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第三十二章 邪影羅刹  
   
第三十二章 邪影羅刹

第三十二章邪影羅刹

人困馬乏,已經連續轉戰一晝夜,千余人只剩下半數存活,還是個個帶傷,李贄苦笑著搖頭,想不到自己在擁有了千軍萬馬之後還會嘗到這樣的苦頭。聞紫煙率領的兩千禁軍和裴云率領的千余禁軍乃是大雍最精銳的部隊之一,個個驍勇善戰。聞紫煙即在兵力上占了優勢,行軍速度又快過雍王,再加上聞紫煙的麾下除了兩千禁軍之外還有五十名鳳儀門女劍手,這些女劍手都是武功高強悍不畏死的死士,她們雖是女子,可是各個精通劍術,擅長弓馬,雖然不擅長正面進攻,可是她們配合禁軍勇士在外圍用弓箭射殺,而兩軍接近之後,她們又可以憑借精湛的劍術和騎術刺殺雍王麾下的高手和將領,這些女劍手本來就人手一柄寶劍,可以輕易刺穿大雍將士的甲胄,所以她們造成了雍王很大的損失。而李贄的手下或者是只擅長沙場厮殺,或者是只擅長武林技擊,比起這些在戰場上神出鬼沒的女劍手就遜色多了。若非是李贄憑借出色的指揮抗衡,只怕早就被聞紫煙給圍殺了。

李贄回頭看看遠處的煙塵,再次歎息,鳳儀門主可真是非同反響,她訓練出來的這支女子軍隊真是絕世無雙的,就是北方蠻族的弓騎兵也未必如此厲害,自己一向自負擅長練兵,可是卻沒有想過訓練這樣一支輕騎兵。當然,這樣訓練的代價未免太高,但是卻絕對可以成為一支神鬼俱驚的鐵騎。而聞紫煙,這個讓李贄最頭疼的女羅刹,更是讓李贄贊歎不已,雖然在阻截雍王突圍的時候,聞紫煙表現的差強人意。可能是因為聞紫煙雖然負責訓練這些女劍手,但是將這些女劍手訓練成軍的卻不是聞紫煙吧。不過李贄不得不佩服聞紫煙的能力,從最開始的手忙腳亂到現在的指揮若定,如果聞紫煙早些領軍作戰,可能會成為有數的名將吧。

李贄不由想到,鳳儀門主真的選錯了道路,如果當初她不是致力于掌握朝政和後宮,那麼憑著聞紫煙和這些女劍手,大雍可能會有一支震驚天下的娘子軍吧。雖然那樣的道路必然坎坷曲折,卻會是一條更加光明的道路。

和部下分吃了剩下不多的干糧,李贄再次上馬,高聲道:“再趕一程,如果能夠越過苦云嶺,那麼我們就可以阻截叛軍的追擊,我們就可以和援軍會合。雖然是這樣說著,李贄心中卻很擔憂,聞紫煙率軍迂回阻截,迫使李贄不能向自己的親衛軍方向轉移。如果再這樣下去,李贄心想,自己的人頭可能就會成為獻給太子的禮物了。在他身邊的裴云眼中閃過憤恨的神色,精心練出來的軍隊卻被鳳儀門的女劍手殺得人仰馬翻,雖然是有兵力不足的因素,可還是讓他丟盡了面子。

眾人奔馳了一段時間,前面已經看見了一個險峻的小山嶺,眾人都提高了警惕,昨日他們曾經到了這里,可惜卻被聞紫煙攔住,最後不得已折轉突圍,這一次他們用盡了各種方法掩蓋形跡,分兵誘敵,這才重新到了這里,只要過了這里,那麼接下來的七十里路都是丘陵古道,只要留下死士埋伏斷後,那麼就可以保證雍王回到親衛軍的保護之下。那些追兵再厲害也不能在數萬大軍中加害雍王。

看向前面山嶺,李贄一揮手,兩個輕身功夫最好的高手下馬,如同猿猴一般飛身上了山嶺,他們的身形剛剛從眾人眼中消失,一聲大叫傳來,李贄等人立刻握緊了兵器,山嶺之上出現了一個騎著駿馬的青衣女子,雖然相貌平平,可是那種傲視天下的氣魄卻讓這個女子在眾人眼中形象鮮明起來。鳳儀門主首徒果然不是凡品。

聞紫煙提馬上前,在她身後四十多名白衣女子策馬上前停在她左右兩翼。聞紫煙高聲道:“李贄,本座早就料到你會回來這里,所以不論你如何分兵相誘,本座仍然提前趕到這里,如今你已至必死之境,還不下馬受縛,或者太子殿下仁德,還會饒你性命。”

李贄長歎一聲道:“聞姑娘不去領兵作戰,真是萬分可惜,本王佩服,可是想要本王性命,還要憑你的本事,李安叛上作亂,無父無君,你們鳳儀門唆使太子叛變,也是不赦之罪,想要本王人頭,你自己來取吧。”

聞紫煙放聲長笑,一揮手,從她兩側湧出無數的騎士,居高臨下,直沖而下,李贄心知地利為李寒幽所占,若是自己現在急于逃走,只能是被聞紫煙銜尾追擊,若是自己死命抵擋,更會損失慘重,可是卻有一線生機,若是能夠擋住一波攻擊,那麼還可以尋機會脫身。

因此李贄拔出佩劍前指,高聲道:“甯死不退,殺!”喊罷,一馬當先,向前沖去,左右近衛見狀都是心中一熱,搶著上前掩護雍王。兩支勁旅撞擊在一起,狹路相逢,血肉橫飛。雍王憑著高超的指揮,終于艱難的擋住了第一波攻擊。這時,裴云已經發覺山嶺上的聞紫煙帶著鳳儀門女劍手,從右側較為險峻處沖下,顯然是要攻擊雍王側翼。裴云心一橫,高聲道:“兄弟們,隨我斷後,殿下快走。”

在裴云的一聲令下,千余禁軍中有三百多名事先已經得到過裴云指示的禁軍同時爆發出強大的戰力,死死的擋住了叛軍,李贄微微一愣,就看到裴云一馬當先沖向了聞紫煙。他痛惜地喊道:“走!”雖然事先沒有計劃過,可是雍王久經沙場,自然知道這是唯一的機會,當即烈士斷腕,離開了戰場。人人都知道,若是雍王不能活著和近衛軍相見,那麼大家都是死路一條,所以剩下的禁軍和雍王一些侍衛也不遲疑,護著雍王撤離。

聞紫煙和裴云交戰數合,裴云乃是少林高手,又是沙場驍將,此刻他又是悍不畏死,所以竟然阻住了聞紫煙的攻勢,而他身邊的親衛和各大門派送到雍王身邊的一些武林高手也留下了,他們雖然不擅長沙場征戰,可是憑著血氣之勇居然擋住了鳳儀門女劍手的利劍和鐵蹄。

聞紫煙劍光如虹,那如雪的劍刃終于尋機刺入了裴云的身軀,裴云見身邊親衛高手已經接近潰散,也就不再閃避,而是反手一刀劈向聞紫煙,少林青年高手的拼死反擊豈是易與,聞紫煙躲避不及,雖然她青衣之內穿著軟甲,仍然是被這一刀砍傷了右臂。但是裴云也被圍過來的鳳儀門女劍手刺了幾劍,墜落馬下。聞紫煙雖然看見裴云還沒死去,但是為了追殺雍王也顧不上了,一聲長嘯,帶著軍隊向雍王的殘部殺去。

這番追殺不同尋常,聞紫煙不顧一切策馬狂奔,雍王無論如何也無法擺脫追兵,跑了二十多里,馬匹的速度漸漸放慢,李贄心一橫,舉起佩劍就要向馬臀刺下。這時前面煙塵滾滾,似有大隊人馬殺來,李贄不由心灰意冷,一時之間竟然不知所措,可是他畢竟一代人傑,眼看著前後兩方可能會同時趕到,索性住了戰馬。想起這兩天的厮殺奔波,自己已經是狼狽不堪,大雍的軍神豈能死得如此狼狽。便將佩劍的平面當成鏡子,整理儀容,整理衣甲。而左右禁軍和護衛也是一片灰心,都是握緊兵刃,准備迎接最後一刻的到來。

後面聞紫煙的追兵漸漸接近,這時候,李贄也看清前面來的軍隊為首之人俊美無雙,正是夏侯沅峰,而他身邊的軍士看衣甲似乎是秦彝的部下。李贄心想,莫非江哲的計劃失敗,太子已經控制了秦彝的軍隊麼,此刻死亡在即,李贄反而心如止水,看看左右,司馬雄和荊遲都已經是遍體鱗傷,眾侍衛也是形容慘淡,衣甲破碎,不由笑道:“大丈夫生于亂世,當帶三尺劍立不世之功;今所志未遂,奈何死乎!只可惜連累了諸位。”眾人泣道:“能隨殿下共赴黃泉,雖死猶榮。”

這時,夏侯沅峰所帶的軍隊突然向兩側延伸,形成了一個兩臂懷抱的軍陣,李贄等人一愣,這個樣子,不像是要沖散自己的殘軍,倒像是要將自己等人包圍起來,莫非他們是想生擒麼。還沒有等到李贄想清楚,夏侯沅峰的軍隊已經從中間一分為二,從李贄殘軍兩翼越過,迎向聞紫煙的追兵。一方是兵強馬壯,一方是強弩之末,一觸之下,高下立見,聞紫煙的軍隊被夏侯沅峰率領的五千多人包圍起來。

“夏侯沅峰!”從重重包圍之中,傳來聞紫煙尖利而憤怒的喊聲。

李贄神色一振,雖然不明白怎會發生這種情況,但是他立刻明白,這一刻,他已經穩操勝券。

這時,那些趕來的援軍留下來的一些將士來到雍王馬前,一個豪勇的將領在馬上行了軍禮,高聲道:“秦將軍奉了陛下密旨,派出大軍四處尋找救援殿下,末將張雄,隨夏侯統領一路,幸遇殿下,救援來遲,還請殿下恕罪。”

李贄喜道:“將軍不用多禮,這是怎麼回事,你慢慢講來。”

那個將軍恭謹地道:“昨天夜里,夏侯統領到了我軍大營,傳達陛下密旨和大將軍軍令,言道太子謀反,雍王殿下被叛軍追擊,秦勇將軍代傳軍令,大軍分為八路,尋找殿下行蹤。請殿下准許末將發出信號,通知各路人馬,殿下所在位置。”

李贄想了一想,道:“你們用軍中傳信方式,通知各路將士,到平遠鎮會合即可。”

平遠鎮距離獵宮十五里,正適合設立勤王軍的大帳,那個將領眼中閃過敬佩之色,自去派遣信使,使用煙花烽火等方式將雍王軍令傳下。

李贄舉目望去,只見聞紫煙雖然被困,可是更加悍勇,圍攻的將士死傷無數,不由心中痛惜萬分。便對那個將領道:“附近可有友軍?”

那個將領也有些憂慮的看著戰場,聞聲道:“殿下,秦將軍所率領的中軍應該就在二十里外。”

李贄大喜道:“速招秦將軍前來,殲滅叛軍之後,合兵共赴平遠鎮。”那個將領連忙傳下令去。另外一組煙花信號升上天空。

過了小半個時辰,聞紫煙率軍突圍數次,都被將士舍生忘死地擋住,夏侯沅峰在雍王麾下高手和軍中勇士地協助下,十分艱難的擋住了鳳儀門的鋒芒。此刻他們才真的領略到了鳳儀門的厲害,從前他們雖然對鳳儀門的淫威十分忌憚,可是實際上卻對這些女子心存輕視。可是聞紫煙那絢麗萬方而狠辣絕情的劍法讓他們時刻都在生死邊緣徘徊。

李贄心中雖然憂慮,可是另外一件事卻讓他心中十分喜悅,他派去救助斷後將士的屬下發現裴云仍然活著,雖然傷勢很重,可是少林心法確是十分神妙,居然保住了他的性命。

又過了一陣子,眼看鳳儀門雖然也是死傷慘重,可是聞紫煙卻是即將突圍成功的時候,遠處煙塵滾滾,秦勇親自率領的援軍到了。這時候聞紫煙終于一馬當先沖出了重圍。

夏侯沅峰無奈地搖搖頭,在苦苦的交戰了半天之後,他終于是無力支撐了,為了不死在聞紫煙劍下,他還是退讓了,這個實在是出乎他的意料。夏侯沅峰雖然喜歡兩面討好,但是他更加擅長明辨形勢,從雍王突圍之際,他就知道局勢的變化已經不受鳳儀門的控制,所以在江哲的威逼下,加上對鳳儀門的失望,所以他很快就決定投靠雍王。他自嘲地想,雖然雍王比較難伺候,必須用實際的功勞換取官職和信任,可是至少比仰人鼻息好一些。既然想要投靠雍王,那麼如何盡快立下大功就是當前要務。而且,老天爺保佑的是,居然是他第一個找到了雍王,功高莫過救駕,夏侯沅峰自然是喜出望外,而殲滅聞紫煙本來似乎是老天爺賞賜的功勞,可是聞紫煙和鳳儀門女劍手的強悍卻讓他碰了一個大釘子。

而此時,夏侯沅峰終于也留意到了遠處的援軍,可是在他來說,讓這些援軍去圍剿聞紫煙,雖然功勞被別人搶走,可是自己消耗了鳳儀門的實力的功勞雍王已經看在眼里,所以他也就不計較了,只是在鳳儀門沖破重圍的時候下令合圍,畢竟將剩下的禁軍一網打盡也算是不小的功勞。

從那些援軍中,一匹黑色的烏騅馬脫離軍陣,迎向聞紫煙,沖天的殺氣從馬上的戎裝青年身上湧出。聞紫煙看到那支援軍,收住了戰馬,她閉上了眼睛,片刻再度睜開,原本那已經從希望中墜落到絕望深淵的眼神已經變得平淡無波。那些白衣早已經被鮮血染紅的鳳儀門女劍手一個個默無聲息的整理兵器,前兩日不過折損數人的鳳儀門女劍手在方才的苦戰中已經損失了大半,她們的弓箭早已經損失殆盡,外面所穿著勁裝已經破碎襤褸,露出里面所穿的黑色軟甲,可以切金斷玉的寶劍也已經刃鈍鋒黯。可是她們面上卻是沒有絲毫驚懼軟弱。

聞紫煙揮手讓那些女劍手莫要擅動,自己提馬上前,迎上那人。就在著片刻之前,那些反叛的禁軍已經全無斗志,夏侯沅峰策馬到了雍王身邊,正要報告,只見李贄的目光凝視著前方。在那里,百步之內沒有一兵一卒,只有聞紫煙和李順正在對峙。夏侯沅峰微微一笑,沒有說話,也不把那些雍王親衛戒備的目光放在心上。此刻,戰場上除了那些將死的禁軍的呻吟聲和失去主人的戰馬地嘶鳴聲,再沒有別的聲息,幾乎所有的人都靜止不動,注視著那對同樣有著可怕名頭的絕世高手。邪影李順和血手羅刹聞紫煙。

所有的人心中都有同樣的想法,對于這樣一個值得敬佩的敵人,就讓她死于和旗鼓相當的對手的決斗中吧。人人都知道,若是聞紫煙落敗,那麼這些鳳儀門女劍手也就沒有了反抗力量,可是若是李順落敗,若是雍王一方無人能夠挽回面子,只怕就是聞紫煙身死,也會重重打擊雍王一方的士氣。

這時,聞紫煙微微一笑,翻身下馬,她愛憐的拍拍馬頸,將它驅走,看向李順。李順的衣衫早就在突圍之時破碎不堪,所以身上穿的是一身戎裝,只是沒有披甲。他的目光落到聞紫煙身上,露出一絲敬佩和更深的怨恨。看到聞紫煙的行動,他也飄身下馬,驅走坐騎,兩人就在瑟瑟秋風中對立而望,激蕩的殺氣沖天而起。

就在眾人被兩人的殺氣所震撼的時候,兩人已經由靜化動,身影糾纏在一起,雪亮的劍光縱橫飛舞,而李順手指撚著一根玉簪,隨著他變化萬千的招式,發出刺耳的破空之聲。兩人越戰越勇,旁觀之人已經看不清他們的身影,這一場驚人的厮殺沒有持續多長時間,聞紫煙早已是筋疲力盡的人,所以她毫不顧惜內力和體力,要在最短的時間取得戰果,而李順本是心性高傲,再說通過和聞紫煙的交手,也可以對他將來可能會對上的鳳儀門其他高手有所評估,所以他沒有采用避敵鋒芒的戰術。兩人全力交手之下,不過就是數十回合就已經分出勝負。聞紫煙的嬌軀如同斷線風箏一般墜落,雖然身上有一些小傷痕,李順卻是神采飛揚,通過和聞紫煙的全力交手,他有自信可以應付鳳儀門主以外的任何鳳儀門高手。

這時,聞紫煙緩緩坐了起來,鮮血從她身下流淌,她卻是彷佛不知不覺,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她的目光緩緩環視了一周,最後落到李順身上,低聲說了一句什麼,然後舉劍高聲道:“勝者為王,敗者為寇,李順,我在九泉之下等著你。”說罷便橫劍自絕,一代不讓須眉的巾幗女劍客,就此黃土深埋。

這時,秦勇一揮手,千余弓箭手引弓待發,指向剩下的女劍手,秦勇遙遙向雍王施禮,等待他的命令。

那些女劍手面面相覷,雖然她們因為艱苦的訓練和有問題的心法變得幾乎沒有正常人的情緒,可是如此情形,還是讓她們心中明白絕無生還指望,死亡的陰影清晰地籠罩在她們身上。所以她們尊重和服從的聞紫煙就成了她們效仿的對象,她們互望一眼,同時舉劍自盡,隨著這些女子的身軀墜落馬下,鳳儀門的崩潰開始了。

上篇:第三十一章 齊王手段     下篇:第三十三章 驚天逆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