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第五章 同舟共渡  
   
第五章 同舟共渡

海仲英,號無涯,荊楚人,世代書香,英為庶出,性豪爽,不為嫡母所喜,後父母亡故,仲英攜資材至閩境,組船隊行商海上,頗豪富,仲英慷慨好義,人皆敬之。

武威二十三年,仲英赴南海,中道遇海匪,船貨盡失,仲英僅以身免,時貨主及船夫家人逼勒甚急,或勸其隱姓逃債。仲英道,我以誠信待人,今若逃,子孫後世不能見人矣。乃傾家蕩產以償債。後仲英東山再起于東海,商賈中人與其議價時,往往一言而決,皆服其誠信耳。

——《雍史·貨殖列傳》

林碧聽了林彤的轉述之中,安慰道:“彤兒,你也不用遺憾,海無涯在濱州乃是一言九鼎的人物,能夠和他見面當然好,可是此人明顯和東海侯關系密切,光是說服他也是沒有用處的,東海侯若是不點頭,誰也不能作主的。而且我們也已經打聽清楚,若想說服海無涯,還不如說服他的侄兒海驪有效得多。海無涯至今未娶,兩年多前,他的侄兒海驪從南楚前來投奔,如今已經成了他的左膀右臂。我們已經派人查過,海家在多年前因為洪水而毀于一旦,他這個侄兒流落在南楚,飄零多年,幾乎什麼都做過,直到兩年多前,這個海驪不知從哪里得知海無涯是他的叔父,這才千里投親。海無涯為人最是大度,全不計較昔年的兄弟糾葛,將這個侄兒收留下來。海驪此人年紀雖輕,卻是心思細密,精明過人,海無涯的生意他倒是能夠做上七分主的。想要完全排除大雍,我看恐怕是沒有指望的,若是能夠說服海驪傾向我們,那麼我們的收獲就很大了。”

林彤聽了不由心想,既然海無涯只有一個侄兒,那麼那個小女孩又是什麼人呢,能讓海無涯這樣寵愛,她的身份一定是很不尋常吧。

不過她也知道這個問題是得不到答案的,便又問道:“姐姐,還有一件事情,我怎麼覺得你對王驥十分提防,一點也不像你平日的舉動。”

林碧輕輕一歎,道:“傻孩子,你當我和庭飛真的只想招攬王驥麼?”

林彤一驚,道:“怎麼,你們?”

林碧笑道:“我和庭飛都懷疑這王驥的主人的身份。王驥此人,不僅弓馬出眾,而且頗富文采,更有相馬醫馬的本事,更難得的是他的氣度,對著我和庭飛這樣的身份,仍然是不卑不亢,一路行來,我見他對山川地理也十分熟悉,這樣一個人,不論在哪里都不會被人忽視的,你說他在南楚和大雍都待過許多時候,為什麼卻沒有加入軍旅或者被人招攬。”

林彤爭辯道:“他是獸醫,或者是不喜歡從軍或者做人家的下屬吧?”

林碧又道:“我們一路幾乎是行軍一樣的趕路,可是他不僅毫無疲憊之色,還常常說些笑話和見聞哄你開心。而且我見他對軍中之事也不是很陌生,顯然他不是從過軍,就是受過這方面的訓練,小妹,這個人的身份並不簡單。”

林彤臉上紅了又白,起身就要出去,林碧拉住她道:“你去做什麼?”

林彤怒氣沖沖地道:“我要去問他,為什麼要做奸細,為什麼要欺騙我——和姐姐。”

林碧搖頭道:“我看他也不是存心騙你,一路上他並沒有特意和你親近,也沒有探聽軍情,我想他遇見你乃是意料之外的事情,他,應該不是存心做細作的,我只是說他的出身必定有些問題。你看他對自己的恩主推崇備至。小妹,什麼樣的人可以有這樣的奴仆呢,你有沒有想過?”

林彤怔忡了半晌,想起王驥所說過的每一句話,然後她腦海中浮現王驥在談到那個江哲的時候,眼中無論如何都掩飾不住的神采。不由吞吞吐吐道:“姐姐,你不會以為,以為,他的主子是那個人吧?”

林碧微微一笑道:“本來我也不會這樣憑空猜測,可是他的主子偏偏在東海,這就更加引起了我們的疑心,當初江哲退隱之後,天下想要誰不想知道他的下落,這種人若不將他控制在手中,是沒有人可以放心的。仔細想一想,江哲不是平常人,他是雍王的心腹謀士,又帶著大雍的甯國長樂公主,長樂公主本是南楚王後。再想一想江哲的作為,南楚他不能去,原蜀國如今被南楚和大雍瓜分,可是他逼死了蜀王,他若是一個聰明人,最好今生今世都不要到蜀中去,現在蜀中局勢並不穩定,錦繡盟打著複國的旗號在蜀中來去自如呢。他若留在大雍,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只怕是躲不過大雍官府的耳目的,若是來北漢,他就不怕我們將他捉起來麼。這天下之大,只有一個地方是他可以藏身的,就是東海侯的轄地。東海侯現在和大雍雖然關系緩和,可是還沒有歸屬大雍,姜永的性子倔強,只怕李援未死之前,他都不會歸順大雍的,而且根據我們得到的情報,東海侯之子姜海濤曾經身受毒傷,就是江哲醫好的。你說,東海豈不是江哲歸隱的最好地方,東海侯必然將他待為上賓,大雍也不會因此擔心他被別國所用。只不過東海茫茫,海上交戰,也不是我們北漢所擅長的,而且,江哲雖然是厲害,我和庭飛也不畏懼他,這件事情自然就放下了。可是這次遇到王驥,我就猜測恐怕他的主子乃是江哲,彤兒,你說若是江哲死在東海,會發生什麼事情?”

林彤雖然年幼,很少參與軍機,可是自幼耳濡目染,所以只想了片刻,就驚叫道:“只怕大雍皇帝會異常憤怒,東海和大雍之間會反目成仇,畢竟江哲是死在東海的。”

林碧好整以暇地道:“這個倒還罷了,雍帝李贄英明過人,遲早會明白東海乃是無辜的,雖然會有遷怒,可是也不至于因此影響最終的結局,東海歸降大雍,是遲早的事情,可是李贄會千方百計追查暗殺江哲的凶手,我北漢和南楚就是最大的目標,到時候我們若是宣揚出去是我們做的,那麼李贄就會下令齊王李顯立刻進攻北漢,李顯雖然兵多將廣,可是現在君臣有隙,將士狐疑,我們北漢必定能夠取得一場大勝,一舉攻入大雍北方,居高臨下,讓大雍數年之內再無力和我們相抗。而南楚也可以趁機發難,彤兒,到時候我們就不用日日憂心國破家亡了。”

看著姐姐神采煥發的模樣,林彤心中一陣悲喜交加,她自然知道這些年來父親、姐姐和姐夫日日為國事憂慮,若是能夠遂了姐姐的心願,自然是最好不過,可是不知怎麼,林彤想起了王驥所說過的江哲的事情,竟然不忍見那樣一個人死在刺殺之下。

林碧似乎明白她的心意,握住她的手道:“彤兒,你如今已經及笈了,姐姐希望你能夠明白,不是姐姐喜歡這樣做,兩國交戰,誰不是用盡手段心機,這是半點慈悲都容不得的,咱們幾個兄弟都是猛將、勇將,卻偏偏沒有一個可以帥才,你雖然年幼頑皮,可是我知道你才智不比姐姐差,彤兒,你要好好努力,過幾年,等你可以擔當大任,姐姐就可以安心的跟著你姐夫南征北戰了。”

林彤愣了一會兒,突然落下淚來,抱著林碧,哭泣道:“姐姐,是我們不好,要不然就不會讓你現在還不能嫁給姐夫,姐姐,你放心,彤兒以後再也不會貪玩了,以後等到彤兒做了大將軍,帶著千軍萬馬鎮守代州,讓你和姐夫沒有後顧之憂。”

林碧心中一酸,也抱住林彤,低聲道:“彤兒,這是命運,我們林家從來沒有不忠不義之輩,當年爹爹和娘親本是兩情相悅,可是外公起兵立國之後,爹爹甯可和娘親永不見面,也不肯背叛晉主。我聽幾位叔伯說,當年先主大軍將代州圍住,城中已經糧盡,這時先主派人來告訴爹爹晉帝被廢的消息,爹爹悲慟欲絕,雖然為了代州軍民不得已歸降了先主,可是爹爹卻還是不肯在北漢做官,托辭養病,只在家中休養。後來蠻人犯境,代州危急,先主親來相請,為了鄉梓黎庶,爹爹終于重新披掛上陣,後來,爹爹就做了北漢的臣子。這麼多年來,外公和舅舅都對我們林家信任倚賴,從無疑忌,彤兒,我們林家不能再看著家邦被人侵占了。身為林家的兒女,為了北漢,為了林家,沒有什麼不可以犧牲的,姐姐知道,你有些喜歡那個王驥,可是你要記著,他不是北漢人,而你是林家的女兒。”

林彤臉色變得蒼白,她沒有反駁姐姐的話,她真的是喜歡上了那個溫文儒雅中帶著堅強果敢的少年,她曾經以為,既然王驥已經答應姐夫留在北漢,那麼或許就有可能將他留在身邊。可是,現在林彤卻終于明白,她那如同春花一般絢爛美麗的初戀,已經隕落在秋風蕭瑟當中了。然後她聽見林碧說道:“這次我帶了明暗兩批人手過來,若是發現江哲的蹤跡,就要刺殺于他,所以王驥是萬萬不能放松,你要小心,不要讓他傳了什麼消息出去,跟著他,一定能夠找到江哲的。”

當王驥推門走出房間,想到客棧前面的飯堂用飯的時候,恰好看到林彤從林碧的房間走了出來,他正想和她打個招呼,卻發不出聲音來,那個嬌俏可愛的小郡主周身上下煥發出豔麗無比的光芒,這樣的她仿佛是另一個林碧一般。她的目光飄過,落在王驥身上,她微微一笑,那笑容是那樣燦爛,可是王驥卻覺得一陣心悸,林彤走過他的身旁,微笑道:“喂,你是要去前面用飯麼,我也很想去前面吃呢,那里一定熱鬧多了。”王驥想要答話,可是卻覺得口干舌燥,竟然無法說話,眼前的這個小郡主,是那樣的熟悉,又是那樣的陌生。

九月二十七日,在東海侯屬下的引領下,林碧等人上了一艘大船,那是海氏船行特意准備的一艘大船,前面迎接參加喜筵的客人前往東海侯所占據的海島。這艘客船只有相當身份的人才能搭乘。負責迎賓的是東海侯姜永的愛將羅橫,他笑容可掬的在甲板上和客人攀談,完全沒有傳聞中海上屠夫的模樣。

林彤剛上船的時候還覺得很興奮,可是船一動起來,便覺得頭暈目眩,雖然舍不得海上的風景,卻還是被林碧強迫著回去休息了。林碧卻是站在船頭,享受著習習的海風。用余光留意著船上的客人,船上的客人很多,身份各異,可是顯而易見,多半都是商賈中人,能夠坐上這艘船的,至少也是富甲一方的富商吧。

這時,身後有人說道:“草民海仲英,聞知公主殿下也在船上,特意前來拜見,還請公主恕草民冒昧。”

林碧回過頭去,只見在自己的幾個侍衛的防護圈外,站著一個身穿深藍色衣袍的中年男子,相貌斯文俊朗,膚色呈現陽光曝曬之後的古銅色,他身後跟著一個少年,相貌清秀俊雅,膚色淡褐,顯然原先的膚色應該是十分白皙的,應該是近年來被陽光曬成了這樣的褐色。這兩個男子相貌輪廓有七八分相似,顯然有著血緣關系。

林碧心中一動,道:“原來是海無涯海先生和海驪海公子,今日相見,本宮十分榮幸。”一邊說著,一邊讓侍衛放這兩人過來。

海無涯笑道:“這無涯二字不過是大家送的別號罷了,因為沖犯了東海侯先尊的名號,所以如今已經不怎麼使用了,公主殿下稱在下一聲仲英也就是了。殿下親臨東海,仲英本應前去拜見,只是殿下身份高貴,草民不敢褻瀆,還請殿下見諒。”

林碧微微一笑,道:“海先生不用客氣,怎麼海先生沒有前去幫忙東海侯料理婚宴呢,憑著先生和侯爺的關系,應該去幫忙的。”

海無涯眼中閃過一絲冷淡,道:“小侯爺的未來夫人乃是南閩越家的女兒,海某和越家素有舊怨,不願破壞了氣氛,所以沒有去幫忙。”說到這里,海無涯似乎有些醒覺,掩飾地說道:“海某的奇珍會將在九月三十日舉行,不知道公主是否有興致,這次海某帶了些海外奇珍,有些或者公主會感興趣的。”

一邊說著,海無涯伸出手去,一直微笑不語的海驪取出一張紅色柬帖遞給海無涯,海無涯將柬帖呈給林碧,道:“這上面有將會展示的一些貴重珍品的目錄,若是殿下有興趣,可以先看上一看。”

林碧接過柬帖,也不打開,笑道:“海先生果然是會做生意,南閩越家也是船業巨子,想來東海侯想要多個合作者呢?”

海無涯眼中閃過一絲冷笑,道:“殿下誤會了,小侯爺的生母本就是南閩越家的人,這樁婚事也是親上加親罷了。”

這時,遠處傳來一個小女孩的笑聲道:“海叔,海叔,你看藍藍射到了什麼?”

林碧聞聲望去,只見一個穿著粉色衣衫的小女孩正在蹦蹦跳跳的跑過來,她右手提著一具精巧的手弩,左手拎著一只被小巧的弩箭射穿了頭部的海鳥。

在林碧的示意下,那些侍衛並沒有阻攔小女孩,她高高興興地沖進海無涯的懷中,獻寶一般地舉高海鳥給他看。

海無涯寵溺地道:“好了,若是你爹爹知道,一定會很高興的,不過大概他更喜歡你像個千金小姐吧。”

小女孩反駁道:“才不會呢,爹爹說藍藍喜歡怎樣就怎樣,以後藍藍還想跟著驪哥哥去看看那些紅頭發綠眼睛的夷人呢。”

海驪笑道:“這個我可不敢答應,誰不知道公子和夫人將小姐視若掌上明珠,我若是帶你出海,公子最多不過是禁你的足罷了,我恐怕要被逐出門的。”

小女孩沮喪地道:“驪哥哥也不敢,嗚嗚,上次藍藍想托人給駿哥哥捎信,可是誰都不敢。”

海驪聽到小女孩這樣說,心中一凜,眼光擔憂地瞧向林碧,只見她似乎沒有察覺什麼,只是滿懷笑意的看著小女孩,才放下心來,歉意地道:“公主,小孩子頑皮,讓您見笑了。”

林碧笑道:“不妨事,很可愛的小姑娘,叫什麼名字,海公子和他的父親有主仆名份麼?”

海驪笑道:“她叫柔藍,是海驪恩主的愛女,當年草民流浪四方,被恩主收留在門下,後來得知家叔的下落,前來投奔,蒙主人恩典,換海驪自由之身,只是舊日恩情不敢相忘,所以仍然以主仆相稱。”

林碧看著柔藍滿含著好奇的大眼睛,伸手欲、將她抱起,海驪接過柔藍手中的弩弓和海鳥,柔藍雙手得到了自由,自然而然的環抱著林碧的脖頸,林碧心中一暖,笑道:“小藍藍,你爹爹怎麼不在這里啊?”

海驪一皺眉,正要搶著答話,卻看到一個侍衛警告的眼神,這時候柔藍已經說道:“爹爹不喜歡那麼多人的,藍藍好不容易才求娘親答應,讓海叔和驪哥哥帶著藍藍去看熱鬧呢?”

林碧又笑道:“那麼藍藍姓什麼呢?”

柔藍的眼睛忽閃了一下,道:“這個,藍藍也不知道啊,爹爹就是爹爹,藍藍就叫藍藍,海叔,爹爹姓什麼啊?”

眾人聽了都是會心地微笑,一個小孩子不知道父母的姓名是很平常的事情的,林碧也只能一笑了之。

看著蹦蹦跳跳遠去的小柔藍,林碧心道:“我或者太多疑了,怎麼見到誰都想著和那人有關呢?”

這時,跑得飛快的小柔藍和一個小男孩撞在一起,那個小男孩只有不到四歲的模樣,可是卻比柔藍高一些,壯一些,兩個孩子撞在一起,那個小男孩只是踉蹌了一下,柔藍卻坐倒在地上。

海驪連忙走過去,將柔藍提了起來,那個小男孩冷冷的看了兩人一眼,就要轉身離開,柔藍大叫道:“喂,你撞到我了,怎麼不賠禮就走。”

小男孩眼中閃過鄙視的神色,冷冷道:“你也有錯。”

柔藍只覺得腦子里轟的一聲,她雖然年紀不大,可是平日遇到的人不是對她視若珍寶,就是必恭必敬,最差的也是頗為喜愛,從來沒有人這樣對她無禮,她的眼睛不知怎麼紅了起來,騰的一下跳了起來,一把拽住小男孩的衣衫,道:“快給我賠禮。”

小男孩本要掙脫,可是一眼看到柔藍淚水盈盈的雙眼,不由手上一軟,卻還是嘴硬地道:“你也有錯的。”

柔藍眼珠一轉,松開手,道:“是我不好,不該亂跑的,對不住。”

小男孩一愣,還沒有反應過來,柔藍已經雙手叉腰道:“我已經賠過禮了,該輪到你了。”

小男孩這下可是真的愣住了,半晌才呐呐道:“是我不好。”

柔藍這才破涕而笑,露出得意的神情,這時候,傳來一個豪爽的笑聲道:“好本事,麟兒,可是很難看到你道歉呢?”

小男孩臉一紅,低著頭走到一個錦衣男子的身後,那個男子三十多歲的年紀,相貌英俊挺拔,幽黑的眼睛透著冰冷的寒氣,雖然他在說笑,可是從他的神情卻覺察不出一絲歡喜。這個男子周身上下都透著殘忍冷酷的氣息,可是舉止之間卻又是那樣優雅從容,這個男子,仿佛是表面上馴服的獵豹一般,讓人擔憂他隨時都有可能沖破樊籠撕裂敵人的胸膛。

小男孩孺慕的目光望著那個男子,可是那個男子卻沒有再望他一眼,而是淡淡的瞧著那個小女孩,小男孩眼中浮現出失望,低下了頭。

林碧心中浮起警戒,這個男子絕對是一個危險的人物,那個男子的目光落到了林碧的身上,眼中泛起一絲笑意,林碧心中一寒,緩緩移步上前,她不願在任何人面前低頭,尤其是這個很可能是敵非友的男子。

這個男子淡淡道:“嘉平公主,初次相見,果然是聞名不如見面。”

林碧目光一閃,道:“想不到齊王殿下竟然會離開軍中,當真令林碧驚奇萬分。”

男子大笑道:“十年修得同船渡,本王真是萬分榮幸,嘉平公主乃是女中豪傑,代父鎮守代州,蠻人敬畏,本王微服至東海,原想著有機會見到公主一面,今日一見,足慰平生,龍庭飛雖然厲害,本王倒也沒有放在心上,可是他有你這個未婚夫人,倒是讓本王羨煞。”

林碧見他雖然言語放蕩不羈,可是神色間卻帶著濃濃的陰郁之色,想到這人本是有名的風流浪子,可是兩年前遭遇大變之後,不僅將府中姬妾幾乎全部遣散,而且從此不近女色,為了亡妻如此情重,林碧心中油然生出憐憫之心。輕輕歎息一聲,林碧淡淡道:“王爺過譽了,怎麼王爺會到了東海,聽說貴國這次的使臣乃是慶王李康呢?”

男子神色一黯,淡然道:“本王和東海侯乃是姑表兄弟,這次侄兒成婚,本王乃是私人身份道賀。赤驥,你怎麼也在這里,你的主子呢?”

上篇:第四章 初到濱州     下篇:第六章 生死無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