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第十六章 我心依依  
   
第十六章 我心依依

陸燦站在甲板之上,望著一望無際的碧海,明明是風和日麗的天氣,可是他心中卻是一片孤寂,雖然早就知道那人已經是大雍的重臣,深受大雍皇室的信賴,而且又娶了昔日的王後,大雍的甯國長樂公主,可是陸燦心中卻無法產生對那人一絲敵意。他對那個人可以說是很了解的。昔日江哲在做自己的西席的時候,也只有十幾歲的年紀,自然是不似如今這般深沉。陸燦深深的記得江哲平日最愛的就是偷懶,除了規定的時間之間絕對懶得監督自己讀書,初時還經常跑出去逛街或者游玩,不過這人終究是好靜的,到後來最經常做的事情就是拿了一本古籍,泡上一壺香茶,坐在樹蔭下津津有味的閱讀。不過這人也很好誘惑,只要自己拿了什麼新奇美味的糕點,多半都可以讓他答應替自己寫功課,或者作些別的什麼小事。想到這里,陸燦不由失笑,可是笑容很快就消失不見。

他是知道的,自己這個師父生平最是沒有大志,在南楚當了狀元之後,除了曾經在籌立崇文殿的事情上十分用心,以及曾經襄助德親王攻蜀之外,基本上就是尸位素餐了,所以後來江哲因為上書直諫而被貶斥的消息傳來,陸燦第一個念頭就是,師父不是想借機抽身了吧?可是沒有,師父還是留在建業,當時陸燦還曾經慚愧的想,或許是自己想差了,如今師父已經是堂堂的翰林學士,怎能以從前的標准衡量。可是就在之後不久,雍王攻破建業,恩師被擄去大雍,而當陸燦得到准確的消息之時,一切已經事過境遷,恩師投效雍王,而且被南楚刺客重傷。這樣的局勢,讓陸燦再也無法存有救回恩師的念頭。因為陸燦已經明白,南楚已經永遠失去了一個本有可能成為擎天玉柱的棟梁之材。

接下來,陸燦默默的注意著江哲的事情,始終默默無聞的江哲在獵宮之變中一鳴驚人,力挽狂瀾,然後拋卻榮華富貴,帶著長樂公主私奔而去。雖然有些遺憾大雍終于被強有力的君主所掌握,可是陸燦還是默默的祝禱自己的恩師可以從此安享余生,因為他也得到過情報,知道恩師為了雍王,可真是鞠躬盡瘁,據說離去之時已經是病入膏肓了。

可是就在不久之前,江哲的一封信讓他徹底明白,江哲不會在大雍沒有一統天下之前歸隱,江哲的生死榮辱已經和大雍皇室緊密的聯系在一起了,所以前艙在心中已久的殺機終于爆發了,陸燦的心中只有一個念頭,若是江哲繼續為大雍效力,那麼最後成為祭品的一定是南楚,陸燦不能眼睜睜看著家國覆亡,不論國主昏庸還是聖明,陸燦都不能讓陸家三代效忠的南楚成為大雍鐵蹄下的戰利品,所以陸燦在自保的同時,下了決心,除去江哲。其實說服北漢伏殺江哲,陸燦並沒有完全的把握,可是他也知道這是唯一的機會,只得盡力一試。他相信對付江哲最好的辦法不是謀定後動,而是用最快的動作,用最猛烈的攻勢,用直接了當的手段去攻擊。雖然沒有百分百的信心,可是早已察覺到江哲對自己並沒有特別的戒心的陸燦,相信很有可能成功。

殺死一個敵人,甚至可以說是一個叛逆,原本應該是大快人心的事情,可是為什麼心中如此之痛,陸燦仰天長歎。

同樣的晴空,林碧心中卻也是一陣悵然,她知道,按照時間推算,這個時候應該是齊王和江哲被石英伏擊的時候了,一個是統帥大軍阻擋北漢兵鋒所指的大將,一個是智謀如海,手段通天的軍師,這兩個人一死,至少數年之內北漢可以安枕無憂,原本林碧應該興奮期待,可是卻總是有些不能釋懷。這兩個人給林碧的印象都很不錯,齊王雖然有些殺氣太重,性情也似乎有些暴戾,可是林碧能夠感受到李顯心中的悲愴沉痛,而且齊王本質上是一個性情中人,這讓林碧心中對他多了幾分好感和賞識,她甚至曾經將李顯和龍庭飛比較,龍庭飛雖然明顯勝過李顯,可是林碧卻隱隱覺得龍庭飛過于完美,令她在尊重傾慕之余也有些自慚形穢,她總覺得如果自己不是嘉平公主,那麼自己根本配不起龍庭飛,這也是她這幾年有意無意拖延婚事的一個原因。而李顯就不同了,有過人之處,也有明顯的缺點,反而讓林碧覺得頗為可親可愛,而李顯不時流露出來的落寞更讓林碧心中多了幾分憐惜,之前林碧心中只當李顯是敵人,所以還不覺得,可是在李顯很可能喪命的時候,林碧卻不由自主的想起了李顯的音容笑貌。

而江哲呢,那個在傳聞中心思陰毒可怕的謀士,帶給林碧的卻是一團迷霧,猶記得初見面時他氣度閑雅,令人見之油然而生敬慕,更記得聽濤閣上他稚氣顯露,童心猶存的另外一面,這個人,林碧隱隱覺得,或許很多人都誤解了他,或者他本就是一個恬淡無害的異類,只有當你觸犯了他的時候,他才會露出猙獰的面目。

還有溫柔嫻雅的長樂公主,林碧可以感覺到她的平安喜樂,從前坎坷的人生似乎在她身上看不到影子,可是林碧心中明白,這才是這個女子值得敬佩的地方,天下有幾個女子可以坦然面對從前的傷痕累累,又有幾個女子可以放棄唾手可得的權勢富貴,跟著病弱的情郎攜手共赴茫茫的前途呢?

還有柔藍,那個受盡寵愛卻是不顯驕矜的小女孩,還有江慎,那個還不解人事,就被父親“狠心出賣”的可憐男孩,林碧只覺得心中一陣劇痛,她是在毀滅怎樣一些人的幸福啊!

痛過之後,林碧終于收拾起惆悵的心情,她告訴自己,不論那些人是怎樣的可親可敬,可是他們都是北漢的敵人,他們的死亡可能會換取無數北漢將士的生存,漸漸的恢複平靜的心情,林碧低聲道:“這是命運,如果失敗的是我,那麼我也願承擔所有的後果。”

在通往長安的路上,迤邐而行的公主鸞駕之中,長樂公主神色淡然地望著遠處的天空,這次大雍朝廷可是給足了面子,在長樂公主在慶王李康的護送下進入大雍勢力范圍之後,太上皇李援和雍帝李贄就各自下了一道詔書,公告天下。

“武威二十五年十一月,朕尤在位,顧念甯國長樂公主孀居寂寥,賜婚天策帥府司馬江哲,唯司馬因國事臥病,不堪辛苦,朕心不忍,特許二人私下完婚,儀成六禮,禮部文書皆具。于今駙馬病愈,朕甚思念,特詔還朝,欽此。”

“駙馬都尉江哲,素有功于國,今賜封楚鄉侯,食邑三千戶。欽賜朕潛邸為甯國長樂公主府邸。公主世子江慎,賜封安國公,食邑五千戶,長女柔藍,賜封昭華郡主,食邑千戶。欽此。”

這兩道旨意不僅輕輕松松地掩蓋了當日長樂公主私奔的事實,還封江哲為鄉侯,更將年僅周歲的江哲長子江慎封了國公,這已經是外戚朝臣最高的爵位了,就連江哲的養女也封了郡主。如此封賞,就是再沒有眼力的人也知道江哲夫婦深得皇室寵幸,絕對沒人敢提及當年的事情了。

可是長樂公主心中卻是十分淡然,當初出走之時,她就已經拋卻了一切,若不是大雍局勢不穩,就是再重的封賜也不能讓長樂公主重回長安,更不願讓夫君重入宦海。可是長樂公主也清楚這其中的難處,如今夫君已經去了北疆前線,若是自己留在東海,先不說江哲會擔心自己的安危,就是皇室也不免擔心前線兵權誰屬。自己若是不進京為人質,就是皇兄相信自己夫婦,那些大臣也不免會秘密進諫的。與其讓那些人心中生出疑念,不如自動一些。所以長樂公主入京之事早就已經決定了。

輕輕歎了一口氣,若是還有選擇,長樂公主甯願留在東海不問世事,可惜這卻是不可能的事情。

這時柔藍興沖沖跳到鸞駕之上,問道:“娘親,慎兒呢,看我給慎兒編了花環呢。”

長樂看了一眼那精致的花環,笑道:“編得很好看呢,是不是麟兒教你的,我看你方才和他在一起嘀嘀咕咕的。”

柔藍眨了眨眼睛,道:“才不是呢,麟弟只會舞刀弄劍,怎麼可能會編花環,是我跟尚儀學的,方才我不過是看麟弟很孤單,所以才去和他說話的,誰讓三舅舅那麼過分,不讓麟弟和我坐一輛車,說什麼我是郡主,麟弟雖然也是皇族子弟,卻沒有爵位,又說什麼要避嫌,不讓我們坐一起。”

長樂公主眼中閃過一絲冷然,淡淡道:“藍兒,你去跟你三舅舅說一聲,就說慎兒一直被慈真大師占著,我一人乘坐鸞駕很是寂寞,讓麟兒和你與我一起乘坐吧。”

柔藍大喜,道:“我這就去告訴他。”說罷跳下鸞駕,興沖沖的跑向慶王的馬車,身後自有侍衛緊緊跟隨保護。

長樂公主心道:隨云臨行之前要我好好照料麟兒,我怎能看著他被人欺負。不由對久未蒙面的三哥添了幾分惱意。

這時長空如洗,一行秋雁鳴嚦而過,長樂公主聽了不知怎麼,覺得心中一緊,不由向北望去,不知夫君可到了大營沒有?

“阿嚏”我打了一個大大的噴嚏,然後就聽到齊王的竊笑聲,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若是我真得給那個北漢軍一槊刺死,現在他想哭恐怕都哭不出來。說起來也是僥幸,因為想到上戰場之後隨時都可能有危險,所以我特意精制了一件護身的金縷衣,這金縷衣乃是古書上面所記載的奇物,乃是用云南苗疆特產的紫金沙混合異域烏茲煉制的軟銅,熔煉之後抽成紫金絲,這種紫金絲細如毛發,柔韌無比,卻是可也吊起千斤之物,用這種紫金絲混合西域金猩的毛發紡成的細線,編制成一件薄如蟬翼的內衣,穿在身上仿若不覺,卻是可以刀槍不入,不說制衣的工藝十分複雜,就是為了得到那些原料,也是費盡心力,為了保命,我可是花了千萬金銀和無數心思啊,就是這樣,我還不放心,又特制了一件青色大氅,夾層里面縫了三劄牛皮,這可是制作皮甲的材料,雖然不如我的金縷衣那般刀槍不入,但是可以護住全身,總算是聊勝于無。雖然我費了不少心思和金錢,不過總算是物有所值,那一槊雖然刺中我的後心,將我撞落吊橋,倒是沒有刺傷我,就是力道也消去大半,當然這也是因為那個北漢兵根本沒有多少力氣了。可是秋末時分,泉水寒徹,再說那護城河里面還有尸體血水混雜其中,我的水性也只是勉強可以浮在水面上,因此我落水之後著實吃了不少苦頭,若非是小順子遠遠看見,知道我應該沒有受傷,連忙沖過來把我救了出來,只怕我沒有被刺死也會被溺死,誰讓齊王他們都以為我被擊中後心,怕是死了,一時之間都反應不過來呢。不過吃了這樣大的虧,從水里被撈上來之後又是吐得天昏地暗,在齊王面前,可是丟盡了面子,怎能讓我不郁悶呢?更別說寒水一浸,我這身子終究不如常人,又感染了風寒,真是出師不利啊。

小順子眼中閃過一絲憂慮,問道:“公子,是否多休息幾日再啟程,你身子素來不好,若是不好好治療,屬下實在放心不下。”

我懶洋洋地道:“不行啊,這里可不是什麼安全的地方,雖然北漢軍退走了,可是還要提防他們會有大軍到來,還是快到大營好些。而且齊王殿下離開大營的事情本來是瞞著下邊的將士的,如今恐怕已經是人盡皆知,如果殿下不回大營主持大局,恐怕于軍不利,你放心,我不過是吃了點苦頭,到了大營,也好休養,總比困在路上的好。對了,手爐熱了麼。”

小順子連忙將准備好的手爐取來,我抱在懷里,緊了緊大氅,道:“我在路上就好好發一下汗,你們不用管我,等我到了大營,再叫醒我吧。”說完,我舒舒服服地躺在馬車之上,閉上了眼睛。齊王有些好笑地看了看我,將自己的大氅解下,也蓋在我身上,然後跳下馬車,上了戰馬,看到臉色苦惱的呼延壽,便問道:“呼延壽,怎麼了,從昨日就看到你一直苦著臉?”

呼延壽苦澀地道:“末將臨行之時,陛下曾說,命我等好好保護江大人,還說若是江大人受了什麼損害,就要重重降罪,如今大人不僅因為急行軍而受了很多苦楚,而且又落入水中,受了風寒,只怕皇上若是知道,定會惱怒我等保護不力。”

齊王安慰道:“這個本王也沒有辦法,不過你們何必擔憂,難不成皇上還會再派人來麼,再說你們為了保護隨云也損失了不少人,現在雖然隨云受了些驚嚇,但是也沒有什麼太大的損傷,無論如何總是總是有功的,再說皇上素來賞罰分明,將來你們多多盡心,讓隨云給你們多美言幾句,難道皇上還能怪罪你們麼?”

呼延壽聽了心中稍安,不由感激地看看齊王,他方才是人在局中,不免糊塗,如今被齊王點透了關節,自然明白過來,心道,遇到敵軍本是意料之外的事情,如今能夠保得齊王殿下和江大人的平安,就已經是大功一件,陛下明鑒萬里,賞罰分明,怎會憑白加以怪罪呢?

我在車上將他們的說話聽得一清二楚,雖然距離遠了一些,可是對我來說,自然是沒有問題,心中不由歎了一口氣,齊王李顯,果然是對麾下將士關愛備至,即使呼延壽本是雍王親信,只要做了他的屬下,齊王也就一視同仁,難怪能夠深得軍心,引得朝中重臣憂慮呢?

若論才華氣度,李顯其實不弱于當今皇上李贄,但是他卻有一樣大大的缺憾,就是他的固執和偏激,這一點雖然是缺憾,卻也算得上是優點,只因李顯之所以能夠成為今日大雍的武將之首,就是因為他百折不回的氣勢。自從李顯帶兵以來,不是沒有落敗過,可是李顯卻是敗而不餒,再加上他精通戰陣,生性勇猛,每次落敗必帶親軍斷後,所以即使落敗也不會傷筋動骨。而李顯又善于從經驗中吸取教訓,卷土重來之時必然更加凶猛,令人頭痛非常。多年征戰,大雍雖然猛將如云,可是若是想要尋一個能夠壓得住軍中驕兵悍將的人物,除了李贄之外,就只有齊王李顯了。

兄弟兩人比較起來,李贄思慮周密,攻無不克,戰無不勝,可以說是大雍的軍神和領袖,而李顯卻是大雍的利刃,軍中將士的偶像,因為李顯作戰雖然有勝有負,但是他作戰之時不屈不撓,領軍作戰身先士卒,落敗之時親自斷後,無不令將士敬服,而李顯的努力和進步更是人人都可看到的,對于仰之彌高的雍王,將士多是敬畏,而對于齊王,卻是多了幾分親近。若論軍心,雍王麾下自然是忠誠不二,可是齊王所部也不遜色,當日獵宮奪嫡之時,若是齊王下了決心,和雍王一博生死,那麼雍王雖然最終多半仍會取勝,可是大雍國力必然因此衰退。這也是事先最令雍王和我頭痛的地方,若非是連番變故,說不定在獵宮變故之前,我們就對齊王下手了。

齊王的固執和偏激讓他在戰場上成為敵軍最頭痛的敵人,若是對上雍王,基本上來說敵軍多半已經是必敗無疑,所以往往一戰而定,也就沒有什麼好說了,若是對上齊王,雖然敵軍可能取勝,可是只要不能在戰場上留下齊王,那麼就要面臨狂風暴雨一般的反擊和不死不休的報複,那種壓力多半能夠讓敵將恨不得一開始就落敗了。齊王能夠抵擋天縱之才的龍庭飛,除了軍事上面的才華之外,主要就是靠了他堅毅的心志,迫得龍庭飛無法一舉功成,從起初的連戰連敗,到後來的平分秋色,齊王的進步人所共見。

可是這個明顯的優點,在政事和家事上就成了很明顯的缺點了,若非如此,齊王也不至于落得今日的窘境。根據我的調查和判斷,當初齊王殿下為了能夠占據軍方首席的位置,鐵心投靠太子李安,而他和鳳儀門秦錚的聯姻自然有政治婚姻的意味,可是李顯對秦錚確實曾經動了真情,可是秦錚卻偏偏和師門瓜葛不斷,這就觸犯了齊王的逆鱗,齊王此人,獨占欲極強,所以為了掌握軍中大權,明知李贄更應當繼位,卻仍然投效太子,也為了秦錚的軟弱和搖擺而將其屏除在心門之外。若是齊王不那麼固執,或許當日他就會效忠雍王,不會落得今日君臣相疑的格局,若是齊王不那麼偏激,就不會疏遠秦錚,若是他肯用心對待秦錚,或者很有可能讓秦錚最後拋棄鳳儀門,也就不會有曉霜濺血,夫妻永訣的悲劇發生了。

反過來說,若是齊王不那麼固執偏激,一心一意地跟太子、鳳儀門合作,不因為心中的鄙夷和芥蒂而疏遠太子和鳳儀門,獵宮之變,鹿死誰手還未可知呢?

就是因為齊王這古怪的個性,才有了今日他的窘境,我聽聞齊王因為王妃秦錚之死而心中悲慟,不肯續弦,這也是皇上和齊王不和的流言能夠到處紛傳的緣故,可是在我看來,齊王對于秦錚,雖然有夫妻之情,卻未必是真的如此深情難忘,倒是很有可能因為齊王心中存著昔日不該放棄和鳳儀門爭奪,以至秦錚泥足深陷,最後自盡身亡的愧悔吧。這樣的心情或許才是齊王陷入不可自拔的死結的原因吧。

其實我總覺得齊王屢次拒絕皇上的好意,並非是存心不肯和皇上和解,恐怕還是心結難消,沒有台階可下,不過這不是長久之計,皇上畢竟是皇上,忍了一年兩年,忍不得十年八年,再說皇上就算是能忍,那些重臣們也會屢屢進諫,日日就是,就是皇上相信齊王殿下不會有反意,也不能太過乾罡獨斷,到時候,恐怕齊王就不能領兵了,這樣一來,豈不是讓齊王更加怨恨,這樣一個帥才,若是平白毀了,我可是不甘心的,再說齊王這個人若是和皇上和好,必然是鐵了心效忠皇上,到時候大雍江山固若金湯,我也就可以安心歸隱了。難得這次齊王終于退了一步,來尋我解圍,這個好機會我怎能放過,皇上也是精明的人,和我雖然沒有事先交流,卻是想到了一起去,這次我們君臣再次聯手,一定能夠讓齊王殿下心悅誠服地服軟。而且也是機緣巧合,齊王這樣高傲固執的人,居然對慎兒十分喜愛,甚至答應再娶正妃,只要齊王動了心,我就有法子化去他心中的寒冰,想到美好的前景,我不由輕輕一笑。等到他們兄弟君臣和睦,應該就沒有我什麼事情了吧,現在麼,不過是他們之間少了一個台階罷了,我就委屈一下,充當這個台階吧。至于軍務上面的事情我可不會插手的。

我正想得高興,突然呼延壽叩動車門道:“公子,皇上的旨意已經到了大營,殿下問是否需要加快行程。”

我皺皺眉頭,自從遇襲之後,齊王也顧不上什麼隱秘了,不過是一夜之間,就傳下數十軍令,現在澤州、鎮州境內是風聲鶴唳,不說別的,如今身邊的護軍就有數千,而得了軍令前來保護齊王的軍隊更是絡繹不絕,這大軍行動起來可是頗費錢糧,行軍計劃更是已經定下,如果現在加快行程不說影響到軍事上的布局,恐怕還得輕騎趕路,這個苦我就吃不了。

這時,小順子輕輕道:“齊王怕也不想急行軍呢?”

我心中一動,仔細想了一想,果然如此,聽齊王的口氣,不過是不想落一個怠慢欽使的罪名,所以讓我拒絕罷了,心中一笑,這齊王也是動了心思了,雖然是想拿我做擋箭牌,可是看在他也有心和皇上和解的份上,我就幫他一把吧。想到這里,便道:“請轉告殿下,就說還是按照計劃行程吧,欽使來傳旨,恐怕我也有份,再加緊趕路,只怕我的性命倒要搭在路上了。”

果然我說了之後,齊王就沒有再來打擾,若是從前,只怕齊王不是問也不問就加速行軍,就是不理不睬,依然故我,如今的變化對我來說倒是可喜,至少齊王不會拗著性子做事了,不過想用我做擋箭牌,可是需得付出代價的,我總是要討回來的。

上篇:第十五章 水深火熱     下篇:第十七章 立威定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