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第二十章 蒼鷹折翼(下)  
   
第二十章 蒼鷹折翼(下)

譚忌者,為大將軍龍庭飛所重,拔于草莽,親傳兵法戰策,由庶民而致將軍,殊非易也。其為人,落落寡歡,不與同僚相近,大將軍每燕飲眾將,以勵士氣,忌雖勉強從之,然滴酒不沾,一人向隅,而滿座不歡,數次後,大將軍亦患之,不得已遣之。忌禦下甚嚴,有犯軍法者,雖勇士必斬之,故所部精練嚴整,每戰必定不畏犧牲,軍威之盛,天下罕見。忌雖位高,然不改舊日簡素,不喜饋遺,每有賞賜,皆分贈部下,故雖嚴剛可畏,部下皆願效死耳。

忌父母族人皆死于戰亂,忌深恨焉,每出戰,殺戮必重,屢有殺俘擾民之事,大將軍勸止不聽,然其用兵頗有法度,雍人畏懼,故大將軍亦不能約束之。忌貌文秀,又兼身世淒苦,常有慚意,乃覆以青銅鬼面,終日不解,人皆以“鬼面將軍”呼之,隨身護衛皆效之,敵我上下,皆畏之。

——《北漢史·譚忌傳》

天邊蒼鷹飛過,曠野青天,荒草漫漫,沁水嗚咽,淒涼的鷹唳令人心中頓生人生寂寥之感。譚忌策馬站在沁河岸邊,目光中滿是冷淡冰霜。

幾個斥候飛馬趕來,拜倒在地,其中一人高聲道:“啟稟將軍,敵軍輜重大營建在廟坡,糧草堆積如山,輜重大營的東營跨沁水,西營跨十里河,後營距兩河交彙的秋風渡只有三里路,沁水上有四道浮橋,十里河上有三道浮橋,秋風渡共有水軍船只千余艘,每次可以運送數日糧草輜重。輜重大營中軍打得是荊遲的旗號,共有一萬騎兵,兩萬步兵。”

譚忌沒有作聲,只是做了一個手勢,侍立在他身側的一個同樣戴著青銅面具的侍衛,三十六騎之一,朗聲道:“將軍命你退下。”

幾個斥候同時松了一口氣,恭恭敬敬的退了下去。對著譚忌,是很少有人能夠坦然自若的。

待他退下之後,譚忌寒聲道:“羅蒙,你說,為什麼堂堂一個大將,會被放到輜重營里,荊遲在大雍已經算是數一數二的騎兵將領,卻被置閑在輜重營,從前齊王掌管軍權的時候都沒有這樣做,換了雍帝的心腹來監軍,怎就會有這種事情發生。”

那個侍衛猶豫了一下道:“將軍,哪里沒有權力紛爭,齊王雖然權高,可是這荊遲明顯是雍帝派來的釘子,齊王若是將他置閑,豈不是明目張膽和他的皇兄作對,如今既然換了人制約齊王,那麼荊遲就不重要了,自然要趁著這個時候對他下手。這世道,有幾人會顧念下屬是忠是奸,還不是用的時候甘詞厚幣,不用的時候棄如破履。當年將軍遇刺重傷,不就是有人趁機為難將軍麼?可沒見大將軍替您出頭。”

這侍衛乃是三十六騎中跟隨譚忌最久的,自然是心腹之人,所以才敢放肆直言。譚忌聽了既不惱怒,也不驚訝,淡淡道:“人情如此,也無話可說,不過大將軍待我恩重如山,不許你菲薄。石將軍不過是心直口快,看不慣我的手段罷了,卻不是存心和我作對,這種話以後不許再說。”

那侍衛連忙應諾,卻又問道:“不知將軍准備如何攻擊敵軍大營,荊遲也是我等勁敵,若是稍有不慎,只怕是有敗無勝。”

譚忌冷冷一笑,道:“一個魯莽之人,又是必然心存不滿,有何懼哉,我已經有了計策,敵軍依靠水運運送輜重,這本是好事,可惜卻也給了我可乘之機。且看我手段,讓敵軍輜重糧草,盡化飛灰,我倒要看看,他們有什麼法子繼續作戰。這也是他們想要大戰,否則怎會將輜重大營設在廟坡,這里雖然方便運送,但是防備上卻是不如高溝深壘的城池遠甚。羅蒙,傳我令諭,召集軍中校尉,准備作戰。”

羅蒙心中一喜,他可是知道將軍神機妙算,鮮有落空的時候,這次立下大功,而石英上次卻是損兵折將,自己等人就可以洗雪數年來常被石英等人壓制的屈辱,雖然將軍並不在意,可是那些人的排斥冷淡可都是他看在眼里的,因此羅蒙連忙下去傳令,准備隨著主將再一次破敵立功。

夜色深沉,雍軍輜重大營內燈火通明,中軍帳內,坐在主將位置上的卻不是荊遲,而是換了普通青甲的齊王,這一次為了避過北漢秘諜的耳目,齊王和他的親衛軍都換了普通士兵的甲胄,更在輜重大營里面藏了兩萬騎兵,表面上看這里只有兩萬步兵,一萬騎兵,實際上卻是兩萬步兵,三萬騎兵。營盤中搭建了帳篷,這些重騎兵藏在帳篷里面,輪流出去露面,因此瞞過了北漢軍的眼睛。

坐在下首的荊遲振奮地道:“殿下,我們派出去的斥候都沒有即時回來,看來譚忌果然已經來了,先生神機妙算,這次能夠生擒譚忌的話,不僅龍庭飛失去左膀右臂,還可以振奮軍心,那譚忌肆虐澤州多年,若是將他千刀萬剮,也可消解民怨沸騰。

李顯笑道:“還不知道能不能生擒活捉呢,聽說此人生性嚴厲剛強,領軍作戰狡詐如狐,很多冷酷無情的人偏偏自己卻是怕死得很,希望這譚忌不要讓我失望。”兩人正在閑談,這時,突然營外士兵嘩然,不過片刻,有人入帳稟報道:“啟稟殿下、荊將軍,有人從沁水上游放下火船,將沁水浮橋和兩岸的輜重都點燃了。營前有千余北漢軍正在攘戰。”

李顯精神一震,道:“果然來了,荊遲,你依計行事去吧。”

荊遲起身一禮,大踏步走出帳去,大聲道:“快拿我的兵器來,我倒要看看什麼人敢和老子作對。”

李顯微微一笑,對身邊的近衛莊峻道:“准備好,我們等到荊將軍引走敵軍之後再出營。”莊峻面上露出喜色,道:“殿下放心,我們早就准備好了,只等著上陣殺敵,這些日子可是憋悶壞了。”說著轉身出帳傳令去了。

譚忌遠遠的看見大雍重騎出了大營,萬馬奔騰,氣勢磅礴,不由歎息道:“這樣的大將軍馬,卻讓他們守輜重,也真是可惜。”複又冷笑道:“我倒要看看平日沖鋒陷陣的大將有沒有法子固守營寨。”說罷,他一揮手,帶著身邊近衛向大雍軍當頭迎去。就在兩軍距離不到百步的時候,北漢軍突然折轉方向,避過雍軍鋒芒,從側翼逼去,譚忌帶著三十六騎沖入了大雍軍陣。他手下這支騎兵乃是北漢軍中最擅沖刺的勁旅,長戈揮動之中,血肉橫飛,而跟在他們身後的騎兵卻使用勁弩四面射去,大雍軍陣為之動搖。荊遲帶了七千鐵騎出來,譚忌帶了親軍沖殺了一陣,撕破重騎防線,耀武揚威地向遠處遁去。荊遲又羞又惱,帶著軍士搶救輜重,雖然只是波及了岸邊的一些營帳,可是也是損失不小。整頓到午後,卻是從十里河上漂下火船來,這次雍軍早有防備,可是卻仍然弄得灰頭土臉。荊遲策馬站在營門,指天劃日,將譚忌罵得體無全膚。這時,譚忌卻又帶著千余軍士前來攘戰。

荊遲大怒,帶著鐵騎就要出營,這時有參軍裝束的文官前來阻攔,進諫道:“將軍,敵軍只以一部挑戰,分明是誘敵,還請將軍謹慎。”

荊遲卻是大罵道:“敵軍有後援又如何,我們三萬人被這幾千人戲弄,傳了出去,豈不是讓人說我們大雍無人,再說我只帶騎兵出營追殺,難道兩萬步兵還守不住大營麼?”說罷帶著騎兵出營而去。

這次兩軍初接,大雍軍就發揮出了強大的戰力,一時之間北漢軍損失慘重,譚忌見強弱懸殊,帶著親兵退去,這次荊遲可是不依不饒,在後面舍命急追。譚忌帶著親衛親自斷後,就這樣追追逃逃跑出了幾十里路。譚忌雖然人少,卻是精銳中的精銳,北漢軍又是輕騎,穩穩的將荊遲軍保持著一箭之地,若是荊遲軍追得近了,就用弓弩逼退。荊遲也是精通騎戰,索性不緩不急地跟在後面,只要前方北漢軍稍有松懈,就要一舉破襲敵軍。雙方這樣一追一逃卻是僵持住了。

追擊了小半個時辰,譚忌已經到了沁水上游岸邊,這里北漢軍已經架起了數座浮橋,譚忌一聲令下,帶著眾軍向沁水西岸撤去。荊遲大怒,下令道:“給我追上去,不能讓他們破壞浮橋。”

千余人不過片刻就過了浮橋,對面岸邊乃是一座丘陵,眼看著北漢軍轉向丘陵後面去了。荊遲更是大急,可是一座浮橋對于近萬的大雍鐵騎來說實在是不夠用。心中急了,也顧不上等待,荊遲帶著親軍先追去了。轉過丘陵,卻是衣甲鮮明的七千北漢輕騎。策馬奔上丘陵頂部的譚忌一舉長戈,號角齊鳴。轉瞬間將荊遲和千余親衛鐵騎包圍起來,譚忌分兵兩處,一半圍住荊遲,一半阻截後面的援軍,憑著丘陵拐角處的地利,生生擋住了後面的鐵騎。

羅蒙興奮地道:“我本以為荊遲會派先鋒先過來探路,想不到他竟然親自帶軍,倒讓我平白揀了一個大便宜。”

譚忌冷冷道:“小心一些,事若反常必為妖,提防中了圈套的是我們。”

羅蒙笑道:“將軍多慮了,必是荊遲不忿被人置閑,大人兩次放下火船,他損失不小,將來若是齊王追究起來,他必然是罪責難逃,也難怪他如此氣惱,再說荊遲是勇將,可沒有聽說過他擅長智謀。大將軍不就是早就查過了麼,他從前雖然戰功赫赫,可是卻從來沖殺在前,雖然他麾下似乎有個擅長防守的將才,可是這種時候,那人就是一起來了,恐怕也要留下鎮守的。”

譚忌漠然道:“不可大意,而且我軍雖然放火船燒了幾個營帳,可是他們在營帳之間設下了防火之物,實際上損失並沒有看上去那麼慘重,荊遲幾乎帶出了所有騎兵,雖然很符合他的作風,可是我總是覺得有些蹊蹺。

這時候,荊遲渾身是血,帶著親軍居然沖破了北漢軍的阻截,而號角高鳴之後,那些被堵截在後的雍軍也如同潮水一般退回沁水東岸。譚忌不由皺眉道:“也難怪荊遲如此魯莽,卻原來戰力如此,好了,我們去追荊遲,他現在孤軍在外,一定要趁機除了他。”說罷,譚忌命人摧毀浮橋,斷絕東岸大雍援軍從後追襲的可能,然後向荊遲追去。

追了百里之遙,譚忌在斥候的指引下已經把握了荊遲逃亡的方向,卻是准備迂回返回輜重大營。譚忌心中也不免生出爭勝的意念,若是能夠擒殺荊遲,這可是不小的功勞。而且追擊了半日,經過斥候的報告,那些大雍援軍早已成了無頭蒼蠅,根本無法對荊遲加以援手。譚忌大喜之下,更是緊追不舍。他對沁水西岸的地形早已經十分熟悉。在他不斷的分兵阻截下,漸漸將荊遲圍困在一個狹小的區域。不過譚忌皺了皺眉,這里離沁水東岸的輜重大營只有十里多路,雖然浮橋已毀,想要運送士兵過橋,沒有半天是辦不到的。不過譚忌還是擔心會有意外,可是想要擒殺荊遲的想法卻是越來越有可能實現,譚忌不由苦笑道:“這樣的餌,就是有毒,我也舍不得放棄。”又仔細想了想,大雍諸將,比荊遲強的已經不多,若是大雍會將兩個大將放到後方,那麼自己就是落入陷阱也認了。決心既然下了,譚忌便下令集中全力,圍殲荊遲。

伸手抹了一把臉上的血汗,荊遲苦惱地看著身邊只剩幾百人的親軍,心道,若是齊王想要借刀殺人,恐怕就會成功了。到了這個時候,還看不到援軍,荊遲都有些懷疑齊王了,轉念一想,就是齊王有心,也不會損害大局。又一馬當先沖向前面攔截的北漢軍,口中大聲呼喝,鼓舞著親軍的士氣。

譚忌站在高處,看著重重圍困中掙紮的雍軍,心中生出快意的感覺,大丈夫在世,若是不能快意殺伐,那麼活著還有什麼樂趣呢。

這時,譚忌眼角突然看到輜重大營方向煙塵滾滾,不由心中一動,距離太近,若是派斥候前去,只怕還來不及回報就被敵軍擊殺了,連忙命人驅使鷹隼去查看敵情。過了片刻,煙塵越發接近,譚忌不見蒼鷹回報,而那煙塵凝而不散,想也知道是敵軍援軍到來,譚忌心中一驚,敵軍這樣快就渡河,除非是早有准備,荊遲出戰之後就開始搭橋渡河,看來自己還是中了圈套,荊遲果有後援。不過譚忌很快就冷靜下來,心道,敵軍轉瞬即到,荊遲還有數百勇士相隨,氣勢不減,自己若是還想擒殺荊遲,必定會被敵軍所乘,倒不如結成鋒矢陣,舍命而戰,若能擊潰敵軍的中軍,就可以安然而去,壓下敵軍的氣焰,就是不能殺死敵方主將,沖擊敵軍的中軍,也可以讓敵軍促不及防,突圍的機會就更多些,雖然危險,可是只有這樣,才可能有一線生機。想到就做,譚忌立刻下令整軍。那些北漢軍雖然不明白為何眼看著敵軍岌岌可危,主將卻下令撤圍,但是譚忌一向軍令森嚴,他們也不敢遲延,片刻就排成了鋒矢陣。陣形剛剛擺好,震耳欲聾的馬蹄聲就已經清晰可見,煙塵滾滾中,赤色衣甲的大雍鐵騎人如虎馬如龍,簇擁著一面金龍王旗,兩翼伸張,隱隱有將北漢軍合圍之勢。卻是齊王命令部下都換回了自己的衣甲,來完成這最後一擊了。

到了近前,鐵騎也不稍歇,鋪天蓋地的向北漢軍陣沖去。譚忌高呼道:“生死存亡,在此一舉,隨我來。”說罷當先向大雍中軍沖去。他本是聰明人,一見王旗,就知道萬萬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齊王竟然不在主力大軍之中坐鎮,那麼這里絕對是一個陷阱,雖然不明白為什麼齊王會舍本逐末,來對付自己這支偏師,可是譚忌知道,若不死戰,那是別想生離此地了。

李顯看著一身鮮血狼藉的荊遲,不由歉疚地道:“都怪本王不好,若不是想將譚忌麾下精兵一起留下,也不會讓荊將軍身入重圍了。”

荊遲有氣無力地癱倒在馬上,半晌才道:“殿下別忘了將皇上賞賜的那瓶禦酒賞給末將就成了。”

李顯失笑,荊遲也不由笑了起來,兩人之間種種隔閡都在這一笑之間化為烏有。

這時候,荊遲看見齊王身後,一個穿著普通青甲,外罩白色戰袍的青年相貌有些陌生,那人左肩側掛一張銀弓,相貌英俊,神態冷傲,眼神如電,卻是十分威武出色,不由問道:“殿下,這位是哪位將軍?”

李顯笑道:“這是本王府上的客卿端木秋,金弓長孫,娥眉青衫,銀弓端木,紅妝羅刹,他就是銀弓端木,前幾天剛從京中來見本王,本王想到北漢的鷹隼十分討厭,所以就讓他留下了,方才就是他射殺了那兩只黑鷹。端木雖然軍略上並不擅長,可是若論箭術,可是不在長孫冀之下。”

荊遲和端木秋見了一禮,心道,這樣的人物不從軍真是可惜了。這時,譚忌帶著三十六騎居然沖破了重重阻截,眼看著就要沖到中軍了。荊遲心中一緊,道:“殿下,下令兩翼前來救援吧。”

李顯搖頭道:“我們人雖然多些,可是敵軍驍勇,若是放松圍困,給他趁機沖出去,那可就是前功盡棄,再說。本王的親衛軍,難道比不上北漢的騎兵麼?”最後兩句,他卻是高聲說出,聽到的齊王親衛,都是心中羞惱,更是舍了性命作戰,一時之間,就是最善沖刺的三十六騎也幾乎是寸步難行了。

譚忌見到這種情況,仿佛又回到了當日眼看著父母親族被人屠戮,自己卻只能藏在岩石後面眼睜睜的看著的處境,那種屈辱和恨不得立刻死去的心痛讓他不能自已。他高聲呼道:“眾君,我等和大雍結下血仇無數,若是被敵人俘虜,就是千刀萬剮也不能償罪,不若拼個一死,也免得落入敵手,受盡羞辱。”言罷,也不閃避對面刺過來的馬槊,一伸手緊緊將那條馬槊夾在腋下,一戈將那個大雍軍士頭顱削去,然後伸手將那人提到自己馬上,將長戈掛在馬上,然後雙手將那人尸身高高舉起,喝道:“有敵無我,死戰求生。”然後雙手用力,將那具尸身生生撕成兩片,鮮血五髒濺落,將譚忌身上染成血紅。雍軍大嘩,北漢軍卻是心中凶殘之性盡皆激發出來,跟在譚忌後面,沖破了面前的阻礙,切入了中軍。

荊遲心中一緊,連忙握緊馬槊,卻覺得手足無力,這時,齊王卻已經長笑一聲,策馬迎上,左右近衛連忙隨著沖上,想將齊王保護起來。可是齊王馬快,卻已經迎上了北漢軍的鋒矢陣之首——譚忌。

譚忌原本正在沖殺的順暢,卻覺得突然被人架住了長戈,抬眼一看,那人一身金甲,火色戰袍,除了齊王不會是別人。想到若是殺死此人,敵軍必然大亂,譚忌不由精神一震,連出殺招,而他身邊的鬼騎也圍了上來,一定要舍命拼下敵軍的主將。可是齊王李顯也是練武多年,既有名師教導,又是多次上陣,論武藝也不輸譚忌,而且他身邊勇士極多,齊王這一殺出,他們也跟了上來,雙方一番血戰,譚忌的攻勢還是被暫時遏制了,若是往常作戰也無關緊要,可是現在北漢軍落入重圍,結果就不同了,趁著鋒矢陣暫時被阻撓的機會,其他雍軍加強了攻勢,北漢軍兩翼和後面的陣形漸漸散亂,不過片刻,就有蜂擁而上的雍軍鐵騎接替了齊王的位置,將北漢軍徹底包圍了起來。

退到大旗之下的李顯深深的呼吸了一口冰冷的空氣,這麼多年上陣殺敵,雖然由于他的王爺身份,直面危險的局面並不是特別多,可是也不是沒有在生死邊緣徘徊過,可是方才譚忌和他麾下的鬼騎猛攻他的那一刻,李顯還是真切的感覺到了什麼是生死須臾。感激地看看荊遲,方才荊遲沒有急著撲上來救人,而是迅速下令加強了攻勢,讓李顯有機會退了下來。看看困獸猶斗的譚忌等人,李顯心中不但生不出怒意,反而添了幾分賞識,這些年來不是沒有見識過猛將勇將,可是像譚忌這樣有勇有謀的將領卻是不多見,若不是北漢軍一開始就走錯了一步,也不會有機會將此人困住。又過了片刻,荊遲麾下那些騎兵也終于及時趕來,他們加入戰場,終于確定了大雍的勝利,雖然北漢軍已經結成圓陣固守,但是沒有援軍,敗亡已經是遲早的事情,大局已定。

厮殺了半天,天色已經漸漸昏暗,李顯擔心譚忌趁夜突圍,又調來了步兵,在四下點燃火把,將戰場照得通明,北漢軍已經只剩下寥寥的三千人,李顯更是控制了進攻的節奏,不願意破壞了全殲敵軍的戰機。北漢軍殘軍擺了固守的圓陣,而大雍軍也在外面擺了一個圓陣,滿滿的消磨著北漢軍的生命。圍困的戰圈越來越小,李顯更是命令雍軍輪流上陣,北漢軍不得休息,越發疲憊,只要圓陣一破,就是全軍覆滅之時。可是在譚忌的指揮下,這支北漢軍居然還未喪失戰力。

立在陣心,譚忌嘴唇干裂,身邊的鬼騎也只剩下十七人,自從他領軍以來,還沒有過這樣的慘敗。可是叢他的眼中卻看不到失意和憂懼,只是如同往常一樣的冰冷漠然。這些北漢軍本就是驍勇成性,雖然瀕臨絕境,可是他們和大雍都有深仇血恨,雖然說陣上交鋒,死而無怨,可是他們卻是不同,死在他們手上的大雍平民數不勝數,曆來譚忌麾下的軍士落到雍軍手中,幾乎只有死路一條。可是如今他們心中卻生不出對譚忌的怨恨,雖然是這人主導了對那些讓他們絕無生路的屠殺,可是這些軍士也明白,只有在譚忌麾下,他們才有可能在短短幾年積攢下足夠的金銀,雖然他們喪命疆場,可是他們的家人早就有足夠的金銀可以過活。為了自己的家人,只有死戰到底,只要北漢最後得以保全,自己的家人就會平安,這樣的信念讓他們雖然已經陷入必死絕境,卻絲毫沒有委屈求生的念頭。

李顯看得心中敬佩,道:“這樣一支鐵軍,至今仍然不肯屈服,真是難得,就是我大雍也罕見這樣的騎兵,荊遲,你說本王招降如何?”

荊遲猶豫了一下,道:“譚忌深為大雍軍民所恨,只怕招降不宜。”

李顯想了一想道:“我也知道一些事情,你也不用忌諱,這譚忌和大雍確實仇深似海。不說他父母親族之死,就是這些年來他在澤州鎮州殺人如麻,也是血債累累,不過本王實在愛惜他的人才,若是他肯歸降,最多我將他調到南邊去也就是了。”

說到這里,李顯提高了聲音,高聲道:“譚忌,你已經身陷死境,若是肯歸降,本王保證不傷你的性命,就是你的部下也可以一並饒過。本王言出如山,你可肯考慮一下?”

他的聲音中蘊含了內力,雖然戰場十分紛亂,眾人卻都聽得清清楚楚,雍軍也在將領們的示意下暫時放緩了攻勢。

譚忌聽得清清楚楚,他身邊的近衛都聽到青銅面具後面傳來嘶啞的笑聲,不多時,他高聲道:“譚忌身為北漢將軍,深受龍大將軍厚恩,今日雖然落敗,卻是唯死而已,王爺不必費心,譚忌早已立誓,絕不會再受人屈辱。”

李顯高聲道:“你縱然不惜性命,難道你麾下將士的性命也不顧惜麼?”

譚忌聽了又是一笑,知道李顯趁機打擊北漢軍的軍心,想不到這齊王果然謹慎,都到了這種時候,還不忘打擊敵軍軍心,他緩緩看看四周,笑道:“你們都是北漢之民,若有想要投降者,不妨說出來,本將軍不阻攔你們求生就是。”眾人聽了都知道他並非想要騙出心志不穩的人殺之滅口,這是譚忌從來不屑去做的事情。過了片刻,眾人齊聲道:“願隨將軍而死。”

譚忌歎了口氣,目光落到一個個子最矮的鬼騎身上,道:“凌端,你今年只有十七歲,你的兩個哥哥都曾是我的鬼騎,可惜卻都死在戰場上,半年前若非你武功確實出色,又是苦苦相求,我也不忍將你選入鬼騎,若是你想投降,我也不會怪你。” 那個鬼騎連忙跳下馬跪倒在地,取下青銅面具,露出一張稚氣猶存的英俊面孔,泣道:“將軍何出此言,我們兄弟自幼無父無母,流落無依,若非將軍傳授武藝,如今還是人人得以欺凌的乞丐。端情願和將軍同死,請將軍不要再說這樣的話。”

譚忌聽得只覺心中一暖,自從父母親人亡故之後就已經冷若冰雪的心也覺得有些暖意,他淡淡道:“你起來吧,我不趕你就是。”見那個少年抹去眼淚,戴上面具,跳上戰馬。

譚忌仰面向天,拊掌而歌道:“天不仁兮生離亂,地不仁兮起狼煙;親族父母兮化塵土,志摧心折兮可奈何;怨雖報兮恨不息,君恩重兮死亦難;殺人盈野兮吾且不悔,流血飄櫓兮生靈塗炭;君執弩兮吾持戈,吾驅騎兮君相從;沁水寒兮葬吾軀,赴黃泉兮心意平;生死無懼兮慨而慷,逢彼舊人兮吾心傷!”

眾軍初時只是以聲相合,後來便也跟著高歌起來,蒼勁悲愴的歌聲在天地間回蕩盤旋,北漢軍中殺氣升騰,人人面上都是視死如歸的神情。

見此情景,李顯也不需再問,只是歎了一口氣,傳令道:“絕殺。”對于值得尊重的戰士,本就只有讓他們榮耀戰死才能表達心中的敬意。

大雍騎兵在火光掩映下向北漢軍逼去,這時候天上的烏云散盡,明月疏星無情地映照著殘酷的戰場。注視著北漢軍最後的爭斗。

上篇:第十九章 蒼鷹折翼(中)     下篇:第二十一章 間其腹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