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第十章 心有所屬  
   
第十章 心有所屬

演武結束之後,雍帝李援笑著問道:‘長樂,你看夏侯沅峰如何?‘

長樂公主淡淡道:‘不錯。‘

李援喜道:‘若是以他為皇兒駙馬,長樂意下如何?‘

長樂公主淡淡道:‘其人雖好,奈何兒心如止水。‘

李援又道:‘既然此人你不中意,那麼這麼多文武俊傑,長樂你可有中意之人。‘

長樂公主突然落淚,上前下拜道:‘父皇,兒臣雖然得歸父皇膝下,但是仍是南楚王後,國主還在生,兒縱無廉恥,焉有別夫改嫁的道理。‘

李援大怒,道:‘朕一心為你擇取佳婿,你卻如此固執。‘氣沖沖的站起,正要訓斥,卻見長樂公主跪伏于地,珠淚滾滾,雖然玉容不似初回時那般憔悴,但是仍然是全無青春少婦應有的光彩,李援頹然坐下,良久才道:‘是朕不該迫你,皇兒,你放心,朕絕不再為難你。‘

當此事傳到我耳中的時候,不知怎麼,我心里有些高興,長樂公主仍然是我印象中那樣賢淑知禮,無論她對國主如何,但是還是盡到了責任,就算日後她真的再嫁,我也不會瞧她不起了。

這件事情並沒有這樣平息,雖然李援暫時放棄了讓長樂公主再嫁的打算,但是其他人並沒有放棄,竇皇後和顏貴妃、紀貴妃都來相勸,長樂公主既不能趕走她們,又不願改變心意,這一天,雍王妃高氏進宮,聞及此事,便勸長孫貴妃讓公主到雍王府小住幾日,等到十五再回宮。

長孫貴妃沒有立刻答應,她猶豫的看了高氏一眼,有些事情還只有她知道,長樂公主的事情就是別人不過問,她也要過問的,那日回宮,她問身邊的宮女,可有注意公主對什麼人較為留意,出乎她的意料,宮女綠娥回稟道:‘公主總是冷冷淡淡,不過雍王來的時候,奴婢看見公主看著雍王身邊的男子,而且笑得很開心,可是轉眼又跟平常一樣了。‘長孫貴妃是知道那人是誰的,江哲江隨云,自己若是到翠鸞殿,常常看了女兒拿著一本詩卷,里面全是江哲的詩詞,其中有一部分是女兒的筆跡,另外一些都是一個陌生人的筆跡,自己曾經問過,卻是在南楚時江哲送進宮里來的,原來,女兒心儀之人竟是那個南楚降臣麼,可是自己曾經盤問過服侍女兒的侍女,都說女兒在南楚恪守婦道宮規,從來不曾有悖禮教,那些詩詞也是梁婉向江哲索取之後送進宮的,自己只道女兒喜愛那人的詩文,如今看來恐怕女兒早就心有所屬,只是從前礙于身份,沒有表現出來,當然也有可能是女兒原本沒有這個心思,如今提及擇婿之事,才有了這個想法。若是讓女兒到雍王府去,說不定可以讓女兒和那人相見。

可是長孫貴妃皺緊了眉頭,若是大雍人,就是職位再低微,只要人品好,女兒喜歡,她都不在意,可是那人是南楚降臣,就是女兒願意,那人也未必答應,畢竟女兒曾是南楚王後,轉念一想,長孫貴妃心道,不管如何,女兒去了雍王府,定然能夠散散心,至于她心意如何,我也好探究一下,主意打定,長孫貴妃便道:‘長樂去你那里玩玩也好,綠娥,你一向謹慎,也跟著公主去,公主若有什麼事情,也好讓你回來稟告。‘她打定主意,讓綠娥暗中注意長樂的舉止行動,好看看女兒心意究竟如何。

長樂公主也很開心暫時離宮出游,到了雍王府,王妃陪著公主到花園游玩,王府的花園從湖泊那里分成內園和外園,中間用花木、甬道等間隔開來,並沒有十分明確的界限,但是內外卻是分明,今日天空晴朗,在內宅花園里面的涼亭中,王妃命人擺上果品,讓奴婢奶娘帶著世子李駿和兩個庶出的女兒以及柔藍一起,在亭子外面嬉戲,自己帶著兩個側妃陪著公主在亭中觀看,不遠處就是湖泊,此時天氣晴朗,湖水清澈,宛如碧玉一般明淨,幾個孩子嬉笑打鬧,十分天真有趣,長樂公主看了一會兒,覺得心情十分愉快,笑道:‘王嫂,我記得我走的時候,王兄還沒有兒女呢,想不到現在已經有了一兒三女。‘

王妃笑道:‘公主猜錯了,你王兄子嗣艱難,除了駿兒,就只有兩個女兒,那個最小的,叫柔藍,是江哲江司馬的女兒。‘

長樂公主手一顫,用冷淡的聲音道:‘噢,江司馬已經成婚了麼?‘

王妃沒有察覺公主的不安,說道:‘這是江司馬的義女,很可愛呢,聽王爺說司馬獨身一人,擔心他沒有辦法照顧女兒,所以送到後宅來讓我照顧,我跟王爺說,江司馬已經二十六七歲,也該娶個夫人,可是王爺說江司馬不願意,好象是因為從前的未婚妻子不幸身亡的緣故,唉,這般癡情的男兒真是少見。‘

長樂公主心里又是難過,卻又隱隱歡喜,轉念一想,自己和此人斷無可能,雖然從這人的詩文看來灑脫風流,但是怎麼看來也不是離經叛道的人,若要此人作出臣納君妻的事情,恐怕是絕無可能的。想到這里長樂公主更是悲傷,這個自己默默愛戀的男子,卻是和自己沒有絲毫緣分,想起當日看了他的詩文,心中傾慕他的才華,那日梁婉引他來覲見自己,自己更是對他鍾情,可是君臣有別,自己從不敢露出絲毫心思,後來他被貶斥,自己暗暗歡喜,以為不必擔心南楚亡國之後他被大雍判罪,想不到他還是被王兄俘虜帶回大雍,自己一路為之憂心,擔心他不肯投降,被王兄處死,如今他已經成了大雍的臣子,自己又擔心他被二王兄連累,可是不論自己心思如何,終究是沒有可能和他結合,甚至不能表露自己對他的情意。想到這里,長樂公主勉強笑道:‘王嫂,把柔藍帶過來,讓我瞧瞧。‘

王妃令人帶過柔藍,長樂公主看看這個小女孩兒,越看越是喜歡,不由把她抱在懷里,柔藍還沒有學會走路,剛才一直在樹下的氈毯之上嬉戲,看到秀麗清雅的長樂公主,她好奇的伸出手去抓公主的發髻,一下子弄亂了長樂公主的青絲,長樂公主卻沒有惱怒,反而笑了起來,繼續逗弄著可愛的小女孩兒。她的歡笑讓王妃十分喜悅,而站在一邊的綠娥卻是明白了公主的心思。

正當眾人喜樂融融的時候,隔著明淨的湖面,遠處傳來隱隱約約的樂聲,那聲音非絲非竹,卻是動人心弦,這是南楚流行的曲子,每年之時,正是結伴賞梅的時候,總是能夠聽到這首曲子,這首曲子就叫《寒梅》雖然只是一曲曲調簡單歡快的小調,而且吹奏之人也沒有什麼技巧,但是聽來卻是讓人覺得碧空如洗,寒梅綻放,心中一片開闊。長樂公主聽得入神,片刻,曲聲終止,她喃喃道:‘是江司馬麼,他在想念南楚麼?‘

王妃心中一動,看了看公主,道:‘是江司馬在吹曲,不知道是什麼樂器呢?不過聽來總覺得聲音很是高古。妹妹今日趕得巧,應該是江司馬在臨波亭賞景。這位江司馬閑暇的時候,不時到湖邊賞景,就是在客院看書下棋,很是愜意,可不像其他幕僚謀士那麼忙碌。‘這時,遠處走來一個青衣少年,不過弱冠年紀,相貌清秀,只是帶著一絲陰柔,那些侍女都認得他,沒有攔阻,那個少年走到亭前,恭恭敬敬地道:‘王妃,我家公子讓奴才來接柔藍小姐。‘

王妃正要答允,看了一眼公主,突然道:‘江先生也太客氣了,他久在王府,不必那麼拘束,今日公主在此,她很喜歡柔藍,舍不得放手,若是不見外,就讓江先生過來吧,王爺馬上也要過來,不礙事的。‘

小順子一愣,看了看王妃和公主,眼中閃過一絲疑慮,但仍然道:‘奴才遵命。‘

這時,雍王李贄遠遠走來,看到小順子,笑著問道:‘怎麼,又來接柔藍,你主子可是一有空閑就來哄女兒啊。‘

小順子道:‘啟稟殿下,王妃說,公主喜歡小姐,讓公子不要見外,過來一次。‘

李贄一愣,但他相信王妃必然有自己的打算,便道:‘說得也是,去請你家公子過來吧。‘

小順子更是驚異,他的目光迅速轉了一圈,卻沒有看到什麼異常,這時,他的目光落到公主身上,只見公主抱著柔藍,喜笑顏開,心中不由一動,但轉念一想,又覺得自己胡思亂想。但他不再猶豫,匆匆忙忙的趕回臨波亭。

我正在臨波亭和苟廉一起飲酒,見到小順子,笑道:‘柔藍呢,怎麼沒有抱過來,苟兄還想看看我的乖女兒呢?‘

小順子道:‘今日長樂公主到王府散心,很喜歡小姐,不肯放手呢,王妃說,公子也不是什麼外人,若是公子願意,不妨過去,王爺也在那里。‘

我皺皺眉道:‘這樣不大好,算了,改天再去吧。‘

苟廉聽了,卻道:‘隨云,王妃既然已經這樣說了,你還是去一趟吧,否則王妃會怪罪你的。‘

我一想,也是,如果王妃沒說也就罷了,若是說了我若不去真是有些不好,看看小順子,他也在點頭。便對苟廉說道:‘那我去了,苟兄多飲幾杯吧。‘苟廉笑著擺手道:‘你快去吧,一會兒董兄來了,我會向他替你解釋的。‘

李贄坐下來,看著長樂公主,笑道:‘長樂,你出來散心是對的,宮里面很沉悶吧,若是喜歡以後常來走走。‘

這時柔藍突然掙紮起來,似乎急著要去玩耍,長樂公主微微一笑,將她遞給侍女,讓侍女把她抱回去,笑道:‘其實宮里也不沉悶,我見了幾個我走後才出生的弟妹,都很可愛,只是宮里規矩太嚴,不像外面這樣輕松,王兄,聽說駿兒就要去幽州了,這麼小的孩子就離開父母,王兄也太狠心了。‘

李贄笑道:‘這也是沒有辦法,駿兒是雍王世子,有他的責任要盡,長樂,就不要為他可憐了,咱們皇家的人,有幾個能夠自主的呢。‘

長樂公主目光有些黯淡,正要說話,遠處走來一個青年,他一身月白儒衫,那種逍遙自在的神情,讓人見了便覺得欣喜快樂,而跟在他身後的青衣少年仿佛他的影子一般,明明在陽光之下,卻令人視而不見。眾人的目光集中在這一主一仆身上,仿佛也感到了他們心中的愉悅。

走到近前,我上前施禮道:‘臣參見殿下、王妃娘娘。‘

李贄笑道:‘今日閑來無事,隨云也不要拘泥,一同來坐下吧。‘

我的目光掠過公主,笑道:‘請問,臣該稱王後還是公主殿下呢?‘

長樂公主欠身道:‘江大人,本宮知道對南楚不起,還請大人見諒。‘

我原本對她就沒有什麼怨恨,見她這般,便也投桃報李道:‘殿下不必如此,不論殿下是昔日的王後還是今日的公主,總是臣的君上,臣只有必恭必敬,那有怨責的道理。‘

長樂公主見我說來十分誠摯,心中一喜,破顏而笑,這一笑宛如春花綻放,立時添了幾分容光。

李贄見了,也是心中一動,莫非王妃的意思是--,正當他胡思亂想的時候,我已經施禮道:‘今日殿下和王妃款待公主,臣不好打擾,這就告辭了,還請殿下見諒。‘說罷,也不等他們答應,示意小順子抱了柔藍,便要轉身離去。

李贄剛要挽留,卻看到一個宮女正在注視著這里,便把話咽了回去,望著江哲的背影,長樂公主心中又是歡喜又是擔憂,今日終于得知他不怪責自己,雖然喜悅,但是想到從今之後,自己深鎖深宮,再沒機會相見,又是十分悲哀,他說的不錯,自己和他總是君臣,斷沒有可能的。正在悲傷,卻想到自己仍然是有夫之婦,如何能夠對其他男子鍾情,便強顏歡笑,免得他人看出破綻。只是雍王和王妃都是心細之人,哪里看不出其中端倪。王妃倒還罷了,李贄卻是陷入沉思,按照他的了解,只怕江哲是絕不會同意這樁婚事的,而且恐怕沒有人會贊成,怪不得長樂公主始終不曾透露一字,想必就連江哲自己也不知道公主鍾情于他吧。別說別人,就是自己也不會同意,若是此事傳了出去,只怕太子他們定會為難,若是讓他們在父皇面前挑唆,到時候江哲只怕性命難保。若是自己登基之後,趙嘉也過世了,是否有可能呢?李贄越想越是頭疼,臣納君妻,那是犯上,雖然江哲已經歸順大雍,但若讓他娶王後為妻,除非江哲全然不顧聲名,這恐怕是不可能的。

他想的這麼多,王妃倒是另有看法,她心想,若是能夠將公主許配給江哲,那麼江哲便是自己人了,她知道自己的丈夫很重視江哲,曾經絞盡腦汁的想折服他,最後江哲如何歸順的她不大清楚,但是她知道自己的丈夫為此曾經夜難安寢,若是能夠促成此事,那麼自己的丈夫多了一個臂助,公主也終身有托,她憑著女性的敏感察覺,那個現在恭恭敬敬的在自己丈夫面前稱臣的青年,實際上卻有著超脫俗世的氣質,若是不緊緊把握住,終有一日會讓他飛走,而那樣,可能會讓自己的丈夫再度寢食不安。

我絲毫沒有察覺所發生的事情,抱著柔藍,我對小順子說道:‘你說我是不是該娶個妻子照顧柔藍。‘

小順子淡淡道:‘公子若想娶妻,倒是好事,可是若是娶個不中意的妻子怎麼辦,你若有看中的人,當然好,若是沒有,還是不要勉強吧,柔藍小姐也不是沒有人照顧。‘

我笑道:‘世間哪里還有飄香那樣的女子,我想娶個普通的賢淑女子也沒什麼,不過你說得有道理,若是言語無味,真是痛苦,罷了,罷了。‘

小順子突然道:‘公子覺得公主怎麼樣?‘

我一愣,笑道:‘你胡說什麼啊,公主殿下身份尊貴,又曾經是國母,我怎會對她又非分之想,若傳了出去,豈不是笑話,現在好幾位駙馬人選在那里擺著,只怕國主還沒有回到南楚,公主的駙馬人選就定了呢。唉。‘我歎了一口氣道:‘其實那幾人,我最看好韋膺,他必然能夠讓公主幸福的。‘

小順子撇撇嘴,沒有說話,他懶得和這個對自己身邊的小事十分糊塗的主子說話了,不過他面色沉重的想道,一定要留意這件事,公主對公子有了情意,這件事可大可小,若是有人因此嫉恨公子,就會危及公子的安危,而且若是和公主接近多了,恐怕會有麻煩,想到這里,對當初答應公子放過公主的事情不由後悔起來,他知道女子通常會有一種超乎理智的知覺,自己當初和公主曾經十分接近,如果她看穿當日自己就是劫持她的人,只怕公子會有危險啊。唉,當初怎麼沒有想到還會再見到公主,真是太疏忽了。

上篇:第九章 演武較技     下篇:第十一章 動之以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