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第二十二章 烈火焚城  
   
第二十二章 烈火焚城

燕國公荊遲,出身寒微,太宗拔于行伍,驍勇悍猛,赤膽忠心,太宗每率軍入陣,遲皆死命護之,太宗素重之。

荊某本庶人,少無學,不通文墨,太宗誡之曰:“不讀書不能為將。”國公聞之諾諾,乃延師讀,未兩載,已粗通文字,然不通戰策,唯行軍作戰暗合兵法,太宗亦無奈。

武威二十四年,太宗與戾王奪嫡之事急,遲奉命入京,為雍王司馬江哲錄為弟子,親授經史兵法,遲性粗疏,得之少,然哲暗語太宗曰:“荊將軍乃福將也,略通戰策可也。”

隆盛元年三月,遲受命攻壺關,多日不下,遂詐傷誘敵軍襲營,大破之,二十四日,破壺關,遲令盡屠城中士民,凶名大盛。而後,遲千里奔襲沁源,沿途若有阻礙,盡屠之,號曰,順我者昌,逆我者亡。所過之處,血流千里,殺人盈野。北漢民風悍勇,亦懾于遲凶戾,不敢相阻。

——《雍史·燕國公傳》

就在北漢軍死士沖到雍軍大帳之前的時候,副將心中突然一凜,在一片混亂中,雍軍大營到處都是火光和往來奔逃的人影,可是眼前的中軍大帳卻是一片寂靜,副將突然大聲道:“後退,後退,有埋伏。”他麾下的將士都是神色茫然,目光都集中到他身上,副將一帶馬就要退走,可是仿佛呼應他的叫聲一般,四周突然想起了連綿不絕的號角聲和戰鼓聲,然後頃刻間大放光明,無數手執火把的雍軍騎兵繞著大營高聲呼喝,火光將雍軍大營照得如同白晝一般,而原本大雍軍營之內的火勢卻是漸漸減弱,而絡繹不絕的雍軍將士仿佛從暗夜中突然出現一般,將自己等人團團包圍。副將心中慘然,目光在雍軍中搜尋,希望看到設下這個埋伏的主事人。

這時,雍軍大陣中分開來,一隊身穿青黑色戰袍的騎士奔到前面,為首的那人豹頭環眼,虯髯如同鋼鐵,相貌粗豪,正是荊遲,而在他身邊則是鎮州軍主將林崖。荊遲朗聲大笑道:“哈哈,你這小子中了本將軍的計了,還不快快投降,本將軍念在你也有些本事,還可以饒你一死。”

那副將心中湧出絕望的浪潮,原本他以為可能是林崖看破北漢軍可能襲營,所以設下埋伏,沒有想到卻是荊遲詐傷誘敵,可是這個荊遲雖然素有勇名,卻沒有聽說他有這樣的本事啊,他忿忿不平地道:“荊遲,你竟然沒有受傷,莫非你早就有心誘我等襲營麼?”

荊遲策馬上前,冷笑道:“老子沒有那麼多心眼,說句老實話,你們那一箭可是夠狠,老子也沒有防備,幸好老子武藝不錯,那一箭又是沒有什麼後勁,所以老子閃避的及時,只不過是一點輕傷罷了,老子根本不放在心上,也是你們運道不好,老子一中箭立刻就想到了可以引誘你們出城,省得你們學烏龜王八,打死不肯出殼。”

副將氣得火冒三丈,高聲道:“我等北漢男兒,頂天立地,怎可屈膝向人,我等今次襲營,已經是抱了必死之心,兄弟們,殺!”說罷帶頭沖向大雍陣營。這種小小場面,自然不需荊遲動手,雍軍中號角迭起,北漢軍如同水滴彙入大海,沒有能夠翻出更大的浪花。

火光照耀下,荊遲的面容帶著無盡的殺氣和猙獰,他高呼道:“這些北漢人,當真是死也不降,罷了,老子也不是吃素的,我倒要看看是你們的骨頭硬,還是我的刀硬。給我將他們全部斬殺,所有的人頭收集起來,擺在壺關之前,我要看看壺關還能守到什麼時候?”林崖在一邊聽見,猶豫地道:“荊將軍,這不大好吧,戰場上厮殺也就罷了,將軍這樣做只怕會激起北漢人的抵抗之心。”

荊遲怒道:“難道老子手段慈悲,他們就不抵抗了麼,一個壺關,就攻了這些時候,老子可是要和齊王殿下會師的,若是一路上北漢軍都這樣和老子糾纏,老子若是誤了軍機,要跟誰去說理。若是打上幾十軍棍也就罷了,如果再被先生罰去抄書,老子可就慘了,再說,若是真得誤了大事,只怕老子就是想抄書也沒有機會了,等到老子的腦袋被砍下來,難道這些北漢雜種會替老子掉淚麼?聽老子的,一會兒連夜攻城,若是明日壺關再攻不下,老子豁出去了,等到攻破壺關之後,給老子屠城,將來皇上怪罪下來,老子一人擔著。”

見他這般凶神惡煞,林崖也只得唯唯稱是,這會兒,潛入雍軍大營的北漢軍死士都已剿滅,荊遲手下的將士都是跟著他從刀山血海中殺出來的,一個個心如鐵石,按照荊遲的命令絲毫不打折扣的將所有北漢軍的人頭都砍了下來系在馬上。荊遲催促林崖下令攻關,林崖也知現在最是壺關虛弱的時候,也就從命,數萬雍軍逼到壺關之前,豎起火把,將壺關之下照得通亮,荊遲麾下將士將北漢軍的首級丟在關下,堆成一個小山,荊遲策馬在關下高聲叱罵,雍軍開始大舉攻城。

三月二十三日清晨,劉萬利站在城關之上,神色木然,不過是短短一夜,他的須發都已經變成了雪霜之色,昨夜副將出去偷營,他也沒有閑著,令眾軍嚴陣以待,自己就在壺關之上遙望雍軍大營,准備應變。副將中伏之後,劉萬利也遠遠看出了端倪,等到舍命回來報信的斥候說明其中原委之後,劉萬利只覺得如同冬日浸在寒水之中一般,冰冷徹骨,卻也只能整頓軍馬,等待雍軍攻關。

果然雍軍很快就來攻關,或許是過于絕望,劉萬利反而覺得自己心中前所未有的平靜,指揮著幾千殘軍死守城關,即使是眼看著昔日同袍的首級在雍軍馬蹄下化成肉泥,他的心思也沒有絲毫撼動。如今雍軍的攻勢如同猛虎一般,有著不得手絕不停止的堅決,日夜不停的攻關,而劉萬利就站在關上,幾乎是粒米不進,卻是覺得全身精力源源不絕,利用前些日子隱藏起來的神臂弩,鞏固了壺關的防衛,死守不退。多日苦戰,仇恨似海,每個北漢軍士都心知肚明,一旦雍軍破城,自己就是投降也未必能夠活命,所以也沒有絲毫懈怠。而雍軍損失慘重,只有屠殺才能消解他們心中的怨毒,這一戰的勝負關系生死存亡,雙方都在殊死作戰,誰也不敢稍為松懈。

無論壺關多麼堅固,可是畢竟兵力不足,而且副將偷襲身死,損失的都是北漢軍精英,所以雖然有神臂弩守關,可是到了二十三日晚間,壺關已經搖搖欲墜。劉萬利立在關上,渾身戰袍都被鮮血染紅,他心中有著深切的悔意,襲營失敗使得壺關的失陷至少提前了三日,此刻他越發後悔因為自己的私心而選擇了襲營,這三日之差,可能會改變整個北漢戰局,他自然明白荊遲深入北漢腹地可能帶來的威脅。

夜深了,雍軍瘋狂而有序地攻著城,劉萬利幾乎是本能的指揮著手下的將士,可是經過一日夜的守城,壺關守軍已經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就連最為倚重的神臂弩都已經大半毀去,明日就是破關之時,劉萬利心中已經了然,就在方才,已經有協助守城的青壯完全崩潰,口中高喊著願意投降,想從里面打開城門,被劉萬利命令督戰隊將他們全部射殺,可是壺關中軍民斗志已經接近崩潰,劉萬利很清楚已經完全不存在守住壺關的可能了。一團混亂的腦海中閃現出妻子和獨子的身影,劉萬利只覺得無窮的疲憊湧上心頭。

三月二十四日,朝陽初升,林崖親自指揮著一支精力充沛的雍軍開始了最後的攻擊,壺關的守軍在雍軍日以繼夜的猛攻下終于完全崩潰,青黑色的身影終于沖上了血腥滿地的壺關城樓,當雍軍從里面打開城門的時候,荊遲帶著鐵騎一馬當先沖入了壺關,他手下親衛按照他的命令,四處高聲喝道:“壺關守將頑固不化,令我軍損失慘重,荊將軍有令,盡屠城中軍民,不得有誤。”這一道血腥的命令使得苦戰多日的雍軍將士有了發泄心中憤怒的途徑,在一片殘嚎悲叫聲中,鮮血流淌在大街小巷,血流成河。

在雍軍登城之際,劉萬利已經心如死灰,高聲傳令讓北漢軍自行逃走,沿途放火阻敵,他帶著十幾個親衛奔向自己的府邸,一路上,潰散的北漢軍四處放火,他們也都聽到了雍軍的屠城令,所以也都拼著一死放火阻敵,就是死,也不能讓壺關白白落在敵人手中,北漢軍這樣的念頭和雍軍歇斯底里的殘暴,終于將這屹立百年的險關毀于一旦。

不過劉萬利對自己最後這道命令的後果也無心顧及了,他策馬奔回府邸,將缰繩丟給親衛,徑自沖進了自己的府邸,家人侍女都已經四散奔逃,只有自己的夫人抱著愛子站在堂上,神色慘然,她一看見劉萬利就是一聲悲呼,而劉淮卻是驚恐地大叫道:“爹爹,好多血。”

劉萬利漠然低頭,看見自己這一身鮮血狼藉,唇邊露出一絲苦笑,對身邊僅存的幾個親衛道:“你們都是劉某多年的好兄弟,如今劉某兵敗至此,無顏逃生,只是尚有一事相求,不知道你們是否答應。”

那幾個親衛為首的叫做劉均,乃是自幼跟隨劉萬利的家仆,他下拜泣道:“老爺請吩咐。”

劉萬利指著劉淮道:“我半生戎馬,只有這一點骨血,你護著夫人和少爺去投奔舅爺,記得將來不要讓這孩子替我報仇,兩國征戰,生死平常事耳,我只希望將來天下一統,這個孩子可以安守田園,娶妻生子,傳承香煙。你可答應麼?”

劉均聞言拔刀斷去左手小指立誓道:“老爺放心,均就是丟了性命,也要護著主母和少爺逃出去,若是屬下貪生怕死,就讓我下一輩子做豬做狗,永世不得為人。”

劉萬利心中一痛,躬身一拜道:“只要爾等盡力也就是了,若是淮兒終究不幸,也是他注定死在亂軍之中。”劉均等人怎敢受他大禮,連忙閃身避開。劉萬利又看向妻子道:“夫人,我累你半生辛苦,你快跟著劉均走吧,好好照顧我們的孩子,不要記掛于我。”

劉夫人眼中閃過晶瑩的淚光,道:“那麼將軍你呢?”

劉萬利頹然坐倒在椅子上,道:“我受王命守壺關,如今三軍將士都殉國而亡,我有什麼顏面苟且偷生?”

劉夫人鎮靜自若地將劉淮塞到劉均手中,然後從腰間取出一把匕首,抵住心口,眾親衛駭然驚呼,劉淮也大聲哭泣起來,劉萬利想要起身,卻覺得雙腿無力,這兩日他全部精力都已經耗盡,一旦坐下,竟然無力起身,他抬手指向劉夫人,驚問道:“夫人,你要做什麼?”

劉夫人悲聲道:“相公,妾身不習騎射,如何能夠隨親衛突圍,與其母子死在一起,不如讓劉均護著淮兒逃生,就讓妾身陪著相公吧。”

劉萬利心中大慟,知道夫人說得不錯,他也是果決之人,揮手道:“劉均,帶著淮兒走吧。”

劉均和幾個親衛都是淚流滿面,跪倒拜了兩拜,扯下戰袍,劉均將劉淮捆在身前,帶著幾個親衛沖了出去,外面到處都是喊殺聲和馬蹄踏地的震耳欲聾的聲音,劉均幾人的聲音很快就消失在一片紛亂聲中。劉萬利只覺得渾身都已酥軟,倒在椅子上,一個字都說不出話來,劉夫人卻是十分冷靜,將堂上帷幕扯下集中在一起,灑上燈油,然後將一個火把遞給劉萬利。劉萬利只覺得肝腸寸斷,一把抱過妻子的嬌軀,道:“夫人,我對不起你。”

劉夫人微笑道:“相公,你我夫妻結發之日,就曾互許白首之盟,如今將軍白發,妾身也自然要遵守諾言,你我夫妻同生共死,將軍應當高興才是。”

劉萬利又是一聲痛呼,揚手將那支火把丟到那堆引火之物上,火焰很快就蔓延開來,劉萬利卻是恍若不覺,只是抱著愛妻痛聲悲嚎,劉夫人卻是微闔雙目,倚在丈夫懷抱中,面上露出愉悅的笑容,火光映照在她的玉容上,使得她的笑容越發明豔。火焰熊熊,很快將兩人身影包裹起來,熊熊的火舌吞吐繚繞,和壺關四處紛起的火焰彙合在一起,整個壺關成了一片火海,黑煙滾滾,火光瀲灩,壺關在火中顫抖崩潰。

被迫退出火海的荊遲狠狠地瞪著整個陷入火海的壺關,心中越發痛恨,在江哲的計劃中,壺關是需要雍軍鎮守的關隘,只要守住壺關,北漢軍就不可能真得切斷荊遲的補給,可是如今壺關被大火所毀,想要守住這里就有了很多困難,心中大恨之余,荊遲更是下了決心,沿途一定要大肆殺伐,一定要讓北漢軍民不敢再這樣反抗才行。林崖卻是一臉苦澀,雖然他很不滿荊遲如此決斷,若非是荊遲擺出不肯納降的姿態,北漢軍也未必會誓死反抗,可是無論如何壺關被攻破,多半是荊遲的功勞,自己又能如何呢?

三月二十九日,沁源,北漢軍帥帳之內,龍庭飛手里翻閱著軍報,眉頭緊鎖,雖然早有預料,北漢軍不可能阻攔荊遲的步伐,可是這樣慘重的損失,仍然讓龍庭飛觸目驚心。

三月二十四日,荊遲攻上黨,陣斬上黨守將,守軍盡皆坑殺。鎮州軍留一部守壺關,主力進駐上黨。荊遲部越上黨而不入,沿途十數城關,抵抗者盡遭屠殺。

三月二十六日,荊遲過潞城,聲言若是不降,城破之後即屠城,潞城守將投降,荊遲穿城而過,直奔襄垣。

三月二十七日,荊遲火焚襄垣,襄垣守將殉國。預計,三月二十九日未時,荊遲可以到達沁源,雍軍兩部即將會師。

只有聊聊百余字,卻蘊藏著無數的鮮血和慘痛,龍庭飛卻只能坐視荊遲在北漢東南腹地縱橫殺伐,他他將心中痛苦隱藏起來,很快就可以向荊遲索取抵償,他暗暗的安慰自己。這時候,段無敵進來稟道:“大將軍,齊王在陣前攘戰。”

龍庭飛俊臉上閃過洶湧的殺機,道:“好,這一次是他自尋死路。無敵,傳令下去,全軍准備,待我閱兵之後上陣厮殺。”

段無敵覺察出龍庭飛身上突然迸發出來的豪氣,也是心情激蕩,雖然龍庭飛沒有告訴他詳細的布置,可是從蕭桐這些日子幾乎看不見影蹤以及龍庭飛每天都專心研究地圖的情況來看,看來龍庭飛已經有了必勝的把握,決戰就在眼前,段無敵雖然也有些不滿龍庭飛始終不對自己說明詳情,但是即將到來的決戰讓他全然沒有了怨懟,只要能夠大破雍軍,那麼無論什麼犧牲都是值得的。

比起龍庭飛來說,李顯對全局的掌控並不那麼准確,荊遲的動向他並不十分清楚,甚至不知道荊遲到了何處,畢竟這里是北漢的領土,荊遲的使者也無法穿破重重關隘,所以他只是按例來挑戰罷了。

沁源之野,李顯高據在戰馬之上,在他身後,四萬雍軍旌旗招展在他身後布陣,青黑色的方陣當中殺氣沖天,而最耀眼的就是李顯身後的三千鐵衛,他們都穿著赤色戰袍,春風吹拂中,戰袍獵獵,使得他們如同春日遍山遍野的野火一般的囂張無畏,而其他的雍軍騎士則如同鋼澆鐵鑄一般凝立不動,雖然是靜止的戰陣,可是卻蘊藏著動靜兩種不同的氣魄,無論是哪一種,都有著不可抵禦的威勢和霸氣。

可是那個在陣前耀武揚威的李顯,心中卻是十分郁悶,雖然在安澤遭遇敗績,可是手上的兵力仍然十分雄厚,四萬騎兵,還有後面將近四萬的步兵,北漢軍雖然號稱十萬鐵騎,可是其中大概只有五萬人才是精兵,其余的多半是這半年補充的新軍,不論是武力還是訓練都不如原先的北漢精兵。按理說,自己兵強馬壯,還有荊遲的三萬鐵騎,不知道何時會到,雙方大戰起來,自己至少不會落敗吧。可是江哲居然對自己說,讓自己不用太堅持,等到落敗之後後退即可,他會在後面整修道路,安排撤退,還讓宣松帶著步軍在後面接應自己,難道自己一定會落敗麼?已經先後交戰好幾天了,哪一次北漢軍占了便宜?李顯憤憤不平地想,干脆自己將北漢軍打個落花流水算了,什麼務求全殲敵軍主力,只要北漢軍再大敗一次,難道他們還能力挽狂瀾麼?

這時候,北漢軍大營突然有了動作,正對著雍軍的南面營門洞開,一支穿著火紅色戰袍的鐵騎狂湧出營門,同時,東、西兩側的營門也是大開,絡繹不絕的北漢軍騎士潮水般湧出,北漢軍和雍軍不同,出營的時候並不列陣,如同狼群一般洶湧,也如同狼群一般沒有秩序,可是當他們在空地彙聚的時候就如同河川彙入大海一般,很快就凝聚成了森嚴的戰陣。不過片刻,至少數萬的北漢軍已經結成戰陣,而其後還有無數的棕衣騎士正在結成新的戰陣。

李顯在馬上一皺眉,看今天的形勢,龍庭飛是想和自己決戰了,這幾日其實北漢軍已經形成了局部的優勢,但是李顯雖然屢次挑釁,可是龍庭飛就是不肯和自己決戰,怎麼今日改了主意,莫非是軍情有了重大的變化麼?他心中打鼓,心道,若是真的決戰,我軍恐怕抵擋不住,還真用得上那條退路了,可是隨云不是說龍庭飛不會輕易出動全力和自己決戰的麼?

這時候,從北漢軍戰陣中,數騎親衛護著一人緩緩而出,那人掀起面甲,露出英俊的面容,深碧色的眼睛蘊藏著深沉的苦痛和悲憤,略現清減的容顏有些憔悴,只有那睥睨天下的風姿仍然如昔,龍庭飛輕輕撫著心愛的長戟,心中滿是殺機,數月以來的種種屈辱讓他早已心中怨毒無限。麾下四將如今只剩了段無敵,從前軍中將士對自己無不心悅誠服,可是自從石英死後,他總是能夠感覺到軍中不滿的情緒日益高漲,可是他只能暫時用武力壓制。數日前在安澤水淹雍軍,雖然付出的代價也是不小,但是畢竟戰果驚人,軍中將士對自己的信心才恢複如初。這一切都是因為那個江哲和眼前的李顯,無論如何,過去的種種艱難都要過去了,只要今日大敗雍軍,就可以挽回大局,到時候自己就有機會重整軍隊了。

看著對面那個手持馬槊的桀驁身影,龍庭飛眼中閃過烈焰,若非擔心齊王不敵之後退到山中,配合步軍阻擋北漢軍,然後固守待援,自己怎會對著這幾萬人馬始終不敢全力撲殺,今日終于可以將敵軍全部絞殺,到時候北漢軍可以像狼群捕獵一樣,將入境的雍軍一一消滅,雍軍遭此慘敗,數年之內再也不能北窺,數年之後,只怕大雍自己就自顧不暇了。高舉手中長戟,龍庭飛高聲喝道:“全殲雍軍,生擒李顯!”北漢軍聞言精神一震,也都隨之大聲呼喝,一時之間氣勢大盛。

李顯性子本就如火,一聽到龍庭飛喊聲,不由怒從心起,用手中馬槊指向北漢軍,笑罵道:“兒郎們,北漢人平日自稱英雄,可是在安澤只敢用詭計水攻,這些日子又龜鎖在營中不敢迎敵,這些膽小鬼居然要全殲我軍,你們可信麼?”

李顯身邊四大侍衛之一的陶林性子最是詼諧,高聲應道:“殿下,龍將軍大言不慚,你何必惱怒,等到咱們擒了龍大將軍,讓他給殿下行酒如何?”

雍軍聽了都是哈哈大笑,北漢軍卻是高聲喝罵,反而李顯和龍庭飛只是冷冷對望,主將的冷靜漸漸感染了兩軍將士,不知不覺中,戰場恢複了寂靜,而那種滿含殺機的寂靜越發壓抑凝重,人人都有一種喘不過氣的感覺。然後彷佛是心有靈犀一般,龍庭飛和李顯幾乎是同時發令,青黑色和棕色的洪流幾乎是同時湧動,然後撞擊在一起,雍軍和北漢軍的決戰開始了。

上篇:第二十一章 兵出壺關     下篇:第二十三章 沙場重逢