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第二十二章 內憂外患  
   
第二十二章 內憂外患

大雍武威二十七年,王從監軍楚鄉侯哲之策,以重兵當其偏師,斬譚忌,隨後急行千里,往襲北漢軍主力。其時龍庭飛知王離中軍,戮力強攻,楚鄉侯擊鼓以勵軍心,當北漢軍一晝夜。十一月九日,王率親衛軍距秦澤四十里。龍知難而退,王追擊三百里,龍庭飛親斷後軍,兩軍交鋒十余次,互有勝負。十一月十五日,北漢段無敵領軍接應,王以士卒疲憊,乃退回澤州。兩軍交戰半月余,雍軍傷亡六萬,北漢軍傷亡近四萬,或曰此戰無勝負,然此役後,北漢軍再無余力寇澤州、鎮州。

——《雍史·齊王世家》

雍都,長安,自從月初澤州傳來八百里加急的軍報之後,朝中群臣幾乎都是憂心忡忡,這一次龍庭飛大舉進攻澤州,雖然澤州大營兵多將廣,可是並不代表有必勝的把握,不說龍庭飛乃是天下有數的名將,齊王這些年雖然可以勉強抵擋,可是卻很難取得勝利,再說齊王和皇上的心結未解,澤州大營將帥不睦,重重隱憂令人頭痛。這重重陰云並沒有因為皇上派去新的監軍——楚鄉侯而消散,畢竟江哲不過是個文人,很多人都不相信他真能鎮住齊王,就是他有本事調解齊王和眾將之間的矛盾,對著龍庭飛也未必有勝算。

而且從北漢軍甫入澤州,流言就在大雍各地出現,有人說這次龍庭飛傾全國之兵進攻澤州,大雍兵力已經不占優勢,有人說雍軍慘敗,齊王不知生死,還有人說雍軍內部發生變亂,不能抵擋北漢軍的進攻,北漢軍已經在澤州境內肆虐多日,殺死軍民無數。當流言傳入長安的時候,民心混亂。雖然多年來大雍的強盛讓百姓心中較為自信,可是那流言說得繪聲繪色,人心也不禁多了幾分相信。沒過多久,另外一種聲音響起,說是大雍名將首推李贄,只有李贄禦駕親征才能扳回敗局。

而在這種暗流潛伏的局勢里面,長樂公主卻起到了穩定人心的作用。長樂公主也是剛剛回京,在路上她就聽見了這些流言,甚至慶王還曾私下里向她詢問江哲是否有辦法制住齊王。長樂公主自然只能微笑著勸慰慶王,說是齊王和駙馬不會有什麼糾紛,前方戰事自有齊王負責。可是慶王似乎十分憂慮,雖然沒有明說,但是卻暗中派人加強了車駕的保護。長樂公主心中不是不擔心前方戰事,可是她相信江哲可以穩定澤州大營,她也相信齊王的軍略,就算不能取勝,也不會大敗,更何況江哲身邊還有小順子在保護呢。所以她仍然是神情從容,每日只是帶著柔藍和李麟觀看沿途風景,當然有的時候還會抱著江慎,說起來,這三個孩子,倒似乎是江慎最好奇,若是想讓他多睡一會兒,不讓他看窗外,他經常都會哇哇大哭。

不過流言這樣猖獗,長樂公主也覺得有些不對,而且在某日受到雍都的密旨之後,長樂公主便故意放慢了行程,繞道經過多處郡府,每到一處,她都主動接見當地高級官員的家眷。雖然她沒有說過一句有關澤州戰事和流言的事情,可是她那種平靜愉悅的情緒感染了那些誥命夫人。人人都知道駙馬楚鄉侯身在澤州,如果澤州有事,公主怎會如此安詳平靜,這樣的想法很快以更快的方式在中低級官員里面傳遞。等到長樂公主遲了多日回到雍都的時候,澤州雖然還沒有戰報傳來,可是流言卻幾乎不會影響到官員了。這雖然是朝廷控制的緣故,可是長樂公主的功勞卻是顯而易見的。

十一月十七日,長樂公主的鸞駕終于到了長安,雍帝下旨,命太子李駿帶領三品以上的官員郊迎三十里,憑著甯國長樂公主的身份,這並不僭越,而且京中誰不知道這次長樂公主回京一路上安撫人心的功績。

撩開鸞駕上的珠簾,長樂公主眼中霧氣朦朧,一段段回憶電閃而過,武威十七年,自己遠嫁南楚,那時候的自己心中悲淒,只恨車駕走得太快,看不見長安煙云。武威二十三年,自己從南楚返回,雖然重回帝鄉,卻是心如古井,只想在親人身邊安度余生。之後自己雖然盡力閃避,卻仍然被奪嫡憾事所擾,幾乎不能在宮中安居,而這時,已經孀居的自己也心中波瀾微起,可是心目中的良人卻是咫尺天涯。直到武威二十五年自己不顧一切跟著良人離開長安,她才得到了從未有過的幸福安樂。如今自己重回長安,只怕是沒有機會再回東海隱居了,心中有著和親人團聚的喜樂,卻也有著重新涉入世俗的無奈。

這時候,周尚儀帶著幾個宮女走過來,將幾個孩子抱去,長樂公主平靜了一下激動的心緒,露出淡淡的笑容,走下鸞駕,平靜從容地看向迎接自己的眾人。

已經將近十歲的太子李駿一大早就急匆匆地等著皇姑的車駕,說句實話,他和皇姑並不十分熟稔,畢竟沒有見過幾面,可是他可是很明白這位皇姑的地位。若不是甯國長樂公主,可能自己的父皇沒有機會坐上皇位,而自己恐怕也早就沒有命了,不過李駿當然明白最得自己父皇重視的一點卻是,皇姑嫁給了楚鄉侯江哲,用父皇的話說,這是把那個閑云野鶴的奇才綁在大雍戰車上面最好的法子,而且還沒有任何勉強和和隔閡。不過對于李駿來說,恐怕最重要的一點就是,那個多年不見的小妹妹這次也跟著皇姑回京了。想到這里,李駿不由氣惱的想著當年他從幽州回到長安,本想著和柔藍久別重逢,可是卻是當頭一個晴天霹靂,柔藍居然被江先生給帶走了,而且兩年多來連封信都沒有。心中有些惴惴不安,希望不會是柔藍已經忘記我了吧。

終于等到了長樂公主的鸞駕,當李駿看到一身公主禮服的皇姑微笑著走到自己面前的時候,眼睛瞪得圓圓的,他可是還記得皇姑的模樣,可是如今看來,明明外貌沒有什麼變化,卻像是換了另外一個人,那種溫柔嫻雅,從容喜樂的神情,讓人油然而生敬慕欣羨之情。

在郊迎禮畢之後,這時候,從站在鸞駕後面的宮女里面,一個嬌俏可愛的小女孩沖了出去,一把抓著李駿的袖子,急切地道:“駿哥哥,你還記不記得藍藍。”

李駿看向那有些熟悉的小女孩,過去的回憶幾乎立刻回到了腦海里,這一刻他忘記了一切禮儀,像過去一樣伸手將小女孩抱了起來,高興地道:“藍藍,你回來了,怎麼這兩年也不給我寫信,我還以為你不記得我了。江先生,不,姑夫有沒有欺負你,如果有,我去稟告母後,母後一定會替你討還回來。”

柔藍看著稚氣消退,已經變得英俊玉立的李駿,突然大哭起來道:“爹爹欺負我,都不許我寄信給駿哥哥。”說罷,抽抽噎噎的柔藍掏出厚厚一疊書信,都是寫好之後卻沒能寄出去的信件。李駿只覺得不知怎麼眼里有些水汽,這時候他已經想起不能在人前失態,努力抬高了頭不讓眼淚落下,鄭重地接過那些信,道:“好啊,我一封封的看,藍藍就當成信在路上耽擱了很久吧。”柔藍這才破涕為笑。李駿有些心虛地看看身後,還好,那些官員都很識趣得避得遠遠的,李駿這才送了口氣,將柔藍放了下來,一抬頭,卻看見長樂公主的笑容,不由臉一紅,道:“皇姑,皇爺爺、皇祖母和父皇、母後都在等著您呢。”長樂公主微笑著牽過柔藍的小手,道:“好,那我們就快些上路吧。”說罷領著柔藍上了鸞駕,周尚儀也將慎兒送到鸞駕上面。如今,已經進了長安,就不方便讓李麟也坐在鸞駕上面了,長樂公主眼睛的余光看見神色倔強的李麟,在上鸞駕之前低聲和李駿說了一句話。

等到鸞駕啟程之後,李駿走到李麟身邊,溫和地道:“你是麟弟吧,和我同騎如何?”

原本神色有些冷漠的李麟眼中閃過一絲溫暖,方才因為柔藍撇下自己去和李駿說話的酸意也漸漸消散了。不善言辭的他冷冷道:“我自己會騎馬。”

李駿眼中露出驚訝的神色道:“你小小年紀就會騎馬,真是厲害。”讓侍衛牽過一匹禦馬,笑道:“這可是父皇賞賜給我的禦馬,性情很溫順,你騎騎看,可不要害怕啊。”李麟木木的點頭。他年紀還小,但是這匹禦馬上面的鞍韉都是特制的,所以李麟上馬之後,很快就控制住了馬匹,跟在鸞駕和李駿後面走向明德門。一路上,李駿不時問著李麟各種問題,覺得李駿有些羅嗦的同時,李麟心中也覺得越發溫暖,看來自己在長安並不會太難過呢。

長樂公主走進太後居住的慈甯宮的時候,一眼就看見母後慈愛的眼神,她不由落淚,上前翩翩拜倒,長孫氏上前將愛女攙起,欣然地看到愛女容光照人,全不似從前憔悴模樣,母女說了幾句家常話,長孫氏挽著女兒讓她坐在自己身邊。長樂公主這才看到旁邊還坐著顏貴太妃,連忙起身見禮。這幾年顏妃雖然榮寵依舊,可是因為憂心愛子和當今皇上至今的隔閡,容顏之間帶了幾分蒼老。宮中消息傳得飛快,她早就得知長樂公主帶了自己的親孫兒過來,雖然有些惱恨秦錚連累了愛子,可是無論如何若非秦錚自盡謝罪,只怕事情會更加棘手,而李麟更是她的心頭肉,若非實在不得已,她是不會讓齊王帶著李麟上戰場的,這次聽說長樂公主帶了李麟回來,心中對長樂公主十分感激,而且她也聽說了長樂的駙馬去了澤州做參軍,今後愛子一生榮辱可能就要看江哲夫婦的了,所以顏妃十分客氣親切地攙起長樂,道:“貞兒,聽說你帶了柔藍和慎兒過來,姐姐早就想著外孫呢,還不快把他們帶進來。”

長孫太後聽了拊掌道:“妹妹,你說哀家是不是糊塗了,本來還想著讓孩子們進來,可是一看到貞兒竟是什麼都忘了。田尚宮,快些宣孩子們進來。”

不多時,周尚儀親自抱著江慎,柔藍和李麟跟在太子李駿後面走了進來,卻是李駿一時舍不得和柔藍分開,便也跟了來。

長孫太後卻先是招手讓柔藍走到近前,將她抱在膝上,道:“小藍藍,可還記得哀家麼?”

柔藍眼中閃過興奮的光彩,抓著太後道:“記得,藍藍很想娘娘,也很想皇帝爺爺。”

太後親切地道:“如今你叫貞兒母親,也該改口叫哀家一聲外祖母了,太上皇這兩年還時不時說起你,不過今日卻又托詞去打獵,唉,誰讓他這麼好面子,總記著當年不同意貞兒和你爹爹的婚事的事情,擔心你們給他臉色看呢。”

眾人聽了都覺好笑,可是卻都強忍,太後可以這麼說,他們可不能嘲笑太上皇啊。

然後太後又道:“好了,快把慎兒抱過來,讓哀家看看這個小外孫。”

長樂公主親自接過愛子,抱到太後跟前,柔藍乖巧地從太後膝上跳了下來,太後接過小娃兒,眼中淚花閃過,這是流著她骨血的孫兒,她自然心中愛極。江慎也精神得很,全不怕生,雖然就連走路也是踉踉蹌蹌,基本上還處在爬行階段,可是並不妨礙他用小手去摸太後的鳳冠。太後親了半天,突然問道:“皇後怎麼還沒有過來,不是說今天一早就要過來麼?”

田尚宮恭恭敬敬地道:“啟稟太後,皇後娘娘本要過來的,可是段才人今晨突然腹痛,恐怕是要早產,皇後擔心得很,所以派人稟告過了,要晚一些過來。”

長孫太後歎息道:“皇後果然賢德,皇上子嗣艱難,至今只有駿兒一個嫡子,若是有些什麼意外,豈不是讓皇上憂心麼,如今朝中頗不甯靜,邊關又在打仗,也虧得皇後這個賢內助。四個月前,若非是皇後親自過問,只怕段才人這個孩子就保不住了。”

顏貴太妃見長樂公主有些奇怪,便道:“這也是一件宮闈慘事,皇上登基之後,授意禮部裁撤後宮品軼,確定內廷主位,依次是皇後,貴、嫻、淑、德四妃,昭儀、昭容、昭媛、修儀、修容、修媛、充儀、充容、充媛為九嬪,婕妤九名,美人九名,才人九名,其余主位全部裁撤。

雍王妃自然是正位中宮,趙氏和云氏都是做了多年的側妃,又生了公主,所以趙氏封了賢妃,云氏封了德妃,因為後宮太過冷落,所以太後下懿旨選了一次秀女,其中最出色的就是司馬修嬡,永和宮的主位,此女有些嬌縱,不過也算是才貌雙全,想不到卻是心腸狠毒。永和宮里面的梨香閣住著段才人,段才人出身寒門,性情柔順,皇上臨幸了兩次,就懷了身孕,這段才人不算受寵,又有些糊塗,居然沒有留心,卻被司馬修嬡先知道了,竟在宮門下匙之後帶著親信闖入梨香閣,逼著段才人喝打胎藥。永和宮諸殿本就是司馬修嬡的天下,梨香閣又較為偏僻,居然讓她肆意而為。可是這段才人也是外柔內剛,被灌藥之後趁著防守不嚴,拖著性命逃到程婕妤居住的西配殿。程婕妤卻是魏國公的遠親,家中也是將門,此女更是生就俠肝義膽,平素本就常常護著段才人和其他被司馬修嬡欺凌的嬪妃,這次居然違背宮規,翻牆出了永和宮,連夜到坤甯宮求見皇後,稟明此事。這下事情可鬧大了,皇後連夜趕去,下令軟禁司馬修嬡,又召禦醫全力救治,總算是段才人身子強健,又是拼命掙紮,只喝了大半碗藥,這才保住了孩子和性命,可惜如今又是早產,也難怪皇後如此緊張,都顧不上來接你了。”

這些事情在宮廷中屢見不鮮,可是長樂公主仍然心中不樂,問道:“這司馬修嬡是什麼背景,竟然如此囂張,這種事情別說一個修嬡,就是換了四妃也是不敢做的?”

長孫太後在顏貴太妃開始談及此事的時候就讓人將幾個孩子帶到外面玩去了,並遣散了宮人,此刻也是神色陰沉地道:“誰說不是,曆朝曆代,除非是皇上專寵到無法無天的地步,哪有妃子敢如此放肆,如今皇上對後宮疏淡得很,皇後又是震得住的人,這件事情哀家都覺得奇怪。後來皇後詳查之後,這司馬修嬡本是原蜀國世家之女,如今她的親族仍然是東川第一名門,若非如此,就算她才貌雙全,也不能進宮就做了修嬡。司馬氏如今在東川也是慶王的最大助力,慶王更是親自進宮向皇後求情,所以礙著慶王的面子,皇後只能下旨,將司馬修嬡送入冷宮了事,程婕妤立下大功,封了充容,段才人無辜受害,不過因為如今不能起床,孩子也沒有臨盆,所以還沒有封賞。”

長樂公主目中寒光一閃,又是慶王,對這個皇兄,她心中本是有些同情和敬佩的,可是這次相見之後,卻見他處處和齊王為難,這還罷了,可能是因為從前鳳儀門的事情讓他心有余恨。可是這司馬修嬡的事情未免有些蹊蹺。長孫太後和顏太貴妃交換了一個眼色,她們對于這件事情十分不滿,顏太貴妃自然是因為慶王是攻擊愛子的主要人物,而長孫太後卻是因為同病相憐,她幾個兒子都沒有活到今日,所以她最看不得戕害孩子的事情,司馬修嬡觸犯了她的逆鱗,可是雖然太後身份尊貴,長孫氏卻是不願意多管後宮的事情,畢竟皇帝不是她的親子,她不想過于干涉皇後的權力。可是長樂公主就不同了,身為大雍皇室最尊貴的公主,駙馬又是皇帝的心腹重臣,長樂公主若是出面,這件事情是誰也不敢多嘴的。

長樂公主眼中閃過一絲猶疑,她也對司馬修嬡生出殺意,當年迫不得已親手害死腹中嬌兒,曾讓她午夜夢回,淚濕羅衣,即使那是她不喜之人的骨肉。可是這樣干涉皇家的事情,長樂公主不免有些擔心,她是知道江哲的性子,本是最不喜歡惹麻煩的。

正在這時,突然門外傳來急匆匆的腳步聲,三人抬頭望去,外面的尚宮高聲道:“皇後娘娘到。”長樂公主站起身來,長孫太後和顏貴太妃也急切地向外看去,皇後高氏神色有些憔悴,身後跟著後宮主位妃嬪,進來給太後見禮之後,皇後黯然道:“段才人強撐著生了一位皇子,可憐她卻拋下孩子去了,竟是連一眼孩子的面都沒有見到。”

眾人都是唏噓不已,長樂公主心中生出怒氣,上前給皇後見禮。高氏連忙扶起長樂,強顏歡笑道:“妹妹今日回來,本宮都沒能去迎接,真是失禮。”

長樂公主勸解了皇嫂幾句,抬眼看到妃嬪中一位婷婷玉立,面帶英氣的女子甚是悲淒,便用目光向皇後詢問,皇後歎了一口氣,道:“程充容,你也不要難過了,這都是命中的劫數,本宮知道你和段才人交好,身後之事,本宮不會虧待她的。母後,兒媳想段才人孕育皇子有功,就追封昭容吧。”

程充容卻是上前拜倒道:“太後、貴太妃、皇後娘娘,臣妾原本沒有資格說話,臣妾和段才人雖然交好,卻也是泛泛而已,可是臣妾心中不平,那害人凶手雖然打入冷宮,可是卻還活著,過幾年遇上大赦,還可出宮還家,可憐段才人卻是香消玉隕,還請母後和娘娘為她作主。”

三人都是有些難色,皇後用余光瞧了長樂公主一眼,道:“司馬氏已經受到懲戒,這件事情本宮也很難追加罪責。”

程充容面色悲憤,含淚起身,皇後向太後施禮道:“母後,二皇子生而喪母,本來應該本宮撫育,可是本宮近來事情繁雜,不若將二皇子交給程充容撫養吧。”

太後點點頭,道:“程氏,你是忠良之後,又是二皇子的恩人,可願好好撫養他。”

程充容雖然難過,卻也不由受寵若驚,道:“只恐臣妾不能盡職。”皇後溫言勸慰,程充容終于坦然接受這樣的恩遇。

皇後見事情暫時壓了下去,便笑道:“時候也差不多了,本宮在坤甯宮設家宴為長樂洗塵,晚一些皇上也會過來,母後和太妃娘娘不如現在就過去吧,看看本宮准備的佳肴是不是合意。”

長孫太後和顏貴太妃都是笑容滿面,在宮妃和女官的陪伴下出門而去,皇後故意落到後面,挽著長樂公主的手臂道:“妹妹,你的府邸本宮已經全部打理好了,你盡管住進去就行,不過今日可不能出宮。”

長樂公主心中一暖,反手握住皇後的手道:“皇嫂費心了。”然後她近似耳語地低聲道:“皇兄怎麼說?”

她雖然問得含糊,皇後卻是立刻回答道:“皇上說,也該給慶王小小的警告,不過現在不宜重整東川防務,所以皇上和本宮都不好駁了慶王的面子。”

長樂公主心中明白,微微點頭,不再說話。

當夜的坤甯宮燈火輝煌,太上皇李援終于還是忍不住對女兒的思念回來了,一見長樂公主便是喜笑顏開,看著女兒神采飛揚,沒有什麼比這個更讓他高興,慎兒年紀還小,自然不能入席,柔藍卻是被李援拉著坐到他身邊。而隨後而來的李贄則是讓李駿和李麟分坐在他身側。看得李康面色陰沉。

盡歡而散之後,當夜三更,長樂公主卻是沒有入眠,帶了周尚儀、小六子和幾個強壯有力的宮女太監闖入了冷宮,冷冷的看了那個原本嬌縱美麗,如今卻是形容憔悴的司馬氏半晌,然後下令將其杖殺。那一夜,司馬氏的悲嚎聲驚動了整個冷宮。

第二日長樂公主當面向太後、皇後謝罪,太後剛剛假意訓了長樂公主幾句,聞風趕來的李援就出言開脫,這件事情就這麼不了了之,就是慶王李康也不敢和自己的父皇抗議的。

三天之後,澤州捷報傳來,而幾乎同一時刻,南楚軍情傳來,陸燦出雒城,占領蜀中,兵壓葭萌關,一路所向披靡,葭萌關告急,兩國之間,再沒有轉圜的余地。

上篇:第二十一章 間其腹心     下篇:第二十三章 萬金家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