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第十一章 魔宗之秘  
   
第十一章 魔宗之秘

魯敬忠坐下之後,神色更加從容,微笑道:“門主可能知道,我們魔門傳承分為三支。”

簾中人開口道:“不錯,據本座所知,魔門分為烈日、寒月、隱星三支宗門,如今的魔門宗主乃是日宗所出,而魯大人你卻是月宗元老,日宗弟子,武功超群,月宗門人卻是擅長謀劃,只有隱星已經多年不見傳承。”

魯敬忠正容道:“門主果然知之甚詳,我們魔宗自古以來流傳四句話,所謂‘乾坤亂,烈日現,寒月輔,隱星守’。門主可知道其中之意。”

那個女子早已經端坐在胡床上,聽到這幾句話,站起身來,在簾內緩步而行,淡淡道:“想必是說,若是天下大亂,日宗弟子就要出來造反起事,而你月宗弟子是輔佐日宗的軍師,不過這‘隱星守’是什麼意思,是說守護日宗麼,不對啊,日宗武功高強,何必人守護,還是說星宗隱逸不出,也不對啊,你們的星宗只是聽過名字,從未見過傳人,本座已經糊塗了,還是請魯先生直言相告吧。”

魯敬忠敬佩地道:“門主已經猜得八九不離十了,不過其中稍有差池,我魔門宗旨,就是為了天下百姓,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聖人不仁以蒼生為芻狗,我魔門就是為了挑戰權威而生,故而每當朝政敗壞,我魔門必然要出現,讓這亂世越亂越好,將那些權貴豪門一掃而平,日宗弟子自然是先鋒大將,我月宗弟子就是輔佐的軍師,我們通常各自輔佐不同的主君,這樣一來,可以讓他們互相殘殺,這留下來的勝利者面對滿目瘡痍,自然只能讓民眾休養生息,這也是祖師爺而星宗麼,則是魔門最神秘的一宗,他們的事情就連我們也不知道,故而無法向門主解釋。不過目前局勢出了意外,當初,日宗弟子京無極登上魔宗宗主之位,全力支持楊老生,遭到慘敗,而我們月宗卻依舊各自為政,所以元氣還在,如今京無極遠走北漢,還要繼續和大雍為難,就是為了消耗大雍的實力,可是人誰沒有私心雜念,我們這些留在大雍的月宗弟子實在舍不得現在的權勢富貴,也不願看日宗壓在我們頭上,我們情願和門主共享富貴,輔佐太子登基,到時候豈不是雙方如意。”

那個女子沉思片刻,道:“你說得有禮,有了你的存在,太子雖然對我們忌憚,可是也就敢放手讓我們施為,你我雙方雖然對立,可是卻是有好處的,也罷,我們不會揭穿你們的身份,今日之事,就當作從未發生。”

魯敬忠正色道:“不過目前門主想必有心拋棄太子了吧?”

那個女子沉默片刻,淡然道:“本座不願相瞞,太子胡作非為,我們若要支持他,只怕名聲受損,你們魔門可以為所欲為,我們卻不能如此。”

魯敬忠笑道:“常言說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說句不當的話,現在雍王用不著您呢。”

那個女子歎息道:“總得試一試,無論如何,雍王乃是明君之姿,若是能夠禮遇本門,那麼本座放棄的也是心甘情願。”

魯敬忠淡淡一笑,道:“我們卻是輔佐定了太子的,若是門主也下定決心輔佐太子,在下倒有一個法子,可以保住太子。”

那個女子冷笑道:“還有什麼,不過是詆毀有人暗害太子麼?”

魯敬忠毫不臉紅,道:“正是如此,我已經在皇上派來調查的侍衛中安插了人,他們會說,太子當日所喝的參茶當中被人混入春藥,太子因此亂了神智,而淳嬪因為擔心自己日後淒涼,從前時時勾引太子,並買通了太子身邊的侍衛送來情書繡帕,所以太子亂神之後,就去了含香殿,這樣一來,皇上就會去查誰下得春藥,反而不會過多怪責太子。”

那個女子冷笑道:“你想把事情推到雍王身上,只怕沒有這麼容易。”

魯敬忠冷笑道:“不論皇上懷疑是誰,暫時就不會廢了太子,時間長了,自然就會淡忘此事,再說,皇上如今年事已高,只要拖上一年半載,我看就夠了。”

那個女子沉默片刻,道:“本座若有決定,會通知你的,你先盡力而為吧。”

魯敬忠起身告辭,說道:“門主不必多想,雍王雄才大略,豈容有人掣肘,門主憐惜天下蒼生,希望能夠借用新君之手,匡扶社稷,可是在人家看來,卻是謀奪他們李氏江山。”

鳳儀門主微微一歎,沒有說話。

魯敬忠走後,聞紫煙上前道:“師尊,你可相信他們麼,魔宗之人都是心思奸詐之徒。”

那個女子冷冷道:“他們雖然奸詐,可是也有作用,讓他們多擔些惡名有什麼不好,等到事成之後,就說是他們調唆太子,將他們全部殺了,也是名正言順,到時候誰還能和我們爭奪天下,你這些師妹,一個個驕縱任性,成事不足,敗事有余,這次本座親來坐鎮,我倒要看看誰還能翻了天去。”

聞紫煙真心誠意地道:“門主神威,必然馬到成功。”

那個女子淡淡道:“也不能大意,在雍王身上,我們失手多次,這次可不能壞事了,等我見過他之後,他若再不識時務,就休怪本座無情了。紫煙,本座並非看重權勢,只是我真的不放心將天下交給他人,不論一家一姓,乃至一個朝代,無不是其興也勃焉,其亡也速焉,我只望鳳儀門可以代代暗中控制朝政,可以讓百姓安康,不再受離亂之苦,你本是我心愛弟子,可惜少了幾分謀略,不然我必將門主之位傳給你,讓你繼承我的大業。”

聞紫煙肅然道:“師尊,不論您將門主之位傳給何人,弟子都會遵從師尊之命,監視她們的行為,若有違背師尊的訓示,弟子必定取她性命。”

鳳儀門主滿意的點點頭,道:“我尚未決定,不過無論如何你都是地位超然的監察使,本門這些年苦心栽培的武力也都交給你管理,你要好好做事,先完成這大業的第一步才是真的。”

聞紫煙欣然道:“弟子謹尊教誨。”

當夏金逸從昏迷中醒來的時候,他真的滿懷感激,真的活下來了,江哲沒有殺人滅口,自己真的死里逃生了,呻吟一聲,他坐了起來,看到旁邊的椅子上放著清水和方巾,他跳下床,驚奇的發覺身上已經沒有異樣,難道那些藥那麼好使麼,他迅速的洗過臉,換上旁邊准備好的一件單衣,然後看看門,無法決定是否要自己出去,無論如何,現在自己身份尷尬,臥底是不能做了,自己已經是個“死人”,最方便的處理已經是殺了自己,不過他們既然費力救了自己,應該不會殺人滅口吧,正在胡思亂想,自己見過兩次的赤驥已經走了進來,看到夏金逸正在呆呆的坐著,目光閃過一絲驚詫,開口道:“夏兄真是好底子,受了重傷,又有毒藥撻伐,居然還是生龍活虎。”

夏金逸反應過來,道:“怎麼,不是大人的藥物的作用麼?”

赤驥看了他一眼,道:“這個公子沒有說過,公子說,最近局勢不穩,讓夏公子在這里住一段時間,等到大局穩定之後,再來和公子相見。夏金逸坦然道:“全憑吩咐,不知道我可否自由行動?”

赤驥道:“這個院子公子可以隨便走動,但是不要離開,等到局勢穩定之後,公子就可以自行決定行止,不知道您有什麼喜好,赤驥會替您准備,免得您閑居無聊。”

夏金逸笑道:“這種悠閑生活,我可是求之不得,若是沒有妨礙,請替我拿一些曲譜和一管洞簫過來吧。”

赤驥道:“這些院子里面都有,旁邊的書房里面有各種書籍可以閱讀,這個莊子遠在郊外,無人打擾,只要公子不出去,安全定可無虞。”

夏金逸淡淡道:“我已經是一個死人,誰還會留意我,請小兄弟轉告大人,我夏金逸情願俯首聽命,絕無二心。”

赤驥神色莊重地道:“公子也有話傳下,必然不會虧待夏公子的。”

夏金逸微微一笑,他曆經人生巨變,早已經看透了一切,只要心願得償,死也無憾,更不會計較什麼報償了。

而在此時,雍王府已經是風云突起,太子突然出了事情,雍王自然也要召集屬下商議的,事關重大,就在花廳之中,管休、董志和苟廉,這雍王屬下的三傑全部到齊,司馬雄去了近衛軍鎮守,荊遲和長孫冀也都在座,其他的幕僚和雍王親信的將領也都分列左右,就連幾乎從來沒有參與過議事的江哲也破例出席,坐在雍王下首悠閑的喝著茶。

眾人無不喜氣洋洋,這幾年來被太子壓制,雍王又是一味隱忍,雖然他們也知道不得不如此,可是還是難免郁悶,如今太子被禁,若是能夠推波助瀾廢了太子,豈不是大功告成,所以他們商量的都是如何火上加油,我在一旁笑眯眯的聽著,完全不發表意見,李贄幾次用目示意,我都裝作看不見,現在不讓他們發泄發泄,不是自找麻煩麼。

李贄雖然也覺得這是一個好機會,可是他總是覺得有些不對,覺得若是這樣做會出問題,所以更加希望江哲說出自己的看法,大家爭論了許久,都是談論如何著手彈劾太子,正說得熱鬧的時候,突然外面傳來怒喝聲道:“什麼人?”

眾人一驚,怎麼會有人闖進議事廳呢,長孫冀和荊遲交換了一個眼色,荊遲走到廳門,推門出去,只見一個布衣女子身佩長劍,站在不遠處,神色淡然,彷佛這是她自己的地盤一樣悠閑,雖然被侍衛團團圍住,卻絲毫沒有懼色。荊遲看到這個女子,吃了一驚,上前行禮道:“原來是聞仙子駕到,不知道有什麼事情讓仙子突然闖進雍王府呢?”

那個女子冷冷的看了荊遲一眼,道:“門主在後面和王妃敘談,若是殿下有意,門主請殿下後面相見。”

荊遲愣了一下,回頭看去,這時候廳中眾人都已經聽見了聞紫煙的聲音,面面相覷,李贄神色肅然,走出廳門道:“本王這就前去拜見門主。”看了一眼江哲,目光中閃過一絲猶豫。

我淡淡道:“請容臣隨行,能夠一見鳳儀門主,幸何如之。”

小順子這時已經出現在不遠處,虎視眈眈的望著聞紫煙,聞紫煙也毫不示弱的看向他,四目相對,卻都是寒光四射。

我向雍王行禮道:“殿下,請讓小順子隨行伺候,另外,荊遲速到寒園請慈真大師前往會見門主。”

聞紫煙眼神中閃過一絲莫名的寒意,她知道慈真大師到了長安,卻不知慈真居然住進了雍王府,這也難怪,慈真大師的行蹤豈是平常人可以監視的。

在王府內眷常常游樂的涼亭之內,一個面覆輕紗的雪衣女子負手而立,抬眼望去,不遠處正是水光瀲灩的小湖,雍王妃高氏帶著兩個側妃,恭恭敬敬的侍立一旁,不遠處的大樹下雍王的兩個女兒和江柔藍正在嬉戲,雍王妃原想把孩子送走,卻被那女子阻止,她也不敢違逆,她可是知道這個女子的來曆的,就是自己的丈夫來了,也要以晚輩的禮節拜見的。

雍王的兩個女兒畢竟是皇室中人,也覺得情況有些異樣,不免有些拘束,倒是柔藍素來受寵,又沒有那麼多拘束,反而十分快樂的跑來跑去追著蹴鞠用的圓球,踢蹴鞠本來是要比誰踢得花樣好看,只是柔藍年紀小,因此沒有法子踢起來,只能踢著球跑來跑去。

雪衣女子看的有趣,笑著問道:“這個小女孩是誰的女兒?”目光落到高氏身上,雍王妃襝衽道:“啟稟門主,這個孩子乃是府中司馬江哲義女,王爺吩咐臣妾代為照顧。”

雪衣女子目光閃動,道:“好個聰明靈秀的小女孩兒,真是難能可貴。”

雍王妃笑道:“門主說的是,宮中幾位貴主也都很喜歡這個孩子,她年紀雖小,卻是天真懂事,解人煩憂。不過就是淘氣了一些,常常抓著她爹爹當馬騎。”說到這里不由忍俊不住,微微一笑。

雪衣女子也是淡淡一笑,她長眉入鬢,原本帶些殺氣,可是一笑之下,眉目之間多了幾絲柔和,一雙透徹世情,如同璀璨雙星的眼睛也露出了一絲柔和的氣息。

然後她的目光便落到遠處,那里雍王李贄正向這里走來,在他身後一個青衣男子正在緩緩而行,若非李贄刻意放慢腳步,只怕那個男子早就跟不上了,雖然如此,那人仍然是額頭見汗,在他身後,一個青衣少年迤邐而行,雖然距離還遠,可是以雪衣女子的武功,自然是看的清清楚楚,數年不久,雍王李贄神情多了幾分冷靜,少了幾分霸氣,可是那種由內而外的英風豪氣卻是絲毫不減,而那個青年男子,相貌斯文秀氣,但是那種優雅從容的氣度卻讓他縱在千萬人當中也不會黯然失色,最後就是那個青衣少年,雖然穿著仆人的裝束,可是那冰寒的雙眸,一舉一動之間隱隱的風華氣度卻是非同反響,雪衣女子輕輕一歎,若非雍王如此雄才大略,支持他真是一個好決定,今日若是雍王肯退讓一步,那麼自己也不妨改弦易轍。

不久,雍王已經到了近前,上前施禮道:“贄拜見門主,多年不見,門主可安好?”

雪衣女子素手虛扶,道:“雍王殿下安好,本座偶來京城,想起昔日沙場相互扶持的情分,特來探望。”

雍王恭敬地道:“門主盛情,贄感激不盡,門主可見過父皇了麼,這些年父皇總是惦念著門主,總是說若無門主援手,就沒有我大雍的今日。”

雪衣女子淡淡一笑,看向江哲道:“這位就是江司馬,本座早有耳聞,今日一見,果然氣度不凡。”

我上前施禮道:“晚生拜見門主,今日得見門主風儀,當真是三生有幸。”一邊說,我一邊打量著鳳儀門主,雖然相貌用輕紗隱藏,可是那種睥睨天下的風姿卻是遮掩不住,那雙燦如明星的眼睛,清淨宛如秋日寒江,全無一絲可以分辨的情緒,卻又隱隱透著慈悲之意。

鳳儀門主看向小順子,道:“這位就是邪影李順了,聽說你武功不錯。”

小順子冷冷道:“奴婢只是一個下人,不敢當門主贊譽。”

鳳儀門主意味深長地道:“你這樣的下人,只怕世間也沒有幾個人用的起。”

說罷鳳儀門主淡淡一笑,又說道:“雍王、江司馬,這個小女孩兒本座很喜歡,若是你們不嫌棄,就把她送給我作弟子吧。”說罷,她指向柔藍。我和雍王立時都愣住了。

真痛苦啊,我這兩天忙于加班,都沒時間寫文,真希望在存稿發完之前可以不再加班。

上篇:第十章 心狠手辣     下篇:第十二章 最終決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