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第二十九章 明暗信使  
   
第二十九章 明暗信使

腳步聲停留在門前,過了一會兒,一個悅耳的聲音道:“夏侯沅峰請見。”

我心中一震,看了一眼董缺,一把匕首正輕悄悄的落在他的右手,心中一歎,若是小順子在,夏侯沅峰自然是可以輕而易舉的拿住,可是若是董缺,恐怕就不行了,據小順子估計,董缺的武功只是二流而已,雖然比從前高強了許多,可是若是動了兵器,只怕還是不行,讓他留下來保護我除了其他人不合適之外,還有一個原因是他擅長很多雞鳴狗盜的本事,這才是我倚重他的地方,反正若是真刀實槍的交手,就是小順子在也沒有用。所以索性用了董缺,可是現在可就為難了。

我使了一個眼色,道:“夏侯大人請進。”

門開了,夏侯沅峰一身黃色的侍衛服色,走進來之後,他躬身一禮道:“自從上次蒙大人開恩饒過性命之後,夏侯無時無刻不再惦念大人。”

我冷冷道:“夏侯大人言重了,上次蒙大人相告行刺哲的真凶,這是大人的好意,江某怎會恩將仇報,如今大人只手掌控江某生死,不知道舊日之事還有什麼好提的呢?”

夏侯沅峰露出笑容,更加顯得豐神如玉,他道:“韋膺等人雖然才智也還不錯,可是這種事情不免有些欠缺,若是夏侯主持搜查,一定要派人多監視上半天,提防有人躲在暗處,或者回來這里。”

董缺眉頭一皺,他也明白這個道理,可是時間緊迫,他又擔心點了江哲的穴道時間太久會有害處。

夏侯沅峰見狀神色更是柔和,目光落到書案上面的綾帕密旨上,他淡淡道:“請問江大人,不知道和公主如何商議,其實如今雍王雖然暫時脫險,但是聞紫煙正在追殺,若是沒有援軍,雍王遲早必然身陷羅網,下官也很想知道江大人如何力挽狂瀾,才不負雍王首席智囊的身份啊?”

我神色漸漸從容,事情若是真的到了緊急時候,我從來都是越發冷靜,揀了一張椅子坐下,我微笑道:“夏侯大人乃是太子心腹,為何不帶了侍衛禁軍過來將江某抓了,這可是大功一件。”

夏侯沅峰笑道:“如今太子仰仗鳳儀門,就連鳳儀門將魯少傅軟禁起來,太子也不敢過問,我就是立了大功也沒有什麼用處,更何況,邪影還在生,若是我將你獻給太子,只怕沒有幾日,這條性命就會送掉。”

我心中疑惑,這也不是他放過我的理由,時間緊迫,我也不願和他糾纏,便道:“小順子雖然武功高強,卻不過是一個人,夏侯大人將來是官高爵顯,還怕他做什麼?卻不知夏侯大人希望江某替你做些什麼?”

夏侯沅峰眉宇間閃過一絲喜色,道:“我的要求很簡單,若是江大人肯割愛,將邪影送給我為奴,今日夏侯一定拼了性命保全大人。”

我只覺得腦子里轟的一聲,差點失去了理智,幸好董缺及時的推了我一下,我忍著怒氣道:“小順子和我雖然名為主仆,卻是情同骨肉,夏侯大人這個要求也太過分了。”

夏侯沅峰微微一笑道:“邪影對江大人視若父兄,忠誠不二,夏侯十分羨慕,想來若是江大人在我手下,邪影也會聽命于我。”

我冷冷道:“夏侯大人,你太得意了,可是你卻不該自己來的。”

夏侯沅峰看了一眼董缺,搖頭道:“他不是我的對手,如果不是知道李順護著雍王逃了出去,我也不敢獨自來捉你,江大人放心,我絕不會將你交給太子和鳳儀門,江大人才智過人,夏侯也很想恭聆教益。”

就在這時,董缺突然出手,一縷寒光向夏侯沅峰刺去,夏侯沅峰卻是不慌不忙,出劍相迎。兩人戰在一起,身影在寢殿之內交錯,劍光如同流星閃電,兩人都是不想驚動他人,所以都很克制,沒過多久,董缺已經漸漸不敵,他的長處本就不在武功上,對上夏侯這種武功高過他很多的人更是沒有勝算。

又過了幾招,夏侯沅峰已經一劍刺穿了董缺的大腿,董缺跌倒在地的一刻,就在這時,夏侯沅峰眼睛的余光看見江哲手中多了一把短劍,正在刺向心口,心中一急,連忙飛身撲向江哲,對他來說,江哲可是死不得的。就在這千鈞一發之時,他突然看到從江哲腰間射出一簇寒芒,夏侯沅峰心中一驚,正要避開,卻是人在半空,無法相避,而且那簇寒芒不僅快逾流光,而且角度十分刁鑽,雖然夏侯沅峰極力避開,卻仍然有小半射中了他的身軀。夏侯沅峰下意識的一掌擊出,江哲向後跌倒。而夏侯沅峰只覺得渾身酸軟無力,不由跌落在地上。這時董缺驚惶的撲了過來,俯身去看江哲的情形。

我悠悠醒來,看見董缺驚惶的神色,低聲道:“我沒有事情了,人抓住了麼?”

董缺笑道:“公子的暗器果然厲害,夏侯沅峰中了之後立刻就不能動了。”

我這才松了一口氣,方才我一直在想如何擺脫困境,因為我明白董缺不是夏侯沅峰的對手,唯一的可乘之機就是夏侯沅峰獨自前來,我不是蠢人,小順子的武功才智都是當世罕有,這樣一個人才,屈居在我之下,不知道有多少人為他不平,也不知有多少人想招攬他,不過是礙著雍王罷了,夏侯沅峰野心不小,居然想打他的主意,不過也正因為這個緣故,他才不能將我交到鳳儀門手上,既然他是獨自前來,那麼只要制住了他,我就安全了,可是這也是最難的事情,我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文弱書生有什麼法子制住一個絕頂高手呢?

幸好總算是被我想到了法子,他既然有所求,那麼他就不能讓我自盡,所以我在董缺落敗之時,舉劍自盡,在他來說,這符合我這個雍王的首席謀士的身份,甯死不辱,所以他飛身來救,就是他用其他方式打落我的短劍,也定會趕過來制住我的,而我就趁這個機會,將腰間玉帶中暗藏的毒針射了出去,那些毒針原本上面淬著見血封喉的劇毒,可是前些日子,我換上了剛剛配制好的一種麻藥,能夠讓人在呼吸之間軟倒,只是時效很短。當然我還是遇到了想象中的危險,夏侯沅峰反擊的一掌擊中了我,幸好那時候他已經幾乎力道全失,我這才保住了性命。

站起身來,看向神色有些猙獰的夏侯沅峰,我還是有些不放心,我那枚心愛的玄鐵之精制成的發簪已經給了小順子,他平日不用兵器,可是為了他的安全,昨夜突圍之時,我將發簪給了他,那對他來說是比什麼都厲害的兵器了。所以我摘下現在那根三分金七分精鐵的發簪,尖銳的發簪刺入夏侯沅峰的幾處隱穴,我這下可以確保他不能反擊了,現在控制局勢的已經是我了。

過了一會兒,夏侯沅峰開始能夠活動了,可是他能夠感覺到自己渾身的力量全部失去了,苦笑一下,道:“想不到江大人也有這等手段。”

我謙遜地道:“這實在是只能靠著出其不意才能得逞的小人伎倆。”

夏侯沅峰神色從容,仿佛現在成了階下之囚的是我一樣,他笑道:“不知道江大人要如何處置在下,若是下官突然失蹤,只怕有人不會善罷甘休呢?”

我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道:“你放心,我將你殺死之後藏在暗格之中,這樣你就不用擔心有人找到你的尸體了,說不定還會以為你私下逃了呢?雍王脫走,有些人心中可會很懼怕的。”聽到我的話,董缺立刻又去打開了床上的暗格。我道:“董缺,別見血,免得血腥氣太重,引起了別人注意。”董缺笑道:“屬下遵命。”說罷,一指緩緩點向夏侯沅峰的死穴。

夏侯沅峰明明知道這兩人存心嚇唬自己,否則江哲何必只是禁制了自己的武功呢,可是恐懼還是從心中升起,那個董缺神色冷酷無情,一見就是殺人不眨眼的人物。這時江哲又道:“我可沒有親手殺過人,所以還是你動手吧。”這下,夏侯沅峰可是忍不住了,他是知道的,這些謀士大多都是君子遠庖廚的奉行者,若是真的這樣死了,可就太不值了,冷汗涔涔而下,他驚叫道:“江大人饒命,下官情願投降。”可是江哲卻沒有出聲,只是淡淡笑著,董缺的手指越來越近,終于一指點在夏侯沅峰的死穴之上,夏侯沅峰只覺得心膽俱寒,正要開口大叫,董缺已經伸手捂住了他的嘴,夏侯沅峰只覺得一陣頭暈目眩,片刻,才清醒過來,卻原來董缺指上只用了兩分力,因此沒有殺死夏侯沅峰,可是夏侯沅峰卻是嚇得面色慘白,他從未這樣接近死亡過。

我坐下來,看著轉瞬之間就恢複正常的夏侯沅峰,不由有些歎服,這人是個人才,心機深沉,隨機應變,能屈能伸,可惜卻是太子一黨,有些惋惜的看向他,現在不是我發慈悲的時候,若是有了絲毫閃失,那麼雍王可真是萬劫不複了。

夏侯沅峰看到江哲冷淡中帶著惋惜的眼神,心中一寒,方才雖然嚇得他半死,可是他能夠感覺得到江哲不過是相出出氣罷了,可是現在,那種眼神,看來自己是非得死去了,連忙叫道:“江大人,就是不念在下當日向您透露刺客的一片好意,也請大人體念沅峰對公主的一片忠心。”

我願本已經要下達誅殺令了,聽他這樣一說,我不由一愣,夏侯沅峰連忙道:“是下官向公主殿下稟明鳳儀門有謀算公主之意的,公主當日宮中遇險,雖然不是下官相救,可是若非公主事先有了准備,怎會如此僥幸。”

聽到這里,我心中一軟,當日公主確實通過雍王妃告知我鳳儀門的謀算,可是我和雍王殿下都以為鳳儀門會通過威逼利誘的手段,可是沒有想到他們竟然用了那樣卑鄙的手段,若非我和小順子事先安排了人,公主恐怕難免落入圈套,可是我還是得感謝夏侯沅峰的好意的,再次看向夏侯沅峰,我歎息道:“夏侯大人,你確實對公主有功,可是你也知道如今情形,你用什麼可以說服我,讓我覺得放了你是件值得的事情。”

夏侯沅峰開動腦筋,想著可以活命的法子,沒有多久,他的目光落到書案上面,那方綾帕密旨,眼睛一亮,道:“除了在下,沒有人可以更方便的將這些東西送出去,那是皇上的密旨吧,我想公主殿下蘭心慧質,是絕不會做無用的事情的。”

我淡淡道:“你很聰明,可是這件事並非是非你不可。”

夏侯沅峰笑道:“皇上的旨意和秦大將軍的兵符雖然已經到手,可是想要調動大軍,必須有人去傳旨,我不知道雍王殿下在太子身邊的密探是誰,可是太子只會讓心腹之人去傳旨,鳳儀門是不便出面的,如今太子的心腹不多,而魯少傅就是其中之最,我是魯少傅的師侄,除了我,還有誰更適合這項工作。

我聽了眉頭一皺,不錯,張錦雄雖然可以要求前去,可是卻是不如夏侯沅峰這樣名正言順,可是我可以信任他麼?用疑惑的目光看向夏侯沅峰,這時候,外面傳來幾聲鳥叫,董缺神色一動,看向我道:“公子?”

我心知是張錦雄到了,輕輕點頭示意。

董缺走了出去,月光之下,一個相貌豪勇的大漢站在那里,看見董缺,他神色一寬,低聲道:“我只有片刻時間,方才太子殿下和魯少傅商議,要派夏侯大人前去傳旨,張某隨行保護,我托言出來尋找夏侯大人,才能來到這里。”

董缺心中一動,低聲道:“請張總管稍侯,現在夏侯沅峰已經被我家公子所制,大人請到偏殿說話。”

張錦雄一愣,他可是知道夏侯沅峰的武功的,若是兩人交手,他縱然不至于落敗,要想取勝也很難,想不到夏侯沅峰竟被制住,不由對那位江哲江隨云更加心儀。

兩人進了偏殿,董缺走回公主寢殿,在江哲耳邊低低的說了幾句話。

我聽了之後心中十分驚訝,不知道這是否老天爺的眷顧,想了一想,我從腰間玉帶里面的暗格里拿出幾顆藥丸,看了半天,選定了其中一顆,看向夏侯沅峰道:“你將這顆藥丸服了下去,我便相信你真心棄暗投明。你應該知道我是醫聖傳人,這種毒藥不是沒有解藥,可是沒有十天半月,解藥是配不好的,你若是想要榮華富貴,太子可以給你,雍王也可以給你,但是你若想要性命,那麼只有一條路可走。”

夏侯沅峰猶豫了一下,可是他本是果決之人,更何況如果不吃這粒毒藥,那麼根本就不可能走出含香苑,因此立刻接過藥丸服了下去。我見他服下,又道:“還有一件事情,你和鳳儀門既然共事太子,那麼你可認得梁婉。”夏侯沅峰一愣,道:“下官認得,不過據說梁姑娘已經被毀去神智,雖然鳳儀門諱莫如深,可是我聽魯少傅說過。”

我淡淡一笑,道:“當日用藥物毒瘋梁婉的就是在下。”

夏侯沅峰的眼睛瞪大了,不可置信地望著我道:“不可能,難道那時候你就已經投靠了雍王麼?”

我一愣,立刻明白他的意思,便笑道:“此事與雍王殿下無關,梁婉是我殺妻仇人,我對付她不過是為了報仇。”

夏侯沅峰心中一寒,望向江哲,此刻他真的相信江哲有舉手投足之間就可以殺死自己的本事,但是他卻反而坦然起來,道:“不知道在下還有什麼可以效力之處。”

我卻有些疑惑起來,道:“夏侯大人為何這樣說,看來倒是比江某更關心此事。”

夏侯沅峰笑道:“如今我既然已經受了大人控制,那麼就是上了雍王殿下的船了,既然如此,我自然希望這船越穩越好,最好讓我多立些功勞,也免得將來沒機會加官進爵。”

我寬心的一笑,夏侯沅峰若是想加官進爵,我還放心一些呢。我揮手讓董缺拿過那塊綾帕,鄭重地遞給夏侯沅峰,夏侯沅峰也是神情鄭重的接過,我深施一禮道:“這是聖上密旨,你一定要交給秦勇將軍,讓秦勇將軍前來救駕勤王。”夏侯沅峰施禮道:“大人放心,夏侯必定不負所托,雍王殿下那邊,還請大人多多美言。”

董缺送走夏侯沅峰之後,回來道:“公子,他真的離開了。”

我對董缺道:“去請張總管過來。”

看著張錦雄的背影,我終于松了口氣,如果夏侯沅峰不會背叛,那麼就更加安全,如果夏侯沅峰心口不一,那麼他必然不會想到我還有其他的信使,這樣我才能夠放心張錦雄的安全。而且我原本打算下在張錦雄身上的禁制也取消了,我既然要他擔任暗使,就要表示出對他的信任,對于名門正派出身的弟子,這一點更會讓他們盡心竭力,在已經有了夏侯沅峰作為明使的情況下,暗使也不需要嚴加控制了。何況張錦雄畢竟是更值得信任的,不論是他的人品,還是他的師門,現在崆峒派也已經和鳳儀門離心了,前不久,崆峒的重要人物就暗中和少林聯絡過,表示了合作之意。就算夏侯沅峰馬上帶人來捉我,我也不用擔心了,只要能夠召來秦勇,我的安危又有什麼要緊,而且我相信,秦大將軍的玉佩比皇上的密旨更能讓秦勇相信,更何況,還有我事先的准備呢。感覺到渾身的精力都已經散盡,我躺倒在床榻上,心想,下一步我還可以作些什麼呢?反正我最好留在這里,這樣夏侯沅峰才會認為我信任他,就算他背叛了,也不會懷疑還有別的信使。

上篇:第二十八章 含香驚魂     下篇:第三十章 搬兵勤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