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第十七章 各有心思  
   
第十七章 各有心思

這幾章很多人都有些各種各樣的意見,可是坦白說,這都是我親筆寫的,也是我自己的思路,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我不可能總是在那里說江哲是多麼陰險厲害,若是不將環境鋪墊好,怎麼寫出那場血腥的奪嫡之戰呢,所以大家耐心看下去,很快就要進入高潮階段了。不過遺憾的是,我這周還是加了大半周的班,所以寫作進度不夠理想,所以我決定從現在開始,暫時改為一周發表五章,周末就不發文了,畢竟我已經進入了工作的高峰時期,不過相信我沒有濫竽充數,不管什麼文章,都不可能一直激蕩人心的,總要有緩沖和鋪墊的。

————————————————————————

卻原來昨夜東市事變,長安城內全部戒嚴,葉天秀雖然僥幸逃生,可是卻實在無力移動,最後便隨便選了一間民宅,心想哪怕是用強將屋子里的主人給制住,只有自己能夠休息一晚,將傷勢調理一下,明日應該能夠勉力逃走。可是世上就有這樣巧的事情,這間宅子正是夏金逸的住處。

葉天秀一進院子,就被夏金逸聽得清清楚楚,不過他知道自己不方便處理,便去叫醒了赤驥,而赤驥過去的時候,葉天秀已經昏迷不醒,待赤驥替他包紮好傷勢,內外用藥之後,葉天秀才醒了過來,他請赤驥替他到雍王府求救,這是因為他知道自己如此傷勢,是絕對不可能生出長安了,而唯一可以保住性命的方法就是得到雍王府的援手,雍王殿下因為太子已然和鳳儀門勢成水火,看在慶王面上,或者會救自己一命。

若是別處,赤驥恐怕會為難,可是這人提到雍王府,赤驥心就放下了一半,他將消息送到雍王府的時候,小順子聽了也是一愣,他可是知道今夜慶王侍衛在京中被人屠殺的事情的,想不到葉天秀這樣命大,不過葉天秀出現在夏金逸的藏身處,這該如何處理他就不能擅自作主了。

我沉吟了片刻,慶王和鳳儀門為敵,那麼就是自己這一方的盟友,而且多個朋友總比多個敵人好,葉天秀自然是要救的,可是夏金逸就不能住在那里了,如今的局勢,如果夏金逸露了行蹤,可不是好事,等到葉天秀離開之後,恐怕會有人來追查這個地方,所以必須讓夏金逸離開,可是讓他到哪里去呢,今日開始,長安必定是風聲鶴唳,只怕難以藏身。思來想去,我道:“你親自去一趟,讓夏金逸想個法子改頭換面,離開長安一段時間,現在的局勢,我也無能為力,他應該能夠明白。”

小順子淡淡道:“公子,這人留著總是一個禍患,不如殺人滅口吧?”

我搖頭道:“不行,我從未做過虧心之事,此人助我良多,不顧性命,我若是這樣做,未免令人齒冷,你好好勸他,反正他在長安也沒有什麼作用,不如離開的好。”

小順子點點頭道:“那麼我就親自去一趟,我想赤驥不會讓葉天秀見到什麼不該見到的事情的。”

李順帶了雍王府的馬車,向那藏身之處駛去,今日長安果然是一片蕭條,街上到處都是禁軍,不過雍王府的牌子很夠用,沒有人敢攔阻。車中,李順心中暗想,若是夏金逸不肯答應,自己就是拼著公子責怪,也要將他殺了滅口。

沒過多久,車子到了位于偏僻民巷的宅子,李順命令隨行的仆人在外面等候,自己獨自進去,走進院子,李順的眼睛突然閃過寒光,瞳孔因為殺氣而有些縮小,因為他看到了一個有些熟悉,但又陌生的青年,那個青年相貌俊秀,膚色白皙透明,而更加獨特的是那種冷淡的氣質,他雖然站在那里,欣賞著院中那池荷花,可是在他眼中,李順卻看不到一絲喜悅,也看不到任何悲傷,仿佛他這個人就是沒有情緒的存在。可是那種熟悉感又從哪里來呢?他仔細的打量著那個青年,終于閃過一絲驚詫和恍然,這個人,竟然就是那個夏金逸,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赤驥沒有告訴自己夏金逸有了這樣的變化。想到這里,他狠狠的瞪了一眼從旁邊的房間出來迎接的赤驥。

赤驥卻是有些莫名其妙,雖然夏金逸這幾日變化極大,但是赤驥日日和他接近,反而覺不出來,對于夏金逸氣質上的變化,赤驥只當是他悲傷而致,故而沒有稟報給小順子知道。他雖然心中奇怪,但是不敢多問,上前道:“這位夜爺,您就是雍王府的官爺吧,葉公子已經在房里等您了。”

李順淡淡道:“你先下去,我和夏公子有話要說。”

赤驥神色有些不安,默默退下,夏金逸卻是好像剛剛看到小順子一樣,親熱的走了過來,笑著說道:“原來是您親自來了,大人最近可好?”

小順子默默的看著夏金逸,他能夠感覺到這人的確是真心高興看到自己,可是古怪的,他也能夠深刻感歎到這個人,根本就是一絲情緒波動也沒有。突然,他一掌擊向夏金逸,夏金逸神色似乎有些驚慌,可是卻是飛快的舉掌相迎,手掌相交,小順子只覺的夏金逸的真氣似陰柔,又似陽剛,十分古怪,一聲巨響之後,小順子紋絲不動,夏金逸卻是後退了兩步,白皙俊秀的面容上閃過一絲紅暈。

小順子沒有繼續出手,夏金逸卻也沒有驚慌之色,肅手而立,卻是微微一笑。

小順子淡淡道:“你發生了什麼事情?”

夏金逸眼光一閃,微笑道:“也沒有什麼,只是覺得自己像是換了一個人,從前的事情都不放在心上了,”

小順子冷冷道:“公子命我轉告你,如今長安城十分危險,若是你願意,可以暫時到外面避一避,如果你願意,我可以代公子作主,放你自由離去。”

夏金逸眼中殺機一閃,道:“不,若不看到李寒幽收到懲罰,夏某絕不離去。”

小順子眉頭一皺,道:“鳳儀門之事不是一天兩天就可以解決的,你不方便留在京城。”

夏金逸默然,片刻之後才道:“你不是也覺得我有很多改變麼,現在他們還會認得出我麼?”

小順子想了一想,道:“乍看之下可能不會,可是你在太子府呆了許久,很多人都有可能辨認出你。”

夏金逸神色恭謹地道:“請李爺向大人轉達夏某心意,夏某情願替大人效力,改變容貌並不困難,夏某相信不會隨便被人認出。”

小順子心中一動,夏金逸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武功突飛猛進,此人聰明伶俐,若是留在公子身邊,倒也不錯,易容術雖然不能徹底改變一個人的特征,但是夏金逸的氣質發生了很大變化,只要深居簡出,應該可以瞞過他人的眼睛。而且他若胡鬧起來,不肯離開,自己縱然是殺了他,也不是一招兩招的事情,若是給葉天秀聽到一些事情,也是後患,不如將他帶回雍王府,若是公子說可以留用,就留他在寒園,若是公子說不行,自己就殺了他。想到這里,他心中一寬道:“你跟我回去雍王府見公子吧。”

夏金逸不是不明白小順子心中暗藏的殺機,可是他也相信自己能夠得償宿願,便恭恭敬敬地道:“草民謹遵官爺諭令。”

小順子無奈地一笑,走向葉天秀養傷的廂房,在病榻之上,葉天秀神色慘白,大半個身子都用白布纏繞包裹著,看到小順子,他勉強坐起身來,苦笑道:“原來是李兄親來,天秀感激不盡。”

小順子肅然道:“昨夜聞葉兄遇襲,殿下和我家公子都是十分擔心,想不到葉兄逢凶化吉,大難不死,定有後福,但不知葉兄可知道昨夜是何人出手麼?”

葉天秀苦笑道:“來人蒙面出手,劍術高強,葉某自愧不如,但卻不知那人身份。”

小順子目光一閃,又問道:“可知道那人是男是女,用的是什麼劍法?”

葉天秀早已將那日情形回想了千遍萬遍,此刻他毫不猶豫地道:“那人是個男子,雖然他眉目秀雅,可是葉某和他苦戰良久,那人絕非女子,否則我也不用猜是誰做的了,他的劍法也很出眾,精妙高深,有些像越女劍法。”

李順眉梢一動,道:“你是懷疑夏侯沅峰麼,他練得不就是越女劍法麼。”

葉天秀搖頭道:“我也想過可能是他,可是我曾經見過夏侯大人的劍法,覺得沒有這個蒙面人凶狠凌厲,而且越女劍法雖然博大精深,可是並非一脈單傳,江湖上有很多流派,憑著這一點實在不能確認是否夏侯大人。”

李順也不去多想,這件事情總有水落日出的時候,何必急于一時,便笑道:“葉侍衛,還是先到王府吧,您的傷勢也要重新處理一下,這些事情以後再說吧。”葉天秀欣然點頭。

這一天雖然長安局勢漸漸平定,可是私下里卻是暗波洶湧,一大早,李寒幽就進宮拜見紀貴妃。兩人在紀貴妃居處對坐品茗。李寒幽明顯的神思不屬,紀貴妃卻是神色淡然。兩人說了半天閑話,李寒幽終于忍不住了,問道:“師叔,這次恩師前來接管權力本是無可厚非,可是昨夜長安亂成這個樣子,寒幽卻是什麼都不知道,您說,是不是師父對寒幽有了不滿?”

紀貴妃淡淡一笑道:“你過慮了,這些年你做的很好,若是門主覺得你有錯,是絕不會輕輕放過你的,只是這些事情不適合你去做,你雖然是內堂弟子出身,可是如今嫁給了秦青,名義上就成了外堂弟子,這些事情是不適合你們做的,對鳳儀門來說,你們維持今日的榮耀地位,遠比你們做那些事情更重要。”

李寒幽歎息道:“當日門主安排我下嫁秦青,說句心里話,我是不願意的,師叔,我真的很想成為師父的衣缽傳人,可是……”

她沒有再說下去,紀貴妃卻很清楚她的未盡之意,鳳儀門主的權威不容反抗,而且,富貴榮華逼人來,又有幾人能夠狠心拒絕。手中團扇輕搖,紀貴妃雍容地道:“其實你不用太擔心,雖然下任門主你是不能了,可是門主的意思很清楚,未來的鳳儀門並不是門主一人作主,紫煙修為最高,又對師姐忠心耿耿,鳳儀門這些年精心培養的武力大半都在她掌握之中,只是凶殘之名太盛,所以是沒有什麼希望繼承門主之位,你二師姐蕭蘭和五師姐秦錚,都已經嫁人,已經失去繼承資格,三師姐鳳非非在江湖上雖然有些名望,但是卻不能駕馭群雄,也只能處在輔佐地位,你四師姐梁婉如今已經是神智不清,你七師姐又是性子輕率,更不能擔當大任,只有你六師姐凌羽和八師姐燕無雙一個清麗出塵,一個豔冠群芳,武功也不錯,最符合門主的要求,不過你也不用擔心,按照現在的情形,紫煙這監察之位是跑不了的,我們這些身在朝廷中的弟子自然是一派,非非、羽兒、曉彤、無雙也是一派,誰也別想獨斷專行,只要你夠本事,讓蘭兒和錚兒對你惟命是從,還怕不能和她們分庭抗禮麼。”

李寒幽越聽越是歡喜,道:“多謝師叔指教,還希望師叔多多提點。”

紀貴妃笑道:“你是冰雪聰明的人,還糊塗什麼,只要你不要露出不滿之色,師姐是不會放棄你的,這次的事情不是我們安排的,我們自然可以理直氣壯的說話。”

李寒幽有些憂慮地道:“可是弟子聽說是大師姐策劃了刺殺鄭暇,若是傳揚出去可怎麼辦?”

紀貴妃冷笑道:“你怕什麼,別說不是你干的,就是你親自出手也不用怕,這次為什麼門主同意月宗的人去屠殺慶王的人,不就是用來掩飾我們刺殺鄭暇的行動麼,若是慶王的人死了,只怕人人都會懷疑我們,可是就是懷疑也沒有關系,誰不知道我們和慶王之間的恩怨,只要我們沒有直接去殺了慶王,皇上是不會責怪我們的,何況又沒有證據,誰會想到我們要殺的是鄭暇呢?”

李寒幽歎息道:“門主真是難以揣度,現在弟子也不明白為什麼去殺鄭暇。”

紀貴妃歎息道:“唉,師姐也是不得已,鄭暇為人嚴剛,這次皇上回來就是有心放了太子,這鄭暇也必然像上次召見一樣,直言批評太子失德,偏偏皇上又對他十分敬重,若是讓他在皇上面前多進諫幾回,只怕太子的儲位是保不住了,為了我們的目的,也只好犧牲鄭大人了,只是可惜沒有成功,不過他這次是別想動搖太子的地位了。”

李寒幽笑道:“只有月宗最蠢被我們當成了擋箭牌。”

“誰蠢還不一定呢。”魯敬忠笑著輕搖折扇,緩緩說道。而坐在對面的禮部尚書夏侯闌說道:“師弟,你也不要太過輕敵,鳳儀門主手段厲害,你又不是不知道,當年我們日月二宗不少人死在她手里。”

魯敬忠神色一肅道:“師兄,我知道這女人的厲害,可是如今她也不可能把我們鏟除,太子殿下雖然不算精明,可是提防鳳儀門他還是知道的,而且他和鳳儀門心中嫌隙已經很深,我自信可以和鳳儀門主分庭抗禮。”

夏侯闌微微一歎道:“師弟,我們月宗自從二十年前會盟之後,如今已經是人才凋零,可經不起折損了。”

魯敬忠冷冷道:“師兄是月宗元老,自然愛惜羽毛,可是我魯敬忠卻是在三十年前得到恩師傳授,雖然現在我也不知道恩師在月宗是什麼身份,可是如今的一切都是我自己雙手得來的,我絕對不容許被人奪走。”

夏侯闌苦笑道:“這件事情我也不大清楚,可是聽先師講,我們月宗傳承了十七代,中間多次發生典籍散失的情形,但是也總是香煙不斷,先師曾說,魔宗必然另外有專門負責傳承的分支,甚至先師懷疑那些人就是只聞其名,卻連我們自己也不明白詳情的星宗弟子,先師這一支十分僥幸,連傳數代而不斷絕,有些事情他也曾經深為不解,可是先師有一件事情卻說的很明白,曆代月宗弟子,多以陰謀為體,不得善終,所以我極力阻止沅峰涉入魔宗事務,可是你卻總是不肯放過他,這次又讓他去殺慶王侍衛,你真得要和我作對到底麼?”說到後來,夏侯闌的眼中閃過一絲殺機。

魯敬忠卻坦然道:“師兄,你可以大隱于朝,可是侄兒青春年少,如此人品才智,你怎麼忍心讓他碌碌無為,再說,自古以來,若是智勇之士,鮮有安逸偷生之輩,我既然有這般才華,這世間就應該有我的地位,若非是野心和傲氣,月宗怎會傳承不斷,明知道每次會盟之後,二三十年之內相互殘殺,最後不過一兩個能夠得到富貴權勢,可是可曾有人放棄過,誰不想輔佐明主一統天下,畫影凌煙,而且還可以成為月宗宗主,憑借宗主符令,就可以得到星宗接引,往窺‘陰符經’真本,可惜這近千年以來,只有第十三代有位祖師晉為宗主。”

夏侯闌神往地道:“而且那位宗主神秘消失之後過了半年又回來了,心滿意足地含笑而逝,可惜終究不肯說他看到了什麼。”

魯敬忠眼中閃過狂熱,道:“我若生不能一窺陰符經,甯願一死。”

夏侯闌淡淡道:“不錯,我也曾經這麼想,祖師爺當年智深如海,只將七層所學傳下,就有了今日的月宗,我願曾經願意付出一切代價,想看一看祖師爺的遺作。可惜如今我心灰意冷,只想平平安安的渡過一生,所以你還是不要再打沅峰的主意了。”

魯敬忠眼中閃過一絲譏諷,道:“師兄真的以為是我一人的主意麼,侄兒聰明過人,你又曾經傳了所學給他,他也是氣盛少年,怎肯俯首于人,師兄,你若是當初不教他讀書學劍也還罷了,今日已經遲了。”

夏侯闌神色一變,良久才道:“不錯,你說的不錯,確實遲了。”

上篇:第十六章 錯綜複雜     下篇:第十八章 雍帝回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