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第七章 陰云密布  
   
第七章 陰云密布

第七章陰云密布

流水一般連綿的琴聲從龍庭飛府中的一處華軒傳出,琴聲宛若天籟,在仍然冰涼的微風中回蕩,蕭桐匆匆走來,隔著窗欞看到那黑色的身影,心中不由輕歎。一個多月前,自己無意中查到一些久遠的幾乎湮滅的情報,發覺青黛曾有一段很長的時間在北漢境內失去了蹤影,心中生出不妥感覺的他立刻回來准備將青黛拘禁起來。可是卻得知段無敵帶著青黛出門了,而且不知兩人去向。正在忙亂的時候,凌端說出了偷聽來的消息,蕭桐心中不安,請秋玉飛和自己一起前去尋找段無敵和青黛。而在石英墓前,兩人看到的是被殺死的近衛和昏迷不醒的段無敵。段無敵是中了一種大雍密諜特制的劇毒,這種毒雖然不夠強烈,不能讓人立刻身死,可是卻是很難治愈,中毒之人一兩個月之內都很難恢複健康,常常被大雍密諜用來生擒目標。而段無敵清醒之後說出青黛所為之後。蕭桐大受刺激,誰讓他沒有發覺青黛居然是大雍密諜呢?

為了彌補自己的錯誤,蕭桐請秋玉飛前去追殺青黛,畢竟秋玉飛武功大進這一點他是看得出來的。可是秋玉飛居然婉拒了他的要求。蕭桐素來是知道這個師弟對于戰爭和權勢毫無興趣,幾乎從來不牽涉其中,可是這次秋玉飛去大雍刺殺江哲以及他出面替段無敵緩頰的事實讓蕭桐淡忘了這一點。因此兩人之間發生了不大愉快的沖突,不過最後看在師兄弟的情分上,秋玉飛還是親自出馬了。而且在數百里的追殺過程中,秋玉飛親手殺死殺傷了大半密諜,若非是大雍軍方的接應及時,恐怕就連那個武功超出眾人預計的青黛也不會活著回去。而回到沁州的秋玉飛十分不快,甚至立刻就要回晉陽,若非龍庭飛千方百計說服了他暫時留下,恐怕秋玉飛早就離去了。蕭桐隱隱覺得,除了不願涉入軍務之外,師弟更可能怨恨自己迫他去追殺青黛,因為他從凌端口中得知,秋玉飛似乎對青黛也頗為青睞。

想起青黛,蕭桐更是恨得咬牙切齒,多年打雁,卻被大雁啄了眼睛,這個女子擺出對北漢朝廷痛恨的架勢,卻讓自己完全沒有懷疑她真的是大雍密諜,根據段無敵所見,此女身份極為重要,她能夠接下師弟百招,這樣的武功心機,很可能是大雍在北漢情報網的總哨,讓她逃生真是萬分可惜。雖然龍庭飛沒有怪罪自己,可是蕭桐卻心中難安,所以更是要想法子留下秋玉飛,這個師弟武功突飛猛進,若有他相助,自己更可以放手而為了。

琴聲終于停了,蕭桐輕輕咳嗽了一聲,走進了華軒,秋玉飛輕撫著琴弦,沒有起身迎接師兄,他們師兄弟之間本就沒有明顯的身份高低,在魔門,武功和才華決定了很多東西,如今已經晉入先天境界的秋玉飛完全有資格冷落蕭桐,即使蕭桐是自己的師兄。

蕭桐猶豫了一下道:“大將軍需要一個人去東海,阻止東海侯在近期歸順大雍。”

秋玉飛淡淡道:“如何阻止,東海侯本是大雍外戚,而且江哲在東海數年,我想東海歸順大雍只是時間的問題。”

蕭桐無奈地道:“你說得不錯,可是我們需要東海的物資,雖然這幾個月我們盡量的囤積物資,可是仍然不足夠,如果東海歸順大雍,對我們來說打擊太大了,我們希望東海仍然能夠保持中立。”

秋玉飛劍眉揚起,道:“這恐怕不容易,難道大將軍有什麼對策?”

蕭桐冷冷道:“當年東海與大雍為敵,若沒有我國暗中支持,他們早就完蛋了,如今我們不求他支援我方,只要他保持中立,如果這一點他們不答應,那麼姜氏父子忘恩負義,理應受到天遣。”

秋玉飛冷冷道:“你是要我用刺殺威脅他們麼?東海是他們的勢力范圍,你不怕我死在海上?”

蕭桐道:“以你如今的武功,至少可以逃出東海,而且有師尊作為後盾,東海絕對不敢輕易為難你,我們的要求並不過分,我想他們會同意的。”

秋玉飛輕撫琴弦,似乎有些猶豫不決,蕭桐知道秋玉飛並非擔心危險,而是在猶豫自己是否要介入這些事情。蕭桐也不敢肯定他會如何答複,心中忐忑不安。這時,站在一旁侍奉的凌端低聲道:“四爺,覆巢之下,焉有完卵,難道現在大雍還會將四爺當成無害之人麼?”秋玉飛心中一凜,想起萬佛寺刺殺,想起自己追殺青黛之事,終于歎了口氣道:“好吧,我去就是。”

蕭桐大喜道:“多謝師弟體諒愚兄難處。這也是師尊的意思,還望師弟多多用心。”

秋玉飛漠然,望著琴邊那冊琴譜,不由想起萬佛寺之內那人對自己的厚愛,以及他得知自己乃是刺客之後悲憤的神色。想起那清秀儒雅,卻是灰發霜鬢的形容,秋玉飛心中湧起無可言表的悲哀。人生難得一知己,可是自己卻偏偏只能和他生死相見。

帥府節堂之上,龍庭飛對著麾下將領,冷冷道:“你們不用再說,我知道現在軍心不穩,可是現在不是手軟的時候,大雍齊王已經虎視眈眈,隨時都會起兵攻打沁州。石英麾下的將領士卒必須重新編制,不能留下任何隱患,如今我北漢危亡在即,若是不用非常手段,不等大雍鐵蹄進入沁州,我們就已經完了。傳我諭令,沁州男子十五歲以上者均召入軍中,此戰之後,我自然重重賞賜撫恤,若是此戰落敗,社稷不存,還談什麼安居樂業。”

揮手斥退了麾下將領,龍庭飛疲倦地倚在帥椅上,這段時日他可是太辛苦了。石英自盡,段無敵中毒,他盡失臂膀,而石英背叛和段無敵走私的消息又不脛而走,為了安撫軍心和應對朝廷,龍庭飛幾乎費盡了所有心力。雖然如此,段無敵還是降了一級官職,石英在軍中舊部也受到牽連,龍庭飛被迫進行了清洗,如今對著下面的將領,龍庭飛總覺得他們沉默中帶著不滿和反抗,可是卻又無可奈何。想要重聚離散的軍心是需要契機的。

目光落到帥案上面的一份文卷,那里面記載的全是大雍楚鄉侯江哲的情報,龍庭飛將文卷拿起,再次閱讀起來,讀到最後,龍庭飛心中恨意漸起,都是這個人,自從他在東海顯蹤,自己的一切計劃都遭遇到挫折,忍不住將文卷扯得粉碎,龍庭飛無力地歎了口氣,莫非這人是我的克星麼?心中苦悶之下,龍庭飛回到後宅,吩咐下人取來酒菜,獨自一人飲了起來,酒入愁腸愁更愁,龍庭飛喝了許久,饒是他酒量不錯,也是酩酊大醉。

“哎。”當龍庭飛從頭疼愈烈中醒來之時,已經是正午時分,近衛送上熱水面巾,一個近衛小心翼翼地道:“大將軍,段將軍在外面等了半天了。”

龍庭飛一驚,顧不上整理儀容,走出臥房,一眼就看見段無敵一身戎裝,站在階下,神情冷峻,面色蒼白,龍庭飛連忙上前幾步,急切地道:“無敵,你來做什麼,你的傷勢還沒有痊愈。”然後又斥責近衛道:“你們不知道段將軍身有毒傷,怎麼不請他到旁邊花廳里面休息,真是廢物。”

幾個近衛凜如寒蟬,呐呐不敢辯解,段無敵卻是坦然道:“大將軍不要責怪他們,是末將堅持在這里等候。”

龍庭飛愧疚地道:“無敵,都是我酒醉誤事,對不住你,快,到我房中坐下。”段無敵眼中閃過一絲光芒,道:“末將正有事情和大將軍商談。”

龍庭飛親自領了段無敵走進臥房,將近衛趕了出去,胡亂洗了兩把臉,道:“無敵,你有什麼事情就說吧。”

段無敵站了起來,正色道:“末將今日前來向大將軍稟明軍務,可是大將軍居然沒有出現,末將問過之後近衛才知道大將軍酒醉,末將因此前來相諫,如今我北漢危在旦夕,大將軍乃是軍心所系,怎能貪杯誤事,此時若是流傳出去,豈不是令人心寒,末將狂妄直言,請大將軍不要見怪。”

龍庭飛面上一紅,繼而頹然坐下,道:“無敵,你是我心腹人,我不瞞你,如今的局勢我真的覺得無能為力,論軍力,大雍是我數倍,論錢糧,大雍可以長年累月作戰,我們若是打上幾個月,只怕就輜重耗盡了,論將領,大雍拿出一個就是名將,可是我最信任的將領卻是死得死,叛的叛,就連你也受了毒傷,我真得有些支撐不住了。大雍有李贄那種明君,李顯那種大將,還有江哲那種謀士,我身上的壓力你可明白?”

段無敵肅然道:“大將軍對無敵推心置腹,那麼無敵也不敢相瞞,我軍窘況,無敵何嘗不是心中明了,可是無論如何大將軍不能流露出這樣的心意,如今軍中除了大將軍,再也無人可以控制軍心士氣,如果大將軍都放棄了,那麼如何讓麾下將士樹立信心呢?大將軍,你若是心意如此,那麼我們不如不戰得好,免得讓將士白白喪命。”

龍庭飛被段無敵的言辭激得面紅耳赤,望著神色蒼白,額頭上滿是汗水的段無敵,如今段無敵身負汙名罪責,在軍中也是處境艱難,石英的部下對他很不諒解,很多下級軍士也不明白他所做出的犧牲,可是他卻仍然如此堅定不移。望著這樣的段無敵,龍庭飛心中豪氣漸起,北漢軍中都是這樣的豪傑,就是大雍再強大又能如何?龍庭飛恭恭敬敬地向段無敵行了一禮,段無敵連忙避過,龍庭飛大聲道:“段將軍忠言,庭飛謹記,就是粉身碎骨,也不能再這樣灰心喪氣。”

段無敵見龍庭飛恢複了往日神采,心中欣然,道:“大將軍軍略無雙,我們沁州易守難攻,大將軍也不用過分擔憂。”龍庭飛已經恢複了信心,道:“段將軍放心,除非是庭飛戰死沙場,否則絕不會讓大雍軍攻下沁州。”

望著神采飛揚的龍庭飛,段無敵這才放下心來,道:“大將軍請先更衣,末將告退了。”

龍庭飛笑道:“你先等我一下,看你已經可以起床了,有些事情我還要和你商議一下,若是撐不住,就在我府上休息,讓你躺著養病可就太可惜了。”

段無敵心中一暖道:“末將遵命。”

同一時刻,南鄭東郊一座古寺之內,李康站在大雄寶殿之內,望著莊嚴的佛像,陷入沉思。

雖然還不到二月,長安還是十分寒冷,可是南鄭可是比長安溫暖的多,東川富庶之地,李康在這里可以說是一手遮天,更何況他如今將朝廷安排的將領暗探一掃而空,更是沒有掣肘之人,按理說李康應該十分歡喜得意才是,可是李康心中卻燃燒著熊熊怒火。

就在方才,雍帝李贄的聖旨到了,不過不是朝廷使臣送來的,李康在使臣還沒有進入東川之前就派出得力手下扮作山賊將使臣殺了,不過仍然將聖旨取了來。聖旨上面是命他嚴守葭萌關,不可懈怠。看了聖旨之後,李康本應該歡喜,因為這樣看來朝廷還不知道東川已經被他完全控制,可是李康卻還是十分惱怒,憑什麼李贄可以對他呼來喝去。

李康從來都覺得自己是不幸的,出身微賤,自幼不得父皇寵愛,除了母親之外,李康從來沒有得到什麼溫情。多少次他眼睜睜看著李安、李贄,甚至李顯、李貞,在父皇面前肆意邀寵,自己明明是三皇子,卻因為母親只是一個地位低下的嬪妾而不敢上前。若僅是如此,李康或者會容忍下去,可是唯一疼愛自己的母親,卻被紀霞那個賤婦生生害死,而父皇只是追封了事,一怒之下李康逃離了皇宮。

可是逃離了皇宮之後,李康才知道原來自己的生活已經是很多人夢寐以求得了,一個什麼都不懂的皇子在亂世之中生存談何容易,多少次被人辱罵毆打,多少次饑腸轆轆,憑著一點武技和心狠手辣,他終于活了下去,可是報仇卻是遙遙無期的一件事。多少次他忍受不住外面的苦難,想屈服回宮,可是母親臨死之前的情景卻讓他終于堅持了下去。而直到他遇到那個改變了自己的命運的神秘人,李康才第一次覺得上天待自己不薄。而後他練成了高深的武技,回去行刺紀霞,卻落敗被擒,若非是鄭暇仗義執言,只怕他這個皇子就要問罪下獄了,若是如此也就罷了,偏偏李援將他派去東川,無詔不得回朝,這種明是貶斥暗是保護的舉動卻讓李康更加不平。明明自己是天家骨肉,卻要讓自己向鳳儀門低頭,李贄還不是明目張膽和鳳儀門作對,可是憑著他的大軍,誰敢和他為難。抱著這種心情,李康在東川整軍盡心竭力,終于掌握了一支不小的力量,可是即使如此,干系大雍社稷的奪嫡之爭,李康卻沒有絲毫機會參與,皇上、太子、雍王、齊王在這一點上似乎有相同的看法,所以李康的勢力根本無法在雍都立足,就是最溫和的李贄,也曾經寫信阻止自己介入長安之事。難道我不是皇家的人麼,這種屈辱讓李康下定了決心,就是大雍顛覆,也不能任由人主宰欺壓。所以超出了北漢魔宗的預計,李康決定反叛,而反叛的第一步就是清除身邊的暗探。

東川數年,李康已經成功的有了自己的力量,而蜀國余孽也為了虛無縹緲的複國上了自己的船,再加上北漢魔宗的暗中支持,終于一舉鏟除了身邊的暗探和臥底,這些人早就被李康監控起來,如今一網成擒,李康終于感覺到前所未有的輕松。然後汰換軍中將領,更換官員,李康多年來的謀劃終于付諸實施,東川已經是他一人的東川,而只要尋到適當時機,就可以出斜谷攻向長安,到時候大雍朝廷就在自己掌握當中。當然出兵的時機要仔細選擇,要等到長安周邊的軍力被李贄調去援救澤州前線和荊襄長江一帶之後,自己才可以如同匕首一般直接刺穿大雍的心髒。李康心中明白,如今雖然自己手上有十萬兵馬,可是這些兵馬畢竟是大雍的軍隊,若是給大雍朝廷發覺自己的反叛,那麼這只軍隊很可能會被朝廷分化招降,所以切斷長安和東川之間的聯系,隱蔽自己背叛的事實就成了最重要的事情。而想要達到自己的目的,憑著自己一人的力量是很艱難的,如果不能得到原蜀國勢力的支持,自己只能功敗垂成。而原蜀國勢力除了那些想要恢複昔日榮耀的舊世家之外,至今仍然暗中反抗大雍的錦繡盟就成了他最想招攬的力量,經過多次談判協商,今日就是錦繡盟主和自己會面的日子,霍紀城的謹慎很令李康歎服,他是輾轉多次,才最後得知在此地和霍紀城相會的,為了安全,除了葉天秀和幾個親信侍衛,李康沒有多帶人馬,他相信霍紀城也是很有誠意的,錦繡盟近些時日協助自己斷絕長安和南鄭通路,這就是誠意的證明。

將近黃昏時分,大雄寶殿的殿門突然無風自開,兩個黑衣人站在門前,其中一人正是多次和慶王會過面的陳稹,而另外一人則戴著遮陽斗笠,青紗低垂,看不見形貌如何。李康欣然上前道:“陳副盟主,這位就是霍盟主吧,小王聞名久矣,今日得見,真是三生有幸。”

那黑衣蒙面人上前施了一禮道:“殿下禮賢下士,霍某也是聞名久矣,霍某不才,心中只有複國一念,多年來碌碌無為,真是慚愧,聽陳稹說,殿下府上的蜀王遺子身份已經核實無誤,殿下之恩,蜀國遺民無不感激涕零,霍某今日前來,除了致謝之外,也想和殿下商量一下合作事宜。”

李康道:“盟主太謙了,當初盟主刺殺南楚國主、害得李安戶部事泄,就是鳳儀門不也被盟主在江湖上狠狠打擊了一番,這種種豐功偉績,小王可是不敢忘記,尤其是洛陽一事,盟主義子少年英傑,憑著一人之力將洛陽兩大世家幾乎是天翻地覆,鳳儀門在洛陽的影響力也削弱到了極點,這件事情長令小王擊節而歎,不知可否有機會見見這位少年英雄。”

黑衣人輕聲笑道:“小孩家的胡鬧,倒是讓王爺見笑了,霍離乃是我心腹愛將,又是我的義子,我素愛之,可惜此子身負重責不能脫身,若是王爺喜歡年少英傑,在下另一個義子霍義武功高強,辦事放心,如果王爺不棄,請允許他替王爺效力。”

李康笑道:“好啊,貴盟英才輩出,本王真是羨慕得很,就讓霍義到我身邊作個親衛吧,若是才能不凡,本王自然會重用他,霍盟主,關于我們的合作,不知道盟主意下如何?”

黑衣人沉默片刻,道:“王爺說得不錯,這才是正事,在下冷眼旁觀,王爺反意堅決,所以霍某才不畏陷阱的可能,來到南鄭和王爺相見,可是王爺畢竟是大雍親王,讓在下怎麼相信王爺會恢複蜀國江山,蜀王遺子身份雖然沒有問題,可是這種使用傀儡的把戲也很常見,昔日霸王項羽不也擁立了懷王,可是最後懷王死在項羽手上。王爺憑什麼讓在下相信蜀國會真的複國呢?”

李康早有准備,坦然道:“小王也不說什麼冠冕堂皇的大話,世上不會有這樣的好事,本王起兵作戰,卻讓小兒承受王位,所以這大權一定要在小王手中,擁立蜀王不過是個幌子,要讓蜀國遺民支持小王的計策,可是本王也可以擔保不會過河拆橋,畢竟如果沒有蜀人的支持,本王也不可能割據一方。所以蜀國宗室我一定保全,甚至本王可以改奉蜀王宗廟,不過若是本王能夠有所成就,這蜀王之位我是要定了的。諸位要得不過是榮華富貴,難道我李康就沒有可以給你們的麼,盟主不是愚忠之人,蜀王之位也不是他一家之物。”

那黑衣人雖然看不清神情,可是只見他身軀微震,就知道他心中激動,良久,黑衣人才道:“王爺說得不錯,蜀王之位能者居之,王爺需要依靠蜀人,所以只要仔細籌劃,二十年後,蜀人就會將王爺當成自己人。王爺如此推心置腹,霍某感激不盡,若是王爺說什麼沒有二心,倒讓霍某小瞧了,好,若是王爺肯再答應霍某一個條件,你我盟約就在今日達成。”

李康大喜,他經過仔細揣摩,能夠作出這種種匪夷所思之事的錦繡盟主絕非食古不化之人,所以料定霍紀城不會著緊蜀王遺子,果然如他所料,他稍微放心一些,道:“盟主請說,只要合情合理,本王一定答應。”

黑衣人斬釘截鐵地道:“在下要得是權勢。”

李康有些奇怪,自己要和錦繡盟結盟,這權勢富貴自然是要給的,怎麼霍紀城會特意提出,正要動問。黑衣人揮手讓他不要說話,朗聲道:“所謂權勢多種多樣,但是只有兩種權勢是不可輕易被奪取的,就是兵權和監察之權,皇權之所以至高無上,就是因為皇室掌握著壓制一切的兵權和監察臣下的暗探,兵權我們錦繡盟沒有興趣,也沒有這個能力掌握,所以我要暗探之權,錦繡盟可以成為王爺的耳目和殺手,只有這樣,錦繡盟才能和王爺結成穩固的聯盟。如果王爺不肯答應這個條件,那麼錦繡盟絕不會和王爺合作。”

李康心中一凜,霍紀城果然厲害,雖然他是有心吸納錦繡盟的力量,可是若是放手讓他們掌管監察權力,那麼自己就不可能和他們分離了,雖然有些猶豫,可是李康轉念一想,自己不就是看中錦繡盟在這方面的能力麼,只不過霍紀城要求的權力多一些,畢竟兵權在自己手上,只要掌握兵權,那麼錦繡盟就不足為懼。而且這樣一來,雙方的盟約就堅不可摧,對于自己來說,完全掌控蜀國遺民的目的才有實現的可能。所以李康伸出手掌道:“一言為定。”

黑衣人眼中閃過激動的神色,兩人擊掌為誓,達成盟約。擊掌之後,黑衣人就要告辭,道:“在下的名聲有些不好,還是不公然出現比較穩妥,王爺現在也不想引起太多人注意吧,陳稹是我親信,就讓他和王爺商議合作的細節吧。”

李康眼中閃過寒芒,道:“這樣也好,不過本王有個不情之請,本王對盟主早就感佩在心,今日相見,盟主卻是不肯露出廬山真面目,不知道可否取下斗笠,坦誠相見呢?”

黑衣人默然,陳稹一直站在他身後,此刻似乎身軀一動,有些不安,可是殿門之外卻響起不急不緩的腳步聲,隱隱的殺氣透入進來,而李康的身軀更是屹立如山,血腥的殺氣沖天而起,顯示出李康並非只是一個武將,而是雙手沾滿鮮血的江湖高手的身份。殿中的氣氛在頃刻之間變得冷肅,殺機隱伏。

上篇:第六章 大戰前夕     下篇:第八章 古墓秘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