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第十六章 錯綜複雜  
   
第十六章 錯綜複雜

亂初平,有蘇定巒者,凌空刺殺,幸宗師慈真禪師隱在側,太宗無恙,蘇定巒,北漢三品將軍,性暴烈,斬將奪旗,攻無不克,常為大軍先行,號“先鋒將軍”是也。

——《雍史·太宗本紀》

這時只聽弓弦響起,聲如珠落玉盤,長孫冀施展開連珠神射,幾個沖在前面的沒有衣甲的大漢首當其沖,被利箭射穿血肉之軀,卻原來長孫冀心細如發,他發覺那些禁軍的步伐有些混亂,這是不應該發生在訓練有素的禁軍中的現象,故而及時發箭阻擋那些刺客。而這一耽擱,李贄的近衛已經將那些刺客擋住。

就在李贄微笑著看著已經占了優勢的近衛的時候,突然路旁一座商鋪突然有人破門而出,身如閃電,勢若雷霆,手中步槊向李贄刺去。

這時司馬雄正在前面督戰,不及趕回,長孫冀張弓搭箭,連射三箭阻攔,不料那人手中短劍揮動,長孫冀那可以斷金裂石的長箭竟然被硬生生反彈而回,長孫冀大驚之下來不及閃身,只得用弓身撥打箭支。那反彈而回的箭支居然中蓄強力,長孫冀連人帶馬向後退了三步,金弓弓弦更是已經斷裂。一時之間,長孫冀竟然無力救護雍王。

這時雍王身邊只有四個近衛,他們同時以身軀擋住那人的來勢,可是那人的身軀居然詭秘的繞了一個弧形,向雍王刺去,李贄雖然也是沙場驍將,可是那人鋒芒所指,竟然讓李贄覺得無力閃避,心中一歎,難道我壯志未酬就要死在此處麼,不由閉上了雙眼。

就在千鈞一發之時,一聲宛如天籟的佛號傳來。

“阿彌托佛。”聲如九天驚雷,然後李贄便覺得身上一松,那逼人的劍氣已經消失無蹤,連忙睜開眼睛一看,只見自己的馬前,慈真大師雙手合十,正在念誦佛號,而兩丈之外,一個身高九尺的大漢滿面怒火的看著慈真大師,手中拿著一柄精鋼打造步槊,李贄一眼看去,就是抽了一口冷氣,這柄步槊竟然是紫黑色的,李贄久經沙場,知道只有人血才能將兵器染成這個顏色,如此身材,如此武功,如此殺性,李贄立刻就知道了這人的身份。他朗聲道:“原來是北漢先鋒將軍蘇定巒駕到,不知道本王何幸,竟然讓將軍親來行刺。”

雍王的親衛還好,那些禁軍有很多都曾經和北漢做過戰,對這位先鋒將軍早聞其名,卻是沒有見過,不由都用好奇和凶狠的目光望去。

北漢軍素以勇猛凶悍聞名天下,或者在訓練精良上不如大雍軍隊,但是若論個人戰力卻在大雍展示之上,凡是大雍軍士對北漢出名的將領戰士都是耳熟能詳。北漢軍方領袖乃是威遠將軍龍庭飛,此人出身名門,精通軍略,雖然只有三十歲,但是屢次將大雍軍隊擊敗,唯一能在他面前敗而不潰的至今只有雍王李贄一人,就是齊王李顯也曾經慘敗在他手上。若非大雍兵多將廣,只怕不僅不能出關攻擊北漢,還會被龍庭飛給攻破關隘呢。除了龍庭飛之外,北漢還有四位將軍名震天下。

飛虎將軍石英擅長長途奔襲,一舉克敵,磐石將軍段無敵擅長守城,銅牆鐵壁,鬼面將軍譚忌,擅長行軍布陣,而先鋒將軍蘇定巒則擅長陣前斬將,他乃是魔宗宗主宗無極的二弟子,武功雖然沒有能夠登峰造極,卻是難得的沙場驍將,想不到此人竟然出現在長安行刺雍王,真是令人難以置信。

他們這里驚疑,卻不知蘇定巒也是心中叫苦,刺殺雍王是非小可,就是事成,只怕也只能是玉石俱焚,這種事情宗無極怎會讓他這個陣前斬將奪旗的猛將來做,他原本是因為這兩年邊關無事,閑的無聊,特意扮成商人到大雍游玩,順便也想探探軍情,在長安已經流連了一個多月。

誰知道北漢秘諜系統竟然在此時下手跳起東市事變,意圖擾亂大雍皇都,為半月之後的大舉進犯作准備,而蘇定巒也接到宗無極的命令,讓他相機行事,刺殺雍軍統帥李贄,蘇定巒在長安已有多日,很清楚若是今次事變,雍王李贄定然要到東市鎮壓,果然被他等到了雍王,憑著他一身絕世武功,原有七成勝算,他只想一舉殺了李贄,然後趁著局勢混亂之際逃走,北漢秘諜早已為他准備了撤退的後路,不料事與願違,竟被慈真大師阻攔,蘇定巒越想越是惱怒,也顧不得慈真大師具有與宗主同等地位的宗師身份,手中步槊指向慈真,怒喝道:“你這禿驢,不在寺里修行,屢次壞我魔宗大事,真是可恨可惡。”

他雖然罵得難聽,慈真大師卻不惱怒,只是淡淡道:“老衲乃是大雍子民,雍王殿下軍功卓著,乃是大雍軍神,更是朝中擎天之柱,焉能坐視你等刺殺殿下,若是蘇施主放下屠刀,老衲願為施主求情,請殿下饒了你的性命。”

蘇定巒四下瞧看,只見雍王親衛和禁軍已經將這里圍得水泄不通,眼前又有一個宗師級別的高手,心知這次絕難逃生,但是他心志堅強,冷冷道:“好,就讓你們看看老子的厲害。”

說罷步槊閃動,直向慈真大師撲去,慈真大師神情不變,眼中卻閃過一絲贊許,左手一晃,右手握拳猛擊出去,卻正是少林拳法中最基本的一著“沖天炮”。但是慈真大師使來卻是威猛絕倫,讓人一見便覺不可抵擋。

蘇定巒心中一緊,但他心性凶悍,毫無畏懼的一槊刺出,拳槊相交,慈真大師絲毫未動,蘇定巒卻是被迫退了一步,但他眼中凶光一閃,步槊矯如游龍,再次撲上。

兩人過招不到數合,只見慈真大師一掌擊中蘇定巒胸膛,蘇定巒被擊飛數丈,只見他嘴角溢血,步槊脫手,而胸口更是凹陷下去,眼看著就要活不成了。慈真大師一抖袍袖,長宣佛號,退到雍王馬後,不再作聲。

一個雍王的侍衛小心翼翼的走上前去,用鋼刀去碰了碰蘇定巒的身軀,見他紋絲不動,便俯身下去探他的鼻息。誰知蘇定巒卻在此時眼睛一睜,劈手奪過鋼刀,用力斬去,那個侍衛臨危不亂,一個鐵板橋向後仰身倒去,鋼刀險險的劃過他的身軀,蘇定巒橫刀下劈,那個侍衛已經翻滾閃開,而就在同時,慈真大師在遠處一指輕彈,一聲脆響,那百煉鋼刀竟被從中擊斷。

那個侍衛跳起身來,心有余悸的退到一邊,這時,長孫冀拿著剛剛討過來的一張強弓,張弓搭箭,指向蘇定巒,喝道:“蘇將軍,你若再擅動,休怪長孫冀箭下無情。”

蘇定巒眼中閃過蕭瑟的神色,大笑道:“蘇某何許人也,北漢先鋒將軍,這些年來,你們大雍死在本將軍手上的將軍和勇士不計其數,今日蘇某行刺失敗,卻斷然沒有束手就擒的道理。慈真大師,你和家師也是同等身份之人,總不會為難晚輩,定要蘇某被俘吧?”

說罷,蘇定巒看向慈真大師,他心知就是他想要自殺,若是慈真大師出手阻攔,自己可當真是求死不得。慈真大師微微一歎,道:“老衲是為了大雍社稷,援手雍王殿下,蘇施主若非在老衲面前傷害人命,老衲也不願多管紅塵俗事。”

蘇定巒見慈真大師已經表示不會為難自己,更是得意的笑道:“李贄,你今日幸逃大難,若非慈真大師在此,你早就死掉了,可惜我事先不知道慈真大師到了長安,否則老子倒是願意在沙場上多殺你們幾個大將。”

蘇定巒的話雖然凶狠,可是大雍軍士最是敬佩勇士,見他雖然奄奄一息,卻仍然如此豪氣沖云,卻也都目露欣賞之色,雖然如今就是讓他們親手殺了蘇定巒,他們也不會有絲毫心軟,可是卻也絕對不願折辱于他。所以都看向雍王,擔心他發怒。

雍王卻是長笑一聲道:“蘇將軍失手卻是本王僥幸,將軍放心,本王答應你,不僅不迫你投降,還會將你的尸體送回北漢,讓你的國主將你當作英雄好好安葬。”

他說話之時盡顯英雄本色,神色更是顧盼雄飛,令眾人皆是心中折服。

蘇定巒慘然一笑,搖搖晃晃的站起身來,一張口,卻是鮮血泉湧,他也不在意,只是行走幾步,俯身去拿步槊,人人都當他要自盡,誰知他的身軀還沒有站起,竟然用力一甩,那步槊快如流星,向李贄射去,眾人不由驚呼,李贄卻是似乎早有所料,在馬上一側身,避開了步槊。眾親衛勃然大怒,一個個刀出鞘,箭上弦,只待雍王令旨,就要將蘇定巒千刀萬剮。

蘇定巒卻是毫不畏懼,直起身軀,坦然道:“蘇某大好男兒,只能死在勇士刀下,怎可自盡身亡,若是殿下肯親手殺了蘇某,才是蘇某榮幸,定巒將步槊送給殿下,為什麼你卻避開呢?”

雍王微微一愣,笑道:“魔宗弟子,果然是厲害,本王也很喜歡你的脾氣,可是你行刺本王事小,殺害我大雍無辜百姓事大,蘇將軍手上染滿了我大雍子民的鮮血,請恕本王不能容情,眾將士,誰為蘇將軍送行。”

司馬雄提馬上前道:“殿下,此獠意圖刺殺殿下,罪大惡極,末將保護殿下不周,失職之罪難逃,請准許末將殺之。”

雍王微微頷首,司馬雄策馬上前,居高臨下看向蘇定巒,蘇定巒抬頭望去,目中竟無一絲恐懼。司馬雄也是心中佩服,就在蘇定巒抬頭的瞬間,司馬雄橫刀斬下,眾人只覺的眼前流光一閃,蘇定巒已是頭顱落地,鮮血四射,人頭飛起,口中仍然呼道:“好快意!”

司馬雄卻是神色不變,自行回馬繳令。李贄高聲道:“此人雖然凶殘成性,卻是豪氣干云,本王已經許他身還故里,你等可有異議。”

眾軍齊聲道:“謹尊殿下令旨。”

雍王見事情已經平息,這才帶著親衛和慈真大師回轉王府。

一路上,雍王奇怪的問道:“大師,您不是在寒園潛修麼,怎會前來相救本王?”

慈真的騎術只是平平,雖然憑著他的身手,不會有什麼危險,可是還是要小心翼翼的駕馭著馬匹,他答道:“殿下,老衲是受了江先生所托,方才江檀越匆匆前來,說殿下到東市處理事變,他說想來想去,若是只想憑著擾亂長安來打擊大雍,未免有些問題,所以擔心有人是想把殿下誘出去,加以刺殺,所以老衲也趕到東市,暗中保護殿下,想不到江先生真是神機妙算,居然一語中的,也是殿下仁德感天,才有這樣的奇士襄助。”

李贄也是驚歎不已,轉念一想道:“這樣一來,隨云身邊豈不是無人保護,若是有人趁機刺殺可怎麼辦呢?”

慈真大師笑道:“殿下放心,裴云正在江先生身邊,而且還有五十親衛,就是老衲親自出手,一時半刻也難以刺殺成功,邪影李順就在府中,若是發生意外,也來得及趕來,殿下勿憂。”

李贄這才松了一口氣,但是眉心卻有些緊鎖,從前他沒有和太子勢成水火之前,鳳儀門也推薦過護衛給他,不過他不喜歡女子在軍中,所以留用的都是男子,但是王妃和內眷的安全還是有鳳儀門保護的,今日一看,一旦發生事變,王妃身邊沒有得力的保鏢就是有些礙難。

這時,慈真大師突然道:“殿下,老衲俗家有一對遠房侄孫女,今年只有十九歲,拜在峨嵋門下學劍,今年已經藝成下山,兩個丫頭雖然劍術和品性都不錯,可是卻淘氣的很,老衲聞之王妃賢德無雙,若是能夠得到娘娘言傳身教數年,真是這兩個孩子的福氣。”

李贄心中一喜,連忙道:“多謝大師,李贄謝過。”

慈真大師微笑道:“殿下言重,這是老衲求殿下相幫,怎敢受殿下謝禮。”

李贄有客氣了幾句,兩人心照不宣,誰也沒有說穿這兩個女子乃是為保護雍王家眷而來,而且這兩個少女出身峨嵋,也是峨嵋向雍王示好之意。

回到寒園,看到江哲安然無恙,李贄終于松了一口氣,送走了慈真大師和裴云,李贄這才對江哲說道:“幸好你請慈真大師相救,否則本王恐怕真要喪命了。”

我赧然道:“也是臣思慮不周,所幸亡羊補牢,猶未晚也。”

李贄苦笑道:“其實這次也不錯,雖然這次本王險些遇害,可是殺了北漢的‘先鋒將軍’也是足可以補償了。”

我歎氣道:“雖然話是這麼說,可是這件事情鬧得如此之大,慶王定會因為屬下被殺戮而惱怒,若是派人來追查凶手,只怕這混亂的局勢會更加混亂,鄭侍中遇刺,東市事變,雖然殿下鎮壓變亂有功,可是只怕會有人趁機說是殿下取代太子陪祭,上天才會降下災難,而且這件事情也會掩蓋太子穢亂後宮,對天地神靈不敬的罪行。”

李贄聽得心中一寒,道:“難道這樣顛倒黑白的事情也會有人相信麼?”

我看了雍王一眼,道:“不是會不會讓人相信,而是有人願意相信,陛下恐怕會給太子一次機會,殿下威震皇都,可是陛下聽了不免覺得殿下聲威太高,為了壓制殿下,也會原諒太子一次。”

李贄苦笑道:“想不到本王苦心為了社稷,卻因此遭到猜忌,唉,可是今日之事,本王焉能袖手旁觀?”

我微微一笑,施禮道:“殿下,這次您是作對了,皇上對您猜忌,可是天下人誰不敬仰殿下的德行,此事傳揚出去,對殿下只有好處,何況皇上若是借機饒了太子,也會對太子已經是失去信心,太子更會因此事而心中惴惴不安,這樣父子君臣之間相疑甚深,太子失去皇上恩寵和儲位只在朝夕之間,只要遣走齊王,殿下就可以放手而為了,如今殿下已經是萬事俱備,只欠東風,還請殿下傳令給石大人,讓他准備回朝之事。”

李贄面上露出喜色,轉瞬消失,道:“寫信可以,不過本王還是想看看父皇這次會如何處置此事。唉。希望父皇秉公而斷,否則我這個做兒臣的也未免太寒心了。”

我沒有答話,雍王恐怕是注定要失望的。看看已經明亮的天色,我有些疲倦了,就請雍王也回去休息。回到房間,小順子已經回來了,滿面的不悅之色,我問道:“怎麼了,這樣難看的臉色。”

小順子抱怨道:“公子,你讓我去保護王妃也就算了,可是怎能你讓慈真大師去救殿下,怎麼不告訴我一聲。”

我苦笑道:“我總不能把你叫回來吧,不用擔心,慈真大師已經和雍王有了安排,下次你就不用離開我身邊了。不過今天你得去辦一件事情,這幾天長安風聲一定不好,你先讓夏金逸出城躲躲,免得被人發現,畢竟他在長安也不是個無名無姓的人。”

小順子臉色有些古怪地道:“這個我早就想到了,不過赤驥傳來話說,他們那里去了一位不速之客。”

我驚奇地道:“不速之客,那里是他們精心布置的密窟,怎會有外人來到?”

小順子臉色更加古怪,道:“那人是葉天秀,慶王殿下的侍衛,你也見過的。”

這下我可真的呆住了,怎麼會有這麼巧的事情呢?

上篇:第十五章 王者神威     下篇:第十七章 各有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