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第十八章 雍帝回鑾  
   
第十八章 雍帝回鑾

高祖歸,于太宗著意嘉勉,太宗自請巡邊,帝未許之。

——《雍史·太宗本紀》

六月十六日,未時末,長樂公主在禁軍和禦前侍衛的保護下返回皇宮,她坐在公車之中,秀麗的面龐上帶著淡淡的擔憂,就在方才,夏侯沅峰通過綠娥求見,她原想拒絕,可是轉念一想,夏侯沅峰從前雖然有求凰之意,可是自從自己拒絕之後就沒有前來糾纏,現在想起來,夏侯沅峰倒比那個溫文爾雅的韋膺識趣一些,便許他覲見。

夏侯沅峰此來也沒有說什麼特別的事情,只是委婉的說道:“近來臣得到消息,有人想極力促成殿下和韋大人的婚事,從前陛下賜婚,殿下雖然拒絕,可是陛下始終沒有撤回旨意,所以有人想迫使公主履行婚約,因為這一年多來,殿下和雍王府走得很近,雖然殿下不願介入紛爭,可是在有些人眼中,殿下還是支持雍王的,所以有人想讓公主迅速完婚,這樣一來,韋家的立場本是中立的,公主乃是德言容功出類拔萃之人,絕不會讓夫家為難,那些人也是想釜底抽薪,誰不知道殿下和雍王府交好,而且皇上對公主恩寵非常,他們也不想讓公主影響了皇上的觀感,何況現在太子的儲位岌岌可危,正是他們不敢輕忽的時候,所以殿下的婚姻,他們看的很重,可是他們也不敢用強,恐怕會用些手段,公主千萬小心在意,韋大人雖然人品端重,可是他對公主一片癡心,恐怕會受人利用。”

長樂公主透過車窗上的輕紗帷帳,向外看去,長安街上一片肅然,禁軍密布,車馬不行,她心中不由十分悵然,想起當年建業危急之時,自己被大雍密諜救出王宮,也是在車中看到原本繁華德街道上倒是都是慌亂的人群,如今車外劍拔弩張的氣氛,和那時比起來其實也沒有什麼不同吧。

六月十八日,雍帝李援返回長安,這次李援明顯的心情不好,即使在百官跪迎的時候也是一臉的鐵青,在他回來之前,對著接駕的雍王勉強稱贊了幾句,便匆匆回宮,然後便立刻召了韋觀、李贄和秦青進宮。而隨駕的撫遠大將軍秦彝、魏國公程殊和齊王李顯卻都奉旨回府休息了。

當著三人的面,李援憤怒的摔碎了茶杯,道:“你們真是好本事,短短的幾天,朕的長安就成了這個樣子,鄭侍中遇刺,東市事變,長安火起,好,你們說,朕該如何處置你們。”

三人連忙跪下請罪,韋觀誠惶誠恐地道:“臣奉命主管政務,都是臣失職,才有這樣的事情發生,還請陛下重重治罪。”秦青則是滿面羞愧地道:“臣有負聖恩,沒能維護皇都安甯,鄭侍中遇刺在先,東市火起在後,若非雍王殿下親臨東市主持大局,恐怕事態還會擴大,請陛下免了臣的官職吧。”李贄也歉疚地道:“都是兒臣失察,數日前,兒臣已經得到邊關不靖的軍報,可是沒有看在眼里,如今已經查明,乃是北漢密諜趁機作亂,兒臣乃是父皇親封的天策元帥,罪責難辭。”

李援看著爭先恐後請罪的三人,卻是覺得十分疲倦,他跌坐在龍椅之上,心道,若非你們爭權奪勢,怎會讓長安如同不設防的集市一般,任由敵國間諜出入。可是李援很清楚這種情況實在是自己一手造成,自己立長子為儲君,雖然是制度的緣故,可是自己並不是沒有私心的,李贄的精明強干讓他總是心中有些嫉妒,所以總是想壓著他,可是李援又深知,自己的子嗣之中只有這個兒子能夠青出于藍,可是因為種種情勢,自己還是決定支持李安。難道,我錯了麼,李援想起自己在黃陵得到八百里加急的奏章之後,憤怒的想要殺人,卻不知道可以怪罪誰。

韋觀乃是文官,怪罪無用,秦青雖然有虧職守,可是想一想,如今的長安也不是他可以作主的,再說自己不就是因為秦青比較容易使用才讓他當禁軍統領的麼。還有雍王李贄,自己又能怪他什麼,這幾年來,他幾乎日日身處凶險之中,不得已韜光養晦,這次事發之時,他也剛從齋宮出來,而且若沒有他不顧生死力挽狂瀾,只怕這長安不是成了廢墟,就是成了屠場,而且還險些遇刺,理應嘉勉,可是如果自己嘉獎他,那麼太子又怎麼辦,真得要廢他麼,李援心中雖然對太子十分失望,可是還是不願輕易廢黜太子,他心中很清楚,這樣的事情寫在史書上,是要讓自己臉面抹黑的,更何況冠冕堂皇的借口還是要有的,可是目前太子的罪行卻如何能夠讓外人得知。

想到這里,他疲倦地揮揮手道:“罷了,韋觀罰俸一年,秦青官降一級,仍然暫代統領之職,以期戴罪立功,雍王有陪祭之功在前,又有平亂之功在後,本應重賞,只是如今你已經封無可封,朕就賜你黃金三千兩吧。”

李贄叩首道:“兒臣叩謝父皇賞賜,只是兒臣不缺金銀,這次長安事變,平民百姓多有無辜受害者,願父皇將這些賞賜用作救濟,則兒臣感同身受。”

李援深深的看了李贄一眼,心中又是歡喜又是憂慮,笑道:“贄兒你果然不愧賢王之稱,好了,朕准了,你遇刺受驚,回去要多多休息。”

李贄連忙道:“父皇,從這次的事情和邊關軍報來看,只怕北漢蠢蠢欲動,若是父皇允許,兒臣想到邊關巡視一下。”

李援目光一閃,道:“這件事情朕再想想,你先下去作些准備吧。”

李贄心中一喜,來之前,江哲曾經說過,若是皇上立刻同意,那麼殿下恐怕是沒有機會光明正大的登上儲位了,雖然說龍騰深淵,虎嘯山林,自由自在,可是那就意味著皇上根本無心立您為儲君,否則絕不會讓您在這個時候遠離朝政中心,若是那樣一來,臣恐怕殿下您只能用武力奪取皇位了,那絕非殿下和臣所期望的。若是皇上堅持留您下來,那麼殿下還有五成機會被皇上立為儲君,因為還有五成可能是皇上對您猜忌已深,絕不願您回到軍中。但若是皇上猶豫不定,那麼恭喜殿下,皇上已經對太子失望,只要殿下處理得當,那麼取得儲位並不困難。

李贄對江哲最佩服的一點,就是他能夠一眼看穿他人的心思,不過卻不包括他身邊的人,例如小順子,例如柔藍,這大概就是可察秋毫之末,卻不見泰山的道理吧。滿懷欣喜卻不敢宣于言表的李贄,興匆匆的告退回府了。

李贄回去雍王府自然是滿心歡喜,韋觀回府也沒有人敢責備他,只有秦青,滿心惴惴不安,不知道父親會如何懲罰自己。想來想去,還是先去找秦勇,讓他陪自己去見父親,也好讓父親對自己輕罰一些。想到這里,離開皇宮的秦青也不回自己的駙馬府,也不去拜見父親,而是先去秦勇的家里。秦勇雖然是被秦彝收養在府里,可是早在十年前,秦勇就搬出了秦府,據說是因為他的母親不大適應大將軍府的威嚴,秦青在成親之前就經常去秦勇家,其實兩家隔得並不遠,秦母出身貧寒,雖然上了幾歲年紀,但是身體健康,還是喜歡種菜養雞,秦勇又雇了幾個仆婦照顧母親,所以母子兩人都是十分愜意,秦青就最喜歡去吃秦母做的小菜,總覺得比起家里的名廚做的還好,可是他成親之後,卻是漸漸的遠離了這些生活。

一邊回想,一邊策馬而行,沒有多久,秦青就到了秦勇的住處。跳下馬,他用力敲門,門內傳來一個充滿朝氣的聲音道:“來了,大哥回來了麼?”秦青一愣,這是怎麼回事,難道勇哥搬家了麼。還沒等他想清楚,門已經開了,一個十六七歲的俊秀少年探出頭來,看見秦青就是一愣,問道:“這位官爺,您找誰啊?”

秦青猶豫地問道:“秦勇在麼,我是他的堂弟。”

那個少年眼睛一亮道:“干娘總是說起將軍呢,還說您最喜歡她的菜。”說罷轉過頭去喊道:“干娘,干娘,秦青秦將軍來了。”

門里面傳來笑語聲道:“什麼秦將軍,在這里他也是你堂哥,華兒,還不讓青兒進來。”

那個少年嘻嘻笑著,把門拉開,秦青滿面糊塗的牽馬進去,將坐騎系在院中的大槐樹上,對著站在台階上笑容滿面的蒼老婦人道:“嬸娘,這些日子沒有來看您,您老身體可好?”

老婦人道:“好著呢,就是你勇哥,總是忙得不著家,幸好還有華兒陪我。”

秦青疑惑地問道:“這位小兄弟是您的義子?”

老婦人笑道:“他叫劉華,原本是江南人,自小無父無母,在外流浪,前幾年跟了一個大商人做了幾年工,也算是讀了些書,長了些見識,後來流浪到長安,卻不幸生了病,幸好你勇哥有一天發現他病倒在路邊,就把他揀了回來,我看這孩子聰明懂事,索性就收了這個干兒子,他也沒有別的好處,就是知疼知熱,勤勞肯干,現在在一家綢緞莊當伙計,已經升了領班了,不像你勇哥,就知道在軍營里面厮混,現在也沒有給我找個兒媳婦,讓我抱抱孫子。”

秦青這才明白過來,看向劉華,只見這個少年眉清目秀,眉彎如月,眼明如星,嘴角含笑,令人見之便覺得可親可愛,不由心生好感,便笑道:“既然是嬸娘的義子,你也叫我一聲四哥吧,我們這一輩,勇哥排行老大,我是老四。”

劉華乖巧地道:“小弟給四哥見禮,四哥是來找義兄的麼,方才大將軍已經把義兄叫去了。”

秦青心里一慌,問道:“你看勇哥神色怎麼樣,有沒有擔心我爹爹責罰。”

劉華差點笑出聲來,忙道:“勇哥沒什麼異常,就說今天晚上可能不回來,讓我和干娘不用等他。”

秦青心里嘀咕,當然不用等他,看來今天晚上跪祠堂的時候有人陪我了。想到這里,他也不敢再耽擱時間,便道:“嬸娘,你們忙吧,我也得回去給父親請安了。”

老婦人笑道:“這也是的,你們兄弟都一個樣,今天勇兒也是正要去見大將軍,就被大將軍派來的人召去了。”

秦青聽得更是心慌,連忙匆匆告別,上馬就向大將軍府馳去,他可沒有看見,送自己出門的那個少年劉華,眼中露出了一絲古怪好笑的神色。

秦青滿心都是憂慮,又想快些到家,免得父親火氣更大,又害怕見到父親之後,不容分說就是一頓棍棒下來,讓自己進祠堂跪著。就這樣猶猶豫豫地回到家中,一進門,就有家將稟告,老爺有令,公子一回來就到書房見他。

秦青心中就是一凜,父親的書房可是他最恐懼的地方,每次自己若是犯了錯,第一件事情就是被叫到書房,可是現在也不能溜走了,只得故作鎮靜地來到書房門前。當秦青終于鼓起勇氣推門進去的時候,卻是一愣,秦彝一身便裝,正在和秦勇指著地圖說著什麼,見到秦青進來,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就繼續和秦勇說話,秦青仔細聽去,卻是父親正在和秦勇商議,如何重新布置長安防衛,免得今次的事情再次發生。秦青不由一陣慚愧,也不敢插話,只聽父親和秦勇商量著如何布防,從前禁軍的主要職責是維護皇城,對于長安城內的治安主要是由京兆尹負責的,所以這次發生事故,禁軍有些措手不及,雖然也有禁軍的實質上的統領秦彝不在的緣故,可是隨機應變還是有些不足,所以秦彝重新規劃了禁軍的布防以及訓練的方案。

等到兩人商量的差不多了,秦彝才拿起茶杯,喝了一口,淡淡道:“青兒,你有什麼要對為父說得麼?”

秦青心里一跳,連忙道:“父親,都是青兒無能,還請父親責罰。”

秦彝微微一笑,道:“如今你是靖江駙馬,我也管不了你了,這次的事情我不怪你,你年紀尚輕,聲威不足,這次能夠處理成這個樣子,也是勉強合格了,我要問你的是,前些日子,你為什麼攔阻雍王府江司馬的車駕,這些日子,我一直等你來向我說明這件事情,可是你卻一直沒有來。”

秦青先是一愣,然後恍然道:“原來是這件事情,父親不提,我幾乎忘了,說起來我現在還是有些氣惱,當日明明是有叛逆藏在車上,可是江哲用金牌迫我不能搜查,如果不是寒幽說不應該多事,我還想密奏陛下呢……”

話剛說到這里,秦彝已是滿面怒火,手指輕顫,幾乎拿不住茶杯,良久才道:“我倒不知你有這樣的才智,好,好,我真是有個好兒子。”

這下秦青可嚇壞了,他對父親的畏懼由來已久,連忙跪倒在地,顫聲道:“父親息怒。”但是神色迷茫,顯然不知道自己錯在哪里。

秦彝心中一陣悲涼,這世上至親莫過父子,他何嘗不希望自己的兒子出類拔萃,領袖人倫,可是秦青卻是如此愚頑,總是看不清事實,這樣的資質,作個軍官也就罷了,可是他卻是躋身朝廷的中心,如今有自己照顧,還可以平安無事,將來若是自己去了,還有誰能夠照顧他,就是靖江公主李寒幽為了夫妻之情指點于他,也恐怕只能淪為棋子,早知今日,自己當初就不會同意把他調回京師。他強忍怒氣道:“你這逆子,雍王府是你惹得起的麼,別說江司馬車上的人未必就是叛逆,可是就是真有其事,也輪不到你來插手。”

秦青囁嚅地道:“可是那是真的,父親不是說行事主管禁軍要光明正大,不畏權貴麼?”

秦彝怒道:“我要你光明正大,不畏權貴,是要你不要為虎作倀,保護無辜,卻不是讓你去和雍王為難的,如今誰不知道雍王功高蓋世,卻得太子忌憚,他們之間乃是兄弟閲牆,我們作臣子的只能袖手旁觀,自古以來爭奪儲位沒有什麼善惡可辨,只要他們不傷害平民無辜,要你這個小子多什麼事。你要替靖江公主的閨中密友抱不平,為難裴云也就罷了,雖然裴云沒做錯什麼,可是卻不該公然和雍王府為難,別說當日車中可能有不便讓你見到的人,就是沒有,若是他們讓你乖乖搜了車駕,豈不是雍王府顏面無存,到時候就是雍王再寬宏大量,也不能饒恕你的無禮。”

秦青也不是笨人,聽到這里,滿面通紅,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秦彝歎了口氣,道:“何況有些事情並非如同表面看上去那樣簡單,你以為那人是叛逆,可是卻忘了他和皇上乃是血緣之親,你若報了上去,卻是讓皇上管是不管,這些事情你怎能隨便插手,罷了,我也不多說你,去祠堂好好反省一下,婦人之言,怎能百依百順,哼。”

這時,門外有人稟報道:“秦大哥,皇上傳下旨意了。”

秦彝微微一愣,道:“什麼旨意?”

那人推門進來,卻是魏國公程殊,他肅容道:“皇上下詔,太子前些日子養病宮中,如今病愈,可回府邸繼續休養,暫時不用到東宮主政,雍王這次功勞卓著,本應重賞,但允其所請,將賞賜用以賑濟受害百姓,還有,齊王明日出京,代天子巡視邊關,提防北漢進攻。”

秦彝品味良久,道:“陛下今次決斷可真是耐人尋味啊。”

上篇:第十七章 各有心思     下篇:第十九章 公主密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