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第十五章 王者神威  
   
第十五章 王者神威

時,東市之內魚龍混雜,秦將軍青告于太宗,太宗奮起,攜宿衛百人,親臨東市,于市門高呼道:“奸細作亂,凡我子民,靜立莫動。”當是時也,太宗金甲錦衣,見者拜服,亂乃定。

——《雍史·太宗本紀》

雍王派人出去打探,沒有多久就有回報,李贄聽了之後倒是松了口氣道:“早年我在兵部的時候,曾經考慮到如果發生變亂該如何處理,因此曾經給禁軍訓練過該如何處理這樣的事情,現在看來,秦青果然還是將門虎子,處理的十分妥當,如今不過是一處城門著火,變亂也集中在東市附近,只要處理得當,倒也不會釀成大亂。”

我一邊在心里慶幸表弟荊舜卿的江南春在利人市,一邊擔憂接下來必然會有的大搜查,要知道夏金逸還在長安呢。聽了雍王的話,不由贊歎道:“殿下深謀遠慮,精通軍務,臣萬分欽服,只是這東市發生暴亂一事十分蹊蹺,臣實在有些不明白。”

李贄深深的看了我一眼道:“隨云你畢竟少經軍旅,以本王看來,是我大雍疏忽了,這幾年,爭儲之事越演越烈,渾忘了天下還未平定。”

我恍然大悟,拊掌道:“定是北漢的密諜,南楚柔弱,而且現在百廢俱興,那些人雖然自稱蜀人,可是蜀人在慶王治理下頗為安定,錦繡盟又已覆滅,所以只有北漢才有可能,殿下方才說邊關有警,只怕正是因為北漢有心犯境,這次先派人挑起長安動亂,這也是一舉兩得,既可以跳起民怨,抵消皇上告祭黃帝陵的影響,又可以讓大雍各方勢力彼此猜疑,方才臣還在懷疑鄭瑕遇刺是否是因為太子遷怒,若不是東宮失火,鄭瑕稟告皇上太子不在東宮,只怕太子也不會被軟禁,如今看來可能也是北漢所為。”

雍王搖頭道:“北漢民風彪悍,若是派人劫殺還有可能,若是刺殺大將也有可能,可是刺殺一個清正廉潔的文官,這樣的事情他們作不出來。”

我擺弄著手中的折扇,皺眉道:“今夜發生了三件大事,慶王在長安的秘密據點被人搗毀,鄭侍中朱雀門前遇刺,如今又是東市變亂,東市變亂很有可能是北漢密諜所為,唉,我也是疏忽了他們,沒想到他們敢如此囂張,如今看來正是他們舉兵進犯的前兆,慶王,慶王,這倒有可能,長安之中若說誰和慶王有仇,只怕是鳳儀門嫌疑最大,不過這件事情也罷了,就是猜錯了也不是什麼大事,只是是誰刺殺鄭侍中呢?說句實話,鄭侍中乃是皇上忠臣,素受陛下信賴,如今他親自參與此次東宮之事,他素來剛正不阿,對太子只怕已經是心生不滿,有這樣一個人在皇上身邊,對殿下只有好處,莫非,莫非……”我不再說話,接下來的猜測太駭人聽聞了,就是我也不敢多想。

雍王也心中一動,可卻沒有說什麼,只是道:“隨云,當日鳳儀門主用柔藍相試,我們斷然拒絕,只怕從今之後我們日夜都要小心鳳儀門的刺客了。”

我冷冷道:“殿下不想為人掣肘,臣也素來不喜受人限制,鳳儀門早和殿下水火不容,如今從少林派的反應看來,鳳儀門眾叛親離之日已經不遠,若是殿下和鳳儀門媾和,反而失去了難得的人心和機會。”

雍王傲然一笑道:“本王雖然知道鳳儀門可以讓我輕而易舉登上皇位,可是世間之事往往是不能貪圖捷徑的,本王立志一統天下,靖肅宇內,焉能受人脅持,鳳儀門主雖然用心良苦,可惜本王不是受教之人。”

我施禮道:“殿下志向遠大,臣敬服,希望臣能夠看到天下太平的一天。”

雍王肅然道:“隨云你對本王襄助良多,日後本王還要和你共商國事,你定然可以親眼看到四海升平之日。”

我微微一笑,雖然得到了少林寺的心法,這幾日練來,果然有點進步,可是若是這樣勞心勞力,不知道我還能活上幾年。

看看被火光映紅的天空,我有些不安地道:“殿下,公主殿下沒有隨陛下去橋山,今日可是在無塵庵麼?”

雍王看了我一眼,見我神情有些恍惚,輕輕搖頭道:“你放心,無塵庵那里定有人去保護的,皇妹身份貴重,乃是父皇愛女,又是深受大雍百姓敬愛,所以不會有人敢松懈的,隨云可是不放心麼。”

我面上一紅,道:“不論是否有人去保護公主殿下,殿下您也應該派人去看看的。”

雍王淡淡一笑,道:“這個應該不用我操心了,想必王妃已經派人去了。”

這時,一個侍女進來稟道:“王妃命奴婢稟報殿下,派去探望公主的侍衛回報,夏侯總管已經帶人護住了無塵庵,現在情況混亂,王妃還給公主殿下送了一封信,勸公主明日回宮,公主已經答應了,還說讓娘娘帶著柔藍小姐進宮去看她。”

雍王揮手讓侍女退下,我這才放心下來,問道:“那麼現在應該是誰護衛雍王府,殿下可留意了麼?”

雍王失笑道:“若是本王要等你提醒,只怕早就遲了,現在在外面的正是裴云,你放心吧,絕沒有人能趁機加害本王,再說,你不是早就讓王府宿衛小心戒備了麼?”

我赧然一笑,剛才私下里讓司馬雄出去傳令戒備,想不到也沒有瞞過雍王的眼睛。

正在我們繼續研究今夜事變的時候,秦青的使者已經進了雍王府的大門了。

聽了使者的稟報,雍王面色一沉,道:“這些密諜也太可恨了,東市乃是長安重地,這次可是損失慘重,如今恐怕是他們從中渾水摸魚,東市的商家,哪個沒有保鏢護衛,這樣發展下去,只怕東市就成了廢墟了,這可不行,本王得立刻前往處置。”

我連忙攔阻道:“殿下,如今東市已經是一片混亂,殿下若是前去,平息了爭端還好,若是無用,只怕會有人把這件事情的責任算到殿下身上,如今一動不如一靜,還請殿下三思。”

可是這次一向對我言聽計從的雍王卻搖頭道:“隨云,本王乃是大雍親王,三軍統帥,這等時候,正是我為朝廷和百姓盡力的時候,怎能斤斤計較個人得失,東市之亂早一刻平息,損失就要少一些,長孫冀、司馬雄,你們點上一百親衛,隨我前往東市,府中諸事,隨云你要小心,慈真大師和小順子至少要有一個在你身邊才好。”

我還想勸阻,可是舉目望去,李贄神采奕奕,氣勢迫人,竟然說不出話來,只得低頭道:“臣遵命,請殿下放心,小順子我會派他到後宅保護王妃和幾位郡主,有慈真大師和外面的裴將軍在,殿下不用擔心府中的事情。”

李贄淡淡一笑,喝道:“取本王的金甲來,本王倒要看看,什麼人敢攪亂我大雍的皇都。”

門外的侍衛齊聲高喝,不多時已經有雍王的親衛拿來了金甲,雍王也不避人,脫下便衣外袍,穿上金甲,外面披上蜀錦戰袍,舉步向外走去,龍行虎步,矯健非常,那些侍衛都是跟著雍王千軍萬馬中殺出來的,見到雍王這般氣勢,就似從前開戰之前一般,不約而同的下拜道:“雍王殿下千歲,千千歲。”

我分明的感覺到那一種沙場血戰的強凝氣氛,不由被那沖天而起的殺氣豪情所動,也高聲道:“預祝殿下馬到成功,臣在府中設宴相候,待殿下歸來慶功。”

雍王大笑道:“眾將士,可聽到司馬大人要為我等設宴慶功呢,我們還不快去快回,也好暢飲通宵。”

那些侍衛都已經結束停當,大開了中門,簇擁著雍王上了戰馬,霎時馬如龍,人如虎,沖出府門,頃刻不見,只留下禦道之上塵煙四起和漸漸低微的馬蹄聲。

我目送著雍王的背影消失,心中思緒萬千,雖然雍王沒有接受我的意見,可是我卻沒有絲毫惱怒,這樣的人,才配作萬乘之君,才配作我江哲的主君。

這時,拱衛雍王府這一帶的禁軍統領裴云策馬過來,對我說道:“大人,雍王殿下不愧是一代名將,只見殿下的近衛騎兵,就知道殿下治軍嚴謹,將士用命,可惜裴云沒有機會在殿下麾下作戰。”

我淡淡一笑,道:“總會有機會的,近日來北漢有些異動,邊關有些風險,殿下准備向皇上請旨巡視邊關,你若是願意可以向殿下請求隨軍。”

裴云眼睛一亮,思索起可行性來,不過這個消息,給裴云身後的禁軍聽了,卻是各有所思。

我心中暗笑,用這個方式傳出消息,不怕太子一方不連忙籌劃如何阻止雍王回到軍營。突然之間,我想起一件事情,這次北漢策動長安事變,雖然聲勢浩大,可是實際作用並沒有想象中的大,除非,他們另有打算,若是我策劃這件事情,應該如何盤算呢,心中千回百轉,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心中大驚,連忙道:“裴將軍,我需借助你一臂之力。”

裴云一驚,道:“請大人吩咐。”

我招手道:“裴將軍,你跟我來一趟。”說完也不顧他是否跟來,便急匆匆的趕回寒園,心里盤算,時間應該會來得及,不由慶幸我想到了那件事情,就是我杞人憂天,也好過後悔莫及。

李贄來到東市的東門,如今秦青正在那里指揮禁軍,秦青已經是等得十分心焦,一看到雍王來到,策馬上前高聲道:“殿下,如今里面已經是一片混亂,末將幾次下令若是他們不肯停手,就要強行鎮壓,可是他們都不肯聽從,請問殿下,是否准許末將動武。”

李贄冷冷道:“東市乃是長安菁華所在,幾乎大雍的所有大商家都在東市設有店鋪,若是玉石俱焚,只怕有傷大雍的經濟命脈,還是本王來處理吧,秦青,你將禁軍指揮之權暫時交給我如何?”

秦青抹了一把頭上的冷汗,道:“末將遵命。”說罷迅速傳下將令,禁軍都是大喜,他們對雍王的聲威早有所聞,很多人還曾經見過雍王上陣殺敵的英姿,在將領的帶領下,萬余禁軍同聲高呼道:“謹尊雍王殿下將令,殿下千歲千千歲。”

東市之內正在混戰的人們聽到禁軍們的高呼,很多人都不由放慢了手腳,這時臨近東門的人群中發出驚呼,只見一個身披金甲,外罩紅色蜀錦戰袍的雍容男子神色溫和,高坐戰馬之上,出現在禁軍之前,身旁兩員戰將,一個黑衣黑甲,筆直口方,相貌端正,一個長眉鳳目,面白無須,身穿青色戰甲,那黑衣將軍手中乃是精鋼打造的馬槊,只看上一眼也知道重量不低于二十斤,腰間則佩著橫刀,一見便知是一員勇將,而青衣將領手中乃是丈二銀槍,背著一把金弓,馬上掛著四個箭囊。兩員大將和左右虎赍皆是殺氣隱隱,氣度沉凝,更顯得金甲將軍氣度從容冷靜。

這東市之人大都是走南闖北之人,對大雍的名將豪門如數家珍,一見之下,便知道是什麼人到了。手中的刀劍更是用不上力氣,心中惴惴不安,唯恐雍王殿下下令鎮壓。

雍王用目一瞧,已看出這些人氣勢已弱,便高聲道:“現在奸細作亂,挑撥離間,爾等皆是我大雍子民,焉能助紂為虐,若是心無反意,便需坐倒在地,雙手抱膝,司馬雄,你給本王數上十聲,十聲之後,若還有站立者給我全部射殺,本王當年縱橫天下,攻城略地,焉能被這小小東市所困阻。”

李贄說話之時用了內力,這些人都聽得清清楚楚。

這時司馬雄已經高聲道:“眾軍隨我高呼,雍王殿下有令,不是奸細,坐倒在地,雙手抱膝,十聲之後,站立者定殺不赦。”

不過片刻,軍令已然傳下,只聽見雷鳴一般的喊聲,將雍王軍令高聲重複三遍,東市之內人人聽得清楚。這時司馬雄將手中馬槊指向高空,高聲道:“一。”眾軍也同聲附和,聲音驚動天地。司馬雄以馬槊指天為記,到後來,那些禁軍只要看見司馬雄的動作,便同聲高數。

十聲還未數罷,那些在東門口擁擠的人群已經紛紛坐倒,這時有人尖聲高呼道:“他們都是騙人的,我們混戰不過為了自保,可是他們為了掩蓋此事,必然要將我們當成叛逆。”

他的聲音一響,人群中已經有人驚惶失措,眼看局勢就要難以控制。雍王冷冷一笑,長聲道:“長孫,給我殺了那些造謠生事的奸細。”

長孫冀早在雍王出聲之前,就已經准備好了弓箭,如今聽到雍王令旨,抬手一箭,箭影仿佛流光一般,射入人群,將一個漢子釘在地上,這一手立刻震懾了全場,那些人開始用驚惶的目光看向全副武裝的軍隊。

李贄高聲道:“此人胡言亂語,意圖煽動,本王若是將你們當成叛逆,早已下令圍剿,如今本王體念你們都是受人蒙蔽,只要服從軍令,本王絕不追究。”

說罷,李贄策馬前行,司馬雄、長孫冀和百名近衛虎視眈眈的簇擁著雍王,一行人所到之處,李贄不斷高聲宣布赦令,大雍百姓對雍王都是崇敬非常,都很聽話的坐倒在地,並且將大路讓開,李贄沿著東市的大道緩緩前行,長孫冀手中弓箭緊握,若是有人出言挑撥便是一箭,他箭術絕倫,目光敏銳,竟然沒有錯殺一人。

李贄面上帶著淡淡的微笑,但是他的目光卻是冰寒中透著威嚴,他只是用目環視眾人,那些還在滿懷猶疑的人也不由自主地松開兵器,在雍王等人身後,被阻擋在外面的禁軍井然有序的進入東市,將那些已經坐倒在地的各種身份的武士兵器收繳,然後監視他們回到自己的住處,不許外出。東市很大,李贄沿著市內的縱橫的四條主道一一巡視,所到之處,就是有人想要趁機作亂,可是奇異的是,雍王明明手無寸鐵,可是他的目光只要一掃過來,就人人心驚膽戰,仿佛都忘記了他身邊的護駕將軍的厲害。一路行來,雖有幾處有人悍然不服,可是長孫冀和神箭和近衛們的橫刀,讓他們很快就被當場斬殺,而雍王的凜凜神威,也讓他們意圖挑起事端的行動化成泡影。

直到天將黎明,東市終于被禁軍全部控制,幸好很多地位舉足輕重的商賈都閉門不出,只讓手下守住商鋪,這才沒有造成不可挽回的損失。李贄終于松了口氣,他不是不可以下狠心鎮壓東市變亂,可是想到後果就不敢動手了,如今總算局勢已經控制住,接下來只要好好盤查這些人,定然可以查出北漢的密諜來。

李贄對秦青道:“秦將軍,如今局勢已經控制住了,本王將軍權交還,剩下的事情你好好處理吧,若有不能決斷之處,可以到王府見我,還有,去向韋相稟報一聲,本王這就要回去更衣,如今大局已定,本王還要進宮向母後和諸位娘娘通報一聲。”

秦青萬分佩服地道:“今日得見殿下威嚴,末將拜服,請殿下放心,末將一定會將事情處理妥當。”

李贄微微一笑,就要告辭離去,這時候,一隊禁軍押著幾個繩索捆綁的漢子走了過來,李贄住馬,看了一眼,問道:“這些人都要好好看押,一定要仔細審問。”

秦青正要答話,那些大漢突然嘶聲道:“李贄,納命來。”說著同時振臂,繩索寸寸斷裂,那幾個剽悍的漢子和那一小隊禁軍同時向李贄撲來。

上篇:第十四章 長安血夜     下篇:第十六章 錯綜複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