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第二十二章 風儀之謀  
   
第二十二章 風儀之謀

棲霞庵中,當那個明豔無雙的女子將自己所見向鳳儀門主稟明的時候,鳳儀門主淡淡道:“齊王難以控制,這也是本座很早就知道的,若非他沒有繼位的可能,本座也不會放任他任性妄為,只是如今,他竟然在這個時候和雍王密會,無雙,你說齊王會不會在這個時候投向雍王。”

燕無雙猶豫了一下道:“以弟子之見,齊王應該不會完全投向雍王,沒有一個背叛者能夠得到真正的重視和信任,齊王就是此刻投降雍王,也不過能夠在雍王得勝之後保住性命罷了,若是齊王扶保太子登基,那麼日後就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這個道理齊王不會不明白的,師尊,要不要讓錚師姐問清楚齊王殿下的心意。”

鳳儀門主搖頭道:“不可打草驚蛇,唉,秦錚真是我親傳弟子中最沒用的一個,不僅無力約束齊王,更是將自己的心也丟了,當初我教導你們的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不能動了真情,若論聰明機智,才略野心,我們女子不比他們男子差到那里去,唯一的缺點便是我們太容易為了那些廉價的情感而迷失自我。”

燕無雙道:“師尊過慮了,秦師姐雖然無力約束齊王,這也是因為齊王個性獨特,身份尊貴,若是師尊下了決心,秦師姐必然能夠遵令行事,控制住齊王。”

鳳儀門主神色欣然道:“無雙果然是聰明過人,這次羽兒行刺鬼面將軍成功,你又探得如此重要情報,本座心中十分欣慰,你們要好好做事,讓本座看看你們的努力。”

燕無雙襝衽道:“弟子必定不負師尊厚望。”

猶豫了一下,燕無雙又道:“師尊,這件事情要稟報太子殿下麼?”

鳳儀門主冷笑道:“稟報他做什麼,讓他對齊王也心生懷疑,如今太子殿下只怕是已經草木皆驚,就不要打擊他了,何況,若是我們握住了這個把柄,等到日後太子登基之後,我們也可以更好的控制齊王,想來他也會知道如果太子知道他曾經有心叛變的事情,會對他作出什麼的。”

燕無雙崇敬地道:“門主謀略深遠,弟子欽服,不過弟子有一件事情不明白,長樂公主與朝政並無關系,門主為何要執意逼迫她呢,若是因此引起雍帝不滿,只怕是得不償失。”

鳳儀門主微微一歎道:“這件事情你日後會明白的,可是有一個原因你要知道,長樂公主的心上人是誰,那人雖然才智無雙,可是這樣的人都是心靈脆弱之人,我們都知道他曾經因為攻蜀之事而心力交瘁,休養數年,本座派人去南楚查過,證實那時他的確情況危急,有名醫的診斷,說他心經受傷,瀕死多日。上次雍王府本座特意留心,他卻是心脈受傷極重。這一年多來,他和長樂公主暗通款曲,必然是已經有了極深的感情,若是這個時候,長樂公主別嫁,以他的身體,必然會因此臥床不起,甚至危及生命也是可能的,這樣對我們會有多少幫助你應該很清楚。”

燕無雙眼中閃過驚歎道:“此人一入雍王幕府,我們便處處不順,如今又不能再次刺殺,若是能夠這樣鏟除了此人,真是值得冒險。”

鳳儀門主淡淡笑道:“其實這對長樂公主也不錯,韋膺人品相貌都很不錯,能夠嫁到這樣的佳婿,對她來說已經是很好的結局了,何必還要眷戀一個病弱短命之人呢。”

燕無雙憂心地道:“聽聞長樂公主外柔內剛,不知道門主如何施為?”

鳳儀門主微微一笑,沒有回答。

這時,門外傳來清越的聲音道:“啟稟門主,齊王殿下已經入京,太子率百官郊迎。”

在隆重的郊迎儀式之後,李顯被太子邀請同車進宮覲見皇上,這個邀請一出口,李顯就是心中冷笑,他不是白癡,太子從前對自己雖然無可奈何,可是除非有了用自己之處,他才會這樣禮遇,看來二哥說得不錯,太子已經是迫不及待了,要不要說明雍王應該是虛張聲勢呢?想了一想,李顯決定,如果太子誠心詢問自己,那麼自己便絲毫不會隱瞞。如果他只想利用自己的力量,那麼,自己就一言不發吧,只要步迫使自己起兵謀反,那麼也就唯唯聽命吧。

太子車駕之上,李安猶豫片刻,道:“六弟,你也知道現在的情況,雍王步步緊逼,父皇暗昧不明,我的儲位已經是岌岌可危,六弟,你一向是我的人,如果我失去儲位,就是雍王看在父皇的面子上不加罪你,你也別再想帶兵出征,到時候不是被軟禁起來,也會被免去職務,到那時你恐怕悔之晚矣。”

李顯神色一黯,他又何嘗不知道這個道理,可是無論如何自己總不能起兵謀反,那樣豈不是辜負了父皇的信任。

李安又道:“六弟,我也不多說什麼,你應該明白如今你已經無路可退,若是我能夠登基,必然封你為輔政親王,到時候你就是一人之下,六弟,你意下如何。”

李顯冷冷道:“那麼大哥又把鳳儀門放在什麼地方,她們全力相助是為了什麼,大哥應該心知肚明。”

李安面上露出尷尬之色,道:“她們自然是有些要求,不過我可以處理的,六弟,你我乃是兄弟,將來我們聯手,總有法子限制鳳儀門的。”

李顯輕輕歎了一口氣道:“臣弟知道了,殿下可以放心,只要父皇心意不變,臣弟絕對不容許有人傷害到殿下。”

李安皺皺眉,這並不是他希望的結果,他更希望李顯能夠提出助他謀反,可是這種事情是不能由他開口的,一旦說出口,必然後患無窮,猶豫片刻,看到李顯冷淡的神情,他終于不願意再冒險,現在,他已經不能肆意妄為了。

齊王被雍帝召見之後,走出皇宮的時候,看見一輛華麗的馬車等在那里,他猶豫了一下,旁邊他的親信近衛低聲道:“殿下,王妃親來迎接,您若是不見,未免有些過分,還是敷衍一下吧。”

李顯想了一想,走到馬車前,車內一個侍女挑起了車簾,露出齊王妃如花笑黡,李顯神色帶著幾分嘲弄和油滑,笑道:“原來是錚兒親自來迎接本王凱旋,真是榮幸之至。”

秦錚面上一紅道:“王爺總是這麼沒有正經。”李顯一笑,縱身上了馬車,車簾垂下,掩蓋住了車廂內的笑語春色。

李安卻是沉著臉回到了府邸,將談話結果告知魯敬忠之後,只是匆匆說道:“這件事情就交給你處理了。”便回了內宅。片刻之後,一張太子妃邀請東宮侍讀劭夫人霍氏的帖子送了出去,過了半個時辰,容顏慘淡的霍氏走進了太子府邸中專供太子淫樂的密室。在太子發泄情緒的狂暴中,流淌著無辜女子的血淚。

就在當日午後,鳳儀門主進宮與皇後娘娘相會,不久之後,竇皇後派遣女官趙尚宮前去傳詔長樂公主。

長樂公主秀眉微蹙,看著面前傳旨的趙尚宮,皇後娘娘傳懿旨讓自己前去覲見,這不是什麼好兆頭。而且還是尚宮親來,按照大雍內宮的制度,除了皇後和貴妃身邊的首席女官為尚宮之外,其余各殿的首席女官皆為尚儀,這些女官大半都是年紀較長的宮女,就像自己的翠鸞殿的周尚儀,乃是母妃從前的親信侍女,今年已經三十歲了,不論是尚宮尚儀,都是地位極高,這種傳懿旨的事情,是用不著這位後宮女官之首的趙尚宮親自來作的,而且趙尚宮嘴很緊,只說皇後娘娘有請公主,什麼事情卻是不肯言明。長樂雖然心中憂慮,但是轉念一想,兵來將擋,水來土掩,自己是深得帝寵的公主,就是皇後也不能將自己如何的,因此,她的面上露出堅毅之色,微笑道:“請趙尚宮前面帶路。”

趙尚宮引領著長樂公主東轉西繞到了一間暢軒,里面陳設精美,棋坪瑤琴不一而足,皇後娘娘竇氏正和一個雪衣蒙面女子下棋,見長樂公主走了進來,便一推棋坪道:“罷了,本宮認輸了。長樂過來,拜見鳳儀門主。”

長樂公主心中一跳,上前拜倒道:“長樂叩見母後,參見門主。”

那個雪衣女子一雙清澈冰寒的明眸透出淡淡的不明情緒,上前將長樂公主攙起,笑道:“上次見你,還是一個小娃娃,如今已經是婷婷玉立了。”

皇後歎息道:“只是這個孩子命苦,從前被她父皇遣嫁南楚,如今又是孀居在家。”

雪衣女子笑道:“長樂端莊嫻雅,怎會長久獨居,聽聞皇上已經為你擇婿,不久之後定然可以琴瑟和諧,相敬如賓。”

不容長樂公主說話,竇氏已經笑道:“她父皇給她選的駙馬乃是韋相之子,雖然沒有說明迎娶時間,可是這件事情總不好拖的太久。長樂,你說是麼?”

長樂公主雖然早有准備,仍然是心中一寒,緊緊的握住了常年不離的折扇,似乎那人正在旁邊支持自己,微笑道:“母後多慮了,長樂如今有佛祖相伴,正是心如止水,還請娘娘不用費心,這婚事長樂已經和父皇推辭過了。”

皇後有些猶豫,看了鳳儀門主一眼,鳳儀門主嘉勉道:“長樂說得不錯,咱們女子也未必要有夫婿相陪,皇後娘娘也是憐惜你青春年少,你還是要好好考慮一下,你這把扇子倒也雅致,可否給本座看看。”

長樂心中一緊,卻只得將折扇遞過去道:“請門主賞鑒。”

鳳儀門主接過折扇,看了看上面的詩文,輕輕念道:“冷于陂水淡于秋,遠陌初窮見渡頭。賴是丹青無畫處,畫成應遣一生愁。好詩,不愧是南楚第一才子。”說罷,用充滿寒意的目光望向長樂公主,道:“公主是真得不願意成婚麼?”長樂公主只覺得呼吸急促,仿佛有泰山一般的壓力撲面而來,她雖然素來柔弱,但是性子卻是外柔內剛,鳳儀門主又礙于她的身份,只是用了氣勢相凌,所以她居然能夠忍耐得住。鳳儀門主那清冷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道:“公主,韋膺也是皇上為你苦心挑選的夫婿,你若是順應天意人心,不僅自己一生幸福美滿,也免得你的父皇母妃為你擔憂。”長樂公主只覺的心神恍惚,那種強大的壓力幾乎要逼得她開口答應了,可是她的腦海中很快就浮現出那個蒼白文弱的青衣書生的形象,目光落到折扇之上,她顫抖著聲音道:“多謝門主關愛,長樂如今並無再嫁之心,韋膺隨好,卻非良人。”

鳳儀門主長眉輕揚,輕輕搖動折扇道:“公主如此拒絕皇上和皇後的美意,想必是其意已堅,本座也不便相勸。”說著突然素手用力,那柄精工制作的折扇竟然化成齏粉。

長樂公主一聲驚叫,美目之中淚影漣漣。鳳儀門主歉疚地道:“本座一時失手,毀了你的折扇,這樣吧,本座賠償一把好的給你。”

長樂公主只覺的心中有一團火焰在燃燒,怒沖沖道:“不必了,不過是一把折扇,門主不必自責。”雖然是這樣說著,可是她的明眸之中投射出刻骨銘心的恨意,就是鳳儀門主也覺得心中一寒。

這時,竇皇後開口道:“長樂你身子不好,見你面色蒼白,想必也累了,還是早些回去休息吧。”

長樂強忍著心中悲憤,告退如儀,只是腳步有些踉蹌,剛才站在遠處的綠娥對這一切卻是沒有絲毫察覺,只是覺得公主神情不好,連忙攙扶她返回寢宮,剛走了不久,突然遠處傳來一個驚喜的聲音道:“殿下,怎麼你也在這里?”

長樂疲倦的抬眼望去,卻是韋膺和一個小太監站在那里。若是從前長樂定然會借故離開,可是現在她卻是幾乎不能思考,有些怔忡地問道:“韋大人怎會在此?”

韋膺容色隱隱帶著欣喜道:“臣已經進了中書省,在皇上身邊侍奉,方才皇上得知鳳儀門主駕到,特意派臣前來稟報娘娘,請門主多留一會兒,皇上想請門主晚膳。”

長樂聽到鳳儀門主四個字只覺得心中怒火燃燒,正要離去,卻只覺得頭暈目眩,嬌軀軟倒在地。綠娥驚叫一聲,她力氣不大,雖然勉強攙住了公主,卻是力不從心,這次前來覲見皇後,長樂公主本來就沒有多帶宮女,這里又不知因為什麼緣故,竟然沒有宮女內宦,唯一一個小太監又是年紀幼小,根本不可能攙扶公主,無奈之下,綠娥只得抬目向韋膺望去,雖然韋膺乃是男子,但他畢竟是公主的“未婚夫”,雖然綠娥知道公主另有所愛,可是總不能讓公主這樣昏迷倒地吧。

韋膺略一遲疑,急步上前伸手相攙,道:“附近可有房間,讓公主在那里休息一下,也好召太醫來診脈。”

綠娥喜道:“多謝韋大人提醒,這里是禦花園西側,旁邊是端妃娘娘的寢宮,拜托大人相助將公主送到那里。”

韋膺將公主抱起,道:“那麼就請綠娥姑娘帶路。”

綠娥對那個小太監道:“你快些去稟報長孫貴妃,就說公主忽然暈倒了,請娘娘到端妃娘娘寢宮來接公主。”

小太監連連答應,轉身跑開了。韋膺抱著長樂公主跟在綠娥的後面,綠娥雖然匆匆走著,卻始終留意身後,只見韋膺眼中閃過又憐又愛的神色,也不由心生同情,心想若是公主因此改變心意,倒也不錯。

沒走多遠,綠娥可能是走的太匆忙,不小心一跤跌倒,不由捂住腳踝痛呼起來,韋膺焦急地道:“綠娥姑娘,你怎麼了?”

綠娥苦笑道:“韋大人,奴婢怕是走不動了。”

韋膺高呼道:“可有人在附近麼?”

綠娥也喊了兩聲,可是最後綠娥只能無奈地道:“韋大人,勞煩你順著這條路向前不遠,就是端妃娘娘的住處。”韋膺猶豫地道:“後宮之中,我多有不便。”

綠娥急道:“這都什麼時候了,您若還要顧慮,只怕公主病情加重。再說,您和公主尚有婚約,應該無妨的。”

韋膺只得道:“綠姑娘請在這里稍等,我這就讓人來援救姑娘。”說罷,繼續沿著小路向前,不一會兒,韋膺有些糊塗了,前面竟然出現兩條道路,自己該走哪一條呢,想了一想,他沿著左手那條小路向前走去。又過了片刻,前面出現一間宮殿。他欣喜得走上前,敲開宮門,卻只有一個老太監出來迎接,他驚慌地道:“這位大人怎會到此。”

韋膺苦笑道:“我是韋膺,長樂公主突然昏倒,我想送她到端妃娘娘宮中,沒想到卻走錯了路。”

那個太監誠惶誠恐地道:“這里久已無人居住,請韋大人先送公主進來休息,老奴這就去叫人。”

韋膺只得道:“煩勞你了,麻煩你去找人過來照料公主。”

那個老太監離開之後,寂靜的宮殿之內只有韋膺和長樂公主兩人還在,看著躺在床榻之上,容顏蒼白的麗人,韋膺心中波瀾頓起,他本是名門之子,又是天資聰穎,得人敬重,可是長樂公主卻是固執的拒絕了他,想到這里,他心中不由生出怒氣,可是目光一落到長樂公主身上,卻是變的溫柔和煦,雖然遺憾,可是長樂公主卻是讓他心中敬佩的女子。

緊閉的殿門讓寢殿之內光線幽暗,不由令人生出曖昧的感覺。韋膺只覺得心緒加快,寢殿一角,香爐之內焚燒的香料氣味越來越濃厚,韋膺心中越來越覺得按耐不住,看向長樂公主的目光也多了幾分晦暗不明。

上篇:第二十一章 局勢突變     下篇:第二十三章 孰不可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