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第二十四章 布局天下  
   
第二十四章 布局天下

龍庭飛神色怔忡地坐在蒲團之上,默默的望著搖曳的燈火,已經七天了,自從澤州一戰之後,邊關暫且無事,龍庭飛便被北漢主召回晉陽,龍庭飛原本心中充滿愧疚,只道要受斥責,誰知回到晉陽之後北漢主便把他召入晉陽宮,而接見他的卻是北漢國師京無極。龍庭飛雖不是魔宗弟子,但是卻多得京無極教誨,心中早已將他當作師長,若是京無極罵他幾句,他倒覺得心里舒服許多,可是魔宗對戰敗之事卻是一字未提,只命他在這空無一物的靜室中面壁七日。

這七日,龍庭飛因著難得的安甯,仔細的思索著自己的過錯,將澤州大戰前後經過仔仔細細地想了無數遍,可是想來想去,龍庭飛卻悲哀地覺得,這個圈套自己就算事先知道,也最多不過拼個慘勝罷了,難道自己的赫赫英名都是沒有遇到敵手才得到的麼,那麼從未見過的江哲,莫非是自己的克星不成麼。每想一次,龍庭飛就是越發心寒一些,七日之後,龍庭飛竟然覺得衣帶漸寬,不由心中苦笑,但是卻覺得心中明快許多,雖然知道了敵人的強大,可是龍庭飛心中反而甯靜下來,他已經沒有任何選擇,大雍兵壓沁州,最遲明年就會爆發大戰,這一戰,不是北漢亡國,就是大雍數年之內無力北上。

這時,有人推門進來,龍庭飛也不回頭,仍然沉默不語,那人輕歎一聲道:“宗主召你前去見他。”

龍庭飛這才起身,整理了一下衣衫,轉身向那身形頎長地中年男子恭恭敬敬行了一禮,道:“庭飛見過段師兄。” 這中年男子乃是魔宗首徒段凌霄,龍庭飛雖然不是魔宗弟子,可是也曾得魔宗指點,段凌霄更是對他十分關愛,龍庭飛視之如兄,此時自是不敢失禮。

魔宗傳承極嚴,絕沒有廣收門徒之事,雖然北漢很多高手將士都接受過魔宗的訓練,可是最多也不過是一個記名弟子,京無極在北漢多年,門下也只有四個弟子,其余魔宗長老傳人加在一起也不過半百之數。

京無極親傳四大弟子,首徒段凌霄,乃是魔宗多年隨侍弟子,京無極常年閉關謝客,魔宗之事幾乎都由段凌霄代掌,此人氣度凝重,沉穩精明,武功也是極為出色,乃是下任宗主的不二人選,譚忌就曾經得他相傳戈法武技。

魔宗次徒蘇定巒,龍庭飛麾下四將之一,此人性情直率勇猛,最為京無極心愛,可惜已經身死大雍,英年早逝。

魔宗三徒蕭桐,龍庭飛近衛,負責探察軍情,為人狠辣果決,性情多疑,探查軍情少有差錯,是龍庭飛心腹之人,也是龍庭飛的左膀右臂。

魔宗四徒秋玉飛,本是月宗弟子,其師早年亡故,托孤于京無極,此子今年只有二十六歲,身兼日宗月宗兩門之長,博學多才,精通音律,能以樂聲傷人,武功天賦十分突出,此人天性不喜約束,最喜游蕩,除了魔宗諭令之外,從不過問任何事情。外人雖然知道魔宗有四個弟子,可是卻幾乎沒有人知道秋玉飛的形貌本領。

段凌霄微微一笑道:“庭飛,你也不要過于煩惱,宗主召見,必然有相助之策。”

龍庭飛心中稍安,苦笑道:“庭飛已經計拙,只盼著國師可以力挽狂瀾了。”

段凌霄淡淡道:“宗主就算是有了計策,若沒有你這大將軍領軍作戰,也是無益于事,走吧,四弟已經回來了,也在宗主那里等你。”

離京無極居住的宮院還有一段距離,風中突然傳來了錚錚琴聲,只聽琴聲的出神入化,龍庭飛便知道是秋玉飛所彈奏,他微微一笑,說道:“玉飛的琴技越發進步了。”

剛說到這里,琴聲一變,殺伐之聲溢滿天地,龍庭飛不由停住了腳步,這旋律似曾相識,龍庭飛也算是文武雙全,聽了片刻,突然記起這是秦澤決戰之際敵軍陣中傳來的鼓聲,竟被秋玉飛化入了琴曲。龍庭飛悵然而立,他怎會忘記那日,就是這鼓聲讓大雍將士穩住了心神,抵擋住了自己的攻擊。他清晰地記得,自己遙望大雍中軍的時候,那在帥旗之下,雙手拿著鼓槌,站在高處奮力擊鼓的瘦弱身影。就是那個文弱書生,讓自己功敗垂成。想到這里,龍庭飛突然明了,為何當日戰場之上會有號角聲相助己方,想必竟是秋玉飛到了秦澤,見江哲擊鼓振奮軍心,便以樂聲襄助北漢軍,可惜卻沒有成功。這些日子想必秋玉飛就是在揣摩如何將當日江哲的鼓聲化入琴曲的吧,想必當日的敗陣,即是自己的敗績,也是這高傲青年的奇恥大辱。

輕輕歎了一口氣,龍庭飛再次舉步,走上了玉階,前面正是北漢國師京無極隱修之處——蘭台。

蘭台是一座三層高的樓台,雕梁畫棟,美倫美央,晉陽宮本是東晉行宮,百余年來數次增建重修,宏偉壯麗,雖然兩代北漢主都是不好奢華之人,除了必要的修繕之外,並沒有增加什麼建築,可是仍然有著引人入勝的美好景觀和富麗堂皇的華麗宮室,位于晉陽宮西側的蘭台就是其中之冠。這里本來是北漢主最愛流連的宮院,但是自從京無極封了國師之後,為了表示尊敬親密之意,北漢主特意將蘭台送給了京無極作為居處。自此以後,除非是京無極相邀,就是北漢主也不會擅自到此。

隨著魔宗侍者走上蘭台,蘭台的第三層乃是露天修建,上有穹廬遮日,中有玉柱金梁支撐,地上鋪著錦繡氈毯,四周以玉欄相護,從上而下垂著珠簾紗帳,層層掩映,仿若瓊樓玉宇,不似人間。龍庭飛沿著玉階走上蘭台,只見蘭台後側中央,擺著一張舒適的軟榻,一個藍衫中年人倚在軟榻之上,合著雙目,似是小憩,軟榻前方右側一個黑衣青年席地而坐,面前放著玉幾古琴,那青年正在一心一意地撫琴。在軟榻左側,一個香爐里面正冉冉升起淡淡的香煙,更是襯得此間仿若仙境。

龍庭飛看了一眼,走到台中的蒲團之上跪了下去,而段凌霄卻是對著那藍衫人京無極施了一禮,然後便坐了下來。

這時,“錚”的一聲傳來,卻是斷了一根琴弦,琴聲突然嘎然而止,那黑衣青年抬起頭來,那俊美無暇的面容上露出了一絲黯然。京無極坐起身來,歎息道:“玉飛,你的心亂了,看來這些日子的潛修還是不能讓你從那日的打擊中振奮起來。”

黑衣青年面上露出慚色,下拜道:“師尊,弟子平生別無所好,唯愛音律,自負天下沒有敵手,可是那江哲只以戰鼓倉促成曲,就勝了弟子,弟子心中絕不能服氣,可是弟子竟然無法將那一曲譜入琴中,那江哲不過是三十歲年紀,又是多年臥病,弟子怎也不信他在音律上下的功夫勝過我多年苦修,難道世上真有人的天賦如此出色麼?”

京無極看看龍庭飛挺拔玉立的身軀,笑道:“庭飛,你認為玉飛的音律果然不如那江哲麼?”

龍庭飛猶豫了一下道:“弟子對音律所知不多,可是還是覺得似乎玉飛勝過江哲。”

京無極笑道:“玉飛,你這些日子斤斤計較音律上的勝負,卻忘記了你和那人是在戰場上相斗,你們的鼓聲和號角聲影響了軍心,可是軍心士氣也影響了你們的樂聲,如今就是讓那江哲再次擊鼓,也絕不可能重現那日的鼓樂,玉飛,你的音律之道天下無雙,可是我北漢軍卻勝不過被激發了士氣的大雍軍,所以你之慘敗,並不在于音律,江哲此人,善于因情生勢,也善于借勢生情,你若能體會到天人合一的妙境,武道必可突飛猛進,不可懈怠啊。”

黑衣青年秋玉飛眼中閃過了悟,下拜道:“弟子叩謝師尊教誨。”

龍庭飛聽到此處只覺得玉面如同火燒一般,羞愧難當,京無極見了微微一笑,道:“庭飛你可是因為落敗而含羞麼?”

龍庭飛俯首道:“庭飛無能,辜負王上和國師的厚愛。”

京無極站了起來,走到近前親手將龍庭飛攙起,道:“庭飛,你錯了,能夠帶著二十萬大軍抵擋大雍多年,除了你世人有幾人可以做到,整整十四年了,大雍在澤州最多時候曾進駐軍五十萬,四次攻入沁州,更有一次已經到了晉陽城下,可是從你鎮守沁州之後,大雍再也不能踏上北漢的國土,你的功勞,王上知道,朝中群臣知道,本宗主知道,這北漢軍民也都知道。大雍占據中原沃土,朝中名將輩出,當今雍帝李贄就是大雍軍神,如今鎮守澤州的齊王李顯雖然不如乃兄高瞻遠矚,卻也是當世名將,鎮守澤州的雍軍雖然只有三十萬人,可是兵員充足,一旦有了損失,很快就可以補充上。而我北漢軍雖然名義上有四十萬,可是除了你這二十萬全是精銳之外,其余的軍隊根本不可能調去助你。代州雖有十萬軍隊,卻是半軍半民,抵禦蠻人尚可,想要調動去對付雍軍殊不可能,晉陽也有十萬軍馬,可是還有負責北漢各地防務,你那二十萬精銳已是竭盡全國之力,犧牲一人就很難補充。這樣子的困境,若非你用兵如神,迫得大雍無力北進,只怕我北漢早已是國破家亡。你這一戰雖然敗了,可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也很難怪你的。”

龍庭飛神色慘然道:“都是末將沒有看破他們的詭計,可惜了譚將軍和無數戰士。”

京無極苦笑道:“這也難怪你,別說是你,就是本宗,也沒有料到那江哲竟有這樣的膽量,竟然一個普通將領和你對峙,齊王如此信任江哲,這也是事先難料的事情,我們精心安排的流言又被大雍皇室所壓制,誰會想到,一個嬌弱的長樂公主,竟然就輕而易舉的讓許多地方官員穩住了心神,如今齊王和江哲取得這次大捷,今後要想再用離間,就是難如登天了。”

龍庭飛苦澀地道:“國師,雖然南楚擁兵東川,可是陸將軍的說得很明白,若是想讓南楚真的出兵並不容易,如今南楚上下幾乎都寒了心膽,陸將軍雖然心切一戰,卻是殊不可能。”

京無極牽著龍庭飛的手,將他拉到軟榻前,示意龍庭飛坐下,悠閑地道:“有些事情,本宗已經經營許久,如今也應該告訴你了,本宗早知北漢的劣勢所在,若是不能讓大雍陷入內憂外患,我北漢根本沒有取得天下的機會,所以這些年來本宗在南楚和蜀國都有安排,這次陸燦出兵東川,你以為是他一人決定的麼,我魔門月宗一位師弟,如今已經是南楚軍方領袖之一,雖然我們各事其主,可是這互利之事卻是不會放過的。數年前我就已經和他聯系上了,這次陸燦進兵東川,就是他的建議。雖然這一步棋不能改變什麼,但是至少大雍不能悍然向澤州調兵,這樣一來,你還有穩守沁州的把握。”

龍庭飛聽得這樣密聞,心中震驚,面上卻不顯露,道:“若是如此,弟子自信可以守住沁州,只是南楚軍只能遙為策應,若是大雍下了狠心,澤州集結五十萬軍馬還是可能的。

京無極笑道:“這個當然,南楚軍雖然暫時不能出兵,可是等到局勢變化之後,就是南楚朝廷不許,陸燦也不會放過良機的,這個先不談。本宗在大雍內部安插的那根刺如今已經發揮作用了。慶王李康這次回到東川,立刻清洗了東川文武,將雍帝李贄的心腹全部軟禁起來。若非不敢挑明叛旗,只怕早就將他們殺了。這件事情雖然大雍朝廷還蒙在鼓里,可是用不了多久,這慶王的反心就難以掩蓋了。”

龍庭飛驚奇地道:“弟子曾聽碧公主說過這慶王似乎和齊王不合,可是應該不會和李贄過不去吧,如今大雍朝廷新君已經坐穩了皇位,這個時候謀反可是有些古怪。”

京無極露出了意味深長的笑容道:“有件事情你不知道,慶王李康昔日得人傳授武藝謀略,他心中對大雍懷恨極深,此子偏執桀驁,本就難馴,如今雖然名義上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可是齊王在雍帝心目中的地位實際上卻比他高的多,若非如此,此子或者會多隱忍幾年,可是如今齊王眼看就要複爵,這李康就再難虛與委蛇了。不過此子心機倒也極深,他故意結好東原蜀國世家,籠絡那些有心恢複蜀國的叛逆,他雖然是大雍皇室,可是憑著他的身世,居然使得那些人相信他和大雍皇室之間仇恨極深,這次雍帝後宮生變,就是這小子的詭計。他唆使司馬氏送進後宮的貴女犯下大罪,然後迫使大雍皇室暗中杖殺那名妃嬪。為了慶王的面子,對外只說是此女暴斃,這樣一來就給我慶王可乘之機,李康對對司馬氏說大雍皇室不願意接納亡國之女為妃,故意殘害其女,這樣一來,故蜀世家心中懷恨,這次李康能夠順利掌控東川全局,也是這些世家襄助之功。如今雍帝李贄就算是得知此事,為了避免投鼠忌器,免得迫使李康索性勾結了南楚,也不敢輕易動手。這樣一來,外有南楚、北漢為敵,內有慶王割據,大雍的局勢可是不大妙啊。”

龍庭飛不由問道:“那傳授慶王武功之人是誰,有沒有法子通過他影響慶王,讓他動作大些。”

京無極失笑道:“這倒容易,你去問凌霄吧。”

龍庭飛看了一眼段凌霄,見他微微含笑,目中閃過激動的神色,轉而又有些苦惱地道:“國師果然高瞻遠矚,數年布局,今日才見成效,可是當務之急卻是明春雍軍恐會進攻沁州,現在南楚還在觀望,慶王還沒有豎起叛旗,我們若是首當其沖,只怕會損失慘重,就是勝了也難以得到什麼好處。”

京無極歎息道:“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慶王雖然被我們影響,卻也是因為他野心太大,若是讓他現在反叛,等于是讓他去送死,這種事情就是讓他去做,也很難做到。南楚雖然有我們的人,可是畢竟上有國主丞相,還有陸氏父子權力大過他,他不可能做出更多的事情了,而且對他來說,南楚的利益才是最重要的,可是今次恐怕是最後一次遏制大雍的機會,若是讓大雍脫出重圍,一統天下就是指日可待。”

段凌霄插言道:“若是想阻止明春雍軍出兵,只有一個法子,如今雍軍北線主將乃是齊王,可是讓北線穩如泰山的卻是楚鄉侯江哲,若是殺了此人,那麼北線必然混亂,雍帝、齊王之間無人調艇,明春進攻必然外強中干,若是師尊允許,弟子願意設法混入雍軍,刺殺江哲。”

龍庭飛面上露出喜色,但是轉念一想,無奈地道:“恐怕不行,碧公主說過江哲身邊有一高手邪影李順,段師兄雖然武功高強,可是此人有雍軍相助,只怕師兄很難得手,若是失手,我們就再也沒有機會,而且蘇將軍身死雍都,已經讓龍某心痛萬分,若是段師兄有什麼損傷,庭飛萬死難贖其罪。”

這時,秋玉飛突然起身道:“若是龍將軍信任在下,玉飛願意擔此重任。”

段凌霄和龍庭飛都是大驚,秋玉飛醉心音律,武功雖然出色,卻是比不上段凌霄,甚至還比不過常年疆場作戰的蘇定巒,如今正在軍中效力的蕭桐,他又是孤傲之人,這刺客可不是什麼人都能做的。

京無極卻是氣定神閑,道:“玉飛可已經有了計策?”

秋玉飛道:“弟子已經想過,若是想要明刀明槍,恐怕弟子是不成的,那日和江哲比拼音律,弟子的號角被震斷,自然是內力不如,可是那江哲卻是靠別人的內力來和弟子比拼的,可見那人內力已經超過了弟子,就是大師兄去了,也是未必就有勝算,而且那人身在軍中,身邊甲衛如云,想要刺殺談何容易,想來想去,只有混到那人身邊才有可能尋機刺殺。我知那江哲乃是南楚才子,驚才絕豔,弟子也自負才學,我又聽說那人愛才,今次那可以和龍將軍交手的將領就是他推薦的,若是能夠我進入雍軍,憑著弟子的才學不難得到此人賞識,天長日久,等他戒心退去,弟子就可以從容殺之,如今天寒地凍,雍軍困守澤州,正是最好的時機,數月時間,弟子或者能夠完成使命,還請師尊許可。”

京無極凝神想了片刻,道:“也好,你如今對那江哲已經有了心結,若是能夠將他殺死,應該可以回複你的心境,不過想要接近江哲並不容易,雍帝和齊王對此人都是十分愛重,不說他身邊的邪影李順,就是他身邊的侍衛也都是雍帝親自指派,想要接近他必須要有一個合適的身份,你的相貌身份雖然少有人知,可是想要順利接近江哲,恐怕不易,三月時光,轉瞬即逝,不能輕易浪費。”

秋玉飛微微蹙眉,這一點他的把握也不是很大,這時段凌霄道:“師尊,請讓弟子來安排這件事情,弟子恰好有一個合適的身份讓師弟借用。”

京無極知他穩重,也不多問,笑道:“既然如此,這件事情就交給你們了,雖然說刺殺不算是什麼好計策,可是這個江哲乃是大雍皇室的女婿,又是雍帝心腹謀士,殺了此人,是一本萬利的好事,你們不可不慎。”

秋玉飛正色道:“有大師兄相助,弟子一定可以得手,若是不然,弟子情願身死以殉。”

京無極、段凌霄和龍庭飛都是眉頭一皺,他們都從秋玉飛的話語中聽出了不祥的征兆,段凌霄和龍庭飛同時看向京無極,眼中透出征詢之意。京無極心思百轉,終于說道:“你要小心行事,不可輕捐性命。”說罷轉身走到欄邊,負手望著天邊寒云,心道,這也是他命中劫數,若是不能解脫心魔,終身難以寸進,不如一死也罷。

龍庭飛心中又想起一件事,道:“國師,弟子還有一件事請國師指點。”然後緩緩講了那封密信的事情,他這次回到沁州,特意讓蕭桐留心屬下將領的動靜,可是這幾日細思,總覺得似是而非,所以終于向京無極請教。

京無極猶豫了一下,卻沒有回答,半晌才道:“這一點本宗也無法答你,不過本宗不妨直言,白首相知猶按劍,本宗是絕對不會輕信任何人的。可是你是帶兵的大將,若是疑心太重,恐怕會傷了屬下之心,若是太過輕信,本宗又擔心你被人出賣,這件事情,你不妨和王上商議一下吧。。”

龍庭飛聽了心中一陣迷茫,竟然不知究竟該如何才好了。

離了蘭台,龍庭飛想到自己這次回晉陽,只是和王上匆匆見了一面,理應前去述職才對。內侍通稟過後,後主劉佑在書房召見。

走進書房,一看到後主劉佑,龍庭飛只覺得心中一痛,還不到五十歲年紀,劉佑卻已經是頭發斑白,若非是面上仍然神采奕奕,哪里還有昔日的英姿雄風。龍庭飛上前拜倒,哽咽道:“末將有負王上厚愛,請王上重重治罪。”

後主輕輕一歎,伸手將他攙起,道:“龍卿乃我北漢棟梁,孤焉能隨便治罪,勝敗乃兵家常事,你不要放在心上,新年之後你就要回沁州鎮守,孤望你不要有什麼顧慮,盡力作戰就是,我北漢立國二十三年,可我劉家裂土封侯卻已經將近七十年,自問無負百姓。其實如今國士日衰,孤焉有不知道的道理,可是孤不能眼看著劉氏江山落入人手,只能累你嘔心瀝血了,龍卿受孤一拜,如今已是生死存亡之秋,孤將全國兵力托付于你,若是你不幸兵敗,孤自會自盡以謝臣民。”

龍庭飛淚如雨下,匍匐在地,再也不能掩飾悲聲,心中卻再也不大算提及麾下將領或有叛逆之事,王上已經為國事如此憂心,他不忍再提,心中卻是拿定主意,就是錯殺一千,也不能放過一個叛逆。

君臣商議幾句之後,龍庭飛正要告辭,後主卻笑道:“還有一件事情,你和碧兒的婚事已經拖了很久,不如你們新年之前完成大禮如何?”

龍庭飛沉默半晌,道:“如今敵軍壓境,臣不願落人口實,還是等到國事稍安之後再議吧。”

望著龍庭飛的背影,北漢主不由歎息道:“龍卿也未免太求全責備了,罷了,這些兒女之事孤也不便過問,碧兒,你說呢?”

屏風之後閃出林碧的身形,她黯然道:“庭飛心系國家大事,碧只有心中敬佩,只望他取得大勝,從此不再為澤州敗績耿耿于懷才好。”

北漢主也是歎息不已,望著神色有些憔悴的甥女兼義女,一個念頭突然湧上心頭,我這般苦苦掙紮,只為了保住自己基業,卻讓這些孩子這般痛苦,是不是有些自私呢?

上篇:第二十三章 萬金家書     下篇:第二十五章 殺人滅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