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第十五章 黃雀在後  
   
第十五章 黃雀在後

同日,南楚刺客突然而至,哲侍衛盡喪,哲受箭傷,幾傷性命,賴裴將軍云相救得免。

--《南朝楚史·江隨云傳》

裴云大驚,他雖然沒有轉身,但是卻可以感覺到我的氣息,出言問道:‘江大人,你怎樣了?‘

我從懷中取出一個玉瓶,將里面的藥丸服了一粒,胸中翻湧的氣血漸漸平靜下來,我抬起頭,淡淡道:‘我知道你一向替親王殿下效力,當日若非你奉命在襄陽保護容先生,只怕殿下未必會遇刺身亡。‘

那個中年人微微低頭,眼角閃過一絲淚光,冷冷道:‘江大人昔日對殿下情意深厚,不遠千里前來相救,可惜殿下福薄,殿下臨終,曾私下對我說,江大人若是投了大雍,南楚危矣,要我立誓,若有這樣的事情發生,一定要取了大人性命,殿下說,大人會明白他的,刺殺大人,是殿下為了南楚不得已而為之,他請大人原諒一個已死之人。‘

我淡淡道:‘我不會責怪殿下,殿下至死仍對南楚忠心耿耿,我卻是沒有幾分忠心,殿下生前能夠容忍隨云,已經讓隨云感激萬分,閣下放心,今日我若生還,當日殿下所托,隨云不會忘記,若有機緣,必定不負所托。‘

那個中年人神情一愕,繼而恢複正常,淡淡道:‘江隨云果然氣度不凡,此次殺你,也是我自己的主意,國家興亡,匹夫有責,我不能忍見南楚覆亡,當日殿下每每在我面前歎息,說若是江大人肯全心輔佐南楚,則江山永固,若是大人投了大雍,則南楚覆亡無日,如此南楚內憂外患,若不殺你,日後必然後悔。‘

我看了他一眼,正要繼續說話,反正拖延時間也不錯,他卻似乎看破了我的心思,身影向我撲來,裴云迎上,兩人瞬息之間交換了幾章,狂猛的勁風殺氣迫得我退到了牆角。

看著他們苦戰,我的心思卻陷入回憶之中,當初從蜀中回到建業,我遭遇大變,養病期間,小順子早就發覺德親王派了人監視我,雖然知道一時之間還不會有什麼變化,但是不可不防,所以在秘營建立之後,我曾經讓小順子仔細調查過德親王身邊的人,而這個毒手邪心就是德親王最信任的心腹之一,此人始終隱身暗處,他擅長的就是刺殺,雖然因為德親王的性情,這個人沒有起到太多的作用,可是我早就將他列為有威脅的人物,如今,他在我疏忽的時候出現了,誰會想到他會在親王死後,在戒備森嚴的雍王府刺殺我這個普普通通的降臣呢?唉,當日我就知道德親王的赤膽忠心,想不到他臨死仍然留下了對付我的遺命,我雖然能夠諒解,可是仍然有些心寒如冰。

我苦笑著看向前方,裴云正面色凝重的和毒手邪心交手,只見他一招一式似乎簡單明了,可是卻仿佛銅牆鐵壁一般阻攔著毒手邪心那如同水銀瀉地一般無孔不入的殺招,雖然還是一個平手的結局,可是我看裴云神色間的凝重,就知道恐怕是落了下風的。看看房間,只有一個窗戶,門口被交戰的兩人堵得嚴嚴實實,拖著疲軟的身子,走到窗前,奮力推開窗子,遺憾的看到外面是一叢薔薇,要說我這個園子,雖然整理過,但是畢竟沒到春天,所以雜花雜草還是不少,例如窗子外面的野薔薇,雖然沒有開花,但是花莖上的利刺一點不少,若是我跳了出去,只怕要遍體鱗傷了,打了一個冷顫,決定不到萬不得已還是不要跳出去的好。

這時毒手邪心已經有些焦急了,他不是容易混入雍王府的,而且雖然在王府里呆了一些日子,可是這里規矩嚴謹,他跟本不能接近江哲,平日江哲身邊侍衛眾多,而且每隔一拄香的時間就有一隊巡視的侍衛經過,若是驚動了他們,自己就是三頭六臂也是逃不出去的。而且江哲身邊的小順子雖然不知道武功如何,可是他毒手邪心也算是一流高手,看不出深淺代表著什麼他清楚的很,難得今日機會來了,小順子不在寒園,而今日雍王宴客,大批侍衛都在前面,寒園這里的守衛松懈了許多,按照他的觀察,半個時辰之後才會有巡視的侍衛經過,所以他大膽的狙殺了所有侍衛,將他們的尸體隱藏起來,這樣自己就可以有一段寬裕的時間刺殺江哲,唯一沒有料到的是,江哲身邊居然有一個少林高手,一套羅漢拳爐火純青,這套少林防守最嚴密的拳法竟然硬是擋住了自己。時間不多了,毒手邪心下了狠心,突然一聲厲喝,面色變得血紅,嘴角滲出鮮血,掌法突然一變,功力倍增,掌法更是多了幾分詭異,‘嘭‘的一聲,兩人手掌相交,裴云面色一白,退了一步,還未來得及還手,毒手邪心已經如影隨形,再次撲上。

‘嘭、嘭、嘭‘,接連三次對擊,裴云被毒手邪心逼退了三步,已經快要碰到桌子了,掌風激蕩中,那壇燒刀子酒壇被波及到,霎時間壇碎酒濺,裴云靈機一動,後退一步,一腳把酒壇替到半空,然後出掌拍出勁風,這下滿屋都是酒水,滴滴酒水混合了裴云的真氣,毒手邪心不得不雙手在身前劃出萬千掌影,擋住了這些‘暗器‘,這時候裴云沖到我身邊,一把將我扛到肩上,合身向窗子沖去,碎裂的木片打得我臉上生疼,裴云腳上的皮靴毫不猶豫的在干枯的薔薇花叢上點了一下,然後暈頭轉向的我發現已經身在園中。

身後一聲怒喝,毒手邪心已經沖了出來,只見毒手邪心的身形如同閃電一般快捷,向我撲殺,裴云緊緊的護著我,雖然形勢更加險惡,毒手邪心的武功本就擅長四面出擊,讓裴云的防守捉襟見肘,但是地勢開闊也有好處,裴云護著我東躲西藏,總算暫時保住了我的小命,可是這樣下去是不行的,不說別的,我剛剛病發,此刻手足酥軟,這樣躲來躲去,我已經氣喘籲籲了,只怕再過個十招八招,我就要癱倒了。

裴云也看了危險,心道只有拼命了,他的面色突然變得莊嚴肅穆,膚色隱隱帶著金色,他不再閃避,拋下我向毒手邪心撲去,毒手邪心一見裴云的寶相莊嚴,驚道:‘無敵金剛力。‘不敢怠慢,兩人身形相交,猝然分開,裴云仿佛沒有感覺一般又撲了回去,毒手邪心面色有些蒼白,這還是第一次和裴云比拼內力失利呢。他卻不知裴云也不好受,他的無敵金剛力只練到七成火候,這次他這樣不顧性命的全力使用,若是超出一拄香的時間,只怕他就會受到嚴重的內傷,就是性命無礙,日後也不能再精進了。雖然冒險,可是他還是義無反顧,不是為了江哲對他的厚遇,也不是為了討好雍王,更不是為了保護南楚降臣給大雍帶來的好處,他心中全然沒有立功的念頭,此刻他心中唯一的念頭就是師父收自己為徒時候的訓誡--保護善良無辜。他從不覺得江哲投降大雍有什麼失節之處。

我雖然不懂武功,可也知道超越常情必然會有後患,裴云突然武功激增肯定不能持久,看看毒手邪心被他纏住,我撒腿就往寒園門口跑去,那里應該有侍衛的遺體,只要找到他們身上的銅哨,我就可以求援了,那些銅哨精工制作,就是我吹起來,也能讓全府聽到。

毒手邪心幾次想要追殺我,都被裴云擋住,他殺機更熾,面色再次變得血紅,功力再增,這一次他忍不住嘔出一口鮮血,奮起一掌將裴云擊退,正要向我撲殺,裴云已經拼死擋住,一時之間,他也有些猶豫,天魔解體大法若是使用到三次以上,自己就會七竅流血,雖然功力可以增加到三倍,但是事後恐怕要休養數年,想了想,自己功力武技都在這個年青人之上,再有十招就可以殺了他,到時候自己就是再去追殺江哲也來得及。

我趕到寒園門口,在草叢里面找到侍衛的遺體,可是我心中立刻一片冰冷,那些銅哨被扔在尸體身邊,卻被都已經毀壞了,毒手邪心果然行事周密。我茫然的看向四周,怎麼辦,怎麼辦,我恐怕根本就逃不掉了。咬咬牙,我打量一下四周,哪里可以藏身呢,不是我想臨陣脫逃,我若走了,裴云還可以脫身,我若不走,裴云只有戰死一條路了。突然,我想起在居室里面藏有一些防身的毒藥,我連忙又向園中走去,磕磕絆絆的跑向居室。

正在交手的兩人見我又回來了,毒手邪心松了口氣,心道只要他還在,我就可以專心的和這人交手了,他這一放緩,裴云輕松了很多,可是他心里卻是十分焦急,為什麼江哲又回來了。

兩人心中都有疑問,又拼了幾招,裴云已經有些支撐不住,心道,沒想到我沒有死在沙場,卻死在這雍王府的寒園之中,刺客的手上。雖然如此,但他心志堅毅,仍然不肯松懈。毒手邪心也不著急,再過片刻,自己就可以達成任務了。這時,我拿了一個精鋼圓筒匆匆忙忙走了出來,看向兩人苦苦相斗之處,大聲道:‘裴將軍放心,我這毒藥雖然厲害,可是不會立刻致命,我會給你解藥的。‘

說著,我向著兩人按動機關,從圓筒中彈出一粒紅色的彈丸,在兩人頭上爆裂,粉紅色的煙霧立刻將兩人籠罩在其中,毒手邪心大驚,他是知道江哲精通醫術的,那麼有些毒藥防身也是正常的,他連忙飛身想退,卻被奮起余勇的裴云狠狠纏住,他只得屏住呼吸,誰知那些煙霧一接觸到他的肌膚,就覺得四肢麻木,裴云雖然也有同感,但他所練的武功是正宗佛門神功,所以多忍了十幾息的時間,因此一章擊中了毒手邪心的小腹,毒手邪心的身形一震,倒在地上,但是卻也被掌風推出了煙霧的范圍。而裴云也身軀搖搖欲墜,跌倒在地。

我大喜過望,連忙跑了過去,從一個翠玉瓶子里面倒出解藥塞到裴云口中,片刻,他坐了起來,聲音嘶啞地道:‘毒已經解了,大人放心,云這就護著大人到安全之處去。‘

我攙起裴云,感激地道:‘多謝將軍相救,咱們快點離開,若是還有刺客就糟了。‘

裴云也是這樣想,若還有刺客,他是無力保護我了,我們兩人走向園門,兩人互相攙扶,都是筋疲力盡,剛剛踏出園門,我就驚覺遠處的殺氣,耳中聽見弓弦輕響的時候,一支白羽箭已經如同流光飛逝一般沒入了我的心口,我愣愣的看著胸前的羽箭和立刻滲出的鮮血,想不到我的生命竟會這般失去,奇怪的,我心中沒有絲毫的恐懼,也沒有什麼仇恨,我不怪那將我殺死的人,人生在世,弱肉強食,他自然會有他的理由。看向羽箭飛來的方向,那隱在暗處的手持弓箭的刺客也正在冷冷的看著我,他一身藍衫,面上蒙著雪白的絲巾,一雙清澈如春水的眼睛帶著一絲遺憾的看著我,我能夠覺察到身上生命的流失。耳邊傳來裴云的驚呼,但是我已經沒有精力去多想了,臨死之前,我心中泛起飄香的倩影,然後是柔藍小小的身影,最後想起的則是那個一直跟在我身邊的清秀少年的身影,眼前的視線已經不清了,朦朧中我看見小順子滿面驚駭欲絕向我飛撲過來,真是很遺憾啊,我還沒有機會托付他照看柔藍呢,不過我想他會知道的,帶著淡淡的微笑和遺憾,我終于閉上了眼睛,意識向無盡的深淵沉入,沉入。

所以我沒有聽到那聲淒厲的充滿絕望的悲鳴。

雍王府的大殿上,李贄笑著向諸位貴賓敬酒,他眼睛掃過眾人,秦青在開席之後不久就告辭了,李贄已經知道他到寒園似乎和江哲發生了一些糾葛,但是看他神情,應該已經前嫌盡逝,雖然還有些芥蒂,但應該不要緊了,噢,夏侯闌、夏侯沅峰父子都來赴宴了,夏侯沅峰職位較低,在偏殿赴宴,此人可不能小看,能夠得到父皇寵愛數年不衰,可是不容易,若非此人已經投靠太子,還想染指皇妹,只怕自己也想招攬他呢,文武全才,不愧是大雍軍中第一青年高手,從他戰敗裴云之後就已經穩占魁首之位了。裴云沒有來,自己最看好的其實就是裴云,雖然他是齊王的舊部,可是這人也是少林的俗家高手,而且對鳳儀門有些不滿,應該可以招攬的,雖然沒來有些可惜,可是還有機會的。

李贄的眼光掠過,看到仆人裝束的小順子站在殿角,一雙冰冷的眼睛看著殿上的百官,這個小順子只忠于江哲,雖然不知道他的武功如何,可是應該不弱于裴云和夏侯沅峰,他可是一個得力的屬下,看他主動要求在這里觀察那些可能是敵人的賓客,就知道他的心機了,若非他這般忠心,李贄還想過將來將他安排在宮里呢。

這時,李贄看到一個侍衛匆匆忙忙走了進來,在負責宴席安排的苟廉身邊低聲說了幾句什麼,苟廉眉頭一皺,吩咐了幾句,然後苟廉便走到小順子身邊,說了幾句話,小順子臉色一變,悄然退了出去,苟廉正在向自己走來,可是這時幾個朝中顯貴也圍了上來,李贄一時脫身不得,等到終于找到時機的苟廉接近自己,他低聲道:‘殿下,事情不妙,保護隨云的副總管胡侍衛和兩個屬下被人狙殺在內府,旁邊還有兩個太監的尸體,我已經派人去保護江司馬。‘

李贄大驚,連忙道:‘本王要去看看。‘苟廉道:‘現在殿下恐怕不能脫身。‘

就在這時,從寒園的方向傳來了清晰的悲鳴,那悲鳴中充滿了一種絕望的哀痛,充滿了失去至親的悲痛和仇恨,那聲音尖細淒厲,雖然這般遙遠,仍然刺得人耳中疼痛難忍。李贄手中的酒杯落地,摔得粉碎,他心中充滿了不祥的預感,這個方向,這個聲音,他知道只有一種情況的發生才會如此。猛然站起,李贄怒喝道:‘眾人聽令,守住王府上下,不論貴賤,不得擅自出入行動,隨本王來。‘說罷,李贄一抖錦袍,向寒園奔去。他心中的焦慮勝過當日江哲嚴辭相拒的時候,他一邊走一邊默默向上天祝禱,若是能夠保佑江哲無事,本王情願折去壽元相代。

緊趕慢趕來到寒園,只見寒園已經被先派來的侍衛親兵護住,李贄沖進園門,立刻愣住了,只見園中地上處處是殷紅的鮮血和血戰後的痕跡,除了自己派來的侍衛之外再沒有江哲主仆的身影,在居室門前,幾個侍衛凜如寒蟬的站著。李贄恍恍忽忽地走到門前,卻見軟榻之上,江哲面色蒼白祥和地躺在那里,心口插著一支折斷的羽箭,而小順子正跪在軟榻之前,緊緊的握著江哲的右手。

李贄只覺得心口劇痛,幾乎就要暈倒,半句話也說不出來。

上篇:第十四章 壞人姻緣     下篇:第十六章 生死關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