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第二十六章 獵宮突圍  
   
第二十六章 獵宮突圍

時,太宗佯攻向東,轉而西南,幸得裴將軍云接應,方突圍而出,然叛軍追襲百里,太宗數次險遭合圍,幸得眾將並義士拼死保護,方脫險地。

——《雍史·太宗本紀》

就在雍王突圍之前的一刻,禁軍北營統領裴云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機,就在自己的袍澤兄弟的重重包圍之下,他只能孤身面對敵人。

輕輕歎了口氣,裴云隨手撕下一片戰袍,裹住肩上的傷勢,而在他對面,一個玉樹臨風、容顏如玉的青年——夏侯沅峰,正含笑而立,在他身旁,是四個雪衣女劍手,其中一個女劍手的劍鋒上還帶著殷紅的鮮血。

在六人外面,夏侯沅峰一系的禁軍將六人團團圍住,而更外面則是忠于裴云的禁軍,此刻雙方正在對峙,夏侯沅峰不敢過于逼迫裴云,否則外面的禁軍大怒之下,可能會讓他們骨肉化泥,而裴云也不敢讓自己的屬下進攻,否則恐怕還沒有攻入重圍,就會讓裴云先喪命了。

夏侯沅峰笑道:“裴將軍何必這樣固執,您原本是齊王麾下,齊王殿下又是太子殿下的支持者,雍王對您的一些小恩惠怎如齊王殿下當日的厚愛,若是將軍懸崖勒馬,下官保證,太子殿下和齊王殿下絕對不會為難將軍。”

裴云冷笑道:“本將軍乃是大雍將領,不受亂命,我不相信皇上會下詔處死雍王,所以你夏侯沅峰還是不用徒費唇舌,誰不知道你和鳳儀門都是太子一黨,太子要謀逆作亂,怕是因為惡名昭彰,擔心皇上廢黜吧。”

兩個女劍手突然劍如電閃,交叉劃過,裴云身形一閃,奪過劍刃,另外兩個女劍手恰好發動,裴云手中的佩刀化作銅牆鐵壁,五人落下,四個女劍手仍然是將裴云圍在當中。夏侯沅峰再次撲上,耀眼的劍光綺麗無比,四名女劍手也再次發動,裴云的武功本就和夏侯沅峰在伯仲之間,一時有些應接不暇,這時,外面的禁軍同聲高喝,夏侯沅峰露出苦笑,只得放慢了攻勢,裴云這次勉強支持得住。

就在這時,一個青色身影瞬息間穿越重圍,夏侯沅峰只覺得背心仿佛被鷹狼盯住,連忙側身退下,卻仍然被掌風掃中脊背,一時之間無力反擊,而青色身影已經闖入了鳳儀門女劍手的劍陣中心,裴云只覺得一道陰柔的掌風將自己送出了劍陣,這時,四個女劍手同聲輕喝,劍光如雪,肆無忌憚的向那青衣人撲去。青衣人身形閃動,一雙空手將那四個女劍手狠辣綺麗的進攻壓制住,斗了不到十招,青衣人,身形閃動,令人目不暇接,然後傳來四聲慘叫,四個女劍手都是被青衣人擊中要害,倒地身亡,可是她們瘋狂的進攻,也在那個青衣人的身上留下了痕跡,他的青衫已經是下擺碎裂。

小順子皺皺眉,看看倒在地上的女劍手,這些劍手瘋狂而狠辣,她們若是數人聯手,威力更勝過李寒幽等人,看來,這才是鳳儀門的殺手锏啊,他的目光落到夏侯沅峰身上,殺氣凝聚。

夏侯沅峰心中一寒,此時他已經恢複了內力,連忙道:“退。”說罷向外沖去。

小順子剛剛抬起手掌,裴云已經喊道:“李爺,現在不是時候,還是救援殿下要緊。”

小順子皺皺眉,沒有說話,裴云也不攔阻,夏侯沅峰控制的禁軍和大內侍衛都是精兵高手,沒有必要在這里動手,若是被纏住,只怕就來不及救援李贄了,裴云可是很清楚,如果不是那邊已經對雍王動手,夏侯沅峰是不會對自己出手的,更何況小順子前來,不是為了求援,還會有什麼緣故。

小順子匆匆對裴云說道:“韋膺是太子一黨,假傳聖諭,殿下要突圍,要你接應。”

裴云立刻下令出發,他對獵宮的地勢很清楚,又有小順子引路,沒多久,就看到了沖天而起的火光,也聽到了殺伐之聲。裴云看看身後,在事發之前,東營黃統領送來的新的布防圖,將傾向自己的四千禁軍分散在獵宮西側,而夏侯沅峰那一千禁軍卻是集中在一起,當時裴云雖然心中疑惑,也沒想到會有這樣的變化,所以盡管下了召集令,仍然只有兩千多人來得及跟上自己去保護雍王,這點人馬,能夠保護雍王突圍麼,裴云憂心忡忡的想著。

當裴云和小順子趕到西南角門的時候,正是雍王被外面的禁軍阻擋的時候。這個方向的禁軍乃是秦大將軍嫡系,東營禁軍副統領孫定的轄區,孫定和鳳儀門並無勾連,可是就在他布防之前,曾經有秦青將軍的近衛拿著秦青的兵符前來頒下嚴命,今夜不論發生何等變故,這個方向不許一兵一卒出去。所以雖然他們對雍王高喊太子謀反的事情心中將信將疑,可是雍王既沒有皇命,也沒有秦大將軍或者秦將軍的手令,所以他們萬萬不敢讓雍王過去。雙方爭執之下,成了不死無休的僵局。雍王不過百余隨從,就是再厲害,也難以通過禁軍布下的防線。就在激戰最酣的時候,雍王身後,追擊的聞紫煙已經可以看到身影了。

裴云也顧不上什麼敵眾我寡,高呼道:“殿下,末將裴云前來護駕。”

雍王冷峻的面容上閃過一絲如釋重負的神情,若沒有裴云的禁軍,只怕是很難沖出宮門的。他高聲道:“裴云,給本王殺開一條血路。”

裴云高聲領命,手一揮,眾多禁軍將雍王和近衛護在當中,向宮門沖去。

聞紫煙一看到裴云就知道不好,身影連閃,向雍王的方向撲去,她武功高強,當年又屢次赴過戰場,所以避開了禁軍的攔阻,很快就接近了雍王,這時,一道青影凌空撲來,聞紫煙一劍刺出,那個青影赤手像劍上抓去,聞紫煙大怒,這人也未免太過瞧自己不起,真力貫注在劍上,這時卻聽見一聲脆響,她那把可以切金斷玉的寶劍居然從中折斷,聞紫煙一愣,那人已經一掌拍向自己的胸口。聞紫煙畢竟是心如鐵石,已經用短劍刺去,這一劍乃是兩敗俱傷的招式,那人果然略略一滯,兩人就在亂軍之中交戰起來。這時聞紫煙已經看清了那人面容,那人正是“邪影”李順。聞紫煙精神一震,若是殺了此人,那麼雍王身邊就沒有可以依賴的高手了,所以她穩住心神,全力和李順交手。這時,一個白衣女劍手拋過一柄長劍,聞紫煙順手接過,然後鳳儀門名震天下的疾風劍法終于全部展開,那超越人體極限的快劍掩蓋住了沖天的火光和交戰雙方兵刃上的血光,而李順的身影卻是詭異非常,在劍光之中若隱若現。這場厮殺,若是平日,自會有人驚歎折服,可是此刻,雙方卻都無暇顧及了。

這時候,在荊遲、司馬雄和裴云的沖鋒之下,獵宮外面的禁軍已經支持不住,楊統領雖然也是一員猛將,可是面對著大雍將領中若論武勇戰略,皆可排在前三十位的三位將軍,終于還是露出了破綻,戰陣露出了一處薄弱的所在,雍王等人都是久經沙場的宿將,一眼看穿,荊遲高聲大喝,馬槊橫掃,將阻攔去路的一命禁軍將領斬殺,禁軍更加是氣勢大弱,雍王趁機下令猛沖,千余鐵騎就這樣沖出了獵宮,在茫茫夜色中消失了身影。就在這短短幾拄香的時間,裴云麾下倒有將近半數的勇士倒在了獵宮圍牆之內。這時,幾個鳳儀門弟子已經逼了過來,聞紫煙狠下心要將李順留下。

小順子心明如鏡,自己的武功雖然高強,可是在這些劍手的猛攻之下恐怕是得不償失,而且那些禁軍已經漸漸圍攏過來,自己再不走就來不及了。想到這里,他的身形突然詭異的滯留在空中,幾個女劍手所料未及,劍勢不由露了破綻,小順子已經向聞紫煙撲去,聞紫煙凝神靜氣,一劍刺出,這一劍勢若雷霆,小順子右手一揚,卻是食中二指之間夾著一枚發簪,劍鋒在劃過小順子右肋的同時,那枚發簪也劃過聞紫煙的臉頰,聞紫煙只覺得一縷寒氣撲面而來,下意識的側過螓首,因此才避過了失目之禍,而小順子已經趁機越過了她的身側,將一名禁軍踢下馬去,策馬追趕雍王去了。

聞紫煙眼中滿是怒氣,道:“給我死死咬住他們,追殺百里也要殺了雍王。”說罷接過旁人遞過來的馬缰,一馬當先追向雍王等人。韋膺站在高處微微皺眉,在這獵宮之中,他們可以完全控制的禁軍不過五千人罷了,其他的禁軍只能讓他們協防而已,控制曉霜殿和追殺雍王都只能牌親信的禁軍前去,這樣一來,人手就很緊張了。他想了一想,還是派了兩千人跟著聞紫煙去追殺雍王,剩下的三千人應該足夠控制曉霜殿和其他的禁軍了。

真可惜啊,韋膺看著遠去的滾滾煙塵,不知道雍王是如何發現了陷阱的,竟給他逃出了獵宮,若不是齊王那里出了岔子,齊王妃雖然偷到了齊王的兵符,可是調動齊王的軍隊換防可以,想讓他們攻擊雍王的軍隊或者圍攻獵宮,他們都是堅決不肯答應,聲言除非見到齊王的手令,否則不能從命,看來還要在齊王身上下些功夫,現在雍王已經脫身,如果讓他和近衛軍會合,那麼若沒有齊王的大軍支援,自己這一方有敗無勝啊。韋膺一邊想,一邊眉頭深鎖,發動宮變之前以為一切都想到了,可是還是沒有料到雍王居然這樣快就看穿了偽詔,這是怎麼一回事呢?

天色拂曉,從清冷的霧氣中傳來清脆的馬蹄聲。這一夜聞紫煙帶著禁軍窮追不舍,縱然雍王精通軍略,也是無可奈何。雍王本想不顧追兵,全力行軍就是,可是這次雍王突圍十分倉促,甚至還有兩人一騎的情況,而追兵卻先從其他禁軍處征用了馬匹,平均每人帶了兩匹馬,可以隨時換馬,這樣一來,速度就比雍王等人快多了。無奈之下,雍王輾轉迂回,調動追兵,一路上連番設伏偷襲,想要將追兵殲滅。可是那率領追兵的兩人,黃統領黃廈乃是沙場宿將,聞紫煙乃是多年在戰場上出沒的刺客,兩人一個小心謹慎,精通兵法,一個武功高強,乃是最出色的斥候,一路之上居然沒有讓雍王占到什麼便宜。

巧婦難為無米之炊,不論兵力還是速度,雍王都不占優勢,戰術上面的優勢又被強悍的武力抵消,雍王從未如此狼狽。直到天明時分的一次伏擊,雍王麾下所有的高手聯手在一個狹小的谷口設伏,才讓追兵遭受了較大的損失,跑了一夜的雍王終于可以暫時松了一口氣了。

雍王很清楚,這些負責追殺自己的禁軍,絕對是鳳儀門可以如臂使指的力量,他們人數雖然不多,可是比較起來,自己的兵力更弱,除非能夠會合自己的近衛軍,否則自己就要遭遇平生最危險的境地了。目下當務之急,就是和自己的軍隊會合,雍王還是不敢相信秦勇會幫助自己,現在鳳儀門可能已經拿到兵符,到時候秦勇恐怕只會聽從矯詔行事,所以和長孫冀、董志率領的軍隊會合就成了雍王最大的目標。

這時,遠處一騎飛馳而來,雍王等人都心中一凜,雖然只有一騎,可是若是聞紫煙或者那些鳳儀門女劍手親任斥候,那麼自己的行蹤就會立刻泄漏,如果不能休息一下,這樣下去只怕會被拖垮的。人近了,一個目力絕佳的侍衛高聲道:“殿下,是李順李爺。”眾人這才放下心來。

小順子原本就落在後面,馬術又不如雍王這些人精良,所以索性隱在暗處,換了一身禁軍的衣甲,跟在聞紫煙等人的身後,雖然也只有一匹馬,可是他一直用輕身術盡量減少馬的負擔,這才跟上了聞紫煙率領的禁軍。他原本想趁機刺殺,可是聞紫煙率領的那支禁軍也是大雍的精兵,那里是那麼容易混入的,雖然幾次趁著他們住馬判斷雍王等人的去向或者給馬飲水的時候發起襲擊,可是收效都不大,最後一次還被聞紫煙帶人圍住了,幸好小順子機靈得很,事先預備了退路,這才得以脫身,看這樣子不會起什麼作用,小順子便一心追上雍王,憑著高明的追蹤之術和幾分運氣,終于被他先追上了雍王。遠遠的看見雍王的金甲,小順子大喜,應該可以見到公子了,他可是十分擔心江哲在亂軍之中受害呢。

可是小順子離雍王等人越近,心中就越來越不安,面色也是越來越冷厲,來到雍王面前,他劈頭問道:“公子怎麼不在這里?”

若是別人這樣問,雍王就是有意說明,也要震怒的,畢竟君臣之別,上下尊卑之分是不能含糊的,可是小順子這樣厲聲喝問,就是包括雍王在內也無人發怒,誰不知道此人心中只有一個主子,他奉了江哲之命,去向裴云傳令,才能夠讓眾人突圍成功,此刻他身上皆是血跡,想起他平日纖塵不染的形象,更是讓人無法對他生氣。雍王坦然道:“隨云留在了獵宮。”

小順子一聽之下,神色大變,殺氣沖天而起,眼中寒光乍現,惡狠狠的盯著雍王,眾人下意識的將雍王護住,這時荊遲上前道:“李爺,是江先生自己的決定。”小順子看了他一眼,目光變得有些柔和,畢竟這個荊遲常年出入寒園,自己多次監督他抄書,還算是熟稔。

李贄見他已經心氣漸平,策馬上前低聲說了一句話,小順子眼中閃過異色,繼而躬身施禮道:“奴才冒犯殿下,請殿下恕罪。”

李贄笑道:“你能夠諒解就好,本王也是覺得若是帶隨云同行,只怕九死一生,這樣卻還多了幾分生機,你若是擔憂,不妨趕回獵宮,憑你的武功,應該可以保護隨云周全。”

小順子卻是神色凜然,淡淡道:“不,奴才請命,親自去見秦勇。”

李贄驚道:“這是為何,你不擔心隨云的安危麼?”

小順子冷冷道:“我家公子若是有了意外,奴才就是粉身碎骨也要將仇人滿門殺死,可是如今公子生死未明,若是公子的計策失敗,現在就已經落入敵手,只怕是有死無生,我就是趕去也沒有用處,若是公子在生,那麼奴才孤身一人也不能將公子從重圍之中救出,既然如此,我便只有盡力而為,讓公子早脫險境。如今殿下孤軍在此,後面的追兵半個時辰之內就會趕到,殿下的大軍和齊王大軍恐怕都無法趕來,雙方互相監視,沒有一方可以脫離戰場,那麼秦大將軍的軍隊就是殿下唯一的生機,可是殿下不能指揮秦軍,若是太子一方得到兵符聖旨,秦軍還會成為殿下的敵人,唯今之際,只有讓秦軍支持殿下,殿下才能在此戰中獲勝,這樣也才能救出我家公子,這件事情只有李順可以去做,秦勇身邊我家公子曾有安排,此事只有我清楚,公子雖然沒說,我卻知道他的意思。”

李贄神色大振道:“原來如此,你們主仆都是智勇無雙之士,那麼本王重托于你。”說著將一個小錦囊遞給小順子,小順子接過來,也不察看,淡淡道:“殿下小心,秦軍就算是能夠來幫助殿下,也不是短時間可以來的,殿下雖然兵法戰略過人,可是聞紫煙兵強馬壯,武功高強,殿下必然是萬分艱辛,可是只要殿下拖延兩日,奴才保證,可以讓秦軍趕來救護殿下,若是奴才失敗,那也沒有什麼好說,奴才主仆陪著殿下一死就是。”

李贄道:“本王素來知道你的本事,你盡力而為就是,兩日之約,本王還是有幾分把握的。”

小順子輕輕一禮,轉身策馬而去。李贄看著他的背影,高聲道:“再休息一會兒,我們繼續趕路,如果能和長孫將軍會合,至少可以安全無虞。就是不能會合大軍,也不能和聞紫煙正面交鋒。”

眾人同聲應是,各自抓緊時間休息去了,李贄望望初升的太陽,道:“隨云,本王可要指望你了。”

在雍王突圍之時,獵宮之中已經是全部驚動,李援正在和皇後貴妃們一起用膳,他皺眉道:“冷川,外面發生了什麼事情?”

冷川應聲走出殿門,然後就看到了遠處的火光,他心中一凜,獵宮之中起火絕對不同尋常,更何況還有隱隱傳來的厮殺聲,他連忙返回殿中,稟報道:“陛下,好像發生了變亂,陛下,要不要召見秦大將軍。”

這時,外面傳來沉重的腳步聲,有人沉聲道:“秦彝、程殊求見陛下。”

李援連忙道:“進來。”

隨著他的喊聲,秦彝和程殊匆匆走了進來。李援劈頭問道:“秦卿,發生了什麼事情?”

秦彝神色沉重地道:“陛下,韋膺可在?”

李援愣了一下,道:“今夜朕不用他擬旨,讓他下去休息了。”

秦彝神色大變道:“方才韋膺前來傳旨,說皇上召見臣和魏國公,可是臣剛到這里,就發覺西宮那邊起了變亂。”

李援怒道:“這是怎麼回事,朕沒有讓韋膺傳旨,秦愛卿你可看到聖旨。”

秦彝苦笑道:“他說是陛下口諭,詔臣詢問獵宮布防。”

程殊急急道:“殿下,恐怕是有人要造反,應該快些召集禁軍和侍衛護駕。”

秦彝臉色一變,今日負責守護曉霜殿的應該是秦青,為什麼自己進來的時候卻沒看到,他也顧不上請示李援,沖出殿門,高聲道:“秦青,秦青,快給我滾過來。”

可是秦彝發覺除了守衛的大內侍衛應聲望來之外,四周禁衛都是一聲不吭,手握刀柄,秦青更是影蹤不見。秦彝的心漸漸沉了下去,他從未像今日這樣痛恨自己的姑息,自己怎麼會沒有想到,這營禁軍在秦青統領之下已有很長時間了,那麼鳳儀門可能已經插手進去,這個無能的逆子。

李援也已經走出殿門,高聲道:“還不快去召來秦青將軍。”

這時,遠處傳來銀鈴一般的笑聲,遠處走來了一群女子,為首的正是李寒幽,她的身邊是齊王妃秦錚和另外一個俏麗少女,三人都穿著月白勁裝,身佩長劍,在她們身後,三十六名雪衣女劍手分成四列,她們周身都洋溢著冰冷殺機,而且步伐矯健,行動之間彼此呼應,殺氣更是成倍的增長。

李寒幽走到階下,襝衽一禮道:“陛下,臣妾奉太子之命,討伐叛逆雍王,殿下擔心陛下安危,特遣臣妾前來保護陛下。”

李援面色陰冷,他冷冷道:“你們以為可以做到麼?”冷川走到他的身邊,李援冷冷道:“你們是不可能控制所有禁軍的,只要朕登高一呼,那些禁軍便會倒戈。”

李寒幽冷笑道:“陛下說得不錯,大將軍治軍嚴謹,我們確實沒有辦法控制整個禁軍,甚至現在,我們也只是能夠控制這五千禁軍罷了,還要派出兩千禁軍追殺雍王,不過這就足夠了,只要皇上出不了曉霜殿,那麼臣妾就可以控制整個禁軍。”

李援面色大變,道:“你們盜走了朕的金牌。”

李寒幽笑道:“陛下果然英明,能夠完全控制禁軍的只有秦大將軍本人和陛下您的金牌,現在秦大將軍身在此處,陛下的金牌在我們手上,陛下您已經無能為力,等我們將叛逆一網成擒,到時候,太子殿下自會來向陛下請罪。”

李援身軀有些顫抖,無比的憤怒讓他幾乎站立不住,他冷冷道:“是誰偷了朕的金牌。”

這時從殿內走出了皇後和三位貴妃,皇後面如寒霜,紀貴妃微微淺笑,長孫貴妃渾身顫抖,而顏貴妃驚懼交加。李援的目光落到紀貴妃身上,不可能的,他從來對紀貴妃防范很嚴,那麼是誰呢,長孫貴妃絕對不會做這種事情,她沒有理由這樣做,顏貴妃溫柔怯懦,更加不會這樣做,那麼只有一個人,他的目光落到了皇後身上。

上篇:第二十五章 頓失先機     下篇:第二十七章 血濺行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