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第九章 失德驚天  
   
第九章 失德驚天

大雍武威二十五年六月,天子下詔,告祭黃帝,立祭壇于橋山,詔太子于長安陪祭,未料太子其間行止有虧,帝驚怒,幽禁太子。

——《雍史·戾王列傳》

慈真見狀淡淡一笑,道:“殿下勿慮,少林如此也是迫不得已,太子殿下所作所為,雖然尚未昭然于天下,可是卻瞞不過天下百姓,更何況鳳儀門近來倒行逆施,已經引起黑白兩道的不安,少林忝為白道第一大派,不能眼見這等情形發生,殿下素來優容敝寺,又是勤政愛民,敝寺雖然不能涉入政爭,可是鳳儀門乃是江湖門派,敝寺還可以有些作為。”

我和雍王心中都是一寬,原來是少林看不過去鳳儀門的囂張了,新仇舊恨一起算了,不過我心想,因為“霍紀城”一人,引起江湖大亂,鳳儀門借機橫掃武林,這件事情可不能泄漏出去,至少不能人人皆知,否則我只怕也成了禍亂江湖的罪魁禍首了。

這時慈真又說道:“老衲這次前來還有一件事情,近日陛下有意祭黃帝陵,老衲師兄慈休奉命前來主持其中一項儀式,師兄雖然佛法高深,可是不諳武技,故而老衲特意保護他前來。”

我和李贄都暗暗點頭,這件事情我們是知道的,慈休大師原是先朝名臣,國破家亡之後投身佛門,如今已經是佛門中數一數二的高僧,他佛法精深,精通梵語,多年來翻譯了千卷以上的梵文經典,乃是弘揚佛法的第一功臣,這人離寺,果然值得慈真親自護送,要知道慈真雖然是一代宗師,可是論起在佛門的地位,並不比慈休大師尊貴。想到這里,我不免有些歉意,這次的祭奠黃帝陵的大典只怕是難以善終了。

大雍立國以來,多次舉行過祭祀黃帝陵的大典,這次卻有些不同尋常,天子自然是要親自前往橋山祭陵的,可是同時還要在長安設立祭壇,同時祭祀,翼求大雍國運昌隆,這陪祭之人自然只有儲君可以擔任了,所以從六月開始,陛下詔令太子入東宮齋戒,他自己則在齋宮齋戒,六月十四日,天子才會起駕到黃帝陵,六月十五日舉行大典,奉詔伴駕的有雍王,齊王和一干文武重臣,而丞相韋觀和侍中鄭瑕則奉命在京協助太子祭天。

齋戒可不是什麼等閑的事情,要不吃葷、不飲酒、不聽音樂、不近妃嬪、不吊喪、不理刑事,更要平心靜氣,不能煩躁不安,可是太子李安如何能夠忍耐得住,飲食只是清湯寡水,全無滋味可言,這已經讓他食不下咽,不能處理政務倒還罷了,他本就厭煩這些瑣事,可是不能聽音樂看歌舞,已經讓他郁悶不樂,更難忍受的是他是每日不可獨宿的,不近女色讓他煩躁苦惱,卻還要苦苦忍受半個月,更要在侍中鄭瑕的監管之下恪守各種禁令,若非此事重大,他早就不肯忍耐了,心里正想著日後如果自己登基,再舉行祭祀絕對不能這麼麻煩的時候,送午膳的內宦已經到了,將那些青菜蘿蔔之類的菜蔬放到桌子上,再端出一碗糙米飯,然後是一壺茶,李安再次詛咒了一次老天,然後拿起了筷子,草草的用了膳,然後他開始喝茶,茶一入口,他心中就是一陣愉悅。

早在他入東宮齋戒的時候,就考慮到粗茶淡飯未免太苦了,早就命人將送來的粗茶偷偷換上參茶,這是夏金逸出的主意,若沒有這參茶,只怕他早就因為飲食不如意而形容憔悴了,可惜,若是能有一壺酒就好了,喝了一杯,他覺得精神好了許多,便將參茶放到一邊,准備下午讀經的時候再喝。

來撤膳的小太監手腳輕快,很快就完成了工作,然後鄭瑕親自送來他下午該誦讀的經文,李安不耐煩的看了一眼經匣,便先去午睡了,可是多日以來養精蓄銳,讓李安更加想念那些愛寵,翻來覆去就是睡不著,不由想起淳嬪,多日不見,不知道她情況如何,越想越是心中癢癢。忍不住坐起身來,心道不如到外面走走,免得這樣輾轉反側。

走出寢殿,只見東宮侍衛環伺,而侍中鄭瑕卻不見影蹤,代替他的是一個禮部官員,他隨意問道:“鄭大人呢?”那個官員誠惶誠恐地道:“殿下,韋相派人請鄭大人去商量祭奠的事情,要等到未時末才能回來。”

李安一喜,若是鄭瑕在此,他不敢放肆,可是鄭瑕不在,那麼自己在宮院里面散散步就沒有關系了,抬頭一看,自己的親信侍衛夏金逸正在旁邊侍立。他低聲道:“金逸,孤想玩玩投壺,你去悄悄的拿來,不可讓別人看見。”

夏金逸聽了左顧右盼片刻,道:“殿下稍候,屬下這就去拿。”不過片刻,夏金逸果然拿了投壺過來,這是李安心愛的東西,一直放在東宮,常常在看折子煩悶的時候用來消遣,這個銀壺乃是廣口大腹、頸部細長的形狀,內裝一些豆子,卻是為增加難度而設,如用力過猛,投入的矢會反彈出來,那些用來投壺的箭矢都是精雕細刻,美倫美央。夏金逸遞過箭矢,笑道:“殿下還請手下留情,屬下上次就輸慘了。”

李安笑道:“若論這投壺,你們可都不如我。”說著投出箭矢,果然一箭中的,他得意的一笑,可是接連贏了幾局之後,卻又覺得意味索然,往日夏金逸總是恰到好處的讓李安輸上幾局,這樣一來,李安總是能夠反敗為勝,自然是十分開心,今日夏金逸卻是連連失誤,讓李安贏得十分容易,他不免沒了興致,不由怒道:“金逸,你是在敷衍孤麼?”

夏金逸連忙道:“殿下,屬下怎敢敷衍您,實在是屬下心中有事。”

李安疑惑地問道:“有什麼事情讓你如此心事重重?”

夏金逸道:“今日屬下收到一件信物,原本應該呈給太子,可是如今正是太子齋戒之時,故而不敢呈上。”

李安笑道:“我當是什麼事情,東西拿來吧。”

夏金逸不敢拒絕,連忙從懷中掏出一個織錦香囊呈上。李安接過,只見這香囊十分精美,上面繡著並蒂蓮花,他心中一動,將香囊打開,里面除了香包之外,卻是一條薄如蟬翼的翠綠絲帕,他將絲帕展開,只見那絲帕上繡著一對紅羽白首的交頸鴛鴦,下面還有一行小詩,“天階遙望隔云煙,相思幾重殘月天。今宵紅豆重有約,玉露金風到枕邊。”李安只覺得心中一蕩,這絲帕情意纏綿,莫非是淳嬪托人送來。

正在他遐思逸想的時候,夏金逸已經說道:“殿下,來送此物的乃是淳娘娘身邊的親信小太監,可是殿下如今正在齋戒,此物未免不妥,故而不敢呈上,可是若是扣了下來,又是對殿下不忠,因此屬下十分為難。”

李安笑道:“你有功無罪,好了,你下去吧,本王也該念經了。”夏金逸連忙收起投壺,退了下去。

下午的時光,李安表面上看著經書,心中卻在盤算,淳嬪一定是邀我今夜私會,可是我如今不能近女色,這可是萬萬不行的,可是一想起淳嬪那嬌豔美麗的容貌,因為長期練習舞蹈而來的迷人體態,他就心中癢癢,再說上次和蕭妃爭執之後,他已經沒有進宮和淳嬪私會了,現在他在東宮齋戒已經有十二天,早就已經孤枕難眠,一想到淳嬪今夜會等候自己前去相會,不由心猿意馬,浮想聯翩。

到了夜里,躺在床榻之上,李安越想越是睡不著,終于站起身披了一件衣裳,看見在外面伺候的小太監已經熟睡,他輕輕走到殿外,看見幾個侍衛正在守夜,他到了偏殿看見夏金逸正在和衣而睡,這是侍衛們在東宮伺候的規矩,他上前輕輕推了夏金逸一下,夏金逸立刻驚醒,他還沒有資格在宮中佩刀佩劍,手向腰間撫去,李安知道他腰間藏著暗器,連忙低聲道:“是我。”

夏金逸立刻清醒過來,連忙起身下拜,正要問安,李安已經揮手阻止,他低聲道:“你陪我去看看淳嬪,別驚動了外人。”

夏金逸大驚道:“殿下,萬萬不可,這事如果傳揚出去,只怕皇上震怒。”

李安笑道:“沒事,不會有人知道的,我們快去快回,不會有什麼妨礙的。”夏金逸苦苦勸解,可是李安卻惱怒地道:“平日你對孤百依百順,怎麼今日這麼執拗,還不起來,和孤一同前去。”

夏金逸眼中閃過一絲絕決,道:“屬下遵命,只是殿下這樣出去不免有些不妥,不如換了衣服。”李安心想有理,便換上一件侍衛的衣服,帶著夏金逸兩個人偷偷向淳嬪的住處潛去,雖然宮中侍衛不少,可是夏金逸最是擅長偷雞摸狗,帶著太子居然沒有碰到多少人,一次碰上了巡夜的禁軍,也被夏金逸拿著東宮的侍衛腰牌,用花言巧語敷衍過去。

到了淳嬪的住處,李安迫不及待的推開殿門,那殿門果然沒有關上,李安向內走去,卻是不見人影,他只道淳嬪遣走了宮女太監,匆匆走入寢殿,只見一盞銀燈放在桌上,錦榻之上,淳嬪只穿著薄紗睡衣,睡得正香甜,兩截藕臂露在錦被之外,越發誘人,而她的心腹宮女卻沒有相陪,可見必然是淳嬪相候良久,忍不住睡去了,李安心中越發覺得愧疚,而被淳嬪勾起的欲望也更加按耐不住,胡亂脫了衣服,向榻上撲去。

淳嬪原本正在熟睡,突然覺得有人壓了上來,她半夢半醒的也無從抗拒,過了一會兒,她從激情中醒來,發覺身上有人正在肆虐,原本就要驚呼,可是那熟悉的感覺讓她沒有喊出來,借著昏暗的燈光,她看清了男子的身份,心中不由一震,怎麼太子會在齋戒期間前來和自己私會,可是不過片刻,太子的瘋狂就讓她沉迷其中,再也顧不得盤問了。

他們在抵死纏綿,夏金逸卻是心中一片驚惶,他暗暗的查看了一下,所有的太監宮女都睡得很沉,顯然是被人輕輕點了睡穴,看來這里是一個已經設好的陷阱了。而太子就是落入這個陷阱中的麋鹿,自己就是幫助收緊繩索的幫凶。可是他轉念一想,太子如此行徑,又有什麼值得同情呢,自己還是趕快服下藥物,免得慘死才是真的。

他連忙拿出江哲給他的藥丸,先服下綠色臘衣里面的藥丸,一種沁人心脾的淡淡香氣讓他心曠神怡,然後又把黑色臘衣的藥丸藏好,可不要不小心失去了。他站在寢殿之外默默的等候著,卻不知等候的是太子出來還是此事揭穿時候的狂風暴雨。

就在太子進入淳嬪寢宮不久,在齋宮守戒的李援睡得正安穩,他年紀已老,多日齋戒只當是清心寡欲的休養罷了,突然,半夢半醒中,他看到窗紙上一片紅彤彤的,不由披衣起身,高聲問道:“高厚、冷川外面發生了什麼事情?”

一個四十多歲的杏衣太監匆匆進來,稟道:“陛下,是東宮走水,現在侍衛們正在救火,冷總管在外面護駕呢。”

李援心中一驚,今天已經是十二日,怎會在祭典之前發生這種事情,真是大大的不吉利,想起是東宮走水,他心中泛起不像的預感,問道:“太子殿下呢?快去把他接過來,不可讓他出了差錯。”

高厚有些神色不安,偷眼望去,卻是不敢說話,李援微怒,問道:“怎麼了,可是太子受了傷?”

高厚不得不說道:“殿下在東宮齋戒,是由鄭侍中負責的,可是今夜東宮走水,鄭侍中派人去救太子,卻發現太子不在寢宮。”

李援只覺得一盆涼水從頭上直潑而下,心中一片寒冷,他緩緩問道:“太子去了哪里?”

高厚冷汗淋淋地道:“奴婢也不知道,不過剛才鄭侍中派人查問,說是,有兩個東宮侍衛去了含香殿。”說到這里,已經是戰戰兢兢了。

李援呆若木雞,道:“含香殿,淳嬪,哼,冷川,你跟朕去一趟含香殿。”

身影一閃,一個身穿禦前侍衛總管服色的中年人走了進來,這個中年人相貌平平,卻是氣度雍容,雙目開合之間寒光四射,他是雍帝的親信侍衛,一身武功登峰造極,最受李援信任,如今更是大內侍衛的總管,備受帝寵。他淡淡道:“陛下不要過于煩惱,以免傷了身體。”

李援冷冷道:“好了,快些去含香殿,吩咐夏侯,將東宮所有侍衛太監宮女全部監禁起來,不得有誤。”

李援帶著冷川、高厚和幾個侍衛太監,匆匆趕到含香殿的時候,這里還是波瀾不驚。全然不知東宮那邊出了問題。李援使個眼色,一個侍衛上前,一腳踢開了殿門,正在前面守衛的夏金逸打了一個激靈,抬頭看去,只見月色之下,雍帝李援怒氣沖沖的盯著自己,他心中反而平靜下來,轉身呼喊道:“皇上駕到。”

李援眼中閃過凶光,也不用他吩咐,冷川身形一閃,一掌重重的打在了夏金逸的背心,夏金逸只覺得自己騰云駕霧一般飛起,身形種種的撞擊在牆上,狂猛的內力頃刻間湧入自己的經脈當中,夏金逸眼前一黑便昏死過去。

李援看也不看那個被殺的侍衛一眼,闖進寢殿,只見自己的長子臉色慘白,錦榻之上,淳嬪身無寸縷,正嚇得六神無主。李援只覺得五內俱焚,頭暈眼花,一個踉蹌就要跌倒,卻被高厚和幾個太監扶住。李援也不說話,怒道:“冷川,還不給我把這個逆子殺了。”

冷川目光一閃,卻不敢奉旨,默然不動。李援怒道:“怎麼,你連朕的話也不聽了麼?”

冷川淡淡道:“陛下,太子乃是儲君,就是有罪,也得明詔天下,焉能如此處置。”

李援原本只是氣急攻心,冷川這一句話讓他冷靜下來,這時候李安已經清醒過來,撲上前連連叩首道:“父皇饒命,父皇饒命。”

李援嫌惡的看了他一眼,一腳踢出,將李安踢飛到一邊,道:“高厚,你將這個逆子送到‘錦安殿’軟禁起來,不許任何人探望,還有,將這含香殿上下全部給朕處死,淳嬪,淳嬪,朕不想再見到她。”說罷,李援轉身出去。冷川連忙跟上。

高厚卻奉旨留下,他到殿外一聲招呼,一干侍衛虎狼也似的沖進含香殿,不過片刻,含香殿的太監宮女都已經被勒死,他們大多都剛剛從睡夢中醒來,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就已經喪命了。而夏金逸則在李援等人進入寢殿的時候醒了過來,他艱難的拿出黑色臘衣的藥丸,里面是一顆氣味古怪的藥丸,夏金逸心道,我是死是活全看你了,服下藥丸之後,夏金逸只覺得四肢麻木,周身上下無法動彈,眼睛也無力睜開,只是偏偏還有一絲感覺。不多時,李援走了,那些侍衛開始奉旨滅口,到了他的時候,一個侍衛探探他的鼻息,說道:“這人已經死了,其實不用看的,冷總管手上焉能有活口存在。”

上篇:第八章 宗師蒞臨     下篇:第十章 心狠手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