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第二十二章 南楚使節  
   
第二十二章 南楚使節



南楚同泰元年四月,國主隴遣使大雍,納貢稱臣,宛轉求和,以重金求贖。

--《南朝楚史·楚煬王傳》

我半夜睡得正香,突然被人推醒,等我惱怒地睜開眼睛,卻看見小順子喜津津地捧著一籠熱騰騰的桂花糕獻寶,我驚訝之余問他從哪里弄到的,畢竟這可是南楚最有名的糕餅店‘桂香坊‘的拿手絕活啊。拿了一塊咬了一口,香甜酥軟,入口即化,我滿足的問道:‘從哪里買的?以後可要常去光顧呢。‘

小順子臉色一變,一臉的神色慘淡,我奇怪的問道:‘怎麼了?‘

小順子猶豫了半天才說出實情,原來他想了半天,最後決定隨便找個大雍的美食代替,誰知道一出門就聽說南楚的使節已經到了長安,他連夜到驛館探聽,原本想看看有沒有不利于我的事情,誰知使團帶了桂香坊的兩個師傅過來,正好做了兩籠最出名的桂花糕,准備送到被軟禁的國主趙嘉和長樂公主那里,或許他們是想討好長樂公主,以求談和成功,但是卻便宜了小順子,他用了偷天換日的手法,把其中剛做好的一籠桂花糕偷了出來。

我差點昏了過去,不知道丟了桂花糕的南楚使團會不會報官,轉念一想,還是趕快消滅證據吧,狼吞虎咽地和小順子平分了一籠桂花糕,這時,天色已經漸漸亮了,小順子便溜走了。我剛想多睡一會兒,小順子又來稟報道:‘公子,南楚正使陸燦求見。‘

我心中一動,這個我曾經的學生為何來求見我呢,他不是應該對我不屑一顧麼,畢竟我已經是南楚的叛逆了。我疑惑的向小順子求教,小順子哭笑不得地道:‘公子,如今你是雍王殿下的親信,這談和之事,殿下至少可以做四分主,若想從殿下這里著手,公子你不就是最好的人選,雖然都是戰敗求和,但是能夠多得一分好處,對南楚也是有利的呀。‘

我坐起身來,接過小順子遞過來的外衣,一邊著衣一邊想該如何解決,本來我想著‘相見爭如不見‘,並不准備接見陸燦的,可是他若是為了談和之事四處游說,那麼自己若不給他機會就未免有些過分,無論如何自己曾是南楚臣子,現在又是雍王屬下,若是自己婉辭,那麼在外人看來就會以為雍王殿下無心和議,這件事情可大可小,我就不能隨意處置了。走動了幾步,覺得今天身體不錯,會客應該沒有問題,我便說道:‘請陸將軍到花廳見我,現在天色還早,叫人將早飯送到花廳,多准備一些,就說我請陸將軍用飯。殿下應該已經知道了,你派人去問問殿下的意思,要不要接見南楚的使者,議和的事情我不大清楚,苟廉應該比較明白,若是殿下不便前來,就請苟兄前來作陪,也好探探南楚的底線。小順子,陸燦是一個人來的麼?‘

小順子答道:‘公子,陸將軍帶了一個青年,那人相貌不俗,應該是才智過人之輩。‘

我微微一笑道:‘也好,陸燦畢竟年輕,若是他獨自前來,我倒懷疑他不過是私自來見我,既有人相陪,那就是公事為主了,好了,去請他們進來吧。‘

陸燦靜靜的立在雍王府門前,二十二歲的他正是血氣方剛的年紀,但是多年軍旅生涯讓他比同齡者顯得成熟,他的相貌粗豪,有些不似江南人物,但是只見他雙目中神光隱隱,氣質豪勇中帶著儒雅,就知道這個少年將軍乃是文武雙全的奇才。站在他身後半步的是一個二十六七歲的青年,他方巾儒冠,清秀文雅,舉止之間,別有一種風儀,令人生出樂于接近的感覺。

這個青年望著神色淡然的陸燦,心中波濤洶湧。他叫楊秀,原是蜀國人,蜀國滅亡的時候,他還游學在外,在南楚占領蜀中的時候,他返回故鄉,蜀中在陸侯治理下十分平靜,雖然有錦繡盟肆虐,但是他們也沒有掀起什麼大風浪,楊秀在家中過得日子十分平靜,兩年半前,他的一個堂兄因為參與了刺殺陸侯的行動被判罪,楊秀也被牽連下獄,負責審理的正是陸侯獨子陸燦,這個少年將軍辦起事情來明快果決,而且合乎情理,楊秀很快就被無罪釋放,而且陸燦見他氣度才華都有過人之處,親自上門請他做自己的參軍。楊秀不是迂腐的人,他沒有在蜀國取得過功名,為南楚效力也不算是失節,跟從陸燦之後,他越發覺得這個青年將軍的過人之處,陸燦年紀雖輕,但戰陣運籌,兵法謀略都是超人一等,雍王突襲南楚的時候,陸侯帶兵回援,東川慶王趁機兵壓蜀中邊境,陸燦帶兵迎敵,兩軍數次交鋒,陸燦苦練的精兵竟然挫敗了大雍的雄兵,迫使慶王退兵,保證了南楚不會兩面受敵。雖然因為建業失陷,陸燦的功績沒有被公開,但是南楚軍中已經隱隱將陸燦當成了德親王趙玨的繼承人。更讓楊秀歎服的是,陸燦雖然出身武將世家,也不會寫詩作文,但是對于經史頗有獨到的見解,每每談論起史上將帥勝敗之道,如數家珍,就是自己有的時候也不得不佩服陸燦的見識廣博。

前些日子,楊秀忍不住問陸燦,是誰能夠把陸燦這樣的武將子弟教得精通文史,陸燦卻是沉默不語,不料昨日剛剛到大雍,遞上國書,今日陸燦就帶著自己來拜會那個久聞其名的江哲。楊秀雖然知道江哲這個人,但是並沒有把他看得很重,不過是一個投降了大雍的南楚才子,若不是前些日子的刺殺一事沸沸揚揚,讓他留了心,他還不會注意到江哲的存在呢。知道昨日他才知道原來江哲竟然就是陸燦的恩師。他到現在還記得昨日夜里,銀燈下,陸燦的面孔隱藏在陰影中,淡淡說道:‘我自幼頑劣,每日里不是爬牆上樹,就是耍槍弄棒,再不然就是去和那些街上的青皮打架,父親不願看我這樣不學無術,就請了西席來教我,我仗著拳頭硬,打跑了好幾個西席,江先生就是第四個西席,我原本想給他一個下馬威,可是他一來就對我說,他也不過是混碗飯吃,反正我若是打跑了他,我父親還要請新的來,我若是肯和他妥協,他就讓我們兩個都好過。‘

說到這里,陸燦面上露出淡淡的笑容,接著說道:‘江先生說,只要我每天上午在書房里面呆著,下午隨便我去干什麼,他不會給我留過多的功課,而且還會幫我瞞哄父親。我當時答應了,可是沒幾天我就後悔了,每天上午我悶在書房里,就看著江先生看書看的津津有味,也不理會我,可是若是反悔未免太丟面子,後來我只好求江先生想個法子讓我消磨時間。江先生便說,既然這樣,不妨給我講講書,我雖然覺得無聊,可是總比一個人悶著強,可是沒想到江先生真是才華絕世,他不會讓我被那些四書五經,也不會要我寫詩作文,他說我是世家子弟,又不用去參加科舉,學那些沒有用處,他先是給我講論語,一本別人說來枯燥無味的論語,被他講得妙趣橫生,然後他就給我講史書,他也不給我講原文,只是把那些史實像故事一樣講給我聽,還夾雜了很多他自己的見解和一些野史上的事情,從那以後,我每天上午都在聽他講故事,後來他看我更喜歡用兵打仗,又給我講兵法、戰例,我也不知道他怎麼知道那麼多事情,他明明不比我大幾歲,可惜我那時候太貪玩,不明白先生的教誨是多麼珍貴,直到後來我領兵作戰,才知道先生教給我的東西有多重要,可惜卻已經沒有機會再向先生請教了。楊秀,我說這些是要你明白我的恩師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如今他已經歸順大雍,日後難免沙場相見,你富于計謀,將來是要做他的對手的,我一個人必然不行,你要把握機會好好了解他,若不了解自己的敵人,那麼就沒有必勝的把握。‘

楊秀越想越是心情彭湃,他很想看看這個自己十分尊敬的少年將軍那樣敬重尊敬的恩師是一個什麼樣的人物。所以等的時間越長,他就越擔心江哲不肯接見他們。

幸好過了一段時間,一個青年侍衛過來行禮道:‘陸將軍,司馬大人在寒園接見將軍,大人重傷初愈,不便出迎,特遣呼延壽前來迎接。‘

陸燦看了青年侍衛一眼,只見這人相貌質樸,但是雙目寒光四射,一雙手掌又寬又大,指節突出,虯筋糾結,必然是修煉外功之人,而他行動之間卻是點塵不驚,可見火候已經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再看這人周身上下殺氣隱隱,身姿挺拔,這一定是久在軍中的勇士,雍王讓這樣的人做恩師的侍衛,可見他對恩師的看重。心里想著,陸燦微笑道:‘麻煩呼延侍衛帶路。‘

兩人跟著呼延壽走了半天,才到了一處幽靜深遠的園林,看到園門上的匾額,陸燦知道自己終于可見見到江哲了。呼延壽和園門前守衛的四名同僚打了一個招呼,引著兩人走進寒園。一走進寒園,陸燦就覺得心中大震,雖然沒有看到,可是他隱隱能夠覺察到園中所有關鍵位置都有人藏伏,雖然見不到人,但是只憑著那種凝厚的殺氣,就知道這里的侍衛都至少和呼延壽水准不相上下。看來雍王對恩師的器重是無以倫比的。

兩人被請進花廳,第一眼看見的就是坐在那里的江哲和站在江哲身後的小順子。

楊秀大膽的看去,就在桌旁坐著一個相貌消瘦蒼白的青年,他穿著一件淡青的長袍,頭發只用一根發簪和一條雪白的絲巾束住。他就那樣閑散的坐著,神色平和,若非是見他形容憔悴,絕不會想到他剛從死亡線上掙紮回來不久。楊秀心里歎服,他原以為江哲既然剛才南楚刺客手中逃生,那麼對于陸燦不免會冷淡非常,他不知刺殺江哲成功的另有其人,真相早已經被人隱藏起來,就是雍王對外也是說江哲是被南楚刺客刺殺成重傷的,畢竟沒有人願意將大雍的內部紛爭暴露在外面。所以江哲並沒有對南楚雖然灰心失望,但是並沒有十分痛恨。

我看了陸燦一眼,他比起上次見面更顯得沉穩,想必是獨當一面之後成熟了許多吧,我站起身,笑道:‘小侯爺,多日不見,你越發雄壯了。‘

陸燦一看到我就愣住了,聽到我說話才醒覺過來,連忙上前下拜道:‘弟子拜見恩師。‘語氣竟然有了哽咽,我知道他是見我形容如此而傷心,就是我自己在銅鏡之中看了自己都覺得有些脫形,這也是無可奈何之事,我能夠保住性命已經是萬幸了,哪里還敢奢求呢,反正最多一年半載我就能恢複健康。

我抬起手道:‘小侯爺快起來,不,你如今也已經是南楚的大將了,我該叫你陸將軍,哲不過曾經做過將軍幾日的西席,怎敢當師徒的稱呼。‘

陸燦心情已經平靜下來,淡淡道:‘弟子當年頑劣,不知道恩師教誨的重要,如今已然是追悔莫及了,還請恩師不必推諉,弟子不會憑著師徒名分求恩師做非常之事。‘

我微微苦笑道:‘你性子還是這樣直率,罷了,我也不想和你爭辯,起來吧,我還沒有用餐,你陪我一下吧,這位是?‘我看向楊秀。

陸燦站起身道:‘這是弟子麾下的參軍楊秀。‘

楊秀上前行禮道:‘久聞江大人聲名遠揚,下官拜見。‘

我想要上前攙扶,但是只覺的心口一痛,只得皺皺眉道:‘請恕下官不便還禮。楊參軍也請入席。‘

楊秀只見江哲額上竟然有了冷汗,連忙道:‘大人身體不便,不需多禮。‘

我們三人坐下,小順子親自端了三碗粥上來,我笑道:‘這些粥都是精心做的藥膳,里面加了滋補的藥物,兩位不妨嘗嘗。‘

陸燦站起身接過小順子遞過來的碗,他可是知道的,前些日子這個李順在長江渡口擊殺毒手邪心,毒手邪心在投靠德親王隱姓埋名之前就是南楚有數的高手,這次更是在雍王府里行刺‘成功‘,更是轉戰千里,逃出大雍,聲名扶搖直上,不料就在月夜長江岸邊,被這個少年所殺,一夜之間,李順之名傳遍天下,所以陸燦不敢怠慢。

林秀也是同樣站起接過粥碗,他不由看了江哲一眼,這個瘦弱的青年有什麼奇特之處,竟然讓這等高手甘心為奴,做著下人的事情呢?

我見他們這般拘束,不由一笑,道:‘這次聽說陸燦你是南楚正使,想必已經有了全盤的打算,不知道我能幫上什麼忙?‘

陸燦神色有些赧然,但很快就恢複平常,恭恭敬敬地道:‘南楚雖然戰敗,但是如今新君已立,上下齊心,兵馬齊備,所以這次雖然稱臣求和,但是希望大雍不要過分索取金帛,並且希望能夠贖回太上國主和文武百官,只是此事虛得大雍軍方首肯才有可能,雍王殿下更是其中最重要的人物,所以弟子虛得知道殿下的意思,‘

我淡淡道:‘談和之事自有朝中大臣主持,雍王殿下的心意又有誰敢揣測,再說陛下又沒有為難南楚的意思,你倒是過慮了,這些事情我也不大理會,你這可是找錯了門路了。‘

陸燦知道江哲這樣說只是托詞,正要繼續勸說,這時門外傳來一個爽朗的聲音道:‘怎麼說找錯了門路呢,若非陸將軍先來求見你,本王是斷不會讓南楚輕松自在的。‘

說著,李贄帶著苟廉走了進來。陸燦和楊秀都起來施禮。李贄笑道:‘陸將軍,本王曾經跟令尊陸公有過一面之緣,早聽說陸公膝下有虎子,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我那三弟寫信來說陸將軍用兵如神,他可是佩服得很。‘

陸燦沉穩地道:‘小將不過是假父親余威,雍王殿下才是天下用兵大家,螢火之光怎敢與皓月爭輝。‘

李贄坐了下來,沉著地道:‘兩國修好,本王也知道勢在必行,但是貴國擅自稱帝,不顧臣屬的身份,我大雍興兵討伐,乃是大義所在,雖然貴國損失慘重,但是理應割地賠款,至于贖回俘虜之事,本王並無意見,只是貴國想付出多少贖金呢?‘

陸燦正容道:‘南楚雖然也有理虧之處,但是貴客齊王先興兵犯境也是事實,殿下攻占建業,擄走我國君臣,更加奪走金帛無數,如今我國上下一心,若是貴國還想欺凌,我們雖然國小力弱,也要反抗到底,南楚大雍雖是君臣,也是姻親,貴國久有侵占之意,如今我們雖然屈膝求和,但是也不能容許貴國予取予求,我國新君已經登基,先國主已是平民之身,若是貴國想要留下就請便,先國主與貴國長樂公主乃是夫妻,女婿依附岳父而活,也是理所當然。‘

李贄目光一亮,笑道:‘說得好,果然是年少英傑,南楚奇才何其多也。本王佩服。‘然後意味深長地道:‘事情也是可以商量的,本王雖然不能作主,但是也不會為難陸將軍。‘

上篇:第二十一章 江邊血戰     下篇:第二十三章 魂歸故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