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第十七章 一線生機  
   
第十七章 一線生機

第十七章一線生機

段凌霄早已心有准備,但是以他的身份若是我這麼一說他就出手,那可就沒有面子了,所以他仍然靜立不動,想看清楚襲擊從何而來,若是來自身後,那麼十五丈的距離足以讓他先殺了江哲,此刻他已經沒有生擒江哲的想法了,這樣的人物還是讓他早些死去的好。

隨著我的話音剛落,那兩個侍衛前邊和我只有半步距離的位置,突然泥沙飛揚,兩道身影破土而出,轉瞬間已經將我護在身後,段凌霄心中一寒,下意識地退了半步,怎麼可能,這麼近的距離自己竟然沒有發覺有人潛伏。塵土飛散之後,段凌霄已經可以看清那兩人身形,卻是兩個大約三十五六歲年紀的僧人,神光內斂,相貌平平,但是眉宇間卻帶著剛毅果決之色。段凌霄冷哼一聲道:“原來是少林和尚?”

這時江哲清越的聲音響起道:“法正大師、法忍大師乃是上一輩少林十八羅漢,數年前和鳳儀門主一戰之後,只有數人生還,兩位大師經此一役,禪功精進,佛門武功最精吐納收斂,所以才能瞞過大公子耳目,不過大公子放心,兩位大師自承不是閣下對手,所以江某還另外請了高手前來助陣。”

段凌霄心中一沉,這兩個和尚都曾經和鳳儀門主生死交戰,能夠幸存下來已經不好對付,想不到江哲還有高手暗藏。這時他身後傳來一個沉穩地聲音道:“貧道張錦雄見過段大公子。”然後又是一個柔和的聲音道:“峨嵋凌真子見過段大公子。”

段凌霄身形一閃,已經退後丈余,然後側過身去,向身後兩人看去,只見從那橫線之後,兩人緩緩走去,一個是青衣道人,相貌方正威猛,神完氣足,雙手空空,另一個卻是一個淄衣女尼,相貌秀麗,神色恬淡,手中一柄拂塵。段凌霄不由輕歎道:“想不到江侯爺這次真是勢在必得。”

我隱身在法正、法忍身後,聞言不由嘴角上翹,但是很快就收斂回去,這幾個人可是我想了又想才選出來的,這次進攻沁州,為了防備魔宗弟子,齊王早就上書朝廷請動了江湖正派高手相助,各派最出眾的高手往往都在本門潛修,這也難怪,武功練到了一定境界,沙場征戰已經無助于心境的修煉,留在大雍朝中軍中的高手往往不是絕頂高手,有幾個武功絕頂的又都在皇宮,所以這一次我是特意請皇上征召了一些江湖高手在軍中聽用,當然此事十分隱秘,這些高手的身份可是很秘密的。

少林寺派來的高手最多,當年幸存的十二金剛就來了六人,還不算其他各代弟子。崆峒前次依附太子,雖然因為張錦雄的迷途知返而沒有遭到牽連,可是也沒有得到什麼好處,這一次可是出了血本,讓掌門弟子張錦雄帶著十二名門中精銳弟子隨軍。張錦雄回到崆峒之後,因為經曆大風大浪頗多,看破世情,出家做了道士,武功更是突飛猛進,又修煉了崆峒幾種秘傳絕學,如今武功已經是超一流水准,雖然還沒有進入先天境界,可是也不過一線之差。峨嵋也不含糊,凌真子乃是峨嵋第一高手,雖然年過四旬,卻是仿佛二十許人,峨嵋亂披風心法已經是爐火純青,一手拂塵絕技天下聞名。

我寫給齊王的書信,讓他提前一天派來幾個高手,按照信上的地圖趕到此處,然後布下陷阱,等待段凌霄入伏,當然我也想到可能段凌霄不會來,但是在我計算中,至少有六成機會可以見到段凌霄,如今他已入伏,這四大高手雖然都未能進入先天境界,可是也基本上都是一線之差(這是小順子評估後的結果),再有小順子壓陣,段凌霄可是插翅難飛了。

想到得意處,我朗聲道:“若是段大公子肯束手就擒,江某願意立誓不會相害,不知段大公子可願意麼?”

段凌霄深沉如淵海的眼中閃過一絲了悟,道:“生有時,死有地,此地清幽如同世外桃源,段某就是死在此處,也是無怨無尤,江侯爺手段通神,在下佩服。”

我聽得此言,卻是心中一動,一件從前被我忽略的事情湧上心頭,我要殺段凌霄,實在是因為他武功太高,想到若非蘇青探察到敵軍水攻之策,只怕我也難逃水淹之禍,所以我越發擔心段凌霄此人,他武功高強,若是將來被他發覺我的布置,豈不是功敗垂成,所以我才不惜以身涉險,誘他入伏,准備將他擊殺。可是目的即將達成之際,我卻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這些日子只想著此人的威脅,卻忘記了此人乃是魔宗首徒,若是此人死在此地,那麼京無極竟可以堂而皇之的親自出手,我豈不是自找麻煩,只要段凌霄不死,京無極除非我們攻到晉陽,是不會輕易出手的,所以段凌霄不能死,甚至不能生擒,只能讓他身負重傷而走,這樣才符合我軍的利益。

在我沉思的時候,段凌霄已經出手,身形直撲向我所站的位置,似乎想要一舉狙殺于我,當然,法正、法忍早就嚴陣以待,臨來之前,齊王曾有嚴令,若是楚鄉侯有什麼三長兩短,誰也別想好過,方才隱在坑中聽見江哲與段凌霄交談,兩人已經是心中忐忑不安,生恐江哲有個好歹,雖然知道江哲身穿軟甲,而且兩人又做好了阻攔段凌霄一擊的准備,仍然不免心中惴惴,此刻那里會讓段凌霄得手。就在兩人出手相攔的時候,三股真氣一觸,段凌霄已經以比來勢更快的速度退了回去,半空中身形一轉,意圖脫逃。而這時,唯一可能身法勝過段凌霄的小順子卻是不管不顧,搶到了我身邊將我護住,眼看段凌霄就要脫出四人包圍的時候,三抹紅光一閃,恰好攔在段凌霄去路之上,段凌霄揮手一掃,紅光穿破了他勁風,在他身前才緩緩跌落,饒是如此,段凌霄也是身形一滯,已經被法正、法忍、張錦雄和凌真子圍在當中。那三抹紅光卻是張錦雄以崆峒秘傳手法射出的三枚血蒺藜,可以穿破先天真氣的絕毒暗器。。

段凌霄見唯一的機會已經失去,神色一凝,立穩門戶,專心迎敵,五人戰在一起,段凌霄固然是武功高強,而四人早就練習過聯手合擊之術,法正法忍內力高深,大開大闔,幾乎承擔了大部分攻擊,而張錦雄武功走偏鋒,狠辣歹毒,殺傷力最強,凌真子的亂披風心法最擅以柔勝剛,她也不急躁,仗著輕功身法攔在外圍,只要段凌霄一想突圍,就會面對她無孔不入的攻勢,四人聯手,果然威力無窮。雖然段凌霄不愧是魔宗首徒,應付得宜,不露敗相,可是想要脫身也不是容易的事情,更何況還有一個小順子在外面虎視耽耽呢。

小順子護在我身邊,看著這場龍爭虎斗,卻沒有出手,一來是不放心我的安全,二來卻是在研究段凌霄的破綻,希望一舉克敵,他的心思可是瞞不過我的,我微微皺著眉頭,想著如何處理現在的局面。這時,呼延壽和蘇青帶了二十余人回來,呈上六顆首級,呼延壽高聲道:“啟稟大人,隨段凌霄來犯的六人皆已斬殺,請大人查驗。這些人都是武功高強之輩,應該是魔宗弟子,不過我們也有三名弟兄受了傷。”

我微微一歎,唉,段凌霄入莊之時,我暗中埋伏下的哨探已經發覺跟隨他來的這些人,所以段凌霄殺我侍衛,奪取衣甲的時候,我就已經知道他來了,只是可憐那幾個侍衛了,年紀輕輕就死在敵人之手,我卻無能為力,淡淡道:“呼延將他們的首級拿去祭奠勇士英魂吧。”

呼延壽知我心意,並不起身,道:“大人設伏之事,我等都早已知曉,其中危險人人盡知,就是丟了性命也是無怨無悔,請大人不必自責。”

我心中一暖,深深的看了呼延壽一眼,道:“若是我不得已需要放過此人,你們也不會恨我麼?”

呼延壽心中一驚,但他很快就說道:“大人必是深思熟慮,才作出這樣的決定,末將等人不會有怨言。”

我心中一寬,看看蘇青,只見她目光炯炯,望著呼延壽,神色間有些驚異,見我望向她,才道:“大人神機妙算,如此決定必有深意,蘇青支持大人任何決定。”

我這才放下心來,道:“段凌霄帶來之人想必都是好手,殺此六人已經足以抵償我軍勇士的性命,你們先退下去吧。”

呼延壽和蘇青退去,兩人指揮虎赍衛將周邊圍住,擺好了苦練的刀陣,若是段凌霄脫出重圍,也絕不可能輕易突破他們的刀陣。天羅地網已經搭就,段凌霄已是網中之鷹,再也難以脫身,只是我卻心中難以決定,究竟是殺還是不殺。

又戰了百余招,段凌霄心中清明如水,雖然圍攻他的四人都是當時高手,可是和他比起來還是相差很遠,先天後天雖然只有一線之差,卻是天淵之別,若是只有這四人,拼著受些傷,段凌霄也自信可以將他們全殲,但是如今外面有百余虎赍云集,刀陣已成,他已是難以脫身,而站在江哲身側的那個青衣少年,雖然沒有出手,但是冰寒的目光彷佛可以穿透人心,段凌霄幾乎用了五分心思來防備他,天羅地網即成,就是師尊在此,也未必可以全身而退。如今險惡局勢,段凌霄卻只覺心中興起絲絲快感,生死一線的這種刺激對他來說已經是很難領略到了,這困窘的情勢反而讓他更加興奮起來。

小順子眼中突然寒光一閃,因為他已經發覺場中的戰局有了隱隱的改變,雖然段凌霄仍然是以一敵四,而己方四人仍然是交錯攻守,不論是進攻還是防守都是渾然一體,仿佛一個人長出了四雙手臂一般,可是段凌霄似是胸有成竹,往來自如,雖然不能突破四人圍攻,但是不論四人如何施展奇招妙技,都被他化解于無形。雖然此人乃是大敵,可是小順子還是心中暗暗敬佩,他對江哲的情緒變化十分敏感,方才已經隱隱感覺江哲心中有些憂慮,所以低聲問道:“公子,我需出手了。”

我一個激靈清醒過來,看看場中激戰的段凌霄,神色從容,氣度雍容,心道,若是我讓小順子生擒,恐怕會妨礙他出手,段凌霄是生是死還是看他自己的運氣吧,最多我和魔宗對上就是,神色恢複如常,我冷冷道:“出手吧,小心行事,生死不論。”

小順子輕輕點頭,緩步上前,呼延壽和蘇青則知機地站到我身邊,將我護住,畢竟我的安危才是最要緊的,魔宗武功高深莫測,誰知道段凌霄有沒有什麼兩敗俱傷的絕學呢,若是給他尋到機會傷了我,就是將段凌霄千刀萬剮也不能挽回這樣的損失。

段凌霄心中凜然,他自然是看到了場外的變化,小順子若是參與圍攻,那麼他就沒有生出的可能了,可是他也知道這是一個唯一的逃走機會,若是小順子要加入戰圈,那麼圍攻自己的四大高手不免要讓開一個空隙,而敵方的第一高手親自出手,不論如何,其他人心中都會有些松懈,如果自己能夠把握包圍開闔的瞬間,就可以突圍而出,錯過這個機會,再也沒有任何希望。可是如何把握這個機會呢?段凌霄心中生出死志,靈台一片空明,六識達到平生最靈敏的境界,他的這種變化雖然細微,而且出手也沒有什麼改變,可是圍攻他的四人都是只差了先天境界一線距離的高手,心中頓生漣漪,也知已經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凝神專注,准備在最合適的時機放開防線,讓小順子可以進入戰局。這種無言中的緊張局勢就連那些看不出其中奧妙的普通虎赍衛也都凝神屏氣,不敢有絲毫松懈。

我雖然不會武功,可是在東海之時也常常看桑先生、小順子和董缺等人切磋,憑著我過人的六識,更是將各人神態看的清清楚楚,何況江湖搏殺也是暗合兵法,我心中靈光電閃,突然明白了勝敗關鍵。小順子加入戰局之時,正是我精心設計的陷阱最強之時,而在這變化之前的刹那卻是最弱的一刻,只要渡過這一刹那,段凌霄就已經落入我的掌握。心中電轉,看著緩緩接近正在交手的五人的小順子,我心中盤算著如何襄助眾人,破去段凌霄的一線生機,目光一掃,心中已經有了決定,對著身邊的蘇青低聲說道:“你威力最強大的劍法是什麼?”

蘇青低聲道:“師尊曾傳蘇青一招劍法‘玉石俱焚’,只是蘇青練得還不到家,不能隨意使出。”

她的聲音快速而低微,沒有絲毫猶豫,我心中一陣贊賞,果然是訓練有素的軍人,對上官的命令沒有絲毫違逆之心,我也不和她客氣,道:“用你最凌厲的劍法,等到小順子加入合圍的時候,阻攔趁機突圍的段凌霄。”

這時候小順子已經走到戰圈外圍,幸好他為了讓四大高手做好自己加入的准備而緩行,否則我可沒有時間安排蘇青阻擊了,而蘇青也不愧是聞紫煙弟子,我雖然說得不甚明白,可是她卻心領神會,趁著眾人都注視戰局的時候,輕輕移動到旁邊,右手按在劍柄上,一雙冰寒的美眸盯著段凌霄的一舉一動,而呼延壽則移動一步,將蘇青移開的破綻彌補過去。

就在這時,圍攻段凌霄的四大高手,同時移形換位,身形快捷如電,眾人只覺眼前一花,這四人已經變換了方位,而本來嚴密的防線也留下了一個空位,而小順子身形如同鬼魅幻影一般,出現在那個空位上,五人動如風火,選擇的時機幾乎可以說是完美無缺,可是,果然如同天地至理一般,陣勢在轉為最強之前就是最弱之時,就在戰陣開闔這一刹那,段凌霄的身形仿佛化成虛幻,如同驚雷掣電一般突破了重圍,如同流虹逸電一般向湖水方向掠去。而這一刻,看到小順子加入戰局的眾人果然都是本能的心中一寬,這一絲幾乎難以察覺的破綻被段凌霄牢牢把握。他所選的方向也是經過精心挑選的,雖然這個方向似是絕地,可是江哲卻正在這個方向,所以保護江哲的呼延壽和蘇青必然都會首先竭盡所能保護江哲,以這兩人的武功,自己絕對不可能一擊取了江哲性命,而段凌霄也沒有想過這樣做,他只是希望凌波而過,隱入對面的密林當中。

他的計策本是萬無一失,就在他從小順子身側掠過的時候,五人都是大驚,用盡渾身解數攔阻于他,兩個少林僧人都是大喝出手,凌空直擊,百步神拳擊向他的背心,而張錦雄面色突然變得通紅,吐氣開聲,一拳擊向他右肋,這正是崆峒最高深的絕學——七傷拳,這一拳暗藏七種不同的勁道,若是擊中人身,可令令骨骼經脈全部震斷,外表卻是看不出任何傷痕,凌真子則是一聲叱喝,拂塵上千萬銀絲都抖的筆直,拂向段凌霄的後腦,而最具威脅的就是小順子,他的武功本就和段凌霄相差無幾,那玄鐵發簪早已不需使用,一指凌空虛指,一道陰冷冰寒的真氣如同利刃一般刺向段凌霄重穴。在這狹小的空間之內,各種勁力交錯激蕩,段凌霄身上所穿的虎赍衛軟甲化作片片蝴蝶,在尖利的勁風呼嘯中,段凌霄成功的突破五人圍堵,身形化成一個弧線,准備避開直面江哲的方向,畢竟他還不想因為激怒眾人而再度落入重圍,而江哲若有生命之險,那是最能激怒眾人的事情。

而就在段凌霄突破包圍的時候,一聲劍嘯驚破長空,一道黑色身影凌空向段凌霄逃逸的路線撲去,劍光如同春云乍展,劍勢更是充滿了有我無敵,一去誓不回的氣魄,劍光臨身時,段凌霄心中長歎,一拳擊出,拳劍相交,那柄百煉鋼的長劍寸寸斷折,蘇青倒飛而回,段凌霄也是後退了半步,此刻他離湖水也不過三步之遙,可是咫尺天涯,生死相隔,小順子面帶嚴霜,已經擋在段凌霄身前,將段凌霄攔住,而四大高手也已經合圍而來,五人將段凌霄困在其中,戰陣已成,再無空隙。段凌霄一聲長歎,知道自己唯一的生機已經生生斷絕。他的目光穿越眾人,落到了江哲身上,只見他面上帶著淡淡的微笑,仿佛一切盡在其算中,而蘇青則面色蒼白地站在他身側,可見方才那一劍也是令她損耗極大。雖然出劍的是蘇青,可是段凌霄卻知道蘇青沒有那樣的心機察覺自己的突圍時機,而最有嫌疑的自然就是可以指揮蘇青的江哲了。想不到自己也會喪命在這個青年手上,段凌霄露出一絲苦笑。

看著被小順子和其他四大高手聯手迫回原處的段凌霄,我心中終于一寬,這下段凌霄是注定被留在這里了,就是想要生擒也未必沒有機會了,方才他突圍之際,必然受了重傷,小順子和四大高手的攔截不是可以輕易避過的,如今小順子他們心中不免羞惱,出手一定更加嚴謹,這樣的情形若是段凌霄還能逃生,那麼他只怕已經可以列入宗師一級了,不過在我看來,似乎是沒有這個可能。不過我倒是真的佩服此人,小順子武功可能和他差不多,但是在經驗上可是差得多了,畢竟是年紀太輕了。不過經過今日一戰,他應該更能精進一步吧。

又過了片刻,就是我這不懂武功之人也看得出段凌霄似乎已經沒有還手之力,只是憑著意志苦撐罷了,小順子等人卻是配合默契,越來越得心應手。就在我心想是否讓小順子生擒段凌霄的時候,小順子突然連出殺招,我只覺眼前一花,場中局勢已經大變,小順子和段凌霄兩人硬碰硬地激斗起來,而其他四人則將兩人圍在當中,伺機襲擊段凌霄的軟肋。還沒有等我反應過來,小順子已經一掌擊中段凌霄肩頭,段凌霄身形踉蹌後退之際,法忍、法正都是精通擒拿手的少林高手,趁機出手,將段凌霄絆住,段凌霄一聲厲喝,一道碧血從口中激射而出,法忍法正都是少林高手,對魔宗密學頗有了解,都是極力閃躲,避開了內含段凌霄精血真氣的“碧血箭”,段凌霄得到一絲空隙,但是張錦雄和凌真子卻已經補上了空位,段凌霄低身避過凌真子的拂塵,卻覺右膝一痛,卻是小順子一指虛點,指風擊中他膝間委中穴,冰寒的真氣侵入要穴,段凌霄幾乎站立不住,他索性右膝跪地,一個翻滾,間不容發之際避過張錦雄掌風。段凌霄自知生還無望,他也看出敵人有生擒之念,否則剛才兩個和尚就不會使用擒拿手了,心中頓時生出絕決之念,身為魔宗首徒,未來的魔宗宗主,焉能被俘受辱,段凌霄心中一歎,就要自斷心經。就在千鈞一發之際,眾人耳邊突然傳來一聲厲喝道:“統統住手,不然我殺了此人。”

上篇:第十六章 自投羅網     下篇:第十八章 以命抵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