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第十章 沁水初戰  
   
第十章 沁水初戰

隆盛元年戊寅,二月十六日,太宗下詔,遣齊王顯、楚鄉侯江哲攻沁州,雍漢戰事乃起。

——《雍史·太宗本紀》

隆盛元年二月二十七日,沁州最南端的防線,凌垣堡,戰云密布,大雍邊境封鎖一冬,就是最精明能干的斥候也沒有辦法傳出消息來,但是人人都知道大雍不會這樣罷休,戰事將起。

一座城堡孤零零地矗立在小山岡之上,岡下就是沁水南流,每年初春時節,冰雪融化使得沁水高漲,沿河各地都要提防沁水泛濫,但是今年看來水位不高,應該無礙,這一帶河面寬闊,水流平緩,土地肥沃,兩岸有十數村莊,而山崗上面的凌垣堡就是北漢軍駐紮之處,這里也是沁州最前沿的戰線,過了此處五十里,就是冀氏縣城,沿沁水而上,到處都是碉堡城寨,易守難攻,而安澤、沁源、沁州城就是其中最重要的關隘。

一隊北漢士卒站在城牆之上,留意著南面的動靜,自從年後,上面傳下軍令,讓他們時刻提防大雍軍進攻,所以他們絲毫不敢松懈。一個士卒大概是有些倦怠,回過頭去想和同袍說幾句閑話,但是一回頭卻看見同袍目瞪口呆地看著前方,他下意識地回過頭去,只見地平線上突然出現了青黑色的線條,不過轉瞬之間,那青黑色越發濃厚,雖然十分遙遠,可是在那士卒眼中,仿佛已經看到了大雍的軍旗,他聲嘶力竭的喊道:“快敲警鍾。”一個有些發愣的士卒清醒過來,三步並成兩步奔到鍾樓,將銅鍾撞響,然後號角聲在城堡里響起,從各處營房奔出許多披掛整齊的北漢士卒。一個身穿偏將服色的將領奔到堡樓上,驚怒地道:“派出去的斥候怎麼沒有回報,快去點燃烽火。”他的親衛匆匆走到城堡最高處,點燃了烽火。滾滾的狼煙直直地指向蒼穹,自從大雍武威二十二年之後,大雍軍第一次踏上了北漢國土,一場關系北漢生死存亡的大戰即將爆發。

大雍軍先鋒夏甯,齊王親信愛將,望見遠處狼煙滾滾,不由哈哈大笑,勒馬揚鞭,指向前方道:“他們縱然發現我軍又能如何,小小的一個凌垣堡難道還能擋住我們的兵鋒所指。眾軍聽令,一舉拿下凌垣堡,奉齊王將令,大軍清野。”說罷一馬當先奔去,身著青黑色衣甲的雍軍高聲呼喝,隨著夏甯沖去,小小的凌垣堡就是奮起反抗,也不過是螳臂當車罷了。不過半個時辰,凌垣堡已經被攻破,雍軍四面圍住,北漢軍無一生還。凌垣堡本就是負責探察敵情的戰線前哨,一旦雍軍大舉進攻,凌垣堡不可能固守,所以派到此地的軍士都是心存死志,雍軍初戰,也沒有勸降的意思,鐵蹄之下,骨肉成泥。

夏甯見凌垣堡已經攻破,令人毀去城門和守城器械,然後大軍向四面的鄉野殺去,這一次齊王頒下嚴令,不能在身後留下敵人。一座座村莊被焚毀,雖然青壯男子大半從軍,可是北漢民風彪悍,就是壯婦和孩童老人也都隨時可能拿起刀劍攻擊雍軍士卒,所以在夏甯的命令下,雍軍鐵騎幾乎是將這些村莊堡壘碾成了廢墟,而幸存下來的平民則被刀劍驅趕著奔向端氏、安澤。大雍軍沒有輕騎突進,而是一步一個腳印的穩步前進,所過之處,留下荒廢的村莊和無人耕作的田地。唯一令北漢平民慶幸的是,雍軍統帥齊王軍令,不得濫殺平民,所以只要不反抗,不僅能夠保全性命,甚至還可以有機會帶上一些財物,只不過,除了北上之外,他們沒有別的方向可以去。

沁水岸邊,一群衣衫襤褸的老弱婦孺相互扶持著艱難的向北走去,隊伍中只有幾輛破車,上面裝著一些米糧,幾個實在無力行走的孩童和老人坐在車上,神情滿是淒惶,他們都是體弱無力之人,基本上在北上的流民中已經落到了最後面,而雍軍鐵騎更是已經過去了無數,他們經常會遇到往來搜索的雍軍。而將他們逐出家園的雍軍將領說得很清楚,如果三月十日之前,他們不能趕到端氏,那麼就將被當作北漢軍的奸細處死。凜冽的春風從河面上吹來,讓一些衣衫單薄的老弱縮成一團,沁州的春天仍然是十分寒冷啊,前途茫茫,想到可能會被雍軍當成奸細處死,隊伍中一些老人已經是淚盡泣血。

誰會想到雍軍會用這樣的手段呢?六年前雍軍也曾攻入沁州,卻對沿途村寨秋毫無犯,如今卻是一律踏平,幾個老人私下談起,都說這也難怪,昔日統軍的是如今的大雍皇帝李贄,今次卻是齊王李顯,誰不知道李贄寬宏,齊王殘狠呢?

一個坐在車上的小孩兒目光無意中掠過河面,他突然驚訝地指著河心道:“爺爺,那里有大船。”跟在車邊踉踉蹌蹌行走的老人舉目望去,也是呆住了,只見沁河中央,百余艘大小船只正溯流而上,其中一只樓船最是巨大堅固,船頭樹著一面大旗,上面是一個大大的江字。船上甲士林立,周圍二十多艘戰船將樓船護在中央,其後是裝滿雍軍輜重的貨船。老人的驚呼讓其他人也都轉頭看去,看到雍軍的水軍快船和船上兵甲鮮明的士卒,他們幾乎是再也無力行走,上次大雍軍進攻北漢,可沒有使用這麼多水軍,這一次,想必大雍是勢在必得了吧?

這時,那只樓船船頭似乎有些騷動,幾個眼力較好的半大孩童清楚的看見從頂層的船艙緩步走出三個人,其中一人排眾而出,站在船頭,手撫欄杆,向岸邊望來。這人一身素色衣袍,外披青色大氅,遠遠的看不見形貌,只看見那人發色淺灰,應該是不年輕了,除此之外眾人只能看見一雙清潤冰寒的眼睛,雖然隔得很遠,可是那雙眼睛卻幾乎是看透了他們的五髒六腑一般,讓他們心中生出莫名的寒意。而在人群之中,一個相貌樸實的中年農夫卻在看到那只樓船的一瞬間眼中閃過冰冷的光芒,但是他又立刻低下了頭,仍然是那副苦悶煩憂的模樣,還不時摸摸右腿,那上面胡亂包裹著一些布條,應該是一條傷腿,難怪他落在後面。

這時,眾人身後傳來輕悄的馬蹄聲,雖然聲音不大,可是地面的震動仍然讓他們覺察到了危機,幾個農夫拿起鋤頭鐮刀,想要盡可能的保護自己的家人,那些雍軍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殺人的。落入他們視線的是一支不過二三十人的小騎隊,領頭的是一個身穿青黑色軟甲的女將,雖然穿著無法分辨身份的甲胄,可是這女子清豔無雙,長眉入鬢,令人一見便知道這是一個巾幗英傑,她披著一件黑色披風,腰間懸著長劍,背後掛著弩弓。而她身後的隨從也都是身穿軟甲,佩著弩弓,武器卻是這種各樣,幾乎是無一類同。

那支騎隊在接近這支被迫北上的流民隊伍的時候,自然而然散開,隱隱將流民隊伍圍了起來,一個騎兵高聲道:“你們為何還在這里流連,難道不知軍令森嚴,只需過了明日,若是不能進入冀氏,就是你們的死期到了。”那聲音清越動人,卻也是一個女子。

一個老人踉蹌上前道:“軍爺,我們這里都是無力快走的老弱婦孺,因此誤了行程,請軍爺寬待一二。”

那個女子轉頭看向那為首的女將,那女將目光一一從眾人身上掠過,目光冰澈刺骨,凡是被她盯住的人都覺得死亡的陰影籠罩過來。那女子的目光落到了那個受傷的中年農夫身上,嘴角露出一絲譏誚,提鞭指道:“你,出來。”

那個中年漢子猶豫了一下,一瘸一拐地走上前來,那女子的目光時刻不離地望著他,直到他走到馬前,那女子才冷冷問道:“你是蕭桐麾下的密探吧?”

那農夫神態茫然,似乎不知道那女子再說什麼,只是驚惶辯解道:“小人不是奸細,乃是本分的莊稼人,只因腿摔傷了,才被村人拋下,落到了後面。”

那女子冷冷一笑,道:“我蘇青乃是諜探中的好手,你如何能夠瞞過我的眼睛?”說罷,手中長鞭仿佛毒蛇一般刺向那農夫咽喉。那農夫目光一閃,作出不及反應的樣子,只是慘叫閉眼,那長鞭果然一觸即回。那農夫已經渾身冷汗,嚇得軟倒在地。那女子居高臨下,冷冷看了他半晌,回過頭去高聲道:“前線總哨蘇青求見監軍大人。”聲音清冽,人人都覺得仿佛蘇青就在自己耳邊說話一樣,雖然離河心很遠,可是樓船上面也有些騷動,顯然是聽見了蘇青的聲音。不多時,一艘快船向岸邊駛來,那女將帶馬向岸邊走去,其他的騎士也都策馬離去,卻是沿岸前行,顯然是不准備上船,而那個最先說話的女子卻落到了後面。那中年農夫松了一口氣,正要起身,卻覺得一枚冰冷尖銳的異物刺入了自己的咽喉,在他掙紮著抬頭看去,只見那落在後面的女子目光冷然地看著自己。農夫眼中閃過激烈的怒意和迷惑。

下馬走到岸邊,蘇青目光平靜似水,彷佛不知身後發生了什麼,即使那些流民發出壓抑的驚呼。直到那個青年女子策馬趕到她身邊,她才淡然道:“如月,甯可殺錯,不可放過,你做的很好。”那個女子在馬上行禮道:“多謝小姐稱贊。”然後接過蘇青拋過來的馬缰。

蘇青飛身躍上戰船,對著那名穿著純黑色甲胄的虎赍衛士道:“多謝接應,監軍大人可好?”那名虎赍衛士笑道:“大人慣于坐船,沒有什麼不適,蘇將軍想必帶來了軍報,大人正在等候呢。”

我站在樓船之上,淡淡的望著岸上的流民,雖然春風凜冽,可是卻無法穿透我身披的大氅,雖然只有區區五百步的距離,卻是兩種不同的命運,我是衣錦繡、掌重權的敵國高官,他們是性命賤如草芥的流民。生在亂世,又是從風光秀麗的江南輾轉多年來到冰霜凝聚的塞北,這種情形早已是司空見慣,就是以大雍的興盛,也難以避免這種情況的出現,更何況是連年征戰的北漢呢。只看這些流民大多是老弱病殘,就知道北漢的境況如何。

輕輕歎了口氣,我將目光轉向前方,我親手制定的計策不能推翻,這些人若是不能逃到冀氏,就只有死路一條,我既然將他們推到死亡的邊緣,又何必用廉價的同情來掩飾自己內心的罪惡感,還是讓心底的憐憫被無情掩蓋吧,只要大雍一統天下,我就可以不用看著這樣的人間悲劇重演。

站在我身後的小順子突然上前一步,低聲道:“公子還是回艙去吧。”

我回頭看了小順子一眼,從他的眼神里面看得出來,他是不想我因為那些流民而心中難過,這世間雖有我尊敬愛重之人,但是只有小順子才是我的知己,我輕輕一笑,低聲道:“你放心,我素來自私怕死,你又不是不知道,怎會為了這些不相干的人動心。”

小順子沒有作聲,站在我身後也沒有退回去,我心中越發溫暖,方才所說並非全是安慰的言辭,我不過是個平常的凡人,無力顧及天下蒼生,除了我自己和我身邊的親人摯友,同僚下屬,我也顧不得更多的人了。

呼延壽這時揚聲道:“大人,前線總哨蘇青蘇將軍求見。”

我點頭道:“請蘇將軍上船。”蘇青是一個我很賞識的將領,雖然是女子,卻比大多數男子都冷靜聰明,心思更是無情狠辣,這次我和齊王一致同意讓她出任前線斥候總哨,負責探查軍情,截殺北漢軍的斥候諜探,這次想必是途經沁水,看到我的樓船,所以過來拜見我這個監軍大人吧,這也是軍旅中的不成文的慣例,而且按照我的估計,我軍和北漢軍還沒有正面開戰,應該不會有什麼緊急軍情的。

不多時蘇青上得船來,果然如我預計一般,並沒有什麼緊要的事情,但是從蘇青的語氣中,我卻聽出她心中疑惑,為了大軍清野的需要,十數日來仍在沁州邊境徘徊,若是全力行軍,只需兩日就可以到達冀氏,可是為了將沿途碉堡民寨清除,大軍至今仍然在這一帶徘徊,所謂兵貴神速,也難怪她心中不解。不過她性情沉穩,並沒有明著質疑,只是流露出對行軍速度的不滿。

我也無意對她解釋,問道:“蘇將軍,派到流民中的我軍諜探是否已經進入冀氏?”

蘇青搖頭道:“冀氏守將十分謹慎,將所有流民都擋在城外,並且讓他們按照鄉里編排安置,又設立了保甲連坐制度,我們的諜探雖然潛伏多年,因此沒有被剔除出去,可是卻是行動艱難,消息更是無法傳遞,攻打冀氏的時候恐怕是沒有用處了,而且末將得到情報,冀氏已經得到命令,正在將那些流民和冀氏一帶的平民遷入沁州腹地,只留下一些青壯男子幫助守城。”

我輕笑道:“北漢防守以段無敵為第一,想必是他的主意,他們想必已經決定用堅壁清野的,步步為營的方式迎戰,這也不錯,我們第一步本就是要清野,讓兩軍戰場之間沒有平民的存在,他們這樣倒是助了我們一臂之力,不過他們也是不得不爾,若不如此,不需我們大軍進攻,冀氏就會被流民破城了。”

蘇青猶豫了一下,終于問道:“大人,末將有一事不明,這些平民無害于大局,為何大人執意要先清四野呢,莫非是要脅民為前驅麼?我大雍堂堂大國,為何使用這種手段,這樣一來,對于大雍在沁州的統治恐怕會有很多障礙。”

我眼中閃過精光,想不到這個蘇青還有這樣的見地,並不僅是一個諜探的才能,贊賞地道:“蘇將軍能夠看到這一點,可謂目光深遠,驅民北上也是迫不得已,其中關鍵暫時還不能說給你聽,我令齊王殿下嚴申軍令,盡量不要濫殺無辜,這樣一來,總有大半平民可以安然逃生,而且沁州曆來是北漢和大雍對敵的前線,這里的民眾也對大雍頗為仇視,所以就是他們更加怨恨我軍,也顧不得了,就像澤州之民,對北漢何嘗不是萬分痛恨呢!”

這時前面突然傳來一陣騷動,我下意識的看去,只見十余里之外河流轉彎之處突然出現了懸掛著北漢軍旗號的戰船,不由心中一驚,北漢曆來沒有水軍的編制,一支水軍耗資無數,對于北漢來說,戰馬易得,騎兵易練,水軍卻是很難操練的,所以曆來北漢軍除了戰時征用民船運送輜重之外,基本上沒有使用水軍作戰的例子。不由看了蘇青一眼,她在北漢多年,怎麼沒有發現水軍的存在呢?

蘇青也是臉色鐵青,她負責在北漢的情報網,竟然沒有發覺北漢軍中有這支水軍的存在,這不僅是重大的失職,也是莫大的恥辱,她冷厲的目光越過河面,這時候雍軍前方的戰船已經擺開了陣勢准備迎敵了,雍軍的水軍雖然不如南楚水軍那般善戰,可是比起從未聽說過的北漢水軍來說,應該是頗為強大了。

北漢水軍順流而下,不過片刻就已經清晰可見,我看到那些戰船,不由心中一歎,那分明是南楚水軍常用的艨艟斗艦,造一艘戰船少說也要一年半載,仔細看去,那些戰船分明還是嶄新的,想必是在去年澤州大戰之前就在籌備水軍了,看戰船外形,應是南楚提供了工匠,如今通過海運,關山阻隔再也不是問題,難怪北漢也能籌建水軍,不過想到其中耗費的人力物力,北漢軍能夠有這樣的魄力可是不易的很啊。如今我軍雖然有樓船一只,戰船百余艘,可是比起北漢水軍的艨艟斗艦,在速度和攻防上都落了下風,更何況我軍還是在下游呢,事先沒有預料到這種情況,澤州水軍戰力不強,看來我軍要吃虧了。

沁河水道不寬,我眼看著那船首裝著鹿角,船身塗以桐油的艨艟分成三列,向雍軍戰船撞來,不由歎了口氣,想起昔日在南楚時候見過的水軍作戰的情景,猶豫著是否介入大雍水軍將領的指揮。這時負責統領澤州水軍的統領莊汝早已站到我身邊,也顧不得向我請示,揮舞旗幟傳下軍令,我只看了片刻就放了心,看來這人指揮水軍經驗豐富,就是到了南楚也可以一戰的,更何況只是新出茅廬的北漢水軍呢。只見他下令讓雍軍戰船分散開來,避開北漢水軍的正面攻擊,全力攻擊兩翼,沁水之上立刻弓箭如雨,水上作戰,弓箭為先,更從戰船上放下許多小型艨艟,利用船小高速的優勢,身如北漢水軍的防線。一時之間,沁水之上殺聲震天,槍戈蔽日。

我望著兩軍作戰,雖然船只優劣不同,將領戰術也有參差,可是仍然有可觀之處,看來都在水軍上下了功夫,不知怎麼我竟然想起了南楚,大雍和北漢都在發展水軍,可見都有著南下的野心,可是南楚除了德親王曾經力排眾議建立了一支騎兵之外,仍然是以水軍和步兵為主,據我所知,德親王死後襄陽騎兵被南楚朝廷消減了不少,精銳程度大不如前,只看各國在軍力上的投入,就知道南楚是落在最後面的了。

正在我心中隱隱惆悵的時候,莊汝過來道:“大人,末將要將敵軍主力誘入包圍,需以樓船作為誘餌,請大人暫時到艙中躲避,或者先到別的戰船上面暫歇如何?”我淡淡看了他一眼,莊汝,二十七歲,面龐微黑,相貌平平,個子中等,身軀雄壯,性情沉靜,乃是大雍寥寥無幾的水軍英才,唯一的弱點就是性情太過剛正,最看不起貪生怕死的文官,我甚至能夠從他的眼睛里看見暗藏著的對我的輕視。他資曆尚淺,可能對他來說,我不過是一個文弱書生,擅長陰謀詭計,運起又不錯,得到皇室的青眼罷了,畢竟我的事情有很多都深藏云霧之中,不是他這種身份的將領可以知曉的。

故意不去理會他言語中暗藏的輕視,我淡淡道:“既要誘敵船來戰,呼延壽,令虎赍衛士高聲呼喊,就說是澤州大營監軍,楚鄉侯江哲在此。”

呼延壽略一猶豫,但是卻被我淡然而堅定的語氣震懾,傳下令去,他帶頭高聲呼喝道:“澤州大營監軍,楚鄉侯江哲在此,敵將若有膽量,可敢來戰麼?”

北漢水軍主艦之上,一個身材高大的將領眼中閃過火熱的光芒,振臂道:“兒郎們,生擒江哲,大破澤州水營。”隨著他的命令,北漢水軍攻勢越發猛烈,兩軍都是拼死作戰,只見戰船往來交錯,不時有戰船傾覆沉沒,過了片刻,北漢軍三艘艨艟已經沖到樓船旁邊,已經有敵軍向樓船上面攀爬而來。我高聲道:“呼延壽,你們皆聽莊將軍將令。”

莊汝眼中閃過一絲感激,連連傳下軍令,指揮樓船上面的水軍和虎赍衛士作戰,這些虎赍衛士雖然不擅長水戰,可是他們個個都是武技高強的戰士,而且已經能夠在樓船上面往來自如,至少在比較風平浪靜的沁河上是這樣,所以北漢軍除了少數勇士,根本無法攻上樓船。莊汝得空道:“大人,這里太危險,您先到艙中休息吧。”這一次他的語氣十分誠懇。

我微微一笑,高聲道:“江某雖然文弱,但是有我大雍諸位勇士保護,何懼北漢強攻,今日江某就在此處,看諸位大勝敵軍。”那些水軍和虎赍衛士都是精神一震,高聲呼喊道:“大人信任我等,我等必要死戰。”一時之間,大發神威,將那些攻上樓船的北漢水軍逼退殺死。一艘艨艟上面指揮的一個英俊挺拔的青年將領厲喝道:“看箭。”弓弦聲響,三支鷹翎箭快捷無比地射向我的面門,以我的眼力看去那羽箭也是快如流星,一些在我們兩人之間直線上面的水軍和虎赍衛士都是怒喝著想擋住羽箭,卻都慢了一線,只有一個虎赍衛士橫刀劈下,將一支羽箭斬斷,但是羽箭前面的半截幾乎是速度不減地射向我,而那個衛士卻虎口巨震,橫刀幾乎脫手,雙方距離不過二十多丈,也難怪他們無法阻擋。

就在那兩支半羽箭將要臨身之際,我面前突然出現一只白皙如雪的手掌,中指輕彈,三聲脆響,那兩支半羽箭被倒震而回。我早知道小順子能夠保住我的平安,面色絲毫沒有改變,目光落到那射了我一箭的北漢軍青年將領身上,我大聲笑道:“若是有人取此人首級來獻,賞黃金五十兩,若是生擒此人,賞黃金百兩。”

眾人更是精神振奮,突遇強大水軍的隱憂早就無影無蹤,主帥既然要他們生擒敵將,看來自己一方已經穩占上風了。有幾個大嗓門的虎赍衛士已經高聲呼喊道:“那敵將還不束手就擒,百兩黃金老子可是要定了。”那青年將領面色鐵青,指揮麾下將士竭力攻打樓船,兩軍酣戰不休,殺聲震碎浮云。

上篇:第九章 高山流水     下篇:第十一章 清野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