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第十八章 蒼鷹折翼(上)  
   
第十八章 蒼鷹折翼(上)

大雍武威二十七年十月二十七日,剛剛舉行過軍中大比,澤州大營上下都得到軍令,准備出征,就在一切齊備之後,前線傳來敵情,在澤州東峪出現了北漢的前鋒游騎,李顯聽了探報皺眉道:“隨云,怎麼龍庭飛會這時候出兵呢,雖然他每年都會出兵攻打澤州,可是基本上不是在春耕時分就是秋收季節,如今新糧已經入倉,他這時來進攻未免有些奇怪?”

我披著長衣,在燈下看著地圖,淡淡道:“今年春天,龍庭飛曾經入寇澤州,所以秋天不來也沒有什麼奇怪,不過此人通曉軍略,我們大雍這樣大的動作,殿下你親入東海,哲重入軍旅,皇上和殿下又是忙著籌備物資,整頓軍馬,這種種征兆都說明大雍將有戰事。龍庭飛手下肯定有人時時探聽我方軍情,如今沁州已經降霜,天氣開始轉為寒冷,但是距離大雪封道還有一月之期,也算的上是我們進軍的一個好時機,龍庭飛定是擔心我們進軍沁州,劫掠殺戮,然後在降雪之前毀掉他們的存糧,這樣接下來的冬天北漢可就難過了。我們兵強馬壯,若是進攻沁州,龍庭飛就是天大本事也不能面面俱到,與其被我們困著攻打,自然不如以攻代守,先下手為強,等到他們退去之後,明年春天之前我們就不能進攻了,再說了,前些日子北漢軍伏擊我們的事情,就是我們沒放在心上,你以為他們會相信我們不記仇麼。”

李顯其實心中也有類似的看法,他看向我道:“既然如此,我們就在澤州給他們一個教訓好了,以逸待勞也沒有什麼不好,你覺得我們該如何進行呢?”

我指向沁水與十里河交界之處的廟坡道:“殿下,你覺得這里如何,這可是個甕中捉鱉的好地方?”

李顯看了一會兒,道:“你認為派誰去比較好?”

我輕輕道:“名義上鎮守那里的應該是荊遲,可是實際上主持那里的人是誰就要看殿下你的器量心胸了。”

李顯眼中閃過一絲寒光,道:“本王明白你的意思,你放心,這次本王就按照你的計策行事,什麼功勞面子,只要最後我軍勝了,本王就是天大的功勞,難道還會去和部將爭功麼?”轉而又道:“不過本王擔心他們不會入圈套。”

我微微一笑,道:“廟坡這里存放著澤州大營的所有糧餉,若是敵軍都想不到攻擊這里,那麼除了和我們硬碰硬,就沒有任何勝算,難道同等軍力比拼之下,我們又是以防禦為主,難道還會落敗麼,興兵犯境,若是不能因糧于敵,那麼就是打個平手,也是敗了,而且還請殿下放心,龍庭飛就是再厲害,也不能輕易贏了這一局。”

李顯這才放下心來,看著地圖道:“按照斥候的回報,後日龍庭飛的主力就會到達秦澤,而我們正好在那里迎戰。”我點頭道:“秦澤地勢平坦,雖有些荒原丘陵,但是還是很適合兩軍作戰,也難怪這些年來大雍和北漢基本都會選在這里決戰。”

李顯感歎道:“是啊,秦澤荒原之上野草繁茂,都是浸透了兩國戰士鮮血的緣故啊,本王和龍庭飛在秦澤交戰至今已有四次,本王都是只能勉強全身而退罷了,我大雍在秦澤埋葬了無數忠勇的將士,這次本王要讓龍庭飛受到折翼之痛,希望他夠聰明,可別讓本王望穿秋水才好。”

我胸有成竹地道:“這個王爺不用操心,我們留下的線索,足夠他們發現廟坡乃是我們存糧之處,而且北漢軍將領自負得很,就是發現可能有問題,也會想盡辦法來達成任務,可是這次他們卻會發現撞上了鐵板。”李顯微微一笑,沒有說話,除非是龍庭飛親自帶兵偷襲,其他的北漢將領還沒有被李顯放在眼里。

颯颯秋風,荒草離離,毗鄰秦澤北面的十里原廣袤荒涼,幾個身穿暗黃色軟甲的大雍斥候伏在丘陵之後盯著遠處的天際,丘陵下面,幾匹戰馬在那里悠然的吃著草料。其中一個斥候有些疲倦地揉了揉因為長期望著遠方而覺得酸澀的眼睛,就在這時,他的同伴驚道:“敵軍來了。”他連忙抬眼望去,只見蒼穹盡處,碧藍的天空背景上,突然浮現出一條深棕色的曲線,不過是呼吸之間,那起伏不定的線條越來越清晰,在黃色的原野上飛速的移動著,又過了片刻,已經可以看清楚那線條是由成千上萬北漢鐵騎組成的,而在一片深棕色當中,最耀眼的就是位于騎陣中心的一片火紅。而幾個斥候也看到了在頭上的天空里翱翔著的幾頭蒼鷹,這是北漢軍用來探聽軍情的猛禽。而這些斥候都十分清楚,大雍和北漢的統帥都有一個共同的愛好,就是讓自己的親衛穿著紅色甲胄,不過雖然都是紅色,在戰場上倒也容易分辨,不說盔甲的樣式不同,齊王的親衛使得都是馬槊長矛,而龍庭飛的親衛卻都是硬弓勁弩。幾個斥候知道龍庭飛果然已經親率大軍入侵澤州,自己的行蹤恐怕也已經被頭上的蒼鷹發覺,若是再呆下去只怕是沒命回營了。便悄無聲息地上了戰馬,策馬飛奔,回去報告軍情去了。

又過了一陣子,北漢軍已經到了近前,原本飛奔中勢如潮水一般洶湧起伏的散列隊形迅速的集中收縮,這一收縮陣線,那狂奔如雷的戰陣的氣勢越來越凌人,帶著令人窒息的壓力,令人相信若是前方有人擋路,定會給這支鐵騎撕個粉碎。在距離丘陵數里之外,速度開始減慢,然後在那些大雍斥候監視的丘陵下面停了下來。只有百騎左右的紅甲騎士簇擁著一個穿著火紅戰袍的將領速度不減,直接沖上了丘陵,然後停住戰馬。

那紅袍將領掀起掩蓋住面容的面甲,露出一張英俊的絕無瑕疵的面容,深邃得猶如淵海的深碧雙目露出湛然的神采,俯視著眼前那滲透了大雍北漢勇士鮮血的原野,那睥睨天下的傲然身姿仿佛山峰一樣高大。他身邊的近衛和身後的千萬北漢軍勇士望著他的背影,眼中都露出甘願效死的狂熱光芒。

這時,有四個近衛排眾而出,同時高聲發出了節奏輕揚的呼哨,天上盤旋的蒼鷹都是一個俯沖,分別落到了四個近衛的左臂上。而策馬而立的龍庭飛似乎沒有絲毫留意,只是目光澹澹地看著將要展開血戰的沙場。又過了片刻,整軍之後的各軍主將都策馬上了丘陵,恭恭敬敬的立在龍庭飛馬後。

北漢眾將幾乎都是身材雄壯,英氣迫人,但是其中卻有一個青袍將領與眾不同,他身材瘦削修長,雖然也是身高八尺,卻是沒有什麼凌人的氣勢。可是他面上覆著一個相貌猙獰的青銅面具,只露出一雙如同冰雪一般冷酷無情的幽深黑眸。他馬上掛著的兵器乃是一柄長戈,通體漆黑如墨,只有開刃處如霜雪一般寒芒四射。若是一眼望去,只覺得這人似乎落落寡合,和眾將都隔著一段距離,除此之外也不覺得有什麼異常之處。可是其他將領望著他的目光卻都是有些畏懼退縮,仿佛這人乃是天地間最可怕的存在一般。

龍庭飛沒有回頭,可是他能夠感覺到身後那種詭異的氣氛,心中輕歎一聲,他不是不知道麾下眾將對鬼面將軍譚忌的排斥和忌憚,可是譚忌是他不可缺少的臂膀,也就只好委屈眾將了。龍庭飛麾下人才濟濟,雖然先鋒將軍蘇定巒身死雍都,可是如今魔宗派來的三位弟子鹿伯言、鹿仲天、鹿叔函卻幾乎都可以和蘇定巒比肩,每次出兵,磐石將軍段無敵必然在後面嚴陣以待,穩穩地守住北漢軍的退路,飛虎將軍石英如同一柄利劍,可以輕而易舉地刺透敵人的要害,可是他們卻都不如譚忌來得重要。

鬼面將軍譚忌,出身本是澤州和沁州交界處的山中獵戶,住在深山之中,既不完糧也不納稅,心中也無國家之念,可是十四年前,北漢和大雍對峙之時,大雍的一位將軍在領軍偷襲敵營的時候,路過了與世無爭的譚家寨,為了守秘,那位嗜血的將軍下了屠殺令,除了帶了所有積攢的毛皮,想到山外給心愛的女子買一支金釵的譚忌之外,全寨二百余人被殺得干乾淨淨。而心急難耐連夜趕回的譚忌就在雍軍大肆屠殺之際返回了山寨,可是無能為力的譚忌只能躲在山梁之後,眼睜睜的看著家園盡毀。自知無力報仇的譚忌一把大火焚毀了山寨,然後穿越一條只有寨中獵戶知道的崎嶇山道趕在雍軍之前進了沁州。之後,那位千里偷襲沁州的將軍被嚴陣以待的北漢軍圍殲,當時還是偏將的龍庭飛麾下多了一個親兵近衛。

之後譚忌從一個小卒逐步升到了將軍,雖有龍庭飛賞識,卻也是艱難萬分,只因譚忌慘遭巨變之後,性情大改,不喜與人交談,又以嚴苛軍法帶兵,同僚部下都是畏之如虎,就是比他位階高的也都對他心存忌憚。北漢軍的習俗,喜歡勇猛狂放之士,這樣一來不免多些驕兵悍將,可是譚忌麾下卻是軍律森嚴,稍有違犯,就是杖責鞭打,若有再犯,就是斬首,初時有人不服,以勇力抗之,可是譚忌雖然外貌文質彬彬,手段卻是殘狠無比,將那些反抗的軍士全部擒拿處死,並加上叛逆犯上的罪名,連家人也受到牽連,這樣一來,再沒有人敢觸犯譚忌。軍規肅然之後,譚忌便用心訓練了一支精銳的騎兵,這些騎兵都是遠攻近戰,馬上馬下都十分出眾的勇士,長戈、馬刀、硬弩是他們隨身必帶的武器。譚忌又從龍庭飛學習戰陣,而且可以說是青出于藍,沙場之上,可以憑著騎陣擊敗數倍之敵,或許是因為相貌不夠威武,譚忌幾乎是終日帶著青銅鬼面,所以人稱鬼面將軍。後來譚忌又在軍中選了一批資質過人的勇士,親傳戈術,以其中最出色的三十六人為親兵,更讓這些人都戴了和自己樣式相同的青銅面具,稱作鬼騎,這些鬼騎只帶長戈,最擅沖刺,每逢戰時,就奉了譚忌之命,或攻敵人軟肋,或遇強用強,摧敵之鋒銳,這三十六鬼騎乃是譚忌用來摧毀敵軍戰意軍心的利器,譚忌又是不斷訓練候補,如有陣亡立刻補上新人,譚忌的威名倒是大半都是這三十六鬼騎替他睜來得。

不過若是僅僅如此,也不至于人見人畏,這譚忌最令人詬病之處就是嗜殺,雖然戰亂紛呈,從軍殺敵,沒有不殺人如麻的,可是卻也有個底線,殺俘不祥,因果報應,也是幾乎人人都信的。征戰之初,雖然也有殺戮平民,肆虐婦孺的事情,可是隨著天下局勢漸漸清晰,若是沒有必要,這殘殺無辜的事情也是能不做就不做了。可是譚忌卻是分外的冷酷無情,兵鋒所知不留俘虜,大軍所過之處雞犬不留。這樣的殘狠,就是同僚的北漢將領也是難以忍受的。幸好還有龍庭飛時時耳提面命,管制拘束,否則這譚忌恐怕就會更加過分。這樣一個精通戰陣,所向披靡的將領,又是心如鐵石,冷酷無情的人物,怎不令人戒懼呢?

龍庭飛心中又是歎了一口氣,其實他雖然器重譚忌,可是卻不喜歡他。依著龍庭飛的個性,是不喜歡譚忌這種陰狠殘酷的手段的,可是龍庭飛卻又知道,除了譚忌之外,麾下眾將還難以獨當大雍鐵騎,而且譚忌的殘酷手段,也是北漢軍能夠在大雍境內肆虐的重要保證。若非是大雍邊民畏譚忌如同鬼魅虎狼,北漢軍恐怕會阻力重重,因此雖然譚忌多有不為龍庭飛所喜之處,卻是始終得到龍庭飛的重用和信賴。

收起無奈的心思,龍庭飛微笑道:“譚將軍,你說我們這次應該如何進攻呢?”

青銅面具之後傳來幽冷的聲音道:“大將軍心中自然早有成算,末將無知,卻也知道我軍不過十萬,敵軍卻有三十萬,若不能攻敵之必救,摧敵之肝膽,就是有敗無勝,若是將軍許可,末將願領一軍,盡毀敵軍根基。”

龍庭飛滿意地道:“譚將軍說得不錯,我軍遠來,敵軍占了地利人和,我們若是不能出奇制勝,就是有敗無勝,蕭桐,你來告訴大家我們得到的情報。”

龍庭飛近衛之中,曾經隨著林碧去東海的蕭護衛排眾而出,朗聲道:“大將軍,諸位將軍,屬下奉了將令探察敵情,已經得到敵軍動向,這次敵軍統帥帶了十五萬主力,明日就會到達秦澤戰場,據探馬回報,領軍的是齊王本人,監軍江哲也隨軍同行,而敵軍輜重大營安在廟坡,負責鎮守的是敵軍副將荊遲,大概有三萬人馬。另外澤州境內分散駐守十二萬大軍也已經開始集結。”

蕭桐乃是魔宗愛徒,專司負責搜集軍情,他手下多有魔宗高手,搜集到的情報自然不會有差,可是眾人面面相覷,其中一個將軍問道:“蕭護衛,荊遲乃是敵軍大將,怎麼去守輜重呢,這不是殺雞用牛刀麼?”

蕭桐笑道:“將軍有所不知,這荊遲雖然是敵軍大將,又是雍帝心腹,卻是和齊王不睦,如今雍帝正一門心思和齊王修好,這荊遲自然要受點委屈,末將得到情報,監軍江哲初入澤州大營,就杖責了荊遲,所以齊王就趁機剝奪了荊遲的職權,將他貶到後方去守輜重。荊遲原本帶著七萬大軍,也被齊王拆分了,只讓荊遲帶著三萬人去守輜重,另外四萬人被齊王留在了中軍。”

另外一個將軍笑道:“李顯還自稱能帶兵呢,這樣趁機報複,也未免心胸狹窄了一些。”

譚忌冷冷道:“這也未必是李顯心胸狹窄,你們不是也聽說過,這兩年多來,荊遲也沒有少給齊王掣肘,這種良機,李顯若不利用,也太可惜了,不過這李顯還是手下留情的,若是他存心對付荊遲,就是讓他去送死也未必不行。”

他這一說話,眾將都是默然不語,場中頓時充滿了尷尬的氣氛,龍庭飛心中一歎,朗聲道:“荊遲也算是出色的戰將,他帶著三萬人馬守護輜重,我們想要一舉摧毀敵軍要害,也是十分艱難,李顯這樣做也不算是大材小用,譚忌,你可有信心將荊遲部擊敗,盡奪敵軍糧草輜重。”

譚忌冷然道:“荊遲雖然是一員猛將,可是性情如烈火,對付這種人,末將自有把握,請大將軍放心,末將必定讓敵軍進退兩難。”

龍庭飛滿意地點點頭,道:“好,譚忌聽令,我給你精兵一萬,命你在十日之內,敗荊遲,破敵軍輜重,之後你可自由行動。不過一定要在十一月月底之前返回本部,你可有異議?”

譚忌幽幽道:“末將領命。”,那聲音帶了幾分狂熱。北漢眾將聽了都是心中戰栗,若是譚忌自由行動,澤州又該是血流成河了,多年征戰,譚忌曾經三次攻破固縣,兩次血洗河西,甚至曾經深入到端氏鎮和嘉豐一帶,就連澤州重鎮的晉城周邊也曾經被譚忌洗劫過。對于澤州軍民來說,譚忌是可以止小兒夜啼的魔鬼。

龍庭飛輕輕一歎,若不是北漢兵微,何必要用此凶人殘殺無辜百姓,可是這種事情卻總是要有人去做的,除了譚忌,還有誰能去擔這個惡名。

縱馬下了丘陵,譚忌被親信的三十六鬼騎簇擁著走進自己的中軍,原本譚忌自負戈術高明,並不喜歡這樣的保護,可是兩年多前,鳳儀門的殺手就是趁著鬼騎沖陣之時,化裝成親兵模樣,將譚忌刺成重傷,若非譚忌武功高明,再加上親軍舍命保護,只怕譚忌已經命喪戰場,從那以後,譚忌就時刻留心自己的安危,三十六鬼騎若不上陣厮殺,就終日和譚忌形影不離,他們都和譚忌穿著相似的衣甲,再加上都是帶著同樣的青銅面具,除了親信之外,根本無法迅速有效地分辨他們的身份。若是鬼騎沖鋒之時,譚忌若是沒有一馬當先領著他們沖鋒,就是以鬼騎的候補人選為近衛,其他人根本不能接近譚忌身側,這樣一來,若想刺殺譚忌,沒有宗師本領,根本就是難逾登天,非是貪生畏死,在譚忌看來,就是死,也應該有足夠的亡魂陪葬。

譚忌其實很明白龍庭飛對自己的觀感,對于他這樣敏感的人來說,龍庭飛雖然沒有明確表示出來,可是那種隱隱的厭惡和排斥,其實譚忌心中了如指掌,可是他從來卻不怨恨,是龍庭飛親自傳授兵法給他,也是龍庭飛請名師傳授他武功,他也知道龍庭飛其實是看中了他的殘狠和冷靜,他只是龍庭飛手中的利器,甚至有一天,龍庭飛會在無法忍受他的作為之後將他棄如敝履,可是譚忌卻是不能改變自己的做法,他明明知道,只要他肯約束自己的行徑,不要超過眾人忍耐的限度,就可以得到龍庭飛的真心信賴和眾將的接受。可是對于譚忌來說,他的人生早就在家族盡毀的那一刻就已經死去,當他看著心愛的女子裸身躺在血泊之中,當他看著白發的祖父被生生釘在門板之上,當他看著敬愛的父親死不瞑目,仍然張手護著年幼的弟妹,當他看著慈愛的母親咬舌自盡的慘狀,譚忌早就沒有了任何對人生的眷戀。

可是他心中的怨恨是如此深重,讓他即使看著仇敵死在北漢軍的馬蹄之下也仍然不能消解,所以他選擇了從軍,將手中的屠刀揮向曾經的鄉親,他恨那屠殺自己族人的大雍軍隊,恨那些為了保全財產性命全力支持雍軍的澤州百姓,只有血火才能讓他心中的悲痛暫時消解緩和。緊握手中的長戈,譚忌眼中閃過冰涼的殺機,就讓這長戈沾染更多的鮮血,用來祭奠他父母親族的亡靈吧。

十月三十日,在急行軍之後修整了一夜的雍軍從秦澤南面進入了戰場,距離今年春季的那一次雙方都很克制的交戰之後,改變北疆局勢的秦澤會戰開始了,這一戰,十五萬雍軍和九萬北漢軍,在方圓百里的秦澤尸堆如山,血流成河。

而在同時,帶著萬余精兵的鬼面將軍譚忌,順沁水而下,直奔廟坡,所過之處,因為雍軍依然堅壁清野,並無人跡,可是譚忌仍然下令哨探齊出,若遇生人,盡皆斬之,就在十一月二日,譚忌已經遙遙望著廟坡輜重大營,開始籌劃如何殲敵取勝了。而這時,秦澤之上,兩軍經過初期的試探布陣之後,戰局開始展開。

策馬站在高坡之上,齊王李顯的王旗和帥旗在寒風中狂舞,火紅色的鐵騎將中軍護得水泄不通,在帥旗之下,一個穿著金甲,騎著火紅色的戰馬的大將左側,我仍是披著那件特制的青色大氅,俯視著千軍萬馬,在我身後,小順子白馬銀槍,目光冷淡如冰,而在我身側,一個身穿輕甲,外罩青色戰袍的中年人手提馬鞭,若有所思的望著下面的戰局,他相貌儒雅斯文,細眉長目,文質彬彬,雖然穿著甲胄,可是除了腰間懸著佩劍之外,卻是沒有任何其他兵器。他不時傳下各種諭令,由他身後那些赤色甲胄的齊王親兵飛快的傳下軍令,指揮著前面的戰事。而我的目光卻是透過重重阻礙,落到遠處敵軍中那一片火紅當中,在那迎風飄揚的赤龍旗下,有一個縱在千軍萬馬當中也是佼然不群的峻拔身影。

這時,龍庭飛在指揮作戰的同時,也在留心著敵軍的中軍大營,那大雍皇室的旗幟下面,那和自己敵對了數年,越戰越是頑強的敵人,齊王李顯,以及他身邊那總在沙場之上,也是意態悠閑的青衣書生。這就是自己面前的敵人麼,龍庭飛心中湧起強烈的斗志,可是轉瞬他又冷靜下來,他的目標不是盡殲敵軍,而是盡量的消耗敵軍的軍力,在譚忌的配合下蠶食鯨吞雍軍的實力,只有這樣,他才能讓北漢軍越戰越強,甚至可能讓雍軍再無力進攻本國。

可惜啊,龍庭飛心中湧起一絲無奈,按照他的計劃,本已經在大雍朝野挑起了針對齊王的狂潮,可是這些在江哲出任監軍之後就遭受了巨大的挫折。在中書令鄭瑕、尚書右仆射石彧的主持下,聯手壓制了朝中對齊王的彈劾和攻擊。這個江哲江隨云,不過是小小的舉動,就讓自己一番苦心付諸東流,也難怪公主要想盡辦法伏殺此人,可惜石英功敗垂成,龍庭飛眼中閃過一絲沮喪之後,繼而又鼓起信心,心道,這人就是智謀再高,只要我用兵沒有差錯,還怕他掀起什麼風浪麼?想到這里,龍庭飛微微一笑,道:“三位鹿將軍,你們領本部下去沖殺一陣子,我見敵軍右翼有些動作遲緩,良機不可錯過。”

上篇:第十七章 立威定策     下篇:第十九章 蒼鷹折翼(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