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第一章 烈焰紅妝  
   
第一章 烈焰紅妝

原本應該今日晚上發文的,可是為了彌補兩周以來的苦等,今天上午先發半章,兩周以來,本想潛心寫作,可惜工作太忙,至今存稿不多,想來不會讓大家看得十分暢快了,雖然還是會每周更新五次,可是數量上若有不到之處,還請大家海涵,我的新書已經在欣辰出版社出版了,繁體版,還請多多支持。

————————————————————————

大雍武威二十七年,北漢邊陲,秋風颯颯,從雁門關通往代州城的大道上,一個紅衣騎士飛馬奔馳,煙塵滾滾,只能夠隱隱看見那是一匹渾身皮毛似血,紅鬃如焰的胭脂馬,那騎士周身雖然被大氅和上面的風帽擋住,看不見容貌體態,但是隱隱可以看見那人一身紅色勁裝,外面罩著同色的大氅,後肩斜背一張烏木檀弓,馬鞍旁邊掛著一袋白翎箭,腰間隱隱露出鑲金嵌玉的刀柄,刀身被大氅掩住,看不見刀鞘何等樣式,但是只見刀柄就知道這是一柄千金難換的寶刀。

那紅衣騎士正在縱馬狂奔,突然從兩邊斜次里沖出來五個騎士,都是披發左衽的蠻族騎士,沖向那紅衣騎士,雙方即將撞在一起的時候,那個紅衣騎士迅速地張弓射箭,白羽箭如同流光閃電,一弓三箭,弓弦聲響,有兩個騎士料不到這個紅衣騎士竟然能夠在這樣短的距離開弓射箭,翻身落馬。可是一弓三箭對這個紅衣騎士未免有些勉強,第三支箭便軟弱無力,被一名騎士用刀撥開。剩下的三名騎士一邊大聲呼喊,一邊狠狠殺來。那紅衣騎士已經來不及發箭,只得拔出寶刀迎接。四個人都是馬戰嫻熟的騎士,戰得熱火朝天,那個紅衣騎士雖然寶刀鋒利,騎術高明,可是那三個蠻族騎士也是勇猛的戰士,漸漸的,紅衣騎士開始有些招架不住。突然,那紅衣騎士突然一聲嬌喝,喊道:“看毒粉。”左手一揚,一團粉紅色的煙霧向兩個蠻族騎士撲去。那兩個騎士左右閃開,露出了一線空隙,那紅衣騎士趁機催馬,沖出了包圍,向來路沖去。那幾個蠻族騎士反身追去,誰知剛剛將要合圍,那紅衣騎士一提馬缰,那匹胭脂馬竟然前蹄高揚,反轉馬頭,如同行云流水一般,速度絲毫不減的向代州城奔去。那幾個蠻族騎士料不到那紅衣騎士騎術也會如此厲害,不由滯了一滯,等他們翻身追去的時候,已經落後了許多。

紅衣騎士苦惱地回頭看了一眼,那幾個蠻族騎士還是緊追不舍,紅衣騎士銀牙緊咬,她倒不擔心安全,再往前二十里就是代州城,這幾個不知如何混進來的蠻族騎士是絕對不敢緊追不舍的,但是若是被人知道自己獨身出游卻遇伏擊,那麼今後數月自己可就別想這樣自由自在了。這時,她眼睛一亮,前面有一個灰衣騎士正在緩轡前行,那匹馬也是百里挑一的駿馬,馬上的騎士也帶著弓箭,這代州一地不論男女都是弓馬熟稔的戰士,這個騎士再不濟也可以阻擋一下,兩人聯手,或者可以殺了那幾個蠻子。想到這里,那紅衣騎士高聲喊道:“老兄,快放箭。”

那灰衣騎士愕然回首,眼中立刻閃過一絲寒芒,回身迎來。那匹黃驃馬和紅衣騎士錯身而過,紅衣騎士耳邊聽見弓弦響聲,只聽弦聲,紅衣騎士就知道這張弓力道並不強,在代州一般只有女子才會使用。可是聽到弓箭破風之聲,紅衣騎士不由愕然,那分明是一弓五箭。她策馬回身的時候,正好看見五支羽箭排列成前三後二的箭陣,其中一支羽箭射入了一個蠻人的咽喉,另外兩支羽箭剛被另外兩人擋開,後發的兩支羽箭已經到了,兩人雖然努力閃避,卻是只避開了要害,雙雙中箭重傷。兩人互相望了一眼,策馬奔去,臨去之時還帶走了身死的同伴和無主的戰馬。

紅衣騎士松了口氣,上前拱手道:“多謝兄台救命之恩,林彤在此拜謝。”

那個灰衣騎士回過頭來,眼睛就是一亮,只見這紅衣騎士梳著三丫髻,包頭的紅色絲巾旁邊插著一支金簪,不過十六七歲的年紀,肌膚如雪,雙眉彎彎,一雙烏溜溜的黑眼睛晶瑩剔透,粉紅嬌嫩的櫻唇嘴角微微上翹,顯得調皮嬌俏。

那紅衣騎士卻也看得呆了,那個灰衣騎士也是一個二十出頭的少年,相貌清秀俊美,甚至帶著幾分文弱,可是眉宇間卻帶著幾分看透世情的透徹和玩世不恭的閑散。這紅衣少女平日所見多半是五大三粗的大漢,就是其中頗為俊美的男子也多半是英武俊朗的類型,哪里見過這樣秀氣的美男子,不由臉一紅,問道:“你是什麼人,我見你不像是我北漢之人,不會是奸細吧?”

那灰衣騎士已經平靜下來,笑道:“這位小姐,這可不是報恩的道理啊,哪有把恩人當成奸細的?”

紅衣少女林彤臉又是一紅,道:“你救我的性命是一回事,是不是奸細是另外一回事,你如果不說,我可要送你去見官的。”

那灰衣騎士故意誇張地道:“哎呀,紅霞郡主果然是了得,看來我可是救錯了人呢?”

紅衣少女不由愣住了,她乃是鎮守代州和雁門一帶的鷹揚將軍林遠霆的次女,林遠霆乃是代州世家家主,北漢重臣,娶妻安慶長公主,長公主生了四子二女,四個兒子都是有名的虎將,長女林碧被當今的北漢主劉佑收養為義女,賜封嘉平公主,今年二十三歲。

林碧不僅美麗聰慧,更難得是武功軍略出眾,曾經多次迎擊蠻人的進攻,立下了赫赫戰功。迎娶林碧一直是北漢的勇士摩拳擦掌的目標,而林碧也立誓除非是志同道合的蓋世英雄,否則終身不嫁。可是這樣一個女子,有幾人配的上呢。直到兩年前,威遠將軍龍庭飛發妻去世,林碧才花落龍家。龍庭飛當時不過二三十歲,又是英俊威武,位高權重,戰功赫赫,北漢主既重用他,也不免有些忌憚,為了籠絡重臣,聯姻自然是最好的法子,林碧既是才貌雙全,又是出身皇室,自然是最好的人選,而且龍庭飛也是配得上林碧的豪傑,所以這樁婚事也就成了一時美談。不過因為龍庭飛亡妻剛剛去世,又是忙于和大雍作戰,所以雙方商定暫不成婚。

這紅衣少女出身如此,平日里雖然嬌生慣養,可是卻不是什麼都不懂的千金小姐,若說是紅霞郡主的身份,這代州一帶凡是見到她的胭脂馬和紅衣,沒有不認得的,可是這個少年明明不是本地人,卻是一見就知道自己的身份,不由令她生出疑心。

疑心一起,她的語氣中多了幾分冷峻, 道:“你究竟是什麼人,若是不實話實說,休怪我刀下無情。”一邊說著一邊握住了刀柄。

那少年一驚,連忙拱手道:“郡主休要動怒,草民姓王,單名驥,並非是奸細。”

林彤容色稍為緩和,上下打量了少年片刻,問道:“看你不像北漢人,你快把出身來曆給本郡主說個清楚。”

少年苦笑了一下,道:“郡主,草民乃是南楚人士,後來流落四方,前年草民輾轉到了北地,因為擅于醫治馬匹牲畜,所以多在蠻地行走,前些日子聽說代州今秋設立榷場,所以特地來代州,想要看看榷場繁華,不料遇到了郡主,因為草民早已聽說郡主這匹胭脂馬乃是代州有名的寶馬,所以認出了郡主,草民所說都是實情,還請郡主明鑒。”

林彤驚訝的看了少年半天,道:“王驥,你不會就是蠻人中口耳相傳的‘伯樂神醫’吧,聽說你不僅善于醫治牲畜,還善于相馬?”

少年笑道:“不敢當郡主謬贊,草民在蠻地確實有些小小名氣,想不到郡主也聽說過。”

林彤道:“那是當然,我代州接近蠻地,每時每日都不敢輕忽蠻地的動靜,可惜蠻地地廣人稀,各部落逐水草而居,各種情報總是不夠詳盡。我原本以為人們所說的‘伯樂神醫’一定是一個德高望重的老先生,想不到卻是,卻是這樣年輕,王驥,本郡主問你,你本是南楚人,是從什麼地方學來的獸醫和相馬本事,怎麼又會跑到蠻地去呢?”

少年又是苦笑道:“郡主,總不能就這樣說吧,堵著道路也不是辦法吧?”

林彤驚覺道路上已經有了來往行人,便道:“本郡主還要去代州去逛榷場呢,你就跟我一起走吧,路上慢慢講給我聽,可不許你逃走,否則本郡主就要讓爹爹出動大軍追捕你。”

少年笑道:“草民不敢,郡主請。”

兩人策馬向代州興去,因為某種莫名的緣故,兩人都沒有放馬飛奔,只是緩轡而行,一邊走一邊繼續說話。

林彤問道:“王驥,你還沒有說跟誰學的本事呢?”雖然是同樣的問題,可是目光中卻是少了幾分懷疑,多了幾分好奇。

少年似乎是陷入了深思之中,直到林彤再次追問的時候才驚醒過來,微笑道:“說起草民的師父,乃是天下罕見的奇人,他一身所學神妙莫測,草民原本是他老人家身邊一個侍童,不過是有幸學了些皮毛之術罷了。幾年前,他老人家遣散了許多下人,草民也是其中之一。雖然草民也得了不少饋贈的金銀,可是總不能坐吃山空,想來想去,草民也沒有別的本事,只能靠著當獸醫來謀生了。可是這獸醫行當若是在南楚和大雍,也不過是能夠混口飯吃,草民性子最不甘心落在人後,我想來想去,人生一世,總不能庸庸碌碌,所以就到了蠻地,那里牲畜最多,而且各種疑難雜症也是最多,我若是在那里出了名,自然是名揚天下,將來就用不著擔心生計了。總算草民運氣不錯,行醫數年沒有犯什麼差錯,蠻人雖然驍勇嗜殺,可是對獸醫卻是最為敬重,所以草民在蠻地倒也是消遙自在,至于伯樂之說,乃是草民認出了幾匹罕見的駿馬罷了,消息以訛傳訛,結果到了郡主耳中,不免有些誇張了。”

林彤眼睛轉了轉,問道:“看樣子,你年紀雖輕,卻是走過了很多地方,本郡主有些事情想問問你?”

王驥在馬上躬身道:“請郡主垂詢,草民如果知道,一定不敢隱瞞。”

林彤說道:“你連本郡主都認得,那麼你一定聽說過我姐姐嘉平公主林碧了?”

王驥點頭道:“草民自然聽過,嘉平公主乃是女中豪傑,率軍屢次擊退進犯的蠻人,北漢上下誰不知道公主的英名,聽說公主已經許配給龍將軍,正是一對絕世佳偶,天下誰不欣羨。”

林彤得意地道:“是啊,我姐夫乃是大大的英雄,天下也就是他能夠配得上我姐姐。不過,我總是聽說別人將一個什麼長樂公主和姐姐並列,難道天下還有可以和我姐姐相比的女子麼?我可是不相信,可是總是沒有人肯告訴我這個長樂公主的事情,你不會說你也不清楚吧?”

看著林彤圓睜的杏眼,王驥不由噗哧一聲笑了出來,直到看到林彤神色越來越氣惱才止住笑容道:“也難怪他們不肯和你說,這位長樂公主的經曆坎坷,而且又是大雍人,所以他們不肯說給你聽。”

林彤興奮地道:“那麼你是知道的了,快講給我聽。”

王驥想了一想,道:“這位長樂公主的封號實際上是甯國長樂公主,他是大雍太上皇李援的長女,她的生母原是貴妃,三年前晉位皇後,如今已經是太後娘娘。這位公主殿下性子賢淑貞靜,十六歲就下嫁給我南楚太子為妃,後來太子即位,公主成了南楚國母,若論身份自然是尊貴無比了。”

林彤疑惑地問道:“就是這個緣故,別人把她和姐姐並列麼?”

王驥搖頭笑道:“自然不是,這位公主雖然身份尊貴,可惜大雍和南楚乃是敵對,雖然南楚沒有人敢對她不好,可是這位公主心里只怕沒有一刻歡喜,常年隱居深宮,後來,南楚顯德二十二年,那一年國主改元至化,不過這個年號已經被廢棄了,顯德二十三年,也就是貴國的榮盛十九年,當時的雍王李贄,帶兵攻破了南楚都城,把長樂公主接回了大雍。”

林彤神色一喜道:“這樣才好麼,公主在南楚又不歡喜,雖然我很討厭大雍人,可是大雍的皇帝這件事還是做的不錯的。”

王驥一笑,道:“公主回大雍不久,國主就被放回了南楚,可是在路上就死了,所以大雍的皇帝要給公主另外找一個駙馬。當時皇帝看中了三個人選,一個是大雍的撫遠大將軍秦彝的兒子秦青,一個是大雍丞相韋觀的兒子韋膺,還有一個是大雍禦前侍衛副總管夏侯沅峰,這三個人一個是武將,一個是文官,夏侯沅峰又是文武雙全,貌如子都,素有大雍第一美男子之稱,按理說,不管公主殿下眼界如何高,也應該有一個中意的了。”

林彤興沖沖地問道:“那麼公主看中了哪一個呢?”

王驥搖頭道:“公主一個也不中意。”

林彤驚訝地道:“她都不中意,莫非是我姐夫那樣的人她才看得中麼?”

王驥笑道:“龍將軍那樣的人天下能有幾個呢,草民也不知道公主殿下是否中意龍將軍那樣的英雄豪傑,可是最後大雍皇帝發了話,只要是公主殿下看中的人,無論是什麼身份,都可以做駙馬?”

林彤好奇地問道:“最後長樂公主選中了什麼人呢?”

王驥歎了一口氣道:“這駙馬豈是可以隨便選的,不論是哪一朝哪一代,所謂公主殿下,千金之尊,這幸福二字卻是最難得的,不是嫁給功臣之家做了籠絡臣子的工具,就是做了和親的犧牲品。長樂公主和親南楚,就是這樣的犧牲品。雖然她僥幸歸家,可是雍帝給她安排幾個駙馬人選,也都是名門子弟,說是讓公主殿下隨便選駙馬,只怕長樂公主真是有了意中人,不是給雍帝殺了,就是給落選的幾位公子暗害了。而且尚主一事雖說是榮耀無比,可是對于真的英雄豪傑來說,可能卻會覺得溫柔鄉里英雄塚,不願屈就呢。所以最後長樂公主就是一言不發,咬定牙關不肯選婿。後來雍帝下旨將公主許配給韋膺,可是長樂公主甯願出家也不願下嫁,最後皇帝也只能任由她守節不嫁了。當時有人傳言,可能是長樂公主感激南楚國主恩情深重,是要為國主守節呢。”

林彤這次沒有說話,可是目光中流露出不以為然。

王驥心知這是因為北漢地處邊陲,青壯男子容易戰死,所以為了維持人口,並不鼓勵寡婦守節的緣故。他也不說破,繼續道:“後來人們才猜測這位公主殿下目光如炬,一眼就可以看穿人的忠奸和前程,所以才不願從那幾個青年才俊選駙馬。”

林彤忍不住問道:“這怎麼說呢?”

王驥笑道:“郡主想必是不記得了,榮盛二十一年,也就是大雍武威二十五年,大雍曾經內亂,當時的太子李安犯上謀逆,後來被迫自盡了。”

林彤道:“我記得的,那一年姐姐跟姐夫訂婚了,可是姐夫忙著出兵攻打大雍,婚事就耽擱到現在了。”

王驥道:“那位相國公子韋膺,參與謀反,後來跟著鳳儀門逃走了,如今已經不知身在何處了,卻連累了他的父親自盡謝罪,如果不是大雍的皇帝顧念他父親的功勞,只怕連九族都會遭殃。那位秦青秦將軍卻娶錯了人,他的妻子靖江郡主李寒幽乃是叛逆,刺殺長樂公主未遂,這位秦將軍卻被妻子給殺了,而且據說鳳儀門成功的逼宮謀反,也是因為這位秦將軍上了妻子的當的緣故。”

王驥停頓了一下,拿起馬鞍旁邊的水袋喝起水來,林彤趁機問道:“那麼那個叫夏侯沅峰的呢?”

王驥想了一下,道:“怎麼說呢,這人如今已經成了新君跟前的新貴,雖然還是副總管的身份,可是外面流傳雍王這幾年在內廷設立了一個‘明鑒司’,這夏侯沅峰就是掌管明鑒司的人,草民不知道這明鑒司到底作些什麼,不過只是聽說大雍的文臣武將若是聽到明鑒司的名頭,多半都是要皺眉頭的,想來這個夏侯沅峰無論如何也算不上好駙馬的人選吧?”

林彤聽到這里問道:“原來如此,這位長樂公主果然聰慧,可是若是憑這些就可以和我姐姐比肩,我可不服。”

王驥正要答話,突然神色一變,道:“郡主!後面有——”

林彤一驚,不由向後望去,只見就在數丈之外,一個身穿翠色騎裝,身披一件繡著織錦鳳凰的黃色大氅的女騎士正在微微含笑地望著自己,那女騎士大概二十多歲的年紀,相貌和林彤有七成相似,可是長眉入鬢,鳳目含威,雍容華貴,氣度風華卻是遠在林彤之上。女騎士身後二十丈外,有四男四女八名騎士,都是紋絲不動地策馬立在那里。

那位女騎士見到林彤已經發覺到自己,便笑道:“彤兒,你又偷跑出來了。”

林彤驚叫了一聲道:“姐姐。”便飛身從馬上躍起,撲向那翠衣女子的懷中。那女騎士y一伸手,恰好握住了林彤的纖手,林彤借力轉了一個身,落到翠衣女子鞍上,輕輕巧巧地坐在女子懷中,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道:“姐姐,彤兒只是想去看看熱鬧罷了。”

翠衣女子微微一笑,鳳目中閃過一絲溺愛,然後目光落到了王驥身上。

王驥心中一驚,連忙翻身下馬,拜倒道:“草民王驥,叩見公主殿下。”

那翠衣女子,嘉平公主林碧伸手虛扶,和氣地道:“免禮,想必是彤兒向你打聽長樂公主的事情吧?本宮聽你言辭風雅,如數家珍,想來定然是深知其中內情的了。”

林彤拉著姐姐的手臂道:“姐姐,他就是蠻人盛傳的伯樂神醫,是我纏著他問東問西的,方才他還救了我的性命,姐姐不可錯怪他。”

聽到林彤的說話,林碧眼中的神色溫和了許多,可是卻又帶了幾分疑慮,她在馬上輕輕躬身道:“原來是王神醫,聽說王神醫擅于醫治馬匹,本宮久聞盛名,那兩個漏網之魚已經給本宮擒獲,他們原本是想趁著榷場人來人往的時候,截殺將領的奸細,多謝王先生相救舍妹。”

王驥恭敬地道:“草民不敢當殿下相謝,舉手之勞,不足掛齒,若是沒有別的事情,請容許草民告辭。”

林彤一聽,有些焦急的扯扯姐姐的袖子。林碧不動聲色地道:“王先生,方才聽你說起長樂公主的事跡,本宮也很感興趣,你不妨繼續說下去,也讓本宮聽聽。”

王驥苦笑一下,林碧何等身份,只怕長樂公主的軼事她是耳熟能詳,不過她既然這樣說,自己又能如何呢?當下只好縱身上馬,一行人繼續緩緩向代州行去。

上篇:第四十二章 清風明月     下篇:第二章 閑話秘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