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第十五章 水深火熱  
   
第十五章 水深火熱

又過了片刻,我的心情終于平靜下來,仔細的盤算著如何應對現在的局面,四百對三千,雙方都是精銳,可是我們這邊有我這個累贅,恐怕是想逃也逃不掉,陸燦的事情以後再想不遲,現在逃命才是當務之急。我強迫自己忘記身處顛簸黑暗的車上這個事實,仔細的想著如何能夠自救救人。過了片刻,我心中突然一亮,那個飛虎將軍傳令要生擒我,殺死齊王,看來對他來說,我和齊王的重要性並不一樣,從賞金上來看,似乎我對他們重要一些,可是在我看來,卻非是如此。對于帶兵的將領,自然是齊王的生死對他們更重要,而我的重要性恐怕這些將領未必能夠領會,對他們來說,可能我只是一個他們需要完成的任務才對,或許就是因為這個緣故,我的賞金才要高些,這是為了避免那些將士不要都只顧著去追齊王吧。就算是我估計錯誤,他們將我看得比齊王還重,對于我的計劃來說,也沒有什麼大礙。

我正在這樣想著,突然車門被人用力拉開,我看見衣衫盡是鮮血的齊王對著我喊道:“隨云,我們必須分兵才行。”

我心道,果然是英雄所見略同,連忙道:“哲也正有此意。”探出頭去,我看見原來我們到了一處狹窄的路口,兩側都是山岩,齊王命人阻住路口,暫時遏制住了追兵。我連忙從車上拿了那件特制的青色大氅,系在身上,然後吩咐小順子道:“你快些換上衣甲,然後帶我乘馬,我們和齊王殿下分道而行,請殿下再分五十人給我,想來這樣就可以讓敵軍力量分散了。”

齊王眼中閃過欣慰的神色,道:“正該如此,不過隨云,你要小心,如果他們的目標是你,我擔心你難以脫身。”

我笑道:“或許吧,不過對于北漢將士來說,恐怕在他們心目里你才是首要的目標,所以這次承受壓力最大的可能就是殿下。”然後我和齊王匆匆研究了一些作戰的細節,過了一會兒,守住路口的騎兵已經有些精疲力盡了。這時,小順子已經准備好了一切。他先解下那兩匹拉著馬車的駿馬,這兩匹白馬都是事先精選的,完全可以勝任戰馬的工作,小順子將其中一匹馬交給其他騎兵牽著,然後換上白色的精制衣甲,又從馬車車座下面拿出兩截長槍,將它們接起來,變成了丈二長槍。小順子走過來先把我扶上戰馬,然後他自己也跳了上去,讓我坐在他身後,他細心的用帶子將我和他綁在一起。這時候,百名虎赍衛和五個齊王近衛也已經組成一隊,我在馬上看了齊王一眼,冷靜地道:“殿下,臣先走一步了。”

說罷,小順子一聲令下,我們這支包括百名虎赍衛和五十名齊王親衛的騎兵一馬當先向曠野沖去,沖出數里之後,我回過頭去,看見齊王已經帶著另外一支騎兵向另外一個方向逃去,而我特制的那輛馬車卻被推翻在路口,阻擋住了追兵,我的馬車頗為沉重,看來一時半刻他們是過不來了。

這次分兵我是經過深思熟慮的,不過齊王能夠這麼快就想通這件事情倒是更令我佩服,他可是一直都在作戰呢,敵人的目標是兩個,我們就是在一起力量也不會大多少,而敵人卻可以全力以赴,現在雖然我們分兵力弱,可是敵人也會為了如何安排分兵而躊躇,總歸我們是不會吃虧的。而且只顧逃命無力反擊那是必敗之局,如今齊王可以說是已經沒有牽掛,就可以想法子反擊了。

這時,前方的小順子說道:“公子,後面大概有一千人的追兵,我們要怎麼做?”

我心中一喜,果然對那些驕兵悍將來說,齊王這個大雍的統帥才是最重要的,不過一千騎兵也不是一個小數字,如果不能一舉殲之,我們也不能脫身去幫助齊王。看看周圍的地勢,我道:“讓呼延壽往荒野里面去,我身邊帶著二十支飛天神火。”

小順子一點就透,立刻點頭道:“我明白了,水火無情,果然是好辦法。”說罷他便和統領騎兵的呼延壽研究起來,呼延壽本是我在雍王府的時候身邊的近衛,這次皇上特意派了他過來,也是因為這個緣故,要不然堂堂一個虎赍衛的副統領,怎會屈尊如此。我聽見他和小順子說著如何引敵人上鉤,果然是精于用兵的將領。我在心中默默祝禱可以一舉成功,不然我的小命恐怕就要送在這里了。

這時,後面的追兵漸漸有些近了,沒辦法,小順子的騎術雖然也很出色,可是和這些幾乎成日在馬上生活的騎兵來說還差得遠呢。幸好呼延壽指揮的不錯,轉來轉去,總算沒有被後面的敵軍給合圍。又過了片刻,敵軍已經給我們誘入了一片荒草離離的曠野,秋末時節,枯黃的野草干燥易燃。小順子一見風向合適,一聲高呼,眾人加快了馬速。而身後的北漢騎兵果然還是控制著馬速追擊,這是我們早就預料到的,在騎兵追殺敵人的時候,最忌諱的就是全力策馬,這樣一來,由于過于消耗馬力,很容易被落下,所以一般來說,除非是已經合圍或者敵軍前進無路的時候,一般是不會全力策馬的,基本上都會控制著馬速,不急不緩地跟著敵軍,等到他們人困馬乏的時候,再發起猛攻,才能一舉得勝。當然這是敵我雙方騎兵素質差不多的時候的准則,如果敵軍太弱,自然是不用這種手段的。因此小順子他們加快馬速,後面的追兵被落下了一些,卻沒有同樣加快馬速,免得被我們給拖垮了。

可惜這次他們如此做卻是錯了,就在雙方相距超過將近兩里路的時候,呼延壽一聲呼嘯,我軍分成了十幾個小隊,四散開來,我能夠聽到身後的北漢敵軍高聲大笑,想必他們以為我軍要分散逃跑了,這樣一來,他們是必勝無疑的了,我甚至能夠聽出來他們的笑聲里面帶著可以狩獵獵物的欣喜。就在這時,小順子突然策馬回頭,然後手中多了一個小銀筒,連續按動上面的機關,從里面飛出火焰,迅速點燃了枯黃干燥的草原,若是平常的放火之法,恐怕還沒有等到大火燃起,北漢敵軍就已經突破了火焰防線了,可是這次小順子使用的飛天神火非同尋常,只是頃刻之間,大火就已經蔓延開去。而就在這個時候,四散的雍軍也從另外幾個位置點燃了同樣的大火,大火很快就連接成了一片,月牙形的火圈向北漢騎兵撲去,這里四下都是荒草蔓蔓,北漢騎兵想要繞過火圈來追擊,卻是已經來不及了。只得向後退去,可是他們的方向正是下風處,火焰帶著黑煙追趕著他們,他們剛跑出七八里路,卻絕望的發現,同樣的大火阻擋了他們的歸途。

我能夠聽到火海里面悲慘的叫聲,心中凜然之余,也不由有些得意,幸好因為這飛天神火形狀小巧,威力極大,所以我在馬車上面帶了二十支,如今雖然幾乎全部用掉了,卻破掉了一千鐵騎追兵,也是物有所值。雖然我也知道全殲敵軍是不可能的,不過至少可以滅掉他們大半的人馬。

不過讓我有些遺憾的就是恐怕派去後面放火的四個人恐怕是九死一生了。為了達到殲滅敵軍的目的,我讓呼延壽派了四個人在途中離開,迂回到兩側,見到前面火起,北漢軍奔逃回來的時候,再加上兩把火,這樣火勢就可以連起來,阻擋敵軍的生路。可是飛天神火太厲害了,現在風又這麼大,他們恐怕是回不來了。不過我心中很敬佩他們的勇氣,雖然明知道留下來放火很危險,他們卻是個個爭先,讓我不由有些汗顏。

不過這些事情也顧不上了,呼延壽收攏了軍隊,我們也得快些離開,現在離火場太近,如果風向一變,恐怕我們也得陪葬。

拋下了生死不知的追兵,我們趕向預定的會合地點,大雍在邊境多有寨壘,齊王和我約定了會合的地點,到時候齊王就可以憑借堡壘固守,而我們就可以從後突襲北漢軍。說來也是沒有辦法,二十支飛天神火想要對付三千騎兵只怕是不夠的,所以我只能先誘使他們分兵,然後再殲滅其中一支,也幸好追我的騎兵較少,否則恐怕還要經過一番苦戰呢。我一邊聽著耳邊的風聲,一邊祝禱希望齊王殿下可以平安的趕到會合的地點,否則我可是什麼辦法都沒有了。

而這時的我當然不會知道,大概半個時辰之後,當最開始著火的原野已經只剩下一片黑色的灰燼的時候,幾匹被燒得焦黑的戰馬尸身被推開,從戰馬之下站起一個渾身都是黑灰的男子,他厲聲喝道:“江哲,韋某與你誓不兩立!”

這人正是韋膺,當日他奉了陸燦的命令,帶著林碧的信物到了北漢軍中,奉命接應林碧的飛虎將軍石英得到林碧的軍令之後,就帶了三千騎兵,潛伏在齊王歸途伏殺。而對大雍恨之入骨的韋膺也自告奮勇地參與了這次行動,而讓他振奮的是,江哲果然也隨著齊王同行。後來石英分兵追殺的時候,韋膺也選擇了追殺江哲,可是卻被火海所困。韋膺心機靈敏,他自知騎術平平,不可能逃出火海,便趁著混亂之時,仆殺了幾名落後的北漢騎兵,殺了他們的戰馬,然後藏身在馬腹之下,血水之中,這才勉強逃過了火海葬身的命運。他憤怒的詛咒了一番,然後踏上了回轉南楚的路程,他可不會笨到再去追殺江哲,孤身一身去對付百多名騎兵,他沒有這個勇氣。

等到我們終于趕到固山寨的時候,雖然我是被小順子帶著的,可是仍然是筋疲力盡,兩腿內側都被馬鞍磨破了,我今年年將而立,可是從來沒有吃過這樣的苦頭,等我被震耳欲聾的喊殺聲驚醒的時候,才發覺我們這支騎兵停在山坡之下,上面不遠處就是山頭,我能夠聽到山頭那邊的厮殺聲。

小順子把我扶了下來,道:“公子,前面就是固山寨了,齊王殿下被圍在寨外,寨內的守軍幾次要想出來營救都失敗了。”我心中一緊,咬著牙站了起來,道:“你扶我去看看。”

小順子伸手攬住我的腰,也不見他如何動作,就已經帶我上了山頂,躲在一塊岩石之後,然後我就看到了戰場。

固山寨得名是因為這座寨子建在一座小山頭上,與其說是小山,不如說是一座岩石丘陵,而且寨子里面有一眼水量極大的泉水,順著山勢流下。修建宅子的時候,繞著寨子一周挖了兩三丈深的溝渠,然後引泉水灌入,固山寨既有地勢的優勢,又有“護城河”拒敵,是一座頗為重要的寨壘。可惜因為寨子太堅固,所以里面駐守的軍隊大多都是步兵,只有三百騎兵而已。我向下看去,只見就在距離寨子千步之遠的地方,齊王殿下帶著百多名傷痕累累的騎兵沖殺不休,被一千多名騎兵困在陣中。而另外的七八百北漢騎兵則游弋在固山寨外,阻攔固山寨的援兵。我可以清晰的看到,在護城河邊上,有大片的尸體和一些無主的戰馬在游蕩。而在寨子的最高處,筆直的黑煙正在滾滾向上湧動。

這時呼延壽也跟了上來,憂心忡忡地道:“大人,方才寨內的軍士曾經想出寨接應,可是卻被擋了回去,雖然現在寨子用烽火通知臨近各寨,可是沒有一個時辰恐怕他們是到不了的。大人,我們必須救援齊王殿下才行。”

我驚歎地看著下面交戰的雙方,這可是我第一次如此近的看到精銳騎兵的交鋒,雖然力量懸殊了一些,可是齊王一點也沒有流露出怯意,每一次沖刺都是向敵軍軟肋而去,而指揮北漢軍的飛虎將軍石英雖然應變迅速,始終將齊王等人困在陣中,但是卻是始終不能壓制住齊王。我有些奇怪的問道:“呼延壽,雖然可能是因為齊王殿下戰法高明,可是怎麼我覺得石英有些名不副實呢?”

呼延壽道:“大人有所不知,北漢的幾位將軍長處各自不同,石英擅長千里奔襲,這次殿下身邊的親衛精銳只在石英所部之上,所以石英不能以急襲得手,這行軍布陣的本事,北漢軍中以鬼面將軍譚忌為首,而在我大雍軍中,臨陣指揮騎兵,鮮有能勝過齊王殿下的,所以才會有這樣的局面。

我心中暗道一聲僥幸,若是這次追殺伏擊我們的是鬼面將軍譚忌,大概我就可以給齊王收尸了,當然這還是如果我有可能逃過一劫的情況下。這次北漢的安排不是不周到,可是卻沒有料到我會帶著本來是為了東海之會准備的飛天神火,另外又忘記了如今秋高草長,乃是最是容易使用火攻的季節。而石英的戰法被齊王克制卻也是無奈之舉,我想北漢也不能事先想到齊王會去東海的,一定是得到林碧的情報之後才匆匆派了在附近的石英前面,若是這些條件差了一點,今日就不是這個格局了。仔細觀察了半天戰局,我正色道:“小順子,一會兒你跟著呼延將軍順勢攻入北漢軍中,你雖然騎術差些,可是應該勉強比得上一個普通騎兵了,你這幾年練了姜家的槍法,應該用上的,如果能夠取得石英的性命自然是最好,如果不能,也要讓石英不能再如臂使指地指揮敵軍。你們看這個安排如何?”

小順子和呼延壽都微微皺眉,呼延壽先道:“大人,李爺武功高強,末將當年也曾親眼所見,可是大人你的安危要緊,如果李爺也上陣殺敵,到時候若是被亂軍傷了大人,我們可是擔待不起。”

我苦笑道:“呼延將軍,這也是不得已之事,你要指揮軍隊,恐怕斬將奪旗的事情你是騰不出手的,而且若是不能取勝,就是你們都在這里保護江某,也是無濟于事。這樣吧,你留幾個虎赍保護我,只要你們速戰速決,我應該不會有太大的危險的。”我可不好意思說呼延壽沒有絕對的把握壓制石英。

小順子倒是沒有出言,他是明白現在的局勢的,也知道江哲令出如山,心道,只有自己快些殺了石英,然後馬上回來保護公子,才是最好的解決法子,心中不免有些後悔沒有讓江哲多帶幾個心腹護衛過來。這時,下面齊王已經有些陣形散亂,看來是強弩之末了。我連忙下令道:“呼延將軍,你快些行動,若是殿下受傷,只怕我們擔當不起。”

呼延壽低聲應諾,安排了幾名武功高強的虎赍衛保護我,便回身上馬,小順子看了我一眼,也上了戰馬,這時我想起一件事情,連忙湊近喊道:“小順子,還有一件事情?”小順子臉上露出詢問的神色,俯身低頭,我在他耳邊匆匆說了幾句話,然後連忙退到一邊。

呼延壽見眾人都已經准備停當,一提馬槊,無聲的指向天空,然後猛然下揮,將近兩百人的騎兵沖上了山頂,然後風馳電掣一般狂嘯而下,站在一邊的我只覺的地動山搖,碎石亂滾,差點跌倒在地上,幸好身邊的幾個留下來保護我的虎赍衛攙住了我。

這幾個虎赍衛也都是當年在寒園保護我的近衛,這幾年都已經升職,至少也是六品的武官了,不過前些日子他們一和我見面,就跟我訴苦,說是當年我出走之後,他們因為“保護不力”被當年的雍王,如今的皇上狠狠訓斥了一頓,總算雍王知道他們委屈,沒有責罰他們,反而因為他們在我身邊待了幾年,都給予了重用,可是還是很長時間都抬不起頭來。幸好是他們,定然不會嘲笑我,當初在寒園的時候,他們可是都負著隨時留心我的身體狀況,一旦看見我面色不好,就得隨時去請雍王府專門負責替我診治的禦醫的。雖然我現在已經基本上恢複健康,可是在他們心目中大概還是那個隨時都可能斷氣的藥罐子吧。

都我站起來的時候,正好看見小順子隨在呼延壽身後沖入了北漢軍的騎陣中,白馬銀槍雪戰袍,威風凜凜,倒讓我心中有些嫉妒,可惜啊,我是沒有可能上陣殺敵了。黑紅兩色的鐵流勢不可擋,北漢軍沒有料到會有伏兵,一時間陣勢大亂,而齊王所部聲勢大震,拼力厮殺,這時,寨內也已經驚動,寨門大開,僅剩下百多人的寨內騎兵也殺了出來,雖然大雍軍力量仍然不如北漢軍,可是內外夾擊,三方猛攻,北漢軍一片混亂。

石英萬萬沒有料到會在這個時候身後出現敵軍,事先他們已經清除了許多大雍的斥候,而且那些寨壘之內的雍軍秉承齊王的嚴令,是輕易不會出寨的,所以他本來可以穩當當地圍殺齊王的,而帶著護衛“逃跑”的那個江哲也沒有被他放在眼里,一個智謀出眾的謀士可不一定會是能夠領軍作戰的將領。如果不是林碧的指令中特意要求石英一定要擒殺江哲,那個南楚使節又是那樣堅持,他跟本就不會派了一千人去追江哲,至于江哲能夠脫身這一點,石英可是絕對沒有料到的,所以他跟本就不會想到附近會有援軍。而一眼看到黑紅兩色的衣甲,石英第一個念頭就是想到了追擊江哲的那些騎兵的安危,心中冰寒的同時,下令阻敵的命令也不免晚了一刻,就只這麼一瞬之間,敗局已成。

石英甚為果斷,立刻下令撤軍,自帶親軍斷後,北漢鐵騎仗著人多,四散逃去,石英剛剛一槊將一個擋路的雍軍撩倒,前面白影一閃,一個身穿白衣白甲的騎士擋住了自己的去路,面甲掩住了那人面容,看不見他的容貌,可是他的身材並不高大,石英冷冷一笑,自恃力大勇沉,一槊撩去,那個騎士也不閃避,一杆銀槍從環轡間斜探而出,槍槊撞在一起,石英只覺得好像撞入了一團棉花,著力處似實還虛,不由身子一個踉蹌,這時那騎士的銀槍倏地裂開,散成滿天槍影,槍尖激起的無數細小而冰寒的氣流撲向石英。石英大喝一聲,馬槊當空一劃,熾熱的勁風擋住了銀槍的攻勢,“叮叮叮”一串兵刃交擊的尖銳聲響和暴起的風浪讓兩人身邊數丈方圓之內再也無人能夠立足。

石英乃是北漢著名的武將,在戰場上雖然也遇過敵手,可是從來沒有像今日這般艱苦,若非是他察覺到那人的槍法和騎術相差很大,利用自己騎術上面的優勢,恐怕也不能和那人斗了一個旗鼓相當。雙方斗了十幾個回合,那人漸漸占了上風,突然銀槍化作流星逸電,刺破了石英的防線,石英拼力閃躲,仍然被那人一槍刺穿了右肋,石英慘叫一聲,不顧生死,手中馬槊竭力出手,那人策馬退了一步,石英轉身逃去,他身邊的十幾個親衛不約而同的擋住了那名敵將的攻勢,銀槍化作點點星雨,空中閃現朵朵燦爛的嫣紅,當那十幾個親衛喪命在銀槍之下的時候,石英已經在其他的親衛保護下沖出了很遠。那雪袍戰將見已經追之不及,高聲叫道:“石英,轉告嘉平公主殿下,就說南楚可沒有安下什麼好心腸,他們不過是傳傳消息,你們卻是損兵折將,這鷸蚌相爭,漁翁得利的計策還看不透麼?”

石英耳中聽得明白,雖然明知那是挑撥離間,可是心中還是平白生出惱怒,不由懷疑起南楚的用心,據那使者所說,指使他的人乃是南楚陸燦,據說陸燦就是江哲的弟子,難道弟子還不知道師父的本事,莫非陸燦就是知道我們不可能輕而易舉得手才傳遞消息給我們的麼?

我在高處聽到小順子的喊聲,面上露出微笑,陸燦和林碧聯手害我,這個仇不能不報,北漢的軍方領袖可是龍庭飛,若是能夠讓龍庭飛對陸燦有了戒意,那麼就可以避免北漢和南楚勾結的太深,我也可以少些麻煩。

又過了一陣子,戰場上已經平靜下來,只剩下清理善後的大雍軍士了,我這才在幾名虎赍衛的保護下向山上走去。只有短短一段路,若是騎馬轉瞬就到,可是我雙腿內側早已是血肉模糊,實在不願意乘馬,走路雖然也很苦痛,也只得認了。走到山下,齊王帶著親衛迎了上來,他渾身上下傷痕累累,鮮血狼藉,十分狼狽,不過他可沒有放在心上,一見我就大笑道:“隨云,你好本事,以後干脆也指揮殺敵好了。”

我強忍著白他幾眼的沖動,道:“殿下這可是為難我了,若是我都能上陣殺敵,那麼就是南楚也是人人都可以從軍作戰了。

這時,寨內的守軍將領也過來恭請我們入寨,我見小順子正在和呼延壽他們一起善後,覺得現在也不會有什麼危險了,便和齊王並肩走向寨門口處的吊橋,那里的尸體很多,還沒有經過清掃,可是這里除了我之外人人都是久經沙場,誰也沒有放在心上。我也只能視而不見地向寨內走去,心想,趕快沐浴更衣,睡上一覺,才是要緊的事情。

朦朦朧朧的,李虎睜開了眼睛,他是飛虎將軍石英手下的一個小小的騎兵什長,在阻截固山寨援軍的時候不慎被刺落馬下,恰好頭部撞擊到岩石上,因此昏迷不醒。戰時倉促,也無人注意到他還未死,他昏迷了許久,直到石英落敗而走,這麼長時間,也就沒有人想到這里還會有活人。忙著清理戰場的雍軍還沒有來得及顧及這里,只是簡單地把擋著吊橋的一些尸體拖走罷了,然後就去打掃戰場,救護戰友,將傷重的北漢軍補上一刀或者押到一邊。所以李虎就這麼躺在那里,無人過問。他睜開眼睛的時候,正好看到一個穿著皇族金色戰甲,外披赤色戰袍的將軍和一個青衣文士並肩走向吊橋。李虎心中如同烈火焚燒,知道肯定是北漢軍敗了。眼光掠過,李虎看到身邊有一柄不知是誰丟下的步槊,也無法多想,李虎拼盡最後的力量,伸手抓住步槊,然後突然坐起,將手中唯一的武器擲了出去。他見眾人幾乎都穿著戰甲,又擔心自己力弱不能一舉得手,這一槊卻是擲向了那青衣文士。

使盡了渾身力量的李虎只覺的眼前發黑,在看到那青衣文士後心被步槊刺中之後,身軀搖搖欲墜,在身邊眾人瞠目結舌中跌落橋下之後,李虎也沒有力量抵擋沖過來按住自己的雍軍,任憑他們捆綁毆打,他心中滿是歡喜,放聲大笑起來。

上篇:第十四章 心腹之患     下篇:第十六章 我心依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