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第二十六章 雪影殺機  
   
第二十六章 雪影殺機

初,武威二十七年丁丑,太宗繼位,高祖退位,尊為太上皇,以高祖尚在,下詔沿用武威年號。

年末,百官上書請更年號,以彰聖德,太宗許之。

——《雍史·太宗本紀》

隆盛元年戊寅,正月初七,雪後初晴,寒冷非常,十五之前,百業消停,路上更是行人寥寥。官道旁一座小小的野店卻是酒旗招展,掌櫃胡三往火爐中又加了幾塊木炭,無精打采地倚在櫃台旁邊打盹,這一個新春過的十分平順,自從齊王在澤州大捷之後,澤州沒有了明顯的外患,從各地歸鄉的旅人絡繹不絕,他的生意極好,本打算等到明年春天好好修修這座破落的店房,誰知初一去賭場玩耍,賭神菩薩不肯保佑,輸掉了大半銀兩,老婆一氣之下回了娘家,胡三後悔莫及,卻又拉不下臉來去接妻子回來,只好愁眉苦臉地提前開業,希望能夠碰上幾個出手闊氣的客人,或者還能賺上幾兩銀子,好去討老婆歡喜。

正被爐火熏得昏昏欲睡,突然耳邊傳來響亮的馬蹄聲,胡三精神一震,也顧不得徹骨透過來的冷風,推開店門向外看去,只見北面積雪飛揚,十二名騎士護著一輛馬車奔來。胡三拼命看去,不多時,那些人已經接近數里之外,其中一騎脫眾而出,快馬加鞭,轉瞬間飛馬到了門前,馬上的騎士用馬鞭指著胡三問道:“有好酒麼,店內可有閑人?”

胡三諂媚地道:“客官放心,小店的酒遠近聞名,濃烈香醇,店內沒有客人,就連一個小伙計也回去過年了,小店乾淨暖和,大爺在這數九寒天走遠道,不妨進來喝上幾杯,保管您舒坦。”

那個披著黑色大氅的騎士將風帽摘去,露出一張剛毅彪悍的面孔,他翻身下馬,也不理會胡三,向店內走去,站在門口,看見里面十分寬敞,雖然桌椅簡陋,卻是頗為乾淨,滿意的點點頭,道:“我家大人要在這里打尖,你要好生伺候。”

胡三眼尖的很,早在騎士翻身下馬的時候,就已經看清楚大氅之下乃是質地精良的黑色騎裝,上身更穿著精美的黑色軟甲,腰間佩著橫刀,只看刀鞘就知道不是凡品,再加上足上的戰靴,不用問也知道這是軍中的將爺,再一聽他有位大人要好好伺候,胡三心中大喜,來的既是達官顯貴,那麼只要自己伺候周到,銀錢必然是不會少給。他十分利落的道:“將爺,小店後面的馬棚寬闊得很,牧草都是上好的,小人去生上火爐,保管將爺的馬匹不會受寒。”

那騎士揮手道:“快去吧,一會兒把好酒好肉都拿上來。”

這時,其他的人也已經到了,這個騎士快步走到馬車前面,稟報道:“大人,里面可以打尖,請大人示下。”

馬車里面傳出來一個清朗的聲音道:“路途辛苦,我們休息一個時辰,不過酒不能多喝。”那些騎士高聲應諾,紛紛翻身下馬。其中一個騎士從馬上拋下血淋淋的野味,道:“掌櫃的,馬匹我們自己料理,你把這些野雞兔子精心做幾個小菜,給我家大人送上來。”胡三連連答應。

這時駕駛馬車的青衣少年跳下車來,然後掀開車簾攙下一個青衣書生來。兩人在胡三殷勤的引領下進了店堂,選了一張背風而又溫暖的桌子坐下。而那些騎士迅速的將馬車上的駿馬和那些騎士的坐騎牽到馬棚,也不用胡三插手,就連草料也是他們自己取用的。然後留下一個騎士在馬棚守衛之後,其他的騎士才進了店堂,向那青衣書生見禮之後,才四散坐下。

胡三動作極快,這會兒功夫已經將准備好的熏肉大餅和燒酒擺滿了桌子,胡三忙得滿頭是汗,不過看到那些護衛的將爺都是滿面的滿意神色,不由心中高興。又過了一會兒,胡三用客人帶來的野味做了幾個小菜端到那青衣書生的桌子上,偷眼一看,只見那青衣書生面色微紅,似乎是喝了幾杯酒,不過自己送上來的熏肉卻是幾乎沒有動過。而且他喝的酒也不是自己店內的烈酒,不知什麼時候,桌子上多了一個青花瓷壇,以及一只似玉非玉,不知是什麼材質的古樸酒觴,里面盛著澄碧色的美酒。除此之外還多一個食盒,里面裝著一些精美的點心,食盒外面套著厚厚的毛皮,糕點上面仿佛還冒著熱氣。

胡三將野味放到桌子上,那坐在一邊的青衣少年從身邊的另一個盒子里面拿出銀質的碗筷,放到那書生面前,對每一道菜都嘗了一嘗,才道:“公子請用。”

那青衣書生這才開始用餐,胡三看得瞠目結舌,他雖然也算是見多識廣,但是畢竟只是守著一家小野店,還沒有見過這種排場。

忙乎了大半個時辰,胡三終于閑了下來,那些騎士早就風卷殘云一般將酒肉一掃而空,然後就慢條斯理的喝著酒低聲聊天。而那個青衣書生用餐之後,則是拿起一卷書冊看得入迷,胡三知道這些人大概還得休息小半個時辰,連忙又去捧了兩壇酒過來,其中一個似乎是為首的騎士搖搖頭,道:“不用了,若是喝醉了就不好趕路了,你把我們的酒囊都灌滿吧。”說著將一個酒囊丟到桌子上,其他的騎士也都紛紛解下腰間酒囊放到桌子上。胡三一邊灌酒一邊盤算,每個酒囊至少能裝兩斤酒,只算今日的酒肉,就已經是筆大生意了。裝完之後,胡三一算,卻是只有十一個酒囊,心中奇怪之余不由偷眼望去,原來有一個騎士一開始就坐到角落里面,也不和其他的騎士坐在一起,胡三幾乎忽略了他,一留神之下,才發覺那人竟然是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年,桌上的酒壺原樣未動,竟然是滴酒不沾。胡三心中奇怪,北地嚴寒,人人都愛烈酒,怎麼這個少年騎士竟然不喝酒呢,又多看了幾眼,那個少年騎士似乎察覺到了他的目光,冷冷的望了他一眼。胡三只覺得心頭巨震,那個少年神色冰冷,目光中更是帶著逼人的殺氣,胡三雖然不是軍人,卻也是在戰亂中掙紮多年,那種目光他明白的很,那是一種帶著刻骨仇恨和瘋狂殺機的目光。

我緩緩的飲下清淡的美酒,過于醇厚的烈酒我可是消受不起的,說來也是有些慚愧,前些日子我想著父親忌辰將到,想到萬佛寺告祭,可是誰知還沒有成行,朝廷就來了使臣,犒賞三軍,我這個監軍自然也脫不開身的。好容易過了新年,我才有了時間,也顧不上還不到十五,就帶了小順子和幾個親衛往萬佛寺而去。齊王殿下倒是也想陪我去看看,卻被我婉拒了。眼光掠過那暗處角落里面孤寂的身影,我心頭一陣苦澀,可惜啊,就是簡單的告祭亡父,我也不能不用上心機,這次特意帶上凌端,就是要給他一個逃跑的機會。

多日前的劇變,李虎被齊王屬下強行帶走之後,凌端就變成這個樣子,沉默,冷淡以及仇恨,可是這件事情我也是無可奈何,我不可能故意讓他看見什麼文書情報,這樣子容易就是白癡也知道其中有詭計,只有這個法子,讓凌端得知石英的舊部全部滅口的事實,這樣等到他回到北漢,配合其他的事情,就會想到石英“背叛”的可能,這是我的計劃中很重要的一步棋,想要鏟除石英,這是必不可少的證據。

龍庭飛麾下將領之中,蘇定巒、譚忌已經死了,只剩下石英和段無敵,我決定目標盯准石英,是因為段無敵善守,行事謹慎,必然是個精明人,而對于精明的下屬,上位者可以倚重,卻很難信賴,再加上我們得到的情報,石英的確是龍庭飛的愛將,這樣一來,對付石英不僅是離間了龍庭飛的心腹,而且親信的背叛也會更加嚴重的打擊龍庭飛的信心。為了這個原因,我也不能顧惜凌端的心情了。

看著凌端,心中突然想起譚忌,齊王曾經將譚忌臨終時候吟唱的一曲歌辭抄錄給我,我吟誦再三,想起譚忌平生,也不禁深深歎息,這首歌辭雖然過于悲傷悒郁,卻也是心血寫成。在心中念誦了一遍,突然站起身來,向店外走去。

負責護衛江哲的呼延壽驚訝起身,正要動問,隨後跟出的小順子卻一擺手道:“公子不過出去透口氣,你們不用跟來。”他雖然這樣說了,呼延壽卻仍然招呼了另外一個侍衛跟了出去。凌端心中一動,也起身跟了出去,他自知雖然江哲對自己頗為優厚,那些侍衛卻對自己十分戒備,所以站的遠遠的,看著江哲立在雪地當中,負手望天,不知道再想些什麼。凌端摸摸腰間短戈,恨意更深,卻是只能隱忍等待。

這時,江哲突然放聲而歌道:

“天不仁兮降亂離,地不仁兮使我逢此時。干戈蔽日兮道路危,民卒流亡兮共哀悲。離離黃蒿兮枝枯葉干,累累白骨兮刀痕箭瘢。霰雪漫天兮心意寒,壯士碧血兮凝深川。日黯風悲兮邊聲四起,望斷云山兮不見桑梓。萬里飄搖兮身不自主,無日無夜兮不思我鄉土。四海不平兮黎民多恨。我雖安居兮常聞唏噓。乃從聖君兮多行不義,殘人家國兮怨我者多,生不冀求兮南歸雁,死當葬我兮楚江畔。”

凌端聽得入神,雖然有些句子聽不大懂,卻也能夠感覺到那歌聲中流露出來的悲切苦痛,聽到“乃從聖君兮多行不義,殘人家國兮怨我者多”這兩句的時候,凌端不禁淚落,想到將軍和昔日同袍,想到那麼爽直糊塗的李虎,心中的恨意煎熬幾乎令他再也不能容忍那個清瘦的背影站在前面,伸手摸向短戈,眼中透出沖天的殺意,或者,就豁出命去吧,就是死在這里也好過這般痛苦。

就在凌端心志將亂的時候,曠野之中突然傳來了一陣縹緲的琴聲,若有若無,琴聲錚錚,妙絕天下,清越激昂中又隱隱帶著悒郁悲傷,幽恨重重,琴聲雖然微弱,卻是連綿不絕,人人都聽得清清楚楚,不知何時,空中又飄起雪花,琴聲漸漸接近,越來越悲愴的曲調令得整個天地間都仿佛充滿了蒼涼蕭瑟的氣息。

這琴聲似乎充滿了誘惑之力,令人心中憑空生出恨意和狂熱的殺機,這時,其他的侍衛也步出野店,警惕的看向琴聲傳來的方向,不過眾人都是心如鐵石的沙場勇士,自然不會為琴聲所動,反而都從目中流露出警惕的神色。

小順子眉頭輕皺,他能夠聽得出來,這琴聲中蘊含著深厚的內力,這彈琴之人不僅精通音律,還是一位內家高手,他自然不會為琴聲所動,卻是擔心的看向江哲,江哲可是不會武功的,不過只看上一眼,小順子便松了口氣。江哲雖然不懂武功,可是純以欣賞的心情去聽琴,倒也不會被琴曲左右。

我凝神聽著琴聲,不由擊節而歎,我也會彈琴的,不過粗而不精,這曲子若是我來彈奏,好幾處都會難以為聚,可是那人想必是指法精妙,居然自然而然的轉了上去,我雖非音律大家,眼高手低這四個字幾乎可以概括我在音律上面的本事了,也能聽得出這彈琴之人果真是當世聖手。不過琴曲的講究的是樂而不淫,哀而不傷,此人琴中愁苦太甚,心魔因之而生,這就有些不好了。

眾人都無妨礙,只有凌端本就身世悲苦,至親的兄長和最尊敬的將軍都死在戰場,新交的朋友又被殺了,自己屈身在敵人身邊為侍從,心中本就是悒郁憤恨,方才又被挑起了心中魔孽,此刻被琴聲所惑,神智漸漸迷亂,雙目發紅,面色猙獰,突然之間揮戈撲向那青色的瘦弱身影。

他的形跡早就落入呼延壽眼中,輕而易舉的將他攔住,凌端勢若瘋虎,不管不顧,拼命殺來,但是呼延壽乃是虎赍衛中一等一的高手,凌端怎是他的對手,若非是凌端舍命攻擊,只怕早就落敗了。

聽到兵刃撞擊的聲音,我也再無心聽琴,回頭望了一眼,只一眼便看出凌端乃是心神為琴聲所奪,這可不是我預料中的事情,輕輕皺眉,我下令道:“小順子將凌端制住,讓兩個侍衛去看看是何人彈琴肇禍,將他帶來這里。”

小順子身形如同虛幻一般,丈許空間仿佛一步而過,替呼延壽接過凌端的攻勢,一指點在凌端額前,冰涼的真氣化作千絲萬縷沒入凌端體內,凌端踉蹌後退,跌倒在地上,眼神變得清明,驚駭的看著手中的短戈以及持刀冷冷望著自己的呼延壽,心中明白發生了何事,他雖然心有殺機,卻不是逞強的蠢人,早知道刺殺江哲乃是不切實際的幻想罷了,心中念念,只是尋機逃走而已,見到這樣的情景,不由駭然。

凌端自然知道這樣的情形,恐怕自己會被當場處死,雖然天性的倔強和傲骨讓他不願哀告求生,但是人誰沒有貪生之心,凌端心中慘然,長跪在地,低聲道:“罪人冒犯大人,求大人饒恕。”之後便再不發一言。

我知凌端性情,這一句請罪對他來說已經是十分艱難,更何況我本就無心殺他,只不過也不能讓他體會到這一點,所以我故意表現出猶豫不決。

凌端可以看到江哲面上的神情,但是若是再苦苦哀求,就不是他能夠作出的事情了,于是干脆低下頭去,等待那人發出斬殺自己的命令。這時,他卻聽到一聲悠悠長歎,然後耳邊傳來溫和的聲音道:“凌端你跟隨譚將軍多年,心魔太重,我知道你心中對我仍有余恨,被琴聲所惑,江某也不怪你,只是不可再犯,若是再有這樣行徑,我必將你斬殺。”

凌端心中一寬,心道,難得這次有機會離開雍軍大營,若是有可能我必然脫逃,自然不會再犯。他恭敬地道:“凌端遵命,不敢再犯。”這才站起身來,抬目望去,只見那些虎赍侍衛望著自己的目光更加冷森,他卻也不放在心上,只是退到一邊。這時,遠處一輛馬車絕塵駛來,方才還在繚繞的琴聲也嘎然而止,那馬車兩旁正是方才去尋找彈琴之人的侍衛,一左一右押著那輛馬車過來。凌端也是心中好奇,仔細瞧去,不知道何人能夠彈出這樣的琴音。

那是一輛普普通通的馬車,看上去只是尋常旅人所使用的,駕車的是一個半百老人,相貌清瘦,目光如電,一見便知有一身不弱的武功。馬車到了近前,那個老人下車恭恭敬敬站在一邊,車簾一挑,一個紫衣佩劍的勁裝少女跳下馬車,然後伸手相攙,扶下一個劍眉星目的英俊青年,這個青年身穿深黑色貂裘,腰間懸掛著名貴的寶劍,氣度溫文中帶著高貴,神色從容自若,一見便知不是普通旅人。

一個侍衛引領三人緩緩走來,另一個侍衛則快走幾步回稟道:“啟稟大人,彈琴之人已經帶到。”

那青年不卑不亢的上前一揖道:“草民高延拜見大人,不知召喚草民有何吩咐?”

我欣賞的看了這青年半晌,英俊的外貌,修長挺拔的身形,高貴儒雅的氣度,禮數周到而又略帶矜持的行止,這個青年絕對是世家子弟出身,我也不願怠慢,微笑道:“在下江哲,于荒野之中聽到高公子撫琴,只覺琴聲如同天籟,令在下心曠神怡,故而邀請公子前來,侍衛魯莽,或令公子受驚,哲代他二人向公子請罪,不知道公子為何來到澤州,如果有什麼為難之事,哲忝為澤州大營監軍,或可效勞。”

那青年眼中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光彩,道:“草民惶恐,不知是甯國長樂公主駙馬,楚鄉侯在此,江侯爺名震天下,草民乃是高麗子民,因緣來到中原上國,草民在國內曾經見過侯爺詩篇,瑰麗無雙,草民深為欽服,想不到今日有緣相見,高某幸甚。”

我歎道:“原來如此,高麗雖是外藩,卻從無自外中原,這些年來雖然中原戰亂不止,但是仍有使者晉謁天朝,哲于南楚為翰林時,曾為崇文殿之事整理舊歲文書,同元三年,也就是貞淵十年,高麗使者入朝,可惜遭遇狂風,不得已至杭州登岸,遂為南楚武帝趙涉滯留。大雍武威六年,貴國也曾遣使到長安晉謁,可惜當時中原正在混戰,使者金桂民于回國途中為諸侯所害,為此朝廷出兵平亂,流血飄櫓,以報此恨,可惜自從之後,貴國再無使者朝謁,甚為可惜。”

青年眼中閃過驚歎之色,道:“侯爺對敝國之事果然知之甚深,金公正是草民外祖,他殉職之事傳回本國,父,敝國王上為此親臨祭奠,備極榮哀。自此以後,東海海盜猖獗,敝國和中原水路幾乎斷絕,更是無法入朝上國。直到數年前,海道暢通,敝國才重新和中原開展貿易。草民久仰中原文物,因此隨船至濱州,原想追隨外祖足跡,遍曆中原名山大川,不料紙上得來終覺淺,草民走錯路途,誤入沁州,因兩國交兵,不得已羈留年余,幸而月前貴國大捷,沁州慘敗,急于擴軍整裝,草民趁隙偷離沁州,翻山越嶺,多日辛苦,終于進入澤州,因此地仍為軍管,草民又是來自沁州,為免被人疑心,因此買了馬車,准備進入中原內陸,想不到在此地遇到侯爺,雖然此事有些難以說清,但是草民也不敢隱瞞,還請侯爺明鑒。”

我心中驚訝難抑,仔細打量這人,相貌上倒看不出有高麗血統,不過高麗貴族漢化極深,這倒也是尋常,目光落到他身後的老仆和侍女身上,如果他果真是高麗人,那麼他的從人應該可以看出真假,舉手招那老仆侍女上前。用高麗語問那少女道:“你家主人所言可是實情?”

我在濱州的時候,我曾經掩去本來面目和高麗富商談過生意,因此高麗語還是會一些的,說起來也算是字正腔圓,那相貌秀麗的少女眼中閃過驚訝,脫口而出道:“正是實情。”用得果然是高麗語,話一出口,少女才醒悟過來,又改用中原話道:“奴婢主子,羈留沁州,本非得已,還請侯爺見諒。”說的還算是通順,只是口音有些古怪,幸而她聲音清脆動聽,聽起來也不覺得刺耳。

我微微一笑,道:“姑娘的漢話說的很好。不知道如何稱呼?”少女面上一紅,道:“奴婢金芝,因為公子喜愛中原典籍文物,令奴婢改說漢話,已有多年,只是奴婢愚笨,口音難改,侯爺見笑。”

我的目光落到那老仆身上,那老仆雖是仆役身份,但是氣度也自不凡,只是一揖道:“老奴崔九成,漢話只能聽不能說,請侯爺見諒。”他卻是用高麗話回答,語氣流暢自若。

我心道,雖然說兩個精通高麗語的隨從並不難找,可這兩人很顯然確非中原人,這樣看來,這高延的身份應該疑問不大,不過雖然如此,也不能讓他們就這樣離開澤州,不如將他們留在澤州一段時間,等到確認他們沒有問題之後再說。而且這個高延氣度不凡,這樣人物若是平白錯過不能結交,豈非是十分可惜。想到這里,我帶著歉意道:“江某輔佐齊王殿下鎮守澤州,凡事不可不慎,高公子即是高麗貴客,澤州如今兵荒馬亂,江某不便讓公子自由來去,恐有不測,有傷齊王顏面,若是高公子不棄,不妨留在澤州一段時間,等到春暖花開之時,道路暢通,再往中原不遲,我見公子人品出眾,若是得到殿下賞識,公子在大雍境內就可以自由來去,豈不好過這樣處處為難。”

高延眼中閃過一絲異色,卻是警惕的低頭避開江哲的目光,片刻之後,才道:“侯爺好意,高延敢不從命。”

我欣然道:“本應立刻請高公子到軍中歇息,只是江某有意往萬佛寺拜祭先父,若是高公子願意,可否隨在下同往,若是公子想要急著休息,我當遣屬下送公子至軍營。”

高延道:“草民也是無事之人,萬佛寺既然有此名稱,必然是佛像眾多,必有可供流連之處,草民生性喜愛風景文物,若是侯爺不覺得麻煩,高延願隨侯爺同往萬佛寺。”

我笑道:“如此甚好,哲見公子馬車簡陋,哲所乘馬車寬闊舒適,就請公子和我同乘吧。”

高延似乎有些驚訝,半晌才道:“多謝侯爺美意,高延從命。”

這時候,虎赍侍衛已經將馬車備好,我請高延上了我的馬車,高延很是知機,不等我們多說,就解下佩劍交給侍女送回自己的馬車。我隨後也坐了上去,不過這次小順子可是不駕車了,他也跟了進來,一個陌生人和我同乘,他自然不會放心,呼延壽則親自執鞭。侍女金芝從他們的馬車上拿了琴囊過來,也在我的示意下坐進了馬車。

我原本從濱州帶來的馬車早就毀于戰火,這輛馬車乃是最近才送來的,比那一輛更加寬敞,四個人坐在車內,仍然覺得十分舒適寬敞。馬車里面分為前後兩間,後面是一張軟榻,榻下有櫃子可以放置物品,前間則是兩側固定著錦凳,中間一張桌子,卻是鐵鑄,上面鋪著雪白的織錦,桌上的杯盤底部都是磁石制成,放在桌子上不會滑動。此刻桌子上除了茶具之外,只放著一些書卷。

為了抵禦嚴寒,馬車里面到處都鋪著羊絨毯,四周也都用毛皮封得嚴嚴實實,除了兩邊的窗子為了取光而沒有擋住之外,隨手摸去,到處都是軟軟的毛皮,不過窗子上面使用的是半透明的琉璃,不會讓寒風侵入,再加上桌子下面的黃銅火爐,馬車里面暖洋洋的,一點寒意也沒有。不過高延似乎並沒有因為流露出驚奇,看來他的身份不簡單啊。

上篇:第二十五章 殺人滅口     下篇:第二十七章 一見如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