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第四章 初到濱州  
   
第四章 初到濱州

姜永,父姜無涯,鎮徐州,東晉時封為永甯侯,娶高祖姊甯華長公主為正室,大雍立國時,姜無涯與高祖爭勝,遇刺重傷,歿于戰場。永見敵勢大,奉母攜舊部遠走東海為盜,襲父爵位為永甯侯,然叱咤東海,威震海疆,人乃稱其東海侯而不名。高祖履招之降,永不至。

——《雍史·東海侯傳》

離開沁州之後,林碧帶了百余名侍衛日夜兼程走魯南,這一帶大雍和北漢的勢力犬牙交錯,所以林碧等人都是改換了裝束,化裝成客商旅人,一路上有驚無險,不過旬日之間,就到了濱州,濱州位于大雍和北漢的邊界上,可是這里實際上卻是東海侯姜永的勢力范圍,東海侯從前縱橫海疆的時候,就是通過濱州得到補給的,而濱州的商人為了確保海上商船的安全,更是暗中和東海侯互通消息。尤其是近年來由李贄主持軍政之後,大雍和東海之間的仇恨似乎漸漸消解,東海侯不再惡意劫掠大雍的商船,而大雍也不再嚴厲鎮壓傾向姜永的勢力,所以東海的勢力在濱州更是越發強大。尤其是在東海開創了遠揚貿易的商道之後,濱州更是成了天下最大的港口之一,北漢和大雍通過濱州源源不斷的將本國特產送上遠行的商船,換取異國的金銀糧食和各種特產。所以不論是北漢還是大雍都想控制住濱州,可是在沒有絕對把握之前,卻都不敢輕舉妄動。

而南楚和東海之間的貿易卻是通過杭州進行的,這次南楚想要迫使東海將大雍排斥在外,在北方和北漢合作,在南方和南楚合作,並非是什麼好意,若是大雍采取玉石俱焚的手段,那麼濱州就別想成為港口,到時候就只剩下南楚獨占利潤。所以林碧對于南楚的提議並不熱衷,當然若是南楚真的成功了,林碧也會盡量想法子控制住濱州,雖然困難,可是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一進濱州,就感受到那種迎面而來的繁華氣息,往來都是南腔北調的商賈,若非是秋風蕭瑟,不免讓人懷疑到了江南盛地。北漢在濱州名義上是敵國,所以自然沒有館驛,不過早有人為林碧在濱州最富盛名的平安客棧訂下了一個獨院。

平安客棧,這個名字十分平常普通,可是如今天下所有的平安客棧都是一個主人。在兩年前,第一家平安客棧在南楚建業開張,之後很快就在天下各大都邑開設了分店,這平安客棧並非是以豪華見長,事實上這里的布置擺設以簡樸清雅著稱,客棧之中雖然服務周到,可是卻也沒有什麼十分特殊之處,雖然可以做出天下各大菜系的名菜,可是比起真正的名家風味不免差了幾分火候。按理說這樣的客棧並沒有什麼值得重視的地方,可是當平安客棧開了多家分店之後,常常游走四方的商賈驚奇的發覺各處的平安客棧,居然十分相似,客棧的經營方式、房間的格局布置、飲食的口味,幾乎是一個模子里面出來的一樣。對于這些常年奔波在外的商人旅客來說,到處都有的平安客棧仿佛成了自己的家一樣,在這里,他們總是能夠得到熟悉的感覺。而且平安客棧還有一樣好處,一旦你住進某一家客棧,數月之內,天下所有的平安客棧都會熟知你喜歡的房間,喜歡的食物等等,讓你到處都有賓至如歸的感覺。

當然未免有些人擔心平安客棧會有問題,可是各處的平安客棧最多只有一兩個管事真正屬于平安客棧,其他的仆役都是從當地雇傭的,只是經過訓練之後,這些仆役都按照那些管事帶來的寫滿了各種規矩的小冊子行事,若是有所違背,就會被辭退。所以才讓各地的平安客棧既基本上相似,又在細節上有一些各自的特色。這種經營方式十分便于各地官府派遣間諜進入探察,可是也讓他們很難探察到什麼機密。所以至今平安客棧的後台老板仍然是一個秘密。

選了平安客棧居住,林碧自然不是因為這個緣故喜歡這個客棧,而是因為平安客棧還有一樁好處,它的每個房間都和其他房間之間用花木假山回廊之類的隔離開來,擁有隱秘和安全兩種特質。如果租下一個院子,那麼就更加安全了,院內錯落有致的客房恰好控制了所有的要害地點,只要將各個客房安排妥當的人手,那麼就自然而然地形成一個防護圈了,最適合帶著保鏢仆人遠行的達官顯貴使用了。只要住過一次,很多喜歡奢華的客人也會喜歡住在平安客棧的,而且平安客棧雖然不夠奢華,可是布置陳設也是清雅淡然,也不辱沒他們的身份的。

一住下來,林碧就派人拿了自己的帖子送到濱州知府黃煒府上去,黃煒名義上是大雍的官員,可是實際上卻是東海侯姜永的家臣,這是人人都心知肚明的事情。姜永的勢力雖然已經擴展到濱州,可是姜永本人卻是不會在濱州的,想要赴喜筵,必須先遞帖子過去,然後由東海侯派船迎接渡海前去。

林碧很想在壽筵之前和南楚使臣會一次面,可是這次南楚使臣卻是從杭州從海路過來的,在壽筵之前雙方根本不能會面,所以林碧也就聽之任之了。

就在北漢眾人各自休息之後,王驥卻是躺在床上難以入眠,一路上林碧對他監視很嚴,他一直沒有機會和自己人聯系上,如今入住了平安客棧,如果他沒有記錯的話,這是唯一一個和自己人聯系的機會。若是不能聯系上,得到恩主的指示,那麼他怎麼去拜見恩主呢?再過三天就是九月二十八日,正是東海侯愛子大婚之時。而十月二日就是恩主愛子周歲喜筵,如何做呢,王驥心中十分猶豫。

正在王驥輾轉反側的時候,有人叩門道:“小人送來茶水,請客官開門。”

王驥揚聲道:“門開著,你自己進來吧。”

房門應聲而開,走進來一個青衣小帽的店小二,他一邊將門關上,一邊道:“客官,小店備有各地名茶,不知客官可有什麼特別的喜好,小人擅自作主,送來的是龍井茶,若是客官不喜歡,可以隨時更換。”

他口中這樣說著,行為卻是十分詭異,放下茶壺之後,就匆匆脫衣摘帽,王驥先是一驚,就看到那個店小二放在桌面上的一塊玉牌,面色一喜,便也寬衣解帶起來,口中卻道:“龍井就很好,對了,在下要小睡片刻,你不可前來打擾。”一邊說著,一邊換上了店小二的衣服,將帽子向下壓了壓,兩人身材相仿,面容隱藏起來之後倒有了七八分相似。那個店小二跳上了床,將被子蓋著頭裝成入睡的樣子。王驥卻是帶著茶盤走了出去。他對周圍環境本就記在心里,也不多言,就向外面走去。果然剛走出院門,就看到另一個店小二在那里等候。王驥一言不發,跟在那人身後,轉了幾個圈子,走入了一間十分隱秘的客房。

那件客房中一人負手而立,聞聲回頭,四目相對,都是目中淚光隱隱,各自上前一步,把臂為禮。那人輕呼道:“赤驥,三年不見了。”王驥,不,應稱他赤驥,他一字一頓地道:“綠耳,三年不見,你可是更穩重了,公子好麼,眾位兄弟好麼?”

綠耳張口欲言,卻覺得千言萬語,不知從何說起,拉著赤驥坐下,整理了一下思緒,這才說道:“公子如今身體已經很是健朗,常常帶著夫人駕舟海上,花前月下,好不令人羨慕,如今小公子已經將滿周歲,柔藍小姐活潑可愛,又有李爺和董總管、周尚儀服侍,正是其樂無窮呢。”

赤驥聽後面上露出喜色,道:“那就好了,公子退隱之前,派我到蠻地行走,這幾年漂流在外,只覺得如同身如飄萍,飄忽無依,如今總算是可以回到公子身邊,又逢小公子周歲大喜,真是令我喜出望外。”

綠耳笑道:“誰說不是,這幾年我奉命經營平安客棧,也是四海飄流,直到數日前才回到濱州,能夠重見公子之面,只覺得心神立刻安穩下來。你被公子選去蠻地探聽軍情民心,我們原本還為你擔憂,只怕是蠻人殘狠,你性命堪憂,想不到你不僅平安回來,還博得一個‘神醫伯樂’的美名,聽說蠻人將你奉為神明,我還以為你會樂不思蜀呢,想不到你還是這樣心心念著公子,公子若是知道定然也會感動,或許就不會趕你走了。”

赤驥拿起桌上的茶杯一飲而盡,淡淡道:“蠻人游牧為生,不事生產,每到秋高馬肥之際便來劫掠中原,燒殺擄掠,無所不為,我們中原人看了自然覺得他們凶蠻殘忍,其實我在蠻地兩年,覺得那些普通牧民也是十分樸實善良,我在草原之後,曾經數次遇險,雖然保住性命,可是干糧馬匹都失去了,都是被牧民所救。蠻人粗野不文,卻是性情純樸,愛恨都擺在臉上,我倒覺得和他們在一起要快樂的多。可惜草原上不僅有牧民,還有貴族。所謂的貴族多半是各個部落的首領和他們的親屬,這些人多半都是野心勃勃的梟雄,為了爭奪女子金帛,他們不僅爭著劫掠中原,還彼此互相征戰。那些部族里的普通牧民實際上只比奴隸好些,平日辛苦勞作,戰時還要上陣厮殺,若是勝了自然可以分得些許賞賜,若是敗了,妻兒財產都被敵人奪走,所以他們無不驍勇善戰,只因勝負關系生死榮辱。其實即使他們勝了,戰利品也多半被貴族所得,他們自己不過是分到一些殘羹剩飯罷了。”

綠耳奇怪的問道:“既然那些牧民如此堪憐,他們又是善戰的勇士,為什麼不肯反抗呢?”

赤驥苦笑道:“要想反抗談何容易,草原之上生活艱苦,單身一人很難存活下去,這些牧民是離不開部族的,而那些貴族占有最豐美的水草,擁有精銳的戰馬和兵器,他們輕易地就可以收買部族中最勇猛的戰士效死,那些受壓迫最深的牧民如何能夠反抗,而且不論是何時何地,只要能夠存活下去,又有幾個人願意冒著必死的危險呢?”

綠耳猶豫地道:“我曾聽說蠻人無惡不作,可是聽你這樣一說,我都有些同情他們,可是只怕公子聽了卻會惱怒呢?”

赤驥坦然道:“公子是何等人物,他是不會責怪我的,而且我心中疑惑也要問過公子,那些蠻人雖然是我中原血仇,可是我見他們也是有善有惡,我中原之地,爭霸交戰之時,手段也未必比他們慈悲到哪里去,所以我定要問問公子,為什麼我們不能和平相處,卻要互相殘殺呢?”

綠耳道:“公子一定能夠解開你的疑惑的。”

赤驥點點頭,拋下了心中的苦惱疑惑,又問道:“如今你已經成了平安客棧的主人,家財萬貫,自然是可喜可賀,可是我聽說盜驪更加風光呢?”

綠耳笑道:“是啊,盜驪兩次揚帆出海,此去何止千萬里,帶回的異國珠寶和特產真是令人眼花繚亂。其實最風光的倒是驊騮呢,這小子身份揭穿之後,秦勇將軍和老夫人都沒有怪他,這小子身份泄漏,又離不開京城,結果被雍王召到身邊做了侍衛,聽說現在已在明鑒司做了夏侯沅峰的副手,若論官職,倒是他最高了。可惜白義、逾輪、山子、渠黃他們四個如今還在忙著錦繡盟和天機閣的事情,就連這次公子也沒有讓他們回來。”

赤驥笑道:“你急什麼,等到大雍一統天下,我們就可以悠閑自在了。”

綠耳目中閃過一絲憧憬,笑道:“是啊,我真的盼著天下一統,到時候我們就可以不用打打殺殺了。對了,赤驥,你怎麼和北漢的人一起來了?公子見了密報,也覺得好笑呢?”

赤驥苦笑道:“我也不會想到會遇上林家的人啊?不過我這次倒是福分不淺,不僅見到了龍庭飛大將軍,還見到了和公主殿下齊名的嘉平公主林碧,唉,他們可也稱得上是一對英雄俠侶,可惜卻是北漢的臣子。對了,公子可有什麼吩咐麼,龍庭飛和林碧想要我加入北漢軍,若是公子有命,我願去北漢臥底?”

綠耳搖頭道:“公子說,林碧和龍庭飛都是不世出的奇才,這樣的人不僅心志堅定,而且聰明無比,若非是天長日久,你是得不到他們的信任的,所以你就是在他們身邊臥底也沒有什麼用處,公子讓你陪他們參加過小侯爺的婚宴之後,就托詞離去,對付這樣的人,公子自有手段。對了,公子還讓我囑咐你,不可錯過了小公子抓周呢?”

赤驥眼中閃過一絲喜色,道:“請回稟公子,就說赤驥謹尊公子諭令,一定會在十月初二之前趕到的。”

綠耳點點頭,道:“我已經安排好了,過一會兒你的替身就會招呼店小二送去新的油燈,你就趁機和他換回來吧。”

赤驥點點頭,滿腔心事都已經放下,他笑道:“我可是帶了一樣珍貴的禮物給小公子,十月初二我一定會趕到的。”

綠耳笑道:“是啊,我也准備了禮物,只是恐怕誰也沒有盜驪的禮物新奇,他可是剛從異國回來的。”

赤驥道:“這也沒有法子,不過我的禮物也不會差到哪里去的,那可是我為蠻地實力最大的一個族長醫治坐騎所得的謝禮呢?”

兩人又談了片刻,有人前來稟報說是時間已到,赤驥便拿了油燈走回住處,林碧雖然派了人守夜,可是卻沒有禁止店小二出入,赤驥順利的回到房間,那個代替他躺在床上的店小二換回衣服,悄無聲息地走了出去。赤驥躺在床上,沒有多久便進入了夢鄉。

第二天,林碧下令眾人可以出去散心,只是不許招惹是非,不過王驥卻被林彤拉上一起出去了,雖然不知林彤的心思,可是林碧的心思王驥卻是明白的,現在林碧絕對不會讓自己離開他們的視線的,果然,負責保護林彤的侍衛也被林碧放了假,而換上了林碧自己的兩個親信侍衛,這一男一女在王驥看來武功都很出色,王驥自知沒有本事勝過這兩人聯手,若是他想趁機離去是絕對沒有機會的,林碧行事果然是十分謹慎。不過王驥早已和自己人取得聯系,所以也就無拘無束地陪著林彤在濱州城內游玩了起來。

這濱州城原本只是一個沿海小城,如今卻已經是儼然大邑,城內商賈云集,各種店鋪比比皆是,商鋪之中更是琳琅滿目,令人目不暇接。林彤興奮地四處瞧看,不時被一些新奇的東西吸引過去。她身邊的兩個侍衛卻是始終目光敏銳地留心著周圍的情形。

走了幾個時辰,手里已經堆滿了盒子包裹的王驥苦惱地望著仍然興致勃勃地林彤,也不知道為什麼,這位小郡主偏要把所有東西都讓他拿著,那兩個侍衛卻都只是笑吟吟的看著笑話。王驥自然知道他們不會主動幫自己提東西,免得妨礙他們的手腳,可是自己為什麼要做這個小郡主的仆從。

正在王驥忿忿不平的時候,林彤已經一眼看到一家出售兵器的鋪子,她雖是女子,可是自幼生長在戰火之中,對于兵器戰馬是從心里喜歡,所以便興沖沖地走了進去。這個鋪子十分寬闊,四壁上掛著刀槍劍戟,都是上好的利器。在中間的一張長條桌子上,擺著一些精美的匕首短刀,其中有一些樣式古怪,一見就知道不是中原打造的兵器。

林彤好奇地走了過去,拿起一柄彎刀仔細看去,這是一柄連鞘彎刀,綠色的鯊魚皮鞘,溫潤潔白的象牙刀柄,手握之處纏著烏金細絲,刀身如同新月一般形狀。林彤將刀抽出,只見刀光如霜似雪,心中便是十分喜愛。這時候,那個中年掌櫃走了過來,揮手讓接待林彤的伙計離去,笑呵呵地道:“小姐,這是從波斯買來的彎刀,可以切金斷玉,最適合會武的小姐佩戴防身。小姐若是喜歡,小人願意折價奉送。”

林彤拿著彎刀,走到試刀的木樁前,一刀劈下,那堅硬的老木被輕輕松松的削去了一角。林彤大喜,道:“這把刀多少錢?”掌櫃連忙道:“這刀在波斯可是王室所用,小人不敢擅自抬價,只要三千兩銀子就行了。”

“什麼?”林彤一驚,雖然早知道這把刀不會便宜,可是三千兩也未免太貴了一些,她雖然出身名門,有郡主的封號,可是林家時代鎮守代州,為了練兵,銀錢本就如同流水一樣花出去,而林家又以清廉著稱,所以林彤可沒有這麼多銀兩。歎了一口氣,林彤放下了短刀,若是自己真的花三千兩銀子買一把不能上陣殺敵的彎刀,只怕要被父親責罰了。無精打采地向外走去,林彤忍不住回頭了好幾次,看向那把精美的波斯彎刀。

這時,一個小女孩蹦蹦跳跳的走了進來,她走得很快,偏巧林彤又在回頭,兩人撞在一起,那小女孩年小體輕,“哎呀”一聲向後倒去。林彤是學武之人,立刻反應過來,伸手就將小女孩抱住,往下一看,只見這個小女孩五六歲的年紀,相貌秀麗嬌俏,膚如凝脂,一雙杏眼清澈明淨,又帶著一絲狡黠的意味,眉宇間的氣質更是十分靈秀。林彤不由笑道:“小妹妹,又沒有撞傷你?”

小女孩搖搖頭,道:“大姐姐放心,藍藍沒有傷著。”

林彤松開雙手,那個小女孩沖到桌旁,拿起方才林彤喜歡的那把彎刀,興沖沖地道:“掌櫃伯伯,我帶錢來了,把它賣給我吧。”

林彤的目光一凝,這樣一把貴重的彎刀,這個小女孩居然要買,這是怎麼回事?

那個掌櫃也是有些尷尬,方才這個小女孩就是要買這柄彎刀,自己當然不信一個小女孩會有那麼多銀子,所以雖然小女孩要求自己留下彎刀暫時不要出售,自己卻沒有遵守約定,有些赧然的看了林彤一眼,他和氣地道:“小姑娘,這可是要三千兩銀子啊。”

小姑娘得意洋洋地道:“我是帶了銀子的,不過給別人拿著罷了。海叔,海叔,你走快一些麼?”

隨著小女孩清脆悅耳的聲音,一個渾厚的聲音道:“來了,來了,小鬼頭跑得這麼快,海叔可追不上你。”聲音還在耳邊,一個青衫男子從外面走了進來,這是一個三十多歲的男子,相貌斯文俊朗,只是膚色古銅,臉上的皮膚粗糙,一看就是常年曝曬的結果,這個男子雖然衣著樸素,卻是氣度沉穩,神色間帶著淡淡的威儀。掌櫃的目光一閃,已經認出了這人身份,滿臉堆笑的上前道:“原來是海爺來了,說什麼買呢,小人這點生意都是托您的福,小姐若是喜歡,盡管拿去就是。”一邊說著,掌櫃的一邊尋思,什麼時候海爺身邊有了這麼一個寵愛的侄女呢?

那男子淡淡一笑道:“都是將本求利的生意人,我怎好占你的便宜,這個丫頭是我一位至交的女兒,最是頑皮搗蛋,今次看中了這柄彎刀,花的也是她自己的零用,這是這丫頭自己的事情,你也不用顧忌我,該多少就是多少。”

小女孩撅著嘴道:“海叔就是這樣不講情面,也不幫著藍藍侃價。”

男子微微一笑,道:“誰讓你這樣倔強,海叔手上什麼珍貴的物事沒有,你若喜歡盡管選了去,卻偏偏看中了這把彎刀。”

林彤聽這人口氣很大,不由更加生出幾分好奇,裝作挑選刀劍的模樣,留下了看起了熱鬧。

那個小女孩生氣地道:“那怎麼成,這可是爹爹答應的,讓藍藍自己買一樣禮物給弟弟,若是從海叔那里挑選,就不是藍藍送的禮物了。”

那男子失笑道:“你爹爹一向是不計較這些的,偏偏你這樣倔強,好了,海叔不管你就是了。”一邊說著,一邊拿出銀票遞給那掌櫃的,口中還道:“這下可好了,你這兩年的零用錢和紅包都搭上了,將來可別來找我借錢就行了。”

小女孩得意洋洋地道:“這個海叔就不用擔心了,娘親最疼我了,一定會多給藍藍零用的。”

這時候,那個掌櫃已經將那柄彎刀用錦盒裝好,恭恭敬敬的遞給那個男子,並奉還了部分銀票,道:“海爺,小人天膽也不敢在您頭上爭利,還請海爺笑納。”

那個男子笑道:“這也不是什麼大事,你們千里迢迢的帶了貨物回來,哪有賤賣的道理,我這個侄女喜歡這些精巧的東西,以後免不了打擾,你只要價錢公道些也就是了。”說著將那些銀票又奉還給那掌櫃。那掌櫃的眼珠一轉,道:“那小人就恭敬不如從命了,海爺,小人有樣精巧的物事送給小姐賞玩。”說著他讓伙計去後面拿來一個精鋼制成的古怪物件,熟練的一拉一翻,那物件徹底打開,原來是一把精巧的手弩,精鋼打造的弩臂用鉸鏈緊密地結合在一起,一根極為結實的不知道用什麼材料制造的弦絲,牢牢地系住弩臂兩段。整把手弩完全打開,並不比手掌大多少,正好放到袖子里,用來防身最好不過。那個掌櫃道:“這是小人無意中得到的,因為只有一件,威力也不是很大,所以沒有拿出來出售,就送給小姐賞玩吧。”

小女孩眼中閃過興奮的光芒,一把搶過手弩,翻來覆去看了半天,才道:“真的很精巧,海叔,藍藍很喜歡。”明亮的眼睛里面充滿了懇求,那個男子微微一笑,道:“既然是人家的好意,你就留著吧。”說罷牽著小女孩的手向外走去,那掌櫃的跟在後面相送,滿面笑容,顯然十分高興那海爺收了禮物。

林彤想著是什麼人讓這掌櫃必恭必敬,想必是濱州大有來頭的人物吧?一邊想著,不由眼光盯著那男子,露了形跡。那男子早已察覺到有人看著自己,但他身份非常,有人留意自己這是再尋常不過的事情,所以也不在意,不過出門的時候仍然順便瞧去,誰知一看之下,他的面上露出一絲古怪的笑容,眼中更是閃過一縷寒芒。

等到那男子遠去,林彤問那掌櫃道:“這人是誰啊,你這樣奉承他?”

那掌櫃的笑道:“姑娘是外地人,或者不認識,這位就是我們濱州最大的船行老板,只手掌控遠洋貿易的海無涯海爺啊。”

林彤驚叫了一聲,出門瞧去,那海無涯已經沒有了蹤影。

這時,那個掌櫃正對著伙計們喊道:“跟咱們打交道的海公子那是最精明的人,要想占點便宜比什麼都難,海爺為人倒是慷慨大度,就是為人端謹,不喜歡應酬,是最難巴結的一個人,想不到今日這樣巧,讓我得了彩頭,還不快去給東家送個信,過兩天就請東家帶著禮物去拜訪海爺……”

林彤一跺腳道:“真可惜,若是姐姐在就好了。”說罷,林彤也沒有逛街的興致了,郁悶的向客棧走去。王驥淡淡一笑,眼中閃過一絲喜悅和憧憬。

上篇:第三章 龍飛在天     下篇:第五章 同舟共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