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第十八章 死里逃生  
   
第十八章 死里逃生

隨云稍愈,桑臣辭別長安,臨行王以千金相贈,先生推辭,哲勸曰,金帛非為酬功,僅略助行資,且天下貧病者眾,先生善救之。

--《南朝楚史·江隨云傳》

死里逃生是什麼感覺,這大概只有經曆過的人才能體會到,所以當我睜開眼睛的時候,雖然感覺到渾身麻木,心口更是劇痛難忍,仍然忍不住露出淡淡的笑容,艱難的動動四肢,又是一陣疼痛,更加確認自己還活在世上,不是到了陰曹地府,我呻吟出聲,嘶啞的聲音剛剛從唇邊溢出,已經有人過來挑起了床上的錦帳,我仔細看去,是一個四十多歲的禦醫,我勉強露出一絲微笑,他驚喜的回頭叫道:‘江大人已經醒了,快去通知桑先生。‘接著耳邊傳來沉穩的腳步聲,然後我就看到了那張熟悉的面孔。

雖然多年不見,可是桑先生的相貌沒有太多的變化,須發灰白,相貌清瘦,眼神總帶著那種專注和無情,是的,無情,桑先生在天下人的口中是妙手回春的神醫,經常不辭辛苦為貧苦之人醫病,可是他的心卻是冰冷無情的人,這些我當年就知道了。病人在他眼里只是面孔模糊的男女,他醫治病人的時候固然是專心致志,對于病人的病情變化、心情波動都了如指掌,可是事後病人若是痊愈,那麼在他來說就是陌路之人,若是病人不幸逝世,他也斷不會有一分傷心難過。或許,在桑先生眼里只有病人和健康人這種分法,對于他來說,病人只是用來驗證醫術的工具罷了,若說有誰例外,那麼大概就是我了。

記得當年初次相見,父親求他醫病,他只看了一眼就說父親病根入骨,就是醫治也不過數年性命,父親原本有些失望,甚至有不再醫治的打算,是我對父親說道:‘數年對于常人來說雖然短暫,但是對咱們父子卻是至關重要,兒尚年幼,若無父親照料,不免顛沛流離,父親若是就此不起,又如何能夠放心孩兒將來生計,不如父子相依為命,多捱數年,若是父親苦痛纏身,兒自然不敢強求父親,可是只要孩兒細心照料,父親應該沒有多大苦楚的。‘

父親原本只是一時灰心,見我言辭懇切,便再度求醫,桑先生聽了我的說話,只是淡淡道:‘這孩子倒也通達。‘說罷就留下替父親診治,而且羈留數月,教我醫術,我曾聽他說過,他沒有什麼行醫濟世的志向,行醫只是他的謀生手段罷了,雖然他說得如此冷漠無情,可我偏偏喜歡他這般率直,而且桑先生眼中見不得病人,不過幸好他平日沉默寡言,若是給人知道世人心目中的杏林醫聖這般心思,只怕要大驚失色了。

看到桑先生,我不由流出淚來,這是我在這世上唯一的長輩了。桑先生明白我的心思,走過來替我診脈,淡淡道:‘隨云,你的傷勢已經沒有大礙,這些日子,你服了不少貴重的補藥,雖然救了你的性命,可是不免有些元氣太盛,這些日子,你先慢慢調養,等你傷勢痊愈之後我再為你細細醫治調養。‘

我用目光詢問地看著桑先生,他微微一笑道:‘你是問雍王殿下和那個一直替你用真氣續命的小子麼,雍王這些日子以來太過疲倦,我已經讓他回去休息,據說殿下一覺睡下,現在還沒有醒呢,你那個隨從確實忠心不二,不過我見他內力消耗太甚,又不肯去休息,所以用了一劑藥,讓他乖乖的去休息了,等到他醒來之後,正是破而後立的好時機,我會監督他好好閉關練功,你這孩子先天不足,練武不會有太大的成就,他倒是練武的奇才,雖然說他的武功確實是精妙非常,但是能夠練到這個程度還是他天資過人,我那幾手武功還沒有傳人,不如教了給他,你是我半個弟子,他對你忠心耿耿,教給他也是一樣。‘

我不由大喜,桑先生的武功深淺雖然我不知道,但是從他的語氣可以看出應該很不凡的。轉念一想,我想起雍王多日來一定是十分勞累,否則怎會一睡不醒,不由有些焦急,連忙握住桑先生的手,在他手心里寫了一個‘王‘字。桑先生微微一笑,道:‘難得殿下對你這般親厚,我已經去看過他了,你放心吧。‘

我這才松懈下來,這時一個侍女端過一碗藥來,小心的服侍我服下。服下藥之後,我覺得又有了困意,便又昏昏睡去,就這樣一連數日,我便是在睡眠和服藥之中度過,直到七天之後,我才不用喝那種加料了的湯藥,終于可以清醒的躺在床上了。

我摸摸有些僵硬的雙腿,很想下床走動一下,可是卻被桑先生阻止了,小順子原想來服侍我的,誰知道卻被桑先生一句‘天下武功高手多得是,你還想你家公子受這樣的傷麼?‘就擋住了,現在正在閉關苦練,好像桑先生的內功心法雖然和小順子大相徑庭,可是桑先生在武技上的研究可不是小順子可以比的,所以我耳邊也清淨了不少,至少沒有人鬧著跟我請罪了。雍王和王妃帶著柔藍看過我一次,之後就被桑先生禁止來看我,說要我好好修養,免得為外面的事情煩心。從那以後,雍王除了每日派人來問候之外,就沒有再過來了,聽桑先生說,好像雍王正在親自整飭王府防衛,因為從前的防衛對于江湖高手不免有些漏洞太多。靜養雖然有益我的身體,可是也未免太郁悶了,就連我最愛的書本也不讓我碰一下,桑先生只拿了幾本清淨無為的道家經書給我看,說是讓我平靜心情,不過倒也頗見成效,要不然怎麼我心情平靜了許多,經曆了生死,覺得很多事情都看得淡了,就是飄香的影子也不會總在心上徘徊不去,就是想起來,也多半是那充滿幸福的甜蜜,而非肝腸寸斷的苦痛。

又過了五六天,桑先生終于允許我下床走動了,小順子也已經回到我身邊,在他的攙扶下,我輕輕的走了病愈之後的第一步,腳步感覺比棉花還軟,在房間里走了不到一圈,我就有些氣喘籲籲了,如今已經是三月中旬,園子里面幾株碧桃已經開花了,春風雖然還有些寒意,但是已經不那麼刺骨了,小順子讓人將園子里面的一座涼亭三面用蜀錦圍住,擋住了春風,又在亭子里面鋪了厚厚的波斯毯,放上軟榻桌椅,我舒舒服服的坐在軟榻上,披著雍王殿下去年冬天賞賜的銀狐裘,桑先生坐在椅子上,雙目微闔,小順子卻在一旁煮茶,不多時兩杯熱茶送了過來,我一飲而盡,只覺的四肢百骸都是一陣舒暢。

桑先生也是一飲而盡,微笑道:‘殿下送來的茶果然不錯,隨云,雍王待你如國士,看來你是不肯隨我隱居的了。‘

我一愣,問道:‘先生為何這樣說,莫非是不喜歡哲效力雍王麼?‘

桑先生淡淡一笑道:‘這些世間俗事,我也懶得理會,雍王又不是什麼昏庸之輩,你輔佐他也沒有什麼不好,只是為你身體著想,我倒想讓你辭官歸隱。‘

我淡然道:‘可是我的身體從今以後不能勞累了麼?‘

桑先生搖頭道:‘不只如此,隨云,你傷勢雖重,但是只要細心調養,數年之後就可恢複如常,這幾年只要仔細一些,也沒有什麼大礙,只是心病難醫,你的心脈被七情所傷,若是不能夠平心靜氣,潛修養病,只怕十年之後就會病入膏肓,若我所料不差,你必然是在身心俱疲的時候經曆了大喜大悲之事,因而傷了心經,這些年來又是悲傷未止,所以才養成宿疾,你雖然醫術不錯,只是良醫難以自醫,這才導致今日。‘

小順子聽得面色蒼白,他一言不發的望著桑臣,桑臣微微搖頭,歎息了一聲,不再說話。

我方從生死關頭走出,卻又聽到這樣的消息,但是奇怪的是,我心中卻沒有絲毫難過,淡淡一笑道:‘這也是哲命中注定,就是哲從前有心歸隱,如今受了雍王殿下這樣的恩情,若不能報答,豈非終身難安,再說,若是心緒不甯,深山苦修又有什麼用處,弟子不敢相瞞,我身負殺妻血仇,此恨不雪,死不瞑目,如何能夠潛修。不過十年時間已經足夠,弟子自信可以報仇雪恨,輔佐雍王成就大業,到時候湖海漂泊,至生死于度外,視富貴如浮云,豈不快哉,人生至此,死又何恨?‘

小順子先是臉色蒼白,聽到後來卻是神色轉為平靜。桑臣看了他一眼,問道:‘你也由得你主子胡來麼?‘

小順子恭恭敬敬地道:‘公子喜歡如此,奴才只有依著他,最多奴才相隨泉下,想必不會令公子寂寞的。‘

他這般說法,我卻也不感動,經曆生死之後,我許多想法都有了不同,小順子就是為我殉死,我也只覺得多了一個泉下友伴,而且憑我的手段,讓他活下去又有什麼困難的,所以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表示知道他的苦心,他這麼說不過是為了讓我努力多活幾年罷了。

桑臣微微苦笑道:‘罷了,這也由你,不過我這段時間會替你好好調養一下,以後就要看你自己的了。‘

我疑惑地問道:‘怎麼先生還要遠游麼,先生年紀這樣大了,又何必還要四海為家呢?‘

桑臣淡淡道:‘我年紀大了,不願介入俗世的紛爭,這里波濤洶湧,我可不比你們年輕人,禁不起風浪了。不過我年紀確實不輕了,這次我准備回故鄉隱居,你如果日後有事情,可以到東海蓬萊尋我。‘

我點點頭道:‘先生說得是,若是局勢平穩下來之後,我也想去看看海外仙山的風光。‘

桑先生猶豫了片刻,又道:‘隨云,你的仇人可是鳳儀門麼?‘

我身子一震,淡淡道:‘先生怎麼會這樣說?鳳儀門執武林牛耳,乃是白道精神領袖,又是大雍元勳,我怎會和她們為敵呢?‘

桑臣淡淡道:‘你不用擔心,我和鳳儀門沒有什麼關系,鳳儀門主成名之時,我已經是不惑之年,雖然她幾次想請我作客卿,我沒有答應,這次她們找上門來求醫,我看了一看,就知道那個梁婉是中了斷恩草配制的毒藥,斷恩草無藥可救,而這世上有這種藥物的,只有你我二人,所以我知道必然是你所為,可是你從來不會作出沒有道理的事情,所以我並沒有告訴她們,只說好好照顧,梁婉還可以恢複如常,只是過去的記憶是回不來了。‘

我有些放下心來,問道:‘先生不會怪我如此辣手麼?‘

桑臣淡淡一笑道:‘我從不過問世間俗事,只是這斷恩草未免太毒辣,以後不要用了。‘

我又問道:‘先生如何看待鳳儀門呢?‘

桑臣深深的看了我一眼,道:‘鳳儀門主是個可憐人,可恨之人必有可憐之處,你要做什麼無可厚非,但不可傷了自己的身體。若有仇恨,你只要記著仇人是誰,至于那段仇恨還是忘記的好,焚心銷骨,不記得才是對自己的善待。‘

我寬心的輕施一禮道:‘多謝先生教誨。‘這個世間唯一能夠讓我屈從的人已經擺明了不會過問我的事情,那麼我就真的沒有什麼顧忌了。雖然不知道桑先生和鳳儀門主有什麼樣的過往,但是那已經是無關緊要的事情了。

桑臣歎了一口氣,這個孩子自己一見便覺得性情相投,雖然年齡如同祖孫,自己也真的將他看作孫兒,可是他也知道自己是不能扭轉他的心意的,鳳儀門主梵惠瑤曾與他數次把酒相談,那個女子,是光芒萬丈的存在,雖然自己已經習慣獨自一人的生活,但是也曾經對她動過心,還將自己收藏的太陰心經的殘本送了給她,若沒有自己給她的那一份,那麼相信她不會有今日的成就,至少也會慢上十年,他從來沒有後悔過,因為武功對他來說並不重要,可是為了這個遲早會和鳳儀門主對上的孩子,他將所有武功都傳了給李順,想必這樣李順就能夠更好的保護江哲吧。

看了看江哲,桑臣淡淡道:‘我這就要走了,你好好保重。‘

我連忙道:‘今日太倉卒了,還是多留幾日,我也好送先生一程。‘

桑臣微微一笑道:‘不用了,你身子不好,送我做什麼。‘

這時遠處傳來輕快的聲音道:‘怎麼,誰要走了。‘我抬頭看去,卻是雍王李贄帶著司馬雄走了過來。便說道:‘殿下,桑先生這就要走了。‘

李贄忙道:‘先生怎可如此匆忙,上次救了本王一命還沒有來得及報答,這次又救了江司馬性命,若不多留幾日,只怕都要說本王招待不周。‘

桑臣淡淡道:‘多留無益,隨云已經沒有大礙,老朽尚有事情待辦,所以只得告辭了。‘

李贄見桑臣言辭堅決,知道不可勉強,便令人取來價值千金的金珠,道:‘本王不敢強留,請先生收下這些金珠,不敢言謝,只是相助盤纏罷了。‘

桑臣淡淡道:‘隨云是我故舊,若非殿下不惜名貴藥物,只怕早已喪命,桑某感激不盡,怎敢還收金銀。‘

這下雍王可不答應,連連懇求桑先生收下,我知道桑先生的脾氣,不願他們弄僵了,便勸道:‘先生,這些金銀還是收著吧,若是傳出去說是雍王殿下連路費都不給,只怕也不好聽,而且先生常常為貧病之人醫治,他們無錢買藥,也常常害先生解囊相助,殿下這些金銀,先生就當是替他們收下的吧。‘

我這些話正中要害,桑先生雖然心冷如冰,但是見到患病之人卻是總要醫治的,當然免不了自己掏腰包,所以總是囊空如洗,幸好他救過的人成千上萬,到處都有人接待他,不過那些人恐怕不知道桑先生根本記不得他們是誰吧。

桑臣覺得江哲說得也有道理,便收下金銀,告辭而去。雍王親自相送,只有我被禁止跟去,只能眼睜睜看著桑先生走出寒園,唉,人世上我只有這一個長輩了,相聚不過幾日就要分離,離愁別緒不免湧上心頭。黯然銷魂者,唯別而已。

小順子代我相送之後很快就回來了,他神色有些猶豫地道:‘公子,要不要查查桑先生和鳳儀門主的交往,這些事情好像沒有見過情報。‘

我淡淡道:‘不必了,桑先生得為人我很清楚,他既然說了不管就是不管。我們若是殺了鳳儀門主,桑先生不會見怪的,只要我們不要對鳳儀門主使用過分的手段就行了,再說鳳儀門主是什麼人物,就是我們毀了整個鳳儀門,也未必能夠傷害到她。‘

小順子神色一變,問道:‘若是鳳儀門主將來逃走,那麼豈不是後患無窮,總要有法子困住她才行。‘

我看看小順子,微微一笑道:‘這個倒是有法子,不過得看你的了,如果你能夠接下鳳儀門主百招而不敗,那麼我就有勝算了。‘

小順子神色堅毅地道:‘公子放心,我會辦到的。‘我微笑點頭。又道:‘殿下怎麼還沒過來,他今日過來一定是有事情和我商議。‘

小順子臉色頓時變得十分古怪,半晌才道道:‘剛才殿下收到一些消息,所以沒有過來,想必一會兒就過來的。‘他的話音剛落,我已經看到了李贄的身影,而我卻沒有來得及追問小順子為何神情不安。

上篇:第十七章 幕後風波     下篇:第十九章 亭中秘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