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第十四章 心腹之患  
   
第十四章 心腹之患

林碧站在甲板上,目光冰冷的望著漸漸遠去的靜海山莊,一個中年近衛走到她身後,稟報道:“殿下,不知道我們下一步應該怎麼辦?”

林碧輕蹙柳眉,道:“我初入靜海山莊,仍然存了伺機動手的想法,可是靜海山莊殺氣隱伏,我便知道不可輕舉妄動,原想既已知道靜海山莊所在,或者會有良機,不料慈真大師竟會蒞臨東海,讓本宮十分慶幸沒有擅自發動,看來我們只有在途中刺殺了。”

中年近衛皺眉道:“可是慈真大師不是奉了大雍皇帝的旨意,前來迎接長樂公主和江哲回長安的麼,他們一路上都會有重兵保護,還有慈真大師和邪影李順這樣的人物保護,就是師尊親至怕也是無能為力吧,若是平白損兵折將,未免太可惜了。”

林碧沒有回答他的疑問,反而輕拂秀發道:“蕭護衛,你久在庭飛身邊,又是國師弟子,眼力自然是非同反響。你對齊王和江哲兩人如何看法?”

蕭護衛雖然沒有目睹聽濤閣上面的情形,卻也早已聽過林彤繪聲繪色的講述,猶豫了一下,道:“齊王確是名將,但是比起大將軍還差得遠呢,行動舉止未免過于囂張,威勢凌人,或者有可乘之機。至于江哲,屬下覺得十分好笑,屬下曾經聽說此人才智過人,可是聽了郡主所說,怎麼覺得此人像個長不大的孩子,讓屬下都有些懷疑他是否真的是那個神機妙算的雍王首席謀士了。”

林碧淡淡一笑,道:“本宮初時也覺得好笑,未見江哲之前,我心中想著他是一個驚才絕豔,心思周密的奇才,海邊初見,本宮覺得他飄然出塵,不類世間之人,可是聽濤閣上卻是讓我開了眼界,這個江哲倒是赤子心腸,可是這正是他可怕之處。從前我只是對他戒備,如今卻是對他恐懼。”

蕭護衛奇怪地問道:“雖然他的舉止有些好笑,可是公主若是說他善于掩飾,屬下也不會覺得奇怪,可是為什麼公主認為那是他的本色,卻又認為他更加可怕,屬下也曾學過兵法戰策,都說為將者要冷靜無情,才能戰無不勝,我想這出謀劃策也是一樣,不是說智者無情麼,若是江哲尚有感情上的弱點,怎麼公主反而認為他更加可怕呢?”

林碧眼神變得幽深,道:“我林家時代為將,雖然稱不上兵法大家,可是卻也有些獨到的心得。有人說帶兵打仗需要冷酷無情,這倒也不錯,可是根據我們多年領兵的經驗,若是敵軍主將完全的無情,只按照兵法和形勢用兵,倒是十九必敗的。主將若是過分無情,就會將麾下將士不當人,也就更加不會把敵軍將士當成人,這樣雖然可以幾乎不被情感所誤,可是打仗靠的是士兵,主將可以無情冷靜,他麾下將士卻是有血有肉的人,會恐懼,會仇恨,這樣用兵,終究是眾叛親離的下場。

做謀士也是一樣,謀士的等級可以粗略的分為三等,第三等的謀士雖然各有長才,但是也各有弱點,若是互斗起來,不過是各有勝負,這等人不需畏懼,第二等的謀士就是心性冷酷無情,他們心中只有利益的存在,這樣的人物雖然可怕,卻也有著可乘之機,畢竟人孰無情,這樣的人雖然計策厲害,可是往往低估了被他們計算的對手的感情因素,自古以來,梟雄往往死于非命,精于謀算的人往往自作自受,就是因為他們忘記了對于某些人來說,利益權勢抵不過忠義親情,而且一個人若是心中只有利益,那麼所作所為就是有跡可尋,這樣一來,若是他們的對手富有智謀,就可以猜到他們的計策,只要力量充分,取勝就不難了。而最可怕的一等謀士,就是本身也有豐富的感情,可是出謀劃策的時候卻可以屏棄感情的影響,這樣的謀士已經是鳳毛麟角,難以對付了,可是這樣的謀士也有弱點,他們的才華和心機往往讓人心生忌憚,不願和他們接近,所以他們往往會難以盡情發揮自己的才能,也難以讓身邊的人盡心盡力的執行他們的計策。這三等謀士雖然可怕,可是都還有可以著手的弱點。可是江哲卻不一樣,他已經超越了這個界限。

你也見識過他的計策,洞徹人心,如同弱水,無孔不入,最善于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外力,對人心洞如觀火,可是今日我一見他,便知道這人最可怕之處就是他的赤子之心,不論他用計如何歹毒,可是他對身邊的人卻是一片赤誠,這樣一來,他身邊就不會有人掣肘,就可以完全發揮他的才能。你也聽說了,不僅大雍皇帝李贄對他推心置腹,就是和李贄一向不和的齊王李顯對此人也是十分厚愛,竟然不會因為江哲觸動他的逆鱗而震怒。如今,他的兒子成了齊王未來的女婿,又是少林慈真大師的關門弟子,就連少林也不再將他視作潛在的威脅,這樣一個人,既有驚天動地的手段,又有春風化雨的魅力,有他在,大雍就不會再有內亂紛爭,你說,這人是不是可怕得很。說一句心里話,此人乃是我北漢的心腹之患,他一日不死,我一日不能心安。”

蕭護衛眼中閃過殺機,道:“莫不如我們派出人去,想法子不惜一切代價暗殺了他如何?”

林碧不置可否,又道:“你認為齊王比起庭飛來說,軍略孰高孰低?”

蕭護衛驚道:“殿下怎會這樣問,那齊王怎比得上大將軍,不說他這些年來在大將軍手上從來沒有討過好去,就是在南楚德親王手上,他不也是慘敗而歸麼?”

林碧歎了一口氣,道:“其實用兵之道,說起來雖然複雜無比,可是實際上也不過是領精兵、知進退罷了,這就已經是難得的名將了,若是再能夠偶出奇兵,當世之間也只有一二人可以做到。齊王也是軍略不俗的人,當時名將,若論臨陣指揮,只怕是無人能出齊王之右,而大雍鐵騎精銳不在我北漢軍之下,可是齊王始終被庭飛壓制,就是在南楚也是落敗而歸,就是因為他天性執拗,爭強好勝。這樣的性子雖然有些好處,在落敗之時,常常百折不撓,履敗履戰,終有勝利的一日,可是也常會當退不退,以至被人所乘。齊王個性高傲,輕易不肯服人,若是勸諫之人不是他心里敬佩之人,往往就會無功而返,所以他在北疆數年,也不能勝過庭飛,只不過齊王確實有將帥之才,而且經曆奪嫡之變之後,性子也隱忍了許多,這才維持了大雍北方疆界的穩定。這次見到齊王,我原本並不擔憂,因為他雖然氣勢逼人,可是卻是性子依舊執拗難改,而且他心中死志勝過求生的意念,本宮原本想回去之後告知庭飛,讓他可以從這個方向著手。

可是齊王見到江哲之後就不同了,那種執拗的心志變成了繞指柔,而且性子開朗了許多,甚至就連從前的死志也變成了生氣勃勃,這樣的齊王不是我想見到的,而我更擔心江哲留在齊王身邊,有這樣一個齊王愛重的謀士替他出謀劃策,庭飛的壓力就太大了。”

蕭護衛道:“殿下,那江哲不是要回長安麼,我們想法子不讓他到齊王軍中就是了。”

林碧冷冷一笑,道:“我可不信江哲真的會回去長安,這種情形之下,恐怕他會直接跟著齊王去軍中吧,齊王的性格很霸道,恐怕就是江哲想要陪著長樂公主回長安,他也不會放人的。”

蕭護衛驚道:“不可能吧,慈真大師可是來傳旨的,江哲難道敢違背大雍皇帝的旨意麼,而且他就不擔心雍帝懷疑他和齊王勾結麼?”

林碧微笑道:“你可看到聖旨了麼,不是就聽到慈真大師的傳話麼,你怎麼知道真正的旨意是什麼,而且,江哲可是會凜遵聖旨的人麼?”

蕭護衛道:“那麼殿下如何打算呢?”

林碧看看遠處的天空,道:“我倒要看看江哲有沒有這個本事進入大雍軍營。齊王、江哲,你們都是我北漢的心腹之患,我是絕不會讓你們輕而易舉的到達戰場的。陌路相逢成知己,他年沙場見此心。李顯啊李顯,你可還有生死無恨的胸懷麼?”

曙光剛剛透出厚厚的云層,沉靜的曠野就被清脆的馬蹄聲和車輪聲驚醒,在空曠的官道上,一輛外面罩著青色布幔的四輪馬車在四百多名騎士的拱衛下輕快的前進著,這四百多名騎士分為四隊,一隊開路,一隊斷後,另外兩隊則是左右護持著馬車。他們的衣甲顏色也是分為兩色,護著馬車的兩隊騎士,一隊都是黑衣黑甲,一隊則是赤色衣甲,而前後的兩隊騎士則都是赤色衣甲。若是深知大雍軍隊詳情的人見了定要驚疑不定,只因大雍軍中不論是何人的軍隊,基本上都是穿著青色衣甲,青色近黑,但是除了一支軍隊之外,其他軍隊絕不會穿著純黑色的衣甲,那支軍隊就是雍王的近衛軍。除此之外,齊王近衛是赤色衣甲,秦彝軍近衛則喜穿白色衣甲,禁軍則是黃色衣甲。如今雍王登基,原先的禁軍改稱龍驤衛,仍舊負責拱衛皇城,但把從前的雍王近衛軍則改稱虎赍衛,拱衛宮城,龍驤虎赍並稱禁軍,虎赍衛服色仍然尚黑,並沒有因為負責保護天子而改變從前的作風。如今大雍境內誰不知道,除了禁軍之外,黑色衣甲不是誰都可以穿著的。那麼這支將近百人的騎士就只有可能是大雍皇帝李贄身邊親信的虎赍衛了。可是和他們一起保護馬車的卻是齊王的近衛,不由令人驚疑這車中之人的身份了。

我笑著看向眉頭緊鎖的齊王,道:“殿下,這次我請東海侯襄助,將東海封鎖了半個月,林碧定然沒有機會提前傳信回去,憑著我們這支力量,應該可以平安的回轉殿下的大營了。殿下為什麼還要憂心忡忡呢?”

齊王歎了口氣道:“我也相信北漢沒有辦法將情報送出去,直到昨日我才知道你邀請林碧就是為了限制北漢的行動,再調動東海侯的勢力襄助,就是為了防止北漢大軍提前得到情報,在路上伏殺我們,畢竟這條路離邊境不過幾十里路,若是北漢騎兵在路上伏擊,我們是很難逃生的,這一帶接近邊境,大雍的軍力並不能占著絕對的上風,我又不能調動過多的軍隊來保護,免得打草驚蛇或者被人所乘。但是我帶了三百親衛,皇兄又派了一百虎赍做你的親衛,有這四百騎兵,就算是遇上了敵人,我們也能尋機突圍或者固守待援。再說,若是沒有數日的時間策劃,我可不信北漢有本事布下天羅地網。”

說到這里,齊王失笑道:“說起來你和皇上也夠謹慎了,誰會想到虎赍衛竟然已經等在濱州了,而且慈真大師一到,林碧一走,你就立刻啟程,恐怕現在林碧還落在我們後面呢,就是現在林碧已經傳回去了消息,也來不及了。”

我不由問道:“既然如此殿下為什麼還是如此憂心呢?莫非是擔心李麟麼,有貞兒照顧他,你還不放心麼,麟兒年紀還小,就是再著急,也不能讓他現在就上戰場啊,這次讓他跟著貞兒回京,你不用擔心的。一路上可是有慈真大師保護呢。”

李顯又是皺了皺眉頭,道:“我知道長樂會好好保護麟兒,我原本就不擔心,可是不知怎麼,我總覺得我們忽略了什麼?我們雖然暫時切斷了林碧和北漢的情報通道,可是北漢可是有魔宗高手的,若是他們已經得到了消息,我擔心他們會半路伏殺,隨云你不通武藝,若是遇上敵軍,我擔心你的安危。”

我輕笑道:“這點險總是要冒的,這是最近的路,快馬加鞭,五六天之內就可以到達大營,到時候有三十萬大軍保護,殿下就不用擔心了,就是遇上了敵軍,有殿下指揮拒敵,哲也是放心的,再說小順子也隨軍同行,最不濟也可以護著我殺出重圍。”

李顯的眉頭略微舒展,說也奇怪,本來他也覺得江哲的計劃十分縝密,可是一路上李顯覺察到有些異樣,這一帶本來常有北漢游騎游弋,可是這次回程卻是一個都沒有碰上,這反而令李顯感覺有一種山雨欲來風滿樓的危險。

這時有人在車外稟道:“殿下,江大人,有些不對,派出去的斥候沒有了回音。”

李顯眉頭緊鎖,道:“前面地勢平坦,正是騎兵發揮威力的戰場,不可不防,派兩個人,不要騎馬,到前面去看一看。”兩個齊王近衛下馬,脫去沉重的鐵甲,換上便衣,隱入路邊的草叢里,轉眼間就消失在我的視線里。

我隔著窗子向四下望去,只見深秋時節,道路兩邊的枯草高可過人,秋風一吹,波浪起伏,再加上這條道路地勢頗高,兩邊則是斜斜向下延伸,就是藏了千軍萬馬也未必能夠看出來。我的心里也不由一寒。莫非真的有伏兵麼,難道我設下那多麼迷障,希望他們認為我正在准備返回長安的,卻都落空了麼?可是這麼短的時間,他們怎麼可能設下埋伏呢,雖然現在大雍的邊境幾乎對于北漢是不設防的,可是並不代表他們可以不經過周密的計劃就進入大雍境內行動。

這時候前方突然傳來尖利的銅哨聲,我心中一抖,這是斥候傳來的警報聲,他們竟然沒有悄然返回,看來已經遇到了極大的危險,看來不僅有伏兵,而且恐怕規模還很龐大。

齊王聽到警報聲,劍眉一軒,跳下馬車,翻身上了一匹火紅的戰馬,護衛的騎兵都是訓練有素的軍士,很快的擺開了迎敵突圍的陣形。一直負責駕車的小順子臉上浮現出了憂色,他檢查了一下駕車的馬匹,低聲問道:“公子,馬車速度太慢,恐怕跟不上,我們怎麼辦?”

身臨險境,我反而平靜下來,冷靜地道:“你我不善于臨陣指揮,這些事情自有齊王殿下操心,這輛馬車乃是精鋼制成,車廂四周都嵌著鋼板,只要護住了馬車,就不用擔心我的安危,一會兒,你也聽從殿下的吩咐,這種情況,恐怕若不出奇制勝,我們都會死在這里。”

這時,齊王已經下令改道向大雍境內奔去,看來他是想和這一帶鎮守的雍軍會合,就在這時,四面八方號角聲起,我已經將車窗里面的鋼板擋上,透過車門上面的小窗子向外望去,只見視野里已經出現了風馳電掣的北漢騎兵,人如虎,馬似龍,他們穿插縱橫,很快就遙遙將我們這支軍隊包圍起來。我用心算了一下,敵軍至少有三千人以上,這絕對不是一次偶遇,北漢進入大雍境內游弋的軍隊一般都是百人左右的小隊騎兵。這時,我看見正前方豎起的一面黑底紅字的大旗,那上面寫著一個大大的“石”字。

“飛虎將軍石英,”我聽到齊王高聲喊道:“你竟敢潛入我大雍境內肆虐,可是不將我大雍看在眼里麼?”

那大旗下面一個三十多歲,面龐瘦削,神情冷峻的一個中年將領也高聲道:“北漢大雍乃是敵國,齊王殿下不知自重,輕身涉險,也怪不得石某,今日你是有死無生,若是下馬投降,或者我看在你身份尊貴,不取你的性命。”那個將領身邊有一個身穿北漢軍衣甲的軍士,面甲已經放下,看不到他的容貌,我可以憑著超絕的目力看見那個軍士正在指著我的馬車的方向說著什麼。然後我就看見那個中年將軍的目光也落到了馬車上,那冰寒的目光掃過,我只覺得渾身冰寒。這時,那個中年將軍大聲喝道:“兒郎們,給我殺了李顯,俘虜那輛馬車,誰能給我帶來李顯的人頭,賞金百斤,誰能給我俘虜那輛馬車上面的人,賞金千金。”

然後,那個中年將軍合上面甲,手中的馬槊一舉,帶頭沖了下來,而齊王李顯則是冷冷一笑,手中的寶刀向前一指,高聲道:“突圍!”說罷,我就覺察到馬車開始迅速跑起來,我連忙緊緊握住車廂壁上的把手,門上的小窗口也被小順子從外面關上了。車廂里面一片漆黑,我看不到外面的戰場,可是我能夠感覺到四周震耳欲聾的喊殺聲。

這一刻,我在黑暗中默默苦笑,我已經想通了很多事情,為什麼林碧明明還在我們後面,可是伏兵似乎已經等了很久的樣子,只因我錯估了一個人,陸燦,只有可能是陸燦,他去見林碧,不是為了結盟或者別的什麼,而是為了和林碧達成一個協議。南楚負責傳遞情報,北漢負責伏擊,不論我如何足智多謀,對著千軍萬馬也只有一個下場。林碧和陸燦倒是都明白以拙勝巧的道理。說也奇怪,我本來應該心中悲涼,我平生第一個弟子陸燦,就這樣下了狠心,要將我這個師父送入黃泉。可是我心中卻是有些隱隱的歡喜,在我看來,陸燦本就少了幾分狠心和固執,如今的他才可以說是我的得意弟子啊。默默的聽著外面的聲音,我知道在這里我是派不上什麼用場的,如果死在這里,不知道是否會是笑話呢?

上篇:第十三章 出賣愛子     下篇:第十五章 水深火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