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第十九章 將計就計  
   
第十九章 將計就計

戊寅,北漢龍庭飛決沁水淹安澤,大雍齊王兵敗,楚鄉侯江哲敗走鄉里,遇玄于野,時玄沉疴在身,哲乃強邀入雍軍大營,施聖手起沉疴。

北漢亡後,玄奉詔覲見雍帝,帝許以厚祿高位,玄辭以忠臣不事二主,雍帝歎息良久,饋金帛田地以綰之。玄受金銀而退,遂于灞上設帳授學。玄經學名家,求學者眾,且不論門第,教無遺類,門人弟子遍及朝野。

時楚鄉侯江哲性憊頑,每托病不入朝,且多謀善斷,朝野皆畏之,然哲深畏玄。玄每登門,必嚴辭呵責,哲俯首無辯,時人甚異之。或謂邪不勝正之故也。

玄初為晉臣,奉帝命為太原令長史,劉勝甚重之,貞淵十四年,雍受晉禪,劉勝亦自立國主,玄歎之曰:“社稷崩壞,世無忠臣,吾不能改節而事諸侯。”悄然歸鄉里。後大雍得天下,以富貴招之,玄終不受,雖金銀饋贈不絕于道,玄皆以助寒士讀書,身故僅余賜第三進,藏書萬卷,家無余財,殯葬無錢,人皆歎之。

玄以經學大家名動天下,然事東晉如一,至死不事二君,故立傳于此書也。

——《東晉書·紀玄傳》

送走了段凌霄和凌端,我立刻整齊人馬上路了,險地不可久留,誰知道段凌霄會不會派出別的高手來截殺,再說我已經是滿載而歸,帶回了紀玄和趙梁,讓段凌霄鎩羽而歸,又沒有留下不可冰釋的深仇,此時不走,更待何時。紀玄受了驚嚇,又在病中,不能乘馬,我用了特制的藥物讓他昏睡過去,然後用村中唯一剩下的一輛破舊馬車載了紀玄,趙梁則是隨車侍奉,就這樣趕奔齊王大營。

遠遠的看見中軍大營旌旗密布,我心中就是一陣輕松,還沒有走到營門,只見營門大開,兵馬如潮水一般湧出,然後就看見齊王身著火色戰袍,縱馬而出,我心中一暖,不論齊王性情是如何高傲驕縱,但是待我卻是始終不錯,就是如今想起當初在南楚的時候,他總是有意無意戲弄于我的情景,也是覺得有趣勝過氣惱,這樣一個鐵骨錚錚的男兒,我斷然不容別人冤屈陷害了他。

齊王縱馬過來,我則是緩緩騎馬上前,小順子早已下馬避開,反正只要不縱馬飛馳,我也不會掉下去的。兩騎相近不到數丈,齊王策馬停住,凝神看了我半天,才大笑道:“好,好,看來你跑得是很快,沒有受傷,也沒有吃什麼苦頭。”

我幾乎是翻了一個白眼,說我跑得快是誇獎還是諷刺啊,沒好氣地道:“那是托了王爺的福,再跟王爺打上幾年仗,只怕我就成了最擅逃跑的監軍了。”

跟上來的眾將相顧愕然,平日雖然齊王和楚鄉侯總是喜歡開開玩笑,不過在大場面上還是客客氣氣的,想不到竟會在營門外笑謔了起來,幸而新敗之後,本來就有些憂慮的將士不免擔心朝廷是否會有處分,見這兩人如此玩笑,倒是心放寬了些。

李顯余光瞥見眾將都是神情一松,心中一喜,他這些日子一來煩惱戰敗,二來擔憂江哲安危,不免心情悒郁,結果令得軍中也是氣氛緊張,他今日借著迎接江哲的機會故意說上幾句玩笑話,果然起了作用,軍中氣氛大變。他見目的達到,也不多耽擱,在馬車扯著江哲披風道:“好了,我們進大帳議事吧,怎麼樣,路上可平安麼,可有什麼斬獲?”

江哲讓他派蘇青一人回去,李顯也知道江哲定是想吸引有心行刺的刺客,如今江哲平安回來,他自然想問問捕獲了幾個刺客,若是收獲不小,江哲在大庭廣眾宣揚出來,也算是鼓舞士氣。

我雖然明白他的心意,不過總不能說我放了段凌霄和凌端吧,于是只輕描淡寫地道:“雖有幾個刺客,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人物,難不成我還帶了人頭回來麼?”

說話間,我們兩人已經策馬走入營門,下馬直入大帳,小順子帶了眾侍衛去安排住處,安置紀玄和趙梁不提,呼延壽和蘇青都有將職,跟著眾將之後進了大帳,安澤戰敗之後第一次真正的軍議開始了。

雖然剛剛經曆了一場大敗,眾將不免有些頹然,但是畢竟北疆多年纏戰,勝敗乃是兵家常事,這次又沒有傷及主力,所以眾將倒也心平氣和。我雖然不是軍旅中人,可是對眾將的心態倒也明白,雖然也為眾將勝不驕、敗不餒的氣度心折,可是想到這是龍庭飛幾年來的持續打擊形成的結果,也不由心中苦笑。

李顯笑道:“我軍雖然在安澤大敗,可是北漢軍也不是沒有損失,至少安澤城已經毀掉,而且段無敵所部也受了不少損傷,無家可歸的流民更是十數萬眾,雖然北漢軍將流民盡皆撤到沁源,堅壁清野,可是這麼多流民,只怕北漢的糧草會消耗的極快,也不見得對他們十分有利。我軍雖然落敗,可是主力仍在,本王已經發書求援,只需一個月時間,水軍援軍就會到達,到時候我們糧道就會穩固,可以和敵軍大戰一場。如今敵軍已經撤到沁源,那里是北漢主力所在,本王決定在沁源和龍庭飛決戰,不知道眾將以為如何?”

眾將也都知道北漢軍已經撤到沁源,若是不進攻難不成還守在這里麼,自然也無異議,不過宣松心中卻有憂慮,起身道:“元帥,所謂三軍未動,糧草先行,雖然有水軍援軍,可是遠水不解近渴,安澤和沁源雖然不到百里之遙,卻是關山險阻,沿途山路崎嶇,從陸路運輸糧草消耗極大,如今軍中糧草雖多可以用上半個月,後續的糧草只怕不能及時補給,不若主力暫時駐紮在安澤,派一二將領整修道路,阻截北漢軍南下道路,等到援軍到後再大舉進攻,不知元帥以為如何?”

李顯聽了也知道宣松所說才是行軍的正理,可是如今偏偏不能這麼做,正盤算著如何措辭,我已經悠然道:“宣將軍所說不錯,只是我軍和荊將軍約定會師沁源,如今雖然不知戰況如何,可是以荊將軍用兵之快,只怕旬日之間就會兵抵沁源,到時候若是我大軍不到,則不能成前後夾攻之勢,若是被龍庭飛避重就輕先擊敗荊將軍,那麼這一戰才是真得曠日持久,雖然如今糧草雖然有些困難,可是還是勉強可以支撐二十天的,至于糧道之事哲願親自負責,必不致令大軍腹中無糧。”

宣松聽了也覺有理,雖然仍然有些不安,倒是主帥和監軍異口同聲,他又是江哲提拔重用的將領,沒有明確的理由,自然也不好反對,就這樣決定了大軍即日北上的戰略。不知怎麼,宣松偷眼看著江哲若有若無的慵懶笑容,心中泛起一種明悟,似乎有什麼陰謀在展開吧,只不過自己還不夠資格知道罷了。

遣走眾將,李顯皺眉道:“隨云,我已經按照你的意思送上了求援的文書,這兩日應該可以到皇上禦前,可是我軍不過小小挫敗,為何你要我在奏折里面聲稱大敗,並且大肆索要糧餉援軍呢?”

我微微一笑,這個原因暫時還是不要告訴李顯的好,散布假消息自然是引蛇出洞,不過李顯還是不必知道了,這也是皇上的意思,我們都不希望李顯分心旁顧,再說這種兄弟閲牆的事情參與一次已經夠了,我想齊王也不想參與第二次吧。所以只是淡淡道:“這是皇上的意思,現在朝中有些人不穩,若是軍情有變,這些人必定興風作浪,與其讓他們在緊要時候破壞我們的大事,不如讓他們早些露出形跡,所以這次既然我們注定要敗上幾陣,就趁機遞上報急的折子,豈不是正好,就是他們耳眼通天,也會上當受騙。”

李顯心中一顫,朝中不穩,怎會如此,難道憑著二皇兄的手段還能坐不穩江山,朝中還有何人敢起波浪,秦程兩家忠心耿耿,想來想去除非是自己起了反意。他心中渾沒有將李康當回事,憑著東川那點人馬,而且李康在軍中威勢遠遠不及李贄和自己,就是兩人手下的許多大將也比李康出眾。想來想去,李顯還是想不出個所以然,雖然他知道皇上和江哲有過幾次秘密的通信,可是他只當是皇兄不放心自己,所以江哲暗中報告軍中事機罷了,既然相信江哲不會隨便加害自己,所以李顯只當不知,對于朝中事情他又是懶得理會,東川不穩之事又只有少數重臣知道,所以李顯怎也想不出朝中有何變故。

我看出他心中疑慮,笑道:“也不是什麼大風大浪,只是戾王、鳳儀余孽罷了,還有人趁機攻擊殿下,所以皇上不想殿下知道,免得殿下心中疑忌。”

李顯聽了此言倒是心中一寬,反正這些風言風語從他到澤州統軍就沒有斷過,江哲既然這樣說他也就放心了,只是悻悻道:“皇上信不信也無關緊要,只要不妨礙我攻打北漢也就罷了,等到攻下晉陽,隨便皇兄將我撤職還是降罪就是。”

我暗暗苦笑,李顯和皇上還是芥蒂難消,不過這個我可幫不上忙,如今能夠讓李顯恢複昔日生氣,已經是很不容易了,但是也不能不答話,心中存了些埋怨,我故意諷刺道:“哲還以為只有我一人不能看到征服南楚的壯舉,想不到殿下也不想揮軍南征呢?”

李顯一愣,急急道:“什麼,你說南征,莫非皇上已經有了這個意思?”

我奇怪地道:“這有什麼,等到北漢平後,難道不用南征麼,皇上的志向乃是一統天下,豈能讓江南在臥榻之側酣睡。”

李顯恍然大悟,泄氣地道:“原來如此,征南不知道皇兄會不會派我去,不過到時候也未必沒有希望,至少可以讓我帶一支騎兵去攻打襄陽吧,畢竟那里我已經攻打兩次了,至于南征主力,裴云希望大些,畢竟這幾年他都在長江防守,還有,若是東海歸降,海濤也有希望,不過隨云你怎麼不去呢?到時候恐怕皇上不會舍棄你這個大才不用的。”

我眼中閃過一絲無奈,道:“北疆若平,大雍基業已經鞏固,滅楚不過是時間的問題,哲久已無心世事,若是皇上開恩,放我還山,我就回東海,若是皇上不願意放我,長安也是不錯的居處。哲背楚投雍,已經是有負故人,如果再率軍攻楚,只怕將來無顏還鄉了。”

李顯不由暗罵自己糊塗,這種事情都想不明白,連忙道:“不去就不去,南楚暗弱,那里還用你出手。”

南楚暗弱,我微微冷笑,前些日子傳來議和的結果,大雍已經同意南楚不再賠款,以江南的富裕,只要數年就可以恢複元氣,若非南楚君昏臣暗,大雍也未必就可以輕而易舉平了南楚,何況還有陸燦在,連我都在他身上吃了苦頭,這個孩子可是不好對付呢。

李顯覺出帳中氣氛沉悶,轉換話題道:“隨云你這次自請督運糧草,可要小心謹慎,若是糧草跟不上,只怕你雖然是監軍,也是死罪可免,活罪難逃。”

我心道,糧草不濟,不過是活罪難逃,我若是也到了沁源,只怕敗戰之際,我就是想跑都跑不掉,還是躲在後面好些,不過這話我可不敢說,雖然齊王也認為我軍還需要一敗,可是在他本心,還是希望能夠堂堂正正勝了北漢軍的,我若是這樣說了只怕他會氣惱,其實我也很好奇,龍庭飛是否會按照我想的那樣行事,我軍勝負也在五五之間,不過最好還是落敗的好,不然敵軍緩緩後退,一城一城的和我們血戰,只怕我軍還沒有攻到晉陽,李康就已經兵壓長安,搞不好南楚也會趁機北上,所以若是龍庭飛真得從沁源敗退,我就得重新策劃戰略了。

在帳內待得久了,覺得有些氣悶,想著我的軍帳應該已經安置好了,就和齊王告辭,走出大帳,看著昏昏暗暗的蒼穹,我心中猜測著,那封告急的軍情奏折是否已經到了長安,可是已經掀起了漫天的風浪。

“枕上獨眠愁何狀,隔窗孤月明。夜深云黯心意沉,寂寞披衣起坐數寒星。

曉來百念都成灰,剩有寂寥影。清淚滴盡梧桐雨,又聞聲聲更鼓摧人腸。”

長安深宮昭台閣內,一個容光絕麗的宮裝女子輕撫銀箏,低聲吟唱這一曲幽怨悱惻的虞美人,雖然是錦衣玉食,珠圍玉繞,卻是孤寂無依,冷落深宮,那女子彈唱不多時,便已經是淚流滿面。站在香爐旁邊的秀麗侍女連忙遞上絲巾,那女子用絲巾拭去眼淚,道:“嬋兒,若是本宮沒有遠離故土,來到這不見天日的所在該有多好?”

那宮女聽見主子抱怨,連忙轉身走到門外,見其他的宮女都離得甚遠,才回來低聲道:“娘娘,不可多言,若是給人聽到傳了出去,對景發作起來,娘娘只怕吃罪不起,只要捱過幾個月,等到皇上淡忘了那件事情,憑著娘娘的品貌才情,定可以東山再起。”

那女子聞言又是珠淚低垂,道:“想本宮也是世家之女,若是蜀國未亡,就是進了王宮也不會如此輕賤,如今被父親送入大雍內宮,卻是受此屈辱。皇上初時待我還好,一入宮就封了充儀,雖然是看在父親的份上,可也是頗為恩寵。可是自從司馬修嬡被杖殺之後,皇上遷怒我們這些東川世家送進來的宮妃,對本宮日漸疏遠,前幾日本宮臥病未能去向皇後請安,不知何人挑唆,皇上下詔責備本宮疏于禮儀,將本宮黜為充嬡,這本是無端的罪名,本宮想著若能消了皇上的怒氣,也是值得的,可是自此之後數月都見不到皇上龍顏,就是宮中召宴,也有旨意不讓本宮前去。如今這昭台閣冷落淒涼,比冷宮也不差什麼,這種淒涼日子,讓本宮如何煎熬,本宮倒是甯願真得進冷宮去,等到大赦之日就可以回鄉見見爹娘。”

那宮女嬋兒眼中閃過一絲幽冷的光芒,口中卻是勸解道:“娘娘不用煩惱,前日娘娘去給皇後請安,皇後不是暗示娘娘說,已經跟皇上進諫過了,說是皇上為了司馬氏一事遷怒娘娘有失公正,或許這幾日皇上就會回心轉意了呢?”

那秀麗女子只是低聲長歎,她出身世家,見慣種種爭寵之事,怎相信皇後會替自己出面。主仆二人說一陣,哭一陣,正在肝腸寸斷的時節,伺候昭台閣的內侍興沖沖地奔了進來,在門外跪倒稟道:“娘娘大喜,皇上有旨,今夜留宿昭台閣,宋公公前來傳旨,請娘娘准備接駕。”

那女子大喜,站起身來嬌軀搖搖欲墜,低聲問道:“嬋兒,本宮沒有聽錯吧?”

那宮女面上露出喜悅的神色,下拜道:“恭喜娘娘,奴婢早說皇上乃是英明聖主,必不會遷怒娘娘的。”

那女子連忙道:“嬋兒,快陪本宮去接旨。” 說著接過那宮女剛剛用清水洗過的絲帕,胡亂拭去臉上的淚痕,匆匆走出去接旨。在昭台閣正殿之內,一個十七八歲的青衣太監正肅然而立,他就是皇上身邊的親侍宋晚。這個宋晚其實年紀不大,只有十七八歲的模樣,相貌端正樸實,一副老實巴交的模樣,但是只要想到他能夠李贄登基之後不到兩年之內,從一個原本根本見不到龍顏的灑掃太監成了皇上身邊的紅人,就知道此人絕不簡單,更難得的是,這個宋晚性子沉穩端重,雖然受皇上寵愛已不在總管太監常恩之下,卻是謹慎小心,絕不輕易得罪人,所以在宮中人緣極好。

宋晚見到黃充嬡走了出來,他恭恭敬敬地傳了旨意,就要告退,對黃充嬡仍然有些雜亂的妝扮更是視而不見。黃充嬡雖然十分欣喜,卻不敢失了禮數,接旨之後親自送他出去,一邊送著一邊從腰間取下一塊無暇美玉塞了過去,口中道:“公公乃是皇上近侍,勞煩公公親來傳旨,本宮心中感激,沒有什麼好東西,這塊玉佩送給公公閑暇的時候賞玩。”宋晚接過玉佩,面上滿是敦厚的笑容,黃充嬡這才心滿意足的停住了腳步。那宮女嬋兒卻在旁邊看得清楚,那宋晚眼神清澈,全然沒有貪婪神色,心知,這宋晚眼光高得很,娘娘的玉佩也沒有被他過分看重,不過她心中有數,宋晚近在帝側,平日想要討好他的人數不勝數,娘娘本心也不指望能夠收買此人,只要他不作梗就已心滿意足了。

當夜,李贄果然駕幸昭台閣,這位充嬡娘娘名喚黃璃,乃是東川黃氏的貴女,東川第一望族司馬氏,排名僅在司馬氏之下的就是黃氏,所以黃璃入宮之後就封了充儀,她相貌不如司馬修嬡,但是擅于彈箏,通詩文,性情柔順,所以寵幸不在司馬修嬡之下,怎料一場大變,司馬修嬡先被禁冷宮,後被甯國長樂長公主杖殺,黃璃也遭到皇上遷怒,降了品秩不說,還數月未蒙召見。她雖然性情柔順,但是貴族女子的脾氣還是有的,不免心中生怨。想不到皇後果然進了諫言,不過兩日就蒙皇上召見,黃璃不由喜上眉梢,這一夜小心翼翼,唯恐服侍的不周到討好,李贄似乎也心有歉疚,也是倍加溫存,云雨過後,黃璃伺候著李贄用了湯浴,兩人才相擁而眠。

四更天時,在外面值夜的宋晚突然匆匆走進寢宮,走到床前低聲喚道:“皇上,皇上。”

李贄從夢中驚醒,坐起身道:“發生了什麼事?讓你這時候喚醒朕。”

宋晚低聲道:“皇上吩咐過,若是有北疆緊急軍報,不論何時都要立刻報知,方才是六王爺的八百里急報,我軍在安澤大敗。”

李贄聽到此處已經是出了一身冷汗,連忙起身下床,披上長袍,接過宋晚遞過來的軍報走到銀燈前仔細地看了起來,越看神色越是沉重,良久才道:“敗已敗了,如今也只能亡羊補牢,立刻召秦彝、鄭瑕、石彧到文華殿議事。”說罷在宋晚服侍下匆匆穿上龍袍,正要踏出房門,李贄突然想起了什麼,回身看向低垂的錦帳。他的神色有些不安,後悔地說道道:“哎呀,朕一時慌亂,竟忘了這不是乾清宮了。”說罷轉身回到榻前,低聲喚道:“愛妃,愛妃。”叫了幾聲,見黃璃仍然沉睡未醒,這才松了口氣,道:“下次有事情的時候,若是有宮妃侍寢,記得提醒朕一聲,尤其黃充嬡是蜀人。”說到這里,聲音有些冰冷,宋晚連忙惶恐的謝罪,兩人輕手輕腳地走了出去。

當李贄的身影消失在門外,黃璃睜開了眼睛,此刻她額頭上滿是冷汗,方才宋晚進來的時候她已經醒了,可是聽到軍機大事,聰穎的她連忙裝作熟睡,幸而如此,否則只怕李贄會立刻將她軟禁起來了,說不定打入冷宮都有可能,想到君恩薄如紙,黃璃不由暗暗飲泣。這時,宮女蟬兒走了進來,嬋兒是她入宮時帶來的侍女,一向忠心不二,所以黃充嬡也不瞞她,喚她過來將事情說了一遍,流淚道:“嬋兒,皇上如此猜忌,本宮該如何是好?”那宮女婉言勸解道:“娘娘,天長日久,只要皇上知道娘娘的心意,就不會猜忌娘娘了。”黃璃仍是流淚不止,直到天色將明才昏昏睡去。她一睡去,那蟬兒眼中顯出冰寒冷厲之色,趁著宮中宮女內侍忙忙碌碌的混亂,她徑自走向禦膳房,假意說黃充嬡想吃幾道家鄉的菜肴,和膳房交待之後,便回昭台閣去了,誰也沒有留意,她塞給膳房一個老太監一個紙卷。

接下來幾日,前方兵敗之事被李贄君臣掩蓋的嚴嚴實實,幾乎是滴水不漏,長安城中都沒有一絲風聲,只是李贄秘密地調兵遣將,讓一些有心人看在了眼里。而與此同時,透過不為人知的秘密渠道,安澤敗戰的消息已經傳到了東川慶王耳里。李康正在焦急地等待時機,見到北疆兵敗的情報心中不由大喜,可是小心謹慎的他沒有立刻出兵,畢竟根據他多方收集到的情報,這次兵敗並沒有傷筋動骨。不過他趁機考驗了一把錦繡盟的忠心和能力,就是要求錦繡盟調查這次兵敗的詳情。數日之後,錦繡盟呈上的情報讓慶王十分滿意,不僅將這次兵敗的前後經過說得清清楚楚,而且還有一些就連李康也未得知的細節都查了出來。霍義稟明那些情報是錦繡盟透過在長安的暗探偵側到的蛛絲馬跡歸納出來的,畢竟齊王的大軍將北疆隔絕得十分嚴密,根本無法潛進去探察軍情。而李康另外從北漢魔宗得來了一份詳細情報,兩相對照,只怕世間沒有人比他更了結安澤敗戰的詳情了。李康更是證實了錦繡盟的能力和忠誠,也漸漸將重要的權力交給錦繡盟,畢竟在探查情報上面,錦繡盟有著絕對的優勢和能力。

上篇:第十八章 以命抵命     下篇:第二十章 驚聞密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