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第八章 古墓秘舵  
   
第八章 古墓秘舵

第八章古墓秘舵

就在大殿之內氣氛一觸即發之際,那黑衣人突然哈哈一笑,道:“好個慶王爺,王爺心中想必是早有疑問,只是若是說得早了,擔心霍某心中生出嫌隙,不好敘談,也罷,霍某遵命就是。”

李康微微一笑,他直到這時才提出要求還有一個緣故,若是協議達成,那麼只要不大過分,霍紀城就不會過于記恨,可是此事十分重要,霍紀城多年沒有露面,只聞其人,不見其容,李康總有些不放心。

黑衣人右手摘去斗笠,青紗飄飛,露出一張清瘦峻挺的容貌,雖然細目鷹鼻,令人一見便覺得他心狠手辣,但也算是儀表不凡,尤其是冷森冰寒的雙目,令人一見膽寒。李康將這人相貌和大雍軍方留存繪制的肖像比較了一下,確定這人正是霍紀城,方欣然道:“霍盟主果然氣度不凡,能夠和盟主合作,本王定可以宏圖大展。”

霍紀城微微一笑,道:“王爺此言差矣,我錦繡盟怎敢說和王爺結盟,是王爺不棄,收留霍某和手下這些兄弟吃碗飽飯罷了,從今之後,錦繡盟和王爺君臣名份已定,王爺不必客氣,不過我盟中不免有些固執起見的盟友,所以還請王爺暫時不要外泄此事,等到霍某將盟中料理乾淨,到時候想必王爺已經起兵,霍某一定來王爺帳下效命。”

李康笑道:“不妨,不妨,有陳副盟主在,就像霍盟主在一樣。”

雙方又寒暄片刻,殿內氣氛漸漸和緩下來,而殿外的殺氣也消失無蹤,霍紀城和陳稹才尋機告退。

直到離開古寺二十里之外,陳稹才低聲道:“董總管,多虧你設想周到,事先准備了這張面具,否則只怕我們的計策就失敗了。”

“霍紀城”笑道:“其實陳兄也不是沒有想到,只是這易容之術早已失傳,也難怪陳兄沒有辦法,幸好這幾年我和公子仔細研究,雖然不能持久,但是倒是惟妙惟肖,這次見面之後,基本上霍紀城就不用出現了,陳兄可以放心了。”說著話,黑衣人摘下斗笠,然後將一種藥物抹在臉上,不過片刻,他臉上的皮膚仿佛干旱的土地一般開始龜裂,不過片刻,一些灰白色的薄皮剝落,露出一張俊秀白皙的容貌,星月沉沉,幽暗的光芒照射到他的面上,正是奉了江哲之命來到東川的董缺。他將斗笠戴上,笑道:“這面具就是有些不透氣,將來我和公子再仔細研究一下,想辦法做出更好更耐用的面具。”

陳稹道:“公子果然妙手,世間偶然流傳的易容之術不過是改變一下外貌形象,像公子這種手法,可以模仿另外一個人容貌的易容術可是早已失傳了。”

董缺道:“公子還在後悔,他說,若是當初殺了霍紀城的時候,將他的面皮剝下來制成面具,就方便多了,可惜這種手法還是近年才研究出來的,十分不成熟,公子也只是利用幾個囚徒的面皮做了兩次,雖然效果更好,可是制作手法還需要精研,可惜公子終究不忍心繼續研究下去。”

陳稹開玩笑地道:“公子不忍心,將來董總管可以用心研究一下麼,畢竟董總管在這上面已經費了許多心思。”他說出來只當是玩笑,董缺眼中卻閃過一絲深思。

兩人一邊說著閑話,一邊緩步行走,今日兩人達成和李康的協議,心中都十分高興,兩人自信無人能夠接近百丈之內,但是為了提防有人遙遙跟蹤,仍然轉了幾個圈子,直到半夜時分兩人才走到一座古墓前。兩人四處轉了一圈,確定沒有人跟蹤,陳稹走到墓前石碑之後,在石碑後面輕輕擊了幾掌,石碑悄無聲息的移開,露出一條暗道,兩人走下之後,石碑再次合上。這座古墓乃是前年陳稹從一個盜墓賊口中得知的,這座古墓足有幾十間墓室,中以甬道相連,處處機關,十分嚴密。跟隨陳稹而來的八駿之一山子對機關學得十分精通,眾人費了許多心思,花了數月時間,將這座古墓清理出來,成了錦繡盟的總舵,能夠進入這里的除了陳稹和秘營眾人之外,只有錦繡盟的一些重要人物和陳稹在錦繡盟中的少數心腹。

兩人走下密室,負責迎接兩人的正是白義,他身材不高,膚色微黑,相貌神情有些憨厚,但是他卻是秘營中的第一高手,搏殺之術超出眾人之上,輔佐陳稹掌控錦繡盟,功勞非淺,當然在這里他的身份是霍紀城的義子霍義。董缺取下斗笠,接過白義遞過的一個鬼臉面具,戴在臉上,在這里,他仍然是霍紀城,這里有些錦繡盟弟子雖然是陳稹心腹,但是他們也不知道霍紀城早已死去的事情,所以董缺仍然要以霍紀城的身份出現。

兩人走入最大的一間墓室,這里是錦繡盟的議事廳,兩側都站了十幾個形貌各異的人,董缺昂然坐上正中的位子,陳稹坐在他身側,而白義站在董缺身後權充護衛。董缺用冰冷的聲音道:“諸位請坐。”

那些人向董缺行禮之後,謹慎的坐下,他們大多都是蜀人,“霍紀城”很少和他們見面,大多都是通過陳稹或者使者傳達各種命令,而他們對于霍盟主都是十分戒懼,不論是霍紀城從前的狠毒凶殘,還是如今的詭秘陰狠,都讓他們不敢生出背叛之心。

董缺冷冷道:“本座已經和慶王達成協議,我們將接管慶王的諜探監察組織,而相對的,我們也要支持慶王恢複蜀國,不知諸位有何高見?”

一個相貌豪邁的中年人站起身道:“盟主,此事不可,李康是大雍皇子,恢複蜀國還輪不到他。”

董缺冷哼一聲道:“羅護法,你想清楚一些,憑著我們錦繡盟的力量,難道可能恢複蜀國麼,如果沒有慶王的大軍,那只是鏡花水月罷了,只要我們幫著慶王割據東川,再尋機出兵關中,等到我們蜀國的力量在慶王勢力中占了上風的時候,還怕他心口不一麼?”

那個中年人赧然坐下,他倒不會因為盟主訓斥他而擔憂,這幾年來霍紀城的性情變化了許多,在他問眾人意見的時候,大家是可以暢所欲言的,不過若是他已經作出了決定,就是絕對不許任何人違背他的命令的了。

眾人商議了半天如何更好的控制慶王,氣氛十分熱烈,畢竟這些年來,這是最好的複國機會。董缺目光閃過,心中竊笑,公子的計策可真是高明,將這些心切複國的人控制起來,清除其中過于狂熱的分子,將剩下的人約束起來,如今又可以利用他們的複國熱忱消除慶王的疑心。不過當董缺目光落到一個沉默不語的中年人身上的時候,他卻皺起了眉頭。那個中年人叫做顧甯,在錦繡盟中聲望極高,也是創盟元老之一,原先的霍紀城和他十分不合,曾經差點將他陷害至死。等到陳稹接收錦繡盟之後,將他放了出來,因為此人複國之志十分堅定,而且才華也頗為過人,又不是那種狂熱分子,所以仍然許他高位,用他來招攬那些真正的複國志士,當然對他的監視也更加嚴密。幸好他和霍紀城並非十分親近,瞞過他並不困難,否則就不得不殺死他,那可就是損失慘重了。董缺見他神情不對,便冷冷道:“顧護法,你可有什麼意見麼?”

顧甯心中一凜,當年他險些死在霍紀城手上,幸好陳稹加入之後,說服霍紀城赦免了自己,而這幾年霍紀城心性成熟了許多,所安排的計策都是十分縝密周到,錦繡盟勢力穩步上升,除了複國暫時無望之外,倒也沒有什麼不妥。可是顧甯心中卻是有苦說不出來,他身邊幾乎都是陳稹派來監視自己的人,妻室子女都在這些人掌握之中,自己除了奉命行事之外再也沒有別的選擇,若沒有陳稹的許可,自己的命令根本就無法傳達下去。雖然自己的計策多被采用,可是隨時都可能喪命的陰影仍然逼得他喘不過氣來。

對于和慶王合作之事,他是不贊同的,蜀人想要複國根本就不應該借助他人勢力,在顧甯心中,若是不能成功複國,那麼甯可維持這樣的狀態,只要複國的火種傳下去,那麼總有一日可以如願,這種急功近利的做法他並不同意。可是他深知霍紀城這樣的態度,那麼這個決定實際上是不能反抗的。可是眼看著蜀人無辜地陷入戰火當中,他真的不情願,側頭避過冰冷的目光,他沉聲道:“慶王謀反,那是他們大雍的家事,不論誰勝誰負,我們都不可能真的複國,為何趟這混水,只怕是白白害死了眾多盟友。”

陳稹眼中閃過冰冷的光芒,顧甯若是存有這種心思,難免會造成盟中眾人離心離德,畢竟顧甯的聲望擺在這里,錦繡盟從上至下只能有一個心思,陳稹不想留下錦繡盟分裂的後患。不能讓致力于複國的蜀人脫離錦繡盟,這可是江哲定下的鐵律。他站起身來,他冷冷道:“盟主,有一件事情屬下早就想稟報,只是未到時機,我盟中有兩名弟子生出異心,他們厭倦了複國之事,竟然想要退盟,如何處置還請門主裁決。”

董缺領會到了陳稹的意思,故作大怒,厲聲道:“豈有此理,錦繡盟是可以隨便來去的地方麼,這兩人是誰?傳本座諭令,將這兩個弟子給我處死,家人連坐。”

陳稹目光向下面眾人一一看去,凡是接觸到他的目光的人都不由低下頭去,蜀中這幾年來風調雨順,慶王的治理秉承大雍朝廷的意旨,也算是頗為成功,百姓安居樂業,就是錦繡盟中也有一些年輕弟子生出了不想複國的念頭,畢竟他們眷戀故國之心較為淡薄,心中明白陳稹定是要趁機發作某人,而且也知道多半目標不是自己,但是眾人仍然心中忐忑不安。

陳稹眼中閃過一縷寒芒,恭謹地道:“是顧護法手下的熊暴和上官彥。”他這句話一說出,大部分人都送了口氣,但是還有一些人露出憂慮的神色,熊暴是顧甯的外甥,上官彥是顧甯的義子,顧甯在盟中眾人心中地位頗高,只是眾人更加畏懼霍紀城和陳稹的手段心機,所以無人敢支持顧甯。

顧甯大驚,面色變得蒼白,這兩人都是他至親之人,更是少年英傑,顧甯第一個念頭是陳稹想趁機削弱自己的力量,可是轉念一想,顧甯卻覺得全身無力,這些時日熊暴和上官彥確實有些怨言,他們提出其實大雍一統天下之勢已經不可扭轉,與其謀求複國,不如讓平民百姓安居樂業的好。顧甯心中也有同感,所以只是警告了他們不許說出去,可是想不到陳稹還是知道了。

無論如何,顧甯不能眼看著兩個青年這樣被處死,更何況家人連坐,那自己也會遭到波及,只得起身下拜道:“盟主,屬下這兩個晚輩只是胡亂說了幾句閑話,他們對本盟忠心耿耿,絕無叛心,還請盟主原諒他們一時糊塗,請看在他們為錦繡盟履立功勞的份上,饒他們一死吧。顧某情願代他們承受罪責。”

顧甯低聲下氣的懇求著,偷眼望去,只見盟主放在太師椅扶手上面的右手手指輕輕顫動,這是霍紀城動了殺機的習慣性動作,顧甯心中越發緊張,語氣也漸漸急促起來。這時,盟主抬起右手,阻止了顧甯繼續說下去,道:“既然顧護法求情,那麼本座就網開一面,本座已經決定派霍義到慶王跟前效力,就讓他們跟著霍義一起去吧,這件事情顧護法可有異議?”

猶豫了一會兒,顧甯終于頹然道:“屬下沒有異議。”想到了家人,他終于妥協了,為著複國大業,他可以犧牲一切,可是為了這種事情犧牲家人還是沒有必要的,這幾年霍紀城算無遺策,應該至少可以全身而退吧,顧甯這樣想。

陳稹和董缺交換了一個眼色,特意模仿霍紀城的習慣動作,就讓顧甯相信盟主動了殺機,無聲的威脅讓顧甯迅速屈服,一個鐵骨錚錚的漢子被迫到這種地步,外人見了都會同情,可是陳稹和董缺都是鐵石心腸,全無動容。董缺朗聲道:“事情就這樣決定了,不過本盟不能傾巢而出,防人之心不可無,由陳副盟主帶一批人和慶王合作,本座仍然隱在暗出操縱大局。”眾人同聲應諾。陳稹和董缺又四目對視,兩人心中早有盤算,將那些志切複國的盟友安排到慶王手下,讓他們犧牲殆盡,正是最好的處置,而顧甯的冷靜確實兩人很欣賞的,而且江哲最終的目的是讓錦繡盟中人淡忘複國的念頭,所以顧甯就不用去了,至于熊暴和上官彥跟隨白義去慶王麾下,卻是為了尋機將他們控制起來,不讓顧甯擅自行動罷了。

令眾人散去之後,董缺低聲道:“那個人怎麼樣?”

陳稹知道董缺問得是明鑒司被俘的暗探,也低聲道:“仍在監押中,此人近來不安分,屢次想脫逃,若非他是明鑒司的人,早就死了十次了。”董缺道:“這個人應該放出去了,公子說讓明鑒司和錦繡盟打一場,我們這邊也好剔除一些不能教化的頑固之徒,至于明鑒司的損失,會讓慶王相信我們的誠意,不過公子說了不能太過分,畢竟明鑒司是大雍所屬,雖然那里面有些人是殺人放火的出身,而且公子也不想得罪夏侯沅峰,這個人不好惹。”

陳稹冷笑道:“夏侯沅峰不會心痛的,不過你說的有道理,還是要和他保持默契,不過這樣的話,恐怕得你走一趟。”

董缺點頭道:“我也這麼想,不過不能太急促,公子的意思,將來錦繡盟還是要保留的,先把那個明鑒司的人放了,讓他回去傳個消息,夏侯沅峰心里也應該有點數的。”

陳稹道:“放心,就是審問的時候,我也是蒙面去得,他絕對不會知道這里是什麼所在,錦繡盟三字他更是沒有聽到過。”董缺笑道:“現在也該讓他知道一些了,這人是個好漢子,這麼多日子不明不白的困著,還沒有屈服,既然要放他,還是讓他知道一些吧,這些夏侯那邊也說的過去。”

董缺點點頭,隨著陳稹走到古墓深處,那里有幾間機關密布的墓室,作為囚牢,而已經被軟禁月余的明鑒司暗探裘山目前是唯一的囚犯。

裘山坐在石榻之上,面無表情,這間囚室十分整潔,石榻上面鋪著稻草,被褥俱全,將他囚禁的這些神秘人雖然初時對他用刑逼供,但是不過數日就停止了,不再迫問他口供,還盡心盡力的替他治傷,可是這並不能讓裘山生出一絲感激。見不到星月之光,只能憑著三餐來計算時間,一個多月的時間就這樣荒廢了,想到不能將情報送出東川,裘山心中萬分憤怒,幾次想要逃跑都功敗垂成,若非是他心性堅強,只怕早就被這似乎漫無止境的囚禁逼瘋了。忍不住摸摸身上的鞭痕,這是他上一次擊暈守衛想要脫逃被俘之後,那些神秘人似乎下令打了他三十皮鞭,不過他們下手不重,否則只怕裘山現在別想起身了。

石門推開了,裘山眼睛都沒有抬一下,雖然按照自己的饑餓程度,應該不是到了吃飯的時間,可是這種不明不白的囚禁和強烈的無力感,讓他對很多事情都失去了興趣。

一個清朗的聲音傳來道:“怎麼,裘兄不想離開此間了麼?”

裘山騰的一下站起來,面上卻是一紅,覺得自己表現的過于急切,抬眼望去,只見兩個黑衣人站在面前,都戴著惡鬼面具,一個負手而立,另一個卻站在門口,聽這聲音,裘山覺得有些陌生,赧然道:“請問閣下怎麼稱呼?”

站在門口的黑衣人開口道:“這位是我們長上霍爺。”

裘山心中一凜,他心思精明,對東川局勢了若指掌,有本事將自己囚上一月,絲毫不露風聲的組織並不多,一聽見“霍爺”二字,他脫口而出道:“錦繡盟。”眼中立刻閃過警惕和疑惑的神色,錦繡盟和大雍的敵對他心中很清楚,有些疑惑就可以解釋了,為什麼這些人既不肯釋放自己也不曾將自己交給慶王,可是另一個疑問又生了出來,為何這些人對自己這樣禮遇呢?

董缺笑道:“裘兄好快的心思,不愧是明鑒司的人,在下霍紀城,忝為錦繡盟主。”

裘山面上露出冰冷的神色道:“原來如此,今日盟主前來相見,揭露迷霧,在下已經知道自己的結局了,多日來貴盟對在下的禮遇,裘山心中感激,不過在下沒有什麼可以說的,就請盟主賜在下一個痛快吧。”

董缺玩味地道:“看來你是認為我定要殺你了?”

裘山冷笑道:“錦繡盟是什麼所在我心中清楚,盟主聲名赫赫,在下也早有耳聞,不過看在貴盟多日來的照顧上,不妨勸盟主一句,大雍統一天下,乃是大勢所趨,複國之望還是放棄的好。”

陳稹笑道:“你倒是好心,不過慶王謀反,恐怕大雍前途未卜,你怎知我們沒有機會。”

裘山聽出這是多次來探望審問自己的那人,冷冷道:“陛下聖明神武,我大雍帶甲百萬,慶王必定不會成功。”他說得斬釘截鐵,董缺和陳稹相視一笑,心道此人果然意志堅定,那麼讓他回去最合適。

“樓船夜雪瓜州渡,鐵馬秋風大散關”,散關乃是關中四大名關之一,自古以來就是秦蜀之噤喉,東起隴首,西向終南,高峻雄險,在蜀國未亡之前,此處是大雍阻擋蜀國的要塞,雖然自從陽平關、葭萌關落入大雍手中,散關的地位降低了許多,可是大雍仍然在散關駐紮了足夠的軍力,而且當初李援和李贄都心中有些提防,所以慶王在散關根本就無法插手,守散關的將軍叫做李宗勳,也是李氏皇族的子弟,只是血統偏遠一些,他擅長守城,忠心又沒有問題,所以特意選了他來鎮守散關。而夏侯沅峰也在多日前來到散關,主持對蜀中的刺探,他帶來了司聞曹西南郡司和明鑒司的人手,布置潛入東川的事宜,可是東川幾乎是水潑不進,夏侯沅峰不知道這是錦繡盟暗中協助慶王的結果,對慶王的能力更是高看了一眼,心中越發苦惱。所以在夏侯沅峰得知裘山求見的時候,幾乎是愣住了,原本以為早就死了的屬下重新顯身,這件事情足以讓他震驚,而這次被夏侯沅峰帶來協助自己的驊騮卻是心中有數,雖然這幾年他不再有機會接觸江哲的勢力,可是有些事情還是能夠知道的,錦繡盟暗中被江哲控制,這件事他是知道的,所以裘山突然生還,驊騮很快就想到了可能的原因。夏侯沅峰心思細密,見驊騮嘴角露出笑意,立刻想起了李贄隱隱約約說過的事情,心中一寬,下令將裘山招了近來。

上篇:第七章 陰云密布     下篇:第九章 高山流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