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第二十一章 江邊血戰  
   
第二十一章 江邊血戰



南楚同泰元年三月十九日,哲近侍李順千里追殺,斬刺客于江渡,天下皆知,聞者懾服,後數年,未敢有效聶荊者。

--《南朝楚史·江隨云傳》

毒手邪心神色一變,冷冷道:‘李順,我還道你在主子身邊服侍,想不到你還有膽子追來。‘

小順子微微一笑,道:‘黑爺,我們雖然素未蒙面,但是我知道德親王身邊有你這麼個人,你也知道公子身邊有我的存在,你刺殺公子,就是我的死敵,就是我不如你,也要來替你送行的,更何況,你恐怕是不如我的。‘

毒手邪心心中一凜,他的姓名已經多年不用,就是德親王也不知道,想不到竟被小順子說破,但他神色上一點不漏痕跡,淡淡道:‘李順,你也算是南楚的臣子,常年待在君側,受恩深重,為什麼背叛家邦,難道榮華富貴真的對你如此重要麼,就是有了些許富貴,也是輪不到你的,你也曾經從軍出征,也曾經陪王伴駕,難道不知道忠義的道理麼?‘

他這樣一說,就是倒在地上的眾人看向小順子的目光也變得鄙夷。

小順子卻是不卑不亢,淡淡道:‘奴才出身微賤,又是刑余之人,說句難聽的話,在宮里面,就是貓狗,也比我們尊貴些,黑爺,您不過是個殺手,不也將奴才瞧扁了麼。‘說到這里,小順子神色變得莊嚴,眼中更是放出光芒,他一字一句道:‘這世間只有一個人,從來沒有看不起我,他將我看成人,不是一個奴才,宮中初次相見,公子乃是南楚新貴,我不過是一個微末奴才,他卻那般看重我,數年相處,若是稍有虛偽,我早就看穿了,可是公子始終如一,待我如父如兄,教我讀書明禮,待我如骨肉腹心,這一生一世,只有公子值得我效忠,南楚待我沒有什麼恩德,黑爺以大義相責,我就問上一句,公子對南楚可謂無愧于心,可是南楚對得起公子麼?‘

毒手邪心默然,他怎不知江哲的功勞,可是最後卻被免官致仕,自己去行刺他,無論如何也說不過去。

小順子卻沒有繼續逼問,反而冷冷道:‘我知道黑爺是奉了親王遺命,所謂各為其主,公子不恨親王無情,可是卻不能讓你生還南楚,所以對不住,今日我要你命喪大雍。‘

這時,身子不能動彈的喬焰兒怒道:‘好大的口氣,不知道天高地厚。‘

這句話一出口,就連毒手邪心也神情詭異地看著她,現在的局勢明明是小順子是站在這些青年人一方的,如果小順子不能取勝,只怕任何一個人都會被殺,怎麼喬焰兒反而這樣說話。其實喬焰兒話一出口就覺得自己說錯了,只是她生性好強,自己莫名其妙的中了暗算,小順子這樣突如其來,救了自己等人,反而讓她心生不滿。見到眾人目光落到自己身上,她不由嗔道:‘怎麼,人家說說不行麼?‘

所有的人目光都移開,免得笑出聲來,小順子神情卻是依舊冰冷,他對喬焰兒等人也沒有什麼好感,反正都是公子的敵人,若是可能將他們全部殺了倒好,若非礙于自己這次出面必然會人盡皆知,故而不能落井下石,只怕他還會親手殺了這些人呢。

看了看苦竹子,小順子目光變得有些柔和,他開口道:‘苦竹子,今日原本也該將你處死,可是我家公子有些話要人帶回去,既然你身份已經暴露,這件事情就交給你吧。‘

苦竹子沒有嘲笑,他從小順子一出現就開始尋找他的破綻,只是小順子雖然就那麼簡簡單單的站著,渾身上下卻絲毫看不出破綻。

看看天色,小順子歎息道:‘霧失樓台,月迷津渡,好一派迷人風光,只可惜黑爺你再也看不到了。‘說罷,他的身形如虛如幻一般向毒手邪心撲去,毒手邪心也知生死就在這一戰之中,挺身迎上,身形如同飛鷹展翅,兩人身形一相交,只見掌影交錯,卻沒有絲毫聲息,原來兩人的掌法都是極為靈巧詭秘,十幾招相互攻擊,都是攻敵之必救,一觸即轉,竟沒有真的碰上,兩人斗得凶猛,就在丈許空間之內翻翻滾滾,令人看的眼花繚亂,雖然聽不到聲息,但是從兩人交手之處溢出的掌風殺氣卻是越來越重,這樣打了百招左右,兩人的身形突然停了下來,相對而立,小順子神情冷淡,毒手邪心卻是面色鐵青,胸衣被撕破,露出幾處類似爪痕的傷口,一見就知他已經落了下風,兩人雖然靜立不語,但是兩人之間的張力卻仿佛弓弦一般越拉越緊,終于毒手邪心忍耐不住,一聲厲叫,面色數變,頓時七竅流血,形容可怖。

三姑娘遠遠看見,驚叫道:‘這是天魔解體大法的第三變,功力增加到十倍,閣下當心。‘

小順子卻是冷冷一笑道:‘天魔解體大法雖然激增功力,可是後患無窮,不到兩個月使用兩次,看來就是你回到南楚,也是性命不久了。‘

毒手邪心冷冷道:‘你的主子雖然才智無雙,但是若沒有你的保駕,只怕也是蒼鷹折翼,這次雖然不能殺了他,取了你的性命,也是斷了他的臂助,日後行刺起來容易多了。‘

小順子面色變得鐵青,想不到毒手邪心仍然打著刺殺公子的鬼主意,眼中殺機更加濃厚,這時毒手邪心已經撲了上來,這次局勢大大不同,小順子似乎被打得沒有還手之力,只能憑著詭異的身法自保,眾人看了片刻,都閉上眼睛,只因這兩人身影變幻,竟讓他們生出頭暈目眩的感覺。又過了片刻,小順子突然深吸一口真氣,登時身輕如羽,隨著毒手邪心的掌風飄然後退,驀地升高,然後反撲過來,毒手邪心促不及防,連忙二度出掌攔擊,卻不料小順子的身形竟然憑空折轉,落到了他的背後,一只蒼白的手掌按在他的後心,毒手邪心只覺得一股陰柔冰冷的真氣湧入自己的身體,他用盡內力抵擋,那真氣卻變得熾烈如火,湧入他的經脈,毒手邪心不由一聲慘叫,身形踉踉蹌蹌的向前撲去,跌倒在地,就在這時,苦竹子從小舟之上順風襲來,小順子原本已經是真力用盡,誰知他卻仿佛神助一般,身形詭異的折轉迎上,苦竹子雖然水上功夫天下第一,可是這掌法內力差得還遠,這次若非是想用他隔絕毒手邪心水路逃生的可能,也不會有機會被邀請前來參加圍攻毒手邪心。小順子只是三招兩式已經把苦竹子擊退,苦竹子退到江邊,卻是進退兩難,若是退走則要眼看著毒手邪心喪命,若是進攻,卻又不是對手。

這時,毒手邪心已經有了力氣,他勉強站了起來,苦笑道:‘順公公果然武功高強,江哲何幸,得到這樣高手為奴。‘

小順子淡淡一笑道:‘應該說李順何幸,能得公子厚愛,跟隨身側,如今閣下已經命在旦夕,不知道可有什麼遺言相告。‘

毒手邪心自然知道自己心脈已斷,不過是憑著精純的功力苟延殘喘罷了,他心中沒有一絲恐懼,笑道:‘我知道順公公想問什麼,不就是誰救了我的性命麼,在下直言相告,那人就是秦青,他就是射殺江哲的凶手。‘

小順子冷冷道:‘你沒有別的人選可以嫁禍了麼?‘

毒手邪心心中一跳,但仍然道:‘我本楚人,何必為大雍張目,所以一字不假,就是秦青。‘

小順子淡淡道:‘本該用刑罰迫你說出實話,但是你如今命在頃刻,罷了,你就好生去吧,九泉之下見了親王,請代我家公子問安。‘說罷輕施一禮。毒手邪心心中一松懈,已經軟倒在地,這時小順子突然問道:‘裴云和夏侯沅峰誰的武功更高些?‘毒手邪心不察,答道:‘夏侯--‘突然醒覺,改口道:‘夏侯沅峰未曾交手,不知深淺。‘

小順子淡淡看了他一眼,道:‘苦竹子,代我家公子轉告容先生、陸公爺,從前公子雖然無負南楚,但是念及舊情,仍然心有愧疚,如今公子九死一生,與南楚再無情分可言,今後沙場相見,也是陌路之人。‘說罷他的身形一閃,轉瞬就到了數丈之外,片刻之間就消失在夜色當中。

苦竹子神情一松,上前探察,毒手邪心已經死亡,再無一絲氣息,面上帶著疲倦的微笑,仿佛放下了千斤重擔一般,他抱起毒手邪心的尸身,看看地上癱軟的敵人,知道自己若是殺了他們,必然是大大得罪了李順,便微微歎息了一下,上船取槳,飄然而去。他的小舟剛剛隱入對岸的蘆花叢中,功力最深的鳳儀門三姑娘已經可以行動,她站了起來,將門中秘制的迷香解藥給眾人服下,雖然藥不對症,但是也起了作用,沒過多久,眾人就都可以起身了。

七姑娘驚歎道:‘三姐,想不到世間還有這樣的年輕高手,就是大姐和九妹也不容易勝過他吧。‘

端木秋等人雖然面色慚愧,卻也都點頭稱是。

三姑娘面上露出悲天憫人的神色道:‘你們只知道他武功高強,卻不知此人付出代價的慘重,聽他們的交談,這人乃是太監出身,那麼天下只有一種武功可以讓他如此厲害,便是失傳已久的葵花寶典,只是不知他是為了練這種武功才自殘身體的,還是做了太監之後才練了這種武功,唉,這種武功雖然精妙高深,可是練了之後性情不免變得陰狠殘忍,有這種人在江湖上存在,只怕終究是一大禍患。‘

喬焰兒方才雖然出言不遜,可是畢竟是感激小順子救命之恩的,此時開口反駁道:‘明姐姐太過慮了,這人既然是為主子報仇而來,那麼他就是南楚第一才子江哲的仆人,妾身雖然與江大人素未蒙面,可是也知道他雅量高致,才華過人,他的仆人怎會危害天下呢?‘

三姑娘歎息道:‘就是如此,妾身才心中不安,這人雖然可怕,不過是一個武夫,那江哲乃是國士無雙,兩人相輔相成,只怕大雍朝野不安,這次回去定要向師尊稟明,若是將來不可收拾,恐怕只有她老人家才能挽回局勢了。‘

眾人聽了都覺得有理,鳳儀門領袖群倫,果然是見識深遠。

眾人互道珍重,各自離去不提。這一戰雖然沒有流傳到民間,但是朝野多有知者,毒手邪心本就是南楚有數的高手,這次更加是在雍王府內刺殺‘得手‘,而且又千里轉戰,逃出大雍,小順子一舉克敵,頓時成了各方矚目的人物,若非他的出身尷尬,只怕已有資格挑戰大雍第一青年高手的寶座了。但是此刻的他還沒有這個認識,他心想,果然是夏侯沅峰嫌疑重些,可是只怕公子不會許我出手殺他,若是就這樣便宜了他,豈不貽笑天下。不如我先去殺了他,只要沒人看見,誰知道是我出手的呢?所以小順子也不和雍王府的人聯絡,日夜兼程向長安趕去,不過數日,他就已經回到了長安,略略改裝之後,挑了一個晚上,他直接找到夏侯沅峰府邸,知道今日夏侯沅峰應該是沒有差事,所以他准備直接到內宅刺殺。誰知剛剛接近夏侯府,一個身影就攔住了他,他正要出手,那人將帽子掀起,露出一張略帶稚氣的臉龐,那人正是赤驥,秘營八駿之首,小順子臉色一沉,就要不理不睬的過去。

赤驥連忙道:‘屬下是奉了公子諭令,在此等候李爺,公子說,李爺不可莽撞,先回去見他再說。‘

小順子神色冰冷,一言不發,赤驥只得接著道:‘公子說,若是李爺現在不回去,以後就不要回去了。‘

小順子握緊了雙拳,他自然知道江哲是絕不會隨便這麼說的,看來自己是真的必須回去來,狠狠的看了夏侯府的方向一眼,他轉身離去。

赤驥連忙拉下帽子,身影很快的消失在夜色中。

匆匆趕回雍王府,小順子也不梳洗,直接趕到寒園,見新選的護衛將這里圍得水泄不通,他略略有些放心,走進江哲的居室,只見他躺在軟榻之上,儀態悠閑,正在那里朗朗頌讀詩經,而多日不見的柔藍倚在他身邊,似乎聽得入迷。

小順子只覺得心情一下子輕松下來,罷了,就是現在不殺夏侯沅峰,難道公子還會讓他好過不成,上前深施一禮,他說道:‘奴才回來了,向公子請罪,奴才以後都不敢妄為了。‘

我放下書卷,看向風塵仆仆的小順子,道:‘你辛苦了,先坐吧,你可知道我為何會知道你去夏侯沅峰府上?‘

小順子疑惑地道:‘奴才也正在猜疑,怎麼公子知道我的行蹤呢,那些目擊之人就是聽了我的話,也未必會來得及傳出去啊。‘

我微微苦笑道:‘昨日,夏侯沅峰親自來拜訪,向我請罪,說是那日他確實到了寒園,只是下手行刺的不是他,他不過是帶走了毒手邪心,因為那射我一箭的人身份尊貴,他不敢出面攔阻,帶著毒手邪心不過是想得知一些內情,不過毒手邪心什麼也不肯說,還趁機逃走了。‘

小順子愣住了,半晌才道:‘那豈不是只剩李寒幽了。‘

我淡淡一笑道:‘我本來就猜疑那行刺之人眼若春水,素手纖纖,怕是一個女子,沒想到夏侯沅峰居然也自承在場,想必當日來行刺的只怕有三個人,毒手邪心是為了德親王遺命而來,最不用多慮,夏侯沅峰和太子最親近,這種事情想必太子也不願麻煩鳳儀門,只怕夏侯沅峰才是太子派來的,不過卻趕上鳳儀門對我動了殺機,齊王妃先藏弓箭,李寒幽親自出手,所以當日夏侯沅峰就沒有出手。我想,如果夏侯沅峰真是那射箭之人,只怕他早就殺了毒手邪心滅口了。只不過,為什麼鳳儀門會想殺我呢,莫非是那件事露了痕跡。‘

小順子神色數變,道:‘公子,鳳儀門盯上了您,這下我們可得加倍小心。‘

我淡淡搖頭道:‘不妨事,這次他們行刺不成,若是鳳儀門主真是傳說中那麼高傲,那麼她們就不會再次行刺,若是不能通過別的途徑對付我,她們的名聲未免有損,畢竟現在我若死了,只怕人人都知道是鳳儀門干的了,我想我的安危暫時可以無憂,不過要提防她們其他的手段,現在我重傷在身,正可以避過她們劍鋒所指,倒是你名聲突顯,要當心一些。‘

小順子點點頭道:‘公子說得是,不過奴才會小心的。‘

我伸了一個懶腰道:‘你說得也有道理,我累了,你送柔藍回去吧。‘

小順子連忙道:‘公子,我胡亂妄為,你還沒有懲罰我呢?‘

我懶洋洋地道:‘好啊,懲罰你,對了,我很想吃桂花糕,就罰你買一盒上好的桂花糕,要我以前愛吃的那種。‘我已經半睡半醒,完全沒有意識到我在說什麼。

小順子愣住了,桂花糕,南楚建業最富盛名的小吃,這里怎麼吃得到,就是自己回去建業買了過來,那也不新鮮了。

怔怔地走出門外,這時五十名護衛的隊長周武走了過來,見他這樣神色奇怪,問道:‘李爺,怎麼了,可是大人有什麼吩咐麼?‘

小順子苦惱地道:‘怎麼樣才能買到桂花糕?‘周武愣住了,喃喃道:‘桂花糕。‘小順子卻已經抱著柔藍走遠了。

上篇:第二十章 千里追殺     下篇:第二十二章 南楚使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