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第十三章 出賣愛子  
   
第十三章 出賣愛子

這時,門外傳來幾個人輕微的腳步聲,只聽聲音便知道不是練武之人,然後兩個侍女推開了閣門,在幾個侍女的簇擁下長樂公主抱著一個小嬰孩走了進來。在她身後跟著的是柔藍還有李麟,方才柔藍陪著公主去抱孩子過來的時候,可沒有忘記把他拉著。

李顯第一個跳了起來,笑道:“我要看看這孩子是像長樂多些,還是像隨云你多些。”當然除了見到小外甥的喜悅之外,他也想暫時避開這種尷尬的氣氛,來日方長,大不了綁了人帶走,李顯煩惱地想著。不過他很快就把注意力集中在嬰孩的身上。

雖然還不滿一周歲,可是這個小嬰孩卻是精神十足,好奇的大眼睛滴溜溜的亂轉,承襲了父母外貌的優點,雖然年紀還小,卻可以看出將來長大也會是一個相貌清秀俊雅的少年。

李顯越看越是覺得這個孩子的眼睛不知怎麼像極了自己,忍不住伸手將孩子抱了過來,雖然已經有了幾個子女,可是從來不會特意留心他們的李顯本質上來說還不算是真正的父親,所以抱著這個小嬰兒對他來說簡直比拿著刀槍還要艱苦。而且那柔軟嬌弱的嬰兒身體也讓李顯手忙腳亂,唯恐力氣過大傷到了他。不過這個小孩子似乎是精神十足,似乎也看出了李顯的窘迫,咯咯地笑個不停。李顯越發歡喜,忍不住伸手將他舉得高高的。長樂公主驚叫道:“六哥,你不要嚇到了慎兒。”誰知那個小嬰兒不僅不害怕,反而歡聲笑了起來。明亮的眼睛里面充滿了興奮和好奇。李顯心中湧起一陣暖流,這個小小的嬰兒第一次帶給李顯從未領略過的親子之情。

帝王之家本來就是親情淡漠,再加上昔日和秦錚並不和睦,所以對于他的嫡子李麟,李顯從前並不關注,直到秦錚死後,李顯心中愧疚,這才對李麟重視了起來,可是由于從前的疏遠和李顯心中的苦楚,對于李麟,李顯更像是一個統帥、師長而非是父親,他用心的教導李麟,希望即使不能繼承王位,也能夠讓這個孩子承襲自己的衣缽,成為優秀的將軍。可是對著這個小外甥,李顯卻是打從心里喜愛,一時間只恨這個孩子不是自己的兒子,這些年來,除了殺伐之外本已經是了無生趣的李顯,卻是第一次重新湧起對生命的渴望。

李麟怔怔的望著父親,他從未見過父親如此開心,這一刻他恨不得取代那個小嬰兒,領略到父親懷抱的溫暖。這時,有一只手輕輕撫摸著他的頭頂,他抬頭望去,只見一個青衣秀士正含笑望著自己,眼光是那樣的溫暖,李麟只覺得淚水盈滿了眼睛,他連忙側過臉去,不想讓人看見自己的懦弱。那個青衣秀士眼中閃過一絲憐惜,然後轉過身去,笑道:“好了,殿下不要戲弄慎兒了,若是驚壞了他,貞兒會心痛的。”

李顯依依不舍的將嬰孩還給長樂公主,嘲笑道:“你不要裝樣子了,我可是聽皇嫂和太子殿下說過,當初最愛欺負柔藍的可是你吧。沒見過這樣的父親,就知道欺負兒子女兒,不如把慎兒給我算了,免得受你這不良父親的氣。”

我一聽可差點氣歪了鼻子,這個齊王,從前就喜歡看我的好戲,每次見面一定是不忘了鬧點別扭,雙手懷抱,我冷笑道:“這兒子自然是不能給你了,不過好歹你也是他的舅舅,這樣吧,你若是以後娶了王妃,生了一位嫡出的郡主,我就讓慎兒叫你一聲岳父如何。”

李顯一聽,臉色初時陰沉下來,他為了秦錚之事心有愧疚,不僅遣散了姬妾,而且還拒絕了,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事情,他可不會認為江哲不知道,心中自然有些惱恨。

但是不知怎地,過了片刻,他卻漸漸覺得這個主意不錯,若是這江慎做了自己的女婿,那麼女婿也是半子,倒是會讓自己心滿意足,可是自己現在雖然有一兩個女兒,都是庶出不說,年紀也比江慎大了許多,若是想要江慎作女婿,還真得再生個女兒出來。江哲讓自己另娶王妃,生個嫡女,也不算是過分,畢竟江慎乃是長樂公主的長子,而且他的父親又是這樣的人物,這門親事恐怕會有很多人惦記呢。

想到這里,李顯心道就是為了這個女婿,也得娶個王妃才是。再說他也想到如今家中無人主持中饋,那些庶出子女也是無人管教,不過是讓他們自生自滅罷了。若是有個顯德的王妃替自己照顧,省去自己的麻煩不說,也不會耽誤了那些兒女的將來。而且可能是看到江哲一家其樂融融,不由令李顯有些愧疚,心道,所謂齊家治國,自己就連家事也是一團混亂,也難怪敗給了皇上,長久以來因為奪嫡落敗而郁結的心結居然有些松動。

心中執念消除,李顯的腦子立刻靈活起來,立刻想到這倒是一個絕佳的好機會,連忙道:“那我們可說定了,若是我有了嫡女,將來慎兒可要做我的女婿。

我看看愛子,心道,兒子,你別怪我隨隨便便就定了你的終身,做了我的兒子,這婚姻之事恐怕是不能任憑你作主了,就是我不管,也會有人關心呢,齊王雖然性子執拗,可是倒是一個率直的人,他的女兒應該也會很出色呢。不過為了你的幸福,我就再多給你幾個選擇吧。想到這里,我又道:“那好,指腹為婚也不是沒有過的事情,不過我也不想委屈了慎兒,這樣吧,將來你多生幾個女兒,讓慎兒自己選擇如何?”

李顯也不在意自己將來的女兒被人挑選,道:“那你我就擊掌明誓,約定此事,此事有這麼多客人為證,長樂也在當面,這樁婚約你可不能抵賴。”

我微微一笑,心道,若是將來慎兒正是有了別的意中人,大不了將他逐出家門,讓他自由自在也就罷了,他若不愛名利富貴,我只有高興,難道還會怪他麼,再說了,所謂青梅竹馬,日久生情,將來慎兒和齊王的女兒有機會日日相見,若是那個女子還沒本事讓慎兒動心,那也怪不得我。這樣想著,我舉起手掌道:“當然不會抵賴,殿下若是有了嫡女,又和慎兒相配,這樁婚事就是殿下無心,哲還要登門求親呢,除非慎兒不是我的兒子,否則這樁婚事就這麼定了。”

李顯雖然軍略非凡,可是對于這等言語的細枝末節,自然不會留心,便也舉起手掌,和我擊掌為誓,約定了這樁指腹為婚的姻緣。

看著江哲和李顯擊掌明誓,閣中貴賓卻是心思各異,林碧心中大叫不好,若是齊王因此和大雍上層和解,那麼豈不是不利于我北漢,但她不露形色,只是微笑祝賀,李康心中覺得怒火熊熊,他可不想看著齊王又壓到自己頭上,就連對江哲也是生出了無窮的恨意,可是轉念一想,這兒女之事豈是可以說有就有的,自己也未必沒有機會攪散他們的好事,所以也沒有露出什麼痕跡。倒是苟廉真是心中歡喜,心道,齊王殿下雖然性子執拗,可是皇上對他倒是真的愛重,既然他答應娶妃,那麼這可是一個彌補皇上和齊王之間感情的好機會,江哲果然是厲害,不過三言兩語,就解決了這樣一個大難題,若是皇上知道,不知道得多高興呢。

不管眾人什麼心思,都是一派喜氣洋洋,只有還不知道自己被父親給出賣了的江慎好奇地看著那閣子中間擺著的大木桌上面形形色色的物件。不時伸手想去觸摸那些東西,卻是距離太遠,沒有辦法碰到。忍不住,江慎臉上有些扭曲,眼看就要轉化成傾盆大雨了。閣門一下子被撞開了,匆匆忙忙趕來的林彤高聲問道:“開始抓周了麼,抓到什麼了?”小嬰兒也被嚇了一跳,眼淚還沒有滴下就被嚇回去了,忘記了哭鬧的江慎,又是好奇的看向了林彤。

長樂公主微微一笑,她方才心中有些不快,心道,怎麼隨云也不和自己商量一句,就給慎兒指腹為婚。可是她畢竟出身皇室,自然知道越是身份高貴,越是沒有可能自己擇婚,不用說慎兒是自己的兒子,就是憑著江哲在大雍和皇兄心中的地位,搞不好就連自己夫妻二人也沒有給兒子選擇妻室的權力呢,如今江哲這樣給兒子定了婚,倒也是未雨綢繆,若是能夠讓六哥回心轉意,不再和皇兄對著干,這倒也是一件喜事。但見室內氣氛密云不雨,慶王李康和嘉平公主林碧都是有些神思不屬,正有些煩惱如何轉圜,一見林彤魯莽的闖了進來,便笑道:“郡主不用著急,還得過片刻呢,方才侍女已經去請郡主了,想必是和郡主錯過了。

已經小睡了大半個時辰的林彤徹底清醒過來,尷尬地道了歉,退到林碧身後。長樂公主見時間已經差不多了,笑道:“隨云,我看應該開始了,要不然慎兒可要著急了。”我看看慎兒好奇的目光,道:“那就讓他去抓吧,我也很想看看慎兒會抓到什麼呢?”

這抓周乃是流傳已久的民俗,只要是稍微殷實的人家都會在子女周歲的時候遍邀親友前來聚會,聽濤閣中央的木桌上早就擺了許多東西,而江哲和長樂公主都不是尋常人,這抓周准備的物品也是十分精致貴重。

一個銀盤里面放著一方金印,兩個黑檀木盤,一個里面放著三本精裝的書冊,分別是《論語》、《老子》、《金剛經》,另外一個里面放著上好的湖筆、徽墨、宣紙、端硯,一個黃楊木盤里面放著算盤、元寶和帳冊,一方紅緞上面放著一具精心制作的白玉琴,長度只有半尺,一副墨玉水晶精制的圍棋,價值連城,烏黑的鐵盤里面放著一把短劍,一柄彎刀,都是綠鯊魚皮鞘,金吞口,黃絨挽手,華貴非常。不過放在桌子最中間的卻是一盒長樂公主親自下廚制作的糕點,香氣撲鼻,令人垂涎。

這些物品華貴非常,就是手掌權勢富貴的齊王等人,也不免覺得有些過于奢侈,齊王看罷,笑道:“既然是我的女婿,那我也不能委屈了他。”說著從懷中取出一塊晶瑩剔透的紫玉兵符放到了桌子上面。

長樂公主驚道:“六哥,這可是你統率大軍的兵符,這怎麼好拿出來讓慎兒抓取呢?”

李顯笑道:“不過是應個景,就是慎兒抓住了,我也得收回來,不過是想看看這個孩子有沒有帶兵的命。”

我微微一笑,道:“殿下這麼想恐怕要失望了,帶兵之人,需得心狠,我看慎兒是個軟心腸的人,恐怕是帶不了兵的。”

李顯揮手道:“這可不一定,誰是一生下來就心狠的,本王軍中,很多勇士第一次上戰場的時候連殺人都不敢,如今不也是殺人如麻,心狠如狼麼?”

慶王眼中閃過一絲寒芒,笑道:“六弟這樣熱心,我這個三舅也不能不表示一下。”他從腰間解下一個有些陳舊的明黃荷包,上面繡著四爪金龍,荷包鼓鼓囊囊,卻不知道里面是什麼物事。

李顯眼中閃過一絲迷惑,別人不知道,他可是知道這是什麼東西,當年慶王的生母慘死之時,李顯雖然有些瞧不起這個平素有些懦弱的兄長,卻還是去安慰他,卻看到李康抱著母妃的妝盒垂淚。李顯雖然性子率直,也知道不該去打擾,便在暗中看著,當時慶王李康就從他母妃的妝盒里面取了一只玉鐲放入身邊的明黃荷包。而第二天李康就從皇宮消失了。多年之後李康再次出現在大雍朝廷上面之後,身邊總是帶著這個荷包,別人不去理會,李顯卻是記在心里,他也頗為感動慶王的孝心。只是一來他和慶王性子不合,二來,李顯當時又是太子一黨,所以沒有慶王親近,到了今日,兩人之間已經是兄弟之情十分淡薄,難以挽回了,李顯自然不會再提及當年想要安慰三哥的事情,所以李康也絕不會想到李顯知道這荷包里面的物事。

我看著這個荷包,覺得有些奇怪,對于不明不白的東西,我是不會要的,因此說道:“不知道慶王殿下送了什麼厚禮,若是太貴重,只怕小兒擔當不起。”

李康笑道:“這件東西並不貴重,只是先母的一件遺物,若是令郎喜愛,說不定我們兩家也有姻緣之份。”

我愣了一下,方才我剛剛說讓慎兒做齊王的女婿,怎麼慶王這就來提親,這時,我看見慶王李康的目光落到了柔藍身上,立刻明白過來,母親的遺物自然是送給妻子或者兒媳的最好禮物,慶王竟然是想要柔藍作他的兒媳婦。

心中的怒意再也不可遏制,雖然出賣了慎兒,小小年紀就給他訂了婚事,可是這不代表我可以將柔藍的婚事這樣草草訂下,在我心里,兒子自然是可以隨便一些的,反正最不濟將來可以讓他逃家,女兒可是應該偏寵的,別說是慶王那不知好歹的兒子,就是大雍皇室任何一個子弟,也別想娶我的女兒。我的柔藍將來要嫁一個愛她如同珍寶的男子,那些三妻四妾的皇室子弟怎配做柔藍的夫婿。

臉上的神色變得漠然,我淡淡道:“殿下好意,哲心中感激,不過哲平生最疼惜這個女兒,她的婚事還要她自己願意,如今藍兒年紀還小,這婚姻之事還不便談及。”

這番話可是絲毫沒有給慶王面子,連我都有些擔心他會翻臉,不過出乎我的意料,李康神色絲毫不變,笑道:“看來犬子是沒有這個福氣了,江先生的小姐,自然是金尊玉貴,理應有更好的良配了。”

這句話似是羨慕又似嘲諷,但是李康說來卻是十分平和,我見他沒有發作,心中也是暗暗松了口氣,不由有些後悔將他請來,原本是為了他的身份,畢竟他是當朝的親王,長樂的兄長,可是他這一來,不僅讓我結了一個仇人,還使得大雍內部的矛盾落入外人的眼中,可惜我卻不能礙著他的面子和表面上的和睦,就這樣誤了柔藍的終身。看林碧眼中閃過若有所思的神采,也知道恐怕這次邀請她過來是有些得不償失了。只是世間沒有後悔藥可以吃,心中暗道,罷了,以後總有法子彌補今日的損失的。我面上勉強露出笑容,道:“好了,貞兒,快讓慎兒動手吧,我看他要忍耐不住了。”

長樂公主溫柔的一笑,親手將愛子放到木桌之上,任他自幼行動。江慎睜大了眼睛,露出歡喜好奇的神色,方才還急著想去拿那些有趣的物事,如今卻是不肯伸手,只是仔細打量。

過了片刻,小嬰孩開始移動,他迅速向中間爬起,拿起了一塊香氣撲鼻的糕點。。

我不由呻吟了一聲,聽說若是抓周的時候最先去抓糕點,代表著將來這孩子可能會好吃懶做,雖然客人多半會客氣的恭維,說這孩子將來必定衣食周全。我原本想把糕點拿掉的,因為長樂的糕點連我都愛不釋手,恐怕慎兒也抵不住誘惑,可是貞兒卻說這是規矩,如今果不其然,慎兒第一個就去拿糕點。

這時,一直站在屋角沉默不語的小順子突然笑了,我瞪了他一眼,道:“你笑什麼?”

李順笑道:“少爺果然是公子的兒子,公子不是跟奴才說過,當年公子抓周也是第一個就去抓糕點麼?”

他這句話一說出來,屋子里面靜默了片刻,然後李顯大笑了起來,其他人雖然礙著我的面子,卻也是笑容滿面。我不覺有些尷尬,不過心想,這樣一來,別人可就不會笑話慎兒了,小順子雖然丟我的面子,可是保住了慎兒的面子,也算有功。

這時,慎兒已經放下了糕點,大眼睛滴溜溜轉了一圈,伸手拿起了算盤,我心中一抖,然後笑道:“這也好,這也好,江某最是頭痛管理帳目,如果不是有親信屬下幫忙管理產業,只怕江某早就一窮二白了。慎兒將來能夠精明些,也免得敗壞家業。”這些話倒不僅僅是安慰,我有本事創業,但是管理那些瑣碎的帳目可是我最頭疼的,幸好我一直揚長避短,不插手這些事情,若是慎兒精明一些,至少我不用擔心他將來成了敗家子。

然後慎兒丟下了算盤,伸手拿起了那柄精美的佩刀,我有些遺憾地想到:“明明還有一柄劍的,怎麼不去拿呢,誰不知道佩劍之人往往文武雙全,拿刀的可是魯莽武夫居多呢。”

我有些心急地繞著桌子轉了幾圈,恨恨地道:“慎兒,你這小子怎麼回事,當年為父可是第二個就拿起了文房四寶,你怎麼對書本和筆墨一點都不中意。”閣中眾人無不失笑,那些熟悉我的人還罷了,慶王李康和林碧、林彤心中都覺得好笑,想不到這才智過人的江隨云,竟然也會有如此稚氣的一面。不過我可沒有留心他們的神色,一心一意地望著慎兒,希望他給我些面子。

這時,慎兒放下了佩刀,伸手向黑檀木盤伸去,我心中一喜,屏住了呼吸,生怕驚擾了他。慎兒的小手一掃,筆墨紙硯立刻亂成一團,他卻伸手向另外一個盤子伸去,我心中暗喜,心道,若是拿了書本,也是極好的。果然慎兒伸手拿了一本書,然後小手好奇地撕扯起來。

我卻只覺得腦子里嗡的一聲,一把上前,拎著慎兒的衣領把他提了起來,大聲罵道:“臭小子,你是怎麼回事,當初為父我雖然也抓了一本老子,可是第一個可是拿了論語,你倒好,居然抱著金剛經不放,做什麼不好,偏要去做和尚,豈有此理,快把這本書扔了,你就是一個字也不認得也沒有關系,這和尚可是絕對不能做的。”

長樂公主哭笑不得,上前道:“隨云,你不要沖動,拿了佛經也不過是和佛門有緣罷了,怎麼就扯到做和尚呢,抓周不過是個儀式,哪有你這麼當真的。快放手,別傷了慎兒。”

我赧然道:“是啊,是啊,是我太沖動了,誰讓這小子不給我留點面子。”說罷我看看慎兒,擔心他會不會受驚,可是不看還好,一看之下我是哭笑不得,只見慎兒雖然雙手緊緊抱著金剛經,兩只小腳卻是晃晃當當,在那里蕩起了秋千。

我悻悻地道:“家門不幸,怎麼出了這麼一個憊賴的小子。”

李顯忍不住笑道:“隨云,你也不用擔心,我看這孩子頑皮活潑,將來可是習武的好材料。”

這時,小順子突然目光一閃,向窗外望去,冷冷道:“何方高人蒞臨靜海山莊,邪影李順有禮了,還請現身。”

我心中一驚,這靜海山莊雖然表面上看不出來,可是這莊中機關暗哨無數,怎會有人闖到這里還沒有被人發覺呢?

這時,門外傳來一聲柔聲的佛號,然後有人道:“李施主武功精進如此,真是令老衲佩服,方才老衲見江檀越正在馴子,不便打擾,還請恕罪。”

然後閣門被緩緩推開,一個身穿灰色袈裟的中年僧人含笑而立,我卻覺得頭皮一緊,赧然道:“慈真大師,江某可不是說做和尚不好,還請大師見諒。”心中暗叫倒黴,怎麼偏偏我的話給這位宗師身份的高人聽見,若是他以為我對佛門有偏見可怎麼辦。

慈真大師微微一笑,道:“老衲明白檀越心思,檀越年將而立,膝下只此一子,難免冀望甚深,不過老衲見這個孩子資質絕佳,若是檀越許可,老衲想收他為徒,不知檀越意下如何。”

我脫口就要拒絕,卻看到小順子輕輕搖頭,我心中一動,這慈真大師斷不會是想要我的兒子出家,慎兒乃是公主所出,又是我膝下獨子,就是慈真大師再怎麼愛才,也不會讓慎兒去做和尚啊。

這時候,慈真大師又道:“裴云雖是我少林護法弟子,如今卻是手握重兵,很多江湖上的事情都不便插手了,老衲見令郎品性資質都十分出眾,所以心中喜愛,若是檀越首肯,老衲情願將令郎收為關門弟子,還請檀越和公主殿下放心,看令郎面相,將來必是福壽綿綿,多子多孫的命,絕不會出家為僧的。”

我心中了然,或者慎兒資質非凡,不過我看這老和尚十有八九是為了握個人質在手,若是慎兒拜入少林,我和小順子將來自然絕不可能和少林為難,這老和尚對我仍然是有所忌憚疑心呢。不過轉念一想,慎兒總是沒有一刻安靜,看來是沒有做文章的本事了,若是練武,除了慈真大師,天下可沒有更好的師父了,少林的武功據說是天下最正宗的武學,練不好也不會練壞,拜了這樣一位師父,將來還有誰敢為難慎兒呢?

這千種思緒一閃而過,我含笑道:“慎兒能夠拜到大師門下,自然是他的福氣,可是我們夫妻只有這一個兒子,只望他平安長大,承歡膝下,若是大師帶他離去,豈不是太傷我們做父母的心腸麼?”

慈真大師微微一笑,道:“老衲已經決定暫時在長安浮云寺掛單,如今令郎年紀還小,老衲也可暫時留在江先生家中施教。”

我心中大喜,道:“成交。”一言既出,才發覺失言,連忙道:“既然如此,哲多謝大師美意,不過大師怎會遠來至此呢?”

上篇:第十二章 有子足矣     下篇:第十四章 心腹之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