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第三十章 殺人滅口  
   
第三十章 殺人滅口

雍王府寒園之中,我披著錦袍坐在涼亭當中,園中春花已謝,樹木郁郁蔥蔥,精致秀雅,我今日清早起來賞玩朝陽,小順子擔心我受寒,還是堅持我披了錦袍,我看著初升的旭日和滿天的朝霞,心中卻只有一個念頭,一個人而已。

小順子見我緘默,四下的侍衛也已經被打發走,便走近我身旁,淡淡道:‘公子還是為了雍王殿下所說之事煩心麼?‘

我輕輕一歎,道:‘小順子,你說,長樂公主真的對我有意麼,為什麼我從沒有感覺。‘

小順子輕笑道:‘公子你從未和年青女子接近,每日不是看書就是賞玩風景,你和夫人之間也是夫人先主動你,公主殿下性情端莊貞靜,從來沒有表白心意,也難怪公子不知,我看公主對您有意是肯定的,否則就不會日日把玩公子的詩詞,南楚之事我想公主已經知道了一些實情,可是也沒有別人知道,再說若非公主的半枝玄參,公子也早就性命不保,若說公主對你沒有情意,我是不相信的,不過公主大概也和您有同樣的心思,所以才從來不肯表白。公子你對公主不是也頗有不同麼,這些小順子也都點點滴滴看在心里。只是你們兩個都礙于君臣名份,所以才不肯互表情衷吧。‘

我淡淡的看了小順子一眼道:‘你是責我為聲名所累,不肯接受公主的情意麼?‘

小順子默默不語,顯然是默認了,我歎息道:‘我江哲豈是愛惜聲名之人,只是有些事絕對不可以做,我上次回答秦青的責問沒有一句假話,我和公主名分有別,可是我並非因為這個原因拒絕這樁婚事,若是我真的情有獨衷,那麼沒有什麼可以阻止我,可是你應該知道,公主沒有說過一句要嫁給我的話,這說明公主就算對我有意,可是她絕對不願違背禮法,既然如此我怎能順著雍王的意思求婚,這樣一來便壞了公主聲名,雖然礙于皇室威嚴,可能沒有敢明言,可是筆墨無情,我不想公主青史之上留下汙名。再說,我和公主僅有數面之緣,怎知公主是不是真心愛我這個人。‘

小順子低聲道:‘公子說得是,是奴才誤會了。‘

我淡淡道:‘這些還是我從私情來說,若是從公事上來說,我一個南楚降臣,憑什麼求娶公主,恐怕就是雍帝當面答應,轉眼就派人賜死來了,雍帝雖然是任憑公主選擇,可是他心中恐怕只想公主嫁給大雍的俊傑吧。而且我若此時作出這種事情,只怕連累雍王,我豈是以私害公之人,再說,我的身體你還不清楚麼,若是有什麼不幸,你讓公主情何以堪。‘

小順子沒有作聲,半晌才道:‘奴才只是希望公子不會終身孤獨。‘

我微微一笑道:‘等保著雍王登基,報了殺妻之仇,我就把一切都放下來,到時候我若身體好轉,就娶一個賢淑女子為妻,你說好不好。‘

小順子笑道:‘那當然是好的,奴才等著您娶主母,然後添個小主人呢。‘

我松了一口氣,倒在椅子上道:‘雍王這幾日應該也想通了,所以不會來逼我,對了,外面的情況如何?‘

小順子神色古怪地道:‘公子是想聽好消息還是壞消息?‘

我苦笑道:‘先聽壞消息吧。‘

小順子道:‘這個壞消息就是京城出了一件大事,如今人人都去看熱鬧,卻沒有留意太子的舉動了。‘

我眉頭微蹙道:‘是什麼大事,讓朝野都轉移了注意力呢?‘

小順子道:‘這件事情原本是件江湖事,公子知道關中聯吧?‘

我道:‘記得,聯主沙青元,其女沙芷菁乃是鳳儀門弟子,是長安最大的幫派。‘

小順子道:‘說起來,公子和他們有過一面之緣,前些日子沙芷菁到咸陽探望外祖母,卻被人給殺了,據說,據說死得很淒慘,鳳儀門的女弟子就是武功再差,也練過一種叫做‘隕玉搏殺術‘的武功,這是鳳儀門主親自所創的武功,全是根據女性身體柔韌的特點所創的,近身搏殺無所不用其極,這是那些女弟子在遇到強敵而又逃生無路的時候所使用的,就是不能致敵人于死地,也能同歸于盡,再不濟也可自殺,現在想來當初還真是可惜,梁婉因為不敢輕舉妄動,恐怕傷害到公主,所以沒有施展這門武功,總之沙芷菁一死,關中聯和鳳儀門都是全力緝凶,而凶手連連造成慘案,咸陽一帶這十幾天又死了不少閨中女子,而凶手已經露了形跡。‘

我說道:‘既然如此,憑著鳳儀門和關中聯的勢力,應該很快就將這個人抓住處死吧。‘

小順子搖頭道:‘原本鳳儀門因為主力未到,這個人在咸陽一帶肆虐無忌,如今鳳儀門人手到了,這人卻已經逃之夭夭。‘

我皺眉道:‘這件事又怎會引起朝中群臣的注意呢?‘

小順子苦笑道:‘死去的女子都有被采補的跡象,所以江湖中人懷疑魔宗的人重入中原,當年魔門宗主京無極拜走大漠的時候,魔門弟子也隨之而去,就是沒有離去的也都隱姓埋名。魔門其中一支‘憐香派‘就是最擅長采補的,若是魔宗重現,說明京無極可能會重入中原,如今他已經是北漢國師,他的複出可能象征著北漢即將大舉進攻,若是如此,朝中文武怎能不關心此事,所以現在沒有人還記得錦繡盟的事情了。‘

我下意識的搖著折扇,問道:‘你的看法如何?‘

小順子道:‘我不認為魔門弟子留在中原有什麼奇怪,若是沒有我才覺得奇怪呢,而且魔門的人行蹤隱秘,這些年雖然不時傳出有他們的行蹤,可是都是捕風捉影,所以我覺得鳳儀門有可能借題發揮,引開眾人注意力。‘

我冷冷一笑道:‘魔門的勢力已經依附了北漢,京無極要想和梵惠瑤比個勝負,想要憑著武技是沒有什麼意義的,恐怕這天下一統才是他們勝負的關鍵。太子一出事情,魔門就出現了,還真是會趕時間。既然如此,我就湊湊熱鬧,小順子,你知道現在戶部尚書梁謹潛在做什麼。‘

小順子道:‘他現在戴罪立功,但是雍王殿下的情報,太子正在安排接收他的勢力,梁謹潛已經被軟禁了。‘

我微微一笑道:‘霍紀城的事情寒無計辦妥了麼?‘

小順子笑道:‘這正是我要告訴公子的好消息,霍紀城已經消失,可是留下一具假尸體,欲蓋彌彰,如今鳳儀門和太子到處追殺他,可惜卻不見他影蹤,秘營已經送來了霍紀城的信物。‘

我站起身道:‘那麼你去做一件事情,去殺了梁謹潛,不用動手,用鴆殺,這樣一來,你說大家會怎麼想?‘

小順子神色古怪地道:‘自然是太子殺人滅口了,公子此計真是歹毒。‘

我笑道:‘這正是我的打算,我還有事情交給你,霍紀城不會死的,他雖然身死,可是他卻會活在他人心中。這也是我報答他讓我得了百萬金銀吧,你可不能辱了他的聲名啊。‘

小順子忍著笑道:‘公子放心,我定要讓霍紀城成為太子的夢魘。‘

我囑咐道:‘小心些,你若是被揭穿身份,我可就糟了。‘

小順子正色道:‘放心,打不過就跑,我絕對不會讓他們逮到的。‘

我還是有些擔心,不過想到我會安排荊遲他們接應,這才放下心來。正要再囑咐幾句,就是小順子笑我羅嗦也認了,卻聽到遠處的腳步聲,只聽聲音就知道是雍王來了,他應該是來致歉的,我總要給他一個台階的。揮手讓小順子退下,我等著雍王前來。可是雍王面上卻帶著一種難言的哀傷,我心中一動,問道:‘殿下為何這樣難過?‘李贄苦澀地道:‘今日皇妹執意離宮,到無塵庵清修,父皇和長孫貴妃勸阻不住只得應允,只是不許她剃度出家。‘我心中一震,再也說不出一句話來,看向雍王熱切的眼神,我淡淡道:‘殿下,姻緣不可強求,公主一心求佛,或許那才是她可以平安喜樂之處吧。‘

李贄微微歎息了一下,道:‘不說了,只要皇妹不剃度,將來總有轉圜余地的,下一步我們該怎麼辦呢,秦青和靖江公主的婚事,太讓我失望了。‘

我笑道:‘殿下不用憂慮,唯今之際,還請殿下多多優禮秦家,否則他們投入了太子一方,才是不妙,我想秦大將軍不會這麼不智的,秦家還有幾位小公子的。‘

李贄眼睛一亮,沒有說話,我知道這些事情他比我知道該如何作。這時,我看見荊遲偷偷摸摸的身影,想必是昨夜溜出去的吧,誰讓寒園把他拘束壞了,我原想當作看不到他,轉念一想,道:‘荊將軍,還不過來拜見殿下。‘

荊遲住了腳步,走了過來,規規矩矩的拜見殿下,我笑道:‘殿下想讓你作詩一首,你意下如何。‘

荊遲張大了嘴,不知道該如何是好。雍王笑道:‘聽說你學會作詩,本王很感興趣,這樣吧,本王出個題目,對了,你剛才要去做什麼?‘

荊遲尷尬地道:‘末將昨天晚上出去賭錢,現在回來想去睡覺。‘

李贄瞪了他一眼,道:‘這樣吧,你就以睡覺為題吧。‘

荊遲想了半天,說了一句道:‘佛爺睡得好。‘

李贄噗哧一聲笑了,道:‘這倒是有趣,看來你是去看過大化寺的那尊臥佛了。‘

荊遲連忙說道:‘是的,昨天末將和長孫將軍去了大化寺,因為時間太晚,就沒有回來。‘

我笑道:‘好了,不用解釋了,接著作詩吧,你若是作出詩來,我就饒了你,否作我讓你抄一天的兵書。‘

荊遲連忙道:‘有了,一睡百事了。我欲效他睡。‘念到這里,怎麼也想不出最後一句。

李贄笑道:‘這第二句雖然有些像打油詩,勉強還可以,最後一句是什麼,荊遲,你若作不出來,江先生可就輸了。‘

荊遲腦子立刻暈了,心想若是江先生輸了,只怕我今天是別想補眠了,想來想去卻是想不出來,只記得滿頭大汗。李贄微微一笑道:‘想不出來就算了,你這個將軍,平定天下還可以,作詩恐怕不成的。‘

這時荊遲靈機一動,想起江哲每次給自己講書,其中經常提到靖胡塵,掃狼煙的語句。便說道:‘狼煙無人掃。‘

我和李贄都愣住了,其實我並沒有想過要贏雍王,沒想到荊遲居然真的寫了一首詩出來。

李贄念道:‘佛爺睡得好,一睡百事了,我欲效他睡,狼煙無人掃。好好,這最後一句,點石成金,又顯英雄本色,本王輸的心服口服。‘說罷解下玉佩遞給我道:‘隨云能夠讓荊遲半個多月學會寫詩,李贄可是服氣了。‘

我接過玉佩,微微苦笑,道:‘荊遲,這塊玉佩是殿下輸給我的,我就借花獻佛送給你了,若是你作不出詩,輸的可是我啊。‘

荊遲恭恭敬敬的接過玉佩,道:‘謝謝先生賞賜。‘

我笑著搖搖頭,這讓我說什麼好呢,想不到這個粗魯的將軍,真的讓我刮目相看啊,原本想故意輸給雍王,將這條防身玉帶送給雍王,看來這次是不行了。

永甯坊,戶部尚書梁謹潛望著孤燈,心中滿是淒惶,他是宦海沉浮多年的老狐狸,如何看不穿陰晴冷暖,自從戶部走私案揭發,他就明白了前因後果,什麼崔央奉命稽查,根本是奉了太子之命走私,而自己事先被排除在外,事後雖然沒有免職,可是只見太子只是忙著接收自己的勢力,就知道自己的未來如何了,他真的很不甘心,很想拿著私自記載的帳冊去告發太子,但是一想到人家君臣父子之間情誼深厚,就已經心灰意冷,更可怕的是,他想來想去想不到為什麼太子會想放棄自己的時候,無意中想到了自己的妻弟多日不見,心中一動,查看自己私自記載的帳薄,其中自己做下的暗記已經全無影蹤,當此之時,他真是如同寒冬臘月一桶冷水潑在身上,身處寒窟,想到自己身死之後,妻室兒女都難以幸免,他真想立刻逃走,可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自己又能逃到哪里去呢?還沒有想出辦法,鳳儀門的刺客已經出現在自己身邊,這是一個素衣女子,相貌秀麗,可是周身上下帶著森然的殺氣,望著這個女子抱著自己心愛的幼子,他屈服了,按照她的命令將手上的所有權力交付,如今他已經是無用之人,被太子殿下軟禁在家中,想必過些日子,事情平息之後,自己不是頂上走私軍械的罪名明正典刑,勸架抄斬,就是削職為民,然後死在路上吧。他真的可以死,這一生他榮華富貴、金錢美色都已經享用過,可是自己一死事小,自己的家人又該怎麼辦呢?不過半個多月,他已經白發如霜,原本保養良好的容貌也變得蒼老憔悴。

他正在苦思冥想,突然書房之門輕輕地被推開了,一個黑衣人走了進來,梁謹潛一眼看到,卻沒有似乎驚訝,冷冷道:‘你是來取我性命的麼,老夫已經等候多時了,其實那位姑娘一直在後宅,讓她殺我不是更方便麼?‘

那個黑衣人關上門,說道:‘你若一死,還要連累家人,你不想反抗麼?‘

梁謹潛心中一動,這個聲音陰柔動聽,不像是普通人,他抬起頭,看向那人的面孔,那人黑巾蒙面,只露出一雙冰寒刺骨的眼睛。

他緩緩道:‘老夫何嘗不知,可是如今深陷羅網,無力掙紮。‘

那人輕輕摘下面紗,露出一張清秀如冰雪的面容,他微微笑道:‘死有輕于鴻毛,也有重于泰山,你若死在王法之下,不僅連累家人,而且只會讓奸人得利,你如果肯自盡而死,我可以保證你的家人可以安度余生,他年你的子孫中有爭氣的,也可得到功名。‘

梁謹潛眼中一亮,自盡,若是自己自盡而死,或許那些人就不會為難自己的家人,可是,這又如何可以得到保證呢,他真的不敢相信太子殿下的信譽。他良久才道:‘你是太子殿下的人,我若自盡,真的可以讓太子放過我的家人。‘語氣充滿了懷疑。

那人輕輕一笑,道:‘太子的承諾不可保證,可是雍王殿下的承諾你信不信。‘

梁謹潛大驚道:‘你是雍王殿下的人。‘

那人淡淡道:‘雍王殿下知道你為太子做了不少事情,可是如今太子已經准備舍棄你了,你的家人子女更是會成為陪葬,你若肯自盡,你的家人雍王殿下會安排他們去幽州定居,殿下一言九鼎,絕不會欺瞞你的。‘

梁謹潛心思百轉,終于道:‘雍王殿下的誠意,我信得過,如果老夫早些跟隨殿下,也不會有今日的結果。‘說罷取出一本墨跡尤新的冊子道:‘老夫曾經記錄了一本太子殿下從戶部挪用銀錢的賬本,可是已經被拿走了,這是我這幾天憑著記憶寫下來的,希望對雍王殿下有用。‘

那人接過冊子,正色道:‘殿下會感謝你的用心,這是鶴頂紅,你絕對不會有痛苦的,我知道你希望和家人訣別,可是我不能冒險,所以委屈你了,你若有什麼遺言,可以寫下來。‘

梁謹潛微微一笑,拿起筆寫了一封短信,也不封好,就這樣遞給了那人,然後笑道:‘我朝大臣犯了死罪,皇上也常常賜以鶴頂紅,雍王殿下果然是心計過人,請轉告殿下,臣相信他的承諾。‘說罷一飲而盡,頃刻之間,七竅流血而死。

那人打開一看,上面寫著端端正正的兩行字,

‘勿貪錢財而敗名,勿愛權勢而隕身。

梁謹潛絕筆

武威二十四年甲戌六月初二‘

第二部 完

第三部 奪嫡風云從周一開始更新,休息兩天修整一下。今天上課,故而提前發文,否則就得等到九點鍾了。

上篇:第二十九章 殘月暗影     下篇:第一章 暗波洶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