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第二十七章 血濺行宮  
   
第二十七章 血濺行宮

皇後竇氏眼中閃過一絲愧疚,但是轉而變成得意和驕傲。李援冷冷道:“梓童,你本是皇後尊榮,卻為什麼要做這種事情?”

竇氏苦笑一聲,道:“皇後尊榮?哼,臣妾只知道若是我兒不能繼位,那麼臣妾和他只有死路一條,如今陛下你意圖廢黜太子,改立雍王,又將臣妾和太子置于何地。”說到後來,竇氏漸漸有些聲嘶力竭,語氣也越來越激烈。

李援一愣,怒道:“朕什麼時候要廢黜太子了,你是聽誰挑唆。”

竇氏眼中閃過愧色,避開了李援的目光,紀貴妃卻輕輕一笑,道:“陛下,您的心意動搖,朝中上下人盡皆知,再說,太子做了一件錯事,擔心您的責罰,所以不得不說服皇後如此行事。”

李援目光一寒,望向秦彝,秦彝尷尬的道:“陛下,臣也是聽到流言,說是太子逼奸東宮屬臣的妻室,造成人命,不過臣不便提起,這原本是諫官的職權。”

李援大怒道:“好個畜生,剛剛讓他修心養性,卻作出這種無恥之事,自古以來,君不君,臣不臣,朕定要……”說道這里李援沉默了,他看向皇後。竇氏面色蒼白地道:“安兒對我哭訴,若是此事傳入皇上的耳朵,只怕儲位不保,臣妾只有這麼一個兒子,無論如何也不能眼看著他走上絕路。”

李援慘然一笑道:“好好,多年夫妻,原來你只是惦記著那個逆子,也罷,也罷。”他的神色漸漸冰冷道:“紀霞、李寒幽,若是朕出了曉霜殿,只怕你們的計策也不會成功了。”

紀貴妃嫣然一笑道:“臣妾知道皇上這里有侍衛百人,可是臣妾相信絕不會讓一個人脫身出去。”

李援冷冷一笑,高聲道:“給我將這些叛逆全部殺了。”隨著李援的語聲,在偏殿隱身的侍衛們沖了出來,這原本是李援體恤他們,沒有輪值的侍衛都在偏殿休息,所以雖然外面的侍衛已經被鳳儀門清除乾淨,但是仍然有一支生力軍存在。

李援一聲令下,秦彝和程殊都擋在雍王和長孫貴妃前面,將兩人護住,而冷川則撲向紀貴妃,紀貴妃甩去宮衣,露出一身黑色勁裝,兩人交戰在一起,那些身穿黃衣的侍衛也和那些鳳儀門女劍手交戰起來,頃刻間,曉霜殿前成了修羅屠場。

顏貴妃驚恐的看著這場景,這時候秦錚已經撲了過來,高聲道:“母妃,快和皇後娘娘一起避到殿中。”

顏貴妃雖然平素軟弱,可是此刻她猶豫了一下,卻叫道:“皇上,臣妾實在不知道這件事情。”說罷向李援撲去。

秦錚一愣,原本伸手要攔,卻終于沒有伸出手去,李援眉頭一皺,看向滿面惶急的顏貴妃,他知道這個妃子平日最是溫順柔弱,確實不可能參與謀逆之事。便歎了一口氣,任憑顏貴妃撲到自己懷中,秦彝和程殊原本已經准備出手,可是顏貴妃身份貴重,兩人都沒有敢出手,這一猶豫,顏貴妃已經撲到李援懷中,李援將她交給長孫貴妃,兩位貴妃相互扶持,都是驚駭的看著階下。

秦錚一跺腳,已經撲上去和紀霞聯手對付冷川,紀霞多年來擔負著保護雍帝的責任,和冷川更是常常合作,所以對冷川的武功十分了解,而秦錚雖然很少出手,可是她天資聰穎,劍法高強,兩人將冷川困住,雖然不能取勝,可是冷川也別想突破她們的聯手。

這時候,下面的那些侍衛的情況就要不利多了。他們雖然都是武功高強,又多半出身軍旅,擅長聯手作戰,可是那些鳳儀門的女弟子的劍陣卻是狠辣歹毒,配合嚴密,她們互相支援,劍法狠辣,將那些侍衛分割開來,沒有多少時候,地上已經到處都是尸體和鮮血。

李援心中焦慮,想不到鳳儀門的劍陣如此厲害。這可怎麼辦才好。

李寒幽一邊指揮若定,一邊自己也震驚這些女劍手的武功,可惜將來自己不能掌控她們,那樣一來,自己豈不是始終為人作嫁,她一邊盤算著如果奪得這些女劍手的控制權,一邊留意場中各人的動向,只見冷川雖然仍然占著上風,可是已經無力脫身,而自己帶來的三十六名女劍手布成的天罡劍陣,正在迅速的吞噬著生命,看來想要盡快解決,只有去面對皇上了。她帶著謝曉彤向李援走去,面若寒霜。

秦彝和程殊都是面顯憂色,若是沙場征戰,他們自己無所畏懼,可是這種江湖厮殺,他們就沒有把握對付李寒幽和那個鳳儀門女弟子了。大雍和別國不同,武功高手多在軍中效力,反而皇宮之中的高手不免少了一些,平日還看不出來,因為鳳儀門負擔了很大一部分的防衛工作,所以一旦鳳儀門倒戈,雍帝身邊的防衛力量立刻大大削弱。當然,鳳儀門劍法高明,這也是如今鳳儀門穩占上風的緣故之一。

這時,謝曉彤突然拉住她的衣袖,低聲道:“外面有人喧嘩,師妹,得去看一看,現在可不能讓人知道咱們在逼宮。”

李寒幽眉頭一皺,道:“你留在這里,我去看看。”

說罷飛也似的出了宮門,外面正是她們可以控制的三千禁軍,將曉霜殿和四周圍得水泄不通,這時,只見宮門處,一個宮裝女子厲聲道:“本宮乃皇室公主,要去向父皇請安,誰敢攔我道路。”卻正是長樂公主,帶著幾個宮女和一個小太監。

李寒幽眼睛一亮,控制公主在手,不怕李援不妥協吧,她走近長樂公主,冷冷一笑道:“公主殿下怎麼到了這里,路上沒有人阻攔麼。”

長樂公主望向她,眼中滿含莫名的情緒,冷冷道“本宮見宮中震動,擔憂父皇和母妃,故而前來問安,一路上雖然有人攔阻,可是誰敢真的為難本宮,李寒幽,你為什麼在這里?父皇和母妃可還平安。”

李寒幽看向長樂公主,只見她平日清冷的容顏突然平添了幾分皇室的威儀,怪不得無人敢攔阻,畢竟外面那些禁軍只是受了自己的蒙騙罷了,怪不得竟然讓長樂公主來到曉霜殿外,不過這樣也好,李援寵愛長樂公主,恐怕可以迫使李援屈服,若是李援真要拼個魚死網破,只怕將來不好收場。于是,李寒幽冷冷道:“雍王叛亂,靖江特來護駕,公主殿下請。”長樂公主眼中閃過冷厲的光芒,淡淡道:“好,本宮正要去見父皇。”

說罷長樂公主舉步向內走去,她身邊的幾個宮女連忙跟上,那些禁軍正要攔阻,李寒幽卻一擺手,心道:“這些人進來正好,難道還要他們出去胡說八道麼?”

長樂公主走進宮門,邊看到遍地血腥,她的嬌軀搖搖欲墜,這時長孫貴妃在高處已經看到她,驚呼道:“貞兒。”就要走下,卻被李援擋住。李援看看站在長樂公主身邊的李寒幽,怒道:“李寒幽,你也是宗室,朕又賜封你為公主,想不到,你卻如此忘恩負義。”他這句話,秦彝、程殊和長樂公主都是臉色劇變,可是李寒幽羞惱之下,沒有留神,只是笑道:“陛下,若是您肯退讓一步,臣妾萬死不敢冒犯,否則——”她看向長樂公主,這時候長樂公主已經恢複正常,她看也不看李寒幽,高聲道:“父皇,兒臣有事啟奏,請父皇暫息雷霆之怒。”

李援心中一動,再看看如今局勢對自己不利,便長歎道:“也好,長樂,就聽聽你要說些什麼?都給朕退下。”

李寒幽心中一喜,反正她也不怕李援逃出生天,便也一揮手,那些女劍手飛速退到李寒幽身後,那些幸存的侍衛則退到階前,護住了李援等人,只剩下竇皇後孤零零的站在一邊。

長樂公主看了一眼李寒幽,冷冷道:“總不能在大庭廣眾談論這些事情,靖江若是沒有意見,我們不妨進殿中商談。”

李寒幽只要事情容易解決,便樂得大度,笑道:“正該如此。”

李援、秦彝等人心中都是一喜,這樣一來,他們就可以憑借房屋布防,不由都對長樂公主刮目相看。當下,鳳儀門劍手將曉霜殿圍住,李援等人小心翼翼的進了曉霜殿,那些侍衛控制住各方出入口,李援坐在龍椅之上,秦彝和程殊分立左右,紀貴妃和李寒幽站在對面,雙方對峙,氣氛沉悶,都不知該如何開口。這時,長樂公主站起,先對李援施了一禮,方道:“靖江公主,不論你們如何狡辯,如今總是在圍攻父皇,這是犯上作亂之舉,不論是太子還是二皇兄,對于這種事情恐怕都不能容忍,而且,你們的目的不過是要暫時讓父皇在曉霜殿休息,若是用強,迫得父皇不能接受,對你們也沒有什麼好處,你若肯平心靜氣和父皇談上一談,商議幾個條件,不剩過現在這樣打打殺殺麼,再說,二皇兄如今已經突圍出去,你們的要務可不是在這里糾纏。”

李寒幽神色一變,長樂公主所說她自然明白,可是她所要求的,李援豈肯答應,她看了紀貴妃一眼,眼中透出詢問之色。紀貴妃笑道:“長樂果然是明理之人,我們要求也不多,請皇上和秦大將軍交出兵符,讓我們可以調動秦大將軍的軍隊,事成之後,太子自然是要來向皇上請罪的。”

李援等人面上露出怒色,正要拒絕,長樂公主已經道:“此事事關重大,不可貿然決定,不如幾位先到外面等一下,容我們商量一下。”

李寒幽想了一想,道:“一拄香時間,可夠麼?”

她的要求很是苛刻,可是長樂公主卻立刻道:“時間足夠了,請幾位先到外面等上一等,容本宮勸解父皇。顏貴妃,您不想問問六皇兄的情況麼?”

顏貴妃正是六神無主的時候,聽到長樂公主的話,便道:“錚兒,顯兒在哪里,本宮不信他會作出這種無君無父的事情。”

秦錚為難的看了李寒幽一眼,李寒幽淡淡道:“你去和娘娘說明一下。”說罷轉身走出殿門。紀貴妃也笑著招呼竇皇後和顏貴妃到偏殿相談,當下殿中只剩下長樂公主和李援等人。

李援見人走了,才疑惑地問道:“長樂,你在搞什麼鬼?”

長樂公主微微一笑道:“父皇,現在局勢險惡,但是二皇兄已經逃了出去,勤王救駕也是指日可成,若是父皇出了意外,卻怎麼撥亂反正,所以父皇不妨暫時隱忍,想必他們捉到二皇兄之前,是不敢對父皇動手的,父皇也可暫時保全一部分力量,免得到時候他們狗急跳牆,傷害了父皇母妃。”

李援歎息道:“朕何嘗不知道這個道理,可是她們的要求太苛刻,若是將兵符給了他們,別說你二皇兄沒有了生機,就是朕,也成了人家的囊中之物。”

長樂公主道:“父皇,這一點不必擔心,他們要兵符聖旨,就給他們,可是指揮秦大將軍軍隊的乃是大將軍心腹,難道就沒有私下的信物麼,到時候再加上父皇一道密旨,不就成了。”

秦彝神色一動,道:“皇上,這倒可行,秦勇是我族侄,對皇室忠心耿耿,請皇上寫一道密旨,蓋上私章,他是認識的,再加上我的信物,定然可以調他前來勤王。”

李援神色一喜,道:“好,長樂真是心思細密。”可是看了一下,身邊卻沒有紙筆。長樂卻從懷中取出一方白色綾帕,道:“父皇,只要你蓋上私章即可,稍後自然有人寫上旨意。”

李援神色猶豫,他此刻心中實在有些不敢相信任何人,長樂公主見狀連忙道:“父皇,兒臣也是沒有法子,若是父皇您寫了旨意,這封密旨絕對送不出去,父皇,您也知道,兒臣和太子素來有些嫌隙,難道還會替他們出力麼?”

李援又看了長樂一眼,終于摘下手上的扳指,在綾帕之上蓋了私章。長樂公主連忙將綾帕接了過來,又看向秦彝,秦彝卻是毫不猶豫,將一塊玉佩遞給長樂公主,這塊玉佩十分普通,長樂公主不由有些疑惑,秦彝道:“這是勇兒送給我的壽禮,他一定認得。”長樂公主這才放下心來,道:“大將軍,秦青將軍恐怕已經被鳳儀門所拘禁,待會兒不妨要求他們將秦將軍送來。”秦彝神色一黯,沒有說話。

這時,李寒幽高聲道:“時間到了,本宮進來了。”這次進來,李寒幽滿面寒霜,看來是一定要個結果了。長樂公主不卑不亢地道:“靖江,父皇已經同意你們的要求,可是我們也有條件。”

李寒幽神色一動,道:“只要合情合理,我們都可以商量。”

長樂公主笑道:“這些條件並不苛刻,第一,若是沒有二皇兄親來,或者見到二皇兄的首級,你們不許再來騷擾父皇。”

李寒幽干脆地道:“這一點沒有問題,叛逆不除,我們自然不會來打擾陛下。”

長樂公主淡淡道:“第二個條件,秦青將軍恐怕已經被你們所制,將他送來應該沒有問題吧?”

李寒幽冷冷一笑,心道,秦青已經沒有用處了,便道:“這一點也沒有問題,稍後本宮就將人送來。”她雖然沒有流露什麼表情,可是這殿中誰不是察言觀色的高手,立刻看穿了她的心思,更是多了幾分厭惡。

長樂公主微微一笑,道:“這第三個條件卻是為了本宮提的,本宮和母妃的侍女都在含香苑中,現在獵宮之中一片混亂,本宮想讓那幾個侍女也到曉霜殿來,不知道可否允許呢?”

李寒幽心想,就是你不提,我也不能讓你回去含香苑,點頭道:“這是當然,本宮這就派人將她們接來。”

長樂公主卻道:“且慢,請帶他同去,本宮離開含香苑的時候,曾經有話,除非本宮命令,否則不許她們擅離含香苑半步,讓這個奴才回去傳我的命令,也免得多生是非。”

李寒幽原本要拒絕,可是聽到最後一句,卻也覺得有理,有些事情,甯為人知,莫為人見,若是弄得人盡皆知,就是將來滅口也是麻煩。她看了紀貴妃一眼,見她輕輕點頭,便道:“也好,就是這樣吧。”

長樂公主微笑道:“那麼就請靖江你去辦吧,若是沒有問題,等到秦青將軍和本宮的侍女來到之後,父皇就會將兵符給你。”

李寒幽目中光芒一閃,道:“若是本宮履行了承諾,皇上卻又反悔,那該如何,本宮可沒有那麼多時間和你們糾纏。”

李援冷冷一哼,長樂公主卻冷然道:“若是如此,本宮就將性命給你。”

李寒幽得意的一笑,道:“好,君子一言,快馬加鞭。”說罷抬起右手,長樂公主淡淡一笑,走上前來,舉起纖纖素手,兩人擊掌為誓,四目相對,兩人目中都閃過一絲寒芒。

長樂公主又是淡淡一笑,拿出一塊玉佩,玉佩外面裹著一條雪白綾帕,長樂公主將玉佩遞給小六子,道:“你去告訴周尚儀,讓她帶著咱們的人都到這里來。”

李寒幽用目瞧去,這條綾帕大半露在外面,並無文字墨跡,便沒有上前查看,畢竟她也不想過于得罪皇室,無論如何,將來鳳儀門都是要通過大雍皇室來控制政局的。

小六子接過玉佩和綾帕,恭恭敬敬的告退,李寒幽做了一個手勢,謝曉彤帶了兩個鳳儀門女劍手跟了上去。

長樂公主籲了一口氣,終于完成了那人托付的事情,她含笑看向李寒幽,道:“大概還得等上片刻,靖江可要喝杯茶麼?”

上篇:第二十六章 獵宮突圍     下篇:第二十八章 含香驚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