃問貴妃娘娘的意思,貴妃娘娘說,長樂當初遠嫁之時,秦青曾經向長樂要求私奔,可是長樂拒絕了,長樂當初對他說道‘本宮乃皇室貴女,又受百姓恩養,豈能不顧江山社稷和國事大局,我若私逃,不僅有損皇家聲譽,傷了父皇母妃之心,縱然父皇遣其他宗女遠嫁,也不免失去誠意,令南楚離心,兩國聯姻失敗,怕是遺禍無窮,長樂雖然弱女,不敢為此不忠不義不賢不孝之事‘。其實這件事父皇和貴妃娘娘都知道,但他們顧念秦將軍的臉面,再說也是憐惜長樂,所以沒有治秦青的罪,如今秦青也想貴妃娘娘表示了想和長樂重歸于好,可是長樂卻是堅決不肯,所以才通過盛典選婿,此事外人還不知道呢?不過秦青恐怕是白忙一場了。‘

雖然不明白長樂公主為何拒絕秦青,但是目前的結果是不得不考慮大人,想了一想,道:‘夏侯沅峰才貌過人,只怕不能對公主體貼入微,而且其父又是太子黨羽韋觀大人雖然傾向太子,但是還不至于公然而為,韋膺人品不凡,公主若能得此良配,當是幸福可期。‘

雍王歎息道:‘本王也是如此認為,可是傳言太子力保夏侯,他還說動皇後,說夏侯才貌雙全,又不涉入朝爭,能夠好好照顧公主,又說夏侯對公主一見鍾情,必然不會因以前的事情而致夫妻反目,韋膺乃是人中之龍,將來仕途顯赫已是必然,若是嫌棄公主,不免好事成了禍事,皇後也為他說動,似乎有意夏侯,而皇上也寵愛夏侯沅峰,似乎頗有許可的意思。‘

我神色沉重地道:‘莫非太子有意得到公主的力量,公主受寵,天下皆知,若是夏侯借公主勢力,只怕不可遏制此人。‘

李贄苦笑道:‘我也曾想派人加入,但是一來我麾下猛將如云,但是這般文武全才,相貌秀雅的人物卻太難找,即使有幾個,又都出身不高,何況我若派人前來,恐怕首當其沖的就是秦青,不論是否成功,都會得罪秦青,再說--‘李贄欲言又止,我接著說道:‘再說讓人以為殿下貪圖公主的勢力,沒有兄妹之情。‘

李贄連連苦笑,看向我道:‘我雖不想妨礙長樂的幸福,可是她若嫁給了夏侯沅峰,實在是對我不利,你說本王該怎麼辦呢?‘

我低頭回想了一下,道:‘殿下不必憂急,不論皇上和皇後娘娘怎麼想,作主的還是公主本人,貴妃娘娘的看法也會影響公主,殿下不如請王妃勸勸貴妃娘娘,我想貴妃娘娘恐怕也不會放心公主嫁給夏侯,畢竟他年紀太輕,不夠穩重,公主又是飽經憂患,需要一個體貼溫柔,穩重端方的人照顧。‘

李贄大喜道:‘不錯,憑心而論,就是不論其他,我也不放心長樂下嫁夏侯沅峰,他年紀太輕了,也太不穩重。‘

初四,朱雀門外,演武正是到了關鍵的時候,昨日的預賽完畢,今日正是爭奪魁首的日子,在門前寬闊的場地上,正是龍爭虎斗,而西側的演武樓上,皇上,皇後、長孫貴妃陪著長樂公主正在觀看演武,其他的娘娘坐在後面,這些後宮的娘娘們難得可以出來,所以一個個,興致勃勃。

這時正是賽馬的最後一場,參賽者中奪魁呼聲最高的就是韋膺和夏侯沅峰,韋膺的汗血寶馬和夏侯沅峰的大宛良駒都是好馬,夏侯沅峰的馬雖然稍微不如,但是他騎術勝過韋膺,所以勝負也在五五之數。紅旗一展,兩人都是一馬當先沖了出去,將其他的馬匹遠遠甩落在後面,到了跑道盡頭,兩人折頭轉回,夏侯憑借精良的馬術勝了一籌,但是韋膺也不差,再加上汗血寶馬的威力,還是趕了上來,在最後的沖刺階段,兩人皆是全力而為,最後還是韋膺取勝,成為第一項賽事的魁首。

貴妃娘娘喜道:‘韋郎中果然文武全才,臣妾還是覺得他更適合貞兒。‘

皇後卻道:‘其實沅峰這孩子也不錯,如果不是馬差了一些,恐怕還會超過韋膺呢?而且他三場都要參加,就是都取了第二,也是不容易。‘

李援也點頭道:‘夏侯果然是少年英傑,不過韋膺人品端重,文武雙全,也是不錯的人選。‘

長孫貴妃有些憂心,她看看長樂公主,卻見公主殊無喜色,只是默默的望著演武場上。

這時,顏貴妃突然道:‘皇上,太子殿下和雍王殿下都來了。‘

長孫貴妃向外看去,只見太子李安和雍王李贄都是一身便裝,觀武樓下面有專門的席位,准備給他們,前兩日他們都沒有親自到場,今日又都不約而同的來了。長樂公主聽到雍王來了,不由望去,果然在雍王身邊,她見到了那個人,仍然是青衣素服,文采風流,他坐在二哥身邊,言笑宴宴,而他身後站著的那個俊秀陰柔的青衣少年,似乎感覺到她的目光,冷冷的望了過來,那冰冷的目光讓長樂公主心中一寒,她仿佛曾經見過這樣一雙冰冷的眼睛,見過這樣氣質的人物,這時那個少年上前替他倒茶,雖然是樓上樓下,但是距離不是很遠,長樂公主清晰的看到那雙白皙中有些蒼白的手,長樂公主的心都要跳了出來,是他,是他,她再次看向那記憶中的俊雅容貌,莫非就是他麼,那逼瘋梁婉,迫死十數密探,卻放過自己的神秘人。若真的是他,那麼長樂公主就不會奇怪為什麼他會放過自己,她還記得那唯一一次的相見,還記得他送到宮里來的詩文,她隱隱約約的覺得,這個儒雅風流的青年早就明白了自己的心事和苦衷,並不會因為離開南楚而怪責自己。露出無比溫柔欣喜的笑容,長樂公主卻突然悲傷起來,他和她,不可能有未來的,低下頭,她幾乎想立刻離開這個地方。這時,皇上李援卻喜道:‘好箭法。‘

第二場射箭,秦青百步穿楊,箭箭射中紅心,夏侯沅峰也是毫不示弱,最後兩人並列第一,秦青十分不服氣,若是真的上陣殺敵,情況不會這般,但是皇上既然已經如此評定,他也只得無奈接受。

李贄微微搖頭,他久在軍中,知道這樣射靶容易,但若是騎射,就沒有這樣輕易了,但是這是演武,不是軍中大比,自然無可奈何,他對江哲說道:‘若是比試射箭,還是應該考驗騎射才行,在我軍中,斥候回報軍情,需以弓箭,五百步外,騎馬飛射,必須將帶著情報的響箭射到中軍大營外面的箭靶上,這樣的射箭比試,未免無用。‘

我咋舌不已,怪不得雍王兵精,天下皆知。

皇上和皇後看看沉默的長樂公主,有些憂心,皇後低聲問道:‘長樂,哀家看夏侯那孩子真是不錯,你不中意麼?‘

長孫貴妃連忙道:‘貞兒,若是你看不中他,韋膺、秦青和其他少年才俊,不論你看中哪個,你父皇都不會攔阻。‘

長樂公主仍然沉默,李援笑道:‘還有一場比試呢,或許長樂會有中意的人選。‘但是他的笑容有些勉強。想必是看出了長樂公主沉默中的反對。

這時,下面的武場上,夏侯沅峰和一個黑衣青年對面而立,這個黑衣青年面龐棱角分明,沉靜淡漠。身形和夏侯沅峰相仿,不像夏侯那樣身姿如同臨風玉樹,他周身上下透著驃悍的氣息,仿佛渾身蘊含著爆炸般的力量,一舉一動又如同一只黑豹般優雅。

我看著那個黑衣青年,心中滿是贊佩,問道:‘殿下,此人是誰?‘

李贄道:‘他叫裴云,曾是齊王麾下的先鋒勇將,是少林的俗家弟子,據說此人武功卓絕,數年前,他兩個哥哥都戰死沙場,他的父親中書侍郎裴敬上書父皇,要求將他調回京中,父皇體恤裴家只有這一脈香煙,所以特旨詔回,現在是禁軍北營統領,此人忠勇,深受父皇和秦大將軍的寵愛,只是性情有些古怪,不喜歡和人交往,若非如此,恐怕也會是父皇看中的駙馬人選,他這次參賽,據說是因為夏侯沅峰,因為此人素有禁軍第一高手之稱,他和夏侯沅峰誰是長安第一青年高手,爭議頗多,平日限于身份,不能比武,這次是趁機比武來了。‘

我看看小順子,問道:‘你看了他們前面的比武,覺得誰比較可能奪魁。‘

小順子淡淡道:‘裴云是少林高手,我看他修習的可能是七十二絕技中的無敵金剛力,而且已經有了七成火候,再過十年,夏侯沅峰必然不是他的對手。‘

李贄聞言道:‘那麼現在他不如夏侯沅峰麼?‘

小順子道:‘啟稟殿下,夏侯沅峰此人的武功路數,走的是陰柔路數,所以進境極快,但是到了後期不免多受挫折,若沒有過人的才智毅力,只怕難以登峰造極,所以現在他的武功強過裴云,但取勝也不容易,因為比武交手,還要看各種因素,裴云既然是沙場驍將,那麼冷靜和果決就超過常人,所以這次勝敗應是四六之數,裴云還是有機會的。‘

這時場上兩人相互施禮,開始交手,夏侯沅峰用的是劍,裴云用的是刀,我雖然不懂武功,卻也覺得夏侯沅峰手中之劍輕靈逸動,滿場都是雪光飛舞,而裴云的刀法卻是端凝穩重,守得嚴密非常,招式之間更是森嚴高古,一派大家氣象。

小順子看的很認真,眼神十分熾熱,我忍不住問道:‘怎麼樣?現在誰占優勢。‘

小順子答道:‘裴云使得是六合刀法,是少林嫡傳,和外面流傳的大不相同,已經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夏侯沅峰的劍法乃是越女劍法,相傳從春秋時流傳下來的,博大精深,裴云雖然守得很穩,但是若是不能反擊,也沒有什麼用處,我看夏侯沅峰的內力也很精純,恐怕是不會後繼無力的。‘

這時,裴云突然一聲輕叱,刀法一變,刀法變得凌厲凶狠,可是仍然隱隱帶著慈悲意味,這種矛盾讓人看的若有所思。小順子驚喜地道:‘這是少林秘傳的修羅刀法,以修羅手段,實現慈悲心腸,果然不凡。‘一時間場上劍影刀光,絢麗輝煌,一種強烈的血腥意味卻湧現出來。這時夏侯沅峰身形一縱,跳了起來,接著凌空翻轉,一劍劈下,裴云的長刀上舉,硬生生的接了一劍,夏侯沅峰雖然是居高臨下,卻沒有占到絲毫便宜,他再度身形彈起,只見他身形矯健如蒼鷹,沉浮在裴云的刀風刃海當中,搏殺如蒼鷹博兔,往來如如春燕穿梭,看的觀戰之人都是大聲喝彩。裴云被迫得左右招架,手忙腳亂,這時,夏侯沅峰久戰不下,似乎極為憤怒,突然身劍合一,如同閃電一般刺向裴云,裴云手中長刀橫擋,這一劍是夏侯沅峰全力而為,裴云卻是有些倉促,一聲脆響,卻是長刀折斷,夏侯沅峰從裴云身邊掠過,但他的身形卻詭異的折轉,回身一劍,劍如流光電影,直刺裴云心窩,裴云手中只有一柄斷刀,場中上下一陣驚呼,裴云面色沉凝,拋下斷刀,兩手迎上,只聽一陣金鐵之聲,兩人身形分開,夏侯沅峰一臉陰冷,使得俊美絕倫的面容有些失色,而裴云衣袖如蝴蝶紛飛,雙手小臂之下膚色隱隱帶著金色,卻是毫發無傷。

這時觀武樓上響起鳴鑼,不一會兒,有內宦下來傳旨,說道陛下有令,裴云兵器折斷,當作敗論,二卿都是朝中俊傑,不可生死相搏。夏侯沅峰雖然取勝,但是神色間隱隱不快,上前領旨謝恩。裴云卻是神色淡淡,領旨之後便退了下去。

大雍的這次演武盛會就這樣結束了,夏侯沅峰以兩場第一,一場第二,成為其中魁首,而韋膺和秦青也各有一場第一,也是可以滿足的,但是出乎我和雍王的意料,皇上沒有宣布擇婿的結果,甚至連該有的賞賜都沒有頒布。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上篇:第八章 新春華宴     下篇:第十章 心有所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