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第十二章 最終決裂  
   
第十二章 最終決裂

悲情通告,已經連續加班數日,明天後天也要加班,因此實在是沒有時間寫文,這篇文章發完,周末兩天暫停,周一我會發文,希望到時候我已經有時間可以寫作了。

大雍武德二十五年,六月,帝以太子失德,命太宗代祭于長安。

——《雍史·太宗本紀》

雍王李贄心中思如潮湧,他怎不知道鳳儀門主這是向他示好,也是最後一次向他攤牌,雖然他很清楚如果得到鳳儀門主的支持,自己的儲位便是十拿九穩,可是想來想去,他都不能甘心作一個兒皇帝,若是這次妥協,必然要讓鳳儀門滲入到自己的勢力,到時候自己就很難勵志改革了,若是鳳儀門主提出收他的女兒為徒,他自然可以當面拒絕,可是鳳儀門主卻是要收柔藍為徒,雖然鳳儀門主已經是他們的首要敵人,可是不能否認的是,梵惠瑤仍是三大宗師之一,而且很可能是居于首席位置,這樣一個人要收柔藍為徒,這是柔藍的榮幸,若是自己斷然拒絕,江哲會怎麼想,想到這里,他抬目向江哲望去。

我的心里也正在翻江倒海,讓柔藍拜她為師,想也休想,我和柔藍的生身父母都希望她一生活得快快樂樂,我只希望能夠讓她衣食無憂,嫁一個如意郎君,白頭到老,甚至我都不准備讓柔藍嫁到富貴人家,免得那些三妻四妾,自命風流的豪門子弟耽誤了她,怎會讓她去學什麼劍,將來讓小順子教柔藍一些輕身功夫防身就行了,當然如果她真的喜歡習武我也認了,可是絕對不會讓她拜到女暴君門下,可是鳳儀門主明顯是向雍王殿下求和,如果我斷然拒絕,雍王會不會不滿呢。

我和雍王四目相對目光中都是憂慮,可是卻罕見的沒有達成共識,我心中苦笑,鳳儀門主果然出手不凡,簡簡單單的一句話就讓我們進退失矩,君臣離心了。

這時,我的身邊突然想起小順子的聲音道:“不可……”話還沒有說完就中斷了,我抬頭看去,鳳儀門主雙目含著淡淡的嘲笑,而眼睛的余光更是看見小順子滿頭大汗,神色羞怒。心里知道必然是被鳳儀門主隔絕了小順子的傳言,但我素來知道小順子對于察言觀色和隨機應變實在是在我之上,靈智一開,我已經想通了雍王的為難之處,便揚聲道:“門主厚愛,哲本應代小女謝恩,但是小女自幼孤苦,我們父女相依為命,實在舍不得分開,更何況小女性情頑劣,不堪學劍,哲只望她一生平安康泰,不願她出類拔萃。”

果然我的話一說完,就聽到雍王送了口氣的聲音。

鳳儀門主眼中閃過淡淡的陰蠡,說道:“本座看江司馬的詩詞別具一格,想不到為人也是這樣迂腐,不喜歡看見女子出人頭地,是麼?”

我恭謹地道:“門主誤會了,哲並無此意,只是為人上者,所耗心力必然百倍于人,哲只願兒女都是資質平庸,不求顯達于諸侯,只求承歡于膝下,不求功高蓋世,只求耕讀傳家,國家有難之時,當盡力挽救,國家平安之時,當為社稷之順民。”

鳳儀門主眼中閃過嘲諷,道:“若是人人如此,還有何人能夠匡扶社稷,江司馬可是過于獨善其身了。”

我微微一笑道:“所謂時勢造英雄,天下有大志有野心的人數不勝數,可是若是沒有平凡的黎民百姓,誰又能掌握乾坤,若是人人都想去做豪傑,那麼豈不是天下大亂,我雖然不幸,身處亂世,不得已深陷縲絏,可是絕不會贊同我的兒女也如我一般嘔心瀝血。”

鳳儀門主沉默片刻,道:“道不同不相為謀,雍王殿下,不知道你意如何?”

這人可是人人都知道她話中之意,雍王淡淡一笑,道:“小王也覺得柔藍不適合學武,若是門主能夠見到太子殿下,請代小王問候,就說小王必定上本相保,還請太子殿下平心靜氣,好好養息。”

鳳儀門主微微長歎,我們都是心中一亂,只覺她這聲歎息充滿了慈悲和惋惜的意味。但是我和李贄卻都不為所動,鳳儀門主見狀,冷然道:“殿下,太子乃是你的長兄,如今他身陷縲絏,不知道殿下是要落井下石呢,還是靜觀其變?”

她這一問,雍王又是心中苦笑,雖然他和太子已經是不死無休的格局,可是此事如何可以當眾說出,言出如風,無論如何,太子是他的君,是他的長兄,私下里自然可以將太子當成死敵,可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若是自己說了出來,只怕是沒多久就會傳到父皇耳朵里面,就是王府中沒有人吃里爬外,鳳儀門主也不會守秘的,可是若是自己說是靜觀其變,那麼無論如何,自己這次就不能大張旗鼓的發動對太子的抨擊。正在他左右為難的時候,鳳儀門主又是淡淡一笑,道:“太子因戶部案和錦繡盟案失愛于陛下,不知道雍王殿下如何看法,這件事情,想必雍王殿下清楚的很。”

李贄眉一揚,雖然對這兩件事情他不甚明了,可是他很清楚這是誰策動的,他也沒有指望這些事情一直隱秘下去,可是若是鳳儀門主沒有證據的說話,可就怪不得他無禮了。他淡淡道:“這兩件事情,天下人有誰不清楚呢,只是礙于淫威,不敢明說罷了。”

鳳儀門主冷冷一笑,笑聲中帶著一絲嘲諷,她緩緩道:“若說證據,本座自然是沒有什麼拿的出手的,不過殿下應該明白,這件事情若是傳揚出去,只怕證據就有了。”

李贄一皺眉,他自然知道若是李援起了疑心,細細查下去,雖然查不出實際的證據,可是一些旁證還是有可能得到的,這樣一來對自己便是大大不利,可是就這樣俯首,他又不甘心,心中的怒火越來越猛烈,他的眼光仿佛利劍一般看向鳳儀門主。

我這時卻是胸有成竹地道:“門主放心,我家殿下只是不願表功,事實上,殿下已經准備上本保奏,多年兄弟之情,數年君臣之義,雍王殿下乃是信人,若不仁至義盡,是絕對不會擅動干戈的。”

鳳儀門主聽了江哲這一番綿里藏針的話,卻不在意,笑道:“那麼本座就代太子謝謝雍王殿下了,時間不早了,本座還要去看看幾位故人,這就告辭,若有機緣,自然會再相見。”說罷她的目光落到遠處,那里不知何時多了一個布衣僧人,她用目光微微致意,也不見如何行動,身形便如輕煙一般,轉眼消失不見。這時,我們在場的人才真的松了口氣。

李贄苦笑道:“本王突然覺得壓力倍增,鳳儀門主親自出馬,這次可沒有什麼希望了。”

我淡淡道:“殿下放心,這次本也不是就要立刻達到目的。”然後看向小順子,關切地問道:“你沒事吧?”

小順子眼神有些羞怒,道:“我不是她的對手?”

我聞言笑道:“你胡說什麼呢,你才多大,和人家宗師級別的高手比什麼,再說慈真大師都說你前途無量,一時失手用得著那麼難過麼?”

小順子臉色緩和了許多,默默不語,我見他已經恢複正常,這才放下心來,這時慈真大師已經消失不見,奇人就是奇人。李贄含笑看了我一眼,道:“好了,隨云,你也別再掖著藏著,有什麼打算快說吧。”

我正要答話,這時遠處總管常恩匆匆跑來,道:“殿下,宮中有旨意傳下。”

這下我們也顧不上說話,先簇擁著雍王到了前廳,紅衣使者拿著黃綾詔旨,高聲道:“朕命雍王贄代太子持長安陪祭,欽此。”

雍王心中一陣狂喜,卻是不露聲色,上前接過詔旨,謝恩之後,問道:“請問欽差,本王可否入宮謝恩。”

那個宦官尖聲道:“陛下已經提前起駕黃陵,命殿下和韋相、鄭侍中商議祭典之事,不過據咱家所知,雖然時間有些倉卒,可是齋戒還是不能免得,陛下已經下旨讓殿下即刻到齋宮,奴婢想,鄭侍中很快就要到了。”

他還沒有說完,已經有人通報道:“殿下,鄭侍中奉旨前來,請殿下隨他入宮齋戒。”

李贄沉聲道:“請鄭侍中稍候,本王更衣之後便隨他入宮。”送走傳旨的欽差,李贄有些憂慮地道:“隨云,你說會不會有詐。”

我目光一閃道:“殿下,雖然按理說沒有什麼問題,可是殿下孤身入宮,臣等無法放心,小順子武功還不錯,讓他陪殿下一同進宮,想來鄭侍中也不會說什麼?”

小順子臉色一邊,脫口道:“公子,你的安危……”

我手中折扇一收,淡淡道:“請殿下傳令,到殿下回府為止,府中大小事情,由哲主持。”

李贄立刻道:“金牌在你手上,就是本王親到,誰敢不聽你的命令,你可以立刻斬之,小順子,這次本王要借重你了,放心,慈真大師就在府上,一定會保護隨云的安全。”

小順子看了我一眼,道:“李順遵命,請殿下和公子放心,就是鳳儀門主親自出手,小順子也會舍命保護殿下平安。”

我見眾人面色嚴肅,輕笑道:“大家不用這麼擔憂,這才我們又不是有什麼悖逆之舉,只是為了防止有人狗急跳牆罷了,而且鳳儀門主既然來了,就不會在這個時候放手施為,畢竟,這大雍還有皇上和宗室在。”

大家這才略略放心,當下雍王到前面去見鄭侍中,鄭瑕果然沒有對小順子的隨行表示什麼驚異,雍王如此慎重也是理所當然,很快就請雍王入了齋宮,齋戒沐浴,指點禮儀,雍王是一刻也不得閑暇。他這里繁忙,卻讓太子一系的人心焦如焚。誰都知道,太子和雍王乃是死對頭,此消彼長,去年年初,太子代聖上告祭太廟,自此之後,雍王便偃旗息鼓,甚至忙著在幽州鞏固勢力,如今雍王取代太子陪祭,那麼象征這什麼不言自明。太子一系的人自然是議論紛紛,而其中的中堅力量自也不肯放手。

可是李援畢竟是一代霸主,那里不會想到這個問題,這次離京,他將在京禁軍交給秦青,李寒幽是太子一系的人,自然不會讓雍王動手害了太子,而秦青雖然年輕魯莽,可是秦大將軍可不含糊,留下了自己的親信副將秦勇監督秦青,這樣一來,太子也別想趁機加害雍王,再說,韋相和鄭侍中乃是文臣的領袖,有他們坐鎮,自然是萬無一失。為了安全,鄭侍中親自管理雍王齋戒的齋宮,而太子被軟禁的錦安殿則由韋觀提議,派其子韋膺看護,韋膺如今雖然已是吏部侍郎,又是皇上心目中的佳婿,又是立場中立,有他守護太子,既不用擔心有人暗害太子,也不用擔憂太子和外面私通消息,而侍中鄭瑕的鐵面無私人人都知道,這樣一來,等于是太子和雍王雙雙被軟禁起來,反而是齊王比較自由,隨駕到橋山祭拜,不用陷入這場政治風暴。

在這種情況下,雙方的布置就很重要,既不能驚動了雍帝留下的鎮守長安的文臣武將,又需要維持局勢,不能讓自己的主君覆頂,所以太子府和雍王府聯合要求長安戒嚴,韋觀也只能同意,而在這之後,秦青迅速將有嫌疑的不明身份的人士拘押的拘押,趕出長安的趕出長安,而雍王府也不示弱,雍王屬下三傑,管休負責雍王府內部事宜,苟廉負責和韋觀等人協調,而董志則帶著荊遲返回駐紮在長安城外的近衛軍,全軍備戰,司馬雄則帶著雍王府宿衛隨時聽候吩咐。而指揮這一切的江哲江隨云則寸步不離寒園,而慈真大師則寸步不離他左右,裴云雖然失去了禁軍北營的絕對控制,可是畢竟還是控制著大部分力量,有他坐鎮,夏侯沅峰就不能隨意調動這部分禁軍,只能盡量調用大內侍衛,這樣一來,雙方勢力犬牙交錯,誰也不敢先動手,更何況人人都知道,鳳儀門主已經到了長安。

不過在風浪之中,有一個人卻是悠閑自在,那就是我了,我雖然每日留在寒園之中,小心翼翼不敢外出,可是卻沒有做什麼大事,每天的情報我翻閱一遍就歸檔,各種應變措施也讓他們自己去計劃,我只負責下幾個命令。說也奇怪,我這樣可以說是不負責任的行為卻有效的讓眾人心平氣和起來,看來是我平日給他們的印象太好,讓他們不自覺的相信我了。

其實本來也用不著著急,對我來說,這次唯一的目標就是可以看看太子的勢力,我很清楚,這次不是一勞永逸的機會,雍帝若是真的對太子完全失望,早就廢了他了,而不是將他拘禁起來了事,這次雍帝是想試探一下雍王,如果這次我們心急火燎的想鏟除太子,必然讓雍帝認為殿下心腸狠毒,若是毫無准備,又會讓雍帝覺得我們過于矯飾,所以我這般外緊內松,既震懾太子勢力,讓他們不敢趁機生變,也可以讓雍帝明白殿下沒有謀逆之心,再說,太子儲位已經是岌岌可危,我們若是火上加油,只怕反而引起雍帝的同情憐憫,我們只要不偏不倚,那麼鳳儀門上躥下跳為太子張目的做法就一覽無遺,什麼恩情也不能一輩子壓人,這次鳳儀門主可以靠著過去的恩情說服雍帝恢複太子的尊榮,那麼下次那,再說,太子已經失去人心,雖然勢力龐大,卻已經是紙老虎了,所以這次的事情我的目標只是平安度過,下一步,就可以著手策劃真正的奪嫡大計了。

可是就在我悠閑自得的時候,卻得到了一個令我意想不到的消息,說起來只是一件小事,可是卻讓我有些追悔莫及,今日太子妃安排了親信侍女繡春的喪事,而繡春是自縊身亡,據說死前已經有了數月身孕。這個消息讓我十分遺憾,原本我對于夏金逸的私事並不關心,可是這個女子竟然殉情而死,我不殺伯仁,伯仁因我而亡,歎息了一下,決定傳個消息給夏金逸,讓他知道一下有個女子深愛他至此,只是可惜了那個沒有出世的孩子。

而同一時刻,大內齋宮之內,李贄專心致志的誦著經文,坐在屋角默默練功的小順子睜開眼睛,眼中閃過一絲欽佩之色,雖然他跟隨江哲投靠了雍王,可是一直以來,他都對雍王存有敵意,一個原因是當日雍王曾經想要鴆殺江哲,另一個原因卻是因為江哲為了替雍王效力,不僅險些遭到刺殺身死,而且還要強行撐著病體為他謀劃。所以盡管很感激雍王對江哲的愛重,小順子仍然是不大願意理會雍王。可是今日小順子卻是真的敬佩這個皇子。

小順子不是白癡,他知道自己的能力和地位,做江哲的奴仆是他心甘情願,可是這並不代表他不了解自己的身價,捫心自問,自己若是雍王,肯定會忍不住招攬這樣一個高手,就算不指望自己全力效忠,得到自己好感也是物有所值,他也想過這次和雍王獨處齋宮,雍王可能會用一些手段來招攬自己,可是出乎他的意料,自始至終,雍王只是專心致志的學習禮儀,埋頭誦經,雖然對自己客客氣氣,卻沒有絲毫收買之意。小順子在雍王府多年,不止一次看到過雍王待人的手段,平心而論,若是雍王對他用上,他也難以視若平常,可是雍王卻沒有對他說過一句額外的話。

小順子明白,這並不是雍王看不起自己,而是,在雍王心中,自己是一個恪守忠義的人,這種尊重,才讓小順子真的接受雍王作為江哲的主君。

對于李贄,並非沒有想過收買小順子,畢竟這樣一個武功高手,實在值得留在身邊,可是雍王並非是一個定要將天下俊傑掌握在手中的人,在他看來,小順子忠于江哲,那麼只要自己抓住江哲,就不用擔心小順子的問題,而且,這樣一個雅量高致的人,他又怎會用收買來屈辱他呢。此時的李贄,絕對沒有想到,會因為這個緣故讓小順子終于消除了對他的敵意。

上篇:第十一章 魔宗之秘     下篇:第十三章 隱星宗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