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第十九章 蒼鷹折翼(中)  
   
第十九章 蒼鷹折翼(中)

鹿伯言、鹿仲天、鹿叔函本是一胞所生,一般相貌,一樣勇猛,又是心有靈犀,被魔宗收為弟子,傳授武藝,三人聯手攻擊之時,當真是所向披靡,是蘇定巒之後北漢軍最出名的先鋒,他們觀戰多時,早已經心癢難耐,見龍庭飛下令,都是轟然應諾,各自策馬飛奔到本部中軍,准備厮殺。

雍軍出動了五萬步兵,弓箭手,長矛手,藤牌手參差錯落,層層疊疊,擺了一個固如金湯的大陣,而七萬騎兵隱在步兵陣後,鋼澆鐵鑄的精銳騎兵紋絲不動地等待著中軍的號令,除了偶爾有騎兵輕輕安撫一下被戰場上面的慘烈氣氛吸引得躍躍欲試的戰馬之外,幾乎沒有任何多余的動作。還有三萬步兵按照中軍的指揮隨時准備替換疲乏的同袍,步軍大陣之中殺氣隱隱。

而北漢軍都是騎兵,三萬騎兵游弋在雍軍陣外,強弓硬弩尋找著雍軍的軟肋,一層層的削弱著敵軍的防守。這是一場拼實力的大戰,沒有絲毫取巧的余地。鮮血飛濺,染紅了原野,滿天飛舞的弓箭不時地帶起血雨。

經過了半天的苦戰,北漢軍面對堅韌的敵軍始終不能取得滿意的戰績,龍庭飛也是將北漢軍輪換上陣,雙方幾乎是在進行著消耗戰。而到了午後,雍軍的右翼因為被連續的猛烈攻擊,終于有些支撐不住,北漢軍的攻擊過于頻繁,讓這一面再也無法換上生力軍。就在這時,龍庭飛出動了鹿氏兄弟。

鹿伯言手持馬槊,他身後的騎兵都是使用馬槊長矛,這只騎兵主要就是擔任攻堅的任務的,不過他們身上仍然帶著小巧的複合弓,需要的時候也可以擔任游獵的角色。鹿伯言手持馬槊,高聲道:“隨我來。”說罷一馬當先沖進了雍軍的右翼,兩軍撞擊在一起,將雍軍的防線再次削弱,這時,鹿仲天和鹿書函也帶著自己所部隨後沖進了雍軍右翼,他們三人配合十分默契,進攻的勢頭減弱之後便飄然遠去,由另一人接替攻擊,他們之間的交替攻擊幾乎是毫無縫隙,連續的猛烈強攻終于撕裂了雍軍的防線。如同潮水一般湧入雍軍陣內的北漢軍開始了肆意殘殺,血肉橫飛。

這時雍軍中軍傳來了號角長鳴的聲音,雍軍右翼如聞綸音,拼命抵擋北漢軍的步兵向兩側分散。在他們身後露出了青色衣甲的大雍鐵騎,馬蹄如雷,他們硬生生地迎上了北漢軍攻擊最猛烈的騎兵。兩軍絞殺在一起,這一刻戰場的重心就在這里。

鹿伯言已經和兩位弟弟彙合在一起,三人同聲高聲嘶喊,他們都是越強愈強的勇將,一時之間竟然和大雍重騎斗了一個旗鼓相當。這時北漢中軍傳來高亢的號角指揮聲,鹿伯言腦中一清,知道自己不該和重騎兵硬碰。他手一揮,高聲呼道:“沖他們的中軍。”說罷帶著部下轉向大雍中軍的步兵,而他的兩位弟弟也嫻熟的接替他留下的空缺,騎陣變換自然流暢,北漢驍騎如同利刃一般切入了大雍的中軍。

我在大雍中軍帥旗之下將敵軍的變陣看的清清楚楚,不由動容道:“好一支騎兵,江某早就聽聞北漢騎兵騎戰天下無雙,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那穿著金黃甲胄,面具放下的的騎士悶聲悶氣地道:“北漢先鋒騎兵確實精銳,這還是換了統領之後的表現呢,雖然戰術更加精良,可是比起從前先鋒將軍蘇定巒帶領這支騎兵的時候,氣勢已經弱了很多。不過我們大雍的鐵騎也不比他們差,只是可惜他們都是輕騎,往來自若,我們的騎兵速度不如他們,澤州一地又是一馬平川,最適合他們縱橫,若是兩軍直接交鋒,他們的輕騎還是不如我們的鐵甲騎兵的威力大。大人你看,現在北漢騎兵不是已經避開了我軍重騎的鋒芒了麼?”

我看得也是連連點頭,道:“你說的不錯,不過別忘了你現在是扮著殿下,可別亂說亂動。”

那個騎士嘟囔了一句什麼,沒有繼續說話。

這時,宣松已經傳下軍令,大雍的中軍彷佛化成了海洋,將那支北漢騎兵的洪流彙入其中。隨著大雍連續投入兵力,我可以清晰的看到在他的指揮下,那支北漢騎兵越來越艱難的移動著,這時,北漢軍也再次出動了兩萬騎兵,意圖從外圍擊穿大雍的軍陣,可是這軍陣卻是非常堅韌,抵擋著內外的夾攻,而大雍的重騎兵也再次發威。一次次的撞擊著北漢軍的軟肋。接下來的作戰簡直是令我眼花繚亂,雙方的用兵方式都是精准而無情的,不過我還是能夠看出來,北漢軍的進攻犀利而變化多端,宣松的用兵卻是堅韌而平穩,雙方幾乎是有序而冷酷地消磨著生命和時間。直到夕陽西下,北漢軍終于突破了大雍的軍陣,在龍庭飛親自斷後下緩緩退去。宣松也趁勢收兵,其實若是認真說起來,龍庭飛不是不可以早些讓騎兵成功突圍,只是那樣一來未免損失慘重,也不會有現在的戰果,而最後宣松也不是不可以強行阻止北漢軍一段時間,只是這對于今日的勝負結果並沒有什麼幫助,只是會增多無依的損傷,所以最後雙方可以說是頗有默契地各自退兵了。這一日,北漢軍留下了將近六千具尸體,而大雍軍則是傷亡兩萬五千多人。並非是龍庭飛的指揮強過宣松太多,而是大雍軍今日乃是以步兵為主力,而北漢軍卻是來去如風的輕騎。這樣的傷亡比例已經是不錯的結果了。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雙方的主將都沒有犯什麼過分的錯誤,就只能這樣消耗生命和戰力了,大雍鐵騎雖然殺傷力更強,可是若是重騎輕易出動,不是被龍庭飛找到空隙,令我軍損失慘重,就是龍庭飛不願和我們硬拼,轉而和我們游斗,這樣一來,就失去了纏住北漢軍的可能。

北漢軍大都是輕騎,又是人帶兩馬或者三馬,行軍速度比我們快得多了,我估計龍庭飛若不是想纏住我軍主力,恐怕未必會和我們正面作戰呢?而對于我軍來說,若是不經過這樣一場血戰,就不能讓北漢軍相信我軍的主力全部在此地。從前北漢軍入寇,常常是四散侵擾,可是自從數年前齊王重鎮邊關,就建立了堅壁清野的防禦體系,所以北漢軍若是想要攻城拔寨,必然是艱難萬分,而且還很容易被齊王大軍斷了歸途,所以北漢軍也就改了作戰方式,龍庭飛常帶大軍和齊王盤旋,而另遣偏師入侵澤州內部,若是齊王想要嚴守不出,那麼北漢軍就可以從容地攻破外圍的城寨,若是齊王前來和北漢軍主力作戰,那麼偏師就可以自由來去,若是齊王想要先去堵截偏師,那麼龍庭飛就可以率北漢軍主力從後追襲,而且譚忌最善偷襲遁逃,石英又是行軍迅速,雖然大雍軍隊強過北漢,卻是被北漢軍迫得應接不暇。所以這幾年來,齊王多半都是帶兵和北漢軍主力大戰一番,而那支偏師就只能依靠各地的防守力量,為此不斷地收縮防線,澤州一帶幾乎是人煙散盡,都是這幾年征戰連綿的結果。

這次,齊王采納了我的建議,以宣松為主將迎戰龍庭飛,親自帶兵去迎戰或者說是誘殲譚忌,這絕對是出乎意料的決定,大雍眾將本來沒有可以敵對龍庭飛的,誰會想到如今越來越有把握逼退龍庭飛的齊王會不親自領兵呢。不過這也是幸虧還有宣松的存在。我本來是想實在不行,我就親自領兵,加上眾將的協助,至少可以勉強打個平手吧,如今有了宣松,我就可以放心了,畢竟我沒有真的指揮過作戰。

我佩服地看看宣松,稱贊道:“宣參軍果然是用兵老練,龍庭飛之意也不是在于決戰,依我看明日他就不會這樣猛攻了,對于麾下兵馬的愛惜,他只有在我們之上。想要讓龍庭飛沒有多余的精力懷疑殿下不在軍中,就要看宣參軍的本事了。”

宣松望著江哲那張平靜的笑臉,心中不由生出無限的感激,他本是文人,可是從軍之後,他卻越來越發覺自己更適合指揮作戰,可惜大雍約定俗成的規矩,想要獨自領軍,必須能夠上陣殺敵,若是武藝不精,就斷然沒有作將軍的機會。這些年來,雖然宣松可以說實際上領著一軍,可是卻始終不能正位。初時,是因為荊遲不在軍中,所以宣松代為主掌軍務,後來荊遲重新領軍上陣,麾下卻是領了兩軍,這本是李贄為了加強荊遲的實力,而荊遲見自己頗有帶兵的本事,索性便讓自己自領一軍,可是名義上他仍然只是一個參軍罷了。直到日前大比,自己大勝眾軍,荊遲笑嘻嘻地說要替自己說項。當時宣松心中雖然歡喜期待,卻也是惴惴不安,他自然知道江哲此人,雖然入雍王幕中比自己要晚,可是這人的身份可是不同尋常,乃是雍王最親信的心腹,若是他能夠替自己說一句話,那麼自己多年來的期待就可以夢想成真。可是宣松也聽荊遲說過,這位江大人似乎生性有些疏懶,無關之事從不插手,所以也不敢抱了太大期望。誰知當夜自己便被召入齊王大帳,並被授予臨時指揮大軍的重任,只要這次自己能夠成功的阻擋龍庭飛的步伐,那麼戰後必然可以得到擢升,想要獨自領軍再非夢想,這一戰關系重大,所以宣松始終戰戰兢兢。如今好不容易撐過了一天,宣松不由松了口氣,擦了擦額上的汗水,在馬上行禮道:“還要多謝監軍大人,若非大人推薦,宣某焉有指揮全軍的機會。”

我笑道:“這也是宣參軍多年來厚積薄發,才有今日的成就,在下不過是多說了幾句好話罷了。”

這時那身穿金色盔甲的“齊王”在馬上伸了一個懶腰,苦惱地道:“大人,不若明日讓喬祖做替身吧?不能上陣殺敵,還得披著這一身重鎧,真是萬分痛苦。”

這時他身後擔任侍衛的喬祖不由求饒道:“大人,我哪里有殿下的風范,還是讓馬肅來扮殿下吧。”

我不由笑出聲,道:“放心,你們一個都逃不了,這幾日都要輪流做殿下的替身。”馬肅和喬祖不由同時痛苦的呻吟了一聲。我心中暗笑,心道,當日在獵宮你們四人奉了齊王之命將我從含香苑擄到齊王居處,雖然是救了我的性命,可是卻也沒有安著好心,後來還幾次勸齊王殺我,免得留下禍根,雖然說最後齊王沒有采納你們的建議,可是此仇不能不報,陶林和莊峻在齊王身邊,今次無法報複,你們落到我手上,哪有不報複的道理。今日我不過是讓你們扮扮齊王殿下,雖然是得一天端著架子不能亂動,可也不算是太難熬,而且從今之後恩怨兩清,你們還是占了大大的便宜,那兩人說不定沒有你們運氣好呢。心中這樣想著,嘴角不由露出得意的笑容。喬、馬兩人只覺得一陣心寒,心道難怪他指名讓我們兩個留下的時候,殿下那種笑容呢,又是吞吞吐吐的說什麼江大人喜歡記仇,卻原來這位江大人的性子是這般睚眦必報。想到這里,兩人心中不知是喜還是憂,若是這樣了結了過去的過節,倒也不錯,就是不知道這十幾日到底會給他怎樣戲弄,想到這里,也不知道對兩位隨侍齊王的同伴是羨慕還是同情,畢竟他們遲早也會落到這位監軍的手上。

這時,小順子上前道:“公子,明日你還要在戰場上待上一天麼,我見你氣色不是很好。”

我抱怨道:“這里風沙又大,坐在馬上一天,累也累死了,若不是我得在這里替齊王殿下掩飾,早就讓你駕了馬車來了。”

這時,已經安排好退兵事宜的宣松走過來,關切地道:“大人明日不妨帶了營帳來,可以在里面休息片刻,只要不時露個面,應該不會引起對方的懷疑的。”

我笑道:“不用多慮了,明日應該龍庭飛不會再這樣拼命了,他這點家底若是拼光了,也不用我們憂心如何進攻北漢了,宣參軍還是想想怎樣和他周旋吧,只要撐過十日,齊王殿下那邊應該就可以傳來捷報了。”

當夜,我們在秦澤南面三十里之處紮營,到了晚上,我正睡得朦朦朧朧,只聽見帳外突然傳來喊殺聲,我連忙起身,披上大氅,小順子就睡在外帳,他見我從內帳出來,低聲道:“是敵軍偷營,公子不用擔心。”

我有些緊張,雖然宣參軍說過敵軍可能會偷營,事先做了准備,可是我還是很擔心被敵人得手。不顧小順子的攔阻,我走到帳門外看去,只見黑夜之中,火光四起,無數陰暗的影子在營外曠野中中穿梭而過,夜色昏暗,過了片刻,北漢軍大概是見我軍營盤守得嚴密,便如潮水一般退去。而就在北漢軍剛剛撤退的時候,從另一處營門暗暗掩出的雍軍一部齊聲呼喝,弩箭齊飛,不過北漢軍也是早有防范,悄然隱入了黑暗之中,雙方都沒有過多的損失。

我心中剛剛舒了一口氣,突然後營火起,卻是北漢軍二次來襲,這一次他們也沒有入營,只是點了火箭射入營盤,宣松連忙下令救火,等到反擊的人馬出寨,北漢軍已經退去了。一夜之間,北漢軍數次前來侵擾,北漢軍飄忽不定,我軍可沒有法子在夜里和他們纏斗,雖然沒有損失多少,可是卻是一夜無眠。到了第二天,日上三竿的時候我還是有些呵欠連天,倒是那些將軍軍士卻是輪流休息,雖然精神也不好,卻不像我這般萎靡。看來他們早就有這樣的准備了,問過宣松等人才知道,北漢軍最喜歡偷營,大雍軍也曾想回敬過去,可是每次想要偷營,不是給人伏擊,就是陷入重圍,所以索性只是守穩了營盤,將靠近外側的位置布置上重重崗哨罷了。我心中不快,心道,都是偷營,怎麼他們就這麼容易得逞,我們卻是損兵折將,問過眾將,才知道北漢軍最善長使用鷹隼和獒犬,鷹隼可以在白日行軍的時候查看敵情,獒犬卻可以在晚上守夜,據說我軍若是接近敵營十里之內,就難以避過獒犬的鼻子。我越想越是氣惱,索性下令今日不要出戰,命令將營盤外面三百步之內全挖成深達丈余的縱橫交錯的壕溝,讓北漢軍根本就無法接近營寨,然後在每處營門的位置都留下了一條完好的出路,這樣一來,我軍就可以出入自如,而敵軍可別想隨便過來偷襲。

宣松站在我身後,看著熱火朝天的“工地”,猶豫地問道:“若是北漢軍將出路封住,我們又該如何是好?”

我笑道:“這有什麼關系,第一,我軍有重騎,若是北漢軍願意用輕騎和我們硬碰,我可是求之不得,第二,我令眾軍挖壕溝的時候准備了許多木板,萬一路途堵死了,只要將木板鋪成一條通道即可,而且,我軍還有一半步兵,對他們來說,這樣的地形可是更加有利。”

宣松這才點頭稱是,其實這樣的法子也不稀奇,只是偏偏大雍和北漢都是以騎兵為主力,又都是求勝心切,喜歡憑勇力取勝,以攻代守,在防守上未免有些懈怠,而且北漢軍飄忽不定,連帶的大雍軍也不能固守一地,而且限制了敵方的騎兵,也不免限制了自己的出擊路線,也就想不到這樣費心費力地挖掘壕溝。不過對于我這個一心想要防守的人來說,這樣子卻可以確保安全,再說這次我也不信龍庭飛敢撇下我們去攻打別的地方,這幾年齊王精心搭建的防禦體系可沒有那麼多破綻可以利用。而且這樣一來,至少不會再有人驚擾我的清夢了,就是真需要拔營,也沒有什麼要緊,這麼多軍士,讓他們動動筋骨也是好的。。

我們這里忙著,小順子突然走到我身邊,低聲道:“公子,遠處有人窺營,是一個高手。”

我聽了之後,一邊轉身和宣松等人說笑,一邊打了一個手勢,傳下令去,過不了多時,穿著齊王金甲的喬祖從大帳中走了出來,一邊走一邊似乎很滿意的點頭,走到我身邊之後,故意和我閑聊了兩句,然後我們兩人一起回轉大帳。進帳之後,我連忙問小順子道:“是什麼人窺營,你可看清楚了麼?”

小順子道:“離得很遠,屬下沒有看清楚,不過來人武功很高,看來是北漢軍諜探中的好手。”

我也不為意,幾個諜探而已,不過是看看今天我們怎麼沒有出戰罷了,讓他們回去卻是更好的選擇。不過我轉念一想,有一個計劃卻是現在用最合適,不會引起北漢的疑心,便說道:“喬祖,齊王殿下曾許我使用死士營,你去找一個合適的人,武功要高強一些,我要用他做事。”

喬祖早就得到了齊王的指令,自然不會多問,吩咐了幾個近衛,不多時,幾個近衛帶了一個軍士進來,我仔細看去,這人也是形貌彪悍,氣度沉穩,只可惜卻是死士身份。齊王軍中的死士營都是犯罪的軍士組成,也有一部分本就是充軍的囚犯,齊王將他們編入死士營,讓他們執行一些九死一生的任務,凡是有立下大功的,就可以免去死罪,甚至可以恢複軍職。這些人大多凶狠成性,武功高強,又都是犯了死罪,為了求生,執行起任務來都是十分用心,也只有這樣的人才合我用。

我將這個軍士打量了半天,才道:“本監軍有件事情要你去做,這件事情十分危險,你若是能夠成功回來,我就稟明殿下,免去你的死罪,恢複你的軍職,你若是身死,也可列入陣亡名冊,家人也可得到撫恤。不知道你可有膽量去做麼?”

那個軍士下拜道:“小人自知身犯死罪,蒙殿下恩典,許以戴罪立功,不敢推搪,但有任務,請大人吩咐。”

我將方才匆匆寫好的一封書信遞給他,道:“你將這封書信送到廟坡大營荊遲將軍手里,他看了信就明白了,記著,信在人在,信亡人亡,聽說你曾是江湖人身份,武功在一流之上,可要好好用心辦事才是,若是丟了書信,會有什麼後果本監軍也不必多說。”

那名軍士接過書信,他不是蠢人,知道這件事情若是容易,也不會特意從死士營選出自己來,他在營中武功已經可以說是數一數二的了,既然特意選了他,定是九死一生的重要任務。又磕了一個頭道:“小人家中只有母親和幼弟在,還求大人多多照應。”這卻是軍中傳統,若是去執行幾乎是必死的任務,都會在行前交待遺言。

我有些不忍地看了他一眼,道:“你放心吧,你的母親兄弟,自有朝廷贍養。”

見這個軍士就要退出帳去,我心中一歎,幾乎是用耳語的聲音道:“你只要讓那封書信落到北漢諜探手中就行了。”我說的聲音很低,那個軍士已經去遠,應該是聽不見的,可是我見他身軀頓了一頓,似乎聽見了我的說話,卻沒有回頭,反而加快了步伐。

望著他的背影,我對小順子淡淡道:“這人心性剛強,又是頗為聰明,我這樣一說,他定然明白這一去需要犧牲性命才能更好的完成任務,畢竟他若逃生,那封書信的可信度不免差了一些。我這樣一說,他定會心中感激,就是本可以逃生,恐怕也會甘心送了性命,我是否心腸太狠,定要迫他去送死呢。”

小順子微微一笑道:“這不就是死士營存在的意義麼,他若是立下大功,公子可以稟明殿下,對他的家人多加撫恤,想必這總比他身負死罪,屈辱而生好得多吧。”

我冷冷一笑,道:“心狠也得繼續狠下去了,這人雖然是條漢子,但是我還是擔心他會事到臨頭,貪生怕死,你跟著去看一看,若是他想要偷生,你就送他一程。不過可別露了形跡,憑你的武功,除非是魔宗親臨,想來不會有問題?”

小順子輕輕點頭,道:“公子安危需得當心。”

我失笑道:“這千軍萬馬若是還保不住我的性命,就是你在也沒有用了。”

小順子莞爾一笑道:“那可說不好,若是我做刺客,就是千軍萬馬,也可取得公子的項上人頭。”

我不由摸摸脖頸,覺得好像有一股涼氣從那里掠過。心知這小子是不忿我說他無用,故意來嚇唬我的。

這時,數里之外,鷹目炯炯地望著大雍軍營的蕭桐心中千回百轉,今日探營,他特意親來,就是因為昨日一戰令北漢軍眾將心中起了疑慮,雖然大雍軍仍然是十分堅韌善戰,可是怎麼卻是仿佛變了一個人指揮一樣,齊王李顯上陣作戰的時候往往身先士卒,而且戰風彪悍,這次用兵卻是頗得“穩”字真諦。心中既有疑問,便要仔細查探,所以蕭桐親任斥候。不過見了大雍軍在營寨外挖壕溝的舉動,蕭桐心中也相信了昨日眾人商量過後的猜想,必定是江哲替李顯出謀劃策,若是李顯,絕對不會想出這樣的憊賴法子的。而且蕭桐打從心里不相信齊王李顯敢于放著龍庭飛不管,不在中軍指揮。不過從昨日的用兵上看,那江哲雖然不錯,但也算不上什麼出類拔萃的奇才,行軍作戰雖然極有條理,但是卻絲毫看不出什麼奇特之處。這也難怪,那江哲雖然名冬天下,卻不過是個謀士,這領軍作戰未必是他的長處。這樣一來,蕭桐更是不會相信齊王敢離開軍營了。又看了片刻,蕭桐正准備撤走。這時,蕭桐突然看到從雍軍大營的營門出來了單人獨騎,向南面急馳而去,蕭桐心中一動,這個時候,這個方向,定是齊王傳令給後面的輜重大營,譚忌可正對廟坡虎視眈眈,若是得到什麼情報,定會有些幫助,就是沒有什麼幫助,破壞敵人和後方的聯絡也是一件好事,雖然現在還不便使用大批偵騎,可是魔宗弟子最善江湖搏殺,對付一個信使自然不需費什麼心思。想到這里,蕭桐放飛了身邊的一支黑鷹,那黑鷹一個盤旋,也向南面飛去,帶去了截殺的指令。

上篇:第十八章 蒼鷹折翼(上)     下篇:第二十章 蒼鷹折翼(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