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第八章 宗師蒞臨  
   
第八章 宗師蒞臨

程殊憐惜地道:“傻孩子,你也是一個苦命的孩子,受了那些人的蒙騙,告訴程伯伯,你今後有什麼打算?”

薛小姐茫然道:“程伯伯,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從前我是鳳儀門的弟子,家世又是不錯,所以追求我的男子不知有多少,可是我心中只有一個裴云,不是因為他是我的未婚夫,而是我喜歡他這個人,他到少林學武,我總想配得上他,我不想他只當我是一個平常女子,我希望他能夠以我為榮,所以我才拜在鳳儀門中,如今我勉強也可稱得上文武雙全,相貌也是稱得上絕色,我原以為他會視我如珍寶,可是他卻對我越來越冷淡,最後竟然娶了別人,爹爹原本勸我不要糾纏下去,可是我不甘心,我這般辛苦都是為了他,他卻把我視若破履,所以幾個姐妹一慫恿我就強行嫁給了他。可是沒有用,他對我從來都是客客氣氣的,晚上卻從來都在那個女人身邊,我好恨,好恨,可是我不願意示弱,只能眼睜睜看著他們在一起,後來那個孩子出生了,我從沒看見過他那樣歡喜,還有公公婆婆,也都只顧著那對母子,這些我都忍了,只求他能看我一眼,可是他來了,卻是和我商量仳離之事,我終于忍不住,想要殺了那破壞我幸福的孩子,可是卻失敗了,他是絕對不會原諒我了。”

看著痛哭出聲的薛小姐,程殊心知若非她如今已經崩潰,是絕對不會將自己的心事說給自己這個外人,他心中又是憐憫又是惋惜,不由道:“孩子,別怪伯伯說你,你千錯萬錯不該去鳳儀門,鳳儀門教出來的弟子確實是高貴典雅,就是作皇後妃嬪也夠格,可是裴云只是一個平常人,就像伯伯,當年伯伯和你伯母成婚不到三個月,就去從軍,你伯母獨自一個人侍奉二老整整十二年,還是我當了將軍之後才將他們接到長安,那時候我的兒子已經是個半大小子了,可是伯伯才第一次見到他,後來我又跟著陛下東征西討,哪里還顧得上父母兒女,都是你伯母辛苦持家,所以人家笑話我老程懼內,可是誰知道我是內疚于心,這一生我虧待她太多,換了你,若是裴云出征,只怕你會跟了去,雖然憑著你的武功才智,至少不會成為累贅,可是裴云要得卻是一個能替他在家孝順雙親,撫養子女的妻子,孩子,你太出色了,所以裴云才不肯娶你。”

薛小姐愣了半天,道:“他不是因為師門的緣故麼?”

程殊苦笑道:“你若這麼想,我也不怪你,可是裴云不是這種人,這不也是你喜歡他的地方麼?”

薛小姐苦澀地道:“如今說什麼都遲了,侄女已經無臉見人,還請伯伯不要阻我。”

程殊冷笑道:“你這孩子怎麼糊塗了,天大的事情也有個解決的法子,你若是肯重新開始,憑著你的才貌,哪里還找不到歸宿,這天下這麼大,你若是聽了伯伯的話,到個沒有人認識你的地方去,改名換姓,不是勝過尋死麼?”

薛小姐癡癡的望著窗外,神情迷離,程殊見她如此,知道正是緊要關頭,自己卻不可相勸,這時候最好有一個知心人勸勸她,可是這個人卻難找得很。

突然窗外傳來一聲歉疚的歎息,薛小姐神色一動,撲上前拉開窗子,卻是一個黑衣男子,相貌英俊,周身上下洋溢著淡淡的殺氣,只是神情黯淡,劍眉深蹙。

薛小姐啊了一聲,淚水滾滾而下,程殊微微搖頭,轉身走出了房間,那個黑衣男子躍進了窗子。薛小姐狠狠地道:“你來做什麼,是來看我笑話的麼,如今人人直到我薛秋雪殘忍狠毒,都說你應該休了我,你得意了吧。”

那人正是裴云,他沉聲道:“秋雪,我從未想這樣傷害你,可是事情到了今天這一步,我也沒有料到,我原想你若肯退了親事,一定能找個如意郎君,沒想到會有今日。”

薛秋雪想起從前往事,不由悲從心起,道:“你真的只想找一個平凡女子為妻,也不願意娶我麼?”

裴云黯然道:“秋雪,你真的很出色,文武兩途都有不小的成就,我曾見你談論詩文,很多都是我沒有聽過的,還有你對朝政軍務都有涉獵,若是娶了你我會多一個賢內助,可是秋雪,我真的對這些不感興趣,從軍報國是我的夙願,可是我並不想和人鉤心斗角,在外面已經是如此,回到家里我只想平平淡淡的過日子,我希望我的妻子會做幾道家常小菜,可以縫幾件衣服給我,可以跟我說些家中瑣事,這樣就夠了,我並不需要一個滿腹心機的妻子。可是秋雪,你如此耀眼,是我配不上你。”

薛秋雪苦澀地道:“你說得對,原本是你配不上我,配不上我……”一連說了幾遍,說到後來已是聲嘶力竭。裴云上前一步,卻又停住了腳步,他終究不肯冒犯這個從前的未婚妻,他是真的希望這個女子能有一個好的將來,若要如此,就要讓她對自己死心,此刻的溫柔對她來說已經太遲了。

薛秋雪良久終于冷靜下來道:“謝謝你,告訴我實情,不是我不好,只是你不需要我這樣的妻子。你放心,我不會連累你的,長安這個傷心地我不會待下去的。”

裴云默認,片刻之後道:“我有一位師弟在南海行商,他和我乃是生死之交,你若肯前去,他必然會好好照顧你。”

薛秋雪默然,就在裴云以為她不會接受的時候,薛秋雪淡淡道:“謝謝你,我聽說南海風光奇特,還有夷人往來,很早就想去看看了。”

裴云的事情就這樣大事化小了,雖然多名禦史和很多朝臣紛紛上表彈劾,但是薛小姐的謝罪書一呈上來,這些彈劾就沒有了力量,而薛小姐也消失了,雖然薛家對外聲稱薛小姐已經削發出家,可是卻沒有知道她在何處落發。這個可悲可憐的女子就這樣消失在人們的視線當中,沒有人知道薛小姐早已在程國公的家將護送下離開了長安,離開了這令她心傷萬分的苦痛之地。

可是事情的結果也不像我想像的那樣如意,裴云還是受到牽連,雖然沒有降職罰俸,可是皇上指派了夏侯沅峰兼任禁軍北營的副統領,這樣一來,本來鐵板一塊的北營還是被硬生生的插入了一個釘子。偏偏夏侯沅峰風度翩翩,長袖善舞,又是皇上寵臣,所以很快就站住了腳,幸好裴云素來深得軍心,還不至于被架空,總算夏侯沅峰也不敢過于急進,局面陷入了僵持階段。

坐在涼亭之中,享受著習習的晚風,淡淡的草木清香撲鼻而來,我口中含著一片剛剛摘下來的竹葉,專心的吹著一首簡單的曲子,那沒有什麼技巧,卻是委婉動聽的樂聲隨著夜風流淌在寒園之中,一曲終了,小順子的身影出現在遠處,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每當我心情煩悶或者憂慮的時候,我就拋卻一切,坐在這里吹著竹葉笛,這總是能讓我心情平靜下來,我從沒忘記桑先生的診斷,既然不能遠離塵囂,那麼只好用這種方式洗滌自己的心靈了。事實上,寒園中的侍衛都知道在我吹葉笛的時候是絕對不能打擾我的,就連小順子也不會在這個時候來打擾我。曾經有一個本來頗受我看重的侍衛只因犯了這條規矩,被我逐出了寒園,自從那以後就再也沒有人敢觸犯我的逆鱗了。

接著小順子遞過來的香茗,我笑道:“裴將軍雖然受到些挫折,但總算不至于影響他今後的前途,其實我們也不算失敗,反正我們看重的是裴云這個人而非那一營禁軍,明天下帖子邀請裴將軍來寒園做客,邀請殿下也來作陪。”

小順子淡淡道:“殿下已經邀了裴將軍明日來府上,既然公子也想見他,我去告訴殿下將宴席開在寒園吧。”

我搖頭道:“既然殿下已經相邀了,我就不去了,有些事情還是讓殿下自己去處理吧,對了,少林怎麼樣?”

小順子皺眉道:“名門大派果然沉得住氣,現在還沒有動靜。”

我微微一笑道:“若不是這般謙抑隱忍,你以為少林憑什麼經久不衰,百多年來,多少幫派曇花一現,就是少了這份氣度,有時候世事就是如此,仰而求怎如俯而就,若非俗事牽絆,我焉能在紅塵久住,小順子,你的武功本來是極好的,只是我見你出手太過狠辣,少了幾分隱忍,總覺得不妥,所謂剛不可久,柔不可守,奇不能勝正,用兵打仗不能一味用奇,我想武功也是如此,你好好想想。”

小順子若有所思,正在這時,一個平和的聲音說道:“江檀越果然是靈性天成,這個道理老衲乃是四十歲之後方才明白的。”

我心中一震,這個聲音柔和清遠,仿佛近在耳邊,可是我自認六識過人,分明百丈之內絕無這樣一個人,我看向小順子,小順子卻是想得入神,顯然早已忘記了保護我。我轉念一想,突然笑了,道:“慈真長老蒞臨寒園,真是蓬蓽生輝,請恕哲不便遠迎,請大師到園中相見。”

眼前仿佛一花,一個穿著灰色僧衣的中年僧人出現在園門口,緩緩走來,我極目望去,只見這個中年僧人相貌清秀,面如滿月,眉心一點胭脂紅痔嫣然如同丹朱,怎麼瞧去也覺得這位僧人只是一個尋常和尚,可是我卻隱隱覺得這位大師緩緩行走的步伐,一舉一動渾然天成,好像和這天地乃是一體一般。小順子這是也抬頭看去,眼中神光閃爍,他雖然知道這人身份,但是天下之人在他看來都是可有可無之人,所以他反而起了殺意,這樣一個人若是要傷害公子,自己可得有能力阻止才行。

他殺意一起,只覺得四周強大的壓力向他逼來,他心中一驚,看向公子,卻發覺江哲神色沒有變化,便知道這種壓力只針對自己,便全力抵抗,但是那種壓力越來越強,他只覺得隱隱似有人在自己耳邊念誦佛經,要自己忍受屈服,可是他心志本是十分堅定,反而死撐著不肯後退,那種壓力越來越強,小順子只覺的周身上下幾乎動彈不得,突然他心中一動,收了一些抗力,果然那種壓力減弱了一些,他冷冷一笑,突然周身上下殺氣沖天,那種殺氣冰寒刺骨迅速蔓延在寒園之內,奇異的景象出現了,明明是夏日黃昏,可是寒園從園心涼亭到園門之間,一半是秋風蕭殺,一邊是春意融融,兩種氣勢相爭,那蕭殺之氣雖然越來越弱,可是那種誓死無歸的氣魄卻是越來越強,就連那種融融的氣息也漸漸帶了些肅殺之氣。

我雖然身在亭中,沒有親身感覺到那種水火不容的氣氛,可是只見百丈方圓之內樹葉無風自落,然後狂亂的旋轉飄蕩的樣子便知道有異。後來更是見到小順子臉色越來越不好,想也知道誰落在下風,眼珠一轉,隨手拿起一只茶杯用力向地上摔去,果然如同我想的一樣,這小小的驚嚇,讓正在較勁的兩人頗有默契的開始收功,不過片刻,就已經恢複正常。那個僧人也不見怎麼邁步,百丈距離仿佛一步之遙,一抬腿就走到了亭邊,他微笑道:“李施主的武功另辟蹊徑,走得乃是‘無情’的路子,老衲原本想以梵音點化,不料李施主已經是心如金石之堅,不受外力所動,若是李施主潛心苦修,達到‘忘情’的境界,必然是一代宗師的身份了。”

小順子上前施禮道:“大師過譽了,小人並沒有成為宗師的野心,只要能夠保護我家公子一生平安也就夠了。”

慈真若有所思的看了小順子一眼,只見他雙目之中神光凜然,那是一種堅定而不可動搖的決心,他心中不由慨歎上天安排巧妙,這人若是毫無拘束,只怕是為所欲為,縱橫天下,到後來不免造下滔天殺孽,為害之深,勝過魔宗百倍,可是上天有好生之德,竟安排了一個人可以約束他,指正他,他看向方才擲杯示警,令自己兩人罷手言和的江哲,這個青年雖然雙目神光黯淡,可是那雙眼睛卻帶著透徹世情的覺悟。他向江哲輕施一禮道:“老衲慈真,見過江先生。”

我有些慌了手腳,連忙還禮道:“大師乃是宗師身份,哲焉敢受此大禮,還請不要如此,大師請坐。”

慈真微微一笑道:“日後檀越自然知道老衲這一禮您是當得的。”

我恭恭敬敬地道:“大師此來,哲受寵若驚,不知道有什麼事情指教。”

慈真淡淡道:“老衲此來原本是想見見雍王殿下,可是久聞檀越才智驚人,故而先來拜望。今日一見,小檀越心脈暗傷,只怕長久滯留紅塵,有傷壽元,小檀越既是精通醫理,為何不為自己考慮。”

我微微一笑道:“哲也是凡夫俗子,雍王殿下待哲恩重如山,殿下的寬宏大量,也讓哲感佩于心,若是哲此刻拋卻凡塵,實在是內疚神明,故而不敢為之,還請大師不要告訴殿下此事,免得他心中憂慮。”

慈真微微一歎,道:“江檀越此心天人共鑒,老衲自然守口如瓶,檀越對我少林敬重,老衲雖不會仿效世人斤斤計較恩怨,但是也有投桃報李之心,老衲有幾句內功心法,也沒有什麼別的作用,只是能夠強身健體,調養心脈,檀越雖然沒有練過武功,但是這幾句心法只是呼吸吐納的法子,想必不會費力,希望能夠對江檀越有所幫助。”

我喜道:“多謝大師厚賜,桑先生曾說天下武功,只有少林寺的心法最是清淨無為,涵養身心,哲若是能夠多活幾年,都是大師所賜。”

慈真微笑道:“江檀越輔佐賢王,功在社稷百姓,這幾句心法算得什麼。”說著將幾句心法說了出來,又仔細的解釋給我。小順子在一旁,面有喜色,他原本最擔憂我的身體,如今見有了轉機,自然是大喜過望,看向慈真的目光也多了幾分柔和。

過了一會兒,遠處傳來了腳步聲,正是雍王李贄帶著管休、苟廉、長孫冀、荊遲、司馬雄等人匆匆趕來,眾人到了亭前,都是恭恭敬敬的行禮如儀。慈真雖然是宗師身份,卻絲毫沒有倨傲的表現,也是微笑還禮。

李贄上前神色激動地道:“自此上次拜見大師之後,已經有數年時光,大師容顏依舊,倒是李贄,苦于政爭,蒼老了許多。”

慈真沉靜地道:“殿下,老衲此來,乃是轉達敝寺上下的心意,若是殿下有所命令,敝寺上下無不從命。”

李贄一愣,神色間反而有了猶疑,他原本只希望少林寺有限度的支持,就可以了,想不到竟然得到了少林寺的全力支持,這是怎麼回事。

上篇:第七章 舉重若輕     下篇:第九章 失德驚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