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第三章 有口難辯  
   
第三章 有口難辯

英得大將軍寵信,千里奔襲,戰功卓著,榮盛二十四年,英以私仇告發段無敵貪瀆、勾結敵國商旅之罪,其時段無敵所為,乃大將軍默許。英乃得罪。

——《北漢史·石英傳》

大將軍府內,龍庭飛負手站在堂上,心中怒火洶洶,這些日子以來,他在訓練士卒、整頓兵甲的同時,也沒有忘記監察麾下各將,在他心中,段無敵、石英最為可疑,這兩人都是他親信大將,石英擅長作戰,于勾心斗角上面卻不擅長,段無敵長于守備,雖然是北漢軍最值得信任的後盾,可是不免少了些斬將立功的機會,這樣一來,段無敵得到的賞賜和晉升是要落後一些的,而且段無敵性子深沉謹慎,龍庭飛本是有些懷疑他的,可是蕭桐監視眾將,卻沒有什麼證據可證明兩人已經和大雍有所勾結。

自從他回到沁州之後,段無敵就忙著四處調整防務,而一切的動作龍庭飛都細細留心,段無敵布下的防衛固若金湯,絕無破綻。石英本是除了打仗之外一切事情都懶得理會的,除了最近迷上一個有名的歌女之外,並沒有什麼特別。

那個歌女蕭桐細細查過,乃是原晉陽名士蘇鍔之女。蘇氏本來是東晉忠臣,不肯改仕北漢,在先主即位之後多有諷刺之語,最後先主一怒之下將蘇氏抄家問罪,蘇鍔死于獄中,那是榮盛十年的事情。而青黛即是蘇鍔唯一的愛女,父親死後,家產又盡被抄沒,此女無依無靠,流落風塵,雖然如此,此女性情高傲,清白貞烈,頗為世人敬重。可以說此女對北漢朝廷懷有恨意,這可以從她平日行徑看得出來,她幾乎對北漢權貴豪門從不假以顏色,落落寡合,幸而敬重此女風范之人不少,否則她也不能安然賣藝。石英喜歡上這個女子,雖然有些不妥,可是只看她這樣行徑就知道她不會投靠大雍,否則絕不會放棄和權貴接近得到情報的機會,所以龍庭飛並未干涉石英和青黛之間的事情,更何況,在龍庭飛看來,石英也未必能夠打動此女芳心。

兩個嫌疑最大的將軍卻都沒有反跡,龍庭飛原本已經懷疑自己是否中了敵人離間之計,誰知事情突然爆發,石英竟然突然指控段無敵勾結商旅走私,這件事情令龍庭飛頗感棘手,說句心里話,段無敵走私雖然隱秘,可是若是龍庭飛一無所知,也未免太無能了,可是段無敵所為之事,正是龍庭飛不便去做的事情,更何況所得款項全被段無敵用于補充軍餉,所以龍庭飛不僅沒有問罪,反而安排軍需官和段無敵合作,使得那些銀錢悄無聲息地用于糧餉和撫恤。只不過這件事情,龍庭飛是絕對不能承認的,否則,鎮守一方的大將公然違背律法,就是後主諒解此事,那些諫官也不會輕易放過他的。龍庭飛麾下眾將,大多都知道一些,只有石英,一來是他性子直率,眾人擔心他不小心泄漏出去,二來石英不關心這些事情,所以很多人知道的事情,偏偏只有石英懵懵懂懂。所以石英突然以此發難,鋒芒直指段無敵,令龍庭飛一時反應不過來,不得已只好下令拘禁段無敵。當然龍庭飛也有一點私心,在內奸未明之前,他也不介意暫時打壓一下段無敵,畢竟若是段無敵謀反,那麼對北漢軍的打擊就太大了。盡管如此,龍庭飛還是十分憤怒,因為段無敵之事揭露出來,那麼就很難替他洗刷罪名,這樣一來,不論段無敵是否背叛,龍庭飛都面臨著會少掉一員大將的窘境,因此他對石英十分惱火,不免後悔從前過于寵信石英,縱容得他不知天高地厚。

蕭桐走了進來,看著龍庭飛挺直的背影,猶豫了一下,上前道:“將軍,玉飛回來了,他想立刻見你。”

龍庭飛身子一震,這段時間大雍防備森嚴,很難傳出情報來,他還不知道秋玉飛行刺之事的結果,他從蕭桐的語氣中聽出,刺殺並未成功,歎了口氣道:“罷了,行刺一個堂堂的監軍,本就是難事,玉飛平安回來就好,讓他進來吧,他是否有什麼緊急的事情要見我。”

蕭桐道:“還是請他向將軍稟明吧,這事關系到我軍大將,玉飛素來和眾將沒有什麼糾葛,他的話應該比較公正。”龍庭飛心中一驚,道:“快讓他進來。”他心中充滿了不祥的預感。

秋玉飛帶著凌端走入大堂,凌端一望見龍庭飛,神色立刻激昂起來,他用激動敬慕的目光望著龍庭飛,在北漢軍將士心中,龍庭飛本就是超越一切的神祗。他恭恭敬敬的下拜道:“小人凌端叩見大將軍。”

龍庭飛目中閃過一絲疑惑,問道:“你是?”

凌端知道龍庭飛不會認得自己,畢竟自己出現在龍庭飛面前的時候都是帶著面具的,想到這里,他不由又想起譚忌,忍不住淚流滿面,道:“小人是譚將軍麾下鬼騎近衛。”

龍庭飛驚訝地看了凌端半晌,上前將他攙起,道:“想不到譚將軍還有近衛活著,凌端,你叫凌端,唉,你家將軍的骨灰已經被我派人送回故里安葬,朝廷也有旌表封賞,只是可惜他不能上陣殺敵。”說到後來,龍庭飛語氣中也帶了悲涼,但是他很快就平靜下來,又問道:“你怎麼逃回來的。”

凌端看看秋玉飛,秋玉飛淡淡道:“你將一切事情都向將軍稟明吧。”凌端點點頭,將自己所見所聞一一道出,隨後秋玉飛又補充了自己行刺之日的情景。龍庭飛聽得眉頭緊鎖,他本是心中有所疑忌,秋玉飛和凌端所說雖然似乎沒有什麼特別,可是聽在他和蕭桐耳中,抽絲撥繭之後所顯露的真相卻是令兩人駭然。畢竟比起段無敵來,龍庭飛更相信自己親自提拔的石英,而蕭桐也比較懷疑精明謹慎的段無敵。

對于秋玉飛他們自然全無懷疑,對于凌端卻不能無疑,龍庭飛看看蕭桐,蕭桐會意,咳嗽了一聲道:“凌端,你認為這些事情能夠證明什麼呢?”

凌端茫然道:“小人也不清楚,雖然石將軍一向和我們將軍不合,常常諷刺為難將軍,可是若說石將軍會生出叛逆之心,小人實在不敢相信,只是若非如此,為什麼李虎他們都被斬首,比起他們,小人追隨譚將軍在澤州殺人如麻,就是要向澤州百姓交待,也應該斬了小人。而且江侯爺雖然不是主帥,可是小人見軍中眾將對江侯爺都是十分敬重,他說要將我們兩人留在身邊,就無人敢反對,就連齊王知道之後,也只是警告了我們幾句,讓我們不可忘恩負義。可是忽然之間,李虎就被強行帶走處斬了,江侯爺也不阻止,我想若非是我什麼都不知道,恐怕那日我也會被殺了。而且江侯爺寬宏大量,就連李虎險些殺了他都沒有怪罪,如果不是干系重大,小人實在不明白他為什麼這樣做。”

龍庭飛和蕭桐交換了一個眼色,從凌端的話中,他們聽不出來一絲虛假,而且凌端的思緒有些雜亂,不像是事先編好的謊言,這說明凌端並非是投降了雍軍,回來傳遞假情報的。秋玉飛看出兩人心思,冷冷道:“我遇見凌端的時候,他已經奄奄一息,如果不是遇見我,恐怕他沒命回來。”

龍庭飛和蕭桐知道他的意思,若是凌端背叛了北漢,是絕對不可能落到那種境地的。就是苦肉計也要有個限度,秋玉飛既然說凌端曾經幾乎死去,那麼絕無虛假,如果凌端都可以瞞過秋玉飛的眼睛,秋玉飛也沒有資格做京無極的嫡傳弟子了。

這時,有近衛來稟報,石英已經在外面等候傳見,龍庭飛心中有些猶豫,原本他招石英前來,是想弄清楚石英為何會突然向段無敵發難,可是現在他心中有了懷疑,反而擔心打草驚蛇,他看了一眼蕭桐,蕭桐目光一閃道:“還是讓他進來吧,總是要問一問的,師弟,你帶著凌端先退到後面去吧。”

秋玉飛點點頭,不過他淡淡道:“我在路上見過段將軍,大將軍、師兄,段將軍雖然觸犯軍法,但念他也是一片苦心,還請兩位給他一個機會。”

龍庭飛輕輕皺眉,歎了口氣道:“我又何嘗不知,不過這件事情恐怕不是這麼簡單,石英雖然魯莽,但是這樣的大事居然不向我請示就宣揚出去,我原本以為他是無心,現在卻覺得他是有意,玉飛,我會好好處理的,凌端麼,玉飛你可是有了安排?”他看得出來,秋玉飛對凌端十分親切,所以特意問了一句。

秋玉飛道:“這小子資質品性我很喜歡,准備帶他回去見見師尊和大師兄,如果大師兄也中意,我想讓他拜在大師兄門下,若是不行,我就勉強收個弟子。”

聽到他這樣的回答,龍、蕭兩人都是神色一動,蕭桐上前將凌端仔細打量了一會兒,笑道:“資質雖然只有中上,但是這孩子倒是堅毅不拔的性子,而且也不是過于剛直不知變通之輩,小小年紀就成了千里挑一的鬼騎,大師兄應該會中意,好,師弟好眼光。”

秋玉飛微微一笑,叫起凌端,帶著他退到後面去了。

龍庭飛這才命人傳石英進來,不多時,石英大步流星地走了進來,他已經逼去了身上酒氣,進來之後恭恭敬敬行了軍禮,道:“大將軍傳末將前來,可是有什麼吩咐?”

龍庭飛深深的看了石英一眼,道:“石英,有一件事情我一直沒有問你,如今段無敵也快被押來了,我且問你,你是怎麼知道段無敵作那走私之事的,這樣的大事,你為什麼不事先和我商量,卻在眾將議事的時候當眾說出,幸好段無敵沒有畏罪潛逃,若是有了差池,豈不是你的罪過?”

石英猶豫了一下,道:“是末將的副將石鈞無意中發覺,告訴了末將,末將憤怒之下,也來不及多想就在議事之時說了,這是末將的罪責。”說到這里,他面上露出了輕微的慚愧之色,為了報複段無敵,他跟本就沒有想過私下向龍庭飛稟報,他雖然率直,卻不是愚笨,這樣大規模的走私,自己的屬下都能查得出來,龍庭飛若是一點都不知道才怪,他只有這樣做才能迫使龍庭飛斬殺段無敵。石英心中有數,雖然曆來大將軍對自己十分寵信,可是卻更加倚重譚忌和段無敵,再說,若是從前,龍庭飛還可能嚴懲段無敵,現在兵勢危急,想來大將軍很可能會隱瞞此事,可是段無敵多活一日,青黛就一日沒有歡顏,這些時日,看著她神色越發憔悴,石英已是痛徹心肺。

他神色變化雖微,但是龍庭飛和蕭桐都是有心之人,兩人都看的清清楚楚,龍庭飛心中一歎,道:“你在堂下等候段無敵對質吧。”石英應諾退下。龍庭飛神色一冷,道:“蕭桐,石英他心中有鬼,你親自去一趟他府上,搜查一下有沒有什麼不應該有的東西。”蕭桐低聲應喏,轉身出去。龍庭飛心中大恨,一掌拍向桌案,桌上茶杯等物被震得跳了起來,茶水飛濺,堂下立刻有親衛湧入,龍庭飛神色平靜下來,道:“你們收拾一下,等到段無敵被押到之後,你們去了他的枷鎖,將他帶來見我,押送他的兵卒全部帶到後面,不許他們胡亂行走,石鈞是押送的將官吧,也將他一並帶來。”

過了小半個時辰,段無敵終于被押到了。龍庭飛見到神色平靜但是形容有些狼狽的段無敵,一時之間竟然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不論段無敵為了什麼走私,不論自己是否默許,這件事情已經揭穿。若是說出真相,那麼北漢所面臨的窘境將人盡皆知,只怕軍心不穩,而且違背國法的罪名也沒有那麼容易在朝野得到諒解,雖然國主信任器重自己,可是朝中還有許多對自己不滿的勢力,龍庭飛知道到了那時自己恐怕會被召回問罪。若是從前,龍庭飛倒不介意被問罪,只要自己還能領軍作戰,爵位和官職都不重要,可是現在是什麼時候,大雍隨時都可能發難,自己是一刻都離不開沁州。若是國主明顯的偏袒自己,恐怕又會失去民心,對自己的聲譽也有很大的影響。唯一的解決方法就是讓段無敵頂罪,雖然只要自己一句話,段無敵定然會遵從,就是死也不會牽連自己,而且實際上自己也確實沒有插手此事,可是讓段無敵代自己受過,龍庭飛是無論如何作不出這種事情的。

段無敵心中明白龍庭飛所想,上前下拜道:“罪將叩見大將軍,請大將軍按照國法軍規種種處置罪將,無論是何等處罰,罪將都是心甘情願,只是如今國家在用人之際,求大將軍留罪將殘生,讓罪將戰死沙場,而不是死在刑場之上。”

龍庭飛身軀微微震動,良久才上前將段無敵扶起,深深一拜道:“段將軍,這本是庭飛之過,卻讓將軍擔此汙名,庭飛罪莫大焉。”

段無敵眼中閃過一絲激動的神色,肅容道:“大將軍何出此言,這都是末將利欲熏心,和大將軍何干。”

龍庭飛明白段無敵的心意,這件事情既然已經段無敵承擔了罪責,就更不能牽扯到龍庭飛身上。他黯然直起身軀,道:“無敵,你現在一旁等候,如今還有一件事情更加重要,你在旁邊聽著。來人,傳石鈞。”

走進來的石鈞神色十分不安,他頗為精明,自從路上遇到秋玉飛之後,他就不敢再為難段無敵,在最後一段路上,他心中一直打鼓。石鈞本是石英族弟,少年時候就是好勇斗狠,乃是鄉里有名的無賴,後來投奔石英之後,因為他心思靈巧武藝也不差,從一個小卒成了石英的副將,石英雖然驍勇善戰,可是用人上面卻是有些任人唯親的,不過總算石鈞知道自己的能力不足,便仗著石英信任,用小恩小惠結好軍中勇士,也還勉強算是一呼百應。

前些日子,石英交待他探查段無敵的短處,石鈞實在有些為難,不是因為段無敵威望身份,而是段無敵素來嚴謹,石鈞無從下手,可是石英的命令是不能不遵從的。恰好段無敵麾下有一個將領因為犯了軍法被段無敵降了職,那個將領心存怨望,尋機會滯留在沁州城,石鈞得知之後便和他結識,拉著他去喝酒玩樂,這個將領對段無敵心存不滿,在石鈞賄賂下便露了一絲口風,說出了段無敵走私之事。石鈞得知之後如獲至寶,將這個消息報告給了石英。石英也是名將,既然知道這樣的事情,用心之下果然不久就發現了證據,畢竟段無敵得到軍中高級將領的支持和默許,所以並沒有過分守密,而在石英策劃之下,順利的捉賊拿贓。整件事情都十分順利,可是石鈞有件事情卻瞞著石英,在這個過程中,石鈞“查到”了許多線索的情報,可是這些情報實際上不是石鈞查到的,而是從一些神秘人手上得到的,如果沒有這些情報,石英也不可能這樣順利的抓住段無敵的把柄。

可是現在石鈞萬分後悔自己的短見,想當初那些神秘人捧了金銀上門,說是和段無敵勾結走私的商人和他們不和,雙方在生意上面是敵手,所以想幫助石英打擊段無敵,好鏟除那些商人的後台,這是一個很合理的緣由,而且自己也需要這些情報,石鈞就卻之不恭了。可是路上的事情讓石鈞發覺自己的上司可能捅了一個馬蜂窩,若是石英有什麼不妥,自己的榮華富貴也就成空了,可是就是再後悔,也是無濟于事。等到石鈞押著段無敵到了大將軍府,段無敵立刻就被卸了枷鎖請了進去,反而石鈞自己和那些軍士被看押起來,石鈞更是心中不安,心中盤算著如何應對。沒過多久,石鈞就被傳去問話,他自然沒有法子拒絕,只能硬著頭皮走進龍庭飛召見將領的白虎節堂。一看到面色鐵青,周身怒氣殺機洋溢的龍庭飛,石鈞只覺得幾乎無法呼吸,上前幾步撲通跪倒在地,身軀更是不由顫抖起來。

龍庭飛見到這種情狀,心中更加懷疑起來,冷冷問道:“石鈞,是你發覺了段無敵走私之事麼?”

石鈞小心翼翼地道:“正是末將。”

龍庭飛恨聲道:“你是如何發現的,莫非你膽敢暗中監視大將麼?”

石鈞張口欲言,可是卻無法出口,收買段無敵麾下將領和接受商人賄賂都不是可以明言的事情,若是自己說了出來,不說段無敵有罪沒罪,只怕自己先被推出去斬首了。想到這里,不由額頭冷汗涔涔,跪在地上,連連叩頭,竟是不敢說話。

龍庭飛怒道:“你還不實話實說,若是有半句謊言,我就問你一個欺瞞主帥之罪,將你千刀萬剮。”

石鈞嚇得面色蒼白,連忙將自己如何從那名將領口中得到線索,又如何從神秘人那里得到賄賂和情報的事情說了。

龍庭飛勃然大怒,一腳踢出,將石鈞踢飛到一旁,石鈞口吐鮮血,卻不敢擦拭,爬起來伏倒跪地,連連道:“末將知罪,求大將軍饒命。”龍庭飛冷冷道:“將他帶下去交給蕭桐嚴刑盤問。”幾個近衛將石鈞拖了下去。

龍庭飛坐回帥位,疲憊地合上眼睛,仔細的想著石鈞的口供,那些提供情報的人很可疑,他問段無敵道:“無敵,你可知有什麼人會懷恨于你,而且可以得到你們走私的詳細情報。”

段無敵皺眉想了片刻,道:“和末將勾結的商人都是國中大商賈,有資格做這種生意的不過兩三家,末將和他們達成協議,按照一定比例共同合作,除此之外的商人就算眼饞,可是他們沒有這個財力參與,而且也沒有辦法得到出貨的情報。除非是和那些商人交易的東海商人,才可能得知我們出貨的情報,不過他們怎有能力參與到北漢軍務中?”

龍庭飛苦笑片刻,眼中閃過寒光,道:“怎有能力,我們都忘記了那人在東海待了將近三年,恐怕這件事情早就在他掌握當中了。”

段無敵臉色一變,他自然明白龍庭飛所說的“那人”是誰,不過他謹慎的問道:“大將軍,這件事情未必如此,我們合作的商人都特意查過,應該不是大雍的人,而且我們還特意排除了海氏,就是因為海氏和東海太親密了。那些商人身份並無問題,大多是南楚方面的人,幕後應該是南楚最神秘的天機閣,就算那人手段再高明,他也沒有辦法把手伸得那麼長的。而且我們從南楚得到的情報應該不會有問題的,天機閣多年來多次損害大雍的利益,我們曾經懷疑天機閣的後台是南楚世家,現在我們和南楚同仇敵愾,他們不會在這個時候落井下石的。”

龍庭飛對段無敵的判斷頗為信服,可是他仍然認為這次的事情必定有大雍的插手,除了大雍誰還會希望北漢軍方大亂呢。想了一想,他說道:“你也說海氏和東海親密非常,根據碧公主所說,海氏和江哲也有勾結,走私的貨物都要通過濱州,海氏在那里一手遮天,恐怕蛛絲馬跡難以逃過他們的眼睛,若是有心,也未必不能收集這些情報,唉。”

這次段無敵也默然,龍庭飛的判斷很有道理,貨物的進出果然是瞞不過海氏的耳目,莫非江哲早就在濱州布下了棋子,段無敵心中突然生出荒謬的想法,莫非江哲隱居東海,支持東海姜家和海氏將濱州發展成為遠揚貿易的中心,也有引誘我們走私的用意,如今若是斷了這條路線,只怕我北漢立刻陷入物資不足的困境,想到這里,段無敵突然覺得遍體生寒,卻不敢將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只能安慰自己道,江哲就是再精明,也不可能想得這麼深遠吧,東海之事尚是姜家作主,他不可能如臂使指的。

這時,蕭桐面色凝重的進來了,他遞上一個錦盒,打開盒子,里面裝著兩封書信。龍庭飛接過一看,頓時覺得萬念俱灰。

兩封書信都沒有抬頭和落款。

第一封書信上面寫著“君之舊部,皆已滅口,君手下容情之恩已報,龍氏澤州慘敗,君豈不悟,若待大軍北進之際,君悔已遲,若棄暗投明,可許以侯爵之位,將軍深思之。”

第二封書信上面寫著“君知時勢,順天而行,乃幸事也,請先除段無敵,以表誠心,我將暗助將軍行事。”

龍庭飛沉痛地道:“可問過他的親衛了麼,可是有人栽贓?”

蕭桐苦澀地道:“屬下仔細盤問,無人知道石英如何和大雍聯系的,但是這錦盒是放在石英寢室的櫃子里面的,這櫃子只有石英有鑰匙。而且有人留意到石英每晚睡前都會從錦盒,查看里面的信件。若是有人栽贓,至少昨夜之前那些書信不會在里面。”

龍庭飛手撫額頭不語,神色冰冷陰郁,過了片刻,道:“傳石英來見我。”

當石英走入堂上的時候,龍庭飛再也抑止不住心中憤怒,將錦盒和兩封書信摔在石英面上,石英眼光一閃,看到書信,面上通紅,道:“末將的私人書信怎會在大將軍手上。”

心中存了萬一之念的龍庭飛徹底失望了,他冷冷道:“那麼你是承認這兩封信是你的了?”

石英臉上一紅,道:“正是末將所有。”

龍庭飛放聲大笑,笑聲中充滿了悲涼之意,道:“我對你素來器重,你就這樣報答我麼,你可對得起王上和三軍將士。”

石英心中迷惑,心道,怎麼青黛親書給我的詩詞有什麼關礙麼?他下意識的拿起書信看去,一看之下,他目瞪口呆,再也說不出話來。

龍庭飛冷冷道:“原本我還相信你截殺齊王不成是意外,我還想你向無敵發難是為了看不慣這種貪枉之事,可是如今你要如何解釋,北漢何曾虧負于你,你要叛國投敵。”

石英心中急切,想要解釋,可是越是焦急卻是越發難以分辯,拿著那兩封書信竟是說不出話來,他傷勢本就沒有全好,急切之下,忍不住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上篇:第二章 無敵之罪     下篇:第四章 十面埋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