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第六章 生死無恨  
   
第六章 生死無恨

武威二十四年,仲英潦倒長安市,忽一日,有寒姓者登門造訪,以重金償其債,未幾,仲英赴濱州,建海氏船行。武威二十五年,海氏得重資注入,造大船赴遠洋,縱橫海疆萬里,遂得無涯別號。

——《雍史·貨殖列傳》

赤驥差點沒有罵出聲來,他萬萬想不到齊王竟然會和自己說話,就是白癡見到自己和林碧等人一起,也不會貿然說出自己的名字啊,雖然對齊王仍然記得自己感到奇怪,畢竟當初只是在南楚江哲為李顯治傷的時候見過一面罷了。一邊在心里面惡狠狠的詛咒,赤驥皮笑肉不笑地道:“回稟王爺,草民早就被恩主遣散,這次來東海賀喜,王爺若是有心,草民願意引見。”

李顯“哦”了一聲,淡淡道:“你主子的性子也太古怪了些,放著榮華富貴不享,偏偏喜歡自找苦吃。”繼而笑道:“碧公主,你我兩國雖然敵對,可是這里是東海,本王也不想生出事端,難得可以拋開軍務,我想公主不會拒人于千里之外,本王有意邀請公主同賞海景,不知道可有這個榮幸。”

林碧收回注視赤驥的目光,眼中閃過一絲寒芒,道:“能和王爺相見,林碧雖是女子,也不願錯過和王爺傾談的機會,王爺請。”

李顯露出贊許的神情,跟著林碧向船頭走去,在李顯走過柔藍身邊的時候,卻停住腳步,笑道:“我的麟兒比你還要小一些呢,你肯不肯陪他玩一會兒呢?”柔藍眼中露出迷茫的神色,對著這個似曾相識的陌生人說道:“好啊,不過我可是姐姐,若是他不聽話,我可要管教他的。”李顯哈哈一笑,眼中第一次多了一絲真正的笑意,道:“好啊,麟兒,你可聽見了,若是你不聽她的話,她可以替我管教你呢。”說完,走到船頭林碧身邊,兩人侍衛將船上眾人和他們隔絕開來,免得他們的談話被不相干的人聽到。

柔藍得意的對著李麟說道:“聽見了沒有,你爹爹說了,要你做我的弟弟,太好了,我的小弟弟還不會走路呢,我還管教不了他,就先試試管教你吧。”

李麟臉上終于露出苦惱的神色,這一刻,他的神情才真得像一個小孩子,而柔藍已經扯著他向後面跑去,大呼小叫地,好像是找到了新的玩具。

望著水天一色的茫茫大海,李顯欲言又止,林碧輕挽秀發,道:“怎麼齊王殿下不說話了,想來殿下有很重要的的事情要和本宮密談,本宮不避嫌疑,與殿下坦誠相見,殿下怎麼卻矜持起來了。”

李顯突然笑了起來,林碧一愣,立刻察覺自己的語意有些曖昧雙關,臉一紅,道:“若是王爺不肯談正事,那麼林碧只有告退了。”

李顯淡淡道:“公主此行想必是身負重任,但不知公主可考慮過後果麼?”

林碧面色一沉,冷然道:“不知王爺此言何指,本宮奉王命出使東海,不知有何後果可言,難不成東海是大雍管轄,容不得別人沾手麼?”

李顯歎息道:“我素來不喜歡多事,公主出使東海,乃是公事,我來參加喜宴,卻是私事,所以不論公主想要做什麼,我都懶得理會,可是公主此行隨駕不少,本王得到密報,魔門宗主京無極的幾個弟子,本來應該留在龍將軍身邊保護他的,可是這些日子都不見了蹤影,我原以為龍將軍擔心公主安危,所以讓他們隨行保護,可是今日一見,公主身邊卻沒有這幾個人,向來是在暗處保護公主了。若非是公主有心作些事情,為什麼要把他們隱藏起來呢?”

林碧輕輕側過頭去,不讓眼中的殺機泄露出來,笑道:“殿下過慮了,或者這些人被庭飛派去做事了,說不定他們如今正在你們大雍境內作斥候呢?”

李顯微微一笑,道:“公主既然這樣說,那就是這樣吧。濱州名義上屬于大雍,實際上被東海侯控制,然而東海侯的勢力雖然不小,卻主要在海上,所以這濱州反而是東海侯勢力最薄弱的地方,畢竟誰也不願意在隨時可能會失去的地盤上消耗實力,所以公主敢于帶了大批人手來濱州,而且也有法子調動他們做任何事情,一擊遠揚,憑著北漢高手的騎射之術,自然可以讓他們隨時撤回貴國境內。本王只是想警告公主,有些人可以冒犯,有些人卻是最好不要得罪。”

林碧心中一動,自己來到東海,所為何事只有自己心里明白,其余的人只是奉命行事,而且就是自己也只是得到“便宜行事”的指令罷了,怎麼這齊王的語氣,倒像是知道自己要對付江哲呢?自己雖然已經定下了刺殺江哲的計劃,但要付諸實施卻需要種種條件,自己需得找到江哲的藏身之處,而且還要有至少六七成的把握才能行動,就是現在,自己也不敢說這個計劃定然可以達成,自己帶了許多人手,倒是大半是為了應付南楚可能的行動的。

李顯見林碧默然不語,不由心中好笑,自己此行本是為了求見那人而來,原以為東海茫茫,若不能得到東海侯協助,必然是無從相見,想不到昨日那人竟派了使者前來和自己相見,那人在濱州城設下耳目無數,大小事情無不了如指掌,就是自己這般倉促而來,仍然是避不開他的耳目,更別說本就令人矚目的林碧了。

林碧想要刺殺江哲,這個李顯倒是不覺得奇怪,當初江哲初入大雍,不就是遭到鳳儀門和南楚的刺殺麼,這樣一個人活在世上,自然是有很多人寢食難安的,北漢和大雍多年交戰,乃是生死仇敵,不論他們想要做什麼都不奇怪。更何況北漢自有俊傑,焉能不會想到江哲正是唯一可以調和自己和皇兄關系的人呢?自己不就是為了目前的困境而來求助的麼?不過,李顯倒是很想知道為什麼江哲不設下陷阱,將北漢高手一網打盡,反而讓自己打草驚蛇,迫使林碧放棄刺殺呢。

看了林碧一眼,見她眼中殺氣仍然隱伏,而且更添了幾分忌憚疑惑,李顯輕輕搖頭,道:“殿下應該見過蜘蛛捕食,張開天羅地網,布下重重伏兵,只待敵人入網,就是必死無疑。公主心中忌憚之人,最擅長的就是布局,等你想到要對付他的時候,早已經深陷羅網之中,難有還手之力。他在東海將近三年,此地早已經是他的地盤了,公主一舉一動都瞞不過他的。”

林碧心中一寒,此刻她終于明白傳言不虛,自己的舉動早已經落入那人計算當中,否則齊王怎會知道。可是心中疑慮又生,難道齊王和江哲早有秘密聯絡,否則齊王怎會知道這些事情,可是為什麼那江哲明明已經占了先手,齊王卻警告自己,這不是和江哲過不去麼?越想越是覺得錯綜複雜,林碧勉強笑道:“多謝王爺指點,本宮只是擔心舍妹安危,所以多帶了幾個屬下罷了,東海雖然中立,可是和大雍卻是日益親近,王爺也不能怪本宮多加提防的。不過本宮倒是奇怪,想來王爺早就知道那人隱居東海,為什麼大雍朝廷卻任其流離在外呢,這樣的人才若不善加使用,豈不可惜。”

李顯見林碧眼中殺氣已經消退,欣然道:“公主不必多心,若是公主見過那人,就知道他的性子實在古怪,本王也是來了東海之後才見到他派來的使者的。此人平生最愛就是明月清風,對于軍政大事是能躲就躲的,東海茫茫,又有東海侯庇護,皇兄和我雖然都有心請他回去,可惜他卻是神龍見首不見尾,始終找不到他的隱居之處,再說父皇也沒有松口,皇兄也不好大張旗鼓的尋找,而且東海侯至今仍然對大雍耿耿于懷,皇兄也不願惹惱了他。若非是本王被龍將軍迫得狼狽不堪,也不敢這樣魯莽,連他隱居何處都不知道,就來求他襄助,本王原本是打算逼著東海侯引見的。不過托公主的福,本王剛來東海,就見到了他的使者。”

林碧心情已經漸漸平複,本來刺殺江哲就是不得已而為之的事情,既然已經被人識破,自然也沒有必要勉強進行,倒不如即興而為,或者會有更大的收獲呢,有趣得看看李顯,心道,若說起來,殺了這人或者更有價值呢。

李顯見林碧笑容古怪,立刻猜出了她的心思,開懷大笑道:“公主不用這麼狠心吧,說起來,我和龍將軍也是惺惺相惜呢。能在戰場上生死相搏,豈不是人生一大快事,那些陰謀詭計就是效果再好,也是流毒無窮,我等本是用性命爭奪勝負的軍人,何必還要在戰場之外鉤心斗角呢?那些事情就讓那些文官去做吧,公主何不隨龍將軍和本王在戰場上生死相見,那豈不是生也快意,死也無憾。”

林碧聽了只覺心潮澎湃,這本是她心中所想,只可惜因為北漢以一州之力對抗中原,早已是捉襟見肘,若是再僵持下去,只怕就是勝了也是國力疲敝,更何況齊王固守,堅壁清野,欲勝無從呢?她看了一眼李顯,只見他一掃方才的陰郁冷漠,眉宇間神采飛揚,笑容中帶著睥睨天下的豪氣,不由心想,和這樣的人沙場血戰,果然稱得上是人生一大快事。想到這里,林碧心中也是豪氣陡生,高聲道:“拿酒來。”

林碧的兩個侍衛聞言連忙拿了兩個酒囊過來,林碧自己拿了一個,用目示意李顯,李顯了然,便也接過了一個酒囊。林碧笑道:“這里面是我北漢最好的烈酒,我們代州人有個習俗,若是見了最好的朋友或者最可敬的敵人,便要請他共飲美酒,若是朋友,從此就要肝膽相照,若是敵人,將來生死相見也不要彼此仇恨。王爺如此豪氣干云,若是庭飛在此,必定要請王爺共飲的,碧雖女流,自覺不讓須眉,就請王爺共飲烈酒,將來沙場相見,死也無恨。”

李顯目光炯炯,半晌才道:“公主果然是巾幗奇女子,龍兄果然是好福氣,好,這酒我喝了。”說罷,李顯拔出酒囊的塞子,大口的喝了起來,這酒囊可以裝得下半斤烈酒,李顯仗著酒量大和內力深厚,一口氣喝得干乾淨淨,烈酒入腹,李顯只覺得有些頭重腳輕,卻仍然倒過酒囊,示意已經涓滴不存。

林碧見了,微微一笑,舉起酒囊也是一飲而盡,面上卻只是略現嫣紅罷了。她朗聲吟道:“陌路相逢成知己,他年沙場見此心。”吟罷再不言語,轉身走入船艙。

李顯心中一震,覺得林碧這兩句詩光明磊落,卻又是意味深長,吟誦再三,只覺得心馳神往,更是盼著生死相見之際的重逢了。

這時,李顯身後傳來侍衛的呵斥聲,然後一個清雅的聲音說道:“海驪求見齊王殿下。”

李顯沒有回頭,淡淡道:“讓他過來。”

海驪走到齊王身後,恭敬地道:“草民海驪,在公子座下稱作盜驪,給殿下請安。”

李顯回頭看了海驪一眼,道:“不必拘禮,怎麼隨云改變主意提前見我了麼?”

盜驪答道:“公子傳言,殿下既然來了東海,還是去見見東海侯的好,這次東海侯的喜事只怕不會順順當當的,殿下不要錯過才好。”

李顯笑道:“隨云總是這般詭秘,罷了,能夠這麼容易就見到他,我已經很知足了,不過既然婚宴上會有事情發生,兩個小孩子去是不是太危險了。”

盜驪說道:“殿下放心,公子已經有了安排,這次是最好的機會,讓東海侯向大雍稱臣,雙方都有台階下,而且公子說,如今已經是萬事俱備,應該收網了,濱州原本是北漢對外的唯一通路,只要封閉此處,那麼殿下就可以完成攻占北漢的功業了,這樣的機會殿下不可錯過。”

李顯若有所思地道:“怎麼,隨云也覺得時機成熟了麼,可是如今可是北漢正是最興盛的時候啊?”剛說到這里,他看到了盜驪有些尷尬的神情,失笑道:“我倒忘記了,這里可不是軍營,好了,你轉告隨云一聲,我是服氣了,想來皇兄的書信早就到了東海吧。”

又看了盜驪一眼,齊王道:“隨云也是,你這樣人才,不去搏個封妻蔭子,卻做什麼商人,這又是何苦來呢?你若有心,我向隨云提出來,讓你去做官不好麼?”

盜驪愣了一下,道:“殿下厚愛,草民銘感五內,只是草民如今雖然是白身,但是帶著商船萬里迢迢的行走異國他鄉,覺得比什麼都有樂趣,有沒有官職倒也沒有什麼關系了,而且草民跟著公子,也就是為大雍效力,倒也不用去特意做官。”

李顯聽了心中一寬,只聽這盜驪的口氣,就知道江哲沒有打著旁觀的念頭,看來這幾年他雖然隱居不出,卻是做了不少准備,那麼請他出山調停應該是沒有問題了,想到糾纏自己數年的苦惱可以煙消云散,李顯也不由喜笑顏開。

這時,遠處傳來小柔藍清婉動人的歌聲道:“執手碧波上,極目海天明。心與孤帆遠,身如一棹輕。浪花分日影,珊島咽湍聲。漠漠平煙外,翛然白鷺橫。”

李顯聽了只覺心曠神怡,心道,柔藍所唱,必是江哲新詞,執手碧波,極目海天,想來長樂與他定然是綢繆情深,樂事無窮了。抬目望去,只見碧波如鏡,白云悠悠,海天一色,心中也不由平靜下來,他不怕沙場血戰,卻是恨透了朝野紛爭,如今大雍上下流言紛飛,大半都是沖著自己來的,不是說自己要領兵造反,就是說皇帝要秋後算帳,雖然自己心中明白,就是李贄想要鳥盡弓藏,也不會趕在這個時候。可是這種流言,他李顯可以不信,長安城里面的李贄可以不信,那些朝野重臣,軍中的猛將卻是半信半疑,令得軍心浮動,後勤不穩,若是再這樣下去,可就要被龍庭飛所乘了。這次他得知東海侯愛子大婚的消息之後,突發奇想,江哲隱居東海,乃是他和李贄都心知肚明的事情,雖然沒有實信,可是隱隱約約還是可以肯定的。想來此人隱居了將近三年,也該偷懶夠了,這個時候他若不出來相助,豈不是太無情了,不管怎麼說,他如今可是李家的女婿,總不能眼看著兄弟閲牆,漁翁得利吧。

這時,遠處傳來了一個小男孩磕磕巴巴的歌聲,想必是柔藍逼著麟兒唱曲吧,可是只聽了兩句,李顯就是心中一陣劇痛,臉色也變得青白起來。

“飛來雙白鴿,乃從東南飛。十十將五五,羅列難成行。突然卒疲病,不能飛相隨。五里一反顧,六里一徘徊。吾欲銜汝去,口噤不能開。吾欲負汝去,毛羽何摧頹。樂哉新相知,憂來相別離。躇躊顧群侶,淚落縱橫垂。關關幽相遠,哀哀鳴相啼,殷心傷泣血,淚目與訣別。見汝西北墮,吾何東南去。念卿舊日恩,幽恨不能語。”

那淒楚的歌聲讓李顯幾乎要瘋狂了,那鎮守邊關的淒涼軍帳,明月下淚盡時的悲歌,淚水剛要滴落,李顯突然省悟,他走向後面的船艙。只見李麟唱著曲子,面上帶著絕望和哀傷的神色,柔藍正驚恐的看著他。

李顯還沒有走過去,柔藍已經捂住了李麟的嘴道:“我不逼你唱曲子了,你唱得這樣難過。”

李顯心中一震,李麟小小年紀懂得什麼,分明是看了自己平日情態才會這樣模仿,強烈的悔恨從心中湧起,自己只想著將他帶在身邊,免得有心人謀害欺凌,卻沒有想到自己的悲苦全被這個孩子看在眼里,而自己平日忙于軍務,為了保護這個孩子,又不免對他冷淡一些,而且,說句心里話,他也不知道應該如何照顧一個小孩子,想來這兩年多來,苦的不僅僅是自己,最淒苦無助的就是這個失去了母親,卻得不到父愛滋潤的麟兒。

這時李麟已經看到父親,他不由縮到柔藍身後,父親對他來說是一個冷冰冰的暴君,而這個明明比自己還要矮小的小女孩,那軟軟小小的嬌軀,那香香的氣息,卻讓李麟覺得仿佛回到了那曾經有過的童年,母親的懷抱一般。

李顯大步上前,抱起李麟,和顏悅色地道:“麟兒不用害怕,都是爹爹不好,這次爹爹帶你去見姑姑,你想不想留在姑姑身邊。”

李麟眼中閃過一絲慌亂,道:“爹爹不要趕走麟兒。”他緊緊地攥住李顯的衣衫,越發不肯松手。

李顯笑道:“你這傻孩子,爹爹忙著打仗,沒有時間照顧你,你的姑姑慈悲和藹,一定待你如同親生,而且還有一個小姐姐可以跟你玩呢。”

李麟疑惑的目光看向柔藍,李顯笑道:“聰明,不錯,你以後便叫她藍姐姐吧。”

李麟臉上露出罕見的燦爛笑容,李顯心中一痛,更是緊緊的抱住了愛子。

剛走出艙門,林彤就看到遠處怔怔站著的赤驥,她心中一痛,方才的事情他都已經知道了,這人的身份已經昭然若揭,就是自己想裝作不知道也不可能了。她徑直向外走去,好像沒有看見赤驥一般。赤驥突然伸手拉住她的手臂。林彤臉色一寒,道:“你要做什麼?”她的聲音並不大,免得驚動旁人。

赤驥歉然道:“我不是有心欺瞞你的。”

林彤冷冷道:“你欺瞞了我什麼,伯樂神醫!”她的語氣充滿了憤懣和感傷。

赤驥沉默了片刻,道:“我沒有說過幾句謊言,只是沒有說過我的恩主就是江哲江隨云,而且答應龍將軍為北漢效力也是權宜之計,我並沒有想留在北漢刺探軍情的意思。”

林彤漠然道:“我知道了,這件事情你沒有什麼錯,兩國交兵,各為其主罷了。”

赤驥被她冰寒的目光刺痛,不由松開了手,明明覺得自己沒有做過什麼過分的事情,卻還是覺得愧疚湧上心頭。

林彤走了幾步,停住腳步道:“你沒有欠我什麼,是我脾氣不好,遷怒于你,王驥,你以後會跟著主子攻打我們北漢麼?”

赤驥愣了一下,斬釘截鐵地道:“不會。”

林彤愣了一下,道:“你應該很適合做斥候的,而且你對北漢也很熟悉吧?”

赤驥低聲道:“公子從來不會逼迫我們做任何事情,天下大的很,我自己還可以去做別的事情,而且,而且,我不想在沙場上見到你。”

林彤笑了,雖然赤驥看不到她的笑容,可是從她起伏的肩頭可以看出她笑得很厲害,只是笑聲中帶著濃濃的悲涼,過了一會兒,林彤止住笑聲,道:“你太懦弱了,像我姐姐和齊王李顯那樣多好,雖然惺惺相惜,可是仍然相約沙場相見,生死無恨,生死無恨,你若是也去和我們交戰,我就在戰場上殺死你,到時候我自然是不會恨你,你就是恨我又有什麼關系呢?沒有血性的匹夫,我林彤是絕對不會對你這樣的懦夫手下留情的。”

赤驥沒有說話,經過良好的諜探訓練的他看得出來,林彤緊握的雙拳,和她周身上下的緊崩代表著什麼。可是他沒有上前安慰她,因為他知道橫在兩人之間的是多麼深的鴻溝,與其沉湎于美夢,不如就這樣斷絕情感的糾纏。這個美麗的如同火焰的少女,將會是他深藏心底的秘密。

他默默的向外走去,就在艙門將要關上的一刻,他聽到了嗚嗚咽咽的哭泣聲。可是他強忍著沒有回頭,也許他不留戀南楚,不留戀大雍,可是那個深沉如海,率性如風的身影,卻是他永遠也不能違逆背叛的主人。

在東海蓬萊島的一隅,臨海背山的一個小港灣內,建有一座清雅宜人的小莊園,名為靜海山莊,山莊占地雖廣,其中樓閣亭台卻是寥寥無幾,參差掩映在綠樹叢中,宛如仙境。在半山腰的一座小巧紅樓之內,一個青衣秀士正在臨帖,雪白的宣紙上面留下了行云流水一般的字跡,這時,身後傳來一個溫婉中略帶擔憂的聲音道:“藍兒年紀還小,你也放心她去那種地方,你這作爹的不心疼,我這個娘親還心疼呢?”

青衣秀士放下筆,滿意的看看自己完成的字帖,笑道:“所謂慈母多敗兒,此言不假,這件事情你就不要管了,難道我會不派人護著藍兒麼?”

珠簾輕動,一個娉婷多姿的月白身影從里間走出,嬌嗔道:“你總是喜歡這樣裝神弄鬼,罷了,我也不和你爭,若是藍兒受了什麼傷害,我可不饒你。”

青衣秀士放聲大笑,伸手將那白衣女子攬入懷中,笑道:“好好,若是藍兒受了什麼傷害,我任你處置就是。”他這一抬頭,露出了清秀儒雅的面容,這人年紀有些難以辨別,若單論相貌,大概只有二、三十歲的年紀,可是他的頭發卻是淺灰色,雖然光澤仍然不減少年,卻是始終帶了幾許歲月的留痕,兩鬢更是已經星霜點點,若是有人因此說他是四五十歲年紀,也未嘗不可,而他的神情氣度,宛若深山的潭水一般淡泊幽深,就是說他已經六七十歲,到了看穿世間冷暖的年紀,也不會有人懷疑。

那白衣女子看見他的面容,不由柔柔的歎息了一聲,柔順地依偎在他懷中不再說話。這時,身後突然傳來嬰兒的啼哭聲,兩人相視一笑,攜手向內間走去。

上篇:第五章 同舟共渡     下篇:第七章 兄弟相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