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第三十七章 以血贖愆  
   
第三十七章 以血贖愆

眼看長樂公主就要香消玉隕,這時一個身影竟然奇跡般地擋在了長樂公主身前,霎時間利劍入胸,鮮血四濺。那人撕心裂肺的慘叫一聲道:“李寒幽!”

李寒幽在利劍刺入那人胸口之時,原本十分欣喜,可是看清楚那人面容之後,不由目瞪口呆,再聽到那人飽含怨毒的叫聲,李寒幽慌亂地搖搖頭,手中的劍柄仿佛如同燙手的烙鐵一樣,她松了手就要退去,可是在那雙血紅的眼睛注視下,她竟然覺得雙腿酥軟無力,就在這時,那人已經拔出了身上的佩劍,揮劍斬來。若是從前,這人武功劍法不如李寒幽甚遠,李寒幽自可以輕松的避開。可是如今李寒幽正是心慌意亂的時候,無論如何,這個人她是萬萬不能親手殺死的,所以就在李寒幽神智恍惚的時候,那鋒銳的劍芒劃過了李寒幽面頰,留下了一道深可見骨的猙獰傷口。李寒幽這才清醒過來,迅速退後幾步,免去了頭顱被人斬開的命運,可是面上的劇痛和容貌被毀的擔憂讓她慘叫一聲,捂住了面孔坐倒在地。

這個變化讓所有人包括鳳儀門主都震驚了,突然一人高叫道:“青兒。”正是撫遠大將軍秦彝,他只覺得腦子轟的一聲,一片混亂,眼中只有胸口中劍的愛子。他大步上前就要攙扶秦青,可是有人動作更快,長樂公主悲叫一聲道:“青哥哥,你不能死!”已經扶住了秦青,可是她力弱手軟,雖然勉強攙扶住了秦青,可是卻幾乎自己也被帶倒,幸虧這時候秦彝已經過來抱住了秦青。兩人扶著秦青,讓他緩緩躺倒禦階之上。

原來擋住李寒幽那一劍的人正是秦青。秦青和他人不同,自始至終他的目光就停留在李寒幽身上,一時痛恨,一時卻又想起從前恩愛之情,所以李寒幽的異常舉動只有他留意到了。他早就心存死志,而且他知道李寒幽劍術在自己之上,若是用兵器阻攔恐怕難以成功,所以心一橫就用身軀擋在長樂公主前面,憑著一腔死志,他竟然超越了人體的極限速度,成功的用血肉之軀擋住了這死亡之劍。

利劍入胸,秦青郁結在心的仇恨怒火,終于完全爆發出來,所以也顧不上兩人武功的差距,就是一劍斬去,這一劍他本沒有得手的奢望,可是卻成功的毀去了李寒幽的容貌。

李寒幽本是貧家出身,素來不喜歡那些熏人的香料,雖然為了維護皇室郡主的儀態,從來沒有表現出來,可是總是盡量離香爐遠一些,而這種逍遙香雖然香氣清幽,不知怎麼李寒幽就是不喜歡這種氣味,可是若是不許燃香,李寒幽又擔心被人知道丟了面子,所以她就刻意到外邊巡視或者作些什麼別的,所以雖然她也中了毒,可是毒性卻是最輕。暗中服下一些不是很對症的解除迷香之毒解藥之後,居然很快就恢複了功力,可是這時候鳳儀門主已經到了,正和李贄談判。她擔心鳳儀門主拋下了她們,為了有反抗的能力,所以她沒有起身。

可是越聽,李寒幽心中越是氣惱,長樂公主傳遞密旨在前,下毒在後,害得她心心念念的榮華富貴付諸東流,若是不殺長樂公主,她此恨難消。可是她出言提醒鳳儀門主之後,卻被鳳儀門主置若罔聞,她本是心高氣傲的人,一時之間,怒火沖昏了頭腦,竟然趁著長樂公主經過之時,出手刺殺,這一劍她是志在必得的,可是卻被秦青擋了這一劍。

無論她如何心如鐵石,秦青都是她的丈夫,縱然她心中對秦青並無一絲真情,可是名份攸關,親手殺夫的罪名她是絕對不想承擔的,事實上,她原本想等到大事成後,用權勢脅迫秦青重新接納自己,畢竟秦青也算是一個駙馬的好人選。就是秦青不識抬舉,要殺秦青,也不會是她親自出手,自然有人動手的。

殺夫的罪惡感和震驚加上混亂的神智,李寒幽居然忘記了躲閃,這才被秦青斬傷了。

這一番變故,使得氣氛更加緊張,所有的人都握緊了兵器,混戰眼看就要爆發。

鳳儀門主這時覺得氣血已經平複,冷冷道:“李贄,你是想本座大開殺戒麼?”

李贄身子一抖,一字一句,咬牙切齒地道:“誰都不許妄動。”在李贄的命令下,即將爆發的血腥厮殺才被強行壓制下來。可是大殿內氣氛已經是令人一口大氣也不敢喘了。

我怔怔地看著秦青,張開右手,右手已經是一片鮮血淋漓,方才長樂公主遇刺之時,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渾然忘記了一切,清醒過來,才發覺右手的指甲已經將手心刺破了。我奮力站起來,急促地道:“小順子,扶我過去。”

小順子面色鐵青的走了過來,將我扶到秦青身邊,這時候秦青已經昏迷過去,我跪坐在地,伸手放到了秦青的腕脈上,半晌,我抬起頭,看見淚水盈盈的長樂公主的眼睛,以及秦彝滿懷期望的目光,無奈的輕輕搖頭道:“秦將軍被這一劍刺傷了心肺,已經無力回天,若是大將軍許可,下官可以用金針刺穴之術,讓秦將軍可以清醒一段時間。”

秦彝只覺得生命仿佛離自己而去,他愣了片刻,道:“拜托大人施針。”

我歎了一口氣,接過小順子遞過來的那根玄鐵之英的發簪,下了幾針,過了一會兒,秦青咳嗽了幾聲,睜開了眼睛。秦彝顫抖的手撫摸著秦青的臉龐,老淚縱橫道:“青兒,都是為父不好,從前忙著征戰,沒有好好教導你,讓你被人欺騙玩弄,如今又——又——”他已經無法再說下去了。

秦青的眼中沒有了怨恨,而是一片清明,他平靜地道:“父親,都是孩兒貪戀美色,以至害得皇上和父親幾乎陷入絕境,如今孩兒已知昨日之非,今日以死贖罪,請父親不要為孩兒難過。”他說話十分清晰,面上更是一片潮紅,人人都知道他此刻已是回光返照。秦彝更是悲痛難忍,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秦青的目光落到長樂公主身上,笑道:“殿下,秦青與殿下本是青梅竹馬,可是秦青駑鈍,不能夠理會公主為國為民犧牲的苦心,反而出言苛責,也怪不得公主對秦青失望。”

長樂公主柔聲道:“青哥哥,過去的事情不用說了,你還是本宮從前的青哥哥,長樂雖然怨過你,可是你不念舊恨,救我性命,長樂不知道該如何謝你才是,青哥哥,若有什麼未了之事,盡管告訴長樂就是。”

秦青目光有些黯淡,他說道:“殿下,秦青無能失職,貽禍家門,求公主念在家父從來一片忠心的份上,求皇上和雍王殿下不要因為秦青怪罪秦家。”

長樂公主掩面道:“青哥哥放心,本宮一定會向父皇和皇兄求情。”

這時候李援答言道:“秦青,你救了朕的愛女,而且若非你秦家勤王有功,也不能這樣快就平定了叛亂,朕對秦家只有獎賞,怎會怪罪,你不用擔心。”

秦青的目光又落到雍王李贄身上,李贄正容道:“秦將軍,本王在此立誓,絕不會無故加罪于秦家,秦勇將軍救了本王性命,老將軍一片赤膽忠心,你又救了皇妹,本王心中萬分感激,絕不會恩將仇報。”

秦青這才放心下來,伸手握住江哲的手,輕聲道:“江兄,我秦青從前瞧你不起,可是今日對你已是心服口服,公主殿下際遇堪憐,你不可負她,不要因為名份禮法躊躇不前。”說到後來,已經是十分低微,除了我,恐怕沒有幾人能夠聽到。”

我心中一酸,雖然從來都知道李寒幽的真面目,可是我從來沒有想過提醒秦青,我是眼看著秦青一步步越陷越深的,歉疚地道:“秦將軍,你放心,我對公主一片真心,絕不會辜負她,只要江哲在生一日,就不會讓秦家遭遇劫難。”

秦青聽了我低聲的許諾,面上露出欣慰的笑容,又看了一眼父親,道:“父親,孩兒拜別了。”話音剛落,秦青就已經合上了眼睛,氣息漸弱,轉瞬之間,已經身赴黃泉。

秦彝悲叫道:“青兒!”那悲痛的叫聲混合著李寒幽淒慘的叫聲,傳得很遠很遠。

眼中怒火熊熊,李贄冷冷道:“門主,李寒幽在這時殺人,若是放過她,也未免太說不過去了。請門主將李寒幽交給本王處置。”

鳳儀門主沉默了一會兒,道:“她殺的是秦青,長樂公主既然無恙,你就不能留難她,不過日後如何追殺,是你們的事情。”

李贄有些猶豫,若是如此放過了李寒幽,也太對不起秦家了,這次秦青雖然犯錯在前,可是救駕的也是秦家。這時候,抱著兒子尸體的秦彝突然沉聲道:“殿下,不用顧及老臣,陛下安危要緊,先放了李寒幽吧,日後報仇,來日方長。”他的語聲充滿了沉痛和悲涼。

李贄猶豫的看了一眼江哲,江哲眼中閃過冰冷的寒芒,沉聲道:“殿下,請不要辜負大將軍的心意。”李贄歎息了一聲,不再說話。

鳳儀門主遙遙一指點出,李寒幽撲倒在地,已然暈了過去,蕭蘭過來從小順子手中接過解藥,給鳳儀門中人一一服下。不多時,這些人便都可以行動了,不過為了以防萬一,他們的兵器都被收去。鳳儀門主冷冷道:“你們先到本座事先安排的地點會合,那里本座已經留下了手令,你們照著行事就是了,若是本座不能再執掌鳳儀門,由凌羽出任門主之職,韋膺擔任門中客卿,紀霞出任執法長老,紀師妹,轉告凌羽,你們三人要同心協力,不可互相爭權奪勢。”

鳳儀門眾人都肅然行禮道:“謹遵門主諭令。”然後紀霞首先向外走去。

韋膺、鳳非非跟在紀霞身後,兩個鳳儀門女劍手挾著李寒幽跟了上去。蕭蘭正要跟上,一直癱倒在地上的李安突然連滾帶爬的一把扯住蕭蘭道:“愛妃,帶孤一起走吧。”

蕭蘭略一猶豫,抬頭看向鳳儀門主,鳳儀門主冷冷搖頭,蕭蘭低下頭看向李安,如今的李安更加是全無一絲皇室氣度,蕭蘭心中生出厭惡,足上用力,一腳把李安踢飛,輕輕松松的脫身出來,向殿外走去。李安則頓時痛得鼻涕眼淚一起流下。李贄一皺眉,一揮手,幾個侍衛上前將李安拖到一邊,免得他再丟人現眼。

這時秦錚已經低頭向殿門走去,她不能不走,身為叛逆,她若是不走,只有死路一條,可是她心中卻是顧慮重重,因為沒有齊王的手令,不可能調動齊王大軍發起對雍王大軍的攻擊,所以她配合同門迫使齊王寫了親筆手令,為了確保萬無一失,最後去送手令的乃是她的父親秦無期。可是現在很顯然齊王並非真心相從,否則江哲不會躲在齊王那里,那麼那封手令一定是有問題的,恐怕自己的父親也已經被齊王的手下軟禁了,如果自己現在趕到齊王軍中,雖然不可能指揮他們挽回大局,可是救出自己的父親還是很有希望的。夫妻恩情已經薄如白紙,愛子在京城也不可能救出,那麼自己便只能指望救出父親了,這樣的時刻,秦錚更不願意失去這世上僅存的親人了。

走了幾步,秦錚下意識的轉頭望去,看見那重重刀劍之後,齊王李顯負手而立,他神色平和,定定的望著秦錚,他的眼睛里面充滿了欣慰和歡欣。秦錚心中一震,知道李顯是在高興她能逃生,想到因為自己的作為,害得齊王今後前途渺茫,再想到在長安齊王府中的嬌兒,她停住了腳步。齊王見狀,突然側過臉去,不再看向秦錚,可是秦錚卻看見他的身軀在顫抖,他分明是不想自己因為擔心丈夫而留下。

秦錚心中一片茫然,想起自幼讀過的女則,里面說過出嫁從夫,這原本是她十分不屑的一句話,可是如今她才真的明白這句話的真諦,夫妻之間如果不能同心同德,那麼便只有痛苦紛爭,想到皇後娘娘和紀貴妃如今的淒惶,想到長孫貴妃和顏貴妃不顧生死擋在李援身前,想到那死于李寒幽劍下的秦青。秦錚終于停住了腳步,她的目光癡癡的落到李顯身上,雖然這人帶給自己很多苦楚,可是若非自己始終不肯和師門斷絕往來,怎會如此,即使在自己給他帶來這樣的苦難之後,這人也沒有和自己劃清界限,得夫如此,夫複何憾,這一刻,秦錚真的後悔沒有一心一意的侍奉丈夫。

這時,謝曉彤回頭叫她道:“師姐,快一些。”鳳儀門主也一皺眉,道:“錚兒,你還在猶豫什麼?”

秦錚心中拿定了主意,她回身拜倒在地道:“師尊,請恕弟子不能聽從你的命令了。”鳳儀門主冷冷道:“錚兒,你一向糊塗,為師都不怪你,如今難道你還心存奢望,指望齊王殿下救你性命麼?”

秦錚也不理會鳳儀門主,高聲道:“秦錚身為大雍王妃,不知道忠心為國,反而犯上謀逆;秦錚身為人子,不能勸諫父親忠義之道,害得父親為了我這個女兒作出不當之舉;秦錚身為人妻,不知恪守婦道,相夫教子,有悖人倫;秦錚身為人母,不知以身作則,善養嬌兒,致令孩兒受我連累。父皇,二皇兄,王爺素來忠于朝廷,雖然太子和罪婦百般威逼脅迫,也沒能調動王爺一兵一卒,請父皇、二皇兄和諸位將軍明鑒。秦錚做下這等不忠不孝,不仁不義之事,有何面目苟活人世,請父皇饒恕了王爺吧。”

李顯聽到這里,大叫道:“錚兒,你不可做傻事。”就要上來攔阻,可是兩人之間隔著很多軍士侍衛,李顯內力又沒有恢複,他只來得及走出幾步,只見秦錚手中不知什麼時候多了一支金簪,尖銳的發簪指向咽喉,她嫣然一笑,那笑容是如此燦爛,那是嫁給李顯之後,再也沒有過的美麗笑顏,然後金光一閃,金簪劃破咽喉,鮮血迸流,秦錚已經自盡身亡。李顯只來得及沖過去將秦錚的嬌軀抱在懷里,他慌張地用手去擋住流淌出來的鮮血,可是血如泉湧,卻哪里攔得住。他悲聲呼道:“錚兒,錚兒,你不能死,都是我對你不起,我不該任由她們主宰你的人生。”可是秦錚卻是再也沒有氣息。李顯的目光落到鳳儀門主身上,充滿了無限的悔恨和憤怒。旁邊有人在對他說什麼,可是他卻聽不見,抱起了妻子,再也不看任何人,他踉踉蹌蹌地向外走去,想要去攔阻的人見到他衣襟上的鮮血和那雙充滿絕望悲憤的眼睛,都默默退後了。雍王李贄輕輕一歎,一揮手,幾個親信跟了上去。

當齊王的背影消失之後,李贄淡淡地道:“鳳儀門主,你是否滿意了,我父子兄弟之間被你挑撥離間,以至于此,如今貴門弟子已經離開,請門主暫時到挽秋居暫住,七日之內,本王絕不會派人去追殺貴門弟子,可是門主也要恪守信諾,不得離開秋挽居一步。”

鳳儀門主淡淡道:“就是沒有本門參與,難道雍王能夠放棄皇位麼,如今皇位你已是唾手可得,太子謀逆,再無登基為皇的資格,齊王也有嫌疑,從今之後你可以任意將他殺死或者軟禁,至于你的父皇,不知道你是否要逼他退位。”

李贄冷冷道:“門主也不用多費心了,這是我皇家之事,若是門主還不放心,最多本王去做門主的人質。”

鳳儀門主看了一眼滿殿怨恨的目光,心中一陣悵然,慢慢道:“本座有承諾在先,江司馬和齊王殿下做人質就可以了,不過我也要說清楚,如果殿下派人追殺我的弟子,那是絕對瞞不過本座的,七日之內,若有一人離開獵宮,本座都不會善罷甘休。”

李贄沒有反駁,他的目光落到江哲身上,江哲的目光是那樣的冰寒和堅決,那是充滿了仇恨和死亡的目光,他堅定的點點頭,李贄心中一動,莫非江哲已經有了辦法可以達成將鳳儀門全部摧毀的目標,因此他淡然道:“本王答應這個條件,門主請。”

上篇:第三十六章 以退為進     下篇:第三十八章 此恨綿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