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第十九章 亭中秘議  
   
第十九章 亭中秘議

李贄走了過來,神色間有些不安,我知道他是覺得這麼快就來打擾我未免有些苛刻,畢竟我現在重傷初愈,還不便處理事務,不過想一想我重傷昏迷一個半月,這些天又被桑先生禁制會客,雍王殿下一定有很多事情要和我商討。所以我在小順子的攙扶下站起身來,朗聲道:‘殿下請到亭中來吧,請恕哲不便遠迎。‘

李贄連忙上前道:‘隨云不要出來,外面風大。‘說著幾步走進亭子,笑道:‘這法子不錯,又可以品茶賞花,又不用擔心吹到寒風。你快坐下吧。‘

剛才的動作已經讓我出了一頭的冷汗了,也不客氣,我坐了下來,淡淡道:‘殿下,請先喝杯茶再說吧。‘

李贄欲言又止,接過了小順子遞過來的香茶,喝過之後,才道:‘隨云,雖然有些難為你,可是你說本王如今該怎麼辦呢?‘

我微微一笑道:‘殿下做的很好啊,趁機充實了宿衛,得到了陛下的同情,秦青、夏侯沅峰、靖江王郡主都有嫌疑,這段日子只怕會給殿下不少方便,秦大將軍恐怕也會因此偏向殿下幾分,畢竟秦青嫌疑最重,殿下還有什麼不滿意的呢?‘

李贄赧然道:‘本王也是情急,可是如今該如何收場才好,還有,不知道刺客是誰,隨云可有想法?‘

我淡淡道:‘射我一箭的人我雖然看到了,可是距離太遠,不知道他的身份,不過殿下,不管是誰,不可因為隨云亂了方寸,殿下還是找個機會和秦大將軍和好才是。‘

李贄皺眉道:‘你說得不錯,可是若是秦青所為,本王豈可容他活在世上,不查個水落石出,本王絕不善罷甘休。隨云,你先前曾說有些布置,不知道現在情況如何。‘

我看了一眼小順子,這些日子桑臣在我身邊的時候,小順子偷偷出去見過陳稹一次,昨日已經跟我報告過,這短短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太子已經和錦繡盟做了兩次交易,我們也賺得不少,當然也沒有忘記把太子如何走私,調用了哪些親信一一記錄下來,這些昨日已經到了我的手里,不過目前我還沒有動用這步棋的意思,總要等到太子積重難返的時候才動手的。

想了一想,我淡淡道:‘這些事情有礙王爺清譽,殿下還是當作不知道的好。‘

李贄一愣,猶豫地道:‘隨云,不是本王矯情,你行事可不要太過分,若是有害社稷黎民,本王甯可不要這個儲位。‘

我微微一笑道:‘殿下放心,臣不會去做那些事情的。‘有一句話我可沒有說出來,若是太子要去做,關我什麼事情呢?可沒有人會要我替太子承擔他的罪名吧,我最多不過是教唆,可是那滔天罪行,可是太子自己犯下的。

李贄釋然道:‘那就好,隨云,這是這些日子以來的情報,你慢慢看一下。‘

我拿起雍王遞過來的節略情報,仔細研究了起來。

這些日子太子方面偃旗息鼓,畢竟他是雍王的死敵,這時候就是落井下石也不能太明目張膽的,畢竟還有皇上在,這次皇上也很猜疑太子,所以不免有些警告,太子因而隱忍,整日躲在府邸里面聲色犬馬,不亦樂乎,而替太子操辦這些的就是太子新近寵愛的侍衛夏金逸,夏金逸雖然放蕩,但是這些方面可真的是天才,將府內的歌女舞姬調教的十分出色,唱得是銷魂曲,舞的是天魔舞,把個太子迷得神魂顛倒,每日里都在脂粉陷阱里面沉醉,若非內有側妃蕭蘭,外有少傅魯敬忠,只怕太子府上下已經一片混亂了。看到這里,我不由微微一笑,見微知著,太子還沒有登基就開始享樂,看來我的目的已經達到了,不過太子這個樣子也是一種迷惑吧,陳稹送來的情報早就說過這些日子太子忙著走私軍械呢,連著兩批軍械讓太子食骸知味,又忙著走私第三批,錦繡盟也十分滿足,不過好事不長久,雖然利益動人心,可是只要我們動動手腳,就能讓他們內訌起來。走私的事情太子想必都交給了魯敬忠他們去辦,這樣想來,太子的心機也不尋常,就是一旦犯了事情,哪怕追究到魯敬忠身上,也不過是太子禦下不嚴,甚至可以上表請罪,說自己耽于女色,被下屬蒙騙,不過這樣的心機再深也不過是個梟雄罷了,想要為萬民之君主,焉能推諉罪責。

那幾個涉嫌刺殺我的人也都有相關的情報,秦青被秦大將軍關在府中不許外出,據說秦大將軍動了家法,秦青被打得下不了床,夏侯沅峰一切如常,這一點有些不正常,他的住處很嚴密,雍王又不便沒有證據就去驚動這個皇上最寵愛的侍衛,所以不知道他暗里作些什麼,靖江王郡主李寒幽是奉父命進京謁見皇上,靖江王沒有子嗣,派女兒上京祝賀也是允許的,不過李寒幽鳳儀門弟子的身份未免有些礙眼,而且靖江郡主這些日子總是在皇後身邊,據說是因為靖江王有意為女兒選擇佳婿,所以托付皇後作主。據說,皇後有意把李寒幽許配給秦青。看到這里我心中一寒,若是讓鳳儀門勾搭上了秦彝,這可是太可怕了,看來不論這次是否秦青行刺于我,都不能處置他了。仔細的回想那日的刺客,回憶他一切形跡,我豁然開朗,不管這人是誰,這人絕非秦青,想起當日的情形,我終于了然,有人挑撥離間,然後行刺于我,嫁禍秦青,可巧被毒手邪心搶了先,挑撥離間的人不用想也知道是誰,終于鎖定了對手,我看向魯敬忠的名字,這個人真是可怕啊,恐怕他們這次的目的只是讓雍王和秦彝結仇,選中我大概是因為我是雍王新收的親信,我這次算不算是無辜受難呢,不過現在雍王這樣情急,看來我就是想韜光養晦也不成了,這人心機真的十分厲害,不過這人缺點也很明顯,若是我用計策,絕不會這樣赤裸裸的挑撥,要讓對手自動跳進圈套才好。現在秦彝和秦青只怕更恨那挑撥離間之人,不過說也奇怪,雖然是為了挑撥秦青,那個我和公主有私情的謠言也太虛假了。

這些情報並非特別詳細,想必原始的情報資料都在雍王的書房里面,畢竟雍王不願我多費腦筋,大部分都只有幾行字而已,我也不去多想,那些情報都是關于我遇刺之事的調查,已經發生過的事情,我並不急于知道,目前我只要知道現在的局勢就可以了。

放下情報,我淡淡道:‘殿下,這件事臣的心里已經有數,請殿下不用掛心,這幾日殿下不妨多到宮中走動,殿下放松一些,臣才有可乘之機,刺殺臣的人不是為了私仇,所以臣也不會報複,只要殿下取勝,臣的仇自然也報了。‘

李贄喜道:‘隨云已經明白了麼,那麼是誰刺殺你的,本王絕不輕饒。‘

我淡淡一笑道:‘殿下,臣沒有證據,現在也不好說是誰,可是總不會放過他們就是,殿下暫時不要松口,拖延大將軍一段時間,若是此時解決,恐怕大將軍也不能阻攔靖江王郡主和秦青將軍的婚事,若是秦青有嫌疑在身,那麼大將軍就可以婉言謝絕了。‘

李贄放下心中大石,喜道:‘不是秦青就好。‘

我連忙道:‘殿下不可聲張,甚至可以暫時表示對大將軍的敵視,這樣才能令敵人疏于防范,大將軍不會因此怨怪殿下的。‘

李贄點點頭道:‘正事談完了,還是兩件事情本王得跟你說一聲,一件就是這次父皇允許我充實宿衛,我已經讓司馬雄到軍中精挑細選,本王從前總是想勇士應該在沙場揚威,所以府中近衛沒有特意選拔,以至這次害得隨云你受了重傷,這次本王命令在軍中舉行大比,選出千人作為王府護衛,本王已將千名近衛中的八百人分為乾坤坎離震艮巽兌八衛,負責王府防務,從今之後,雍王府以軍法治下,如有懈怠職守者斬立決,另外二百人是其中佼佼者,我已經安排了五十人為隨云你的親衛,他們很多都是內功不錯的江湖子弟,絕對可以擋住一流高手的刺殺,這些人的賞罰由你親自作主,不必向本王請示。‘

我心中一暖,雍軍中的大比十分隆重,分為三場比賽,騎射、騎戰、步戰,必須要三場全勝,才能成為勝利者,這種大比,若要取得軍中第一勇士的稱號,是要血戰無數次才能成功的,雍王使用大比挑選護衛,也就是說中選者都是千里挑一的勇士,而且撥給我的護衛竟然大半都是江湖出身,看來雍王這次是下了血本了。

我連忙向雍王道謝,這是小順子臉色變了又變,終于忍不住上前下拜道:‘奴才方才出言不遜,得罪殿下,還請殿下恕罪。‘

我心中一驚,雖然早就看他不對頭,不料他竟然觸犯了殿下,連忙道:‘小順子,怎麼回事,你如何得罪了殿下。‘

小順子赧然道:‘方才殿下得到回報,說刺殺公子的毒手邪心終于露了蹤跡,而且已經幾次殺出重圍,我很想去殺了那人替公子報仇,但是又擔心公子的安危,忍不住譏諷殿下說,‘若非裴將軍恰好在寒園做客,只怕公子早就性命不保,毒手邪心一個小小的刺客,在雍王府來去自如,現在又在外面囂張,真是令大雍勇士顏面掃地。‘‘

我聽得出了一身冷汗,連忙起身道:‘小順子無知,冒犯殿下,還請殿下恕罪。‘

李贄揮手讓我坐下,苦笑道:‘是本王對不住你們主仆,這次本王精選的侍衛絕對可以保證隨云的安全,而且,本王已經下了令旨,從今之後,每三個月就要進行一次大比,排名最後的十人要和新選進來的侍衛比武,若是不能完勝,就得斥退。隨云你的親衛雖然賞罰由你決定,可是人選更換不能由你決定,小順子,你武功如此高強,遠遠超出本王的估計,以後隨云的親衛中,你若覺得誰不能勝任,就可以將他斥退,不要依著隨云的性子,他這人有時心慈手軟,就是覺得不稱職也不願說出來。‘

小順子連連點頭,他前幾日曾經建議我把秘營的人手招一些進來,但是秘營的長處在于隱秘,若是真刀真槍,恐怕還不是這些軍中高手的對手呢,而且秘營不適合曝光的,所以我沒有答應,此刻見我安全有了保證,小順子喜笑顏開地道:‘奴才斗膽,請讓奴才親自去選拔公子的親衛。‘

李贄點頭道:‘好吧,這些人將來大半是要由你來調動的,你去選拔也好,司馬雄這幾日正在分配,你不妨去看看吧。‘

小順子連忙點頭,他舉目向我請示,我知道他忙著確保我的安全之後就要去追殺毒手邪心,也就不攔著他,反而說道:‘你快些去辦這件事,這麼長時間毒手邪心蹤影全無,如今我的命保住了,他倒出現了,我也想你去好好問問他。‘

小順子連忙點頭稱是,匆匆走了下去,看來他已經急不可待了。

看著小順子的背影,李贄感歎道:‘好個忠心耿耿的奴才,隨云,你真是好福氣。‘

我笑道:‘這是在殿下面前,他給殿下面子才這樣聽話,平日沒大沒小的時候多著呢?‘

小順子的身影消失之後,李贄端容道:‘隨云,我知道你有些事情瞞著我,我不願追查,是信你不會害我,但我若是不問,卻是不能和你推心置腹。‘

我雖然知道雍王不會對我的事情一無所知,但是事到臨頭,還是有些不安,心道,他應該不是要和我算帳吧。心里惴惴不安地偷眼看去,李贄已經接著說道:‘本王這次說穿這件事情,不是為了別的,你若有信任的心腹,不妨讓他們跟在你身邊,若是再有今次這樣的事情發生,只怕隨云就沒有這樣的好運氣了,我知道你從前身邊似乎有幾個侍從武功不錯,可是在你身邊都沒有見到,我不怪你對我隱瞞,你若不是處處小心,怎能在亂世自保,只是你的安危要緊,你也不要為了瞞著我,讓他們不能在你身邊保護你。‘

我有些慚愧的低下頭,若是雍王不說此事,我們君臣之間自然相安無事,可是我沒有料到雍王竟會拼著讓我心生隔閡,也要我更好的保護自己,心中的感激讓我幾乎落下淚來,想到德親王至死不忘對我的猜忌,雖然仍然敬佩他的忠義,卻也不由陣陣心寒,雍王這般待我,我若是不能讓他登上九五之位,如何能夠安心,最多我多出些力氣,也不要懼怕功高震主,等我事成之後,遠遁江湖就是。

不過雖然心照不宣,我可沒有多說什麼,只是道:‘殿下訓示,臣謹尊就是。‘

見我領會了他的意思,李贄欣然道:‘這次你受傷慘重,長樂公主和齊王都對你十分關愛,皇妹將父皇賞賜給她的玄參和熊膽都送了給你,齊王也送了熊膽給你,若沒有這些藥物,只怕本王也保不住你的性命,對了柔藍前兩天從宮里回來,長樂很喜歡她,還要她常去做伴呢?‘

我神情有些迷惑,問道:‘齊王的心思,臣倒知道一二,長樂公主為何對臣如此厚愛,怎麼柔藍又去了宮里。‘

李贄瞟了我一眼,道:‘皇妹是喜歡你的詩文呢,柔藍麼,是王妃帶她進宮的,你這次受傷,皇妹賜了藥給你,你既然保住了性命就該謝恩的,王妃見你傷重,索性帶著柔藍去謝恩,柔藍是你的義女,替你謝恩也是符合禮數的。‘

我迷茫的點點頭,為什麼公主會這樣厚待我呢,我的詩詞真的那麼好麼?

李贄看了我一眼,笑了一笑,又道:‘對了,長樂還有話帶給你,說是‘謝謝你‘,也不知道是什麼意思。‘

我心中一凜,謝謝我,莫非她知道了當日我放過她的事情,不可能,若是那樣,梁婉的事情不就人盡皆知了麼。安慰了一下自己,我道:‘臣也不大明白公主殿下的深意。‘

李贄見我神色有些疲倦,道:‘好了,本王也不耽誤你的休息,不要累著了。‘我是真的有些累了,便目送李贄離去,兩個侍女過來攙扶,她們都是這些日子服侍我的,所以雖然我不喜歡侍女服侍,也沒有趕她們走。躺倒床上,我漸漸沉入夢鄉,不過睡得不太安穩,那刺客流光電影的一箭讓我至今心中惴惴不安,總是不能安睡,我作了一個夢,小順子把毒手邪心捉到我面前,讓我親手殺了,然後那日那個刺客突然出現了,還是那樣一雙清澈明晰的眼睛,還是那雙白皙的素手,張弓搭箭,然後我就驚醒了,在黑暗中,我淡淡道:‘我知道你是誰了,沒有可能是別人,李寒幽,哼。‘

上篇:第十八章 死里逃生     下篇:第二十章 千里追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