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第十八章 以命抵命  
   
第十八章 以命抵命

第十八章以命抵命

段凌霄本已心如死灰,但見小順子五人都是收手後退,除了將自己圍得更加嚴密之外,竟然都不再出手,不由抬目望去,只見那些虎赍衛士向兩側散去,露出兩個人來,那兩人一個是白發老者,一個是尤帶稚氣的清秀少年,那老者神情萎靡,手臂上胡亂纏著布條,鮮血滲出布條縫隙,更顯得萬分狼狽,而那少年左手架著那老者,右手執短刀抵住那老者咽喉,正站在江哲對面,相距遙遙。這時,那些虎赍衛中突然傳出叱罵之聲道:“凌端,你這忘恩負義之輩,竟敢用人質威脅我等。”江哲冷冷望了那虎赍一眼,冰冷的目光讓他悻悻退下。

卻原來那少年正是凌端,他跟隨秋玉飛回到北漢之後就無意回到軍中,畢竟對他來說,他的將軍只有譚忌一人,何況秋玉飛有意引薦他投入魔宗,雖然秋玉飛沒有來得及回到晉陽就去了東海,但是仍然給了他一封書信讓他去見段凌霄,而段凌霄對凌端頗有好感,雖然還沒有正式將他收為弟子,但也是遲早之事。凌端跟在段凌霄身邊雖然不久,但是他的武功本是譚忌給他紮的根基,又得秋玉飛、段凌霄先後點撥,武功精進不少,雖然還不如這次段凌霄攜帶的幾個魔宗記名弟子,可是已經勉強進入二流,他又是多年從軍,對沁州、澤州地理十分熟稔,所以這次也跟隨段凌霄參與了戰後的搜殺行動。不過在跟蹤蘇青的時候,段凌霄是獨自進行的,而其他接應段凌霄的魔宗弟子則是跟著段凌霄留下的標記趕來的,只有凌端因為武功不高,在十里之外就被眾人留下看守馬匹,這才逃過了虎赍衛的捕殺。可是凌端卻不甘心留在後面等待,對他來說,江哲是他生命中最大的陰影,他最尊敬的將軍,他同患難的朋友都是間接死在這人手中,所以他違背命令偷偷潛入村中。不過他來得晚了,此時虎赍衛已經撤下埋伏,在湖邊困住了段凌霄,其余魔宗弟子紛紛授首,凌端來得遲了,卻是保住了性命。

凌端自知沒有本事救援段凌霄,心中只能企盼段凌霄能夠自己逃走,可惜的是,段凌霄突圍失敗,凌端心中明白此番必是全軍覆沒,而唯一的轉機就在于自己,因為似乎雍軍沒有發現自己的存在。雖然段凌霄尚未正式收凌端為徒,可是凌端心中已經將段凌霄當成了恩師,弟子為了救師尊性命,本就應該不吝犧牲,所以凌端作出了不顧生死的決定。

他潛入村中之時就發現了紀玄和趙梁兩人,這兩人被兩名虎赍衛保護著,或者說是軟禁著,不許他們離開住處,趙梁倒沒有什麼,趙玄卻是在那里不住口的抱怨江哲,聽得那兩個虎赍衛苦笑連連。跟隨了江哲一段時間的凌端知道江哲雖然性情隨和,可是禦下卻很森嚴,他可是親自領略過江哲手段的,而趙玄雖然怨言不斷,可是凌端憑著直覺卻能夠感覺到這個老人語氣中的親切,他談及江哲的語氣倒像是知交和長輩的口氣,而從那兩個虎赍衛的神情上來看,也並未因此惱怒,這說明江哲對這個老人不是很尊重就是很容忍,不論是那一種情況,都說明了這個老人的重要性。想到這里,凌端便決定挾持趙玄要挾江哲,當然可能江哲根本就不在乎這個老人的性命,可是凌端絕不能眼睜睜看著段凌霄死在這里,他很清楚段凌霄的高傲,若是落敗被俘,他是絕對不會苟活于世的。

可是不說那個忙著整理行裝的青年武功不弱,就是那兩個虎赍衛也不是自己可以輕易對付的,而且還不能驚動湖邊的雍軍,不過幸好凌端帶了一筒袖箭,這本是蕭桐給他的,這時北漢斥候使用的擒敵利器,箭頭上淬了強烈的麻藥,可以生擒敵人以便刑訊,憑著秋玉飛、段凌霄傳授給他的密技,他順利地將四人全部放倒。不過他並沒有取這幾人性命,這卻不是他心軟,他是擔心若是殺了這幾人激怒江哲,只怕會弄巧成拙。

我初時心中如同翻江倒海,怎麼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兩名虎赍衛和趙梁保護著紀玄,凌端武功雖然出色,畢竟年紀還輕,不會是虎赍衛的對手,就是偷襲暗算,也不該無聲無息地得手啊。蘇青在我身邊低聲道:“大人,那人想必用了淬藥的暗器,兩軍斥候都有這樣的暗器,那是為了生擒敵人用的。”我心中恍然,怪不得紀玄一臉有氣無力的模樣,這樣的手段我不是不知道,甚至秘營弟子手中的淬毒暗器都是我親自研制的,不過我一直當凌端是一個品性光明之人,一時想不到他會用這種手段罷了。如今想來不由暗笑,畢竟凌端乃是譚忌親衛,看來如今和魔宗關系也是非淺,這樣的出身,怎會計較什麼手段。

我看了一眼紀玄,見他神情委頓,心中不由微怒,道:“凌端,昔日之事江某也懶得提起,你視我待你恩義如同糞土,我也不怪你,今日你竟然想用人質威脅本侯,莫非你以為本侯乃是心慈手軟之人麼?”

凌端心中一寒,只見江哲神情冷淡,雖然是文弱書生,氣度儒雅,但是此刻負手而立,單薄的身軀彷佛如同雪里青竹一般傲然,眉宇間更是帶著淡淡殺氣,想起昔日之事,只覺得思緒如潮湧。他苦澀地道:“大人手段,凌端不敢或忘,昔日凌端本已是待死之囚,幸而得大人憐憫,逃出生天。雖然大人後來殺了李虎,凌端心中怨恨多時,可是如今想來,我們的性命本就是大人撿回來的,就是大人再收去我們也是無話可說,當時大人若為穩妥,本應將我一並滅口,可是大人還是放過了在下。當日雪地野店中,凌端為琴聲激起心魔,刺殺大人,又是大人開恩,饒了凌端性命。三番饒命之恩,凌端不敢忘記,可是凌端也不能忘記譚將軍、李虎之死,而且如今段大公子乃是凌端欲拜恩師,恩師性命危在旦夕,身為弟子焉能坐視。凌端猜測大人對這老先生十分關愛,所以斗膽要挾,只要大人肯放過大公子,凌端情願一死謝罪。”

我皺皺眉頭,雖然殺死段凌霄不是我的意思,可是我也看出來了,若是想要生擒恐怕是沒有可能的,這個段凌霄身份十分重要,見他性情才智,絕對不是肯忍辱負重的人物,可是這樣放過他我又不甘心。下意識的望著小順子,我用眼色詢問他的意見。

小順子眉頭一皺,在他看來,自然是殺了段凌霄最好,那個紀玄如何比得上段凌霄重要,更何況若是有這樣一個高手,終究是公子的威脅,可是他也知道自己不能擅自作主,畢竟公子眼光深遠,很多決定當時看來十分不智,日後卻是決定勝負的關鍵,所以他最後決定只將當前情形說明即可。思忖一下,小順子傳音道:“公子,段凌霄先後中了我兩指,如今已經受了嚴重的內傷,我的內力至陰至寒,桑先生又曾經傳我一種心法,可以克制魔宗心法,他的內傷如同附骨之蛆,若想恢複如初,就是有魔宗相助,沒有數月時間也是不可能的,現在他不過是強行支撐罷了。”

聽了小順子的話,我心中略寬,既是如此,一個不能動手的段凌霄換紀玄,我就不吃虧了,不過便宜需要多占,也不能讓凌端輕松得逞,否則以後有人效仿怎麼辦呢?故意將神情放得更冷,我森然道:“凌端,念在你也曾經在我身邊聽用,只要你放了紀老先生,我就饒你性命,否則我就先殺了段大公子,再和你周旋。”

凌端眼中閃過堅定的神色道:“大人,凌端既然敢要挾您,就沒有將生死放在心上,若是大人令人繼續向大公子出手,凌端只有先殺了這位老先生,然後陪著大公子死在此地,此人是生是死,大人一言可決。”

我心中一跳,想不到這個凌端如此堅決,不過他怎麼會知道我定會交換人質?這時候,紀玄或許是藥力漸退,勉力高聲道:“老夫不用你江隨云相救,要殺就殺,老夫豈是可辱之人。”我幾乎咬碎了牙齒,這個紀玄,真是給我找麻煩,不過凌端若是誤會我不想救他就麻煩了,連忙仔細查看凌端神色,見他神情越發自信,任憑紀玄高聲呼喝,只是將短刀抵住紀玄咽喉,既不輕也不重,免得傷害了他,也提防他掙脫。見我沉默不語,凌端高聲道:“大人,你若是再不決定,我就只好殺了他。”

我恨恨地看向段凌霄,道:“大公子怎樣看這件事情?”

段凌霄方才一直調理自己的傷勢,以便再出手時可以尋個陪葬,他並不能肯定江哲會為了一個老人放過自己,聽到江哲向自己詢問,淡然道:“端兒也是胡鬧,大人乃是千金貴胄,怎會輕易受威脅,段某自信身價不低,端兒還是速速離去吧,至少這人換你的性命應該是夠了。”

凌端眼睛一紅,幾乎要噴出火來,他自然也懷疑江哲是否會受自己威脅,雖然江哲似乎很重視自己手上的人質,可是段大公子乃是魔宗首徒,地位尊貴,就是換了自己,也絕不會輕易放過,可是只要有一線希望他也不願放棄。望向江哲,他咬牙切齒地道:“大人,請你決定,若是不肯交換,在下只有殺了此人,也算討回一些利息。”

我心中一凜,凌端生性孤傲乖戾,若是再逼迫下去,只怕他真的會殺了紀玄,那可就糟糕了,既然段凌霄已經受了重傷,就是放了也沒有什麼關系,反正只要他數月之內不能出手,我就放心了,等到他可以出手的時候,北漢已經大廈將傾,他武功再高也沒有什麼用處了。

我微微苦笑,心道,放過段凌霄也就罷了,可不能輕易放過你,眼珠一轉,我冷冷道:“紀老先生雖是我忘年之交,可是段大公子乃是北漢國師首徒,地位何等尊貴,今日一見,也覺大公子乃是一代豪傑,就是放他走也無妨。可是你挾持人質要挾本侯,本侯若是將大公子輕輕放過,豈不是令天下人覺得本侯是可以要挾的,這樣吧,若是你肯放了紀老先生,我允許你用自己性命交換段大公子的性命如何,一命抵一命,我已經吃虧了。”

凌端一愣,雖然他已經准備付出生命的代價,可是沒有想到會是用這種方式,但是仔細一想,凌端反覺欣然,心道,挾持人質本來就是無恥之事,自己不過是一個小人物,大公子卻是魔宗首徒,若是能夠以命抵命,果然是自己占了便宜,想到這里,他冷靜地道:“大人千金一諾,凌端從未見過公子有食言之事,以命抵命,凌端心甘情願,只是請大人恕罪,大公子離去之前,凌端不能放開人質。”

段凌霄微微搖頭,此刻他心知肚明,江哲或許並不想留下自己的性命,只憑方才江哲指使蘇青攔截自己的手段,就知道江哲乃是心思縝密之人,也是狠毒之人,絕不會給敵人留下一條生路。他自問若是自己面對這樣的局面,雖然有些危險,可是不是沒有成功救下人質的可能,凌端的武功並不高。他也不會認為江哲真是信守承諾之人,只要殺了所有知情的外人,還會有誰知道他曾經不守諾呢。所以或許凌端是促成自己生還的人,可是若非江哲早有這樣的想法,那麼自己是絕對不可能得到這一線生機的。而江哲要凌端以命抵命,或者是因為報複凌端損害他的威嚴吧。可是如今段凌霄已經沒有辦法阻止這一切的發生了,除非他真得想死在這里,可是就是他甘願一死,也是救不了凌端。他抬頭向江哲看去,恰好江哲也正向他往來,那雙清澈沉謐的眼睛仿佛帶著一絲嘲諷,四目相對,段凌霄清晰地看到江哲面上閃過一絲驚詫,似乎他已經發覺自己看穿了他的心思,他不由露出苦澀的笑容,無論如何,自己的性命是一個魔宗後進弟子換回來的,這樣的屈辱想必會跟著自己一輩子吧。

輕輕歎了口氣,他淡然道:“端兒,放開紀老先生吧,江侯爺是什麼人,豈是你可以威脅的,如今他既然答應了,就不會無故反悔,你也不要固執了。”

凌端心中茫然,他對段凌霄已是敬重非常,猶豫了一下,終于放開了紀玄,他自信大公子不會自尋死路,果然他放開紀玄之後,除了兩個虎赍衛迅速扶走紀玄之外,江哲並沒有下令攻擊,甚至也無人來將自己制服。

我看了一眼神色茫然中帶著死寂的凌端,知道這個少年是真的放棄了一切生存的欲望,不由心中憐惜,這時,一個虎赍衛匆匆趕來稟報道:“啟稟大人,趙公子等三人都沒有生命危險,只是昏迷過去了。”

我心中一寬,看看凌端,冷冷道:“凌端,你可知我為何一向對你優容。”

凌端抬起頭,蒼白的面上沒有一絲血色,他咬緊牙關一言不發。

我冷冷道:“你不過是個普通士卒,我何需利用討好你,若非你是譚將軍親衛鬼騎,你的生死我何需留意,當日本侯將你留在身邊為侍從,可沒有屈辱你,而你卻忘恩負義,私自逃走,這也就罷了,念在譚將軍面上,你忠心北漢也是無可厚非,本侯雖然令人緝拿,卻沒有真得對你如何,你僥幸偷生,就應該好生保住性命,可是你今日至此,恐怕也是為了刺殺本侯來的,見事機不遂,又脅迫人質威脅本侯,是可忍孰不可忍,來人,將他拖下去重責五十皮鞭。”

自有虎赍領命將他押了下去,凌端已是全無反抗之心,默默垂手走了出去,不多時,遠處響起皮鞭著肉的聲音。

處置了凌端,我看向段凌霄,微笑道:“大公子對我如此處置可有異議?”

段凌霄眼中閃過一絲慶幸,道:“侯爺慈悲,肯饒了凌端性命,段某感同身受,就是侯爺如今違背承諾,取了段某性命,段某也是死而無撼。”

我微微一笑,段凌霄果然目光如炬,只憑我責罰凌端,就知道我無心殺他,一來我曾經利用凌端,未免對他有些歉疚,二來,凌端的性情我很喜歡,既然他沒有殺死被暗算的虎赍和趙梁,我也就網開一面了,當然最重要的原因是經過今日之事,凌端必然已經在段凌霄心中有了不一般的地位,將來必然成為魔宗的重要人物,有一個對我戒懼而又感激的人存在于魔宗之中,對我絕對是一件好事情,畢竟北漢魔宗是不可能覆滅的,不說魔宗傳承自有獨到之處,只憑著我的本心,就不會想要滅掉魔宗,畢竟皇上和我都不想看到少林寺這些名門宗派獨大,江湖和朝廷一樣,權力都需要制衡。

既然對段凌霄已經沒有了殺意,我揮手令眾人退去,只留下小順子、呼延壽和蘇青在身邊保護,就連四大高手也讓他們退到遠處,段凌霄卻沒有趁機發難,他內傷非輕,小順子卻是全無損傷,再有蘇青、呼延壽這樣的高手在旁,段凌霄就是再自負也不會相信自己可以刺殺我,這樣聰明果決的人豈會作出無益之事,所以我也擺出這種友善的格局,不過小順子是不會讓他離開了,千金之子,坐不垂堂,我可是很小心的,誰知道段凌霄會不會發瘋呢?

我溫和地道:“段大公子,凌端不適合再留在沁州,我會將他送到東海和玉飛一起,不知道大公子意下如何?”

段凌霄目光一閃,道:“多謝侯爺體恤,這孩子武功雖然不高,但是人品資質都是一流,我也不忍心他在戰場上有什麼損傷,玉飛對這孩子另眼看待,送去東海也是好的,侯爺對凌端果然是十分愛重。”

我輕輕一歎道:“哲平生遺憾,就是沒有親見譚將軍一面,譚將軍只有這麼一個親近侍衛留下,本侯怎忍心取他性命。”

段凌霄心中一動,見江哲語氣誠摯,也不由歎息道:“譚忌孤傲絕世,心中滿是仇恨悲苦,當日師尊曾有意收他為門下,可惜因為他心魔太重,所以只命在下代傳武藝,譚將軍身死,我亦痛心不已。”

我朗聲吟道:“天不仁兮生離亂,地不仁兮起狼煙;親族父母兮化塵土,志摧心折兮可奈何;怨雖報兮恨不息,君恩重兮死亦難;殺人盈野兮吾且不悔,流血飄櫓兮生靈塗炭;君執弩兮吾持戈,吾驅騎兮君相從;沁水寒兮葬吾軀,赴黃泉兮心意平;生死無懼兮慨而慷,逢彼舊人兮吾心傷!”

段凌霄默默聽著,神情間也現出愴然之色,默默回憶著譚忌的音容笑貌,心中悲意叢生,卻又突然驚覺,他修煉玄功多年,本已很難情緒波動,想不到如今卻是情不自禁,看來內傷之重尤在估計之上,他面色不露出絲毫異態,淡然道:“侯爺真是矛盾,譚忌雖然是死在齊王手中,計策恐怕卻是侯爺定的,如今又何必為之感傷呢?”

我傲然一笑,道:“我雖然一介書生,卻有些傲氣,這世間之人雖眾,卻多是碌碌無為之人,而其中佼佼不群者卻是鳳毛麟角,我生平最愛豪傑,不論是敵是友,都不會怠慢,只是可惜我終究是世俗之人,礙于身份所限,縱然是心中愛重,也要除之而後快,譚將軍、段大公子都是世間豪傑,所以譚將軍必須得死,而大公子你雖然今日可以不死,但是焉知我不是為了今後的布局,只是到時大公子不要怪我才好。”

段凌霄朗聲笑道:“江隨云果然豪爽,你雖然是文士,卻豪情不減當世英雄,雍帝有你輔佐,難怪這般得意,凌端不過是個後生晚輩,你不殺他也就罷了,不過玉飛曾經刺殺于你,你為何不殺他,反而不惜代價留他在東海呢,這卻不是婦人之仁麼?”

我微笑不語,秋玉飛雖然武功精進,但是他生性愛好音律,厭倦世俗,這樣的人怎會對我造成威脅,留他下來,一來是我欣賞他,二來也是因為將來有用他之處,殺一個人不代表厭憎他,手下容情不代表慈悲,這些事情豈是可以對人解釋清楚的,何況我也無心辨白,就讓別人認為我有婦人之仁不好麼?

見江哲不語,段凌霄也是默然不語,他自然知道兩人終是敵對,不能交心,可是這些許時候相處,段凌霄卻覺得江哲此人雖然是文弱書生,卻有林下之風,相處之際時而覺得如沐春風,時而覺得如履寒冰,令人生出不忍遠離也不敢親近的矛盾感覺,只可惜此人卻是大雍重臣。

沉默片刻,我也從自己的思緒中清醒過來,吩咐道:“呼延,去取酒來,我要為大公子送行。”

呼延壽警惕的看了段凌霄一眼,下去召喚一聲,不多時親自捧了一個木托盤過來,上面放著一個酒壺,兩個酒盞,我親手提起酒壺,將兩杯酒倒滿,自己端起一杯,呼延壽端著托盤走到段凌霄身邊,段凌霄坦然一笑,也是端起一杯。

我舉著酒杯道:“大公子,你殺我侍衛,我斬你同門,兩國交兵,你我乃是仇敵,此地只有鄉野村釀,不過今日相逢也是有緣,若是無酒難以盡興,不知道大公子肯否賞光。”

段凌霄一飲而盡,道:“今日交手,我敗你勝,可是貴軍雖然強大,卻未必可以取勝,希望閣下珍重。”

我不與置評,只是緩緩喝下杯中酒,道:“大公子可惜沒有領軍作戰,以你的機智果決,用兵應該不在我國陛下之下。”

段凌霄先是一愣,又露出淡淡苦笑,自己身為魔宗首徒,需得維持超然姿態,怎能領軍作戰,再說一旦陷身軍旅,武功就難精進,自己乃是師尊嫡傳,為了維系師門聲譽,更是不能分心世俗之事,只是這種緣故如何能夠對人說起。

送走了飄然遠去的段凌霄,我心中也是慶幸,幸好這個人不是我的對手,令人帶過受刑之後的凌端,我也沒有多說什麼,只問他願不願意去東海見秋玉飛,若是願意就自己上路,凌端目瞪口呆之余,點頭應允,向來他也沒有面子再和我作對了。不過他離去之後,我委婉地請張錦雄暗中跟蹤他去東海,若是凌端果然守諾也就罷了,若是他途中逃走,那麼就將他殺了,想來譚忌將軍也不會介意我殺了這樣一個無信無義之人吧。

上篇:第十七章 一線生機     下篇:第十九章 將計就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