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第二十一章 局勢突變  
   
第二十一章 局勢突變

我微蹙雙眉,看著眼前的戰報,這是雍王的情報網傳回來的消息,正式的軍報還要等幾日才能到達。

“七月十六日,齊王巡邊至鎮州,北漢軍叩關,齊王領軍出戰,初戰告捷,七月二十一日,飛虎將軍石英兵至,齊王堅守不出,待石英兵退,王出關擊敵,遭鬼面將軍譚忌伏擊,敗退。七月二十六日,石英叩關,王示弱于先,誘使敵軍一部攻入城池,聚殲之。八月三日,兩軍戰于城關,鳳儀門凌羽偽裝成敵將侍衛,暴起刺殺譚忌,譚忌重傷,北漢敗退。八月十四日,證實北漢已經收兵,齊王上書報捷。”

我放下情報,憂心忡忡地道:“想不到齊王殿下如此之快的就穩定了邊關,看來很快他就會回來了。”

雍王和昨日剛回到長安的石彧石子攸對視了一眼,石彧說道:“殿下可以上折要求齊王暫時不可回京,隨云為何這樣憂慮。”

我歎息道:“齊王這樣快就平定了邊關局勢,鳳儀門用了很多心思啊,軍中刺殺大將,是何等危險的事情,如今兩國敵對,不似從前中原爭霸,只要將領一死,兵士多半投降,兩軍將士皆有效死之心,大將受傷,必然是拼死攻擊,鳳儀門這個弟子縱然能夠逃生,恐怕也是九死一生,鳳儀門已經是迫切的需要齊王回來參與兵變了。”

石彧蹙眉道:“隨云是說,如果殿下阻止齊王回來,她們會鋌而走險。”

我苦笑道:“若是她們鋌而走險也就罷了,問題是怕她們懷疑皇上目前根本就沒有下定決心廢黜太子,有一件事情我們雙方都清楚,齊王雖然是太子殿下的支持者,可是如果不是皇上心意如此,齊王是不會鐵了心支持太子的,齊王,從某種意義上說,更加是一個忠臣,這也是這次皇上去黃陵帶著齊王護駕的一個原因。雖然沒有齊王對我們更方便,可是如果我們得到了皇上的支持,那麼齊王就不會給我們造成太大的麻煩,所以如果我們堅決阻止齊王回京,鳳儀門主是絕對不會想不到這件事情的。”

雍王眉頭深鎖道:“本王預計,數日之內,齊王就會輕騎回京,若是我們不能阻攔,那麼京中局勢就會不可收拾,這樣一來只怕軍方會損失慘重。”

我又拿起一張紙道:“還有一件事情,葉天秀通過殿下的渠道,給慶王殿下報了平安,可是慶王殿下大怒,已經派了一些屬下前來京城。”

雍王歎了口氣道:“真是麻煩,慶王總是這樣沖動,如果當初不是因為那樣沖動,怎會被貶斥到東川。”

我淡淡一笑道:“以臣看來,慶王倒是聰明人,若是留在京中,鳳儀門必然處處為難,還不如遠走高飛,為一方諸侯鎮守的好。”

雍王和石彧相視一眼,露出一絲尷尬和歉意,我心中一動,道:“可是有什麼哲不了解的地方。”

雍王看了一眼石彧,石彧苦笑道:“有一件事情,殿下和我早有懷疑,慶王的武功有些近似魔宗的路數。”

我心中一震,道:“難道是北漢魔宗。”

雍王答道:“事實上,魔門並非是一個整體,據說京無極離開中原的時候,有很多魔門弟子脫離了魔宗滯留在中原,他們擅長隱匿,而且我們也不想過于逼迫魔宗,免得激怒京無極。”

我淡淡一笑道:“這也是皇上和殿下不敢信任慶王的緣故吧。”

雍王苦笑道:“正是如此,本王不敢確定他為了複仇可以做到什麼地步。”

我疑惑地道:“若是如此,東川可是要地,皇上和殿下不擔心麼?”

雍王微微一笑道:“慶王若是不想謀反,在東川自然是可以為所欲為,可是若是有了反意……”

雍王含笑不語,我也識趣的不再多問,看來慶王身邊有人監視控制,這大概是皇室內部也很少有人知道的秘密了,可是問題還是存在的,我問道:“殿下可否勸阻慶王來京呢?”

雍王想了一想,道:“本王寫封書信,就讓苟廉兼程攔阻,他定有法子說服慶王不要進京。”

我歎息道:“可惜齊王沒有那麼好打發。”

過了數日,果然在太子和一些大臣的建議下,齊王奉詔回京述職,這已經是意料中的事情,所以雍王也沒有阻止,不過雍王殿下已經下了決心即使引起鳳儀門主的懷疑也要阻止齊王進京,我心中已經在盤算一場刺殺,這樣一來,可以讓齊王暫時不能介入皇儲之爭,即使有些嫌疑也說不得了,總比讓齊王的大軍和雍王的軍隊開戰好的多。

正在我和雍王、石彧商量如何安排刺殺的時候,一名侍衛卻進來稟報道:“殿下,齊王遣來密使求見殿下。”我們聽了都是一愣,齊王怎會派遣密使來見,無論如何,齊王的使者不能不見,雍王就在書房接見,石彧和我左右侍立。

不過片刻,一個驍勇的齊王親衛走了進來,見禮之後,遞上一封書信,雍王看後神色一動,將書信遞給了我,我一看,卻是齊王邀請雍王殿下在八月二日,在距離長安百里之遙的一處佛寺密會。雍王淡淡道:“請轉告齊王,本王必定與會。”

信使走後,石彧猶疑地道:“齊王殿下的舉動太不尋常了,殿下真的要去麼?”

雍王道:“若有機會讓六弟改變立場,本王冒些險也是值得的。”

我卻一搖折扇道:“殿下,齊王性子不是知難而退的人,恐怕他不會改變立場,不過這倒是一個好機會,若是太子的人知道殿下和齊王私會,那麼他們就不敢完全信任齊王了,那麼至少可以減輕我們的壓力。”

雍王猶豫了一下,道:“這離間之策用是用得,可是我擔心六弟會懷恨本王。”

我笑道:“齊王本來就是和殿下作對的,就是多些恨意也沒有什麼,倒是太子和齊王本就有了嫌隙,這樣一來,正是損人利己的好法子。”

雍王意動道:“可是要秘密將消息傳出去給太子知道。”

我淡淡一笑,道:“憑著鳳儀門的本事,只要殿下故意裝作十分謹慎小心,是一定會有人監視的,到時候我們正可以讓她們遠遠看見,因為不能得知事情,到時候自然是往壞處想了。”

雍王淡淡一笑道:“若是能夠讓六弟置身事外,那麼就什麼都值得了,六弟乃是將才啊。”

九月二日,黃昏,雍王輕車簡從的離開了長安,隨行的除了百多名先後出城會合的侍衛之外,還有我和小順子,我堅持隨行實在是有些好奇齊王的用意,而且臨機應變也需要我的決斷,至于小順子,要是沒有他保護,我怎麼能放心這樣的遠行呢,這種情況下,除了鳳儀門主親自出手,我相信可以確保安全了。

齊王指定的約會地點是一個十分荒涼的破廟,已經沒有人主持,我們到的時候已經是天明時分,齊王的近衛已經將這里打理的干乾淨淨,四周戒備森嚴,卻是人人便裝,除了停在廟旁邊的一輛馬車之外,毫無引人注意之處。

雍王的近衛趕到之後迅速布下防線,雙方帶著敵意的對峙,恰好形成一種力量的平衡,將這里圍得水泄不通,我看了小順子一眼,他會意的站到可以將小廟全部收到眼底的位置,這樣一來,可以不讓有人侵入到可以見到廟中情景的位置。我則隨著雍王走進小廟。已經打掃的纖塵不染的廟堂之內,破舊的佛像之前,一個錦衣男子負手而立,傲然仰首,注視著佛像。我停住了腳步,現在的齊王和我從前所見的又不相同,四年之前,南楚的第一次見面,他是霸氣凌云的大雍親王,渾身殺氣,令人退避三舍,第二次見面,他身中毒傷,奄奄一息,可是卻顯露出他豪爽的一面,第三次雍都相見,他是一片熱誠,若非有些感動,我怎會准備借他脫身。此後的日子,我在雍王府和太子一方斗得風起云生,齊王雖然是太子一黨,可卻是備受壓抑,不能回到軍中,縱然是囂張霸道,也難脫幾分失意,從前的霸氣漸漸消退,今日一見,或許是邊關大戰的洗禮,已至而立之年的齊王殿下也有了一種含蓄雍容的霸氣,有些酷似當年的雍王。

我在這里胡思亂想,雍王已經上前道:“六弟,我來了,不知道你有什麼想對我說的?”

李顯緩緩轉過身來,面上露出淡淡的微笑道:“二哥如今已經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了,是麼?”

李贄神情一凜,沒有說話。

李顯背過身去,道:“這九五之位誰不想要,如今大哥自己作孽,現在又是疑神疑鬼,看來這皇位遲早是二哥你的了。”

李贄緩緩道:“若是你肯真心相從,我待你還如從前一般。”

“從前一般?”李顯哈哈大笑道:“從前我少年時候仰慕于你,進入軍旅,若無二哥教導,只怕我沒有幾日,可是我總是想擺脫二哥的陰影,所以我沒有緊跟在二哥後來,而是成了今日的齊王,可是二哥,我或許放蕩,或許愚蠢,可是我不是朝秦暮楚之人,既然我扶保了太子,那麼就是死也不會背叛。”

李贄壓抑不住怒氣道:“若是大哥陰謀叛亂,你也要跟著他胡作非為麼?”

李顯神色一愕,轉而恍然道:“原來如此,二哥你是想迫使大哥叛亂,這樣你才可以名正言順的成為儲君。”

李贄歎了一口氣道:“六弟你一向聰明過人,我是很佩服的,可是你為什麼不肯稍做掩飾呢,如今箭在弦上,只怕我不能讓你進京了。”

齊王卻是淡淡一笑道:“二哥放心,我不是蠢人,如今的局勢我很清楚,你要做什麼,我不會阻止,也不會告訴大哥,但是除非大哥真要犯上作亂,否則我是不會背叛他的,若是二哥不信,外面的馬車里有一個人,二哥見了他就會相信我不會將今日之事說出去的。”

雍王神色一動,看了我一眼,始終沉默不語的我退了出去,走到馬車前面,掀開車簾,只見車內一坐一臥乃是兩個人,坐著的是一個五十多歲的中年人,神色恭謹,而躺在那里的是一個相貌清秀的少年,膚色微黑,雖然在昏睡之中,卻是神色不安。中年人低聲道:“這是我家少主姜海濤。”我呆了一下,笑道:“在下江哲。”

那個中年人欣喜地道:“您就是江大人,方將軍帶回您的藥,我家少主傷情已經穩定多了。”

我寬慰道:“閣下放心,現在雍王殿下還在里面等在下回報,請閣下稍侯。”

回到廟中,我敬佩的看了一眼齊王,走進雍王身邊低聲道:“是姜侯爺之子。”雍王神色大變,驚訝的看著李顯,李顯神色冷傲,卻是一言不發。雍王神色變得柔和,道:“你可知這件事情你既然已經插了手,那麼就有了把柄在我手中,這件事情傳出去我還罷了,太子和鳳儀門可是不會放過你的。”

李顯冷淡地道:“我不管他們怎麼想,這個孩子叫我一聲表叔,我若束手旁觀,也未免太無情了,不知道二哥有沒有這個膽子接手這件事情。”

雍王突然輕施一禮道:“六弟你的俠義之心本王自愧不如,你放心,既然這個孩子已經到了長安,那麼我定然會盡力而為。”

李顯轉過身去道:“好了,你帶走他吧,等到他毒傷痊愈之後,你若不方便將他送回去,就來告訴我。”

李贄深深的看了一眼齊王,道:“你真的不肯改變主意麼?你可知一旦大局已定,你我就是生死相見的結局。”

李顯微微一笑,笑中滿是嘲諷,冷冷道:“多謝二哥美意,就是我投了你,你當真信得過我麼?”

雍王一滯,說不出話來,他是很想說信得過齊王,可是想到齊王多年來和自己屢次作對,想到齊王妃秦錚,終于軟弱地道:“我相信六弟會有法子表示自己的誠意。”

李顯側過身去,低聲道:“錚兒雖然有不好之處,可是她總是我的妻子,我孩兒的母親,李顯不才,也不能殺妻以求富貴。”

李贄深深歎了一口氣,道:“那麼六弟你好自為之。”說罷轉身走出了廟堂。我看了齊王一眼,行禮道:“從前哲只道殿下豪爽,今日才知您敢作敢為,還請殿下今後小心行事,太子昏庸,鳳儀門野心勃勃,殿下何必為她們殉葬。”

李顯看了我一眼,淡淡道:“隨云之才天下無雙,若是我當日狠心殺卻,只怕就不會今日的下場。”

聽到這里,我心中有些淒然,只聽這句話就知道這個高傲的親王已經放棄了掌控命運的機會,情願滅頂在這場血腥的奪嫡之戰。可是我卻無能為力,到了這種時候,無論齊王是怎樣的人,雍王和我都不可能放手了。若非是今日相見已經可以離間齊王和太子,我是絕對不會讓齊王返回長安的。

告辭離開,上了馬車,雍王已經是面如寒霜,馬車啟動,他沒有說話,良久,才淡淡道:“齊王可惜了。”

我心知李贄已經動了殺機,可是也聽得出他語氣中的深深遺憾,這是前幾日我們商量刺殺的時候所沒有的,便說道:“殿下放心,齊王看來是不會隨著太子謀反了,至少殿下不用擔心齊王的大軍會發難了。”

雍王搖頭道:“不怕一萬,只怕萬一,若是不能確實的控制住老六,本王是絕對不能放心的,隨云可有什麼什麼法子。”

我心中轉了千百個念頭,終于遺憾的搖頭道:“除非殺了齊王,臣也沒有辦法可以控制住他。”

雍王輕輕一歎,不再說話,我這才又道:“除非是讓齊王暫時生場重病,沒有齊王親自指揮的軍隊就如同沒有首領的群狼。”

雍王神色一動,道:“先看一看,不過要做好准備,總不能臨陣磨槍。”

我微微一笑,道:“就不知道鳳儀門會怎麼想了?”

雍王的車駕遠去之後,齊王的近衛首領走了進來,稟報道:“殿下,我們也該走了,若是這件事情給太子知道,恐怕太子是要生疑的。”

李顯點頭道:“這也顧不得了,我已經盡了臣子和兄弟的情義,若是太子生疑,我也是無可奈何。”

那個近衛突然道:“殿下,屬下不敢置疑殿下的決定,可是那個人真的值得您如此忠心麼?”

齊王面色一寒,道:“這不是你該說的話。”

那個近衛神色惶恐,但是倔強的眼神卻是絲毫沒有改變,李顯看了他一眼,歎息道:“太子本性顯露,我也是十分失望,可是如今我已經是騎虎難下,縱然是他無情,我不能無義,無論如何,從前沒有太子提攜,我絕對沒有今天的成就。”

就在齊王的車駕出發之後不久,從不遠處的一座小土山之上,站起一個布衣女子,雖然是荊釵布裙,卻是明豔不可方物,她望著齊王的身影,冷冷一笑,可是雖然是如此寒冷的微笑,在她那張如同初升朝陽一般燦爛耀眼的花容之上,卻是顯得那樣動人。

上篇:第二十章 惡孽重重     下篇:第二十二章 風儀之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